筑木人在线阅读

筑木人

云水莫负

浪漫青春·青春校园·23.97万字

连载 | 更新时间 2024-02-26 02:08

何楹本以为凭借自己对古建筑彩画的天赋和热爱,能在全国高校古建大赛中崭露头角。却不料出师未捷,还没比赛就被踢出学霸团队,其他同学因她患有“间歇性红绿色盲症”,也不愿与她组队。何楹无奈只能拉起一个草台班子。本以为自己要独挑大梁。却慢慢发现,自己的草台班子不但不一般,好像还不正常......在共同努力的日子里,他们互相治愈也相互成全。那些从未示人的遗憾,都在不知不觉中有了弥补。楼心月:人家新做了美甲,不能拿砂纸锉木头啦~唐果果:如果这些模型是蛋糕就好了,好饿~初明辰:这世上还有比老子更会雕木头的吗?如果有,那一定是我老子。顾招娣:如果不是他们加了钱,谁会跟这些蠢货一起比赛?

章节试读
更多作品相关

第01章 梁枋·室友

  五月的清晨,天阳大学的校园在晨光中醒来。

  新叶初见,海棠如云。

  音乐学院的男生女生,正迎着朝霞在花海下吊嗓子;英语系的学子,一边听着听力,一边在足球场上晨跑;文学院的才子佳人,亦陶醉于诗词歌赋的海洋中;而建筑学院的师生,则因为七月暑期举办的全国首届古建大赛,而早早开始了小组讨论......

  无论是教室、食堂,抑或是体育场、图书馆......所见之处,满眼皆是莘莘学子赋予这所大学的,自律、奋斗的底色。

  这样五彩缤纷的画面再配上欢声笑语,便是校园电影中最青春、最励志、最和谐的片段。

  然而......

  女生宿舍3306寝室的氛围,却与外界截然不同。

  “啊~~~天呐~~~我们家袁磊被选为非遗文化传播大使了!啊~~~”

  睡梦中的何楹,被室友楼心月的尖叫声吵醒。

  她没理会对方的发疯,翻了个身,直接把被子蒙在头上,打算继续睡觉。

  可楼心月的尖叫并没有停止。

  “微博上还官宣了袁磊的新剧《大明匠神》!又是男主角!演得还是明代紫禁城的设计者朋祥!啊~~~这个角色简直就是为他量身打造的!”

  楼心月发完疯,还不忘对着手机屏幕上袁磊的定妆照,狠狠地亲了一口:“真是好样的!妈妈爱你!!!”

  挂着花痴笑容的脸上,两个酒窝甜得好似流出蜜来。

  何楹对明星和古偶剧并不感冒。

  可她实在忍受不了,楼心月整天自诩是汉语言文学系的大才女,却能将中国明代传奇建筑师“蒯祥”的名字念错。

  她将被子甩开,一脸义正言辞地纠正:“我只说一次!那个字念k-u-ai,三声,蒯!蒯祥!!”

  “哎呀!~管它念什么,只要是袁磊弟弟演得,我就追定了!”

  楼心月不以为然,从床上跳下来想要跟何楹安利爱豆的新剧,却在双脚落地时险些被一堆空的易拉罐绊倒。

  尖叫声立刻又如海啸般涌来:“谁脑子进水了啊!把这些垃圾放在寝室?!”

  她一边说,一边将散落在自己领地的空易拉罐踢开。

  花痴笑容瞬间荡然无存,取而代之的,是与她甜美气质极不相符的厌恶表情:

  “我说我最近怎么总是皮肤过敏?原来是有人拿寝室当废品收购站了!”

  “我们寝室竟然有人捡垃圾!”

  如此直白的抱怨,完全没有彰显出她身为才女的文学功底;可切换自如的语气和表情却能证明,她在话剧社还是有努力表演的。

  见半天没人搭理自己,楼心月抬头环顾四周,却发现寝室里除了自己,就只有何楹一人。

  便凑到她的床铺下方,扬了扬下巴问:“何楹,这些垃圾是你的吗?”

  “不是。”

  几乎没有停顿,何楹拿着手机,一边将几个链接加入购物车,一边回答。

  “不是你的,那是谁的?”楼心月又陷入了沉思,“唐果果虽然又胖又爱吃,可我看她不像是缺钱的人。难道,是那个人的?”

  说话间,她厌恶的目光也随之朝浴室对面、空无一人的床铺投去。

  楼心月的质疑看似有些道理。

  上一个住在那儿的室友,在大一下学期,因为转专业调了寝室。后来这张床铺就一直空着,直到大二下学期开学,才有人住进来。

  只是,这个新室友奇怪得很。

  除了开学搬东西那天出现一次,转眼两个多月过去,竟再没露过面。要不是被褥和生活用品还在,楼心月险些以为这个人也调了寝室了。

  她想到这,便自顾自摇头:“不对,她都没回来过,肯定不是她的,那一定就是唐果果的!”

  何楹正忙着结算购物车,没空理会楼心月的碎碎念。却在看到大三学长林儒的微信消息时,猛然坐了起来。

  【何楹,今天上午没课吧?】

  【九点钟,多媒体教室开小组会。】

  【古建大赛初赛作品的选择,还需要再讨论一下,别迟到哈。】

  看着微信对话框一连串的消息,何楹微微皱眉。

  不是吧?

  昨天下午才决定,用自己提议的作品参加初赛。

  为了赶进度,她不但通宵完善结构图,还一大早就在网上购买制作古建筑模型的材料。

  结果才过了一个晚上,就又变卦了?

  怔了半天,她才回复:

  【学长,这个参赛作品,我们昨天不是敲定了吗?结构图我已经完善好了,为什么还要再讨论?】

  林儒没有回复。

  何楹似乎想起了什么,又问道:

  【是不是彩画颜料的预算问题?这个你放心,用量最多的青绿、银朱和章丹,我已经准备好了。】

  【至于沥粉贴金需要的金箔......】

  消息刚编辑到这里,林儒的消息就发了过来:

  【情况比较复杂,微信里说不清楚,我们见面讨论。】

  情况......复杂?

  何楹有点无语,还是回了个:

  【好。】

  果然。

  即便何楹已经获得过国家励志奖学金、成绩足够优异,但在天阳大学建筑学院这种学霸云集的地方,让她这个没有任何奖项傍身的、古建筑专业大二学生,去做建筑学专业大三学霸们的领头人。

  也还是不可能一帆风顺的!

  不过好在有老爸的支持,类似矿物颜料和金箔预算这种级别的小问题,她还是很容易解决的。

  何楹放下手机,起身踩在下床的台阶上。

  却听室友楼心月“咚咚”地踢着什么东西,嘴里仍是喋喋不休:“还有这个破纸箱子,踢一脚满地是灰,脏死了!”

  因为箱子有些重,她踢不动便俯下身来,两只纤纤玉手作势要去拿箱子:“何楹,这个也不是你的吧?我拿去丢了!”

  何楹刚想说好,可当她看清楼心月要扔的是什么时,便急忙劝阻:

  “别动,那个是我的......”

  “哗啦......”

  “颜料”两个字,与实物几乎同时落地。

  一时间,白瓷罐装着的几瓶石绿粉末,全部粉身碎骨,与碎瓷片交织成一片。几块孔雀石逃命一般滚落在四处,只有塑料罐装的石青幸免于难。

  至于何楹,如果现在去照镜子,她就会知道什么叫作面如死灰。

  “楼心月!”何楹一时心疼,吼了一声,“这上面有收件人姓名,你两只眼睛那么大,就是看不见是吗?”

  她烦躁地拾起装着石青的塑料罐,又拿几张白纸把现场保护起来。

  “哎呀~我又不是故意的。”从没见过何楹发这么大的脾气,楼心月知道事情很严重。她虽然也很委屈,可还是在一旁表达歉意,“对不起嘛!多少钱?我转你!你再去网上买几瓶不就行了?我爸说了~钱能解决的问题,就不是问题。”

  “......不用了。”何楹见状,也放缓了语气。

  她承认自己的态度是有些过激,但却从来不认同楼心月金钱至上的看法。

  虽然钱可以解决大部分问题,可这世上仍然有钱买不到的东西!

  就比如地上的石绿颜料。

  这些,都是老爸在得知她想在参赛作品上绘制彩画时,亲手用珍藏多年的孔雀石制成的。

  而那些孔雀石,还是爷爷年轻时,在湖北大冶铜绿山矿收集得来。

  湖北大冶的孔雀石,硬度和光洁度均达到了宝玉石水准,又因颜色鲜绿、条带纹清晰,一经鉴定便受到了收藏家和宝玉石爱好者的追捧。

  不仅如此,很多国画、壁画、建筑彩画大师,也对大冶铜绿山矿高质量的孔雀石趋之若鹜。

  只可惜,开采于上世纪六十年代初的大冶铜绿山矿,到了上世纪九十年代中期,已从露天平地采矿进入到深坑采矿阶段,孔雀石也不复再现。在2008年,大冶市已被列为我国首批资源枯竭城市。如今,产自此地的孔雀石,更是用一块少一块。

  而这些,应该是家里最后的几块了。

  如此弥足珍贵的颜料,网上随便买的怎么能比?

  可她此时没时间,跟这个浑身公主病的白富美说这些。

  便一脸认真地,指着盖在颜料上的白纸叮嘱:“我一会儿要出去,这里你保持原样,等我回来处理。”

  楼心月听到这话,就知道何楹不会生自己的气。可她还是用支付宝给何楹转了两千块,然后才傲娇地回了句“知道了”。

  接着,又开启了话痨模式:

  “我虽不是美术专业,可我知道,那些还可以收集起来再用,就是颜色差了点。”

  “这也不能全怪我,谁让唐果果把这些垃圾放在寝室,我是洁癖又犯了。”

  “可她存这么多易拉罐干什么?”

  “还有啊,那个人什么情况啊,怎么一直不回寝室住?”

  “啊对了,学校附近新开一家咖啡店,生椰拿铁很不错,今天我请你啊!就当给你赔罪了~”

  ......

  何楹就是在这样的背景音乐下,飞速地洗漱、穿衣。

  用宽松的白色T恤和浅蓝色阔腿牛仔裤,将完美的曲线隐藏殆尽。为了方便工作,又将及腰如丝缎的黑长直发,束成高高的马尾。

  即便没有化妆,她的皮肤也还是通透无暇的。

  舒展而浓淡相宜的野生眉下,是一双小鹿般清澈的眼睛。不用涂口红就嫣红欲滴的嘴唇,则给她清纯灵动的气质中,又凭添一丝明艳动人。

  当真应了唐果果那句:荆钗布裙,难掩华容。

  就是这黑眼圈......

  何楹对着镜子里的自己吐了吐舌头,继续收拾手绘的作品细节稿和电脑。

  直到听见楼心月说了一句:“为了古建大赛你也太拼了吧!我爸早就说了,现在学古建没前途的!”才停下整理电脑的动作。

  她回头。

  见楼心月不知何时,已经换了一身杨妃粉色提花明制马面裙,配了一件雪白色锦罗宋制飞机袖。

  此时,正拿起一支满是小珠流苏、做工繁复的银色发钗,对着梳妆镜比划着。

  她透过梳妆镜见何楹注视着自己,不慌不忙地将这只银发钗插在发髻上,又转身道:

  “本大小姐今天就给唐果果个面子,用她做的银发钗配我这身新的汉服!怎么样?我穿着这身去话剧社面试女主角,一定能惊艳全场吧?”

  “肯定能!”看着楼心月满脸期待的表情,何楹竖起大拇指。

  “就知道你最有眼光!”楼心月得意地笑着,“我昨天让唐果果借我戴一下,她不同意还藏着掖着。这回倒要让她看看,好东西还是要我这样的美人来配。”

  也许正是因为楼心月长相甜美可人、又热情活泼毫无心机,所以,即便她平日里傲娇自大,何楹也从来没有跟她计较。

  可是今天。

  她却忽然想给这个傲慢的公主,一点小小的惩戒。

  “那我先走了。”何楹打开寝室门,在门口停了几秒,回头看楼心月的眼神中透着狡黠,“哦对了,你带的这两支银色发钗可不是一般的钗,我记得果果说,是用环保材料做的!”

  “环保材料?”楼心月的笑容僵在脸上,“什么环保材料?”

  “就是......”何楹眼神扫过地上的易拉罐,尾音故意拉得老长,“你懂的啊~”

  关上寝室门的那一刻,楼心月的尖叫声已经隔着门板传到走廊:“唐果果!你个死胖子!竟然把垃圾戴在头上!!!”

  何楹在门外偷笑,急忙拿出手机给唐果果发微信,告诉她中午下课千万别回寝室,到时候一起去食堂吃饭。

  由于没看路,还险些撞上了一个黑黑瘦瘦的男生,那男生只含糊地说了声“抱歉”,就转身没入不知道哪扇寝室的门里。

  男生什么时候,可以随便进女生寝室了?

  何楹顶着满脑子问号走出寝室大门。

  可如果她能回3306看一眼,一切疑问都会得到答案。

  已经脱了衣服正在浴室洗澡的楼心月,听到寝室有动静,本以为是何楹回来了。

  便一边洗澡一边继续话痨。

  足足洗了半个钟头才裹着浴巾出来。

  没想到不见何楹人影,却看到一个身穿黑色宽松T恤、褐色工装裤、留着一头板寸、又黑又瘦的“男生”,站在对面的床铺前,一脸震惊地看着自己。

  尖叫声再次响起:

  “啊~~~女寝怎么会有男生啊!!!”

本作品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相关标签

Q1:《诡秘之主》第二部什么时候发布?

「爱潜水的乌贼」新书将于3月4日12:30发布,诡秘世界第二部《宿命之环》即将来袭!

Q2:在哪里可以看到爱潜水的乌贼的新书《宿命之环》的最新信息?

加入卷毛狒狒资讯站,乌贼新书情报大公开!「卷毛狒狒研究会」是起点官方打造的诡秘IP互动主题站,依托原著丰富的世界观设定,为用户打造序列升级+魔药合成的全新互动方式。入会成员将体验诡秘世界独特的成长体系。为鼓励用户在站内创作相关衍生内容,优质作品还将获得盲盒等实体奖励。作者乌贼大大也会在此与大家深度交流。阅读小说就可以获得随机掉落的神秘碎片!还有更多精彩玩法等待你的解锁~

Q3:《诡秘之主》首款官方限量版盲盒介绍?

超前情报!盲盒内10位塔罗会成员随机款大公开:
1、塔罗会的创始人“愚者”先生——克莱恩·莫雷蒂 “总有些事情,高于其他。” 黑发褐瞳、容貌普通、轮廓较深的青年。 他原本是名为周明瑞的现代人,却因一个转运仪式而意外成为霍伊大学历史系学生克莱恩。而后,他加入廷根市值夜者小队,成为“占卜家”,又为守护廷根而牺牲。死而复生后,他为复仇及寻求晋升,转换多个身份,并逐渐发觉世界的真相。 在了解到来自星空的威胁后,克莱恩选择成神,并为对抗天尊的意志陷入了沉眠……
2、塔罗会最热情的“正义”小姐,奥黛丽·霍尔 “下午好,愚者先生~!” 金发碧眼的少女,是贝克兰德最耀眼的宝石。 她出身于鲁恩大贵族霍尔家族,身份高贵,备受宠爱。最初,她被意外拉入灰雾之上,成为了塔罗会创始成员。而后,她通过塔罗会成为了一名“观众”,并让自己的宠物犬苏茜也成为了超凡生物。她善良温暖,渴望帮助更多人过上幸福的生活。 在愚者沉睡后,她毅然离开了家族,为实现理想和唤醒愚者,迎接着新的挑战……
3、塔罗会中大名鼎鼎的“倒吊人”先生——阿尔杰·威尔逊 ……

首页浪漫青春小说青春校园小说

筑木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