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提线,人偶

我,提线,人偶在线阅读

我,提线,人偶

第七顺位

科幻·超级科技·2.97万字

连载 | 更新时间 2023-11-24 10:01

在临近暑假的前夕,平凡的大学生迎来了扭转他余生的来客。在末日边缘的阴影下与自称是自动人偶的美少女网友相遇,并陪她踏上宛若科幻电影剧情的路途。

章节试读
更多作品相关

第1章 您好,可以打扰一下吗

  仅凭现在的科学技术,还无法解释梦的形成原因。不过普遍的认识将其解释为,梦是意识在脑内作资讯处理与巩固长期记忆时所释出的一些神经脉冲,这些神经脉冲在刺激着视觉,听觉神经,从而使仍在睡眠状态里的我们获得了难得的经历,这便是梦。

  较为系统而科学的说法,也就仅限于此。不少人都相信着梦的另一侧,是一个超乎了现有认知的领域,诸如做梦者的往世,偶然间与这个宇宙搭上连线的另一个平行宇宙,在无意间流露出异样信息的其他多维空间,亦或者是稍稍有一些错乱的时间线。

  诸如此类的猜想充斥了人们的视野,也影响了很多人的想法。但是冷静看待事物的理科生,并不会相信这些可以被归为神秘或者是迷信的说法。世界上只存在两种东西,一种是科学可以解释的现象,另一种是科学暂时还不能解释的现象。所有的超自然事件不过是人类当前的科技水平尚未达到对其作出合理解释的“所谓”超自然现象罢了。

  他这么想着,离开了自己的课桌,以及那些在正在讨论着某件离奇事件的医科生同学。在旁听了他们的谈话内容后,为了遮掩自己已经有笑意外露的脸,他才离开了教室。

  “不过是认识不足或认识错误罢了,都已经2023年了,还在迷信吗。”

  他一边怀疑着同样身为医科生的同学的三观,一边朝着楼下走去。任务早已完成,在休息日进行的课程并没有老师的全程参与,完成了课设标准就已经可以自行离开了。而这种程度的实验并不需要花费多少时间,现在还没有完成的,估计都是因为闲聊拖慢了进度、实验报告已经发在群里了,回去完成实验报告,就算是彻底完成这一项课程了。

  因为是休息日的缘故,日常人来人往的大厅里有些安静,他孤独的脚步声一步一步地踏在流入屋内的阳光里,像是在这份宁静之中掀起了涟漪。

  “讲真的,你们见过瓦斯爆炸吗?”

  “嘛……我可能连瓦斯是什么都不知道……”

  “啊这,就是煤气啦,煤气。”

  “emmmm,难道不都是用电的吗。”

  “?”

  身在冷清的现实之中,却仍和另一处热闹相交,那便是他的网上生活。网上的沙雕网友好像并没有休息日的概念,全天候在线的闲聊,接力棒从昨晚根本没睡的夜猫子手里再传递给早上六点清醒的健康作息群友手里,如此往复的一天有一天。与其说是没有休息日的概念,更应该说是没有工作日的概念。

  那么今天的主题是什么呢,是有关清洁能源和化石能源之类的吗。

  思考着,手指轻快的将聊天记录翻了出来。但是和他所预想的主题有所不同。

  原来也是那些不着边际的话题吗。

  话题开始的契机,便是他动身离开实验教室时身边同学正在讨论的那个突发事件。发生于昨天晚上的港口仓库破坏事件,虽然在媒体报道和官方解释中都明确指出是意外导致的爆炸,而且并没有人员伤亡,财产方面的损失也只是几个空仓。

  “只是很单纯的意外罢了。”

  “唔姆?医生是这么认为的吗。”

  一边摇着头,他一边露出不屑的笑容,

  “因为我就住在离出事的地方几公里外的地方啊。”

  “原来是你们那边出的事啊。”

  “不过是再正常不过的意外吧,”他灵活的手指在屏幕上敲击着,“虽然说常见不太对,但感觉还是单纯的意外,”

  “不对劲,你有点不对劲。”

  “嗯?”

  “越来越像来抹除吃瓜群众认知的黑衣人了。”

  他笑着,将锁上了屏的手机塞进了裤兜。抬起头,正好看到了倒映在自动售货机玻璃上的倒影,是一身不太休闲的装扮。

  “像黑衣人吗。”

  抬手调了调了一下自己的领结,把售货机反光的玻璃当做镜子整理了一下自己的仪表。耳边若隐若现的蝉鸣在提醒着他,已经是入夏几分的时候了,该换上夏天的衣服了,这个喜欢尽量正式穿着的穿衣风格可能会把自己热死吧。

  这次回到家里就把夏天的衣服翻出来吧,惬意的春天如同逃窜一般消失,接下来就要面对炎炎夏日了。所幸自己没有选择住宿生活,而是在校外租了一套公寓。用他的话说,这叫合理拓宽个人领域。如果可以用钱换回更大的生活空间和相对安静的环境,那么就是值得的。于是,在征求了父母的同意和用以支付房租的额外生活费后,他告别了略有喧嚣的宿舍生活。

  蝉鸣,售货机,热意,再加上变得耀眼起来的阳光,在查看消息的同时就已经走到接近校门口的地方了,幸好这一路上没有什么人,要不然突然撞上别人之类的事情发生可就不太好了。

  这么想着,身体的右侧感受到了冲击,有什么东西伴随着一声“啊”撞了上来,所幸力度并没有大到能对这幅稍有过锻炼的身体造成伤害的程度。

  “对不起对不起,”柔弱的女声穿进了耳朵里,“没有伤到你吧。”

  “没有,”

  他偏过头看向撞上自己的人,是一个比自己矮一头的女生,

  “倒是你,没有什么事情吧?”

  话刚说出口,他的视线与那女生微微抬起的目光相交。就在那容貌即将刻入记忆之时,耳畔,或是脑海中,回荡起了陌生的声音。

  “有的有的,拜托,请忘掉这幅面孔吧。”

  不只是从哪里积攒起来的困意,夹杂着陌生的疲倦感涌入脑海。仿佛有一千种声音在深层的意识中轻语着,催促着他闭上眼睛。些许温柔,些许急切,些许不解,些许迟疑。随后,便是毫无理由的顺从。

  雨声,

  余声,

  还是余生。

  在这份模糊之中连组织语言都做不到,思绪像是滴落在石头上的雨滴一样,清脆,轻灵。啪嗒的一声后便粉碎的无迹可寻。或许在这无法理解的瞬间,只有沉浸其中这一个选择可以做出了吧。

  待到重新睁开眼时,已是陌生的时间了。黄昏的颜色占据了半边天幕,不知是刚刚登台还是已经在为夜晚的降临做着谢幕了。他拿起自己的手机,想要查看确切的时间,却发现手机已经因为电量耗尽而关机了。

  “这是过了多久啊。”熟练的从一片狼藉的床上翻出了自己的充电线,连接。

  站在桌前,回想起今天的事情,算是美好的回忆吧。任由自己一时的兴起而进行的游乐园之旅,虽然细节处的记忆可能因为刚刚睡醒的原因而模糊不清,但自己曾享受其中的感情却清晰无比。尽兴的快乐,总要有体力透支作为代价,不计时间的休息也就成为理所应当的事情。这一切都是那么的合理,是快乐的一天。只是现在的自己……

  他走出落地窗外,看着那一抹渐变渐暗的夕阳。是快乐的一天,只是总感觉忘掉了什么。口干舌燥,但却有着一丝无法描述的甘甜在舌尖缭绕,好像是今天说的话有点多了,但孤身一人的游玩之行,又能和谁说那么多话呢。

  “好像有谁,拜托过我什么事情。”

  含糊不清的请求,埋藏在条理不清的记忆中。也罢,他是明白的,这时候无论怎样用力的去回忆,也都是徒劳无功罢了。不如放轻松一点,顺从自己认为的那样,让事情更简单一下。毕竟,……

  “接下来就是休息时间啦!”

  得到短暂充能的手机恢复了它的工作,在重新上线后的第一时间,聊天框一个接着一个的弹出。@,@,@。

  “。”

  发出一个句号,就可以算是回复了所有的消息。

  “今天一天都没见到医生,在干嘛啊。”

  “早上发了一句黑衣人后就没动静了,怎么叫你都没有反应,还以为你真被中和了。”

  他灵巧的手指在键盘上敲出字来,熟练且迅捷:

  “今天出去玩了,没怎么看手机。”

  “是出去约会了吗,处在女朋友的监管下了是吧。”

  致命的追问,不是第一次出现了。单身至今,只是因为想要等一个在各个方面都能相互嵌合的伴侣。虽然自己也明白这想法难以实现,但在家里没有做出明确的逼迫性指令前,他还是决定要处在等待状态中的。

  “哪来的女朋友,请先介绍给我认识。”一如既往的矢口否认,每当有群友说起此类话题他都会这样回复。

  “能让医生出门的契机,如果不是女朋友那还能是什么啊。”

  发出一个无奈的表情,“只是去了一趟游乐园而已,一时兴起罢了,出奇的玩的还挺开心的。还有,不要提及游乐园就往谈恋爱方面想啊你们这群家伙!”

  “游乐园吗,我记得今天还有谁说过也要去游乐园,是谁来着。”

  “是白吧。”

  “好像是,白也一天没说话了,以前不是24小时高强度聊天的吗,怎么今天也不见了。”

  他还想再问些什么,但这时,他点开的游戏对局已经准备完毕了。所以,他锁上了手机的屏。

  待到他从游戏中体会到疲倦时,已经是接近半夜十二点的时候了。自己一个人住的好处就在于时间的自由性,不必因为别人的要求而使自己的安排受限。他站起身,一边伸展着身体一边查看着群里的消息。群友从别处分享来的图片,一些需要参考大家见解和看法的问题,以及小说设定方面的探讨。一切都与往常无异,只是参与讨论的人少了两个。一个是沉醉在游戏时间内的自己,一个则是他们提到的白。

  算是他在这个群里互动比较多的朋友了。用他的话来说,像是变幻的云,美丽而多变,又像是初生的日,温暖但不刺眼,这样的女孩。虽然每次在谈及性别确认时,她都会用自己是人工智能之类的话混过去,但他还是相信屏幕的那边是一个充满活力与希望的女孩,补充:十四岁女孩,原因是因为她一直坚持自己永远十四岁,所以他也就只好接受了这个设定。

  “她也去游乐园了吗,”回想起其他群友提及的情报,“看来是有男朋友了啊。”

  萌生出这样的想法后没有五秒钟,他就情不自禁的笑起来。看来这种一提到游乐园就往那方面想的心理还真不能怪他们,自己也逃不出去。

  虽然说从那回来后有休息过一段时间,但现在困意又重新涌现了出来。关上电脑,就要准备结束今天了。

  “砰砰——”

  好像是不算急促的敲门声,现在是深夜,快要接近十二点的时间,会有人这时候来敲门吗。困意挟持着他的身体,并建议他的大脑把那当成是别的声音。但就在这么想的时候,门口又传来了一轮敲门声。

  “emmmmm”

  离开了床垫的身体显得尤为迟钝,双腿虽然是朝着门口的方向走去但还是扭转了航道,顺手在饮水机旁的桌子上拿起了一杯水。

  “谁啊。”

  漫不经心的声音应该能让门外的对方明白他打扰到他的休息了,明明是连动都不想动的,但还是来到了门口,这已经算得上是非常礼貌了吧。

  “您好,可以打扰一下您吗。”

  是年轻的女声。

  喝了一口杯子里的水,不知是这女人的声音还是这有点提神的凉水,困意稍稍有些被驱散的感觉。提起精神的他按下了挂在鞋柜上的显示器开关。

  透过安装在门外的摄像头可以看到那个声音的来源,是一个看起来有二十岁左右的女人。虽然我在拿捏女性年龄方面没有什么经验,但还是做出了如上的推断。她的穿着和容貌在简陋的影像中并不是很清晰,已经符合恐怖电影情节的标准了,但,

  “有什么事情吗。”

  冷静的发问。

  “打扰您一下可以吗。”

  冷静的回答

  莫名其妙的请求,但凡是个正常人也不会接受这种请求。深夜来访的陌生女子,啧,有点那种感觉了。但是被一天的劳累所为难的他,现在并不想搭理这些莫名其妙的事情。他的语气里多了些许烦躁。

  “你估计找错人了,我不认识你。”

  “没有,我要找的就是你。”

  近乎斩钉截铁的答语。

  他的目光又扫向了显示器上的画面,女人僵硬的看着我家的大门,一动不动,像极了一个假人,一个服装店里的人偶模特。这般景象带来不寒而栗可想而知,仿佛已经让他站在了恐怖故事的第一篇上。然而,又一轮敲门声打断了本就很难进行下去的思考。

  “我不认识你,”他仓促地回复道,并且准备挂断通讯,“再见。”

  说完便按下了挂断的按钮,转身朝着房间走去,没有留给对方任何再说话的机......

  身后传来的声音让他打了一个寒颤,那是大门的锁转开的声音。

  “虽然我不该这么做,也不是很想......”

  慢慢的转过身去,从心底产生的恐惧感顺着脊椎直入他的大脑,放缓了他僵硬的动作。

  “但是对不起,”

  大门慢慢的被向外拉开,门外的人并不是显示器中所看到的那个女人。

  “请帮帮我,”

  依靠在门框上的那个东西一眼就可以看出不是人类,或许有点夸张了,但不是完整的“一个人”。

  她的右手捂着本该是左臂的地方,已经有些发暗的血迹零零散散的遍布她的全身,无法断定那些血液是属于她自己的还是属于别人的。本该是左臂,就意味着那里现在是空荡荡的状态,而她右臂腋下的那个被黑布包缠的条状物体一端,还在从已经被血浸湿的布条的缝隙中向外渗出红色的液体。

  “拜托了,”

  他手中的水杯差一点因为这一景象就滑落在地板上。

  “医生......”

  作为医科生的基本素养在此刻派上了用场,要是其他人可能这时就已经失去意识了。但他不仅冷静的完成了对面前这个人状态的观察,还在无意间和她的目光相交。

  他这才注意到,她脸上一直挂着很勉强的坚毅的笑容,像是其它电影情节中在最后一刻躺在别人怀里时所露出的抗拒痛苦的微笑。

  而且她说:医生。

  说完最后的两个字,那人就倒进了他的公寓,虽然膝盖往下还在门外,卡着大门无法关上。

  “医生,为什么会叫我医生呢。虽然是医学生,但完全还没有到医生的程度。而且,她又是怎么知......”

  “嗡——嗡——”

  面对着这异常的剧情,他手中的手机抖动了起来。是社交软件上的电话功能,偏偏是这个节骨眼上吗。他一边慢慢的靠近趴倒在门口的那人,一边习惯性的按下了锁屏键。然后,目光之余,看到了正在呼叫的人。

  “100%......”他默念着那个ID,

  是那个他一分钟前还在想着的人——白。

  他刚要按下接听键,电话却挂断了,屏幕上只留着通话结束几个字还在闪着。随后,界面回到了和她的私聊窗口。

  “医生医生,”

  “打那个电话其实是为了让你注意到这边的消息啦~”

  “这么晚了打扰你真不好意思,但是还是希望你能帮我一个忙,”

  “现在只有你能帮到我了,拜托拜托!”

  他停下了慢慢挪动的脚步,一边把手中的水杯放在壁橱的顶上,一边看着手机上一条条跳出来的消息。

  “?”

  颤抖的手,发出了一个问号,这是他们日常交流中使用的最频繁的表达方式了。

  “嘛......总之......”

  接下来的事,可能才是这篇可以被唤做邂逅的恐怖故事的,第一篇章吧。

  “可以先把我从门外搬进来吗......”

  他愣住了,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盯着那句“可以先把我从门外搬进来吗”,做不出任何动作。

  “我很轻的啦,这是仿生常态化素体,医生的话应该是可以搬动的,应该。”

  “快一点啦,要是让别人看到可就坏了,快快快快快快!”

  她的催促,与日常中索要什么东西时的语气没有什么区别,而他也会由着她的性子去给她找找或者去问问要要。但这一次,他好像没有什么其他选择了。他迈出了第一步,朝着那个倒在门里的“仿生常态化素体”走了过去。

  先把她所说的“她自己”完全地拉进了门里,然后在确认完外面的情况无异常后,他关上了门。帮她翻个身,再公主抱式的将她抱起,还真和她说的一样,不是很重,像是一个少女的重量,虽然他极其缺乏抱女生的经验。

  就这样,这幅素体躺上了他的床。素体,是诸多科幻作品中对机器人实体的称呼。但白在交谈中总是一口一个什么素体限制,版本型号之类的东西,好像是在人工智能的设定里无法自拔了一样。而现在,他不禁要重新思考之前她所说的那些东西了。

  看着床上的这幅紧闭着双眼,脸上流露出痛苦神情的素体,他有想过这会不会是一场恶作剧。但如此逼真的恶作剧,可能性太低了。

  “非常感谢医生~爱你哦~”

  手机的那边又传来了新的消息。

  “虽然有点不好开口……但还是想麻烦医生把我的胳膊拼在一起……就是我另一只手里抓着的那个。”

  残肢,在他的意料之中,第一眼注意到的时候就已经大体上猜到了。他将那用黑布爆缠的条状物体放在了缺少了一半的左臂下方。

  “这样就可以吗”

  “嗯嗯,感激不尽!”

  “这是什么情况,我现在非常需要说明”

  “可以先度过今晚吗医生,我想明天亲口跟你解释,现在这个样子有点尴尬”

  好像没有办法直接获得事情原委的信息了,但这时候也只能选择等待了。

  “先睡觉吧,明天早上起来我会把一切事情都告诉医生的,真的真的”

  “嗯......”

  他只能答应,也只能拿着自己的被子走向了沙发。

  “不许偷偷对我做什么事情哦!晚安捏~”

  他无奈的看着这发来的最后一行字,正常人都不会这时候做什么事情吧。放下手机,他无法闭上眼睛,刚经历过这种事情怎么可能安然入睡呢。这时候,他才发觉道自己左腕处的异样触感,抬起手,才发现是一块手表。

  “我什么时候有的手……”

  熟悉的感觉再次袭来,这一次他听清了那千百种声音所轻语的内容:

  晚安,医生。

本作品由作者上传

Q1:《诡秘之主》第二部什么时候发布?

「爱潜水的乌贼」新书将于3月4日12:30发布,诡秘世界第二部《宿命之环》即将来袭!

Q2:在哪里可以看到爱潜水的乌贼的新书《宿命之环》的最新信息?

加入卷毛狒狒资讯站,乌贼新书情报大公开!「卷毛狒狒研究会」是起点官方打造的诡秘IP互动主题站,依托原著丰富的世界观设定,为用户打造序列升级+魔药合成的全新互动方式。入会成员将体验诡秘世界独特的成长体系。为鼓励用户在站内创作相关衍生内容,优质作品还将获得盲盒等实体奖励。作者乌贼大大也会在此与大家深度交流。阅读小说就可以获得随机掉落的神秘碎片!还有更多精彩玩法等待你的解锁~

Q3:《诡秘之主》首款官方限量版盲盒介绍?

超前情报!盲盒内10位塔罗会成员随机款大公开:
1、塔罗会的创始人“愚者”先生——克莱恩·莫雷蒂 “总有些事情,高于其他。” 黑发褐瞳、容貌普通、轮廓较深的青年。 他原本是名为周明瑞的现代人,却因一个转运仪式而意外成为霍伊大学历史系学生克莱恩。而后,他加入廷根市值夜者小队,成为“占卜家”,又为守护廷根而牺牲。死而复生后,他为复仇及寻求晋升,转换多个身份,并逐渐发觉世界的真相。 在了解到来自星空的威胁后,克莱恩选择成神,并为对抗天尊的意志陷入了沉眠……
2、塔罗会最热情的“正义”小姐,奥黛丽·霍尔 “下午好,愚者先生~!” 金发碧眼的少女,是贝克兰德最耀眼的宝石。 她出身于鲁恩大贵族霍尔家族,身份高贵,备受宠爱。最初,她被意外拉入灰雾之上,成为了塔罗会创始成员。而后,她通过塔罗会成为了一名“观众”,并让自己的宠物犬苏茜也成为了超凡生物。她善良温暖,渴望帮助更多人过上幸福的生活。 在愚者沉睡后,她毅然离开了家族,为实现理想和唤醒愚者,迎接着新的挑战……
3、塔罗会中大名鼎鼎的“倒吊人”先生——阿尔杰·威尔逊 ……

首页科幻小说超级科技小说

我,提线,人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