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阎浮悍匪

阎浮悍匪在线阅读

阎浮悍匪

武侠·传统武侠·7421字

连载 | 更新时间 2024-02-26 21:08

天之道,损有余而补不足。就必然有人要来,有人要走……

章节试读
更多作品相关

第一章 夹脊之殃

  建成四年秋,泽山北部辽阔的草场上阳光明媚,几朵白云在天上自由飘荡,时不时变幻一下形状,白云投下的阴影笼罩一处草丘。草丘之上,站着一个老和尚跟一个小和尚,他们眺望远处一片黑压压的军队和一座挡住军队的城池。

  小和尚侧过头问:“师父,世间为何总有战争?”

  老和尚依旧眺望远方,答道:“僧多粥少。”

  小和尚连忙追问:“没有办法化解吗?”

  老和尚摇头:“不知道。”

  老和尚或许是真的不知道,抑或是不知道从何说起。因为小和尚的问题很大,大到古之圣人都苦苦求索而未果。

  小和尚听闻师父的答话略显沮丧,而后眼中又有明光闪过,他朝远处的军队合什:“阿弥陀佛,愿你们今生早脱苦海,待我证了佛果,定要化了战争的恶根。”

  老和尚看向他,露出一抹慈祥的笑意,小和尚也望过来,问道:“师父,我们接下来该当如何?”

  老和尚袍袖一甩,手中念珠啪啪轻响,他道了一个“躲”字,然后负手朝南而去。

  小和尚无言,紧随其后。

  ……

  在师徒二人凝望过的那片军阵之前,几名银甲貂裘的草原将军于马背上冷冷望着城关。其中一名手持钢枪的将军策马而出,向前走了几步,而后掉转马头面朝众将士,他如鹰一般深邃的目光一一扫过眼前的将士,将士们迎上他的目光,胸中坚毅之情油然而生,憋着的战意似要喷薄而出。

  这名将军名为骨碌蕃,乃是韦鬼的大元帅,而今奉平南王胡母一真之命再伐泽山。

  他身后的城池名为夹脊关,位于泽山北部,其东西两面均是连绵险峻的大山,北面是一望无际的大草原,城外曾经隶属于泽山的部分被称为北部草场。

  延顺三十三年,胡母一真兵临夹脊关,占领北部草场。当时的泽山国君戴山保龙颜大怒,御驾亲征,扬言不仅要夺回失地,还要打到韦鬼的王城喀赤丹,活捉他们的大汗胡母一奇。

  可惜,泽山的历代先王并没有庇佑这位雄心壮志的继承者,“鹰鹞谷”一战,他被时任上将军的骨碌蕃活捉,反而成为敌人的阶下囚。

  国君被俘,太子戴山令匆匆即位,下令闭关死守,为稳住国内局势,派使者与韦鬼议和。

  因夹脊关久攻不下,韦鬼讨不到更多好处,便同意和谈,双方议定:北部草场归韦鬼所有;戴山保到喀赤丹为质。

  鹰鹞谷一役成为泽山千年历史长河中最屈辱的一战,却是韦鬼最荣耀的一战。

  此时,骨碌蕃望着高耸的城墙忆起往事,嘴角不禁轻轻上扬,他暗自祝祷:“伟大的长生天,请再赐我一场荣光。”

  随后,他瞥了瞥日头,手中长枪一指,发令:“攻城!”

  苍茫的原野上顿时号角长鸣,数百辆投石车吱吱呀呀逼近夹脊关。随着木槌砸击铆扣的巨响传开,一只只米缸大小的瓦罐铺天盖地地飞向城头,瓦罐在接触城墙的瞬间便炸裂开来,瓦渣子四溅,随同瓦渣子一同溅开的还有瓦罐内的火油以及混杂在火油中的干草和木柴等可燃物。

  随后,漫天的火流星拖着长长的尾巴划破长空,使原本晴朗明亮的天空顿时暗淡。一团团火球在城墙上爆开,瞬间化成一片火海。城墙上一些不及躲闪的士兵立即被油火吞噬,他们四处乱滚想扑灭身上的大火,撕心裂肺地嚎叫着。那些距离灭火沙较近的士兵还算幸运,有同伴立即将细沙铲到他们身上压灭油火,就算如此,许多人还是被烧得皮开肉绽、面目全非,成为重伤之员。而那些距离灭火沙较远的士兵就只能在油脂爆裂的噼啪声中化为焦炭,散发出令人难以忍受的恶臭。

  见城墙之上被大火笼罩,骨碌蕃高喝:“破城!”其身旁的令旗军士立即打出旗语。

  随即,几十辆云车并排开向城墙,数辆被铁甲、盾牌包裹覆盖的冲车队伍鱼贯驶向城门。

  由于城头被大火覆盖,夹脊关的守城军士不得不花费力气先行灭火。如此一耽搁,便使得韦鬼的先锋军如入无人之境一般,轻松靠近城墙。守城将王沛见势不妙,立马将箭队调到城墙根,密密麻麻地射出翻城箭,但对有攻城器械和重甲防护的敌军而言,效果甚微。

  只两日,骨碌蕃的大军便攻破城关。夹脊关守将王沛在乱战中被一只冷箭射杀,含恨殉国。

  待守城的兵力被全歼之后,骨碌蕃便下了屠城令。在他看来,屠城是瓦解抵抗最有效的办法,就像他在草原上屠灭部落时一样。而且,他此战的目的就是开疆拓土,让韦鬼的百姓南迁,因此他不需要泽山的人口。

  收到屠城令之后,鬼兵个个血脉贲张,列着森森白牙冲向大街小巷。

  一个十人的小队冲进一处茅舍,在里面发现大批重伤的残兵和一群蜷缩在角落发抖的妇人。鬼兵二话不说手起刀落,将那些残兵尽数砍翻在地。当杀到只剩三四人时,为首的小队长喝住动手的士兵,然后用滴血的刀尖指了指角落里的那群妇人。鬼兵们随即猥琐地大笑起来,只留两人看住几个残兵,其余人将钢刀收回鞘中,搓着手围向那群妇人。

  刚刚血腥的场面以及可想而知的结局,吓得妇人们个个木僵在原地一动不能动。小队长随即扯起一名姿容姣好的妇人,身边的鬼兵立刻将她架住拖到一个矮桌旁,妇人口中发出尖啸,拼命挣扎,可除了尖啸能刺得人耳膜发痒之外,其余反抗均是无济于事。

  几名残兵看不过,咬牙跃起扑向鬼兵,可对方两脚就将他们踹翻在地,半晌爬不起来。屋内响起刺啦刺啦的裂帛之声,那妇人刚开始还扭动身躯反抗,可那小队长几个大耳刮子便将她打懵了,只能任由鬼兵将她翻来覆去,早已凌乱的长发四散黏在周身,仿佛要捍卫最后一丝尊严。

  地上几名残兵无法忍受眼前的兽行,已经止血的伤口重新鲜血淋漓,他们忍着剧痛几次扑向鬼兵,均被踹倒在地。其中一名残兵已经爬不起来了,他拖着长长的血迹朝角落的妇人们爬去,路过持刀的鬼兵时,他猛一回头咬住那鬼兵的小腿,疼得那鬼兵嗷嗷直叫。正在发泄的鬼兵们见状,全都哈哈大笑。那名鬼兵气急败坏,用钢刀砍向残兵脖颈,连着好几下才将残兵的头颅斩下。尽管头颅被斩下,那名残兵依旧没有松口,硬生生挂在鬼兵的小腿之上。

  不久之后,骨碌蕃就来到城主府之前,这片府邸早已被鬼兵围得水泄不通,但却没有人敢擅自闯入,众人都心知肚明,这是大元帅的财产。

  骨碌蕃进入城主府后,发现城主早已悬梁自缢,只留一群妻妾老小在旁哭泣,他便命军士抄家,将一干家丁婢女全部收归军中。姿色较好的完璧女子除留两个自用外,其余都留待将来送给平南王处置,余下的女眷就拿来犒赏手下将军。至于那些男丁,全部戴上锁链,充作随军奴隶。

  鬼兵在夹脊关中扫荡三日,城中人家无一户幸免,就连街上乱窜的丧家犬都被他们打来吃肉,一条不剩。

  此后不到半月,骨碌蕃又破虎城,所过之处仍旧鸡犬不留。紧接着,他又率军进逼云阳,剑指泽山皇都“定周”。

  夹脊关破关屠城的消息一路传进皇都,令泽山朝野震动。

  君臣议政的文德殿上,戴山令瞅着殿里一班大臣:“胡狗犯我国土,杀我百姓,诸位可有良策?”

  殿内鸦雀无声……

  戴山令难以忍受这种沉默,正想摔掉手中的奏折表示愤怒,不料参将弘远出列奏道:“陛下,臣愿带兵破敌!”

  弘远现年二十四,其父曾是金吾卫的一名小队长。故而弘远自幼习武,二十一岁时凭借武试第一的成绩成为殿前参将。

  听到弘远答话,戴山令扬起的折子转而指向他,对那班噤口不言的朝臣喝道:“听听……你们听听!寡人就想听这种话!”

  虽然戴山令余怒未消,但满殿大臣都松下一口气,暗自擦了擦手心里的冷汗,因为塌下的天终于有高个来顶了,又有指望了。唯独不忿的是镇国元帅尹克西,他不是不敢来顶这个天,只是在等皇帝亲自点他的名,不曾想被一个毛头小子抢了风头。

  “报……最新战报!”一名金吾卫手举封有战报的龙纹信筒奔进殿里,内侍急忙取过战报呈给皇帝。

  戴山令看过战报后猛拍龙案:“胡狗大胆!”他怒视朝臣,“胡狗又攻打虎城,这是冲寡人来的!”

  大殿内登时窸窸窣窣,议论纷纷。

  弘远此时再奏:“陛下,臣愿带劲卒五万,发兵云阳御敌,战机稍纵即逝,望陛下速决!”

  殿内再次安静,尹克西抢出来奏道:“陛下,休听黄口小儿胡说,以五万抵敌十万,无异于以卵击石呀!”

  戴山令借机问道:“噢?那镇国有何高见?”

  尹克西不假思索:“臣以为,当调神卫、平京二州之兵赴龙壤会和禁卫军,然后于龙壤以逸待劳。”

  想到龙壤距离定周不足六百里,戴山令挤出一丝冷笑,淡淡道:“好个以逸待劳,你要寡人看着胡狗到眼皮子底下撒野,你要天下人耻笑寡人无能吗?”

  尹克西闻言一惊,连忙伏地叩首,仓皇道:“臣……臣绝无此意呀!臣只想眼下敌军锋锐,我军调动还需时日,只能以空间换取时间呐。”尹克西这番话倒令那些平日与他相近的大臣暗自称是,但却没人出来附和,大有死道友不死本道人的味道。

  戴山令也懒得搭理他,任由他跪着,转而问弘远:“弘爱卿,五万军可有把握?”

  弘远脸上露出坚毅之色,回禀道:“臣愿立军令状!”

  弘远倒也不是年少轻狂,妄自托大,当他得知夹脊关被破时,他就在推演可能发生的战争局势,他最担心的是骨碌蕃以大军盘踞夹脊关,然后对泽山予取予求。但如今看来,骨碌蕃孤军深入,屠戮百姓,这已然犯了兵家大忌,他因此才敢请兵五万御敌。

  戴山令一拍大腿,哈哈大笑:“好!好!寡人封你做伏虏大将军,龙壤的六万禁军全部给你,再许你调动神卫、平京二州之军。寡人不容许胡狗越云阳半步,要让他们有来无回!”

  戴山令的命令让弘远心中热血沸腾,一种神圣的使命感油然而生,他单膝跪地朝戴山令行一个将礼,朗声道:“臣遵旨!”

  戴山令随即便将虎符赐给弘远,弘远接过虎符后丝毫不敢耽搁,即刻辞身出殿,前往龙壤调兵。

  此时,一直伏在地上的尹克西却如怨妇一般,在心中咒骂弘远。他当年因拥护新皇,加之在军部的资历,才如愿坐上镇国之位,而在位四年却连一兵一卒都没调动过,如今弘远抢去战争指挥权,让他沦为摆设,已年近古稀的他想来又如何不怨恨?

  直到退朝,戴山令都没让尹克西起身。尹克西胸中懊恼,当着众大臣的面也不好起身,忠君为国的样子还是要做足的,他想等朝臣都散去后再起身离开。就在他以为众臣工都已离去而准备起身时,身后却伸来一只手臂将他搀扶起来。他扭头一看,竟是丞相傅广义正笑眯眯地看着他。

  尹克西接着傅广义的臂力颤巍巍地站起来,不知道是他真的体力不支,还是他刻意装出来的,他瞅着傅广义笑盈盈的面庞有些别扭,沉声道:“老朽不才,不能为国出力,替君分忧,让丞相见笑了。”

  傅广义一听,立马敛去笑意,略显尴尬道:“镇国哪里话,您能站出来直言厉害,就已比傅某强到哪里去啰。”

  尹克西也不去理会这些客套话,自顾自地宣泄胸中的愤懑之情:“老朽刚刚陈述的厉害也是事实呀,为保稳妥才出此对策,怎么就……唉……”尹克西长叹一声,终究将牢骚话咽了回去。

  傅广义见状,心中冷笑一声,面上却郑重无比,他扶着尹克西朝大殿外走去,同时凑近尹克西低声说道:“镇国所言也无大过,只是您忽略了一个地方——鹰鹞谷。”

  尹克西闻言一惊,心道:“我一心想推翻弘远的作战计划,才提了一个保险稳妥的方案,不曾想却忽略了陛下心中的那根刺。”他停下脚步,用手按住傅广义的手背,眼露真切地问道:“依丞相高见,我该如何自处才能打消陛下对我的成见?”

  傅广义轻轻一笑:“镇国也到了享受天伦之乐的年纪,该知足常乐啦。”

  尹克西心中冷哼一声,面上却不动声色,只是按住傅广义的那只手轻轻向下一拂,摆脱了傅广义的搀扶,然后说道:“丞相所言似乎也有几分道理。”说完,他便一拱手:“多谢丞相提醒,老臣还有军务在身,先行一步。”

  傅广义嘴角微微一笑,也不多说什么,顺手做出一个请的姿势。

本作品由作者上传

Q1:《诡秘之主》第二部什么时候发布?

「爱潜水的乌贼」新书将于3月4日12:30发布,诡秘世界第二部《宿命之环》即将来袭!

Q2:在哪里可以看到爱潜水的乌贼的新书《宿命之环》的最新信息?

加入卷毛狒狒资讯站,乌贼新书情报大公开!「卷毛狒狒研究会」是起点官方打造的诡秘IP互动主题站,依托原著丰富的世界观设定,为用户打造序列升级+魔药合成的全新互动方式。入会成员将体验诡秘世界独特的成长体系。为鼓励用户在站内创作相关衍生内容,优质作品还将获得盲盒等实体奖励。作者乌贼大大也会在此与大家深度交流。阅读小说就可以获得随机掉落的神秘碎片!还有更多精彩玩法等待你的解锁~

Q3:《诡秘之主》首款官方限量版盲盒介绍?

超前情报!盲盒内10位塔罗会成员随机款大公开:
1、塔罗会的创始人“愚者”先生——克莱恩·莫雷蒂 “总有些事情,高于其他。” 黑发褐瞳、容貌普通、轮廓较深的青年。 他原本是名为周明瑞的现代人,却因一个转运仪式而意外成为霍伊大学历史系学生克莱恩。而后,他加入廷根市值夜者小队,成为“占卜家”,又为守护廷根而牺牲。死而复生后,他为复仇及寻求晋升,转换多个身份,并逐渐发觉世界的真相。 在了解到来自星空的威胁后,克莱恩选择成神,并为对抗天尊的意志陷入了沉眠……
2、塔罗会最热情的“正义”小姐,奥黛丽·霍尔 “下午好,愚者先生~!” 金发碧眼的少女,是贝克兰德最耀眼的宝石。 她出身于鲁恩大贵族霍尔家族,身份高贵,备受宠爱。最初,她被意外拉入灰雾之上,成为了塔罗会创始成员。而后,她通过塔罗会成为了一名“观众”,并让自己的宠物犬苏茜也成为了超凡生物。她善良温暖,渴望帮助更多人过上幸福的生活。 在愚者沉睡后,她毅然离开了家族,为实现理想和唤醒愚者,迎接着新的挑战……
3、塔罗会中大名鼎鼎的“倒吊人”先生——阿尔杰·威尔逊 ……

首页武侠小说传统武侠小说

阎浮悍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