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巫师:从蒸汽时代开始永生

巫师:从蒸汽时代开始永生在线阅读

巫师:从蒸汽时代开始永生

笠猫

奇幻·另类幻想·7.91万字

暂停 | 更新时间 2023-08-21 16:31

我曾见过旧世界丧钟长鸣,曾见过蒸汽时代的初始,我曾见过北境人民高歌奋起,曾见过君主制的末日。我曾见过世界的边界,曾见过世界被重启,曾见过“神明”的真貌,我曾在新大陆成为半神,曾在神殿逆转末日。时间流转,当伊蒙恍然回首,才发觉这千年最为永恒的存在,并非秩序、混沌、神明……而是他本身。

章节试读
更多作品相关

001 “羊”

  索约马托镇,郊外四十里。

  ‘再过几年,当初那批人应该都死了。’

  他如此揣摩着。

  当地的平均寿命不比现代,能活到50多岁,就已经算得上是长寿了。

  更多的,往往30多岁便死于各种疾病或灾祸。

  至于他自己?

  虽然不能确定,到底能活多久,但即便已经过了几十年,他的身上依旧感受不到半点衰老的痕迹。

  他的存在,本身就是“长生不老”这一概念的最好诠释。

  早年期间,他想当然地以为,这个世界会存在超凡力量,为此他寻求过当地的神婆。

  试图套出点话来。

  但没有丝毫效用,反倒是那神婆诡异地疯了。

  逢人便说,牧羊人老弗莱尼的养子被魔鬼所寄生了。

  惹得当时谣言四起,越传越广。

  再加上早年的他不甘寂寞,试图造出蒸汽机、肥皂等古怪玩意儿,更是让这个谣言得到佐证。

  愈演愈烈之际,甚至连领主的大儿子都来主持这场猎魔行动,准备在继承家业前,提前为自己刷波声望。

  时到如今,他依旧能清晰地想起,那群蠢货丑恶的嘴脸,听风便是雨的愚民、睚眦必报的商人、蛮横自傲的领主之子……

  但好在都已经过去了。

  “咩咩咩~”

  他思绪被拉向现实,看向窗外。

  窗外灰蒙蒙的,天刚亮不久。

  屋内静悄悄的,只能隐约听见屋外羊圈传来的咩咩声,让他格外的心安。

  伊蒙凭着记忆,摸黑避过杂物,来到窗前,“吱呀”一声,推开木框浊玻璃窗,些许雾气涌入屋内。

  羊圈就围在他房间外墙上,除了味道有点重以外,他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妥。

  伊蒙靠在窗前,对羊群数量进行核对。

  不多不少,正好64只。

  而后,他直接从窗户跳进羊圈里,他手脚敏捷,几乎没有发出声音,轻轻推开挡在身前半梦半醒的羊,开始巡视起栅栏是否损坏。

  约莫十分钟后,他攀着窗户,进入屋内,开始为他那年迈的弟弟准备早餐。

  说是早餐,其实只不过是几块镇上换来的黑麦面包块,必须就着热牛奶才能勉强入口,唯一的优点就是能长期保存。

  火炉内的木材显然被雾气润湿了,燃烧时,不断发“噼里啪啦”的声响,冒出的烟雾也量多且浓。

  不一会儿,牛奶热得差不多了。

  “斯蒂文,早餐准备好了……”,他朝里屋喊了一句。

  “……”

  屋里静悄悄的,没有回应。

  “……你还没醒了吗?”

  伊蒙隐隐有些不安。

  往常此时,他往往已经能听见斯蒂文,那止不住的咳嗽声了。

  “斯蒂文,起床吃早餐了。”

  他缓缓推开门,里面昏黑一片,弥漫着一股厚重的尘埃的味道。

  这个味道很独特,很难形容出来,他也曾在乡下老祖母的房间里闻到过,那时的他,还尚未穿越。

  屋内无比寂静。

  伊蒙踱步走到床前。

  跟往常一样,斯蒂文静静地躺着,但胸前早已没了起伏。

  伊蒙张了张嘴,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他脸上没什么表情,只是觉得嗓子眼堵得慌。

  第一次感受到长生种的悲哀。

  事实上,从前几天起,斯蒂文就开始交代遗言了,只是每一次都被伊蒙笑着应付过去。

  “斯蒂文,我会让你天葬的。”伊蒙看他那布满皱纹和老人斑的面孔,自言自语着,即便他知道这没有意义。

  虽说是斯蒂文亲口吩咐的,但他总觉得那样太过于残忍了。

  他父亲天葬时的场景还历历在目,当时放置完尸体没多久,无数只秃鹫便乌压压地落地分食。

  半响过后,他走出房间,合上门。

  草草解决早餐了,他又去备好水源和些许食物,以及一些喂给马匹的草料。

  将物资打包好,统统塞进鞍囊里。

  扛出斯蒂文,用羊毛毯包裹好,横着捆在马鞍后侧,然后就朝着附近的高山行进。

  布拉沃高原普遍流行天葬,认为只有在尸体灵魂未消散时,将尸体暴露在高山上,供给食腐禽兽,让其食尸,将尸体还给自然之母,才能前往冥界,实现生死轮回。

  斯蒂文吩咐过他,死后要在佐尔加斯基山天葬,那也是他父亲天葬时的场所。

  事到如今,伊蒙也只能照做。

  唯一让伊蒙有些担心的,就是被斯蒂文视为心头肉的那64头羊。

  就怕在他离去期间,刚好有狼群侵扰。

  虽然不见得有什么狼群能一天吃下数十头羊。

  但死上十几头,总归是有的。

  他别无办法,只能祈祷没那么倒霉。

  “走吧,佩吉尔。”他身上裹着厚厚的羊毛长袍,为马匹解开栓绳。

  轻踩马蹬,横胯上马,挥动缰绳,朝着最近的一座山头行进。

  在伊蒙行进方向的尽头,高山群立,云海如波浪般涌动,压得非常低,仿佛伸手就能触摸到。

  云浪翻涌,日渐西斜。

  临近傍晚,伊蒙终于回到定居点。

  “辛苦你了,佩吉尔。”伊蒙栓好缰绳,捋了捋它那枣红色的马鬃。

  它亲昵地用头蹭了蹭主人,发出阵阵轻微的呼噜声。

  当马感到放松和愉悦时,它们有些会发出类似于咕噜声的低沉声音。

  听起来像是猫咪的呼噜声,轻微而持续,是它们表示舒适和满足的方式之一。

  伊蒙和它亲昵一番后,也没忘正事,立刻来到屋后处的羊圈,对羊群数量核对一番。

  不多不少,正好……65头羊。

  65头羊啊!

  他在心中感慨着。

  “刚刚好……”他吐出一口气,略显僵硬地笑着。

  随后,他往羊圈里倾倒些许草料,早已饥肠辘辘的羊群立刻围了过来,“咩咩”直叫着。

  期间,他的眼神余光死死地盯着羊群,试图找出一点端倪。

  半响过后,他开始跟往常一样,检查一遍栅栏,然后便进屋,开始烧火炉,热牛奶,解决晚餐。

  此时太阳已经彻底落山了。

  周围静悄悄的。

  除了羊群那断断续续的嘶鸣声,便只剩下桦木小屋在风中吱呀吱呀的微弱声响。

  方圆十几里内,只有他们这一家牧羊人。

  桦木小屋就这样在辽阔草原上坐落着,如同无垠黑海上微不足道的一块礁石,渺小且荒凉。

  在给火炉加了点木材后,他吹灭床边的牛角羊脂灯。

  整个人缩进皮褥子里,紧靠角落,闭目就寝。

  谁都没有看见,他的躯体正止不住地颤抖。

  ‘多了一头羊!’

  ‘多了一头羊!’

  ‘多了一头羊!’

  他打心里清楚,多了一头羊!他的羊群里混进了一头“羊”!

  即便是落单的野羊,也不可能就这样莫名其妙地、进了他的羊圈!就算真的进了野羊,他也能第一时间找到它,而不至于现在这般……

  他甚至平白无故多出一个疯狂的念头。

  把羊群都杀了!剥了它们的皮,剖出它们的内脏,如此就能知道谁是假冒的了。

  是夜,无梦。

  早晨醒来的伊蒙神情憔悴。

  他不知道自己何时入眠的,昨晚也没有做那个关于黑山羊的噩梦。

  当初的他,甚至为此找过神婆,但如今却莫名其妙地消失了。

  他自从穿越以来,夜夜都会做一个无比怪诞的、关于黑山羊的梦,昨晚是唯一一次特例。

  这反而让他不自觉地,联想起什么来。

  心中的不安隐隐滋生着。

  ‘除非,能确保多出来的那一头,真的只是羊。’

  他想起那些在牧羊人之间世代传诵的故事,脸色愈发难看。

  “城邦之外,非兽即神,除了牧羊人。”

  这句古老的谚语,他从小听到大。

  ‘难道,这个世界真的存在超凡力量?’

  他脸色变换,一时之间有些打不定主意。

  数十年时间里,他从未停止过寻找超凡力量的尝试,但此界仿若地球般,超凡力量彻底绝迹,甚至连传闻都从未听到过。

  心中的不安依旧在肆意滋生着,他最终还是打算从心,毕竟他还能活很久。

  ‘不然……’

  他缓缓吐出一口浊气。

  ‘这羊群要不得了。’

  思绪及此,伊蒙下定决心。

  稍作准备过后,伊蒙披上带有兜帽的棕色皮质斗篷,内着羊毛长袍加外裤,脚踩棉质长靴推开了门。

  伊蒙带上了所有必要的财物和行李,塞进鞍囊中。

  备上些许水源、木材和草料以及食物,用抹了羊脂的鞣制兽皮打包过后,捆在马鞍后侧方。

  他忽然想起了什么,又从屋里的角落处找到一个密封严实的陶瓷罐,上面弯弯曲曲地刻着“黑火药”三个汉字。

  匆忙塞进背囊里,解开马匹的栓绳,他紧握缰绳,有些狼狈地登上马鞍。

  “……”

  他忽地察觉到,自己的双手在止不住的颤抖。

  “……”

  “唔……怎么了这是?”伊蒙此时就连说话声音都有些颤抖。

  他惊恐地捂住心脏。

  他的心跳不知何时起,开始不断加速,他的肺喘得跟风箱似的,耳朵像是蒙上了一层牛皮,外界的声响听起来朦胧胧的。

  “咚~咚……”

  唯一听得清的,只有那逐渐变大的、心脏泵送血液的声响……不,那不是他的心跳声!

  伊蒙惊骇地望向羊圈。

  咽喉处涌上一丝铁锈般的甘甜。

  他知道自己再不走,就只能永远留在这里了。

  “……”

  他狰狞着面孔,发出一声怒吼。

  但早已听不清自己在说什么了。

  只见他伏在马背上,左手用力缠紧缰绳,右手从鞍囊里抽出马鞭用力甩动。

  急促且沉重的马蹄落在松软的草皮上,隐隐显出道道马蹄印。

  伊蒙的身影逐渐消失在草原的尽头,化为一颗微不足道的黑点,不断缩小着。

  而老旧的桦木小屋依旧在风中吱呀作响着,屋后的羊群已经被意外的变故惊醒了,尖锐的嘶鸣声在风中回荡着。

  不知过了多久,才重归于死一般的寂静。

  倘若此时,有人查看羊圈,便会发现那里早已没了羊群,只有一堆被剥皮破肚、拉出内脏的尸体,在静静地腐烂发臭。

  ……

本作品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相关标签

Q1:《诡秘之主》第二部什么时候发布?

「爱潜水的乌贼」新书将于3月4日12:30发布,诡秘世界第二部《宿命之环》即将来袭!

Q2:在哪里可以看到爱潜水的乌贼的新书《宿命之环》的最新信息?

加入卷毛狒狒资讯站,乌贼新书情报大公开!「卷毛狒狒研究会」是起点官方打造的诡秘IP互动主题站,依托原著丰富的世界观设定,为用户打造序列升级+魔药合成的全新互动方式。入会成员将体验诡秘世界独特的成长体系。为鼓励用户在站内创作相关衍生内容,优质作品还将获得盲盒等实体奖励。作者乌贼大大也会在此与大家深度交流。阅读小说就可以获得随机掉落的神秘碎片!还有更多精彩玩法等待你的解锁~

Q3:《诡秘之主》首款官方限量版盲盒介绍?

超前情报!盲盒内10位塔罗会成员随机款大公开:
1、塔罗会的创始人“愚者”先生——克莱恩·莫雷蒂 “总有些事情,高于其他。” 黑发褐瞳、容貌普通、轮廓较深的青年。 他原本是名为周明瑞的现代人,却因一个转运仪式而意外成为霍伊大学历史系学生克莱恩。而后,他加入廷根市值夜者小队,成为“占卜家”,又为守护廷根而牺牲。死而复生后,他为复仇及寻求晋升,转换多个身份,并逐渐发觉世界的真相。 在了解到来自星空的威胁后,克莱恩选择成神,并为对抗天尊的意志陷入了沉眠……
2、塔罗会最热情的“正义”小姐,奥黛丽·霍尔 “下午好,愚者先生~!” 金发碧眼的少女,是贝克兰德最耀眼的宝石。 她出身于鲁恩大贵族霍尔家族,身份高贵,备受宠爱。最初,她被意外拉入灰雾之上,成为了塔罗会创始成员。而后,她通过塔罗会成为了一名“观众”,并让自己的宠物犬苏茜也成为了超凡生物。她善良温暖,渴望帮助更多人过上幸福的生活。 在愚者沉睡后,她毅然离开了家族,为实现理想和唤醒愚者,迎接着新的挑战……
3、塔罗会中大名鼎鼎的“倒吊人”先生——阿尔杰·威尔逊 ……

首页奇幻小说另类幻想小说

巫师:从蒸汽时代开始永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