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1学会在线阅读

1991学会

丝昉

悬疑·诡秘悬疑·14.4万字

连载 | 更新时间 2024-04-10 01:12

两年前,一位全国知名的登山爱好者——陈金松的离奇失踪,成了老高难以解开的心结。他曾在失踪前夕找到老高,郑重留下一句嘱托:用不了几天我就会死,一定要找到我的尸体。两年前隐秘的往事被重新揭开,我不得不踏入一个崭新而未知的神秘世界。噩耗不断传来,而随着我对“学会”这个神秘机构的不断接近,以及对祖母死亡真正原因的深入探索,陈金松的秘密,学会的历史,我身上无解的诡异病状……一切离奇的事件仿佛自然而然地串成一条线索,指向几十年前一件早已不被人提起的尘封旧事。

章节试读
更多作品相关

第一章 变态

  没来及向领导解释我这半个月消失的原因,我直接请了假去参加老高的葬礼。

  早在几天前我的生活刚刚步入正轨的时候,我就已经编撰好老高的死因并如此告知他的父母,因此他们始终以为老高是和我进山打猎时失足落下山崖而死,全尸也没留下。

  那是很宽容和蔼的两个老人家,并不打算谴责我的过失,只是没日没夜地沉浸在无尽的悲痛当中。我不希望这样的局面产生,然而老高没了就是没了,我也不能施个魔法让老高再变回来。在向老人撒这个谎时,我同样心如刀割,但这是我不得不做的事情。

  半个月前,世界对我开了一个玩笑,也顺带把老高的命搭进去了。

  我真心希望摆脱这一切,参加完老高的葬礼,从此忘却一切,好好生活。

  然而事实证明,世界一旦和人开起玩笑,你将在它的驱使下走向永无止境的巨大深渊。

  “老高不是出车祸死的吗?你在胡说什么八道?“

  “就算真是也不能这么说啊,在咱们国家偷猎是犯法的!“

  “已经核实过了,高荏近半个月都没有出市记录。你别多想了,好好工作。“

  “没留全尸?“席上一个陌生的大哥站起来拍拍我的肩膀,“我亲眼看见小高被装进黑袋子里的,车祸那天我也在场!“

  “我听说你是警察,也不懂你们这行有没有这个权力。但我能把出事的详细路段告诉你,具体的你自己去调监控吧。“

  这就是我在葬礼上听到的全部言论,但在我看来全部都是无稽之谈,老高赴死时的高大背影历历在目,那看起来是再寻常不过的一幕,我却深刻记得他眼里的满足,想到这儿我又不禁想要啜泣。但老高的父母似乎也将关于我前几日所叙说的死因忘得一干二净,见我在席上胡言乱语,阿姨走过来把我拉到一边,很诚恳地握住我的手小声说:

  “小白,我知道你和小高交情最好,但都怪这事发生得太突然……”这时她语气忽然弱了下去,沉沉地叹一口气,“我、我听说你最近工作辛苦,有一次好像晕倒在马路上,差点出了事故?我也不知道是真是假……但、但你趁现在年轻时一定要注意身体,压力太大的时候别硬撑。小高的事,这段时间你也就不要想了,我们替他谢谢你这些年来的关心和帮助。“

  我连连点头称是,说以后一定注意身体,不让阿姨操心。

  从葬礼走在回家的路上,我心说这或许是真的。

  我做了一个很长的梦,老高死在了我的梦里,而当我醒来后恰好听说了老高因车祸身亡的消息。

  ……

  或许这只是一个巧合。

  拖着隐隐作痛的胳膊和接连几天都没恢复过来的疲惫感,我多么希望这是真的。

  虽然面临如驾照丢失,手机报废等此类诸多问题,我还是打算暂且延长假期,好好在床上睡上个大几天。没有什么东西比安稳的一觉更能抚慰惊惶疲惫的心灵,剩下的麻烦留给以后再处理。我想领导会体谅我的,大概吧。

  睡前我无意中瞥见桌上摆放着的几瓶黑色盒装的香薰,于是顿时怒上心头,一把抓起全部扔进垃圾箱,窗台上的花盆也逐个摔碎,然后我扔下葬礼穿的黑色西服,一头栽倒在床上。

  我想从倒下到入睡大概花了不到十秒钟的时间。至少这一觉睡得很不错,起初我什么梦也没有做,听说人在过度疲惫的状况下睡眠质量会相对提升,没准是真的。

  像这样昏昏沉沉地不知睡了多久,我忽然间感到一阵晕眩,好像四下里顿时诡异地颠簸起来,像坐过山车一样很不舒服,我恶心得想吐,可是睡得又很死,吐不出来。

  

  也许因为我接受过院校的特别训练,对外界环境的感知格外敏感,突如其来的震感使我有些惊慌,但无论如何也无法拖着疲惫的身子醒来,于是惊慌就随之愈发加重。一瞬间我不知道自己身处哪里,手脚都麻木得不能动弹,仿佛坠入恐怖黑暗的无底深渊,最终又莫名落在一片死寂里。

  这样的死寂持续了一会儿,强烈的刺痛感开始蔓延我的手臂,直至全身。这令我感到奇怪,同时又心里没底。搞不清状况的我就像被人支配的白鼠,只管忍受从左臂传来的阵阵剧痛,而把自己整个的命运就此交付出去。

  我开始质问老天爷,为什么不肯给我一刻睡觉的安宁;又开始质问自己,何必乱听那狡猾神棍的指使,才招致这种惨痛的下场。

  然而老天爷似乎并不打算给我记仇怨怅的时间,一盆冷水猛地拍在脸上,冷得要死,但这使我终于得以从昏沉的境地里醒过来,面对自己想要逃避的现实。

  缓慢睁开眼睛,没想到现实并不比睡梦中明亮多少,还是一样的昏沉,窗帘全都被拉得很严实,隐隐透进傍晚的夕阳余晖,显得屋里很暗。而我经过一番折腾,身体愈加想要下沉,疲惫感已经蔓延全身。

  比起这个,更要命的是家里好像进贼了。

  我被莫名其妙地捆在客厅的椅子上,手脚不能动弹,左臂更是被缠上奇怪的绷带,隐隐散发出中药的难闻气味。

  我一抬头,面前一个陌生的人影正持刀对准我的脖子。

  我被吓了一跳,忍住没有发出声音,随即一动也不敢动。我怕他一激动真的一刀下来,虽说中国少有这种精神病恐怖分子,但也不能否认他们的存在。

  对方大概是一个男人,二十出头的样子,长相很秀气,我在一瞬间甚至不能分辨他的真实性别。金色的余晖打在他的侧半张脸上,而他面容又很平静,因此显得阴森恐怖起来。

  “哼,很识时务。”他一张口,低沉的声音旋即而出,这才使我真正确认了他的性别。

  “我不拿胶带封你的嘴,就是出于想和你进行一场平等的对话,你看,”他拿起桌上的胶带,用左手随便把玩了几下,右手仍然毫不放松地用刀尖逼近我的喉咙。

  这人在这扯淡呢。我用看精神病患者的眼神瞄了他一眼,随即低下头装出很害怕的样子。

  对普通人来说,只要不在外边胡搞啦欠债啦什么的,安安稳稳度过一生也很难有被人入室绑架的经历。我更是遵纪守法的好公民,这事砸我头上,很让人摸不着头脑。

  “你、你是什么人?”

  “别害怕,”他露出一点微笑,直勾勾地盯着我看,“只要你配合,什——么——事——都不会发生。”

  “你想要什么?”

  我尽力把身体向后缩,喘着气,不让刀尖碰到喉咙。

  “不许大喊大叫,来跟我说,我的一切指示你都会言听计从。”

  “可以……我保证。”我不敢点头,恐怕身体稍稍挪动一点就会见红了。

  他把刀缓慢从我的脖子上拿开,放在客厅的茶几上。

  现在看清楚了,那是我家里厨房刀架上的菜刀。

  男人悠哉地坐下来,从兜里掏出一包佳士达,取了一根叼在嘴里。那是日本生产的一种香烟,据说有香草奶油的味道,我不吸烟,所以不知道是真是假。但这烟在中国的销售渠道很窄,我只在厦门旅行的时候见过一次。

  这人到底什么来头?我隐隐察觉出其中的可怕,看他却又不像专为谋财害命而来,但是言行举止中透出专业杀人犯的可怕气质,于是我不打算和他硬来……

  先探他口风,再找机会挣脱,这是现在唯二要做的事情。

  他点了烟,眯起眼睛,整个人瘫倒在沙发上,舒服地吹出吸进的烟圈,看得我很不爽,又不好多说什么,我真怕他直接来结束我的小命。

  我的直觉告诉我,这事他干的出来。

  从他坐下吸烟的时候开始,我就在摸索这根绳子的绑法。用的是很普通的那种粗麻绳,用刀应该可以割开,然而我双手被束,没有拿到刀的机会。

  绳结打得很死,一时半会儿不可能解开,但我接受过这方面的应急训练,用勉强依靠手腕活动的双手弄开它,应该不成问题——我需要拖延更多的时间。

  “今天,去了什么地方?”

  良久,他坐起身,单手撑着下巴,又用很迷离的眼神盯着我看。

  我用怂怂的眼光回看他,就让他以为我是个软柿子,好捏。

  “相同的问题不要让我问两遍。”

  那声音很冷静,但让人听着很不舒服。

  “呃……去参加朋友的葬礼……”

  “死了?”他笑一下,脸色耐人寻味,“怎么死的?”

  “这是不是、有点触及个人隐私……”

  他闻言倏的一下站起来,嘴角又露出瘆人的微笑。

  “看来你比较喜欢刚才的聊天方式。”说完他就准备动手去摸茶几上的菜刀。

  “别!别!大哥有话好好说!”

  于是他把单手悬在半空,径直朝向茶几上菜刀的方向,脸上依然扯着不大友好的微笑。

  要是再不好好参加这变态自作主张的审讯,他立马就要动手了。

  “车祸。他是出车祸死的……”

  老高是出车祸死的,千真万确,他们都像这样说。

  他又吸了一口佳士达,仰面吐出大大小小的烟圈,然后无可奈何地耸耸肩,做出早知如此的表情。

  “死的时候……你在哪?”

  我冲地干笑:“……我?当然在家。”

  他似乎正用一种微妙的表情长久地盯着我看,我抬头时,只看见他咧开嘴笑了笑。那时我感到自己仿佛里里外外都被看了个干净,一切谎言都逃不过他的眼睛。

  我又把头低下去。

  我有些慌神,仔细摸索绳结的手也一瞬间停顿下来。

  他会不会已经调查了我的所有信息和近期的出行记录?是不是我在之前半个月的经历中无意得知了有关他的秘密,他不得已才来灭口?还是说他也是老高的朋友,甚至是老高在登山队的朋友,从我在葬礼上的说辞里发现了端倪?

  事情恐怕远没有我想的那么简单……

  我身上又渗出许多冷汗。

  “我再问一遍,”他说着又点了一支烟,叼在嘴里慢慢地吸着,“他死的时候,你在哪?”

  我冷汗直冒,不肯抬头与他对视。僵持了一会儿,他径直走去我的卧室,利落地拿出一个灰色的双肩背包,从里面翻出我进了水的手表、压瘪的矿泉水瓶、过期的面包……

  最后他掏出一个破旧的黑色本子。

  “什么东西?”他拿起本子在手上晃了晃。

  “日记本……是虚构的,里、里面是我写小说要用的素材。”

  他坐下来,熄灭手里拿着的香烟,随手扔在地上,翻开日记本开始一页一页地看,眉头时不时紧地一皱。

  我不停地吞着唾沫,目视他手下的日记本一页一页翻动。

  “故事不错,”他合上日记,好像快要笑出来,那声音听上去真是快要恐怖死了:

  “所以你是打算写这么一篇……乱七八糟的校园故事?”

  “我水平有限……”我心里虚得不行。

  这个男人一定知道些什么……

  “2018年12月21日,宝鸡有一名男子,死于一场离奇的爆炸案,他十六岁的儿子也在几乎同一时间失踪,至今杳无音讯。”他拿起日记在我眼前晃了晃,带着戏谑的神情说,“你是不是认识这本日记的主人?”

  我毫无疑问地选择沉默,思绪在我大脑里迅速地翻飞,妄图找到逃脱的方法。对方已有的信息量无疑大我很多,再这样下去我铁定被他玩死。

  绳结还是牢靠地栓在一起,我心急如焚,慌张遍布全身,恐怕不经意间便让人一览无余。

  窗外夕阳完全褪去,屋里屋外都完全暗下来,男人忽然抄起茶几上的菜刀,瞬间抵在我的脖子上,又惊出我一身冷汗。

  “如果你也同意,我并不介意早点结束我的工作。”他用戏谑的腔调说着,眼神冷暗暗的,而刀背已经紧挨我的喉结。

本作品由作者上传

Q1:《诡秘之主》第二部什么时候发布?

「爱潜水的乌贼」新书将于3月4日12:30发布,诡秘世界第二部《宿命之环》即将来袭!

Q2:在哪里可以看到爱潜水的乌贼的新书《宿命之环》的最新信息?

加入卷毛狒狒资讯站,乌贼新书情报大公开!「卷毛狒狒研究会」是起点官方打造的诡秘IP互动主题站,依托原著丰富的世界观设定,为用户打造序列升级+魔药合成的全新互动方式。入会成员将体验诡秘世界独特的成长体系。为鼓励用户在站内创作相关衍生内容,优质作品还将获得盲盒等实体奖励。作者乌贼大大也会在此与大家深度交流。阅读小说就可以获得随机掉落的神秘碎片!还有更多精彩玩法等待你的解锁~

Q3:《诡秘之主》首款官方限量版盲盒介绍?

超前情报!盲盒内10位塔罗会成员随机款大公开:
1、塔罗会的创始人“愚者”先生——克莱恩·莫雷蒂 “总有些事情,高于其他。” 黑发褐瞳、容貌普通、轮廓较深的青年。 他原本是名为周明瑞的现代人,却因一个转运仪式而意外成为霍伊大学历史系学生克莱恩。而后,他加入廷根市值夜者小队,成为“占卜家”,又为守护廷根而牺牲。死而复生后,他为复仇及寻求晋升,转换多个身份,并逐渐发觉世界的真相。 在了解到来自星空的威胁后,克莱恩选择成神,并为对抗天尊的意志陷入了沉眠……
2、塔罗会最热情的“正义”小姐,奥黛丽·霍尔 “下午好,愚者先生~!” 金发碧眼的少女,是贝克兰德最耀眼的宝石。 她出身于鲁恩大贵族霍尔家族,身份高贵,备受宠爱。最初,她被意外拉入灰雾之上,成为了塔罗会创始成员。而后,她通过塔罗会成为了一名“观众”,并让自己的宠物犬苏茜也成为了超凡生物。她善良温暖,渴望帮助更多人过上幸福的生活。 在愚者沉睡后,她毅然离开了家族,为实现理想和唤醒愚者,迎接着新的挑战……
3、塔罗会中大名鼎鼎的“倒吊人”先生——阿尔杰·威尔逊 ……

首页悬疑小说诡秘悬疑小说

1991学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