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幸福路11号

幸福路11号在线阅读

幸福路11号

江水11

现实·人间百态·4.38万字

连载 | 更新时间 2023-12-28 21:43

幸福的人生大致相同,不幸的人生各有各的不幸。如人饮水,冷暖自知。

章节试读
更多作品相关

第一章

  7月17日傍晚,阴,阵雨,偶有雷鸣。

  东梁市幸福路派出所审讯室内,两名面色凝重的警察看着审讯室内的那个面容枯槁但表情却异常放松的女人,她是近期轰动东梁市的一起惊天命案“1.1投毒案”的凶手。负责审讯的是一男一女两人,男的叫赵栋梁,年初警校毕业新入职的一个普通派出所民警,女的是东梁市公安局副局长兼“1.1投毒案专案组”组长任敏——人称“东梁铁娘子”。

  “任局,待会儿由您来……”

  “不,你来主审。我知道你,知道这起案件的很多线索都是你发现的。你来主审,有需要我会配合你。进去吧。”

  随着一声闷雷,两人进入审讯室,审讯开始。

  “姓名。”

  “钱招娣。”

  “年龄。”

  “35岁。”

  “住址。”

  “东梁市幸福路11号,幸福家园8号楼2单元1301。”

  “你为什么坐在这里。”

  “我杀了人,犯法了。”

  “说说你的犯罪经过,要如实交代你的所有犯罪行为,不得隐瞒。”

  钱招娣低下头不再说话,她似乎是在回忆,又似乎在放空,一动不动、一言不发。赵栋梁早知道这个女人不会轻易说出口,毕竟一个藏匿了半年之久的杀人犯突然来自首——左手拿着一把沾满血迹的菜刀,右手拖着一个沾着血的麻袋,里面是一具尸体(后经检验确证是她女儿)——任谁看了都知道这人不是善类。她被抓捕后一个字都没说过,只是两眼放空地坐在那里,任凭派出所门外受害者家属们歇斯底里地咆哮咒骂也无动于衷。

  “钱招娣,你是手拿凶器拖着女童尸体来派出所的,就凭这一条就能判死刑。你不要……”

  任敏拦住了还要继续说的赵栋梁,看着钱招娣思索了片刻,她觉得这个女人“不简单”——不是作为犯罪嫌疑人的“不简单”,而是作为一个女人。任敏了解过钱招娣的背景资料,知道她坎坷的身世,但正是这一点才让任敏觉得这个女人不简单。

  “钱招娣,你是主动来派出所自首的,还是……不得已才来的?”

  听到任敏这样一句话,钱招娣身子轻微颤抖了一下,这毫不起眼的颤抖却没能逃脱任敏锐利的目光,她就知道这个女人不简单。但钱招娣除了这一下轻微地颤抖之后便更加沉默,就这么一直沉默了一个小时。

  “小赵,出去歇一会儿吃点东西,这都六点多了。”

  “任局,她……”

  “她目前还只是犯罪嫌疑人,基本的人权还是有的,你不用管了,我给她准备好了。”

  任敏带着赵栋梁出了审讯室,在外间接过民警小李送来的快餐,还有一碗打包的汤汤水水的是给钱招娣的,任敏亲自送了进去,给钱招娣松开手铐,钱招娣全程都没有抬头看向任敏,直到任敏打开餐盒——一碗螺蛳粉。钱招娣慢慢抬起头看着面前冒着热气的螺蛳粉,好像想起了什么事,眼眶红了起来,她终于抬头看向任敏。

  “我们有规定你不能用筷子,我给你找了一把小勺子,吃的时候注意别呛着。”

  任敏刻意忽视了钱招娣的动作,边给她准备吃的边说。

  “不知道你的口味所以要的微辣,给你额外装了一小盒辣椒油。这家的螺蛳粉是全市最正宗的,我也喜欢吃。老板是个湘南人,我记得他还有个儿子好像上初中了吧?这是我常喝的苏打水,配着喝特别解渴。你吃吧,吃完我们再聊。”

  帮钱招娣准备好晚饭后任敏就出去了,全程没有和钱招娣对视,但却对她的一举一动了如指掌,甚至连她呼吸的变化都感受的清清楚楚。任敏知道,吃完这顿饭,会有一个很长的“故事”要听。一旁的赵栋梁看得是一头雾水,没想到这么一尊入定了两个多小时的“泥佛”竟然因为一碗螺蛳粉有了反应?等任敏出来后赵栋梁赶忙放下餐盒看着她,而任敏则不紧不慢地坐下来开始吃饭。

  “任局,她……就一碗……螺蛳粉?”

  任敏扒了两口饭看着玻璃窗里面的钱招娣。

  “小赵,钱招娣的个人信息你记得多少?”

  “钱招娣是幸福家园8号楼2单元1301的住户,她们那个单元的5层楼10户人家共计23人在同一时间都中了剧毒,毒素来源于夹竹桃,在这些住户家中的桶装水里提取到高浓度的毒素,因此判断这些人是因喝了注入大量夹竹桃汁液的桶装水后中的毒,仅11人饮用量少且抢救及时脱离生命危险,剩余12人当场死亡。钱招娣就是抢救过来的中毒者之一,她丈夫因为临时有应酬整晚不在家而躲过一劫,她女儿当晚住在外公家所以也没事。据调查,这批桶装水是下午4点送到单元楼负一层的专用储水室,7点半的时候物业的工作人员挨家挨户送,排除了送水工和物业人员,判定下毒的时间就是4点到7点半之间、地点就是负一层储水室。因为这个栋楼在刚建成的时候水质不达标被业主投诉,所以开发商跟物业以及业主委员会协商后决定在水质达标前每天给每户人家订一桶桶装水。结果水质好了之后这些业主却舍不得那免费的水,三方纠缠争执了半年,最终开发商同意每周给该楼现有住户订一桶桶装水。期间换了几户人家、也搬走空置了几户,到现在7年了,有水的只有5户,也就是11层东户、12层东户、13层两户、14层东户这5户,但为什么这次其它楼层也有桶装水确实是个疑点,怀疑是案犯故意多送的。”

  “案情梗概记得挺清楚,但我问的是钱招娣的个人信息。”

  “钱招娣……是13层东户的住户,和丈夫李大发、女儿李明珠一起生活,她家原本没有桶装水,但她丈夫是个出了名的‘混蛋’,物业也不想天天被人找茬,索性就接着给他家订水。她们夫妻关系不太和睦,邻居经常能够听到李大发的咒骂和钱招娣的哭喊,因为钱招娣是二婚所以李大发根本看不起她,无奈自己身患残疾一条腿截肢一只眼瞎,家庭条件又不好,所以才找了钱招娣。钱招娣跟前夫没有生育,这也是她离婚的原因。至于为什么找了李大发这么个玩意儿就不得而知了,她跟邻里交往不深,也不爱说话,所以周围邻居对她了解不多,只知道她嫁给这么个混蛋挺可怜的。”

  任敏边看着审讯室内小口吃着螺蛳粉的钱招娣、边听着赵栋梁的讲述、边吃着饭,等赵栋梁讲完了她饭也吃完了,对着赵栋梁微笑着摇了摇头。

  “小赵啊,你说的这些固然是钱招娣的个人信息,但不够基础,大多数时候办案靠的就是一些细枝末节的线索。钱招娣祖籍湘南,在她十一岁的时候她爸因为吸大烟不仅把家败光了,也把自己给吸死了,于是她妈便带着她改嫁到隔壁中洲市,继父李守财开了一个小物流公司,算是有一些家底,给她妈开了家螺蛳粉店,到此她的生活状况才算好了一点。只不过……据邻居反映,钱招娣的继父李守财脾气暴躁,虽然没见过家暴,但经常听到他吵骂钱招娣,十分难听,而钱招娣的母亲对此置若罔闻。李守财不让钱招娣上学,觉得是在浪费钱,所以半年之后便送她去中洲市的一个小纺织厂当学徒,钱招娣的吃穿用度基本都是靠自己,住在李守财家也要洗衣做饭打扫卫生来‘抵房租’。自从离开湘南,钱招娣就再很少再吃螺蛳粉,她很喜欢螺蛳粉,不仅是因为从小就爱吃,还因为她母亲的螺蛳粉店生意挺好,惹得继父倒是挺高兴自己不用给母女两人花钱甚至还能从中获利,继父高兴了便对她的态度好了一些,后来甚至开始嘘寒问暖。只是钱招娣的婚姻生活并不顺遂,第一任丈夫是个赌徒,赌得倾家荡产留下一屁股债就跑了;后来遇到了现任丈夫李大发,李大发和钱招娣的继父李守财是同村的,原先跟着李守财一起跑物流,后来跟李守财借了一笔钱来到东梁市自立门户,生意起初还挺红火。李大发比钱招娣大13岁,因为钱招娣长得挺秀美所以一直惦记着她,知道了钱招娣前夫的事儿之后主动向钱招娣抛出橄榄枝并表明爱意,两人就结婚了,只不过婚后没两年李大发的公司出了问题,钱全赔了进去,自己还落了个残疾。当初娶钱招娣的时候李大发还没离婚,所以给钱招娣租了个半地下室住,美其名曰给她‘买’的房子,直到后来落了难死了老婆之后才正式把钱招娣接回家里,而钱招娣也才终于直到这个男人之前说的话没一句真的。”

  赵栋梁看着钱招娣吃完饭收拾了一下桌板,用袖口擦了擦弄脏的地方,听着任敏讲述钱招娣的过往,只觉得这个女人也是个可怜人。但职业信仰告诉他——这是个投毒杀害23人的凶狠的犯罪嫌疑人,哪怕过往的遭遇再怎样坎坷也不能犯下这样的重罪,所以赵栋梁对钱招娣并不同情。

  “好了小赵,钱招娣的基本信息大致上就是这些,待会你结合你所知道的再对她进行审讯。”

  “是,任局。”

  7月17日晚8点,雷声渐止,大雨依旧,幸福路派出所门口拥堵的人群也在民警的劝告下离开了。审讯室内,三个人之间的寂静终于停止了。

  “钱招娣,你于今天下午5点28分来到我所投案自首,向当时门口值守的民警说你投毒杀害了你所住楼11、12、13、14、15这5层楼的居民,你承认吗?”

  “对,人是我杀的,毒是我放的。”

  “你是从哪里得到的毒药?在什么时候用什么方法投毒的?动机是什么?”

  “对,人是我杀的,毒是我放的。”

  “既然你承认是投毒案的凶手,那就回答我刚才提出的问题,不要重复说这一句话。”

  “对,人是我……”

  就在钱招娣再一次重复相同的话的时候被任敏打断了。

  “钱招娣,刚才吃的螺蛳粉味道怎么样?有没有很熟悉的感觉?”

  钱招娣抬起头看向任敏,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瞪大了眼睛,瞳孔微震,张了张嘴却什么都没有说,或许是不知道该怎么说。

  “这家螺蛳粉店的老板你应该认识,我记得老板说你每隔3个月就要去吃一次。那你应该知道,老板和你是邻村的,你们两个村做螺蛳粉的味道是一样的。”

  任敏用缓慢又肯定的语气说着,眼睛一直盯着钱招娣,不漏掉一丝微小的表情一个细微的动作,她调查过那家螺蛳粉店,那是钱招娣每隔3个月必去一趟的店,吃完之后要去公共澡堂洗个澡换身衣服,因为她丈夫和继女厌恶螺蛳粉的味儿。由此可见,螺蛳粉对钱招娣应该有着不一样的情感价值,从这里入手一定能让钱招娣开口。

  “那家店我也喜欢去,和老板挺熟的,他和我说……见过你胳膊上有淤青。你丈夫对你家暴。”

  钱招娣又一次低下头,只不过不再默不作声,而是颤抖着身子低声啜泣着,慢慢地开始哭出声,最后放声大哭。任敏知道她的方法奏效了,钱招娣的心理防线开始瓦解崩塌。但仅是这样还不够,她还需要更多更细致、确凿的证据,把整个案件铺平摊开在阳光下,才能知道案件的真相。

  “今天也晚了,我们明天再继续聊。小赵,安排人把她送去拘留所,找个单人间给她。明天早上八点再审讯。”

  “啊?任局,这还什么都没……”

  任敏看着一脸懊恼的赵栋梁摆了摆手,后者只得听令出去叫来两个女同事把钱招娣带了出去。

  “任局长,我听说过你,我……”

  钱招娣临出门前看着任敏话说了一半又咽了回去,任敏则微笑着冲她点了点头,然后示意民警带她出去。

  “小赵,今天我们最大的收获就是钱招娣出门前的那半句话,这是这个案件的突破口。你呢回去再好好研究研究案件的细节,明天应该能听到不一样的一个‘真实’。”

  “任局,您是不是觉得……这个案子还有隐情?钱招娣她……并非凶手?”

  任敏看着赵栋梁欣慰地点了点头。

  “我就知道你小子是个聪明的。我只是有一些自己的想法,目前还不能断定。所以我们要再接着调查下去,从明天起咱俩轮流审讯,再好好调查调查案件的各种细节。”

  任敏心中并非认定钱招娣不是凶手,至少目前的证据加上钱招娣的自首证词表明她就是凶手。但她心中有一个疑问——一个没有什么文化的女人,是怎么想到设计这么一个杀人手法的?如果说她直接拿刀行凶的话倒还说得过去。并且,从案发到今天这半年多的时间里她都没有自首,据调查她的生活一如往常,只不过她丈夫在那之后好像变了一个人似的,整天躲在家里不出门。她女儿倒似乎没受到什么影响,只不过这家人的生活氛围并不那么……温馨。如果钱招娣是凶手,那这半年间她为何既没有逃亡也没有自首?况且现在并没有确实的证据证明毒就是钱招娣下的,下毒的地点太过隐秘,而小区的监控覆盖又不到位,所以凶手才迟迟没有被抓获。任敏觉得,钱招娣是凶手的可能性有,但还应该有一个人,一个帮助她计划这一切的人。至于钱招娣为何自首又为何杀害自己的亲生女儿,这一点也是任敏关注的重点,她直觉小女孩的死很可能就是钱招娣来自首的原因。

  晚10点,雨停,空气潮湿闷热,有一股粘腻的笼罩在人的身上,不舒服。

本作品由作者上传

Q1:《诡秘之主》第二部什么时候发布?

「爱潜水的乌贼」新书将于3月4日12:30发布,诡秘世界第二部《宿命之环》即将来袭!

Q2:在哪里可以看到爱潜水的乌贼的新书《宿命之环》的最新信息?

加入卷毛狒狒资讯站,乌贼新书情报大公开!「卷毛狒狒研究会」是起点官方打造的诡秘IP互动主题站,依托原著丰富的世界观设定,为用户打造序列升级+魔药合成的全新互动方式。入会成员将体验诡秘世界独特的成长体系。为鼓励用户在站内创作相关衍生内容,优质作品还将获得盲盒等实体奖励。作者乌贼大大也会在此与大家深度交流。阅读小说就可以获得随机掉落的神秘碎片!还有更多精彩玩法等待你的解锁~

Q3:《诡秘之主》首款官方限量版盲盒介绍?

超前情报!盲盒内10位塔罗会成员随机款大公开:
1、塔罗会的创始人“愚者”先生——克莱恩·莫雷蒂 “总有些事情,高于其他。” 黑发褐瞳、容貌普通、轮廓较深的青年。 他原本是名为周明瑞的现代人,却因一个转运仪式而意外成为霍伊大学历史系学生克莱恩。而后,他加入廷根市值夜者小队,成为“占卜家”,又为守护廷根而牺牲。死而复生后,他为复仇及寻求晋升,转换多个身份,并逐渐发觉世界的真相。 在了解到来自星空的威胁后,克莱恩选择成神,并为对抗天尊的意志陷入了沉眠……
2、塔罗会最热情的“正义”小姐,奥黛丽·霍尔 “下午好,愚者先生~!” 金发碧眼的少女,是贝克兰德最耀眼的宝石。 她出身于鲁恩大贵族霍尔家族,身份高贵,备受宠爱。最初,她被意外拉入灰雾之上,成为了塔罗会创始成员。而后,她通过塔罗会成为了一名“观众”,并让自己的宠物犬苏茜也成为了超凡生物。她善良温暖,渴望帮助更多人过上幸福的生活。 在愚者沉睡后,她毅然离开了家族,为实现理想和唤醒愚者,迎接着新的挑战……
3、塔罗会中大名鼎鼎的“倒吊人”先生——阿尔杰·威尔逊 ……

首页现实小说人间百态小说

幸福路1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