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穿越重生之秀才变运营

穿越重生之秀才变运营在线阅读

穿越重生之秀才变运营

东炜

都市·商战职场·7.48万字

完本 | 更新时间 2024-02-11 00:14

以宋朝秀才蔡徐曾赶考遇害灵魂穿越至九百年后,入主现代小镇青年倪至进之身,古今结合的视角引入个人,在时代飞速变迁中,如何规划人生,重入职场,见证何为底层能力。旨在为一些生活不得志而困顿其中迷茫无助,或深陷困境而无法破圈渴望重获新生的朋友。做一个参考,竭尽全力以求起到纤毫抛砖引玉之效。

章节试读
更多作品相关

第1章 “满门忠烈”

  公元一一二一年

  “来两位客官里边请,是宴会还是小聚啊,本店可是汴京城里最好的酒楼。”

  店小二笑着躬身,招呼着两位青年公子,领着就往店内走。

  “今个就两位。”

  “好嘞,那二位客官请随小的来,小二右拐在前方带路。”

  李兄这樊楼“飞桥栏槛,明暗相通,珠帘绣额,灯烛晃耀”,真是非凡啊,今日真是托李兄的福啊。

  “哪里哪里赵老弟自临安一别三载有余,此番远道而来进京赶考,理应盛情款待以尽地主之谊。”

  “只可惜蔡兄此番未能前来,不然你我兄弟三人,今日定当对酒当歌,不醉不归。”

  “哎因为伯母不幸重病,蔡兄是出了名的孝子,现在执意要照顾母亲恢复才动身赶考。”

  “不然那今日真是要好好,痛饮三百杯。”

  樊楼为东西南北中的五座阁楼相连,顶楼三层据说还看的皇宫的后花园,更有传言宋徽宗,看上了艺妓李师师,特意在皇宫挖了一条直通樊楼的地道。

  所以汴京第一酒楼也当之无愧,所以哪怕现在还在申时,便是开始座无虚席,在绕了两座楼后方才落座。

  “两个公子,小人名叫王五,我樊楼的特色有炊羊、炖羊、闹厅羊、角炙腰子、”眼见店小二口落悬河。

  李公子抬手打断道:“行了行了,别忙活了平日虽不是什么老主顾,不过也上来那么几回。

  说起来我店内一伙计的老爹也在你们樊楼干活。

  这样先来一份百味羹开开胃,再上一份闹厅羊、鹅鸭排蒸、荔枝腰子、洗手蟹、酒炙肚肱、水果就不必了,再来两壶眉寿酒。”

  “好嘞客官马上给您安排。”

  “来来来!五百文一张,杨中立、张十一今晚戌时的瓦舍演出门票还有五张,数量不多先到先得了啊。

  手快有手慢无,杨中立、张十一今晚戌时的瓦舍演出门票,五百文一张了啊。”

  只见一个壮汉在酒楼内一边转悠一边叫喊着。

  赵公子起身喊道:“票贩子来两张,丁现仙,张七圣的演出票。”

  “好嘞,杨中立、张十一今晚戌时的瓦舍演出门票还有三张了啊,五百文一张,先到先得了啊!”

  说完赵公子便是落座抬头说道:“在临安城便是听闻汴京这杨中立、张十一的演出是为一绝啊,待酒足饭饱之后,你我便一同欣赏一番啊,也不枉李兄今日盛情款待。”

  “唉赵老弟远道而来,怎能让你破费。我来便是说着便要起身。”

  “李兄常言道,酒中不语真君子,财上分明真丈夫。礼尚往来亦是应该,等过些时日蔡兄进京,李兄还少不了破费一二啊,所以还是让在下来,莫要推辞。”

  “也罢今日便依赵兄,不过下不为例。”

  只见酒楼之中,除了食客推杯换盏,店小二忙里忙外,票贩子,算命先生,卖花小童,杂工劳役曲艺卖唱都在这寻生意,热闹非凡。

  而王五在回后厨报菜之时,即便人声鼎沸的酒楼中,依旧仿佛听到两声哭喊声。

  寻声还是后院传来便是急忙,赶往后院,只见有一中年男子浑身尘土,磕头如捣蒜。

  “东家我错了,东家我错了,我以后再也不敢了,再也不敢了,我不能没有这份工作啊。

  我家里上有八十岁的老母,下有嗷嗷待哺的幼子啊。

  您这辞了我,我没法活了啊,没法活了啊!”

  “哼柳律舒我问你,你来我樊楼多少年了?”

  “回东家七年了。”

  “那我樊楼待你如何啊?”

  “樊楼对小的不薄,每月的银钱比的上一般小贩一月收入。”

  “你也知道你每月的银钱,比的上一般小贩一月收入!

  亏我看你年近知天命之年,便给你安排个采买的活,你倒好,借着每天采买果蔬,暗中吃回扣中饱私囊也就罢了。

  还和菜贩子沆瀣一气以次充好!

  你这是要砸我樊楼的招牌,要断我范某人的活路啊。

  没有把你交给官府,也是我仁至义尽了。

  这个月月钱扣除,收拾东西立刻走人,这辈子不再录用。”

  王五一看原来是柳律舒这家伙,偷偷要回扣中饱私囊被抓了,被东家驱逐了,心中一阵暗爽。

  “哼活该,这家伙贼眉鼠眼,皮肤黝黑,下巴长着一颗大痦子一看就不是好人,刚来的时候仗着干的年头久,没少欺负我。

  哎呀坏了,我还没给两位公子报菜呢。”王五说着便是急忙往后厨跑。

  眼见事情没有回旋的余地,柳律舒脸色一变,再也没有方才痛哭流涕的样子,嘴眼歪斜

  一脸的不忿,不知道心底又在盘算什么花花肠子。

  想着也没啥可收拾的了,便是嘴里骂骂咧咧的说道:“哼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就你那点月钱都不够老子在瓦舍听两回曲。”

  熟练的走出樊楼临到大街上,转身朝着樊楼大门朝地上,吐了一口老痰“呸!”

  便是消失在密集的人流中。

  而此时的汴京各大酒楼开始张灯结彩,大街上熙熙攘攘人声鼎沸,各种凉水店小吃摊前热闹非凡。

  半个时辰过去,已至酉时终于传来王五的吆喝声

  “来咯!两位公子久等,百味羹,闹厅羊、鹅鸭排蒸,荔枝腰子、洗手蟹、酒炙肚肱、两壶眉寿酒。

  菜品已上齐,二位公子慢用。”

  尽管上菜被耽误了一小会,但是樊楼生意本就红火,且二人久别重逢更是谈天说地绵绵不断一时也不觉菜品来的有些晚。

  “来这眉寿酒可是一绝啊,据说有位官员叫刘伯寿,曾被一老者邀请到樊楼,一顿酒后,这老者传授了刘伯寿长生之术。后来刘伯寿74岁时,还健步如飞,爬嵩山如履平地,比年轻人还厉害。

  当时他们喝的就是这酒,因此改名眉寿酒。有三千家脚店来此打酒呢!”

  “是嘛!三千家脚店那可不得了啊,等于还有三千家酒楼客栈在售卖此酒啊。”

  “那是啊,不过大多数脚店啊也拿不到货。”

  “来来来李某先敬一杯,祝赵兄此番进京能。

  金石富文墨,

  榜人趣行迈。

  题榜了翁书,

  名誉满中州。

  将来在天子脚下为官,光宗耀祖啊。”

  “好!好一首金榜题名的藏头诗,多谢李兄吉言呐,正所谓,酒逢知己饮,诗向会人吟,小弟也献丑回赠一首。

  孤鹜带霞飞,

  菊染御袍黄。

  溢耳颂声腾,

  意到言前达。”

  “妙啊我以金榜题名为藏头,赵兄便是首尾呼应,以飞黄腾达为藏尾诗回赠。

  对句精巧,赵兄真不愧为名满江南的四大才子之一啊。”

  “来先尝尝这闹厅羊,据说店家有独门配方毫无膻气,可是一绝啊。”

  这样的场面在汴京城的七十二正店酒楼中,比比皆是可见汴京城的繁华。

  不过繁华的背后,总有一些人举步维艰,在樊楼以西三里处,便是安济坊宋朝专门收容救治鳏寡孤独之人的机构,官府承担医药费。

  而再以西便是城外了,城内大多数的底层商贩走卒全都住在城外,城内房价着实高昂,李公子家开着汴京城内最大的猫粮店,也不过是租着房子在城内住。

  而此刻李公子的猫粮店内正人潮涌动,一中年贵妇指着一名店员怒气汹汹的说道:“好啊你们乐猫咪口粮店,现在是这么经营的是吧,我说这猫咪饭量没见长,一袋猫粮却日子越用越短?原来干上了缺斤少两的勾当!”

  “夫人息怒息怒,误会这都是误会。您先坐着喝杯茶消消火,气坏了身子我们担待不起。”

  一位李姓老者,推了推金色眼镜框,满脸堆笑的端着茶解释着。

  “哼李管家,我也算你们猫粮店的老主顾了,就这么坑我是吧!”

  “哪里哪里,这么多年我们都是童叟无欺,更何况像钱夫人您这样的贵客了。”

  “小陈啊,赶紧骑马去樊楼把公子请回来,就说店内有事十万火急。”

  “是管家。”

  说完小陈便是出门骑马朝着樊楼赶去,好在两地相隔不远不消片刻,小陈便是在樊楼西侧找到了李公子。

  李公子一看小陈便是问道:“小陈你怎么来了?”

  小陈立马上前侧耳轻声快速的说道:“店里的柳联致,利用店内老主顾的信任,特别是针对用高级货的大户人家,缺斤少两,然后叫人假装主顾里应外合,把偷下来的猫粮以客户的身份堂而皇之的带走转卖。

  这件事李管家也盯了挺久了,今天正好钱员外的夫人,来拿猫粮,柳联致这次变本加厉偷的太多,被钱夫人抓住把柄,现在钱夫人正在店里闹呢。

  李管家喊您回去,这钱夫人可是出了名的大喇叭,和店里不少主顾也都是相识,回头闹大的可麻烦。”

  一听到这来龙去脉,李公子心中顿时火冒三丈也知事态严重,便是起身说道:“赵兄实在抱歉李某店中有些许急事先失陪一会,一个时辰后御街清风瓦舍门口见。”

  “无妨李兄自当先忙,此次来京离科考还早,我们来日方长,等蔡兄来了再把酒言欢也不迟。”

  结完账李公子便是急忙回到店中,见到钱夫人便是直言:“钱夫人真是抱歉,在下管理无方,这样在下赠送今年钱夫人所买猫粮花费一半价格的猫粮,钱夫人要用多少随时来取。”

  “李公子,既然这么说了,那我们也不好过多深究,只是这金银是小,颜面是大,你也知道我们钱员外在汴京也算有几分地位。”

  “那是自然钱员外之名在汴京也是家喻户晓,不知钱夫人还有何要求,能弥补的在下一定尽量满足。”

  “也没什么,把这不长眼的店员给我送进大牢,我们钱家可不是什么阿猫阿狗都可以戏耍的。”

  柳联致早在一旁待着了,听到钱夫人要将他送官,吓的腿肚子直打哆嗦。

  立马声泪俱下,哭天喊地!

  “饶命啊钱夫人饶命啊,我家里上有六十岁的老母下有嗷嗷待哺的幼子啊。

  不能把我送官呐!小的我猪油蒙了心。猪油蒙了心那。

  再给我一个机会,我重新做人,重新做人呐。”

  说着便是跪地朝着钱夫人爬去。

  “滚开不要脏了我,我的衣服。”

  “行,李伯把柳联致送官。”

  “不要啊,不要啊!”

  说着便是夺门而出,抢了门口的马,横冲直撞的往城外飞奔。

  不多时,便是跑出城外,来到一泥瓦房外,火急火燎的扣门。

  墙内传来慵懒的询问:“谁呀,是醉仙楼的外卖到了吗?”

  不多时柴门打开,里面出来一青年女子与柳联致颇有几分相似。

  名为柳滴清两天前原先在一大户人家当丫鬟,但是手脚不干净,偷盗自家小姐的金银首饰被发现,本也要被送官,苦苦哀求之下,见一个女子便是不多为难,要回了所偷首饰便是驱逐出府。

  柳联致急忙进门说道;“妹子怕是这外卖吃不上了,来不及解释了快走,你去樊楼通知老爹我们回老家。”

  再往里走却发现老爹已经在家,来不及多想,说道:“爹你在家啊那更好了。

  我们得赶紧逃,我偷店内猫粮倒卖的事情被发现了,现在钱员外的夫人一定要报官,抓我进大牢啊,再不跑就来不及了。”

  柳律舒一听一个踉跄,真是屋漏更遭连夜雨,船迟又遇打头风。

  前天女儿刚被扫地出门,今天自己又被樊楼拔锅卷席,刚到家换了身衣服,还没来得及吃饭,便是听到儿子要遭受牢狱之灾。

  柳律舒也没来得及多犹豫,直接说道:“快联致你拿上金银细软和行头骑马先走,滴清你把房子一周全用火点了,我们直奔老家。”

  滴清不解的问道:“为什么要烧房子?”

  “你傻啊,我们这么跑,跑的过官府吗?我们把房子点了,潜火军立马会封锁街道灭火,路上就是六部尚书的马车你也得靠边,救火大于一切,他官府抓人,也得等一等,你现在点火瞭望塔马上就能看见,给我们浑水摸鱼的时间。快!”

  “明白了爹,果然姜还是老的辣。”

  就此柳家“满门忠烈”,踏上返乡逃亡之旅。

本作品由作者上传

Q1:《诡秘之主》第二部什么时候发布?

「爱潜水的乌贼」新书将于3月4日12:30发布,诡秘世界第二部《宿命之环》即将来袭!

Q2:在哪里可以看到爱潜水的乌贼的新书《宿命之环》的最新信息?

加入卷毛狒狒资讯站,乌贼新书情报大公开!「卷毛狒狒研究会」是起点官方打造的诡秘IP互动主题站,依托原著丰富的世界观设定,为用户打造序列升级+魔药合成的全新互动方式。入会成员将体验诡秘世界独特的成长体系。为鼓励用户在站内创作相关衍生内容,优质作品还将获得盲盒等实体奖励。作者乌贼大大也会在此与大家深度交流。阅读小说就可以获得随机掉落的神秘碎片!还有更多精彩玩法等待你的解锁~

Q3:《诡秘之主》首款官方限量版盲盒介绍?

超前情报!盲盒内10位塔罗会成员随机款大公开:
1、塔罗会的创始人“愚者”先生——克莱恩·莫雷蒂 “总有些事情,高于其他。” 黑发褐瞳、容貌普通、轮廓较深的青年。 他原本是名为周明瑞的现代人,却因一个转运仪式而意外成为霍伊大学历史系学生克莱恩。而后,他加入廷根市值夜者小队,成为“占卜家”,又为守护廷根而牺牲。死而复生后,他为复仇及寻求晋升,转换多个身份,并逐渐发觉世界的真相。 在了解到来自星空的威胁后,克莱恩选择成神,并为对抗天尊的意志陷入了沉眠……
2、塔罗会最热情的“正义”小姐,奥黛丽·霍尔 “下午好,愚者先生~!” 金发碧眼的少女,是贝克兰德最耀眼的宝石。 她出身于鲁恩大贵族霍尔家族,身份高贵,备受宠爱。最初,她被意外拉入灰雾之上,成为了塔罗会创始成员。而后,她通过塔罗会成为了一名“观众”,并让自己的宠物犬苏茜也成为了超凡生物。她善良温暖,渴望帮助更多人过上幸福的生活。 在愚者沉睡后,她毅然离开了家族,为实现理想和唤醒愚者,迎接着新的挑战……
3、塔罗会中大名鼎鼎的“倒吊人”先生——阿尔杰·威尔逊 ……

首页都市小说商战职场小说

穿越重生之秀才变运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