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阿利吉耶里新闻社

阿利吉耶里新闻社在线阅读

阿利吉耶里新闻社

三人佘

悬疑·奇妙世界·75.23万字

连载 | 更新时间 2024-04-17 21:03

欢迎各位旁观者的到来,我希望你们是善良的人,而不是走向极端的人。肢解,砍头,极端主义,杀人,战争。不!你现在所处的地方非常危险!我很不希望你看到这本电子书,不!这不是电子书这是第19层电子地狱。这里有好多亡灵,而他们都没有头。欢迎来到第19层电子地狱,今日将由我带你欣赏疯狂的世界。记得跟我走,不然你会走丢的。

章节试读
更多作品相关

001.实习记者

  上午08:30。

  今天是汇报工作进展的日子。

  塞利安准时来到公司,进入上级编辑办公室。

  上司正在吃零食,大半截指骨在嘴里嚼的嘎吱嘎吱作响,看清来者是谁后,他放下包装袋,语气无奈的问:“这次有爆炸性新闻了吗?”

  与此同时,窗外一道人影坠落下去,发出凄厉的尖叫。

  塞利安颔首,将一封厚厚的信封以及三块储存卡摆在桌上。

  过了没几秒,又有道一模一样的身影掉下去,发出同样的尖叫。

  “不急,东西一会儿再看,按照规矩,你得先汇报新闻点的由来。”

  塞利安对窗外不断重复坠落的身影熟视无睹,只是平淡开口道:“那可能要花很长的时间。”

  上司摆了摆手,表示这都算不上什么大事:“无所谓,我们报社追求的就是真实性,所以越细节越好。”

  对方点了点头,片刻沉默后缓缓说道:“事情得从三天前说起。”

  ……

  1月24日,星期六,17:02。

  天穹如同搓棉扯絮般,地上的积雪堆了有五六寸那么深。塞利安将车停在露天停车场,刚走出来就打了个哆嗦,外头的天气实在是有些冷得夸张了。

  他裹紧棉袄,艰难地在雪地中前行,小镇的街道死寂而森冷,看不到其他行人的踪影。

  路的尽头就是圣彼得疯人院,它的外形已是如此破旧,尤其是在这晚冬的夜晚,更是呈现出废土残骸般的效果。

  塞利安来这里是为了寻找一个十五年前被阿卡姆当地治安官关进来的大人物,眼下这种落寞凄凉的场景倒是和他的经历十分符合。

  正前方已经看不出任何路的轮廓,全部被雪掩盖了,只有些杂草露出头,或许在被埋掉之前也没有什么人愿意过来打扫。

  塞利安用力推开铁门,中途甚至没有一个门卫之类的人出来阻拦,他就这么轻而易举地走了进去。

  整栋大楼黑漆漆的,像荒地里的怪兽,只有三楼的一扇窗户亮起一丝桔黄色的灯光,显得飘摇凄凉。

  塞利安打量了会四周,随后走上楼去。

  明明还不到下班的时间,但这里看起来已经没什么人了。他走到三楼时碰到一对穿着保安服的男人,其中一个满脸皱纹,白发苍苍,目测有个七八十岁左右。正一脸麻木的听着搭档跟自己抱怨这里有多荒凉,或许他们一开始就应该听导游的话,先把一半灵魂卖给恶魔,毕竟在深层地狱里受苦都比在这要痛快。

  二人都对塞利安视而不见。

  他来到唯一亮着灯的那个房间,门扉顶端有个锈迹斑斑的牌子,上面写着“院长办公室”——运气有够好的,塞利安心想,起码这鬼地方还是有人在工作的。

  他敲了敲门,门却直接向内滑开了,他这才发现是虚掩着的。

  “你还站在外面干嘛?快进来吧。”

  办公室的主人很热情的朝他招呼道。

  塞利安没有踏进去,因为门内是熊熊烈火,翻涌着无数人头的血海倒挂上方,一个个饱受折磨的灵魂发出细微低哑的哀嚎。

  圣彼得疯人院的院长正玩着一团业火,看起来三十岁刚出头,黑色络腮胡乱糟糟的,见对方没有任何动作,表情变得有些不耐烦了起来,“怎么,还要我亲自请你进来吗?外来客。”

  塞利安没有回答是或者不是,这情况回什么都是问题,所以他扬了扬挂在脖子上的胸牌,同时露出一个高级从业美容顾问才有的优雅笑容,说道:“您好,我是阿利吉耶里新闻社的一名实习记者,来这是为了看望但丁先生的。”

  “谁?”对方眉头一挑,反应像是听到了什么惊世骇俗的故事。

  “您的一位病人。”塞利安又说。

  “哦,想起来了。”院长挠了挠脸,突然明白了什么,继而伸手指了指他的胸牌,语气唏嘘的说,“啧……你们新闻社招的员工还是一如既往的杂啊,小伙子年纪轻轻,理智阈值居然那么夸张,你是从哪个世界过来的?”

  塞利安愣了下,随后轻笑着回答:“只是一个很正常的世界而已。”

  这一天是他来到阿卡姆城的第三周。

  完全不同于以往他所了解的穿越客福利,这个畸形的世界已经疯掉了。

  不知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可能是某天某时某点,某个正在发呆的人忽然听见来自另一个位面那不知名且令人癫狂的千万呓语;又或许是某一天,本该被送入太平间的尸体突然从整整一个大厅的人们胃里爬了出来;又或许来源于人类在探测到未知领域后迈出的第一步起。

  需要追究的原因太多了,总之从那以后,这里就开始了全方面的腐烂。那些曾经只存在于传说中的邪神与恶灵大张旗鼓,把原住民的平淡生活毁得一干二净,并且还往里塞了数不尽的血腥、绝望、黑暗。

  然而,醒过来的只有诡异,与其相对应的神灵则像是出场剧本被导演毙掉了似的,从未出现。人类象征性的反抗了几下,很快就接受事实了——换句话说,已经陷入世界观崩塌状态的人们自从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之后,就彻底丧失了反抗的想法。

  因为毫无意义,反正无论是谁,哪怕上一秒忽然死了,下一秒没准就会以幽灵的形态出现在你旁边;自此,人类废除了所有刑法,原因同上——没有意义;不会有人再想着犯罪,因为那些你毁掉的同类可以选择自杀,下一秒就会找你复仇;他们也因此不再畏惧死亡,甚至还秉持着欢愉的态度。

  塞利安能够加入新闻社,靠的也是那不同于这个世界原住民们的感知偏差性——也就是院长所提到的理智阈值过高。

  用上司的话来说,新闻社的员工实在是太不经用了,基本出去跑个两三次外勤就会死,像他这种理智值高的家伙才是最耐用的,起码不会随随便便的被那些从大脑深处响起的呓语逼疯。

  “正常的世界嘛。”院长含糊的说,“这年头还真少有活人能在我面前提那两个字,话说回来……你有采访批准证明吧?”

  塞利安闻言,迅速从公文包里翻出一叠的盖章文稿,为了能够转正且在这疯狂世界有生存下去的资本,他可费了不少功夫准备资料。

  对方凑近了几分,将它们接了过来,装模作样地看了好一会儿后,尽可能摆出一副很权威的表情,佯装严肃的说道:“嗯,新闻社办事就是严谨,跟我来吧。”

  言罢,就见他原地一跳,身体便不受地心引力控制般定格在半空中,塞利安看到他伸出手在那倒转的血池里捞些什么——过了几秒,有串钥匙就从一颗刚浮起的头颅嘴里吐了出来。

  他走出门,又像是想起来什么似的,侧过头看向塞利安:“你找但丁干嘛?”

  “只是想问一些问题而已,比如为何他能够随意游走在地狱与人间,以及……当初是如何将奈亚拉托提普击退的。”

  塞利安如此说道。

  院长“哦”了一声,显然对这个回答并不感兴趣,接着便迈着有些迟钝的步子走了出去。

  他跟着院长穿过一条条昏暗幽静的长廊,途径沾满变质肉沫的阶梯,向顶层封闭的病房区走去。

  但丁应该是有能力离开这里的,塞利安忽然这么想,可是那人却没有离开,因为他知道,在这种病态的世界,所有人都无处可去,只能困在鬼怪们的手心里。

  一路无言,他们很快来到八楼,院长掏出钥匙,将一道又一道锈迹斑斑的铁门打开——内里是一条与其他楼层同样的走廊,窒息,黑暗,毫无生机。

  左右两侧都是紧锁的房门,塞利安在原地停了会,他能听到从房间里传来窃窃私语和哭声,有的还在笑,整个长廊都散发着一种怪诞且疯狂的气息。

  “能送到这的都是理智值接近无的重度患者。”院长耸了耸肩,破天荒的向这位实习记者解释道,“实际上,深层地狱也懒得收他们的灵魂,毕竟都已经变质得不成样子了。”

  讲到动情之处,他往地上吐了口痰,边往前走边继续说,“所以这种烂摊子就轮到咱这种当恶魔的社畜来接手了,但他们也算听话,不会惹事生非,跟普通病人没有什么区别。”

  院长顿了顿,停下脚步。

  “哦,就是这里。”

  他说着,挑出钥匙将病房的门打开,按下灯控开关。

  黑暗里,刺眼的光线一下子照亮周遭的一切,塞利安看到正坐在床铺上的人,有些惊讶的瞪大眼睛。

  已经十五年过去了,他却跟照片上的人没有一点儿的变化,没有衰老,同样也没有被长期囚禁的憔悴。

  但丁穿着整洁干净的病号服,双眼平淡地望着门外的来客,脸庞毫无情绪,像是在面对一堵枯燥无味的白墙。

  “你们好好聊。”院长打了个哈欠,随后剖开腹腔,从胃里拿出瓶酒,一副已经完工下班的样子,“我出去转几圈,别死了啊。”

  “但丁先生。”塞利安说,他的声音依旧镇定平缓,仿佛在开始讲述某种睡前故事那般,“我是阿利吉耶里新闻社的实习记者,有几个问题需要您帮忙解答。”

  ……

  “所以这就是你那所谓的‘爆炸性新闻’咯?”上司边嚼着断指,边将信封拆开,他把里面的手稿一份份地拿出来检查,感叹着说:“那几个外神跟它们的信徒可不会买账,但地狱的混蛋们特别喜欢看热闹,算是一个中规中矩的晚间新闻吧。要说还是外来客啊,这里可没多少家伙是愿意为同类着想的。”

  “倘若他们能在一定程度上对抗邪神,那么新闻社能征用的员工数量也会变得更可观。”

  上司听到这话,又好好地夸了对方一番,甚至还打算跟他分享些小零食,塞利安没有搭理。那人抱怨了一句野猪吃不来细糠,把自己那一整袋断指吃完后,才语气随意的说:“回家等通知吧。”

  塞利安简单的表达了自己对能为新闻社工作的渴望之心,随后便要离开。

  临近门扉之时,上司却又嘱咐了几句。

  “对了,通知邮件晚上七点前会发给你的。”他笑着看塞利安,语重心长道:“一会儿回家路上,不要多管闲事,否则你会没命的。”

  “谢谢您的提醒。”

  塞利安躬身致谢,不再停留,快步离开了办公室。

  在阿利吉耶里新闻社内,有这么一条人尽皆知的消息。

  上级编辑,可以预知一个人的死亡。

本作品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Q1:《诡秘之主》第二部什么时候发布?

「爱潜水的乌贼」新书将于3月4日12:30发布,诡秘世界第二部《宿命之环》即将来袭!

Q2:在哪里可以看到爱潜水的乌贼的新书《宿命之环》的最新信息?

加入卷毛狒狒资讯站,乌贼新书情报大公开!「卷毛狒狒研究会」是起点官方打造的诡秘IP互动主题站,依托原著丰富的世界观设定,为用户打造序列升级+魔药合成的全新互动方式。入会成员将体验诡秘世界独特的成长体系。为鼓励用户在站内创作相关衍生内容,优质作品还将获得盲盒等实体奖励。作者乌贼大大也会在此与大家深度交流。阅读小说就可以获得随机掉落的神秘碎片!还有更多精彩玩法等待你的解锁~

Q3:《诡秘之主》首款官方限量版盲盒介绍?

超前情报!盲盒内10位塔罗会成员随机款大公开:
1、塔罗会的创始人“愚者”先生——克莱恩·莫雷蒂 “总有些事情,高于其他。” 黑发褐瞳、容貌普通、轮廓较深的青年。 他原本是名为周明瑞的现代人,却因一个转运仪式而意外成为霍伊大学历史系学生克莱恩。而后,他加入廷根市值夜者小队,成为“占卜家”,又为守护廷根而牺牲。死而复生后,他为复仇及寻求晋升,转换多个身份,并逐渐发觉世界的真相。 在了解到来自星空的威胁后,克莱恩选择成神,并为对抗天尊的意志陷入了沉眠……
2、塔罗会最热情的“正义”小姐,奥黛丽·霍尔 “下午好,愚者先生~!” 金发碧眼的少女,是贝克兰德最耀眼的宝石。 她出身于鲁恩大贵族霍尔家族,身份高贵,备受宠爱。最初,她被意外拉入灰雾之上,成为了塔罗会创始成员。而后,她通过塔罗会成为了一名“观众”,并让自己的宠物犬苏茜也成为了超凡生物。她善良温暖,渴望帮助更多人过上幸福的生活。 在愚者沉睡后,她毅然离开了家族,为实现理想和唤醒愚者,迎接着新的挑战……
3、塔罗会中大名鼎鼎的“倒吊人”先生——阿尔杰·威尔逊 ……

首页悬疑小说奇妙世界小说

阿利吉耶里新闻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