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血泊中的呐喊

血泊中的呐喊在线阅读

血泊中的呐喊

梅香浸染

历史·清史民国·14.85万字

连载 | 更新时间 2024-04-14 14:31

本书在尊重历史的前提下,拉满故事的戏剧性、曲折性和可读性,并探索复杂人性。男主人--明道/明赫,江湖游医之后,童年幸福,怀悲悯之心,心怀大爱,这是底色。极致的苦难和战争,让身处其中的人留下了或多或少的心理创伤。他亦不能幸免。温雅帅气的外表下,掩盖的是极致冷静、理智与残酷,灵魂深处除却对理想的追求,对邪恶的痛恨,也有对暴力的无形渴望,以戮制戮……极致灾难之中,人性的邪恶被无限放大、扭曲,侵蚀着灵魂和肉体。但,苦难之中,自有大爱;绝望之中总有希望;绝处之中总能逢生。只是看代价是什么,又牺牲多少。战争是所有矛盾最直白、最激烈的碰撞结果。在此之下,无论来自日本人的极度变态残害,还是诸多恶势力的社会毒瘤,各方势力交错纷杂,在黑暗中,慢慢伸展、蠕动着触手……本书围绕着他及其身边的小人物,展开一个个有血有肉的故事。男主人公也是历史洪流之中的小人物,时代巨变之中,因为有他们的挣扎、无畏才有了曙光。极善与极恶交锋之中,时代巨轮之下,被卷胁于其中的每个人又当何去何从,他/她又当如何抉择?

章节试读
更多作品相关

第01章 奴役

  1935年,民国24年,春,辽宁营口港。

  作为辽东半岛最繁华的港口,商船、军舰往来于此中。码头工人挥汗如雨,搬运着各式货物和行李;随处可见的荷枪日本军人,巡逻于码头之中;繁忙又热闹的浮华中,隐藏着一丝紧迫与压抑。

  今日下起了毛毛细雨,整个港口笼罩着一层灰色的雾气,让人看不透真实面目。

  远处一艘不起眼的普通商船慢慢靠上了岸边,甲板上的人欢呼着,虽然今天不是个好天气,但是经过十来天的海上航行,陆地还是让他们本能地发出了欢呼,暂且遗忘了对故乡的思念、未知的恐惧。不过,对于这些人来说,他们如此激动倒不全是对陆地的渴望,还有对新生活的向往,对理想的追求——为大日本帝国献身。

  很快,商船在领航员的引导下靠了岸。几名军人持枪在前面引着路,甲板上的人排着两排整齐的队伍,陆续跟着下了船。

  这第一批下来的百来个人,都是清一色的年轻姑娘,小的不过十二三岁,大的也就二十来岁,着统一新制的素色衣裳,挎着简单的行李,步伐轻快雀跃,难掩激动心情。

  第二批下来的,仍旧是女人,却有了几百号人,年龄跨度更大些,有些年长的约莫有三四十岁。不过这些人就没第一批那么幸运了,她们每十个一组,被用绳子绑着双手,串成一串,被有秩序地从船舱带了下来。她们穿着各色衣服,新旧不一,但大多肮脏不堪,一双双绝望的双眼四处惊恐的看着,亦或是麻木不仁。

  虽然这种特殊的客人每年都会有几批,但还是吸引着码头工人纷纷侧目,小声低语猜测着她们是干什么去了,打发着这日复一日的枯燥繁重生活。不过,没人知道她们要去哪里,也没人知道她们去干什么,因为就算工作最长的工人也从没有见她们回来过。

  “这么多女人,得有好几百号吧。”新来的年轻人垫着脚好奇地张望着。

  “别看!过来!不想活了!”一个瘦高的中年人低声呵斥着。

  年轻人低下了头,走到中年人身边,扛起了一麻袋东西,跟了过去。

  “小心日本人。”瘦高个声音更小了,“看穿着,这前面的是日本女人,后面跟着的是朝鲜族人。别乱说话,小心挨一顿揍都是轻的。”

  年轻人后知后觉地四处瞟了瞟,还好四处没有巡逻的。

  领路的军人直接把她们带到了码头外的一处空地,那边一排整齐的军用卡车已经在此等候多时。这军车对于大部分的她们来说是新奇的,纷纷小声交流着。这第一批百来人的队伍,在士兵的帮助下雀跃着上了车——这车对于她们中的大部分人来说都太高了,如果没有人帮助,很难上去。

  第二批女人们,上了剩余的车,士兵们乘机揩着油。女人们敢怒不敢言,有的哭了起来,立马被士兵用枪托狠狠得砸在了身上,女人们吓得再也不敢发出了声音。

  很快,一声吆喝,车轰鸣着发动了起来,呼啸着驶离了码头。十来辆军车到了城外,就分成了两个方向。

  “姐姐,她们去哪里啊?怎么不和我们一起?”车上的千代看着渐行渐远的另一批女人问道,声音稚气未脱。

  “我也不知道。听说她们是韩国人,会被送到战场。”

  “送到战场干什么?给我们英勇的战士洗衣做饭?”千代瞪着清澈明亮的眼睛猜测着。

  “可能吧,我也不知道。”姐姐千秋若有所思地看着远离的军车。

  自从下了船,别人都兴奋不已,唯独姐姐越发沉默,心事重重,问她也不说。妹妹看着姐姐兴趣不太高,也就不再问了,趴在车上,看着这陌生的土地。

  这里的土地真好,一眼望不到边的平原,种着大片大片绿油油的麦子,连成了无边无际的绿色海洋。

  车厢里,少女们你挤着我,我挤着你,站在卡车上,连席地而坐的空间都没有。她们随着颠簸的卡车摇晃着,刚开始大家还能笑出声音,但随着一个小时又一个小时过去,这种新奇和兴奋感逐渐被疲惫消耗殆尽,慢慢地周遭安静了下来,只剩下卡车聒噪的轰鸣声。

  她们开始认真打量着这个陌生的异国他乡,城市的烟囱已经被远远地抛在了身后,农村低矮的房屋不时在两边出现,偶然能看见大日本的士兵排着整齐的队伍走在马路上,此时就算再疲劳,她们也会欢呼着为这些英雄致敬加油。

  对!这些是他们的民族英雄;是效忠天皇的忠实武士;是为了大日本能够更加繁荣昌盛,开疆辟土的勇士!等着这片土地完全属于自己之后,就不会再有像她们这样忍饥挨饿的贫民了!

  自从被招募以来,这些声音一直萦绕在她们耳边,一遍一遍又一遍,直至她们相信这些都是真的。

  每次被选中远征的武士,在天皇和各界名流的祝词中,在周围人羡慕的眼光中,踏上了远征他国之路。千秋在人群中,看过那些军人,他们个个脸上都是无尽的狂热兴奋;就算是那些为天皇、为大日本战死沙场的英魂们,他们也能享受最高级别的入庙礼,得到着万民的祭拜。

  而她们这些一辈子生活在鄙视和欺凌中的贫民,只能仰慕着这些受着世人狂热崇拜的武士,幻想着哪一日也能如此荣耀,于是对这种言论更是深信不疑。

  “你们这些贫民和孤儿们,本来就是被天神所遗弃来这世间受苦的,但你们很幸运能被天皇选重,让你们带着罪恶之身去为天皇效忠,为大日本效忠,这是你们终身的荣誉和幸运!

  天皇和日本需要你们的献身,去支那,那个东亚病夫、低等民族,不配拥有如此富饶和广阔土地,它终将划为日本版图!今日它是异国他乡,明日它就会成为大日本的故土!这其中就有你们的功劳!你们终于有和这些武士同样荣誉的机会,只要你勇于朝前迈出一步,富贵荣华就在前面、无尚荣耀就在眼前……如果你们背叛天皇和大日本,不光你们要遭受万民唾弃、最严厉的极刑,这耻辱还将连累着你的家人和家族世代不得翻身!”

  这些声音已经深深地印在了她们的脑子里,不时回响。对未来,这群涉世未深的女孩,充满了希冀,这让他们战胜了对未知的恐惧与忐忑。

  半日颠簸的车程,女孩们眼中的兴奋早已消失不见,但形成鲜明对比的却是那几名护送的士兵,先前冷漠的眼眸里兴奋之情越来越浓。

  车这样行了大半日,七拐八拐,终于驶过一个小山坡,前面一个三面环山的孤零零的小村庄映入眼前。这山坳里的村庄并不大,也就二三十户人家,再普通不过。但村口高高的瞭望台上,持枪巡视的哨兵,四周高地上隐约可见的军人,宣示着这边绝对不是一个普通村庄这么简单。

  车越来越近,这高台一看就是刚建不久,新伐的东北松上还挂着没有处理干净的绿色松针,村庄四周围绕着高高的铁丝网,工事的地上泥土还带着潮气。这一切为这村庄笼罩着一股神秘诡异气息。

  这边是临时建成的,千秋想着。

  看见车辆驶来,哨兵拦了下来,简单交流之后,就打开了拦路的栅栏。车缓缓朝村中驶去,很快就停在了一处大房子前面。

  村民紧闭大门,从窗户警觉地偷偷探视着。

  “下车,到了。”车上的日本士兵用着日语喊道。

  姑娘们看着这陌生的一切,紧张地四处张望,窃窃私语着——她们完全不知道接下来要做什么,将来会面对什么。

  屋外最后一点日光也被黑暗吞噬,姑娘们被领着进了大房子里面。随着一声发电机的轰鸣声起,房间里的电灯亮了起来。姑娘们迅速打量着房间,房间很大,墙被刷的雪白,中间挂着日本天皇的巨幅画像,画像下面站着三个身穿和服的日本女人。只见中间的女人约莫四十来岁,站得笔直,薄薄的嘴唇、微微下垂的嘴角、犀利的眼神、尖削的颧骨,透着一股子偏执的冷酷,连这温婉的和服也没能为这脸上增加半分温度。

  女人目光所过之处,噤若寒蝉。

  “十人一组,站好!”一个军官模样的人大声发号着命令。

  姑娘们马上站好了队伍,虽然不及军队里来的井然有序,但也还算整齐,显然之前是有练过的。

  军官模样的人,来到女人面前,行了个铿锵有力的军礼,又鞠了一躬,大声报告着:“川岛大人,第十四批学员,共计一百名,已经全部送到,请查收。”

  女人点了点头,声音缓慢而又冷峻,“有劳大尉亲自护送,天皇会记得你的功勋的。”

  这位大尉连忙对着天皇的挂像深深地鞠了一躬,回答道:“能为天皇效力,是我们的荣幸。这些女子在川岛大人的调教下,将来都能助我大日本开疆拓土,理当亲自护送。”看见川岛点头,大尉接着说道:“以后,有任何需要献身的机会,我和我的属下都义不容辞,愿意为川岛大人的事业奉献一身精力,还望川岛大人不要忘了我们。”说到最后大尉的脸上多了份狡黠的微笑。

  “大尉经验丰富,这些女子定然需要你们帮忙调教,放心。”这位叫川岛的女人脸上还是一如既往的没有表情。

  “多谢川岛大人照拂。”大尉满心喜悦,虽然等待时间太长,但那滋味不可谓不美妙,等待是值得的。

  “上一批的成员已经按照我的计划,全部派出去了吗?”

  “是!完全按照您的计划执行的,探子传来消息,都已就位。”

  “很好。这边没你什么事情,你可以退了。”女人脸上终于有了丝笑容。

  “是!”大尉又鞠了一躬,退了出去。

  这位叫川岛的女人再次缓慢地扫视了眼前这群女孩,眼神变得更加阴鸷寒冷,待到她确定每个人都已被威慑之后,才满意地开口道:“你们不远万里来到这,应该都知道为了什么,为了我们大日本能够繁荣昌盛,为了我们的太阳旗能够插满这里的每一寸土地!我知道你们都是贫苦人家的姑娘,有的甚至是孤儿,你们没有能力改变这一切,但天皇给了你们这次改变命运的机会,你们要心存感恩,你们的一切都是天皇的!

  从今而后,你们要用所有的努力,甚至包括出卖你们的尊严、你们的灵魂、你们的身体、甚至你们的生命,去完成天皇授予你们的使命!”

  川岛的脸上出现了狂热信徒才有的激动与偏执。

  “天皇授予我来调教你们,从今而后我就是你们的川岛教官,这两位是我的助教,这位是铃木大人负责教导你们学习中国文化和中文,这位是高桥大人负责传授你们特工必须的技能。每日你们将严格按照课程来训练,为期一年,如果考核通过,你们将是大日本合格的优秀特工。如果不合格,那你们将会被送到军队,随军征战,用你们的身体去鼓励那些为国征战的武士们。

  我看这些话,你们有些人并不能听懂,不过没关系,后面你们会懂的。你们长途跋涉,一路也辛苦,今晚先吃个饭,洗个澡,好好休息一晚。明早哨声一响,你们有十分钟的时间到此集合。这里实行的是军事化管理,令行禁止,不得有丝毫怠慢,否则严惩不贷。”

  这番话赤裸的直白,但这些还处在懵懂阶段的女孩们并不能完全听懂,只是认真听着。

  川岛说完话,就走了出去。两位教官把这些女孩分成两组,分别领到左右隔壁的两户居民家。这两家现在变成了食堂,为这边所有日本人做饭。

  十三岁的千代和十八岁的千秋两姐妹很幸运的都分到了东边的这家。千代开心地看着姐姐,只要能跟姐姐在一起,她就不那么感到害怕了。

  一位大妈模样的人,又瘦又高,着一身藏青大袄,正给女孩子们打着饭菜。她已无起初那般惴惴不安了,看着这些跟着自家姑娘差不多大的日本女孩,想着他们这么小就离开了家人,竟然生出了怜悯之心。她不知道这些日本人在这做什么,为什么把他们围起来,但至少这几天他们没有做出任何伤害他们的事情,除了限制他们的出行,每次每户只能出去一人务农干活。

  大概一周之前,突然来了一队日本人,把这包围了起来。翻译告诉大家不用害怕,只要不反抗,配合这些日本人,日本人不会对他们怎么样,因为日本已经把东三省的老百姓当成了自己的国民,这独立的满洲国就是为了保护他们而建立的。他们只是借用这里的村落培训一批少女,需要他们提供些帮助而已。

  如今看来,翻译没有骗他们,果真来了一批少女。等着他们完成任务走了,一切就能恢复到以前。

  大妈自我安慰着。

  虽然现在没了自由,但也不是全然没了好处,至少家里的伙食好了很多,不用为了吃的发愁了。几个半大小子一个比一个能吃,去年夏天干旱,秋收的农作物减产了近一半,本来还担心粮食接不上,现在看来这个担忧却是完全没了必要,而且还经常能跟着尝尝肉味。

  大妈想到这,心里一阵窃喜,竟然能得到这份美差,她一定要抓住这次机会,把这几个精瘦的孩子养得胖胖肥肥的,就算来年遇到饥荒,也能扛得住,尤其那最小的才三岁,瘦弱的很,现在看来完全没了问题。

  千代吃得很香,这船上本来伙食就很差,再加上这饿了大半天,这猪肉炖粉条白菜吃起来就格外美味。她好久没吃过这么美味的饭菜了,这似乎有妈妈的味道。

  吃完饭女孩们被五人一组分配到每个居民家休息。千代和千秋一起被分在了大妈家,两人很是开心。大妈把五个姑娘带到了房间另外一头新建的炕上,那边早已准备好了几人的被褥和新衣——自从这日本人来了之后,他们每家每户都建了新炕,发了被褥。

  五个姑娘洗漱之后,躺了下去。角落的千代抱着姐姐的胳膊,随处可见的持枪巡逻的士兵和冷峻的教官让她感到害怕,尤其教官说的话,让她感到不安,好多她都不大听的懂。夜深人静之时,她还是睡不着,摇了摇姐姐。千秋醒了过来。

  “姐,我们真的要为了天皇去死吗?我不想死,我害怕。”

  千秋摸了摸她的头发,安慰道:“这是教官大人夸张的说法,只是强调我们要忠于天皇。我们平时不是也经常这么说话吗?我饿的要死了,我累死了。我们不是活的好好的,只是强调而已。”

  “哦。那教官大人说考核不过,要把我们送的前线,用身体去鼓励那些为国征战的武士们。我不懂,身体怎么鼓励他们。难道是让我们当护士?可是我不会怎么办?万一考不过,到那边也做不好,会不会连累家里的人?”

  其实千秋也不懂这话的意思,什么出卖尊严和灵魂,她不知自己有什么值得出卖的,但还是安慰着妹妹,“没关系,不是有培训吗?后面会学会的。学不会也没关系,来的时候不是说了,可以回去吗。咱们家人都没了,就剩那些亲戚了,在我们流落街头的时候,他们什么时候管过我俩,所以他们不是我们的家人。我倒是希望能够连累他们才好,那群没良心的家伙,父母在世的时候没少帮衬他们,他们可曾念旧,帮帮我们,否则弟弟也不会死的。所以说呢,不管怎么样我们都有出路。千代不用担心好好睡觉,明天还要训练呢,休息好才能表现好。”

  千代放心了很多,终于沉沉得睡了过去。

本作品由作者上传

Q1:《诡秘之主》第二部什么时候发布?

「爱潜水的乌贼」新书将于3月4日12:30发布,诡秘世界第二部《宿命之环》即将来袭!

Q2:在哪里可以看到爱潜水的乌贼的新书《宿命之环》的最新信息?

加入卷毛狒狒资讯站,乌贼新书情报大公开!「卷毛狒狒研究会」是起点官方打造的诡秘IP互动主题站,依托原著丰富的世界观设定,为用户打造序列升级+魔药合成的全新互动方式。入会成员将体验诡秘世界独特的成长体系。为鼓励用户在站内创作相关衍生内容,优质作品还将获得盲盒等实体奖励。作者乌贼大大也会在此与大家深度交流。阅读小说就可以获得随机掉落的神秘碎片!还有更多精彩玩法等待你的解锁~

Q3:《诡秘之主》首款官方限量版盲盒介绍?

超前情报!盲盒内10位塔罗会成员随机款大公开:
1、塔罗会的创始人“愚者”先生——克莱恩·莫雷蒂 “总有些事情,高于其他。” 黑发褐瞳、容貌普通、轮廓较深的青年。 他原本是名为周明瑞的现代人,却因一个转运仪式而意外成为霍伊大学历史系学生克莱恩。而后,他加入廷根市值夜者小队,成为“占卜家”,又为守护廷根而牺牲。死而复生后,他为复仇及寻求晋升,转换多个身份,并逐渐发觉世界的真相。 在了解到来自星空的威胁后,克莱恩选择成神,并为对抗天尊的意志陷入了沉眠……
2、塔罗会最热情的“正义”小姐,奥黛丽·霍尔 “下午好,愚者先生~!” 金发碧眼的少女,是贝克兰德最耀眼的宝石。 她出身于鲁恩大贵族霍尔家族,身份高贵,备受宠爱。最初,她被意外拉入灰雾之上,成为了塔罗会创始成员。而后,她通过塔罗会成为了一名“观众”,并让自己的宠物犬苏茜也成为了超凡生物。她善良温暖,渴望帮助更多人过上幸福的生活。 在愚者沉睡后,她毅然离开了家族,为实现理想和唤醒愚者,迎接着新的挑战……
3、塔罗会中大名鼎鼎的“倒吊人”先生——阿尔杰·威尔逊 ……

首页历史小说清史民国小说

血泊中的呐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