返回

熊学派的阿斯塔特

熊学派的阿斯塔特在线阅读

熊学派的阿斯塔特

你干嘛呀你

游戏·游戏异界·194.34万字

连载 | 更新时间 2024-02-28 09:56

在一个魔幻的中世纪想要坚持信念......甚至独善其身都是件难事。因为这里的平民并不淳朴,他们愚昧、贪婪且残忍。因为这里的贵族并不高贵,他们阴险、狠毒且暴虐。但是......人与人的体质不能一概而论。蓝恩摸摸自己胸口下的两个心脏,三个肺囊。估摸着不光这个世界,就算是在那被天球交汇链接起来的其他世界,自己也能保持着健康的善恶观。——然后把那些没救的渣滓全给扬了!【预计经历世界:只狼、刺客信条、怪猎、血缘、黑魂、仁王......】

章节试读
更多作品相关

1.蓝恩

  “吧嗒吧嗒”的马蹄声,从蜿蜒崎岖的道路上传来。

  这里离村庄不算近也不算远,主要用作农夫的耕地。

  田埂边,狗开始警觉地吠叫,而猫则好像是感应到了什么,炸毛之后一溜烟没了影。

  这种畜生一向是对魔力和魔法敏感的。

  蹄声的方向上,是一匹不值什么钱的老马,背上驮着一个年轻人。

  蓝恩紧握着缰绳,认真地驱使着自己的坐骑。

  威伦,隶属于北方大国-泰莫利亚,是最穷的行省。

  乍看起来植被丰茂多姿多彩,可但凡有个体面人在这里待上两个小时,就能知道这是个如同狗屎般恶心的地方。

  茂密的植被下是沼泽遍布、瘴气横生,丰沛的水草养育了许多生物,但唯独不能提供给人类便利。

  或者说,这些过度生长、繁殖的“生物们”对普通人来讲,比沼泽的危险性还要大得多。

  人迹罕至的沼泽、贫穷的村庄,与没礼貌的乡巴佬、不知道从哪里蹦出来的怪物,大概是人们对这儿的唯一印象。

  田埂里劳累的农夫抬起头,路过的陌生人是他们在贫乏的生活里,为数不多的谈资。

  所以农夫仔细地打量着行路人。

  脸色有种脱力的苍白,可还算有精神。

  迥异于大陆上人类的面部特征,眼窝不够深,鼻梁也不够挺拔,可长相清秀,皮肤也挺好。

  但是与那些被排斥、歧视的非人种族,如精灵、矮人、侏儒等相比,又明显属于“人类”。

  大概是什么远到连国王的尿都撒不过去的地方,那里过来的人类吧?

  ......那也比天杀的非人种族好多了。

  拄着锄头的农夫先是呼噜两下,歪头冲地面吐出一口浓痰。

  廉价的蓝色棉甲发黑发亮,甚至连裤腰的棉花都爆出来一些。牛皮的靴子,没加厚底,也是便宜货,虽然硌脚但是好歹能在地面自如行走。

  有把剑,这在威伦很正常。

  但是,一把背在背上的剑?

  就算是农夫都知道......没谁会像是背弓一样的背剑。

  他砍人时怎么拔得出来?

  农夫正准备讥讽的笑笑,虽然他连鞋都没有一双,可是“嘲笑”这种事,本就没那么多规矩。

  但下一刻,他看见了靠近的少年人瞳孔。

  “猫、猫眼!变种怪胎!!”

  讥讽变成了惊慌,农夫大叫着,就像是瞅见了某种可怕的传染病人、某种骇人的污秽,连连后退。

  甚至在倒退的过程中四仰八叉的摔倒,双手双脚也还是不停地后退。

  狩魔猎人的标志性特征——一对猫眼。

  古代人类的术士为了清扫怪物而创造出的变异战士,原本高洁的愿景与职业,在现代的人们眼中却成为了瘟疫般的人群。

  蓝恩微不可查的叹了口气,他只能在心里劝解自己:得了吧,魔幻中世纪也是中世纪。

  愚昧总是伴随着恶意。

  那双琥珀色猫眼同时斜瞟了地上的农夫一眼。

  随即,蓝恩开始勒紧缰绳,控制马匹。

  老马温顺,且并不强壮。但他也处于饥饿状态,并且骑术才学了一个星期。

  如果直接被人扔到马上,行进途中掉下来就直接抽鞭子也算是“学”的话。

  “唏律律~”

  农夫的狗黑白相间,忠心耿耿。

  即使是老马的蹄子几乎一下就能踩死它,它还是从马蹄缝隙之中直冲向自己的主人。

  蓝恩费了很大的精力,才让这条忠心的狗狗没有受伤。

  饥饿状态的他甚至有点喘了。

  但是看到了那条小狗活蹦乱跳地向自己的主人冲过去,他还是微不可查的松口气。

  但就在那条狗将要扑到主人身上时,一道细长的黑影从蓝恩的腿边蹭了过去。

  “嗖!”

  “呜哦!”

  破空声凌厉而令人胆寒,那条活泼又忠心的狗子,在半空中就迸射出血花和惨叫。

  一根弩箭,从后腰射入,斜着从前胸透出。

  狗子没有接应到自己的主人,反而是它神经质抽搐的身体砸到了农夫脚边。

  农夫已经被吓傻了。

  蓝恩原本略有放松的神情骤然收紧,变回了冰冷的冰块,身体则连同那匹老马一起僵住。

  一個高大雄壮的人影,骑在一匹同样健硕的马上,从蓝恩的身边不紧不慢的走过。

  男人的须发旺盛,就像是一头人形的棕熊。

  但是他毫无感情波动的脸庞,却好像一块没有情绪的冰。

  两把剑被背在背上。

  他的身上穿着扎实而精巧的复合式甲胄。

  链甲、皮甲、铁甲、棉甲交替拼装,形成了一件长及小腿肚的袍甲。

  一个咆哮熊头的挂坠,在他的脖颈上随马匹的步伐而晃动。

  而他的眼睛,就跟蓝恩一模一样——琥珀色的猫眼。

  男人在马背上弯腰,在路过农夫的时候一把拽住弩箭的尾杆,将狗子的身体从田里拽了上去。

  难以想象,背着一身至少三十公斤盔甲的人能做出如此流畅而敏捷的动作。

  狗子的身体还在神经质的抽搐,嘴里发出的濒死呜咽,凄凉而悲惨。

  但他就连看都没看一眼。

  从肉体里“噗嗤”一声抽出自己的弩箭,在抽搐的狗皮上擦干净放回口袋。

  而那狗子的身体,就直接扔给了蓝恩。

  破旧的棉甲更脏了。

  少年人能感觉到手上生命的逝去。

  他仍旧无法习惯这种感觉......不,不如说,为了留住自己曾经人生的残响,他拒绝自己失去对这种感觉的敏锐。

  但蓝恩在面上却只是咬合肌微微一抽,那幅度小到几乎像是错觉。

  随即,白净脸上的表情就跟男人一样,化为了虚无。

  “波尔东,你准备拿它干什么?”

  “那是我们的午饭。”

  波尔东的声音跟他的脸一样,毫无波动。

  “狗,很好抓。”

  狗是在基因上与人类做出妥协的物种,人类就算是不喜欢狗,但也会觉得它或可爱、或矫健。

  至少来说——会在情感上有特殊对待。

  但波尔东的言语里,只把它当成一坨肉。

  蓝恩冰块似的脸庞没有表现出丝毫异样,驱马跟上,“我们不该再引人注目了,波尔东。你清楚现在是什么情况。”

  蓝恩的手在微微颤抖,但是这并不影响他把狗狗的身体挂在马鞍钩子上的动作。

  那钩子常见于屠夫的肉铺,是用来钩进肉块,方便悬挂或者搬运的工具。

  而对于狩魔猎人这个人群来讲,它更多被用于悬挂战利品。

  波尔东好像是被蓝恩的话给提醒了,他没有丝毫波动的猫眼转向了瘫软在田地里的农夫。

  农夫的裤子顿时阴湿了一大片。

  “你说得对,我在被通缉,所以......”

  在复合甲胄的“哗啦”声中翻身下马,没有拔背上的剑,反倒是抽出了胸前挂着的匕首。

  他想杀人了。

  蓝恩立刻认识到了这一点。

  而且他再清楚不过,对于一个已经没有感情,生命之中只剩下钱与生理需求的狩魔猎人来讲。

  杀死一个活生生的人类来掩盖行踪,实在不是一件值得犹豫的事情。

  少年人此时同样面无表情。

  磕磕绊绊的也从老马上翻下来,快步走向波尔东。

  而那个农夫好像还有点胆量,此刻已经神情近乎崩溃的紧握着锄头。

  虽然被吓得还站不起来,但好歹有点威慑力了。

  “等等,波尔东!”

  蓝恩在波尔东走近农夫两米之内的时候拦住了他。

  少年小心的不去触碰他的甲胄,记得上次他碰了之后,波尔东在他身上抽断了三根树枝。

  如果还有下次,他直言说会剁掉自己的一只手。

  在他眼里,那套熊学派盔甲比自己贵重多了。

  “我们先停一下,不能就这么杀了他。杀人本身就是痕迹不是吗?”

  但是即便如此,蓝恩还是拦在了波尔东的面前。

  他的神情依旧冷漠,像是根本没在乎一个农夫的性命,只是为了两人的行程而思虑。

  波尔东木着脸,略微思考之后就收回了匕首。

  狩魔猎人的突变剥夺了他的感情,但不是脑子。

  蓝恩侧过头,不着痕迹的松了口气。

  短暂的权衡之后,波尔东的目光从农夫身上转向蓝恩,突然开口。

  “你的亚克西法印练习的怎么样?”

  那是狩魔猎人的五种魔法伎俩之中,用来扰乱生物心智的一种。

  侧过头的蓝恩,那双猫眼先是骤然收缩,然后又恢复平常。

  等到他和波尔东对视时,已经没有一点痕迹。

  “不,不熟练,我连练习时间都很少。训练是你负责安排,你知道的。”

  蓝恩的语气自然而平淡。

  “嗯。”波尔东挠了挠浓密的络腮胡,点点头“你现在只要熟悉昆恩法印就好。”

  昆恩法印,作用是防护物理伤害。

  男人径直走过蓝恩,这次少年不再挡路。

  从男人的背后看,一道魔法的灵光微微一亮,然后农夫紧张的表情就变得呆滞。

  “你刚才没见过任何人,你的狗自己跑进林子里,你不敢进去。”

  如同设定的话语从波尔东毫无波动的嘴里说出来。

  直到农夫呆滞的点头,他毫不拖泥带水的越过蓝恩,转头就走。

  蓝恩跟在后面,笨拙的上马动作耽误了几秒钟。

  波尔东知道这小子的骑术有多糟糕,所以他并没有回头看。

  但,也就在这几秒钟里。

  少年的猫眼瞥了瞥呆滞的农夫,而他的左手则隐晦的做出了一个手势。

  魔法的灵光在他的手势前被凝聚成一个倒三角。

  那是一个成熟、完善的......亚克西法印符文!

  农夫浑浊迷茫的眼神,顿时有了些许的不一样。

  “祝好运,倒霉蛋。”

  “呵,不对......”

  收回目光,蓝恩上马的动作轻盈而无声,恐怕世界上最好的骑手,在马匹掌控力上也不过如此了。

  琥珀色的猫眼在背光的阴影中微微眯起,那种平淡的坚决......就像是捕食中的猛虎!

  “祝咱们俩都好运。”

本作品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Q1:《诡秘之主》第二部什么时候发布?

「爱潜水的乌贼」新书将于3月4日12:30发布,诡秘世界第二部《宿命之环》即将来袭!

Q2:在哪里可以看到爱潜水的乌贼的新书《宿命之环》的最新信息?

加入卷毛狒狒资讯站,乌贼新书情报大公开!「卷毛狒狒研究会」是起点官方打造的诡秘IP互动主题站,依托原著丰富的世界观设定,为用户打造序列升级+魔药合成的全新互动方式。入会成员将体验诡秘世界独特的成长体系。为鼓励用户在站内创作相关衍生内容,优质作品还将获得盲盒等实体奖励。作者乌贼大大也会在此与大家深度交流。阅读小说就可以获得随机掉落的神秘碎片!还有更多精彩玩法等待你的解锁~

Q3:《诡秘之主》首款官方限量版盲盒介绍?

超前情报!盲盒内10位塔罗会成员随机款大公开:
1、塔罗会的创始人“愚者”先生——克莱恩·莫雷蒂 “总有些事情,高于其他。” 黑发褐瞳、容貌普通、轮廓较深的青年。 他原本是名为周明瑞的现代人,却因一个转运仪式而意外成为霍伊大学历史系学生克莱恩。而后,他加入廷根市值夜者小队,成为“占卜家”,又为守护廷根而牺牲。死而复生后,他为复仇及寻求晋升,转换多个身份,并逐渐发觉世界的真相。 在了解到来自星空的威胁后,克莱恩选择成神,并为对抗天尊的意志陷入了沉眠……
2、塔罗会最热情的“正义”小姐,奥黛丽·霍尔 “下午好,愚者先生~!” 金发碧眼的少女,是贝克兰德最耀眼的宝石。 她出身于鲁恩大贵族霍尔家族,身份高贵,备受宠爱。最初,她被意外拉入灰雾之上,成为了塔罗会创始成员。而后,她通过塔罗会成为了一名“观众”,并让自己的宠物犬苏茜也成为了超凡生物。她善良温暖,渴望帮助更多人过上幸福的生活。 在愚者沉睡后,她毅然离开了家族,为实现理想和唤醒愚者,迎接着新的挑战……
3、塔罗会中大名鼎鼎的“倒吊人”先生——阿尔杰·威尔逊 ……

首页游戏小说游戏异界小说

熊学派的阿斯塔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