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江城十四天

江城十四天在线阅读

江城十四天

狷狂

现实·社会悬疑·19.48万字

连载 | 更新时间 2024-02-09 20:00

李江横带七岁的女儿给出差的妻子接站。列车进站之际,异变突生:一道金色的光膜出现,斜贯车站。片刻后光膜消失,火车站如刀切般消失了一部分。取而代之的,是同样只有一部分的高中校园。列车也消失了一部分,剩下的车厢在惯性作用下轰然冲进了教室……妻子失踪,手机信号全无。火车站工作人员和被打爆的110同样一头雾水。李江横别无他法,只能先带女儿回家。一路他发现原本通往自家小区的安静小路变成了繁华的商业街。只剩半栋的写字楼与插着秧苗的水田无缝衔接。水田前方秧苗逐渐没顶,百步之外再抬头,是同样残缺的“万里长江第一桥”……整个城市没有一条路通往它原本该去的地方。这座城市到底发生了什么?***欢迎加某狷QQ群28178189,验证某狷任意一本小说的角色名即可。

章节试读
更多作品相关

001 第一章 无人认领的日记本(1)

  “4月10日老婆说,她妈是我的小学班主任,是看着我在江城长大的。我觉得有点不对劲。”

  “4月12日售票窗口的人说,没有潭湖镇这个站。”

  “4月13日导航上找不到潭湖镇。”

  “4月14日油菜花开得和往年一样好。田和池塘都还在。为什么只有路没了?”

  “4月15日还是找不到路。”

  “4月16日没有路没有路没有路没有路没有路没有路。”

  “……”

  太阳还没出来。地平线边缘是树木和建筑物的黑色剪影,然后是不怎么清透的浅白,慢慢往上变成为极浅极浅的蓝、浅蓝、最后是中蓝。天空干净得有些过分,连一丝丝云都没有,也没有一只鸟飞过。

  今天大概率是个晴天,李江横想。不过这也说不准。江城是出了名的春如四季,一日三变。更何况,天气预报现在也不更新了。

  昨晚他是睡在游乐场里的。

  游乐场洗手间的装修很漂亮,长颈鹿造型的座椅坐着也很舒适。可惜昨晚路过的时候有人在里面了。李江横不想冒险,便睡在了李闲庭那天钻来钻去的小蘑菇城堡。小蘑菇城堡里平坦干燥,还很挡风。缺点就是屋子有点窄,地面还很硬。幸好他带了兔子包出来,勉强能当个枕头用。

  这个粉色的兔子包只有李江横两个巴掌大,是他老婆杨天舒趁打折给女儿下个月八岁生日买的。李闲庭提前给拆了。李江横当时就说,一个包,兔子占了三分之二的体积,里面还能装什么?现在他知道能装什么了。两块饼干,一小块巧克力、一本巴掌大的日记本——连个小瓶矿泉水都塞不进去。

  还一百多块呢。李江横下意识想吐槽老婆不会买东西,转念又自嘲起来:如今是不用嫌贵了。反正有钱也买不着东西,白费了老宋那天给的那叠钞票。

  然而一想到遇到宋涛的那天,他的心情彻底沉到了底。

  清晨气温尚未升高。露珠像一粒粒细细的白水晶粘在翠绿色的叶片上,在李江横的右脚边随风起伏。青草的气息裹挟着微凉湿意扑进鼻腔,本是很讨人喜欢。可他不敢深呼吸。他怕闻到腐烂了七天的尸体的气味。

  距离李江横左脚大约五十米的地方,立着一块大大的蓝色提示牌。上面画着加油站和咖啡杯,旁边标注着“2km”;而距离不到十米的地方,黑色的沥青路面上不同宽度的轮胎印交叠在一起。轮胎印的尽头东倒西歪地停着1.5辆汽车。

  0.5的那辆,是一台白色冷藏车的后半截。抵着地面的那头截面光滑平整,如同刀切过的豆腐。印着“伦晚”的纸箱东倒西歪被扔了一地。里面明显都被人搜捡过,无一例外都空空如也。只有地上还有几个被彻底压烂、如今已长出绿霉的脐橙。

  完整的1,是追尾在大货车的一台白色小轿车。车框架完全变形,玻璃碎了一地。前排的空间被挤得丁点不剩。李江横看不清里面的人体有没有被移走了。可他能看清驾驶舱附近的地上,还有未清理的暗红液体。

  童趣盎然的小蘑菇城堡,生死时速的高速公路。两块原本八竿子打不着的土地,在他的左脚和右脚之间无线缝合。

  此刻这道缝合线上坐着一只黑猫。

  黑猫毛尖微赤,脖子上挂着小鱼形状的猫牌。猫牌上面写着一串手机号码。它歪着脑袋,黄澄澄、圆溜溜的眼睛专注地盯着李江横。

  手机突然在他口袋里震动起来,响起熟悉的歌曲。李江横一个激灵,立刻后退。确认身体每个部位都处于游乐场分域的范围内,他才关掉闹钟。应急指挥中心公布的今天日出时间是6时18分15秒。果然,两分钟后地平线上冒出一条橙红的细线。

  这一刹那,一道金色流光薄膜凭空浮出。它仿佛是从游乐场与高速公路两块分域交界的缝隙中生长出来,垂直向上,冲入云霄;质地轻薄仿若无物,光彩灵动如水。透过它观察另一侧景物,几乎毫无影响。

  若此刻登高远眺,便能见更多一模一样的金色光膜在广袤的大地上纵横蜿蜒,重重叠叠。

  谁能想到看上去毫无威胁的分域界膜,就能将八千余平方公里的江城市轻轻松松切割成无数个小块?噢,不是无数。李江横想,应该是五百五十三块。这是指挥中心昨天估测的数据。

  倘若七天之前有人说看见了这玩意。李江横会觉得对方要么有精神病,要么是没睡醒。即便真的有,那也肯定是某种罕见的大自然奇观,不久就会得到专家解释的那种。

  可是现在,他又看了一眼手上那只形单影只、狼狈不堪的兔子包,又抬眼望向面前流光溢彩的薄膜,深吸了一口气,抬手按了上去。

  异变在明明七天前就有征兆。他那个时候在干什么呢?

  他在和老婆吵架。

  “杨天舒,你招呼都不打一个人就跑了是不是太不负责了?”李江横看着穿着睡衣一脸困意的女儿,皱眉对着手机说,“你要出差不能等她复课后再去吗?!”

  女儿李闲庭的班因流感停课一周。老婆说好拿年假出来带孩子,突然间又说必须出差三日,要把孩子扔给他。他没同意。结果她居然今天早上留了张纸条就悄悄地走了。

  “你怎么想的?我开车怎么带孩子?你——喂,喂?”

  李江横瞪着被挂断的电话,憋着一口气对女儿说:“还不快去换鞋子!”

  从互联网大厂被“优化”后,李江横跑网约车有两年了,对江城三镇的线路和车况也比较熟悉了。每天生意最好的时候无非是早晚高峰还有节假日的宵夜时间。其他时候就要看个人水平和运气。

  今天早高峰结束了,李江横的精神才放松了下来,有心思关注女儿,“以后有乘客的时候不要和我说话。”

  李闲庭气呼呼地盯着他,“可我快饿死了。”

  网约车司机之间消息互通。哪里的摊子好吃,哪家给的分量多,哪家的东西便宜,他们都一清二楚。十分钟后,李江横在一条品种繁多的小吃街停了车。

  卖锅贴包子的老板早认得他。每次去了,李江横先打个招呼要半份包子半份饺子。等一锅炕好,老板一吆喝,他再去拿东西付钱。炕锅贴包子用的是黑色的大平底锅,要老板拿着抹布包着锅边慢慢转,保证每一处受热均匀。这样炕出来的包子无论中心还是边角,都能出锅巴并且不糊。等到锅内的滋滋声变得响亮且急切,一揭锅盖,在迎面扑来的香气中用铲子轻轻挑动一两个,确定锅巴的颜色达到最佳的金黄色,就开始往一次性的纸碗里装。他家的包子价格十分良心。三年来这条街热干面都涨了一块,他家没涨过价。

  除了锅贴包子,李江横最常光顾的是水饺店。这家水饺是正宗的江城水饺,不是弯如新月的北方饺子,也不是一咬一大口肉的四川云吞。老板娘通常现包现下:只有饺子皮一半厚度的方形面皮摊在左手,右手持扁平的小棍“舔”起小拇指头大小的肉馅,按在面皮中心的同时左手一握、一丢,不过几十秒就包好一堆。将水饺倒进滚水,再向纸碗中加一小勺胡椒与盐的混合物,一小撮虾皮,一小撮紫菜,点一点香油,倒入碗高三分之一的沸水冲泡。几十秒后水饺捞起来盛入碗中。此时饺皮变成半透明,隐隐透出嫩红的肉馅,就像一条条小金鱼在飘着油花的汤中游泳。李江横每次上火或嗓子不顺服必来这家。口味清淡而不寡单,鲜香得宜,很是舒服。

  一个大男人单一碗水饺肯定是吃不饱的,除了锅贴包子,还有一家苕面窝也不错。苕就是红薯。切丁后和面窝的面浆裹在一起,摊一层在面窝勺上,放到油锅里炸。炸得浅黄便开始翻面,翻两次后颜色变成金黄,用火钳加起来搁在漏网上沥油。刚出锅的苕面窝内里糯甜,外面香脆。有的顾客要更脆硬一点,老板就多炸十几秒。有意思的苕面窝虽然卖得不错,老板却自己炸的面窝更为青睐。每当李江横来买苕面窝,总叫他下次再来试试面窝。

  面窝隔壁家的牛肉粉是这条街的王者。这家不但牛肉份量比其他家都要多些,汤味道也好。最难得的是细粉的口感,软、粉、香,完全是李江横记忆中小时候的味道。如今有些店家用的细粉,吃起来颇有“嚼劲”,口感差还不入味。据说是为了避免米粉泡久了断碎,往里面兑了不知道什么玩意。也因为这一点,哪怕他家的粉面总比别家贵一元,却总是排长队。

  不过李江横今天不想排队。平常杨天舒总会备两个水煮蛋,给他早高峰结束前垫肚子。早上大概为了不惊动他,就在桌上放了两盒牛奶。可牛奶根本不顶饿,喝完还得找厕所。

  等他又挂又端地弄过来两人的早点,正好听到李闲庭对一个穿黑色卫衣的男青年说:“我爸爸回来了。叔叔把小板凳还给我吧。”

  李闲庭的声音并不小。男青年却像没听到,若无其事地夹起糊汤粉里泡着的油条,咬了一口。

  李闲庭又大声说了一遍。男青年皮笑肉不笑地瞧了眼李江横,故做惊讶地对她说:“小朋友,这明明是我的板凳。你怎么说是你的呢?”

  李闲庭瞪大眼睛,“这明明是我给爸爸找的凳子。你说先坐会儿,爸爸回来再还我,我才让你坐的。”

  “小朋友,你这就是胡搅蛮缠了。你说这凳子是你的,你有什么证据?”

  “你,你耍赖——”李闲庭气得跳起来。

  李江横注意到和男青年围着坐的另两人。一高一矮,相貌凶悍。两人停下手上的动作,面带不善地盯着自己。李江横心头冒火,口中对李闲庭道:“你还不坐下?刚刚那个凳子被别人骗走,难道这个还想被别人抢走?”

  李闲庭闻言飞快坐下,狠狠瞪了黑卫衣青年一眼。黑卫衣听出李江横话中有话,假笑消失,一双眼睛阴恻恻地盯着他。

  杨天舒叮嘱过他,带孩子在外,人要怂一点。李江横没理他,“老板,再拿个小板凳来。”

  老板马上送了一个过来,又赶紧走了。李江横在女儿旁边坐下,埋头吃东西。对方感受到他的退让,毫不掩饰地嗤笑一声,颇为不屑地摇了摇头,转过身。

  几分钟后,三名青年吃完走了。老板方拿着两杯米酒过来赔笑道:“这三个家伙都是不要脸的赖皮。杀人放火倒不敢,就喜欢偷鸡摸狗搞破坏。我们也报过警,派出所也只能关个几天,出来还要报复我。他们平常也不怎么来。今天招待不周,真是对不起。”

  李江横暗叹了口气,接过米酒,笑了笑,“没事。谢谢老板请客。”

  李闲庭照例又剩了两个煎包,小半碗水饺。

  “你自己说这回一定吃得完的,怎么又剩了?跟你说了吃不了就不要点那么多。你给我把它吃完!”

  “我真的吃不下了。你看我肚子都鼓起来了。”李闲庭拍着自己的腹部,十分真诚地说。

  李江横只好三下五除二把煎包咽下去,又囫囵灌了几口水饺,差点没把自己撑死。

  祭完五脏庙,他精神又振作起来,在副食店买了奶茶、果冻和薯片,让李闲庭保证在车上不找他聊天才给她。

  然而等中午的小高峰过了,他得到了两个差评。

本作品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Q1:《诡秘之主》第二部什么时候发布?

「爱潜水的乌贼」新书将于3月4日12:30发布,诡秘世界第二部《宿命之环》即将来袭!

Q2:在哪里可以看到爱潜水的乌贼的新书《宿命之环》的最新信息?

加入卷毛狒狒资讯站,乌贼新书情报大公开!「卷毛狒狒研究会」是起点官方打造的诡秘IP互动主题站,依托原著丰富的世界观设定,为用户打造序列升级+魔药合成的全新互动方式。入会成员将体验诡秘世界独特的成长体系。为鼓励用户在站内创作相关衍生内容,优质作品还将获得盲盒等实体奖励。作者乌贼大大也会在此与大家深度交流。阅读小说就可以获得随机掉落的神秘碎片!还有更多精彩玩法等待你的解锁~

Q3:《诡秘之主》首款官方限量版盲盒介绍?

超前情报!盲盒内10位塔罗会成员随机款大公开:
1、塔罗会的创始人“愚者”先生——克莱恩·莫雷蒂 “总有些事情,高于其他。” 黑发褐瞳、容貌普通、轮廓较深的青年。 他原本是名为周明瑞的现代人,却因一个转运仪式而意外成为霍伊大学历史系学生克莱恩。而后,他加入廷根市值夜者小队,成为“占卜家”,又为守护廷根而牺牲。死而复生后,他为复仇及寻求晋升,转换多个身份,并逐渐发觉世界的真相。 在了解到来自星空的威胁后,克莱恩选择成神,并为对抗天尊的意志陷入了沉眠……
2、塔罗会最热情的“正义”小姐,奥黛丽·霍尔 “下午好,愚者先生~!” 金发碧眼的少女,是贝克兰德最耀眼的宝石。 她出身于鲁恩大贵族霍尔家族,身份高贵,备受宠爱。最初,她被意外拉入灰雾之上,成为了塔罗会创始成员。而后,她通过塔罗会成为了一名“观众”,并让自己的宠物犬苏茜也成为了超凡生物。她善良温暖,渴望帮助更多人过上幸福的生活。 在愚者沉睡后,她毅然离开了家族,为实现理想和唤醒愚者,迎接着新的挑战……
3、塔罗会中大名鼎鼎的“倒吊人”先生——阿尔杰·威尔逊 ……

首页现实小说社会悬疑小说

江城十四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