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仙子怎会是反派啊

仙子怎会是反派啊在线阅读

仙子怎会是反派啊

爱饮特仑苏嗷

仙侠·幻想修仙·83万字

连载 | 更新时间 2024-04-11 00:49

穿越成仙,得道升天一罐绝命菠萝啤,慕容净颜重生到一个波澜诡谲的世界,莫名成为卧底大反派没有属性面板,无需王者霸体,行走天下只靠一张绝色容颜乘风而过,仙子圣子们纷纷窃头私语:“长这么美,他不要命啦?”【反派从不讲感情(笑)】

章节试读
更多作品相关

第一章 荒郊野庙男郡主

  一点细雨落在柳树的枝桠上,接着便是雷霆轰隆声响彻天地,灰色的蒙云笼罩着广袤的山峦,天地仿佛失去了光鲜,嘈杂的雨声就在耳畔,却又是那么的寂静。

  故事,似乎总是从雨天讲起。

  大衍王朝,崖州腹地。

  黑吠山,本是崖州一处无名荒山,传闻甲子前一妖道大能逃难陨落于此,其尸身邪功令这座山发生了诸多诡异,也引来崖州无数奇人异士争夺传承机缘。

  短短数年,这座矮小的青丘被修士污血浸成黑山,最终朝廷卫道司出手封山清客,将此山定名为黑吠山,这才断了散修们的念想。

  一甲子恍然而过,黑吠山重归寂静,再未害人。

  直至,

  今日!

  ...

  “禀参事!游隼来报!”

  长夜未明,雨声呼然,黑吠山下的竹林古道漆黑一片,数名锦衣铁盔的甲卫正持刀把守,为首一人闻言转身,声音略带焦急:

  “念!”

  颤动的火把下,甲卫从怀里掏出一张油纸,小心的侧身遮住风雨,念道:

  “离此十五里发现郡主车马,护卫尽数惨死,郡主不知所踪,此外山脚下村庄十室九空,污血遍地却不见尸首,怀疑...”

  说到这甲士缄口不言,为首参事背过身去,看向了风雨飘摇地山顶。

  “山...醒了啊。”

  ...

  惊雷落下,山顶隐约透出屋檐一角。

  这是座僻静的古刹,屋檐被青苔蔓延,除了破烂不堪的窗棂被山风吹得哐当作响外,岁月凋蚀的痕迹似乎并不明显。

  水滴自檐下坠落,在青石板上溅起猩红的水花。

  庙内幽幽一片,隐约可见正中一尊宏伟的仙师石像隐没在黑暗中,香案下一道身影撑剑而坐。

  这身影纤瘦,长发遮住面容,透过额前湿透的发丝,隐约可见弯弯地睫毛微不可查的颤抖。

  脚边,是一副碎成两半的银质面具。

  “冷。”

  声音细弱,清冷的就像山间的风。

  “...好冷啊,谁下雨天开空调?”

  随着这声梦呓,他整个人打了个冷战,撑着身体的长剑顺势从手中跌落。

  咣!

  剑柄落地发出刺耳的声响,人影失去支撑顿时栽倒在地,发出了一声痛呼,那修长的眸子也终于睁开了一条缝隙。

  “嗯?”

  入眼,是两扇明晃晃的木门被狂风吹得晃动不止,门外闪电划过,照亮林间的阴霾,显得诡异而又阴森。

  “...”

  慕容净颜双眼呆滞,旋即露出了笑意,心中念道:

  呵呵,真是起猛了,都回老家了。

  继续睡继续睡咯。

  “...”

  静静的趴在地上,可耳畔传来的落雨声和脸颊冰凉的痛感,让那双柳叶眉跳个不停。

  直到一声狗叫!

  呜汪!

  “淦!谁在恶作剧啊!知不知道我今晚还要加班赶稿啊!”

  慕容净颜忍不住坐起了身,刚扯一嗓子就觉得不对劲,感觉捂住了自己的嘴巴。

  只因这声音实在是...

  “呜...呜!?”

  霎时间,知觉一阵头晕目眩,零星的记忆不打招呼就涌进了脑海,慕容净颜用手强行扒在仙家供台才勉强稳住身形。

  【南香学府...郡主...翠城..】

  【快走...少主!!!】

  长吸一口气,慕容净颜面色苍白,这断断续续的回忆并不完整,应该是很关键的记忆。

  作为一个作家,他脑袋闪出一个离谱的想法:

  “我...魂穿了?”

  慕容敬言,本是家写作公司的年轻老板。

  毕业就创业,工作室连哄带骗一共四個员工,却不料礼炮一响口罩登场,开张便与世界为敌!

  就在前几天心有不甘的他亲自出马,靠着巧舌如簧,缅商附体终于谈到个合作。

  结果千算万算,没想到甲方考察团会突袭工作室,甲方爸爸五人,乙方实到两人,放眼望去,他四十平的豪宅可以说是人满为患!

  唢呐一响,倒闭散场,酒精过敏的他生无可恋的打开了一瓶菠萝啤,醒来就到了这里。

  “十七岁的慕容...净颜?净颜...倒是和我同音啊。”

  “嗯不对!?”

  “到底少主还是郡主??”

  听着自己的呢喃之声,慕容净颜顿感不妙,当下进行了自检,眉头也渐渐舒展开来。

  归来仍是纯情小处男一枚。

  “咳!咳咳!怎么,怎么有人十七岁还在变声期,奇怪...啊..真痛啊。”

  虽是强颜欢笑,但额头细密的冷汗却是不假掩饰,这具本就孱弱的身体五脏六腑似乎被抽干了力气,随着体温骤降而不断发抖。

  慕容净颜环顾四周,发现这是一间荒凉的庙宇,四处漏风,庙外雨势大的的就像宁采臣长大成人那晚,庙内的仙师石像都爬满了黑苔,更是让人不寒而栗。

  好在两年的创业带来的不只有花呗分期乐,也让慕容净颜成了乐观家族族长,不至于当场吓死。

  不行,不能睡了。

  直觉告诉慕容净颜这里并不是安生之地,而且空气中若有若无的臭味,竟然连雨雾之气都无法吹散。

  想站起来,可这双腿好似灌铅一般,慕容净颜只能用手艰难的扒着香台艰难的起身,在慕容净颜的眼里,自己的小臂就像两根玉琢的象牙,又细又白。

  嗯?比上辈子还虚。

  好不容易站起身喘了两口粗气,慕容净颜注意到凌乱的香台上放着许多早已腐烂的水果,倒塌的食龛,以及香炉里插着的...

  三根鸡毛?

  “谁这么恶趣味?。”

  说话间慕容净颜终于能扶着自己的腰站起身来,这一起身不要紧,余光恰恰对上了石像脚下的铜莲坐台。

  轰然雷动,山风灌入,长发乱舞。

  恍惚间,慕容净颜从浮光掠影中见到了真正的仙子。

  乌云叠鬓,凤眼桃腮,淡眉如墨浅浅晕开,狭长的凤眼低垂间,似有柔水万千蕴藏其中,好是一张细腻婉约的神颜。

  将是让人浅望一眼,便会心生愧意。

  尤其配上鬓角零碎之发,以及略显苍白的肤色...

  就算是法海见了,也要去蓄须修发,问一句姑娘你缺不缺男人。

  慕容净颜脸颊微红,虽然他没见过什么大明星,但也明白这张脸当明星绝对屈才了,这么美的人应该...

  嗯?

  这谁?

  ...

  “..厚梨!”

  反应过来的慕容净颜瞳孔微缩,双手立刻拍在铜台上摸索,手心传来的冰凉的触感就像触电,让人心脏狂跳。

  初中物理告诉他,这是镜面反射。

  “这,这到底是哪啊!!!”

  后退两步,外面的雷雨声依然是那么清晰,但慕容净颜的心已经拔凉了,在看到这张脸后,他才真的接受自己改头换面,不在二十一世纪的事实了。

  “我爸妈还在呢,怎么就这么来到了这儿??”

  “这是回了古代?是哪个朝代?”

  低头看去,只见自己白色的丝质长袍绣有鸾鸟图案,虽然被刀斧刃砍得破破烂烂,又遭污血浸染,仍能看出出身名门。

  饶是慕容净颜写了几年文章,了解不少古人衣装,却也说不上来这是何朝何代,只能说...显得小伙仙风道骨。

  咬了咬嘴唇,这是慕容净颜陷入焦虑思考的时候习惯的姿势,不过瞥见铜面反射的自己,赶紧呸呸换了个姿势端起手,外八字站摸起下巴。

  结果还没胡子。

  唰!唰!

  就在慕容净颜急了前,忽然耳朵微动,这具身体虽然虚弱可是五感似乎都异常灵敏。

  呜汪!

  又是一声清楚的狗叫。

  随着视线越来越适应,慕容净颜看到门框处似乎有什么东西搭着,左右看了看,他捡起地上掉落的那柄长剑,在手中掂量了一下。

  此剑细长轻若鸿毛,通体雪白,剑柄雕有一颗湛蓝宝石,若非剑刃处淡淡的血渍,简直就像一件艺术品般。

  “看起来我还会点武功。”

  屏气凝神,慕容净颜壮着胆子,提起长剑开始朝庙外走,山风越来越急,吹得他袍服的裂口鼓了起来,举步维艰。

  待走到门前看清外面的景象后,慕容净颜身子一软,若非旁边正好有面墙可以倚靠,差点就要给跪了。

  只见庙外泥泞一片,随意瘫倒着十几具尸体,皆是须发怒张,死不瞑目的黑衣人。

  而门槛搭着的,正是一只握着长刀的断手。

  冷冷的冰雨在脸上胡乱的拍,慕容净颜面色僵硬,若非左手插了两下没发现裤兜,下意识就要掏手机摇人。

  或许是这原主人见惯了大场面,生理反应并不强烈,只是心里仍旧堵得慌。

  深吸了一口气,慕容净颜犹豫片刻,做出了大胆的决定。

  这种情况下活人比死人还要可怕,与其在这破庙躲雨,还不如找找线索搞清楚现在的处境。

  看了眼脚上还算白净的长靴,向来爱勾如命的慕容净颜皱了皱眉,犹豫一瞬还是踏入泥沼,行走在尸体之间,他很快意识到诡异之处。

  这些黑衣人着装相同,应是同一伙人。

  但除了庙前的两具尸体面朝寺庙,明显是被外人所杀外,其余尸体皆是三三两两倒在一起,彼此刀剑互捅,看起来是死于自相残杀。

  嗯?

  慕容净颜注意到一具尸体,此人手握金刀虎背熊腰,就属他周围尸体最多,死于乱剑围殴,应该是这伙人的统领。

  刚蹲下身来,慕容净颜又听到林中传来奇怪的声响,那是翅膀震动的噪声,他的眼皮也跟着狂跳不止。

  “左眼跳财是上天保佑,右眼跳灾是...封建迷信。”

  双手合十拜了个佛,慕容净颜赶忙伸出在这人身上摸索了起来。

  “咦?”

  这一下还真从此人身上发现好东西,这是一封信,已经被雨水浸透了信封,小心翼翼的抽出信纸,还能勉强看到几个字。

  “午时三刻,落凤县外截杀云鲤郡主...夺天楼...事成之后,翠城...领赏。”

  反复念了几遍,慕容净颜锤了捶脑壳梳理起思绪。

  “郡主,郡主?”

  记忆像刀子一样浮现在脑海,慕容净颜回忆起自己坐在马车中的画面,似乎是有声音在称呼自己为:郡主。

  我是郡主?

  听过男妈妈男护士,这还是他第一次知道有男郡主,莫非这个世界对郡主的要求是有所不同?

  那么这伙人,就是来杀自己的了...

  然后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人杀自己人,全交代在了这里?

  就在慕容净颜胡思乱想的时候,突然感觉到后背一阵恶寒,敏锐的察觉有一双目光正从林间注视着自己。

  冷汗混着雨水滴落,慕容净颜下意识握紧了剑柄,就像老师握住了粉笔头子。

  缓缓转身。

  他看到了终身难忘的画面。

  数道闪电从天穹闪过,就像要把这夜幕斩碎,阴森的雷光下,一只硕大无比的山鸡正在树梢上盯着自己。

  只见它张开锐利的喙,豆大的眼睛带着诡异的狡黠,将两扇翅膀耷拉在嘴边,发出了一声鸡鸣:

  “呜汪!!!!”

本作品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相关标签

Q1:《诡秘之主》第二部什么时候发布?

「爱潜水的乌贼」新书将于3月4日12:30发布,诡秘世界第二部《宿命之环》即将来袭!

Q2:在哪里可以看到爱潜水的乌贼的新书《宿命之环》的最新信息?

加入卷毛狒狒资讯站,乌贼新书情报大公开!「卷毛狒狒研究会」是起点官方打造的诡秘IP互动主题站,依托原著丰富的世界观设定,为用户打造序列升级+魔药合成的全新互动方式。入会成员将体验诡秘世界独特的成长体系。为鼓励用户在站内创作相关衍生内容,优质作品还将获得盲盒等实体奖励。作者乌贼大大也会在此与大家深度交流。阅读小说就可以获得随机掉落的神秘碎片!还有更多精彩玩法等待你的解锁~

Q3:《诡秘之主》首款官方限量版盲盒介绍?

超前情报!盲盒内10位塔罗会成员随机款大公开:
1、塔罗会的创始人“愚者”先生——克莱恩·莫雷蒂 “总有些事情,高于其他。” 黑发褐瞳、容貌普通、轮廓较深的青年。 他原本是名为周明瑞的现代人,却因一个转运仪式而意外成为霍伊大学历史系学生克莱恩。而后,他加入廷根市值夜者小队,成为“占卜家”,又为守护廷根而牺牲。死而复生后,他为复仇及寻求晋升,转换多个身份,并逐渐发觉世界的真相。 在了解到来自星空的威胁后,克莱恩选择成神,并为对抗天尊的意志陷入了沉眠……
2、塔罗会最热情的“正义”小姐,奥黛丽·霍尔 “下午好,愚者先生~!” 金发碧眼的少女,是贝克兰德最耀眼的宝石。 她出身于鲁恩大贵族霍尔家族,身份高贵,备受宠爱。最初,她被意外拉入灰雾之上,成为了塔罗会创始成员。而后,她通过塔罗会成为了一名“观众”,并让自己的宠物犬苏茜也成为了超凡生物。她善良温暖,渴望帮助更多人过上幸福的生活。 在愚者沉睡后,她毅然离开了家族,为实现理想和唤醒愚者,迎接着新的挑战……
3、塔罗会中大名鼎鼎的“倒吊人”先生——阿尔杰·威尔逊 ……

首页仙侠小说幻想修仙小说

仙子怎会是反派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