桡歌行在线阅读

桡歌行

猫熊酱

现实·时代叙事·29.88万字

完本 | 更新时间 2023-09-25 12:01

【恭王府+阅文集团首届“阅见非遗”优秀作品】他战死沙场,化作一缕杀敌的执念,与爱妻不论阴阳,皆不能相守。传说巫山有神女,庇佑爱情。他被巫山的号子唤醒,再世为人,终与亡妻重逢。但国破家亡,依旧不得善终。如今,沉寂的号子再次响起。他楚梦之,却被镇在庙中,成了孩子们口中的妖怪。楚梦之:小子,你帮我出庙,我帮你做三件事。姚志信:数学、语文、英语都不会,你分明就是个作业都不会做的文盲。……这一世太平,他依旧是云华村的守护者。但这个新时代,姚志信才是见证人。

章节试读
更多作品相关

第1章 楔子·缘起

  朝廷有一只配了火铳大炮的精锐之师,战无不胜,但朝廷战败的消息还是流民口中传开了。

  京城戒严,店铺都关了门。

  秦师兄的家兄,是西城王公大臣的护卫,消息灵通。

  听说黄头发蓝眼睛的夷兵要攻东华门,可能又要把京城洗劫一次。

  下午,父亲藏了一部分金银细软在北墙根儿下,把架子车从柴垛下面翻出来,又用粗布将被褥和干粮裹了,还没忘记带他的鲁班尺、刨子和墨斗线等等。做木匠的父亲说,有这几样老伙计,换个地方也能养家糊口。

  母亲把带不走的米面分别藏到灶台里,房梁上,水井里,接着烙了一张又一张饼。

  姚七担忧地看着母亲的三寸金莲,这哪逃得了啊。

  入更后,下弦月挂在天上,隐隐有红色。

  一阵冷风吹来,掩了月亮,天黑得伸手不见五指。

  一家人都在院里杵着,却不敢上灯。

  姚七贴在地上听动静,城里乱得很。屋顶上的橙光在移动,车轱辘一轮又一轮地碾过去,马蹄快的慢的,脚步稀的密的轻的重的,琤琤作响的声儿像是带了箭茅甲胄的兵,城东隐隐传来好似雷鸣的闷响。

  姚七从地上爬起来,拍了拍耳朵上的土。他稀开门缝想窥见究竟,一个黑影蹿了过来,撞得他几步踉跄。

  竟是胡同口住的秦师兄。

  姚七问:“大师兄,你咋来了。”

  秦师兄掩了门,顾不得繁文缛节,走到父亲面前,急道:“师父,听说上及太后都要出城,赶紧走,还能跟在扈从们后头。”

  父亲忧心忡忡地问:“是去哪呢?”

  秦师兄语速极快地说:“圣意难测,跟了车轱辘印走便是。有兵断后,比这空城好保命。千万莫声张,人多了不好走。”

  空城!

  一家人都惊呆了。

  休管城里还有没兵,皇帝都要弃城了,他们这些蜉蝣还坚持什么。

  寻常人去不得西直门,但秦师兄说,跟着皇帝跑的,必是八旗家沾亲带故的关系,其中也有不少士兵们的家人。装作王公大臣的扈从就能出。

  但皇帝不知道什么时候跑,城门不知道什么时候开,若被巡城的兵抓住同样难逃一劫。

  装家仆得像样,父亲决定先找发小探探路。

  父亲的发小,在西城丰盛胡同里当管事。父亲给他家上过梁,他便推荐了修缮圆明园的活儿,有几分交情。

  丰盛胡同里有五年前被革职的户部右侍郎常麟宅,也有阿鲁特氏的国丈。从丰盛胡同的宅子后门出来,便像是扈从家奴了。

  父亲摸黑去打点门路,秦师兄又往别的师兄弟家报信。

  姚七套了三件衣裳,和母亲一起用绳子把包袱捆在车前头,靠把手的地方让母亲好坐。

  天将亮时,父亲终于打点好回来。空气中的火药味已经越来越浓了,天上的云也是黑灰色。

  姚七背了行囊跟在父亲身边,母亲坐在车上,大师兄一家五口走在后头。但另几个师兄相隔甚远,是等不及了。

  尽管已经沟通过,但入内城照例是要敷衍询问的,父亲谎称去做工,趁行礼时往护卫手中递了一大锭银子。

  到了丰盛胡同一处宅院的后门,天已大亮。

  小厮开了门,一行八人藏进了柴房里。外面人仰马翻,不到辰时,马蹄得得远去,便没了动静。

  一身绫罗的管事开了柴房,姚七这才知道,不会骑马的、不是贴身伺候的都被落下了,就连管家也没来得及带家人。管事要留守,递来一封家书,只希望父亲顺路带信,让家人能逃过一劫。父亲更是走得急。

  天飘起细雨,巍峨的箭楼下全是人。女子皆未簪发,男子俱是布衣,果然是辨不了贵贱。瓮城留有一条缝,士兵们接了孝敬银子,人便逃出生天。

  雨水没有洗去空气中的火药味,反而闻得愈加清楚。男女老少埋头跟着大队人马奔走的痕迹撵路,不经人世的婴儿啼哭,立即被人捂住嘴,唯恐引来豺狼虎豹。父亲几番嘱咐,千万别走散了。

  衣服被雨水打湿贴在身上,又重又冷。

  奔出十里地,父亲拐上小道,依诺往管事家送信。

  管事的母亲和家弟不肯走。

  他们说,改天换地的事是贵胄们怕的。改了天,平民依旧是平民,但贵胄未必还能是贵胄。所以权贵们不遗余力要保住身家,自会保家卫国。可出了京城,贵胄们依旧是贵胄,平民们却都成了流民,粥糊不济,风餐露宿。而且,京畿之地都被占了,普天之下又有哪里可以安生,饿死和等死似乎也没两样。

  姚七一行人围着火堆烤衣裳,等师兄们来汇合。

  天色暗下来,天边的火光越燃越亮,卷着松香的黑烟弥漫在京城上空。京城的喧嚣似乎隔着十里地都能听见,城里的烧杀抢开始了。

  不能再等了,但是皇帝不知去了哪儿,他们也不知该去哪儿。

  拿着火铳的夷兵肯定要追着皇帝跑,他们拖家带口跑不快,遇上了是死路一条。

  不跟着皇帝跑,假义和拳会在西城各处寻仇杀人,遇上了也是死路一条。

  思考再三,父亲和秦师兄还是决定追着流民逃亡的方向逃,人多才能安全些。

  母亲面向父亲坐,紧紧抓住架子车的把手。姚七一直扶着独轮车上的行李,帮助父亲保持车子平衡。鞋已经完全被浸湿了,雨水一次次糊了眼睛,连滚带爬也不敢歇。

  冲天的红光照亮了伸手不见五指的路。一路没有虫鸣,几只老鸦受了惊嘎嘎叫,与夜鸮的怪叫合在一处,像幽幽的哭声,又像鬼魅的笑声。

  身后似乎有什么跟来了,寸步不离的,肉眼却不可见。姚七屡次回头,身后却无人。

  骤然,几点鬼火闪过。

  砰砰砰!有什么擦过脸颊。

  姚七手中一空,再一看,一行人只有他还站在原地。

  影影幢幢中,四个人影拿着比人还高的火铳在向他射击,叽里呱啦地说话,他听不懂。脸上黏糊糊的温热,他一抹,这才觉出脸上刺痛。

  他总算明白,是夷兵追来了,脸上的血是火器射的。

  他想逃,却发现前路上有一团十尺高的人形黑影,如黑雾一般蒸腾着,化作一阵腥风,扑面而来。血腥味浓郁得令人窒息,那一瞬,他脑海中是空白的,只道命丧于此了。

  他脚下一滑,跌进了路边的水沟。

  水漫进衣服里,彻骨的冷。他连滚带爬起身,想护住近在眼前的父母。

  满地的黑色轮廓,像打泼的墨汁顺着车辙印往夷兵冲。

  光线太暗,除了深浅不一的黑色,姚七再分不清其它。

  忽而,黑影周身红光大盛,只有那红光中的景象清晰可见。

  黑影冲向夷兵,手中若有一把红光做的尖枪,狠狠捅进了夷兵的身体。每一声夷兵的枪响后,黑影身上都会多出一道红光,一道,两道……说是迟,不过瞬息而已。

  几声哀嚎后,一片死寂。

  天地间,只剩那带着十几道红光的黑影还在,像被针扎穿的皮影。

  空气凝固,姚七想动一根手指也做不到。那黑影好似没有重量,缓缓又向他飘来,过不留痕。

  红光如有实质,水滴一样落在泥泞中,恍惚还能听见滴答的水声。

  若黑影是人,那光必然是血,只是还没着地就灰飞烟灭了。

  叮叮叮,像是驴马走路的响铃,不似铃铛清脆,也不似钵盂后劲绵长,幽幽的,极不真实。

  木锯一般辨不清男女的声音说:“去西安,要去西安,一定要去西安。”

  黑影眨眼融化空气里,死寂的空气又活了过来,起了风。

  姚七猛地一挣,狠狠吸了一口气,这才感觉牙关在打颤。

  手中忽然多了一块微微发热的古玉。他恍然大悟,那叮叮声是环佩相撞的声响,是玉。半圆形古玉上可能浸了血渍,簌簌往掌心掉血粉。浓郁的血腥味弥漫在鼻间,依旧挥之不去。

  不论那黑影是神是妖,他们都被“他”救了。躺在地上的父亲哎哟一声,被车压住的母亲也在喊人。一群人虽被流弹所伤,竟都只有皮毛伤,性命无忧。

  姚七宁可相信黑影是神仙,在为他们指路。一向稳重的父亲疑心姚七撞了邪祟,拿出墨斗线往姚七手上绕了两圈。

  但真该琢磨逃往何方了。他们两条腿追不上骑马的王公大臣们,已经失了方向。

  父亲大字不识几个,不知西安在哪,更不知如何去西安,怕受了鬼魅蛊惑,不同意去。

  秦师兄识得几个字,知道西安所在,也不同意去。一路土匪肆虐,行商尚且需镖师相护,寻常人只怕途中难过。就算一路平安,他们的干粮也支撑不了那么久。而且,此去西安路途遥远,靠走至少要三月,等到了西安已入冬。他们没有住的地方,没有吃的,熬不过寒冬。

  一路南下,越长江,冬天似乎好过些。但湖南还在平叛,东南沿海又已被夷兵控制……大清万万里国土,竟无他一行人容身之所。

  或许,京城是皇帝的住处,皇帝不会不管。

  或许,过段时间,各地义士也会奋力反击,夷兵很快会被打出去。

  眼下,也只能往就近的河南躲一躲,等待消息了。想来,若是回京城也能好走些。

  父亲说,古玉虽然诡异,却可典当,在逃亡途中能抵一时温饱,让姚七将古玉贴身收好。

  姚七再次看向京城的方向。

  农历廿一,下弦月。

  地平线上,黑夜咧了大嘴,吐着红光。

  听后来的逃亡者说,八国联军在京城烧杀抢三日,土匪掠夺剩余的精华,小民则捡拾道途的零碎,甚至守园太监也趁火打劫。圆明园里的墙都被洗劫了,连土都被筛过……

本作品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Q1:《诡秘之主》第二部什么时候发布?

「爱潜水的乌贼」新书将于3月4日12:30发布,诡秘世界第二部《宿命之环》即将来袭!

Q2:在哪里可以看到爱潜水的乌贼的新书《宿命之环》的最新信息?

加入卷毛狒狒资讯站,乌贼新书情报大公开!「卷毛狒狒研究会」是起点官方打造的诡秘IP互动主题站,依托原著丰富的世界观设定,为用户打造序列升级+魔药合成的全新互动方式。入会成员将体验诡秘世界独特的成长体系。为鼓励用户在站内创作相关衍生内容,优质作品还将获得盲盒等实体奖励。作者乌贼大大也会在此与大家深度交流。阅读小说就可以获得随机掉落的神秘碎片!还有更多精彩玩法等待你的解锁~

Q3:《诡秘之主》首款官方限量版盲盒介绍?

超前情报!盲盒内10位塔罗会成员随机款大公开:
1、塔罗会的创始人“愚者”先生——克莱恩·莫雷蒂 “总有些事情,高于其他。” 黑发褐瞳、容貌普通、轮廓较深的青年。 他原本是名为周明瑞的现代人,却因一个转运仪式而意外成为霍伊大学历史系学生克莱恩。而后,他加入廷根市值夜者小队,成为“占卜家”,又为守护廷根而牺牲。死而复生后,他为复仇及寻求晋升,转换多个身份,并逐渐发觉世界的真相。 在了解到来自星空的威胁后,克莱恩选择成神,并为对抗天尊的意志陷入了沉眠……
2、塔罗会最热情的“正义”小姐,奥黛丽·霍尔 “下午好,愚者先生~!” 金发碧眼的少女,是贝克兰德最耀眼的宝石。 她出身于鲁恩大贵族霍尔家族,身份高贵,备受宠爱。最初,她被意外拉入灰雾之上,成为了塔罗会创始成员。而后,她通过塔罗会成为了一名“观众”,并让自己的宠物犬苏茜也成为了超凡生物。她善良温暖,渴望帮助更多人过上幸福的生活。 在愚者沉睡后,她毅然离开了家族,为实现理想和唤醒愚者,迎接着新的挑战……
3、塔罗会中大名鼎鼎的“倒吊人”先生——阿尔杰·威尔逊 ……

首页现实小说时代叙事小说

桡歌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