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泽庙县摄记

泽庙县摄记在线阅读

泽庙县摄记

僵尸yet

悬疑·侦探推理·1.34万字

连载 | 更新时间 2024-02-03 00:01

在摄影界摸爬打滚五年的程烨在某一天突然收到了来自一位陌生网友的来信,邀请他前往泽庙县来拍摄些奇妙的东西,程烨自然也是高兴,但殊不知之后还有很多的幽暗鬼影在等待着他。

章节试读
更多作品相关

颤动

  “呼…呼…”,天气十分炎热,仿佛将全身的血液都沸腾了。

  一望无际的绿色田园,微微湛蓝的天空,在一旁还能问到那曾经熟悉的肥料味。

  2012年8月7日记,我来到了泽庙县。

  我叫程烨,在五年前成为了一名职业摄影师,摄影一直都是我的梦想,我喜欢将那些美好的一刻拍下来反复品味,换而言之就是将那一刻转换成永恒。

  我在这一行摸爬打滚了整整五年,年少时的梦想被现实击垮,我的摄影不被大众所认可,大学的四年间我在不断的学习和努力,陪伴我的也只有我的女朋友姜倩,但几个星期前她患了重病,这一现实再一次打击了我,我开始想要放弃这儿时的梦想。

  三天前,我大哭了一场,我趴在姜倩的病床旁狠狠地大哭了一场。

  我告诉她我想放弃了,不想努力下去了,不论再怎么努力都不可能成功,在最后我放下了心中最后的堡垒,再也无法坚强起来。

  “无法成为自己想成为的人,真的很难受啊。”

  她没有多说什么,只是轻轻摸了摸我的脑袋,“哪怕这样,我不也还是喜欢着你嘛。”

  重病如她都能这样展开笑容,那在追寻在自己梦想路上的我又怎么可以这样在她的面前像个小孩子一样嚎啕大哭呢?

  真的没用啊,我这个男人。

  之后我便下定了决心,一定要在摄影界闯出一番名堂。

  偶然一次我在网上看到了一句话。

  “我们这泽庙县最近出了不少怪事,像什么人员失踪啊,看到莫名的黑影啊,真希望能够安定一会啊。”这似乎是一位泽庙县的村民在网上发的牢骚,但这无疑给了我一次机会。

  怪事有可能是妖魔鬼影,奇人异事甚至还有可能是外星文明。

  这一次不仅是姜倩对我的期待,也更是我自己的一次弥补。

  我一定要抓住这次机会,拍下能够在真正意义上起到影响力的照片。

  我就带着这样的决心来到了这片老旧却显得有些活力的县区。

  我已经大汗淋漓,虽说带着帽子但也难以减少夏天酷暑的暴晒,更何况我还背着一个巨大的行李包,里面装满了我的摄影装备和记录事情的本子。

  路大约有两车宽,路旁是乡下很常见的菜地,与路中间隔了一道水沟,我还记得以前和姜倩一起在乡下的水沟中钓龙虾的事情。

  想到这里我也更加坚定了自己的决心。

  不远处有一位大妈,或许这样说并不礼貌,但确实是我的第一印象,叫做奶奶和阿姨可能反而会更奇怪吧。

  她察觉到了我,眯着眼睛向我挥了挥手,出于礼貌我也向她挥了挥手。

  在她背过身之后,我拍了一张她在田里劳作的照片,这算是一个很好的开始吧。

  大约走了十分钟,由于实在耐不住酷暑,我不得已在一个公交车站台下休息了下来。

  还在我对这里会有公交车站台感到意外的时候,一位大约四五岁的小女孩坐到了我的身边。

  “真热呀,对吧。”她向我这么搭话到。

  “嗯,说的没错。”我也的确感到很热,但人在燥热的天气下往往是不想多说话的,因此我也并没有多对小女孩说些什么。

  我仅仅只是观察着这座有些破烂的木质站台罢了。

  “大叔,你来这里干什么啊?是来工作的吗,但我并不觉得这里有什么吸引人来的工作哦。”率先打破短暂平静的是那位小女孩。

  “啊……,大叔我啊其实是一位摄影师呢,我只是想来这里拍几张照片而已。”我苦笑着回答。

  “哦,这样啊。”小女孩歪着脑袋似乎在想些什么。

  “啊,那你会不会将照片发到网上呢?”

  好看的照片我当然会发到网上,所以这个回答是yes。

  “啊啊,那太好了。大叔,那你能帮我找下奶奶吗?”

  “呃……,你奶奶是失踪了吗?”

  “不是哦,只是我昨天没有看到她,我有点想她了,所以想找奶奶。”

  之后我又问了些细节发现她的奶奶并没有失踪,只是在前天跟她说完要离开家一天的话后今天仍然没有回来,说不定只是事情没有办完罢了。

  安慰完她后我便打算离开了。

  “对了,这边有没有什么有名的景观啊?”我回头向小女孩问道。

  “欸?”我回头后只见那老旧的公交站台空无一人。

  或许只是小女孩十分兴奋跑回家了吧。

  即使我在心中这么想着,但作为一个相信科学的人实在是无法相信一个小女孩能在短短五秒左右的时间能离开我的视线范围。

  或许这地方真的有什么灵异事件吧,哪怕我的背后已经被冷汗浸湿,但此时此刻我也抑制不住我自己的兴奋。

  我顶着太阳接着向前走去。

  “喂,大爷,这附近有没有旅社啊?”我向一旁从我驾车驶去的一位头顶草帽的老年人搭话。

  那位大爷听闻到我的声音也是停了下来,这时我才看清楚他三轮车后带着什么东西。

  那是一堆假人和红色的灯笼,假人大概只有半人高,看样子应该是塑料材质,一些假人的面庞已经有些破碎,应该有些年份了。

  “旅社嘛,这附近可没有。”他用着低沉且沧桑的声音回答着。

  “离这还有段距离呢,你往北走一段距离,会看见一个小湖,绕着湖走半圈就能看见小镇了,也就不过大约一个小时而已,年轻人多走走总是没坏处的。”

  虽然语气上有些生硬,但还是能听出在那不善于表达的背后中暗藏着慷慨和善良。

  这个县城的人们看起来都还不错,我不自主地想到。

  “啊,知道了大爷。我还有一事想问问。”

  他又回头看了我一眼。

  “什么事?”

  “您这三轮车后装的这些假人是用来干什么的啊?”

  “嗯?哦哦,这些玩意是一个人托我带到庙山上的,他可给了我五百块钱,运点这些小玩意就能赚五百块,何乐而不为呢?”

  “您没问什么原因吗?”

  “呃,这倒没问,有钱赚不就行了。”

  这倒说的也没错,作为当事人听到这点小事就能拿钱肯定不会问理由了,但我是旁观者,对于理由什么的果然还是很在意。

  庙山又是什么呢?

  “大爷,您能带我一起去那个庙山上看看吗?”

  “可以是可以,不过那和小镇可是相反的方向,过去了可是要到傍晚才能到小镇呢。”

  “没事,我可是摄影师呢,来这的目的可就是拍点照片。”

  “那行吧,上来小伙子,带你兜兜风。”

  大约半小时的车程,在路上也跟大爷聊了些有关庙山的事情。

  据悉这庙山是三四百年前泽庙县的三大家举行仪式和祭祀活动的地方,上面有着神庙和神像用作供奉,不过这项活动在改革开放时便被强行结束了,似乎是仪式活动中有些过程难以被接受和描述便被解除了,但三大家目前还确确实实的存在着。

  “按您这么说,这庙山岂不是挺邪门的。”

  “就是说啊,所以自我打小就没怎么去过那呢,现如今还要去送这一车有点邪门的东西,跟你这么一说我反而开始有些害怕了。”

  “哈哈,大爷,这么大年纪了还会害怕什么妖鬼神魔吗?没事,我来保护你。”一边这么开玩笑地说着,一边自己也不由地大笑了起来。

  “你个小屁孩……,就是因为年纪大了,才更会去相信这些东西啊。”

  看着大爷脸色沉了下来,我也不好再说些什么,只是静静地等待着到达目的地。

  聊完天不就便到达庙山了,我跳下车仔细地观摩着它。

  庙山并没有多么高峻,只是普通的小山罢了,它由三层楼梯组成,每层大约也就一百多个台阶,周边还有着看上去就十分老旧的红色高柱和由红柱组成的大门,门上还挂了一个门匾,其上写了“庙山”两字。

  台阶上有着不少苔藓,柱子上也有藤蔓蜿蜒着,给人一种诡异的感觉。

  “这就是庙山吗?”我望着庙山不由地叹了口气。

  (记录:上庙山的时间,下午三点十八分。)

  大爷喊我一起将假人抬上去,我没有推辞,本以为在途中大爷还是会跟我好好聊天,但看到他不自觉地冒着冷汗和不停地环顾着四周我也就不好再说些什么了。

  路途虽然不短,但好在塑料假人和灯笼十分的轻,所以很快便到达庙山上了。

  首先映入眼帘的便是那杂乱不堪的树林和草丛,一看就知道很久没有人打理过了,到处都是长而杂的黄草和绵绵不断的虫鸣声,真是个让人难以忍受待下去的地方。

  往远处望一望就能看见一座老久的房屋,房屋坐落在一颗大树旁,大树上环绕着无数的藤蔓,甚至连树干本身的颜色都已经被绿色所侵染,当然,这些藤蔓也蔓延到了房屋上,将整个房屋屋顶都遮盖住了,无论是窗户还是栅栏与柱杆都被染上了一丝绿色。

  但有一点很奇怪。

  相比最右边的栅栏,最靠近大树的房门上反而没有一丝藤蔓的痕迹,仿佛就像是……

  就像是有人长期居住在这来回打开房门所导致的。

  “大爷,这庙山上可有人住吗?”出于好奇,我向大爷询问了。

  “嗯?不曾听闻,这庙山离市区可有段距离,虽不说荒无人烟,但至少方圆十里人烟稀少啊,而且留在这边的都是些像我一般的老头子,谁没事往这庙山上跑啊。”

  看来大爷是笃定这庙山上是没有人居住的了。

  但如果真没人居住的话,那门应当如何解释呢。

  “把假人放在井旁就行了。”大爷这么叮嘱我。

  我往右边看去,确实在许多荒草的中央存在着一口井,井后还有着一块残缺的木板吊挂在已经有些掉漆的红色木柱上,那块木板上还贴了些许纸条,似乎是用来祈福的祝愿吧。

  “嘿咻.......”我们将假人靠在了石井上,灯笼则放在假人的脚旁。

  “好了,这样应该就行了吧。”大爷摸了摸自己的腰,擦去了头上的汗水。

  之后我们便准备离开,但我还要先拍几张照片。

  “大爷,您先下去吧,我再拍几张照片也就下去了。”

  “好........,我的腰啊......”

  我先是往井里看了看,里面的水位很低,看来确实是很久没有人打理过了,井壁也是爬满了苔藓,井里面没有什么好拍的,于是我退后了几步,连着后面的木板和柱子一起拍了一张照片。

  “然后是....”

  我向着木屋走去,但在靠近房子的不远处,我就闻到了臭味,那是一股排泄物的臭味。

  “啊?不会有大便吧。”

  由于我的视野被那些高大的荒草所挡住,我几乎看不多前面的地上有些什么,我也并不想冒着踩到大便的风险靠近房子,所以便驻足下来,稍微找到个合适的角度便同木屋加上后面的大树一起拍了张照片。

  我看了看相机的照片,自我感觉还不错,于是便下山了。

  就在我下山之后,我身后的灯笼却突然亮了一下,当然我是不知道的。

  “大爷,我来了。”

  大爷此时此刻正躺在三轮车上,用着草帽盖着自己的脸来遮阴。

  “哦,小伙子,你是要到小镇上是吧,大爷我看在你帮了我的份上就送你一程吧。”

  “哈哈,谢谢大爷。”

  (记录:下庙山的时间,下午三点二十三分。)

  此时此刻的我还正满足于当地的风土人情中,完全忽视了时间上的致命错误。

  虽然天气很热,但三轮车的速度也并不算慢,我和大爷在路上也聊了许多,虽然都是些家常便饭,但看着这里的大山和吹着从脸上的挂过的风,也是十分的舒适,想到这里,我也是真的想让蒋倩也能感觉到如此舒适的风,看到如此美丽的风景啊。

  大约一个多小时我们便到达了小镇。

  到了这里便更能感觉到泽庙县的热闹,到处都是人与三轮,偶尔也会有一些汽车驶过,但也都是极少数,这里的人们都是十分的热情,当我打听旅社的时候都会告诉我,并且加上和整个小镇旅店的对比,在他们的建议下我应该是选择了最好的旅社,一楼是一个早餐店但也会提供晚餐和夜宵,二楼则是带有浴室和电视的旅社。

  登记完后我便先将我所带的包裹送到了房间内,然后下楼吃晚饭。

  我只点了一份简单的杂酱面,外加一个鸡蛋,或许是今天有些累了,我吃的十分舒服。

  之后便上楼洗澡,准备睡觉了。

  在床上我也和蒋倩打了会视频聊天,但看她的状态似乎不是很好,我也就没聊多久,最后也是将今天拍到的照片发给姜倩看看,然后就睡着了。

  心里一边想着今天一定能够睡个好觉一边安心入眠。

  关了灯,便是黑暗。

  ...................................

  “哦哈,哦哈,哦哈!”很吵,很吵的声音,仿佛就是有很多人聚在一起所发出的呼吸声一般。

  “嗯?怎么回事?”我从睡梦中被吵醒,看了一眼手机发现才凌晨两点,顿时心中有些气愤。

  我转过头,看见窗帘外亮着红灯。

  “怎么回事?谁凌晨两点搞这么大动静啊。”我有些惹恼地打开窗帘想要骂一骂那罪魁祸首。

  但只看到了庙山。

  没错,在这家旅社的这间房间中我可以清晰的看到庙山。

  庙山上灯火通明,很多人影在山上走动,看上去就像在举行着什么仪式一般,但那都不重要。

  “我要睡觉啊,大晚上搞什么聚会呀。”我带着有些闷烦的心情再一次躺在了床上。

  但好在那样的声音并没有持续太久,之后好像就安然入睡了。

  清晨,透过昨晚忘记拉上的窗帘,光线打落在我的面庞上,我翻了一下身体便清醒了过来。

  简单的洗漱过后,准备好已经充满电的手机和相机,背上背包后就下楼吃早饭了。

  “老板,下一碗面,加个蛋。”

  “好嘞!”

  在等待面条的时候我突然想起了昨晚那令人火大的事情,于是便跟老板发起牢骚来。

  “哎...老板,昨晚那动静可真是大啊,那么大的声音真是把我吵死了啊,昨晚我可都没睡好觉,这边的隔音还是要加强一下啊。”

  出乎我的意料,老板并没有和我一样发起牢骚,而是一脸困惑的看向我。

  “嗯?昨晚没有什么声音啊,况且我们这旅社的隔音可是最好的,哪怕是隔壁大喊大叫,你这边应该也听不到什么声音的啊。”

  我的表情有些僵硬。

  “可....可是,昨晚庙山上不是.....”

  “庙山?不不,庙山那可是离这有十公里啊。”

  听到这,我的心“颤动”了一下。

本作品由作者上传

Q1:《诡秘之主》第二部什么时候发布?

「爱潜水的乌贼」新书将于3月4日12:30发布,诡秘世界第二部《宿命之环》即将来袭!

Q2:在哪里可以看到爱潜水的乌贼的新书《宿命之环》的最新信息?

加入卷毛狒狒资讯站,乌贼新书情报大公开!「卷毛狒狒研究会」是起点官方打造的诡秘IP互动主题站,依托原著丰富的世界观设定,为用户打造序列升级+魔药合成的全新互动方式。入会成员将体验诡秘世界独特的成长体系。为鼓励用户在站内创作相关衍生内容,优质作品还将获得盲盒等实体奖励。作者乌贼大大也会在此与大家深度交流。阅读小说就可以获得随机掉落的神秘碎片!还有更多精彩玩法等待你的解锁~

Q3:《诡秘之主》首款官方限量版盲盒介绍?

超前情报!盲盒内10位塔罗会成员随机款大公开:
1、塔罗会的创始人“愚者”先生——克莱恩·莫雷蒂 “总有些事情,高于其他。” 黑发褐瞳、容貌普通、轮廓较深的青年。 他原本是名为周明瑞的现代人,却因一个转运仪式而意外成为霍伊大学历史系学生克莱恩。而后,他加入廷根市值夜者小队,成为“占卜家”,又为守护廷根而牺牲。死而复生后,他为复仇及寻求晋升,转换多个身份,并逐渐发觉世界的真相。 在了解到来自星空的威胁后,克莱恩选择成神,并为对抗天尊的意志陷入了沉眠……
2、塔罗会最热情的“正义”小姐,奥黛丽·霍尔 “下午好,愚者先生~!” 金发碧眼的少女,是贝克兰德最耀眼的宝石。 她出身于鲁恩大贵族霍尔家族,身份高贵,备受宠爱。最初,她被意外拉入灰雾之上,成为了塔罗会创始成员。而后,她通过塔罗会成为了一名“观众”,并让自己的宠物犬苏茜也成为了超凡生物。她善良温暖,渴望帮助更多人过上幸福的生活。 在愚者沉睡后,她毅然离开了家族,为实现理想和唤醒愚者,迎接着新的挑战……
3、塔罗会中大名鼎鼎的“倒吊人”先生——阿尔杰·威尔逊 ……

首页悬疑小说侦探推理小说

泽庙县摄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