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风花雪月边关情

风花雪月边关情在线阅读

风花雪月边关情

弘卫夫

历史·历史传记·36.24万字

连载 | 更新时间 2024-02-29 23:23

来阅文旗下网站阅读我的更多作品吧!

章节试读
更多作品相关

第一章.序章(1)

  森格藏布河(世界著名的大河印度河的上游河段,发源于中国西藏阿里的冈仁波齐峰。)由东南迤逦向西北流进拉达克地区,一条被藏羚羊踩出来的野径,傍着河道,依着山脚也是一路向拉达克而去,拉达克的王城列城就伫立在蜿蜒的河水流经的地方。

  白云朵朵哟,

  飘过高高的山岗。

  清风爽朗哟,

  吹过长长的峡谷。

  河水哗啦啦哟,

  流过高耸的深谷。

  敏捷的羚羊在奔跑哟,

  它跑过倾斜的低岗。

  刀客的快刀哟,

  裹带着冷风掠过马背。

  马帮叮咚铃声响哟,

  惊醒了山风。

  牧人挥舞的鞭子哟,

  赶得羊群满坡坡跑。

  我深情的歌唱哟,

  要唱给养育我们牛羊的草地,

  唱给带给我们吉祥的森格藏布河!

  森格藏布河啊——

  我好想躺在你的怀里,

  告诉我美丽的姑娘哟,

  有一个情窦初开的少年,

  把装满快乐的心事,

  遗忘在了森格藏布河上——

  “日你个先人哟,啷个拉达克的情歌和拉萨的情歌都是一个腔调哟,此情此景此地,我也要唱情歌一首,表白给我自己对自己的爱情……”

  “这里是藏人方言地区,是我大清朝廷治下拉达克国王属地,注意,要说当地语言,不要说个人家乡方言,不要随意和陌生人对歌,避免招来麻烦。”

  “哈哈……一个要命的要求,我们谁也躲不过;唱歌要好心情,还要好的地方,这里不是唱情歌煽情的地方。”

  对话来自三位骑在马背上的汉子,此时此刻,他们正停在森格藏布河边饮马,被河对岸传来的情歌吸引,情不自禁感慨万千,方有了一番彰显个人地位和个性的对话,那他们是些什么人呢?

  饮完马,三个汉子立马又上路了,日行百里,风餐露宿,是他们二十几天以来的日常。

  他们三个人骑着三匹清一色的雪青马,身后还牵挂着两匹驮货的黑马,一共是三人加五匹马,看起来好像是行商的马帮客。

  因为道路时而变宽时而变窄,三位藏人打扮的骑行者时而并排而行,时而前后相随而行,行色匆匆,心事重重,浑身上下风尘仆仆。

  他们三人中有一人年约三十几岁,个头在中等以上,体型饱满魁梧,脸呈酡红色,浓眉大眼的,浑身上下透出一股子英武之气,让人看着干练潇洒,既像是一个行伍的汉子,又像是跑马帮的老板。另外两人年龄相近,都是在二十三、四岁左右,也都是一副马帮跟班的模样;个儿稍矮一点的是一脸的高原红,体态稍显富态,眉眼里透出喜气,一副讨女人家喜欢的俊俏像;而另一个则个子高挑,足足比普通人高出一个脖子和脑袋来,一张马脸是一脸的黑皮,整个人像条被烟熏烤过的烧火棍,眼睛里一股子蛮横霸气,像是一个不讨人喜欢的主。

  烧火棍不顾马背上颠簸,不以为然的冲着俊俏像说道:“在这荒山野岭中,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几天见不着个人,把个活人都要憋死去了,令尔丰贤弟,你调调嗓子,唱一首牧羊人的情歌来听听,解解馋。”

  名字叫令尔丰的俊俏像,看了看跑在马匹前面的魁梧汉子,转头对跟在后面的烧火棍认真说道:“大清朝廷虽然已经剿灭了张格尔叛匪,但是他们被打散的残败势力,还零零散散地流落在拉达克一带,我们可得多一个心眼,情歌就不要唱了吧。”

  “你看,你看,你又矫情了不是。我裕门展好歹也是军中一把总,知道军规森严,我是让你唱拉萨河谷的藏家情歌。”烧火棍有些不耐烦。

  魁梧汉子压低嗓音,威严的话语压了过来,正色说道:“我完颜庭作为大清国命官,效忠皇上,听命朝廷,如今轻车简从,奉朝廷之命带领你们令尔丰、裕门展二位兄弟深入拉达克腹地,是去完成朝廷交给我们的重任的,不是来游山玩水的,一路上还是小心谨慎为上。”完颜庭说完,转头两眼正视前方,一脸肃穆。

  裕门展连续点头说:“那是、那是……那是。”

  令尔丰也说道:“很快就可以到达目的地了,等大哥把我们带到了列城,把皇差交付与拉达克国王,我们再尽兴的唱他个九天九夜。”

  完颜庭扫视了周围一眼,“都给我记牢了,在拉达克只说藏语,是离开拉萨时,驻藏大臣大人对我们说过的话,既是对拉达克国王的尊重,也是要杜防我们的行踪暴露,防范张格尔匪帮散兵游勇的袭击,万万不可误了朝廷的大事。”

  令尔丰与裕门展齐声答道:“喳,守备大人!”

  完颜庭继续责备的说道:“这一路之上,我是你们的老板,你们是我的跟班,不要再称呼朝中公职。”

  令尔丰与裕门展再次齐声答道:“喳,遵命!”

  完颜庭乃是清廷武官正五品守备,是驻藏大臣身边走动的参将。因为在道光六年(1826年),新疆南疆地区的张格尔叛乱,在清军平叛时余部分散逃亡,有一支余部就潜入了人烟稀少的拉达克一带。拉达克国王接到驻藏大臣松廷的密令,立即下令搜捕,将逃亡拉达克的张格尔叛匪余党一百余人缉拿归案,密报驻藏大臣,驻藏大臣万分高兴并快马越级上报。

  从拉达克列城到西藏拉萨,再从西藏拉萨一直到过了黄河进京,再到大清皇帝批阅朝廷军政要务的案台之上,道光皇帝审阅后龙颜大悦,特嘉赏拉达克国王五品顶戴花翎,以及绸缎瓷器若干。

  因为路途本来就遥远,当皇上的打赏千里迢迢顺来路回传到拉萨时,一路上还碰上大雪封山,无路可走,来来回回的耗去不少时间,封赏迟迟未果。

  拉达克国王感叹于大清国太大、皇上事情太多,对于朝廷封赏一事早已经忘到九霄云外。

  道光七年(1827年)清军在喀尔铁盖山生擒张格尔,道光八年(1828)道光帝下令处死张格尔,道光九年(1829年)拉达克封山的冰雪一化,驻藏大臣立即命令完颜庭率领令尔丰和裕门展两位武官正九品外委把总,带着皇命前去召见打赏拉达克国王。

  完颜庭的先人,是随着清兵入关的八旗子弟兵将领,曾经战功显赫,因为通婚而粘上些皇家的血统。所以,完颜庭是大清国所谓的皇亲国戚。而令尔丰和裕门展两位则是川康一带人,他们通晓汉藏语言和汉藏习俗,是奉旨驻扎西藏的川军低级官佐。

  完颜庭三人正沿着森格藏布河骑行在路上。

  突然,道路前方一个低矮的山垭口,一下子涌出一群藏羚羊来,而且是越来越多地涌出来,藏羚羊群脚下滚滚扬尘随风飘扬,铺天盖地的将河滩与山坡间的平缓坡地都遮盖。

  令尔丰和裕门展两人是川康一带长大的人,那见过这等阵势,异口同声惊呼喊道:“我的天,发生什么事情了?”

  完颜庭倒是见怪不怪,不慌不忙的望了望身旁的山坡,对令尔丰和裕门展大声喊道:“快,赶快打马上山,往山上去。”他一边说一边拨转马头,第一个带头往坡上冲去,“等藏羚羊群通过了,我们再下来。”

  令尔丰和裕门展见势紧随完颜庭身后,慌不择路的一溜小跑,左拐右拐成之字形往坡上跑……

  等到身后奔跑的声音伴着扬尘过去,再回头看时,只见浩浩荡荡的羚羊队伍向着森格藏布河上游的方向,如滚滚洪流奔腾,逐渐远去。

  待三人重新回到路上,完颜庭呵呵直乐,笑着对二位部下说道:“没见过吧,头一回见吧,这是一群到拉达克以北羌塘湖区去产羔子的母藏羚。”

  裕门展稀罕的笑道:“一群怀孕的藏羚羊,不在它们世居的领地待产,还要出来狂野,还蛮吓人的。”

  “是啊,一群漂亮而又古怪的精灵,它们为什么要离开自己的家园,为什么要去陌生的地方生下自己的孩子哟?”令尔丰也觉得不可理喻。

  “这是它们自己世世代代形成的一种活着的形式,每年的五、六月份,一定要赶到数百公里外的湖区待产,七月开始产子,一般在十来天的时间里,成千上万的母羚羊会产下自己的羔子,当在湖区产下的小羚羊稍一硬朗,藏羚羊妈妈就会带着它们原路返回到原来的栖息地,结束一年一回的夏季大迁徙,在老家故园继续过属于它们的小日子。”完颜庭一路打马走着说道。

  “一路之上风餐露宿,可能还会遭遇许多天敌的伤害,藏羚羊的生存方式真是莫名其妙的。”令尔丰难解其究竟。

  完颜庭说道:“适者生存也好,物竞天成也罢,它们都是为了自己的天命在忙碌奔波。”

  “我觉得我们其实也像藏羚羊一样,我们几个难道不也是对应了天命,领了官差进了森格藏布河谷吗?”裕门展为个人的分析说道,“我们也要远走好几百公里,我们也要风餐露宿,我们万一遭遇张格尔的股匪,不也像是遇到天敌一样……”

  完颜庭喝止裕门展道:“你是朝廷命官,怎么自比藏羚羊呢?如此消极懈怠,要是传到驻藏大臣耳朵里去,不革职查办你?那才怪呢。”

  裕门展自知说话有失身份,但又想到远离拉萨,身边没有了拉萨河谷那份温暖,也没有了衙门做官悠闲自在的享受,心中还是闷闷不乐,不由得嘀咕道:“一路上穷山恶水,还要时刻准备和叛军散兵游勇拼杀,有谁乐意做这样的朝廷命官。”

  令尔丰听见裕门展顶撞完颜庭长官,还说出阴阳怪气的话,担心完颜庭动怒光火,马上打圆场,委婉的说道:“我们很快就到列城了,一切都会好起来,列城有美酒、肥羊肉、情歌等着我们呢,好客的拉达克国王一定会热情招待我们的。”

  完颜庭听到令尔丰如此说来,刚刚涌上心头的怒火才压了下去,有些悻悻的说道:“我们不管怎么说,此番领的是朝廷钦差的差事,皇上打赏了拉达克国王五品顶戴花翎,他作为地方上的主人必须要款待我们,皇上的面子比天大,他也必须敬,而且还要毕恭毕敬的敬。”

  裕门展听完这番话语,情知这是皇亲国戚在摆谱,在敲山震虎,心里咯噔一下,不敢再多言语。不顾周身上下发出的一阵阵燥热,低头将脖子缩进了衣领。

  其实,久居官场的人,平时应卯吃粮,散漫惯了。何况已经在草原、峡谷、荒野奔波一个月了,路途遥远寂寞,还要防范散匪和野兽,心里难免消极。完颜庭在心里知道又有几人乐意离开熟悉温暖的环境,去一个从来也没有去过的陌生地方。多一事不如少一事,陌生的拉达克不知还会有多少说不清道不明的事在等着呢?以后用人的时候多着。

  于是,完颜庭收下满腹心事,压下脸上不悦之情,不露声色的淡定说道:“快到列城了,都给我慎重些,打起十二万分精神来,快马加鞭,指日可到!”

  三个人五匹马,嘚嘚嘚的踏着烟尘狂奔而去……

本作品由作者上传

Q1:《诡秘之主》第二部什么时候发布?

「爱潜水的乌贼」新书将于3月4日12:30发布,诡秘世界第二部《宿命之环》即将来袭!

Q2:在哪里可以看到爱潜水的乌贼的新书《宿命之环》的最新信息?

加入卷毛狒狒资讯站,乌贼新书情报大公开!「卷毛狒狒研究会」是起点官方打造的诡秘IP互动主题站,依托原著丰富的世界观设定,为用户打造序列升级+魔药合成的全新互动方式。入会成员将体验诡秘世界独特的成长体系。为鼓励用户在站内创作相关衍生内容,优质作品还将获得盲盒等实体奖励。作者乌贼大大也会在此与大家深度交流。阅读小说就可以获得随机掉落的神秘碎片!还有更多精彩玩法等待你的解锁~

Q3:《诡秘之主》首款官方限量版盲盒介绍?

超前情报!盲盒内10位塔罗会成员随机款大公开:
1、塔罗会的创始人“愚者”先生——克莱恩·莫雷蒂 “总有些事情,高于其他。” 黑发褐瞳、容貌普通、轮廓较深的青年。 他原本是名为周明瑞的现代人,却因一个转运仪式而意外成为霍伊大学历史系学生克莱恩。而后,他加入廷根市值夜者小队,成为“占卜家”,又为守护廷根而牺牲。死而复生后,他为复仇及寻求晋升,转换多个身份,并逐渐发觉世界的真相。 在了解到来自星空的威胁后,克莱恩选择成神,并为对抗天尊的意志陷入了沉眠……
2、塔罗会最热情的“正义”小姐,奥黛丽·霍尔 “下午好,愚者先生~!” 金发碧眼的少女,是贝克兰德最耀眼的宝石。 她出身于鲁恩大贵族霍尔家族,身份高贵,备受宠爱。最初,她被意外拉入灰雾之上,成为了塔罗会创始成员。而后,她通过塔罗会成为了一名“观众”,并让自己的宠物犬苏茜也成为了超凡生物。她善良温暖,渴望帮助更多人过上幸福的生活。 在愚者沉睡后,她毅然离开了家族,为实现理想和唤醒愚者,迎接着新的挑战……
3、塔罗会中大名鼎鼎的“倒吊人”先生——阿尔杰·威尔逊 ……

首页历史小说历史传记小说

风花雪月边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