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别怕,贫僧真不是魔头

别怕,贫僧真不是魔头在线阅读

别怕,贫僧真不是魔头

迹奇

仙侠·幻想修仙·103.27万字

完本 | 更新时间 2023-10-06 23:01

“诸位施主,别怕,贫僧真不是魔头啊。”屠伏看着身前瑟瑟发抖的贼寇,扔掉了手中的屠刀,看向了西方。夕阳如血,染红了青山碧海。有贼寇问道:“大师,不,圣僧,那我们,能走了吗?”“不行。”屠伏摇头之时,刚刚落地的猩红屠刀,又出现在了他的手中。“圣僧?”“哦,忘了对诸位施主说,贫僧所修的佛,是放下屠刀,立地成佛的佛。”“?”“贫僧刚刚放下了屠刀,却并未成佛,所以,贫僧得再拿起来,继续修佛。”“魔头!!!”

章节试读
更多作品相关

第1章 老子全都要

  天下大势,分久必合,合久必分。

  中洲之地,大玄立国两百八十七年,内有‘合久必分’之患,外有十大异族窥伺。

  时值大玄盛帝二十七年,中洲十大宗门之一的天道楼,传天人警世之言——魔祖降临,乱世将起。

  金銮殿上,太子当众怒斥——天道楼,妖言惑众,儿臣愿领兵讨伐!

  三十日后,大朝会,百官死谏太子私德有亏,太子被废!

  民间传闻,盛帝秘授口谕——不得降生!

  -----------------

  青州,临西镇外,官道。

  十六位身着劲装的镖师,各自骑马隔着一些距离,护卫着三辆马车向东而行,三辆马车的车辙明显,有一少年骑马跟在中间的马车旁边。

  十四岁的屠伏满脸不舍,看着驾车的中年人。

  “爹,咱们这就,走了?”

  满身药香的中年人,回头看着临西镇的方向,眼神中虽有不舍,却强颜笑道:“儿啊,你可知道,咱们这镇为什么叫临西镇吗?”

  “因为咱们镇在最西边啊,青州的最西边,青州又是三十六边州之中,位于最西边的州。”

  “那再往西,是什么地方呢?”

  “异族之地。”

  屠伏的视线落在了不远处骑着骏马的镖师身上,眼神有些羡慕:“那又怎么了,异族敢来?太祖说了,犯我中洲者,虽远必诛。”

  “是啊,太祖说了,虽远必诛,所以咱们家祖祖辈辈在这临西镇平安了两百多年。但是……”

  中年人收回目光,看向儿子,无奈道:“天道楼说天人传下了警世之言,魔祖降临,乱世将起。而乱世,异族一定会入侵咱们中州之地。”

  “呵。”屠伏冷笑一声:“什么天道楼,妖言惑众,再说了,哪有什么天人,真要是有天人的话,怎么不出山把异族还有那些贪官污吏都给灭了。”

  中年人皱眉:“慎言。”

  “怕什么?天道楼又听不见,而且,他们本来就是妖言惑众,一直都是唯恐天下不乱。就因为他们制定的什么天地人榜,还有各种榜单,江湖上哪一天不死人?”

  “住口。”中年人怒道:“太子都因为说他们妖……被废了,你怎么敢?”

  “太子被废不是说因为德行有亏吗?”

  “何为德行?如何有亏?”

  中年人收起怒容,叹气道:“儿啊,不要人云亦云,要学会思考。就说那什么天地人榜,你真以为是天道楼能定出来的?还不是朝廷为了削弱江湖上那些无法无天的高手,和天道楼联手做的。”

  “爹,您才应该学会思考,听风就是雨啊,说走就走,咱家的基业啊。”

  “听风就是雨?基业?知子莫若父,你以为我不知道你舍不得的是谁?但你可知道……”

  中年人突然顿住,似乎不愿意说,但眼见自己儿子不服气的样子,还是一咬牙,低声道:“你可知,前天衙门差人来咱家医馆买什么?”

  “买什么?”

  “堕胎药!一百七十九份!”

  屠伏的表情惊愕了起来。

  “那是谣言啊,衙门说那是谣言啊,爹,衙门说不可降生的陛下口谕是谣言啊。”

  中年人不再说话,而是看着屠伏的双眼。

  屠伏惊愕的表情转为激动:“怎么能这样,怎么可以这样,凭什么?凭什么!昏君!昏……”

  “闭嘴!”

  中年人怒斥打断之后,再次叹气道:“儿啊,医者仁心,爹的医术虽然一般,但也秉承着咱家老祖宗传下来的这个道理。一百七十九份堕胎药,这如何能卖?索性……走吧。”

  屠伏气喘不已,双眼赤红。

  “看不惯?不明白?意难平?”

  中年人问了几声之后,又轻声道:“你天资聪颖,却自幼不愿意学文考科举,爹没有逼你,正是因为你这性子当不了官。只希望你以后多把心思放在医术上,不要总是舞枪弄棒的,听那些江湖中人说什么江湖传言。

  学医能救人,舞枪弄棒只会伤人,真要是伤了无辜人的性命,你和伱看不惯的他们,又有什么分别?”

  屠伏沉默。

  中年人正要继续开导自己的儿子,却突然听见乱声传来,再转头看去,就见得远处烟尘滚滚而来,烟尘前方有数十匹马正在奔行。

  “马匪!”

  “结阵!都别慌,结阵!”

  “不对,是异族马匪!是异族马匪!”

  镖师的呼喊声中,中年人大惊失色。

  “快去你娘那,护着她们!没事的,我们有镖师护送,马匪不敢轻易动手的,他们也怕死人的。”

  屠伏已经回过神来,只看了远处的烟尘一眼,就抓紧腰侧的长刀,以刀鞘末端拍马追向了第一辆马车。

  “娘,妹妹,我来了,别怕,都别怕。”

  “少爷!那是异族马匪吗?异族马匪怎么可能入关?这是官道啊,这是官道啊……”

  屠伏正要安抚惊慌失措的马夫时,护卫在周围的那些镖师,却有三人直接拍马冲向了没有烟尘的另一侧,竟是直接逃命去了。

  “你们!”

  有镖师回头呼喊,却不是给屠伏一个解释,而是呼喊同伴。

  “三百两银子而已,你们玩什么命啊?”

  此声一出,又有两个镖师拍马而走,其如雪崩之势,十六个镖师转瞬间竟然只剩下一人。

  “收人钱财,与人消灾,你们都给我回来,回来啊!”最后一位镖师吼道:“他们不敢打的,他们怕死的,给些钱财他们就会走的啊。”

  有正在逃走的镖师,揭示了他们弃雇主而不顾的真相:“那他妈不是马匪,是异族马匪!”

  有正在逃走的镖师,不知是舍不得兄弟身死所以出言相激,还是本性暴露:“兄弟高义,放心吧,你的妻女我来照顾。”

  “直娘贼!”

  最后一位镖师怒骂出声时,似要拍马而走,却看到了骑在马背上,一手紧握缰绳,一手紧握刀柄的屠伏。

  以及,那双满是怒火的眼睛。

  而在两个时辰之前,不,是变故发生之前,这双看向他和他们的眼睛,却充满了钦慕。

  “大哥,你练的什么刀法?能教我吗?我可以拜师的。”

  “大哥,你的骑术真好,能教我吗?我可以拜师的。”

  “大哥,你这飞镖真准啊,能教我吗?我可以拜师的。”

  脑海中回响起来的声音里,还有他们这些镖师的种种回应声。

  “拜师是很正式的事情,怎么能见人就要拜师呢?记住,一日为师终身为父啊。”

  “小少爷,你家境富足,到了陈州完全可以找個有名气的武馆、门派。不过,你要是继承你家的医馆,最好还是不要学真正的武功。要是学了,江湖中人对你可就不一样了啊。”

  “我们几个练的武功可是有名的,不能轻传。但……要学也不是不行——得加钱!”

  可是现在,要加钱的大哥们都跑了!

  最后一位镖师看着屠伏的双眼,想着自己的妻女,深吸一口气,咬牙切齿的吼道:“弃车,骑马,跑,往他们跑的方向跑!”

  他骑着马在跑,但他没跑。

  愤怒的屠伏却并没有因此而心安,他家五口人,除了他和他爹之外,都不会骑马。即便是他们父子俩会骑马,可骑术不精,两人两马又怎么带得了另外三人,又怎么可能在精通马术的马匪面前逃出生天呢?

  虽然还有两个赶车的马夫会骑马,但三辆马车,只有三匹马,而且都是驽马!

  第一辆马车的马夫,听到了镖师的话之后,已经跳上了马背正在解开缰绳。第三辆马车的马夫虽然落后了一步,想要跳上马背的动作有些犹豫,但早晚而已。

  他们,怎么可能会帮忙带人逃命?拉车的马本就不善于速度,而且没有马鞍,带了人,跑的更慢。

  最后一位镖师,挡不住一点。

  “大哥,带我两个妹妹走!”屠伏拉扯缰绳,调转马头冲向了第三辆马车,口中呼喊着:“爹,骑马,带我娘走!换马,你跟我换马!”

  吼声落下时,他已经急停在了同样停下的第三辆马车旁,腾跃而起,踉跄的落在了第三辆马车的车架之上,抓住缰绳猛然拉扯的同时怒视马夫。

  马夫慌忙停止解开缰绳的动作,连滚带爬的冲向了屠伏的马,爬上就跑。

  而此时,没有马鞭的屠伏,又以刀鞘砸在马屁股上再次催动马车,却又在马车开始奔行的时候猛然拉动缰绳,一如之前的调转马头,迎向了越来越近的异族马匪侧方。

  “财货在此!财货在此!财货在此!”

  “白银有千两!药材值千金!”

  “追我啊!快来追爷爷我啊!”

  “不追我,爷爷我,付之一炬!”

  他声嘶力竭的呼喊着,继续拉扯缰绳,调整车头方向要避开马匪,犹如那些拍马而逃的镖师,却大有不同。

  最后一位镖师,此时已经从第一辆马车里,带出了屠伏的两个妹妹。屠伏的父亲,也已经弃车上马追上了第一辆马车,带出了他的结发妻子。

  两个马夫已经各自骑马逃走,剩下的五人亦紧随其后,同时回首,凄厉的呼喊声传开时。

  镖师突然出声。

  “别喊了,没用的,你家这位少爷,虽然有些急智,但……”

  “加钱,我给你加,我的钱全都给你,救我儿子,救我家人。”

  镖师闻言一愣,笑了起来,他知道屠伏诱敌的那辆马车里并没有钱财,只有行李。带有钱财的第二辆马车已经被弃于原地,同样是阻拦异族马匪的诱饵。所以,哪还有什么钱财能让他卖命?而且,就算是他想卖这条命……

  正要说些什么的时候,镖师却突然感觉胸口一凉,而后温热和体力同时从体内向外散开。

  低头一看,有箭矢穿胸而过。

  “额……他们……”

  镖师想把刚才的话说完,但终究是没能说出来,身体就已经落下了马背,左脚却未能脱离马镫,整个身体被疾驰的骏马拖拽了几丈远。

  受此拉扯,失控的骏马轰然摔倒在地,两个惊慌失措的年弱女童竟是这样身死当场。

  落在后面一直回首张望呼喊,想要让屠伏自去逃命的中年夫妻二人,听到声响才转动视线,表情变为惊愕的瞬间,又有箭矢飞射而来,精准无比的穿胸而过,竟是一箭两命。

  不断呼喊的屠伏,恰好回首张望,就见得灭门的景象。他完全不愿意相信,目眦欲裂的要看清楚时,视线已经被马匪的身影所遮挡。

  “啊!”

  怒吼之声尚未传开,就已经被异族马匪给追上了,为首的异族马匪手持弓箭,狞笑着瞄准了屠伏,却没有一箭射出。

  而是收起弓箭,抬手就是劈空一掌。

  明明隔着一丈远,却让屠伏犹如被狂奔的马车甩尾撞在了身侧一样,竟然直接被从马车上给轰飞了出去。

  视线模糊之时,异族马匪字正腔圆的中洲话在屠伏耳边响起。

  “老子全都要!”

  意识沉沦之时,似有洪钟大吕一般的声音远远传来。

  “住手!”

  “哪来的野和尚?我草,这和尚跑的真快!是高手,扯呼!扯呼!”

本作品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相关标签

Q1:《诡秘之主》第二部什么时候发布?

「爱潜水的乌贼」新书将于3月4日12:30发布,诡秘世界第二部《宿命之环》即将来袭!

Q2:在哪里可以看到爱潜水的乌贼的新书《宿命之环》的最新信息?

加入卷毛狒狒资讯站,乌贼新书情报大公开!「卷毛狒狒研究会」是起点官方打造的诡秘IP互动主题站,依托原著丰富的世界观设定,为用户打造序列升级+魔药合成的全新互动方式。入会成员将体验诡秘世界独特的成长体系。为鼓励用户在站内创作相关衍生内容,优质作品还将获得盲盒等实体奖励。作者乌贼大大也会在此与大家深度交流。阅读小说就可以获得随机掉落的神秘碎片!还有更多精彩玩法等待你的解锁~

Q3:《诡秘之主》首款官方限量版盲盒介绍?

超前情报!盲盒内10位塔罗会成员随机款大公开:
1、塔罗会的创始人“愚者”先生——克莱恩·莫雷蒂 “总有些事情,高于其他。” 黑发褐瞳、容貌普通、轮廓较深的青年。 他原本是名为周明瑞的现代人,却因一个转运仪式而意外成为霍伊大学历史系学生克莱恩。而后,他加入廷根市值夜者小队,成为“占卜家”,又为守护廷根而牺牲。死而复生后,他为复仇及寻求晋升,转换多个身份,并逐渐发觉世界的真相。 在了解到来自星空的威胁后,克莱恩选择成神,并为对抗天尊的意志陷入了沉眠……
2、塔罗会最热情的“正义”小姐,奥黛丽·霍尔 “下午好,愚者先生~!” 金发碧眼的少女,是贝克兰德最耀眼的宝石。 她出身于鲁恩大贵族霍尔家族,身份高贵,备受宠爱。最初,她被意外拉入灰雾之上,成为了塔罗会创始成员。而后,她通过塔罗会成为了一名“观众”,并让自己的宠物犬苏茜也成为了超凡生物。她善良温暖,渴望帮助更多人过上幸福的生活。 在愚者沉睡后,她毅然离开了家族,为实现理想和唤醒愚者,迎接着新的挑战……
3、塔罗会中大名鼎鼎的“倒吊人”先生——阿尔杰·威尔逊 ……

首页仙侠小说幻想修仙小说

别怕,贫僧真不是魔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