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1984在线阅读

人生1984

拾寒阶

都市·都市生活·372.03万字

连载 | 更新时间 2024-04-24 02:14

自能生羽翼,何必仰云梯?风云激荡的1984年,李云海辞职下海,干起了个体户,修理家电、翻新复印机,销售二手办公设备,打造出一个誉满天下的文印帝国。兰心蕙质、温婉娴淑的沈秀兰。清丽优雅、闭月羞花的林芝。李云海又将如何选择?

章节试读
更多作品相关

第1章 白衣飘飘的年代

  李云海坐在自己的棺材上,看着前来吊唁的亲朋好友,他们各有表情,有的低声细语,有的神情悲伤。

  只是,她没有来!

  外面锣鼓震天响,伴随着鞭炮声,他显得更加渺小和恍惚了。

  李云海不知道自己接下来会去哪里。

  他想要触摸的人却看不见他,人们也听不见他声嘶力竭的悲吼。

  一种深深的无力感涌上心头,他猛然间才意识到,自己只是洒落在这里的灵魂碎片,会有使者来带他踏上黄泉归途。等着走流程,被清除记忆、排队,重新选择剧本。

  他只希望,下一次,不要再来人间了。

  ……

  落叶离开地面飘到树枝,

  盛开的鲜花聚拢成花苞,

  露珠从水里跳到荷叶上,

  太阳西边升起东边落下,

  天空风起云涌,世界变得抽象,亿万行人脚步匆匆像电影倒放似的往后退。

  时光倒流到1984年的7月1日,李云海遗弃了所有牵念和万贯家财,回到了母校西州工业技术学校,刚刚毕业的他,昨天才过了18岁的生日。

  他终究还是来到了人间。

  李云海就读的是一所初中专学校。

  在70年代末、80年代初,甚至90年代初,很多农村出生的孩子,选择了初中专和高中专。

  早早上了中专,就能够跳出龙门,粮食关系转进城里,变身城市户口,拥有城镇居民才有的粮本本。更重要的是国家包分配工作,能够提前几年帮助家里减轻经济负担。

  因此当时在初中学习成绩特别优异的一些孩子,就选择了上初中专。

  三年前,李云海以中考总分全县第一名的优异成绩,被省城的西州工业技术学校无线电专业录取。

  如果此生再走前世的老路,那么他毕业之后将被分配到梅山县的机械厂,一干就是十年,后来机械厂倒闭了,他又被分到了县经贸局。

  90年代初,流行机关办企业,对公务员进行分流,有一些人选择了下海到企业去。当时局里说的很清楚,下海的人到企业创业,就不再是公务员身份。

  十年后,这些创办的企业纷纷倒闭,这些人也就随之下岗。

  李云海很不幸的就是其中一员,下岗之后他在无业中颓废放纵。殊不知,香烟不解人生苦,烈酒难消世间愁。

  妻子沈秀兰和他是中专同学,修习的是会计专业,毕业后留在了省城商业局,她和李云海自由恋爱,虽然分隔两地,却为了爱情而结合在一起,生了一个可爱的女儿。

  在改革过程中,沈秀兰没有选择下海到企业去闯荡,老老实实的呆在机关里,二十年后当上了处长,经常到国外去考察出差,不仅有车有房,工资还很高,日子过得很滋润。

  李云海下岗后,萎靡不振,浑浑噩噩的过日子,和妻子终日吵闹不休,产生了极大的矛盾。终于有一天,双方协议离婚,女儿归沈秀兰抚养。

  在婚姻里,一个人的经济不好了,两个人就会忽然没有了感情。没有经济基础,再好的感情也会归零。

  与此同时,李家父母因病相继离开人世,办完丧事的李云海,大病了三天。

  李云海意识到,自己四旬已至,半生薄凉。想当初,也曾年少轻狂,血气方刚。终是柴米油盐挫了锐气,断了念想;终是人情世故磨了棱角,弯了脊梁。

  醒悟以后,他从此克己奋发,胸怀激荡。

  他许诺自己,未来一定要鲜衣怒马,气宇轩昂!

  李云海振奋精神开始创业,十年辛苦不寻常,他终于有了自己的小公司,财产与日俱增,走出人生低谷,活成了一个体面的有钱人。

  而离婚后的沈秀兰,一直没有改嫁,也没有再找过男人,只带着女儿相依为命。

  此刻,西州工业技术学校的校园里,充满了毕业后的离愁别绪。

  相处了三年的青年男女们,即将各赴前程。

  毕业分配,原则上是哪里来回哪里去。

  男生306寝室的室友有的已经离开,除了李云海外,还有两个人在,一個是瘦子刘星,一个是胖子陆军。

  有人笑话他们宿舍海陆空齐备,陆军是陆军,李云海是海军,刘星是空军,因为星星肯定是在天空嘛!

  陆军把不多的衣服和书本塞进红蓝白三色条纹的编织袋里,回头见李云海坐在床沿发怔,喊了一声:“云海!你怎么了?”

  刘星笑道:“不会是和沈秀兰分手了吧?”

  陆军道:“刘星,你别瞎说,沈秀兰和云海谈了两年的恋爱了,怎么可能分手呢?”

  刘星道:“那可难说,现在的人都现实得很,昨天晚上,操场上一片哭声,都是在闹分手的。沈秀兰毕竟是省城人,她毕业后就会留在省城工作,听说已经进了商业局。而我们云海呢?他要回梅山县机械厂上班,云海是不是?”

  陆军坐到李云海身边,用力拍了拍对方的肩膀,安慰他道:“云海,昨天晚上你过生日,我们在外面吃了饭,你和沈秀兰去游操场了吧?她真和你提分手了?真没想到,沈秀兰也是这样的女人!云海,你也不用伤心难过,男子汉大丈夫,忧道不忧贫,天涯何处无芳草?”

  沉思中的李云海,被陆军这一巴掌给拍醒了,哂然笑道:“我和秀兰没有分手,你们别乱说。我刚才在想事呢!我不想回县上工作了!”

  刘星也挤了过来,攀着李云海的肩膀,瞪着单眼皮小眼睛道:“云海,你不回县里?那你去哪里?”

  李云海一个深呼吸,沉着的说道:“我想留在省城发展。”

  刘星惊讶的说道:“为了沈秀兰?你倒是愿意来省城工作,问题是,有哪个单位肯接收你呢?你在省城又没有一个熟人。”

  陆军用力拍打李云海的胳膊,一脸感叹的道:“云海,认命吧!回梅山县机械厂报到,不然伱连这个单位也没了。以后有机会,再慢慢想办法调到省城来好了。”

  “嗯,我会先到单位报到的。我先送你们上车,回头我还要找秀兰道别。”李云海已经有了计较,这年代就算他有别的想法,单位也是必须挂靠一个的,不然很多事情会举步维艰,但是这一世,他肯定要走一条不同的人生路!

  他帮两个室友收拾好行李,送他们到学校外面。

  在公交站台上,三人抱了抱,互道珍重。

  前往火车站的2路公交车来了,陆军和刘星提着行李袋上了车。

  陆军坐在靠窗的位置,从窗口探出头来,朝李云海喊道:“云海,记得写信给我啊!我们好兄弟,有缘再聚了!”

  李云海看到陆胖子的眼睛里噙着泪水,也自感动,挥了挥手:“我们三兄弟,有空再一起打球!”

  送走好朋友,李云海转身回学校。

  “云海!”一个清脆悦耳的喊声从校门口传来。

  是沈秀兰!

  她穿着白裙子、花上衣,显得很素雅,圆圆的脸蛋,清新的妆容,给人别样的清纯之感,看上去楚楚动人,体段苗条秀气,婀娜多姿,有前有后,白白净净。

  白裙下面,一双笔直的长腿展露无遗,配着小高跟凉鞋,让她看起来身材高挑、修长,再加上一头乌黑的秀发,在阳光的衬托下,平添了几分火辣的感觉,明媚美好。

  她迎着李云海跑过来,略带委屈的道:“我还以为你不告而别了呢!”

  前世,李云海的确是不告而别,因为他害怕这一分别就是永远。

  回到梅山县以后,两人通过书信往来,维持了两三年的感情,然后就突破了一切世俗的阻碍登记结婚。

  此刻,李云海望着隔世的红颜,她是如此的青春可爱,让人暗里着迷。

  哪怕再活一世,见到心爱的女人,他还是狠狠的心动。

  “云海,到我家吃饭吧?走!”沈秀兰扯了扯李云海的衣袖,“我跟爸妈说好了,带你回家见一面。”

  李云海踟蹰道:“秀兰,这合适吗?”

  沈秀兰道:“这有什么?你不是救过我的吗?我妈一直说要请你吃个饭,你这一回家,又不知道要什么时候回来。走吧,一个男子汉,婆婆妈妈的呢?”

  李云海哂然一笑,说道:“好吧!”

  他帮沈秀兰提着行李,上了前往沈家的公交车。

  两人坐在公交车最后面一排座位上。

  沈秀兰的父亲是个普通的机关干部,母亲是银行的工作人员。

  今天正好是周日,她的父母都在家。

  其实她家的情况,李云海清楚得很。

  到了沈秀兰家所在的家属院外面,李云海看到有个副食品经营部,便走了进去。

  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随着国家经济的发展,市场商品供应有了根本性好转。至1985年前后,凭证凭票供应的除粮、油及电视机、自行车、洗衣机等大宗商品外,其他各类商品基本上敞开供应。

  其中最先放开的就是两水:水果水产。水果水产开放,吃西瓜苹果不要凭票,可以自由买了。

  八十年代初期,随着农业和轻纺工业的发展,布匹供应日趋丰富,布票随之取消。

  副食品、杂粮等物资,也可以在议价杂粮专柜购买,面包、面条、糖果等物,顾客即便没有粮票,只需要适当的加价也可以买到。

  即便是肉类等物资,没有肉票也可以到特供店用钱购买。

  因为地域差异,各省放开的时间也有所不同,越是发达的地区,越早放开。

  西州地处江南,经济还算可以,很多物资的放开,也比中西部地区要早得多。

  其实凭票购买物资,在物质紧缺时代,对穷人来说更有利,不然有限的物质都会被有钱人掌控。

  比如说肉票,就是解决穷人吃猪肉的问题,一个人可以凭借肉票,每月限购一次9毛钱一斤的猪肉。

  而市场上剩余的猪肉可以放入特供店出售,就算卖到5块钱一斤。如果富人觉得一个月一斤猪肉不够吃,那他购买特供肉,也不会产生什么大的影响。

  这样的话,既可以让穷人也能吃点猪肉,又可以满足富人的奢华需求。

  见李云海走进副食店,沈秀兰拉住了他的胳膊:“云海,不用买,我家里什么都有。”

  李云海道:“我第一次上你家门,总得买点东西吧?伸手不打送礼人,不然我被你爸妈打出门来,可不好看了。”

  沈秀兰知道他是农村人,家庭条件差,并不想他花钱。

  李云海家里还有两个弟弟、两个妹妹在上学,农村人也赚不到什么钱,穷得叮当响,还好李云海成绩优异,读的是公费中专,所需的花销很少。

  但李云海还是坚持己见,从兜里掏出一张大团结来,笑道:“放心,我有钱!”

  这年头,城市职工的月平均工资才40块钱。其实,大多数普通人的月工资只有二、三十块钱,有的人收入更低,只不过被高薪收入者给平均上去了。

  十块钱的工农兵,的确算得上是大钱了!

  大米的时价是一毛两分钱每斤,就算是买一斤猪肉也只要9毛钱。

  他先看了一遍副食店柜台里各样东西的价格。

  苹果的零售价格是4毛6分钱,买香蕉的话则要高点,需要5毛5分钱一斤,如果是西瓜就非常便宜了,又正当吃西瓜的季节,购买一斤西瓜才7分钱。

  李云海买了一个20斤的黑皮大西瓜。又称了两斤多的香蕉和两斤多的苹果。

  黑皮大西瓜是八、九十年代的产物,皮有两厘米厚,个头也大,因为上市太晚,后来被瓜农淘汰。

  沈秀兰在旁边可着急了,一个劲儿的喊:“够了!够了!别买了!太浪费钱了!同志,这苹果和香蕉我们都不要了,就买一个西瓜!”

  副食店的营业员是个四十来岁的妇女,她看看两人,笑问道:“到底听谁的啊?”

  李云海道:“我花钱,当然听我的。”

  他扭头对沈秀兰道:“这一次听我的,以后都听你的。”

  沈秀兰扁着嘴道:“太浪费钱了!”

  李云海道:“孝敬你爸妈的,不算浪费。你妈爱吃苹果,你妹妹喜欢吃香蕉。”

  营业员笑道:“哟,我算是听出来了,你俩在处对象呢?这是上丈母娘家去?”

  李云海道:“是的,头一回上门。”

  营业员道:“小伙子,那你还得带上一瓶酒啊!”

  她转过身,从后面架子上取下一瓶酒来,放在玻璃柜台上:“喏,就这瓶吧,西州大曲,一块五,一斤装的,够量,也够面子,西州人都爱喝。”

  李云海道:“行,就买这瓶。”

  沈秀兰伸手摁住了他的手:“真的不要再买了啦!我爸不喝酒!”

  李云海却知道她爸是喝酒的,笑道:“我买的酒,他肯定喝。说好了啊,这次听我的,以后听你的。”

  沈秀兰拗不过他,只得轻轻跺了一下脚,不悦的嘟了嘟小嘴。

  营业员一边扒拉算盘,一边报出价钱:“西瓜20斤,7分钱一斤,就是一块四毛;香蕉两斤六两,5毛5一斤,就是一块四毛三;苹果两斤半,4毛6一斤,就是一块一毛五;西州大曲一瓶,一块五。总共是五块四毛八!”

  沈秀兰心算和营业员打算盘一样快,说道:“对的,没错,是五块四毛八。”

  李云海递过手里的大团结,又拿出四毛八分零钱递过去。

  营业员接过钱,说道:“收你十块四毛八分,找你五块。”

  李云海接过钱放进兜里。

  这是他身上所有的钱了,他回老家的话,还要付两毛钱的公交车费、一块九毛钱的普快硬座火车票钱,到了家乡梅山县城,还要坐车回乡里。

  买完东西剩下的五块钱,够他回家的了。

  营业员拿网兜把水果等物装好,递给李云海,笑眯眯的道:“小伙子,你们的好事要是成了,回头记得请阿姨吃喜糖啊!”

  李云海笑道:“好啊!借阿姨的吉言了!”

  沈秀兰在旁边羞红了脸,扯了扯李云海的衣服:“快走吧!没看出来,你还挺会聊天的,见着谁也不怕生?你哪来的十块钱啊?”

  李云海回答:“学校有补助,我平时省吃俭用存下来的。”

  沈秀兰道:“留着买点肉吃多好?这水果实在是太贵了!”

  李云海听她啰嗦个没完,却一点也没有厌烦,只是淡淡的笑了笑。

  他提着几袋子水果白酒,跟在沈秀兰身边,进了院子。

  这是一个很老式的家属小区,楼房都是三层高,砖瓦板房,一排整齐的房间,外面是走廊,和筒子楼的布局差不多。

  站在院门口,沈秀兰指了指自家门,说道:“到了,我家就在一楼,楼梯边第一个门。记住了啊!”

  那门前挑了个老式的防蚊帘,房门打开着,能听到里面传来电视机的响声,走廊上有几个妇女在做菜。

  李云海忽然站住了脚。

  沈秀兰道:“喂,云海,你怎么不走了?”

  李云海看着一个正在炒菜的妇女背影,抿了抿有些干燥的嘴唇:“我有点紧张。”

  沈秀兰扑哧笑道:“你怕什么啊?我爸妈都是知识分子,很讲道理的,你不用害怕。”

  李云海问道:“他们知道我们在谈恋爱吗?”

  沈秀兰道:“我们恋爱两年了,寒暑假也互通书信,我想瞒他们,也瞒不住啊!你写的好多信,都是我妹收的,她拿到手以后,都要当着我爸妈的面念一遍呢!”

  “啊?那我写给你的那些话,你家里人全听了去?”李云海难得的老脸一红,“那我更不敢进去了,算了,我还是回家吧!”

  沈秀兰急得跺脚,指着他道:“李云海,你走,走了就别再找我了!”

  李云海转过身来,嘻嘻笑道:“我开个玩笑,我怕你妈打我嘛!”

  沈秀兰轻啐一声:“少顽皮!快走!”

  李云海道:“哎,沈秀兰,你看看我,没有哪里不干净吧?能见你爸妈不?”

  浓秀兰伸手在他肩膀上一推:“以前怎么没发现你这么油嘴滑舌的啊?”

  李云海哈哈一笑,硬着头皮,走向这个熟悉而又陌生的前世丈母娘家。

本作品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相关标签

Q1:《诡秘之主》第二部什么时候发布?

「爱潜水的乌贼」新书将于3月4日12:30发布,诡秘世界第二部《宿命之环》即将来袭!

Q2:在哪里可以看到爱潜水的乌贼的新书《宿命之环》的最新信息?

加入卷毛狒狒资讯站,乌贼新书情报大公开!「卷毛狒狒研究会」是起点官方打造的诡秘IP互动主题站,依托原著丰富的世界观设定,为用户打造序列升级+魔药合成的全新互动方式。入会成员将体验诡秘世界独特的成长体系。为鼓励用户在站内创作相关衍生内容,优质作品还将获得盲盒等实体奖励。作者乌贼大大也会在此与大家深度交流。阅读小说就可以获得随机掉落的神秘碎片!还有更多精彩玩法等待你的解锁~

Q3:《诡秘之主》首款官方限量版盲盒介绍?

超前情报!盲盒内10位塔罗会成员随机款大公开:
1、塔罗会的创始人“愚者”先生——克莱恩·莫雷蒂 “总有些事情,高于其他。” 黑发褐瞳、容貌普通、轮廓较深的青年。 他原本是名为周明瑞的现代人,却因一个转运仪式而意外成为霍伊大学历史系学生克莱恩。而后,他加入廷根市值夜者小队,成为“占卜家”,又为守护廷根而牺牲。死而复生后,他为复仇及寻求晋升,转换多个身份,并逐渐发觉世界的真相。 在了解到来自星空的威胁后,克莱恩选择成神,并为对抗天尊的意志陷入了沉眠……
2、塔罗会最热情的“正义”小姐,奥黛丽·霍尔 “下午好,愚者先生~!” 金发碧眼的少女,是贝克兰德最耀眼的宝石。 她出身于鲁恩大贵族霍尔家族,身份高贵,备受宠爱。最初,她被意外拉入灰雾之上,成为了塔罗会创始成员。而后,她通过塔罗会成为了一名“观众”,并让自己的宠物犬苏茜也成为了超凡生物。她善良温暖,渴望帮助更多人过上幸福的生活。 在愚者沉睡后,她毅然离开了家族,为实现理想和唤醒愚者,迎接着新的挑战……
3、塔罗会中大名鼎鼎的“倒吊人”先生——阿尔杰·威尔逊 ……

首页都市小说都市生活小说

人生19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