曌华在线阅读

曌华

武侠 / 传统武侠

24.79万字|完本

更新时间 2023-12-24 17:17

书籍摘要: 明代嘉靖年间的重臣陆炳在抗倭名将俞大猷落难时曾经出面相助。二人此前似乎从未相识。陆炳的帮助究竟是一次普通的善举,还是二人早就相识,只是他人不知。他们时如何相识,又曾经一同经历过什么?他们的经历,与大明王朝的走向息息相关。日月凌空,大明风华。或许这段故事能够解答这一切。

Q1:《诡秘之主》第二部什么时候发布?

「爱潜水的乌贼」新书将于3月4日12:30发布,诡秘世界第二部《宿命之环》即将来袭!

Q2:在哪里可以看到爱潜水的乌贼的新书《宿命之环》的最新信息?

加入卷毛狒狒资讯站,乌贼新书情报大公开!「卷毛狒狒研究会」是起点官方打造的诡秘IP互动主题站,依托原著丰富的世界观设定,为用户打造序列升级+魔药合成的全新互动方式。入会成员将体验诡秘世界独特的成长体系。为鼓励用户在站内创作相关衍生内容,优质作品还将获得盲盒等实体奖励。作者乌贼大大也会在此与大家深度交流。阅读小说就可以获得随机掉落的神秘碎片!还有更多精彩玩法等待你的解锁~

Q3:《诡秘之主》首款官方限量版盲盒介绍?

超前情报!盲盒内10位塔罗会成员随机款大公开:
1、塔罗会的创始人“愚者”先生——克莱恩·莫雷蒂 “总有些事情,高于其他。” 黑发褐瞳、容貌普通、轮廓较深的青年。 他原本是名为周明瑞的现代人,却因一个转运仪式而意外成为霍伊大学历史系学生克莱恩。而后,他加入廷根市值夜者小队,成为“占卜家”,又为守护廷根而牺牲。死而复生后,他为复仇及寻求晋升,转换多个身份,并逐渐发觉世界的真相。 在了解到来自星空的威胁后,克莱恩选择成神,并为对抗天尊的意志陷入了沉眠……
2、塔罗会最热情的“正义”小姐,奥黛丽·霍尔 “下午好,愚者先生~!” 金发碧眼的少女,是贝克兰德最耀眼的宝石。 她出身于鲁恩大贵族霍尔家族,身份高贵,备受宠爱。最初,她被意外拉入灰雾之上,成为了塔罗会创始成员。而后,她通过塔罗会成为了一名“观众”,并让自己的宠物犬苏茜也成为了超凡生物。她善良温暖,渴望帮助更多人过上幸福的生活。 在愚者沉睡后,她毅然离开了家族,为实现理想和唤醒愚者,迎接着新的挑战……
3、塔罗会中大名鼎鼎的“倒吊人”先生——阿尔杰·威尔逊
……

章节试读
第一章 雪没前尘

  正德五年十二月,漫天鹅毛大雪纷飞,直把天地都晕抹成一片白茫茫。若是不仔细看,仿佛世间已然回到开天辟地以前,天地之间毫无间隙。

  周子期紧了紧身上的斗篷,迎着风雪艰难走向两里外的城隍庙。

  那城隍庙已然十分破旧,四周荒草长得一人多高,风雪也无法将其压倒。大殿正门好像被什么东西从里面堵住,周子期废了半天劲也没有推开,反倒是出了一身汗。万般无奈之下,周子期只好从大殿侧面的窗户翻了进去。

  一进大殿,只见神像前方燃着一火堆,火堆旁边坐着一位僧人。

  那僧人穿着一件崭新的棉布僧袍,头上戴着蜀锦头巾,手上拿着一串檀木佛珠,身边放着行李。僧人见周子期翻窗进来,急忙站起身双手合十行礼道:“风雪甚急,施主如不嫌弃,便来小坐片刻。”

  周子期还礼道:“多谢师傅。”

  随即跑到火堆旁,解了斗篷,卸下包袱,烤火取暖。

  那僧人取出水袋递给周子期,开口问道:“施主要往哪里去?为何到这荒郊野岭?”

  周子期喝了口水,擦了擦额头和脖子上的汗,把那水袋还给了和尚,而后说道:“小可乃是长沙人,二月入京城看望师兄,如今正要还乡。不知大师将要前往何处?缘何在这山野之处?”

  僧人往火堆里加了几根枯木,说道:“小僧是五台山大显通寺典座。因今年十寺法会时受锦衣卫总旗陆墀陆公之邀,前往安陆为陆公今年降世的贤孙传授武艺。从城中出来,行至半路忽见天色有变,故而在此躲避风雪。”

  周子期低头沉思半刻,方才说道:“没想到大师竟是位习武之人。当真是看不出来啊。还未请教大师法号。”

  僧人摆了摆手,说道:“贫僧德衍。因本寺主持乃是少林寺明觉神僧的弟子,故而本寺有些习武天赋的比丘都和主持学过武艺。具都是些微末功夫,不值一提。贫僧看施主步伐身材,想来也是为习武之人。不知施主习的是哪一门功夫,拜的是哪一位师傅?”

  周子期面露尴尬,支支吾吾的说道:“哪里有什么师傅,不过是家传的一些微末功夫,算不得什么。说出来只怕是有辱大师清听。”

  德衍不再说话,只顾一个劲的往火堆里加柴。周子期见他没有接话,有点尴尬。几次张开嘴想要说些什么,可话到嘴边却又说不出来,只好作罢。良久,周子期听到德衍哼唱着:“莺莺闷坐手儿托腮,叫声红娘你快过来,你姑娘有件这个不明的事……”

  周子期心下一惊,暗想:“这不是西厢记吗?怎么和尚还听此等艳俗之曲?”

  外面的风雪越来越大。风声呼啸,仿佛又无数厉鬼在空中哭泣。大殿内即使有火堆,依旧十分寒冷。周子期把半干的斗篷重新披在身上,紧紧靠着火堆把自己蜷缩成一团。却见那德衍不紧不慢从行李中取出一件熊毛帔子和一件狐绒毯子。德衍先把那狐绒毯子盖在腿上,又把那熊毛帔子仔仔细细的套在棉布僧袍上。

  周子期忍不住打了一个寒碜,看着德衍的熊毛帔子和狐绒毯子在火光下熠熠生辉,忍不住说道:“大师准备的真全乎。小可自以为穿的衣服足以御寒,想不到竟遇到了如此风雪。”

  德衍微微一笑道:“哪里哪里,这都是师兄弟们想的周到。自陆公聘请贫僧为其贤孙教授武艺后,师兄弟们都来送礼。这帔子毯子,俱都是师兄弟们相赠。本来陆公只是锦衣卫总旗,实是算不得什么达官显贵。但陆公之子陆松陆大人乃是兴献王的仪卫司典仗,陆大人之妻乃是兴献王世子的乳母。故而陆公聘请贫僧之时,贫僧也跟着沾了光。”说着,德衍拿起狐绒毯子向周子期摆了摆。

  周子期盯着狐绒毯子目不转睛,火堆的光在他眼里不断晃动着。

  德衍接着道:“施主可能不知,那陆公祖上甚是显赫。最有名的正是大唐德宗年间宰相陆宣公。及至大宋年间,又有大儒靖献先生。那靖献先生正是陆公的五世祖。似此等显赫家世,普天之下或只有余杭钱家可以比拟了。”

  周子期拨弄着地上散落的灰烬,眼睛有些迷离,说道:“那可真是恭喜大师了。在此等门庭传授武艺,日后便是闻名天下的高僧了。若是可得兴献王看重,便可入王府讲经。说不准兴献王一高兴将大师荐与陛下,那大师可是要成显贵嘞!”

  德衍闻言,忍不住哈哈大笑道:“贫僧借施主吉言了。若日后果真如施主所言,贫僧当送施主一锭金。”

  周子期瞪大了眼睛,感激的说道:“那可就多谢大师了。”

  德衍摆了摆手,“还不晓得是否真能如施主所言呢。”

  话虽平淡,但眼角藏不住的喜色。

  “诶,大师宅心仁厚,佛法高深,更兼武艺高强。此等高僧,大人们自然都是爱重的。又哪有不重用的道理呢。”周子期紧了紧斗篷说道。

  德衍又哈哈大笑道:“好好好,那就但愿果真如施主所言了。”

  周子期止不住的夸赞德衍,而德衍自是无比得意,也不住夸赞周子期的武艺人材。二人正聊的尽兴,却发现烧火的枯柴已经不多。周子期与德衍对视一眼,德衍又低头看了看那狐绒毯子。周子期会意,说道:“大师稍等,待小可外出捡些枯柴回来。”

  德衍却道:“如今风雪甚急,想来外面的枯柴都已潮湿,难以点火。我来时见那大殿后面有几根断梁,施主可以将那断梁拿了生火。”

  周子期取了大殿一角的已经熄灭的油灯,到火堆旁点燃。依言到大殿后,看见了十余根断梁凌乱的堆在地上。那断梁上面满是尘土与蛛网,灰蒙蒙的难以看清。周子期只好把油灯放在地上,前去凭着手感摸索那些可以用的木柴。突然之间,周子期听见脚下一声脆响。那声音却又不像是踩碎木头的声音。周子期放下手中的木柴,回身取过油灯来看,只见那一堆断梁之间竟有一具枯骨。刚刚周子期踩到的,正是那枯骨的手指骨。周子期倒并不惊慌,仔细看了一下,大概猜到这具枯骨生前是在大殿后躲避风雨,不料梁木腐朽经不住风雨,掉落下来将这可怜人活活砸死。

  周子期心中不忍,大喊道:“大师,此处竟有一枯骨。想来是躲避风雨,不慎被断梁砸死的。此人甚是可怜,大师可来诵读佛经,超度一下。”

  老半天,只听德衍淡淡说道:“知道了。”

  周子期叹息一声,向那枯骨跪拜。心中暗道:“可怜人,可怜人。孤苦无依,死无葬身。便是和尚也不愿为你诵经超度。一生籍籍无名,左右东西闯荡。身前无人识,死后无人念。此等苦难世间,还是早早轮回去吧。”

  拢一拢怀里的干柴,周子期回了前殿。只见德衍依然端着在火堆旁,脸上毫无波澜。周子期忍不住问道:“大师,刚刚我说话您听到没有?”

  德衍淡淡答道:“听到了。”

  周子期又问道:“那大师为何不去超度一下亡魂呢?”

  德衍淡淡答道:“与我等何干?”

  周子期忍不住诧异道:“大师如何这样说?你我与那亡者一样,为避风雪进这大殿。他不幸离世,我们自该好好超度他才是。”

  德衍抬了抬眼皮,说道:“超度死者,纹银十两。施主可有?”

  周子期面露尴尬,不再说话,只是一味地往火堆里添柴。德衍见他不说话,冷笑一声,不再说话。

  风雪还是不停,二人想着心事,俱都不言语。良久,德衍方才开口道:“施主即是从京城来,可知当今天子自封为:‘大庆法王西天觉道圆明自在大定慧佛’之事?”

  周子期一愣,“自是知道的。”

  德衍闻言,手舞足蹈,止不住的笑,说道:“是极,是极,此等大事天下哪个不知,哪个不晓。当真是我佛保佑。这不正是天子尊佛抑道之意吗?我教大兴有望了。阿弥陀佛,阿弥陀佛。”

  周子期附会道:“正是,正是。听说当今天子在擒拿下刘奸之后特地请了十余位喇嘛入豹房诵经。那豹房中的虎豹听闻佛法,俱都呜咽伏地。那声音十几里外都听的一清二楚。京城中的百姓都道刘瑾伏诛是佛祖显灵,庇护众生嘞。”

  德衍闻听,愈加欣喜,着魔似的哈哈大笑。直笑了老半天才逐渐平息。

  “是了,听说刘公公被捉是因为安化王叛乱,不知是也不是。”

  殿外雪已经不再下了,但风却是越来越大。

  周子期面露尴尬,好半天支支吾吾的,最后好不容易才全全整整地说:“不错。那刘奸横征暴敛,鱼肉百姓。当今天子受奸人蒙蔽,派了大理少卿周东度到宁夏屯田。那周东度横征暴敛,惹得诸将与士卒极为愤慨。他更与巡抚都御史安惟学狼狈为奸。那安惟学荒淫无度,数度奸辱兵卒妻室。兵卒上诉,俱都被周东度压了下来。安化王不忍见奸人为祸大明江山,这才愤然起兵,诛杀奸人!安化王的军师孙景文更是一代豪杰,半柱香功夫就写出檄文历数了刘奸罪状,传遍天下。天子闻之大怒,派杨总制与张公公讨伐安化王。杨总制到后,安化王已被仇将军擒获。张公公奉命还朝,杨总制便将那檄文交给了张公公,嘱咐张公公定要交于陛下。陛下阅后,大发雷霆,随机派人擒下了刘奸。”

  德衍听了,只是一个劲的点头,不住地赞叹。“这张总制果然是有经天纬地之才,难怪先帝派他总制三边。张公公也不愧是陛下身边的忠臣,当真是有大智大勇。”

  周子期撇了一眼德衍,似是有些看不起他。

  “那张总制乃是太子太师李阁老师弟,自然是有经天纬地之才。”周子期加了加柴,接着说道:“‘八虎’虽死了一个刘瑾,可尚有‘七虎’。近来听说又有个钱宁的颇受天子宠爱。真不知这日子还要过到何时。”

  说罢,周子期就狠狠的把手中的木柴折为两段扔入火堆。

  火堆越烧越旺,殿外的风也已小了很多。德衍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把帔子和毯子放进行李箱子收了起来。周子期侧头看去,只见箱内赫然放着两锭金子,不由得挪不开视线。德衍扭过头来,发现周子期死死地盯着行李箱子,心下已经了然,开口说道:“与施主有缘相聚于此,相谈甚欢。怎奈时候已经不早,外面风雪又已停了,贫僧就此告辞了。”

  周子期慌忙站起身来,用力的摆了摆手,说道:“哪里哪里。与大师相遇于此,实是小可十世修来的福分。如今外面虽然风雪已停,可依然十分寒冷。大师暂且委屈一下,在此再小坐片刻。小可尚有不少问题向大师讨教。”

  火堆里炸出几个火星,在空中飞舞了片刻就熄灭了。外面的天已经晴朗,露出太阳,阳光照射进了大殿。

  德衍看了看外面,提起行李箱子,说道:“贫僧与施主确是相谈甚欢。怎奈着急赶路,实是不能再耽搁了。告辞。”

  德衍扭过头去,行了行礼,就大步流星的离去。

  周子期急忙大喝道:“且慢!”

  德衍狐疑的扭过头来看着周子期,想看看他还能说出什么话来。

  周子期低头沉默了片刻,抬头时已经是憋红了脸,双手紧紧地握着。

  “大师,小可有一不情之请,想请大师借我些盘缠。他日自当双倍奉还。”

  德衍见状,心中止不住的冷笑。暗想:“此等落魄无赖,想来是在城里赌钱输了,跑到外边躲债的。侥幸在此遇到了我,看见我箱子里的金子便想借了回去还了赌债。若是借了他,真不知能在赌场开销得了几次。只管一口回绝就是。我有武艺在身,怕他作甚。”

  德衍想罢,开口说道:“施主这般说,小僧本应相借。只是贫僧的盘缠,仅够贫僧前往安陆,实是没有余资了。还望施主见谅。”

  周子期焦急的说道:“大师还有那熊毛帔子和狐绒毯子可以典当,以充路资。”

  德衍不以为意道:“此乃贫僧师兄弟们所赠,实是不能典当。”

  周子期又道:“大师可以化缘。”

  德衍面色阴沉说道:“这就不用施主操心了。”

  眼看德衍就要出门,周子期低吼道:“大师当真不借?”

  德衍不以为意的说道:“不借。”

  周子期又问:“无论如何也不借?”

  德衍被惹得有些恼了,大声说道:“无论如何都不借!”

  周子期面沉似水,整个人全身都绷着劲。突然之间周子期开始笑,笑声由小及大,逐渐变为了声音响彻大殿的笑。

  “好好好,不借就不借。大师既然着急赶路,那小可就不再多留了。请便。”

  德衍见状,暗想周子期定是疯魔附体了。当下也不愿意多做停留,说道:“那么,告辞了。”德衍取下顶住大殿门的柱子,推开门正要把行李箱子先放在外面,突然却感觉眼前一片漆黑。德衍只好先把行李箱子放下,随后摸索着坐在了行李箱子上。提起内力,运行全身,却并未见任何异常。无奈之下,德衍只得开口道:“施主,你可看得见吗?”

  只听周子期颇为疑惑的说道:“看得见。大师,您这是怎么啦?”

  德衍心中愈加惊疑,向四周摸索了一番,却没有发现有什么奇怪的地方,只好说道:“贫僧眼睛突然之间看不见了。不知施主可否相助贫僧?”

  周子期道:“不知如何相助?”

  德衍道:“请施主带贫僧到城镇之中寻找医馆,治疗眼疾。”

  周子期又道:“那大师打算如何谢我?”

  德衍略带讨好说道:“施主如此宅心仁厚,贫僧感激不尽。既如此,我……我便赠施主一锭金。如何?”

  却听周子期冷冷地说道:“不必了,无功不受禄。”

  德衍闻言,眉开眼笑,“施主真的是仁德侠义之人。既如此,那就请施主带贫僧……”

  德衍话还没有说完,只听得周子期语气冰冷地说道:“我是说,那一锭金不劳和尚赠予了,我自己取!”

  德衍闻言,顿时面如土色,汗流浃背,试探地问道:“施主可是说把贫僧送到医馆后自己从行李箱子里取那一锭金吗?”

  只听周子期冷冷的笑道:“自然不是。和尚你吗,也不必走了!”

  殿内的火堆已经燃烧的只剩下一堆灰烬,灰烬之中还有没有熄灭的火星。那火星如同脉络一般不断流动着。

  德衍冷汗直冒,慌忙扑倒在地,一个劲的磕头求饶:“施主,你我往日无怨,近日无仇,何必如此。何必如此啊!施主,我那行李箱子里的物什,全都给你。只求施主饶我一命,饶我一命啊!”

  德衍不住地磕头,只把那额头都磕的鲜血淋漓。好半天,见没有动静,德衍才停了下来。此时他已经磕头磕的晕晕乎乎,但额头的刺痛又不时的让他感到清醒。德衍等了半天,仔细听了听,却没有听到周子期的动静。当下也顾不得许多,慌忙起身就要朝外跑。没跑两步,便撞上了什么东西。摸索了一下,才发现是殿门。德衍大喜过望,急忙凭着感觉去拉那门栓。突然之间,只听背后呼的一声。德衍感觉不对,急忙低头要躲,可是已经来不及了。周子期一棍重重打在了德衍后脑勺上,德衍闷哼一声,就如同烂泥一般顺着墙倒下了。

  见德衍倒下,周子期还不放心,又拿那碗口粗细的木棍狠狠的照着德衍脑袋砸下去。周子期红了眼睛,发了狠劲,一连砸了几十下,把那德衍的脑袋砸的如同被马车碾碎的核桃一般。

  扔了棍子,周子期倒坐在地上气喘如牛。

  此时的他满脸血污,浑身颤抖,猛的抬起头来露出如狼一般凶厉的眼神。擦了擦脸上的血迹,周子期使了个指诀。只见德衍那碎核桃一样的脑袋里闪出一道黑影,那黑影滑到周子期的手中就消失了。

  大殿外,风雪又一次降临。不过对于殿内的周子期来说,有没有风雪已经无关紧要。

  在打死德衍后,周子期将他的尸首拖到了后殿,找了根粗壮的断梁压在了德衍那残缺不全的脑袋上。伪装成是捡柴时不慎滑倒,被滚落下来的断梁砸死。随后找了柴火点燃,把身上染血的衣物尽数脱了下来扔到火中,然后在德衍的行李中找了备用的棉布僧袍穿上。周子期又把草木灰尽数撒满前殿,意图遮住血迹。

  做完这些,周子期提着德衍的行李箱子回到火堆旁。打开行李箱子,里面放着熊毛帔子、狐绒毯子、蜀锦头巾、一件水獭皮毛的大衣和两锭金子,毯子下面放着一些干净衣袜。在毯子前面,放着两双布鞋。布鞋旁边放着一个钱袋。那钱袋打开着,露出五十两纹银。周子期把钱袋拿出来看,才发现钱袋里除了五十两纹银,还有二十张银票和一些碎银子。钱袋的正下方,压着一封信和度牒。那信封上写着:“五台山大显通寺方丈和尚德通敬拜锦衣卫总旗陆公”。

  周子期见信,又想到德衍所说陆家如何如何富贵,不由得动了心思,暗想道:“那陆墀想来只见过贼秃驴数面。如今已过了大半年,那老儿又上了岁数,想来是不能清楚记得那贼秃驴的样貌了。既然如此,我何不假扮那贼秃前往陆家谋一份差事。别的不说,单论本事,就是十个少林寺和尚也比不过我!”

  火堆里柴火燃烧的噼啪作响。周子期呆呆的看着火堆,脸上痴痴的笑着。那熊熊火光映射在周子期脸上,摇曳的犹如地狱之火。

书友还看过

传统武侠小说推荐

面世人在线阅读
来阅文旗下网站阅读我的更多作品吧
道塔
日更千字
传统武侠
剑气合一在线阅读
少年学剑有缘由,千里烽烟波逐流。原来侠骨最柔情,相逢一笑泯恩仇。  少年执剑,侠贼一念。
藏酒三生
日更千字
传统武侠
开元快刀在线阅读
新书已发《网络作家的成长历程》,推荐新人作家去看看,对你们大有帮助。 大唐开元年间,六大贼王坐镇各地,其中两位镇守长安,号称天子守国门,就连唐玄宗也不知晓…… 主角杨鼎凭借着高人传授的九招开元刀法,当起逮捕的侠士。这一切都要从他一刀斩杀三名盗贼说起……
梦倾纱
日更千字
传统武侠
诡秘武林:侠客挥犀录在线阅读
当我再一次踏足武林,准备开宗立派的时候才发现,这个江湖背后似乎涌动着一些无状不明的东西…… (第五卷已顺利完结,可放心观看) —————— 本书又名《诡秘武林不可能有门派经营》和《我在武林克苏鲁》。
入潼关
日更千字
传统武侠
逍遥天剑传奇在线阅读
一代大侠、两件神兵、三大美女、四段奇缘;  有奇遇、有无奈、有兄弟更有强敌,是英雄就出来战个痛快;  逍遥自古恋倾城,奈何牡丹妖艳来诱惑,乱我心智;  正道诛魔匡天下,遭来纠结情爱来缠绵,使我情迷。
曰文
日更千字
传统武侠
风应有语在线阅读
我很想见着武侠的世界里走出一位黑化的大侠,非是要他逐心快意江湖,仅仅只是想叫尔虞我诈之辈算计落空。
疏桐雨
日更千字
传统武侠
四书谱在线阅读
“杜鹃枝头杜鹃啼”,“卧龙岗下卧龙息”——这里有才子佳人; 杀气!一股凛冽的杀气从凤鸣刀上弥漫开来!——这里有高手对决; 庐阳十景、两盘“豆你玩”、一碟“鹦鹉舌头”!——这里有原汁原味的明代风土人情; 是谁杀的?没有留下任何痕迹的杀手!——这里有侦探般的迷局; 守香玫瑰、绝情曼陀罗、去味迷迭香...——这里有融合现代生物学的医学道理; 一个老调的为父报仇却走上国家前台的故事,却被点缀的精彩绝伦!
崔82人物
日更千字
传统武侠
回到古代当个侠客在线阅读
现代人李小闯回到古代当一个侠客。行侠仗义,打抱不平。在武侠的星河中,他要成为一颗明亮的星。
大牛二蛋
日更千字
传统武侠
落蝶雨声剑在线阅读
狼可以为你做的,当剑在你身前时,穿过的是狼的胸口。狼的一生中只有一个朋友,你打破了狼的信念。她出现了——————————————————————————————在狼的一生之中,狼都杀不了的人。————————————眼前的这人。狼发现自己根本就做不到要伤害她。看着她就是这样的微微的闭着双眼站在自己的身前。狼的一生命中注定的女子
无间有嗳.QD
日更千字
传统武侠
当前位置: 武侠 传统武侠 曌华在线阅读
新人免费读 下载起点读书APP
访问网站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