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奇诡甲子

奇诡甲子在线阅读

奇诡甲子

爱吃青椒的李糕

悬疑·诡秘悬疑·4.93万字

完本 | 更新时间 2023-07-10 12:29

奇诡甲子,太岁救世。熵历893年,外神旧日接踵而来。这个世界的一切都是截然相反的,一切似乎都是一样的又都是不一样的,而遥远的旧世已经不复存在。癫狂的李长生能否走出混乱的困境,拯救这个世界,与那诸天诡异的邪神博取一线生机。真真假假假假真真。又或者都是真的都是假的。李长生崩溃的大声吼道:“老天!我求求你!杀了我!放过他们!”李长生深知求天不如求己,缓缓站起身抡圆了斧子砍向那只名为瘟神的邪祟。什么样的世界需要一个癫子来拯救,病了全都病了。不是我病了,是这个世界病了。这是李长生的故事,也是一名病人的故事。【爽文,无脑,不虐,高燃,慢热】

章节试读
更多作品相关

第1章 噩梦

  看着眼前血肉横飞的一幕幕,李长生目光呆滞拿着枪的右手因脱力在止不住的颤抖。

  地上凌乱的碎肉,断裂的躯体和散落在地上的发丝,已经分不清谁是谁了。

  “是我,是因为我,如果我从一开始就这么做,大家就不会死......”

  李长生站在原地嘴唇颤抖着喃喃自语,血液顺着他的额头一点一点的滴落。

  空气中弥漫着血腥和硝烟的味道不断刺激着李长生的肾上腺素。

  而在他面前的不远处,一坨庞大红色血肉足足有两人高,上面长着数张令人作呕的人脸,其中一张最大的脸嘴中还发出瘆人的咀嚼声。

  伴随数张人脸诡异的笑声。

  在李长生的耳中那令人抓狂恶心的笑声听起来似嘲似讽。

  李长生抬起头,目呲欲裂,眼眶充血恶狠狠的盯着那团血肉。

  从怀中掏出一张皱巴巴的黄纸,黄纸上画了二十五个天兵,天兵的戎装上沾满了李长生的血水显得如此的刺眼。

  幽幽的声音,诡异的气息,周遭的一切都随着李长生开口的声音在变幻扭曲。

  “念怨不休,欺人夺位。”

  “诛降戮服......血肉为食......”

  李长生眼角渗血喉中隐隐作呕,强忍着不适缓缓将枪对准自己的脑袋。

  咀嚼的声音停了下来,那坨血肉上的人脸看着那张黄纸似乎是受了什么刺激,最终一齐发出刺破耳膜的尖叫,疯了似冲向李长生。

  与此同时李长生露出讥讽的笑容,那黄纸上的天兵仿佛是活了起来在缓缓蠕动。

  “奇诡甲子,太岁敕令。”

  片刻间红色血肉上的人脸张开血盆大口近已经在咫尺势一口将他吞下。

  随之而来的是骨头被嚼碎的声音。

  黄昏时节,渐入夜色,清风扶露。

  白天已下过一场小雨,伴随着寥寥无几的雨滴,泛起阵阵雨雾。

  日晚时分随着太阳的落下,月亮也渐渐升起,老街上的摊贩行人踩着石砖上的水坑匆匆归家,吃口热乎饭。

  天还没黑,暗黄的天色笼罩在尚沪城这条太平街上。

  街边大乔木的老宅院内,东房里。

  男人身体一颤睡眼惺忪的从凌乱的书桌上伏起,桌上摆满了历史学,心理学和神秘学等等书籍,而他最近在看的都是一些民间传闻与山海邪祟等。

  望着眼前几近漆黑一片的书桌,顺手拽了一下桌上的绿顶全铜台灯。

  微弱的灯光映照在男人脸上凌乱的黑发,剑眉星目如果打扮一下也会是个不错的帅哥。

  灯光下的屋子里无疑是有些凌乱,狭小的屋子里也仅有一张床,一个书桌椅子和一个挂衣收容一体式的衣柜。

  男人喘着粗气伸出双指揉了揉太阳穴,整理了一番思绪。

  不知算不算穿越者的李长生,利用精神分裂时另一个世界的记忆在这个世界自学攻读历史系考古系,前后也仅仅只用了一年时间毕业,他也始终觉得自己是天选之人同时也在警醒着自己另一个世界是假的,现在更是在自主学习有关神秘学的相关文献,他的学历以及他的身份背景被人通知已被录入神秘学学会。

  神秘学学会是官方设立的一个涉猎于超自然事件的组织,李长生一直以来对于这方面也无非就是看淡世俗的想法。

  所以对于这个梦境他也见怪不怪了。

  “又来,每次都是。”

  “当然,总不能每次都是与美女缠绵。”

  脑海中那张血盆大口向他袭来的同时还伴随着腐朽的恶臭,梦中的一切是如此的清晰又如此的模糊。

  李长生四个月前加入神秘学学会就开始频繁做相同的梦,梦中的场景是如此的令人窒息,令人作呕,李长生脑海中依稀记得那张黄纸与那只无数张人脸的诡异生物。

  可黄纸上画的是什么他却记不清了。

  每一次的梦境当中这一幕幕的场景在大脑中留下清晰的影像似乎这一切都是真实的,似乎像是在预示着什么。

  李长生将怀表放在桌上,不知从哪摸出一个小型铁盒拿出一根烟。

  划上一根火柴吞云吐雾了起来。

  缓了半晌后,李长生目光扫视到桌子上的蓝色玻璃药瓶,那是一种治疗精神疾病的药物。

  “一个欧洲怪胎制作的精神类药物,可惜对于现在的我而言一点用都没有。”

  想了想,李长生用力的吸了一口烟,这东西副作用太大了能不吃暂且就不吃吧,他的心脏还有些不舒服。

  李长生稍微磨蹭了一下,松了松筋骨。

  “刚刚竟然一个不留神睡了过去。”

  眼见天黑,李长生从皮革马甲的胸口摸出铜制怀表对着灯光。

  八点二十五分。

  “见鬼,说好八点一起去墓地的。”李长生懊恼的揉了揉头。

  紧忙将怀表揣进胸口,顺手拿起烟,换上黑风衣。

  跌跌撞撞的走到院内,雨后泥土湿润的气息充斥在鼻内,顿感一阵清爽。

  可现在无暇欣赏更没时间散漫,本想和婶婶打声招呼,可李长生瞅了一眼西北角昏暗的房间,不再停留顺手丢下烟头快步上街。

  踏着布满青苔的青石路,心中止不住的懊恼,快步的顺着记忆中集合的地方出发。

  街上空无一人不知何时雨雾愈发浓郁起来。

  一直以来李长生所日日夜夜忙碌的都是补充大量的知识和兼职私家侦探,这一次才是他真正意义上的动真格。

  不知走了多久夜色愈发深邃,透着雨雾与夜色隐约远处浮现三个人影站在乱葬岗的入口。

  而面前则站了三个人,两位男性,一位女性,几人的服饰打扮颇有一番精致的味道。

  “对不起各位,和周公多下了一会棋。”李长生挤出一抹尴尬歉意的微笑。

  这三位均是李长生单位的同事,其中一位黑色背头身着黑风衣年纪稍大的男性还是他的直系组长领导,向来有些严肃大家也基本很少见他笑过。

  此时扎着高马尾的女性抱着膀子率先开口道“这不像你啊,已经迟到个小时了,你知不知道这里有多冷.....”

  还没说完就被一旁卡其色背带裤金色长发的欧洲男性打断了,其开口就是一段流利的中文。

  “谁叫你爱得瑟,穿着个短裙就出门。”安德森满脸贱笑的看着刘春兰,在李长生的印象中金发男性叫梅雷克安德森,二十三岁,威吉利人,到夏熵人民联邦已有八年有余。

  那位稍微矮了她半头的女性听闻踩着高跟鞋对着安德森的裆部猛地就是一脚。

  “谁让你多嘴了!给我爬!”女性还在打量着自己的穿着白衬衫和黑色包臀裙,相貌虽说不上出众但也很会打扮。

  女性名叫刘春兰,年仅十九岁,和安德森关系颇为要好。

  李长生见状也只能无奈的笑笑。

  “任务我已经与安德森和刘春兰我已经交代完了,剩下的资料警方已经整理好了,其余事情需要我们自己解决。”组长钱国荣开口步入正题,说罢递给李长生一份资料。

  李长生随便翻看了一下,上面主要介绍的是乱葬岗保安张学文的详细信息,和案发现场有一些不被收录的指纹。

  李长生对于不被收录的指纹起了一定怀疑,究竟是什么样的人连警方都不会去调查。

  “就这些?现场的那些问题警厅也不交代的吗?”

  李长生从中拿出一张灰白色的相片,数个坟包都有塌陷的痕迹,可由于清晰度较低李长生推测现场应当是有人挖掘过。

  钱国荣不再说话,而是看着打闹起来的二人,组长钱国荣开口制止道:“时间不多了,既然都就位了就赶紧行动。”

  说着丢出一个皮革枪套给李长生。

  “这是我的吗。”李长生有些诧异,自从加入神秘学学会就一直想拥有一把属于自己的配枪,连刘春兰这个小了他将快十岁小姑娘也因早早加入学会比他先有的配枪。

  “你的考核已经通过,好好珍惜,这是组织直接下发给你的,枪保管好.....”钱国荣没有继续说下去转身检查配枪,朝乱葬岗迈步前进。

  “明白。”

  “行了,动作快点。”

  李长生没有怠慢,挂在腰间打开枪套掏出里面的左轮手枪打量起来,生涩的甩出弹巢,里面早已压满六发子弹。

  这是一把精致的1871型的左轮手枪,烤蓝色枪身,花色胡桃木一体式枪柄。

  李长生很喜欢这把烤蓝色的左轮枪,哪个男人会拒绝一把帅气无比的手枪,李长生有些生疏的压好膛揣在腰间的枪套里。

  钱国荣不再怠慢率先一步向墓园出发,李长生紧随其后。

  而刘春兰则揪着安德森的耳朵跟在最后。

  “姐,姐,我错了,快松手要掉了!”

  刘春兰撇过头哼了一声没有理他。

  正式步入乱葬岗钱国荣带头四人警戒的缓步向乱葬岗深处前进。

  安德森和李长生一左一右,刘春兰则警戒身后以防不备。

  “有些事情是不能明面写在文书上的只能记录在个人档案。”钱国荣开口道。

  “接下来的事情只能口述,李长生先前你说警厅对咱有隐瞒。”

  “我可没说啊钱组长,恭维还来不及,有些事情就是给我看,我这级别也不敢。”李长生谄媚的笑了笑。

  “你有质疑是正常的,可我们的任务是解决麻烦不是抓犯人,而警方毕竟不是吃干饭的,自从接到报案后警厅派了十五人来调查查,七人在这里失踪,剩下的人回到警厅后均受到了某种精神刺激,八人中七人在家均以诡异的方式死亡。”

  “还有一个呢。”李长生问道。

  “疯了,在尚泸市第一医院接受治疗叫魏超。”

  李长生没有说什么不过让他确定的是任务结束后肯定要去一趟。

  安德森举着枪打了个寒颤环视着阴森的周围开口道“要不咱回去吧......反正我觉得吧在这里也没啥收获.....我爸妈还在北大陆等着我养老呢,万一......”

  “嗯?安德森你老家不是在西大陆吗?”李长生开口道。

  “死白鬼子,闭上你的臭嘴!真晦气”刘春兰狠狠的瞪了他一眼,伸手就想给他一枪托。

  “够了!”钱国荣开口呵斥。

  李长生呵呵一笑摇了摇头见怪不怪,俩人也当真是一对活宝。

  “注意警戒!”

  三人顿时绷紧全身。

  灰雾弥漫在周围,但顺着月光可见度还是有的。

  四人不再说话缓步移动,七扭八歪的碎裂坟碑,有些坟头甚至没有碑。

  踏着雨后泥泞的土地,感受着弥漫在四周刺骨的寒意,李长生的心也跟着提到了嗓子眼。

  伴随着愈发清晰的恶臭味不知是心理作用还是什么原因似乎能闻到空气中弥漫在各处的血腥味。

  越是往深处前进,寒意愈渐刺骨,血腥味也愈发浓重。

  众人都不由得捏一把汗,此刻李长生终于明白,这不是一起棘手的案子,每个坟包下都有塌陷的痕迹与其说是塌陷,不如说是有某种东西从里面爬了出来。

  是谁吃饱撑的刨这些坟或者是这些尸体会去哪里?因为不少坑道里有明显的由内而外破土的痕迹。

  李长生不敢细想,这不是他第一次经历非凡的案件,从入职以来从事的普遍是文职工作并未让他实际参与过多的棘手行动,上一次任务死了三名同志,安德森,刘春兰与李长生实际上是顶空缺人员的,思绪到这里李长生皱着眉头只感觉脊背发凉。

  众人透着月光在灰雾里走了一段时间,就在这时钱国荣忽然在一块塌陷坟包前停了下来,安德森因过于紧张撞在了钱国荣组长身上。

  安德森眼见钱国荣举枪对准面前,目光死死盯着塌陷的坟堆,确切来说是那堆坟堆的后面。

  众人顺着目光看去,这时他们见到一双让他们终生难忘的一双眼睛。

  那是一名警员的头颅,表情狰狞似乎生前见到了某种未知的恐怖与虐待,那双猩红色狰狞的双眼在暗淡月光的映照下显得格外瘆人。

  那双眼睛痛苦的看向众人,李长生顿时脊背发凉。

本作品由作者上传

Q1:《诡秘之主》第二部什么时候发布?

「爱潜水的乌贼」新书将于3月4日12:30发布,诡秘世界第二部《宿命之环》即将来袭!

Q2:在哪里可以看到爱潜水的乌贼的新书《宿命之环》的最新信息?

加入卷毛狒狒资讯站,乌贼新书情报大公开!「卷毛狒狒研究会」是起点官方打造的诡秘IP互动主题站,依托原著丰富的世界观设定,为用户打造序列升级+魔药合成的全新互动方式。入会成员将体验诡秘世界独特的成长体系。为鼓励用户在站内创作相关衍生内容,优质作品还将获得盲盒等实体奖励。作者乌贼大大也会在此与大家深度交流。阅读小说就可以获得随机掉落的神秘碎片!还有更多精彩玩法等待你的解锁~

Q3:《诡秘之主》首款官方限量版盲盒介绍?

超前情报!盲盒内10位塔罗会成员随机款大公开:
1、塔罗会的创始人“愚者”先生——克莱恩·莫雷蒂 “总有些事情,高于其他。” 黑发褐瞳、容貌普通、轮廓较深的青年。 他原本是名为周明瑞的现代人,却因一个转运仪式而意外成为霍伊大学历史系学生克莱恩。而后,他加入廷根市值夜者小队,成为“占卜家”,又为守护廷根而牺牲。死而复生后,他为复仇及寻求晋升,转换多个身份,并逐渐发觉世界的真相。 在了解到来自星空的威胁后,克莱恩选择成神,并为对抗天尊的意志陷入了沉眠……
2、塔罗会最热情的“正义”小姐,奥黛丽·霍尔 “下午好,愚者先生~!” 金发碧眼的少女,是贝克兰德最耀眼的宝石。 她出身于鲁恩大贵族霍尔家族,身份高贵,备受宠爱。最初,她被意外拉入灰雾之上,成为了塔罗会创始成员。而后,她通过塔罗会成为了一名“观众”,并让自己的宠物犬苏茜也成为了超凡生物。她善良温暖,渴望帮助更多人过上幸福的生活。 在愚者沉睡后,她毅然离开了家族,为实现理想和唤醒愚者,迎接着新的挑战……
3、塔罗会中大名鼎鼎的“倒吊人”先生——阿尔杰·威尔逊 ……

首页悬疑小说诡秘悬疑小说

奇诡甲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