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十丈红尘长生仙

十丈红尘长生仙在线阅读

十丈红尘长生仙

葫芦不是瓢

仙侠·古典仙侠·67.46万字

连载 | 更新时间 2023-10-04 22:57

我在人间徘徊,见见那天、那地、那人、那情、那漫天剑雨下的如斯愁绪。“道士啊,再陪我饮上一杯。待我修成人身,便取了瑶池仙酿,佐上新切的蟠桃,与你我下酒可好?”薛钊笑着道:“哪里来的瑶池与蟠桃?不过待你修成人身,青城的吓煞人香管够。”(日常向,烟火气,前期单元形式)

章节试读
更多作品相关

第一章 水神庙

  水边灯火渐人行,天外银钩带三星。

  挑起的灯笼昏黄,火盆里的火炭殷红,于是客亭里染得一半昏黄,一半殷红。

  出摊的妇人含笑而行,手中托盘里盛着一碗抄手,一笼龙眼包。转过高谈阔论的食客,妇人停在头戴斗笠的少年郎身前。

  “小哥要的抄手与龙眼包。”

  薛钊收回望向江边的目光,道谢过后,从袖袋里摸索出铜钱,点过数才交与妇人手中。

  妇人离去,薛钊抄起羹匙刚要开动,身边竹篓里便探出一只漆黑的爪子,轻轻在他腿上推了推。

  薛钊抬眼四下查看,见亭中食客都在听那书生说古,便偷偷将两枚龙眼包塞进了竹篓里。

  他本是华蓥山下村中顽童,失恃失怙,靠着乡人接济与采药维持生计,寻常得不能再寻常。若说有什么不同之处,便是那不知何时便会做上一场的怪梦吧。

  梦中光怪陆离,有铁鸟翱翔九天,有铁马奔行万里,还有吃着腻人的大鱼大肉。呵,大鱼大肉怎么会腻人?果然是怪梦。

  他曾将梦中见闻说与幼时伙伴,果然惹来了冷嘲热讽。此后他便不再提此事,可也因着怪梦,让他识得了不少似是而非的字。

  九岁那年采药时,他于山中撞见一头奄奄一息的九节狼,还在其身旁捡了一块刻着怪字的龟甲。心生怜悯之下,他拿了龟甲,带着九节狼下了山。

  此后的人生既峰回路转,又平淡如常。

  那龟甲上的蝌蚪怪字凝神之下竟会活动!活动的蝌蚪会演化出他能辨识的梦中文字,继而又会呈现出活动的图谱!

  几次尝试,他依着龟甲演化出的文字与图谱胡乱修行,懵懵懂懂之下竟入了道。这也就罢了,更玄妙的是,修行几日之后,被他救回来的九节狼竟口吐人言,问他是不是道士!

  慌乱,惊喜,而后是一场长谈。

  一个懵懵懂懂,机缘巧合才入得修行门墙;一个所知不多,所说要么似是而非,要么道听途说。

  饶是如此,薛钊也大开眼界,方知这世间果真有山君、阴兵、城隍。连城隍都有,那天庭、地府呢?

  自那日起,薛钊的日子又变得平淡如水。进山、采药、修行,与村中伙伴渐行渐远。

  后来九节狼伤好了,却不曾走。他嫌九节狼原本的名字难听,就给她重新起了个名字——香奴。顺便也将龟甲中所载称为玄甲经。经中法门有五境,炼谷化精、炼精化炁、炼炁化神、炼神反虚、炼虚合道。

  春去秋来,寒来暑往,八年间薛钊修行不缀,依着玄甲经的法门先是筑基,而后三年炼谷化精,又五年炼精化炁。学会了一些法术,还折竹做剑,将半套残缺的剑法、掌法习练得纯熟无比。

  只是近来他不敢再胡乱修行,每次修行必引得眉心胀痛,或许是到了瓶颈。玄甲经上有云:若增修为当修心养性。修为、心性相辅相成,他停滞许久,或许是心性跟不上修为之故。

  加之年岁到了,总有三姑六婆登门说媒,薛钊烦不胜烦之下,这才离乡远行。

  此行既为找寻那其余龟甲的下落,以解眉心胀痛,也为修心养性,见一见这天地、众生。

  小腿又被拉了拉,薛钊吃着抄手四下扫了眼,眼见四周食客都瞩目在奉上温酒的妇人身上,这才极快地将两枚龙眼包塞进竹篓里。

  厨娘又将温酒摆在面前,他道谢过后喝了一口,薛钊咂嘴间只觉得酒味寡淡,说是酒,倒不如说是掺了酒的饮品。

  一碗抄手进肚,五脏庙不再翻腾,薛钊小口喝着温酒侧头观望。江边已经汇聚了上千人,举着各式灯笼、火把,将那小小的土庙围拢起来。有个戴着鬼面,冲着火把喷火的人在土庙前夸张地舞蹈。跟着一对披红挂绿的童男童女被几个老人牵进土庙。

  女孩还好,只是绷着脸。男孩却害怕了,哇哇大哭喊着‘娘亲’。

  薛钊皱起眉头,忍不住道:“邪牲?”

  一旁胖食客耳力极好,当即说道:“诶?可不敢乱说!”胖脸凑过来,压低声音道:“河神神通广大,小哥这样的话可不敢乱说啊。”

  “都用童男童女了,还不是邪牲淫祀?”

  胖食客急了:“怎么能是邪牲?小娃娃只是送进庙里过上一晚,明早就能回家。再说他们家里还得了好处呢。”

  “好处?”

  胖食客努嘴指点,就见随着唱喏声,或是酒楼,或是商铺,或是镇中大户,将一份份精美菜肴端进土庙之中,算算足足凑了十六個菜。

  胖食客说道:“河神又不吃这些,回头还不是都给小娃娃家里分了?”

  原来如此……可薛钊还是觉得不对,忍不住问:“就是如此?两个娃娃就没旁的坏处?”

  “还能有什么?”旁食客声音走低,有些心虚道:“庙里冻上一夜,左右不过染了风寒,调养个半月也就好了。”

  真是这样吗?

  薛钊思索的光景,戴鬼面的人结束了舞蹈,有乡老出列说了几句话,而后周遭百姓纷纷朝着土庙拜了再拜。

  客亭里,食客纷纷起身会账,急匆匆朝江边赶去。转眼走得就只剩下薛钊、胖食客。

  胖食客说道:“小哥不去放一盏灯求河神庇佑?”

  薛钊笑问:“员外怎么不去?”

  胖食客道:“早间就上了香,放灯就算了,人多太乱。”

  过了会,远处乡老一声‘放灯喽’,上千百姓越过土庙,猬集在江边,点燃手中的橘皮灯放入水中。

  无数橘皮灯顺流而下,蜿蜒而行好似一条火龙。喧闹中,百姓们都很高兴。等那橘皮灯不见了踪影,众人纷纷回转。

  只有两个妇人站定在土庙门前,手中帕子不停的擦拭脸上的泪水。而后乡老说了一句,旋即妇人便被家人强行拉走。

  胖食客起身道:“小哥还不走?招惹了河神会倒大霉的。”

  “哦,我马上就走。”

  嘴上说着,薛钊却不曾起身。

  胖食客撇嘴说道:“小哥还算知道好歹。前年有个书生不听劝,结果到现在都生不见人死不见尸。啧啧……”

  薛钊问道:“员外,这江里是何时有的河神?”

  胖食客感叹道:“也就是这十几年的事……好歹这河神还算讲理,只要每年献上童男童女,就保水面上一年平安无事。小哥快走吧,夜里莫要出来乱逛。”

  胖食客走了,薛钊见摊主收拾碗碟,也不好多待,便背起竹篓出了客亭。

  江上泛起雾气,那万千橘皮灯组成的火龙早已没了踪迹,土庙周遭人去楼空,只余下两盏灯笼随风摆动。

  毛茸茸的脑袋自竹篓里钻出,下颌搭在薛钊肩头,低声说道:“道士,抄手好吃吗?”

  薛钊反问:“龙眼包好吃吗?”

  “好吃!”香奴想了想,说道:“下次你吃龙眼包,香奴吃抄手。”

  “好。”

  薛钊停下脚步,将背篓放下,随即坐在林边的树墩上。香奴自背篓里蹒跚爬出,四下溜达了一圈,又懒洋洋的爬上薛钊的怀里。

  良久,“道士,你要找河神麻烦?”香奴的声音轻飘飘的,好似半梦半醒时的呓语。

  “嗯。”薛钊看着远处的土庙道:“遇到这等邪牲淫祀,总要管一管。不然总是心中不安。”

  “万一河神很厉害怎么办?”

  “真要厉害,哪里还会蜗在这小小的龙隐镇?”顿了顿,薛钊又说道:“再说,打不过总能跑得掉。”

  香奴不再言语,挪腾了个舒服的姿势,没一会就发出细小的鼾声。薛钊轻轻抚着香奴毛茸茸的脑袋,心中一片安宁。

本作品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相关标签

Q1:《诡秘之主》第二部什么时候发布?

「爱潜水的乌贼」新书将于3月4日12:30发布,诡秘世界第二部《宿命之环》即将来袭!

Q2:在哪里可以看到爱潜水的乌贼的新书《宿命之环》的最新信息?

加入卷毛狒狒资讯站,乌贼新书情报大公开!「卷毛狒狒研究会」是起点官方打造的诡秘IP互动主题站,依托原著丰富的世界观设定,为用户打造序列升级+魔药合成的全新互动方式。入会成员将体验诡秘世界独特的成长体系。为鼓励用户在站内创作相关衍生内容,优质作品还将获得盲盒等实体奖励。作者乌贼大大也会在此与大家深度交流。阅读小说就可以获得随机掉落的神秘碎片!还有更多精彩玩法等待你的解锁~

Q3:《诡秘之主》首款官方限量版盲盒介绍?

超前情报!盲盒内10位塔罗会成员随机款大公开:
1、塔罗会的创始人“愚者”先生——克莱恩·莫雷蒂 “总有些事情,高于其他。” 黑发褐瞳、容貌普通、轮廓较深的青年。 他原本是名为周明瑞的现代人,却因一个转运仪式而意外成为霍伊大学历史系学生克莱恩。而后,他加入廷根市值夜者小队,成为“占卜家”,又为守护廷根而牺牲。死而复生后,他为复仇及寻求晋升,转换多个身份,并逐渐发觉世界的真相。 在了解到来自星空的威胁后,克莱恩选择成神,并为对抗天尊的意志陷入了沉眠……
2、塔罗会最热情的“正义”小姐,奥黛丽·霍尔 “下午好,愚者先生~!” 金发碧眼的少女,是贝克兰德最耀眼的宝石。 她出身于鲁恩大贵族霍尔家族,身份高贵,备受宠爱。最初,她被意外拉入灰雾之上,成为了塔罗会创始成员。而后,她通过塔罗会成为了一名“观众”,并让自己的宠物犬苏茜也成为了超凡生物。她善良温暖,渴望帮助更多人过上幸福的生活。 在愚者沉睡后,她毅然离开了家族,为实现理想和唤醒愚者,迎接着新的挑战……
3、塔罗会中大名鼎鼎的“倒吊人”先生——阿尔杰·威尔逊 ……

首页仙侠小说古典仙侠小说

十丈红尘长生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