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北岸大陆

北岸大陆在线阅读

北岸大陆

LUNAR.不爱

奇幻·现代魔法·1.47万字

连载 | 更新时间 2024-02-09 17:27

故事发生在名为北岸大陆的世界上,北岸大陆的科学技术较为发达,刚刚步入信息化时代,长期以来由北岸天王帝国所统治,但令人唏嘘的是,这个庞然大物,正在逐步瓦解.......只不过,这个神秘的世界,含有太多太多的秘密,而某天,伊斯坦布尔的海边,出现了一个不速之客.......而与此同时,一场关乎到北岸大陆上所有生物生死存亡的危机,正在蔓延........

章节试读
更多作品相关

序章-2019的平安夜

  2019-12-24

  伦敦近郊的某座独栋别墅-如果能再见到你一次,我愿意跨越生与死的界限

  “雪...下得真大啊”身穿高档西装的男子望向窗外,别墅外的街道已经变得雪白,小河河面也已经冻结。屋内;身穿高档西服的黑发男子文质彬彬的梳理着书架上的书籍,书籍中有各式各样的心理学书籍与神学文献。男子坐在书桌前,打开笔记本电脑,开始敲起键盘,电脑旁摆放着一个相框,相框之中,一名大约十六七岁的少女,笑嘻嘻的做着道别的样子。使用完了笔记本,男子走到了厨房,仔细检查了冰箱没有任何的问题,于是乎镇定地回到了房间。

  男子拿起书桌上的相框,轻轻地抚摸着像框中的女人。“抱歉,让你等了我这么久,我们很快,就能相见了。”男人将相框塞在西装内口袋中,缓缓打开衣柜,柜子里存放着几件女性的衣服,男子把鼻子靠近,轻轻的闻了闻......随后便关上柜子,若有所思地望向窗外......仿佛是意识到了什么一样,站起身来,优雅的给自己倒了一杯苏格兰威士忌,随后,便静静的等待着...........

  很快,窗外传来了繁杂的警笛声,七八辆警车堵住了别墅的大门,黑发男子淡定的放下了玻璃杯,好像是准备接受自己的宿命一般,缓缓地走出了别墅,在花园中,与警察探员们来了一场正面对话。

  “让-兰德拉法诺-雨果!别来无恙啊”为首的探员质问黑发男子,“是的,奥兹拉尔探长。”

  “你涉嫌非法拘禁,诈骗罪等罪行,请跟我们回到所里,接受调查。”探员拿出手铐,要求兰德拉法诺走出别墅的花园,而兰德拉法诺也没有拒绝,不过并没有打开庄园的大门,而是转而自顾自地开始说了起来。

  “奥兹拉尔探长,在我被你带走之前,我想先问一下。干你们这一行的,一定要脏手才能够混的风生水起吗?”奥兹拉尔的眼神闪过了几丝惊恐,“多说无用,你要是再不开门,我们就要采取强制措施了。”

  “为什么这个世界上会有如此多不劳而获的人呢?有的人在为了一百块钱而丢掉尊严与血汗,而有的人却可以不费吹灰之力的拿到大笔大笔的财产,只是因为手中的权力......”

  “够了,知道你口才好。但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有什么话给我回警局再说。”

  “或许你不一定知道,但是我相信你的部下们都清晰的认知,我们有且只有一个敌人。那就是喜欢压榨每一位无辜百姓的罪人,以及严厉批判每一位为了生计奔波的普通人。奥兹拉尔探长,你不知道的。命运从未公平的对待过每一个人,你所看到的也绝对不是你所想象的那样。你只是或在你自己的世界里罢了。”

  奥兹拉尔的脸上浮现出了一丝惊恐。兰德拉诺笑着,看向已经濒临失控的奥兹拉尔,

  “你什么意思!你难道在调戏我身为探长的荣誉吗?你要是想这样,是没有用的,你,还有你。给我把这个栅栏门撬开。”

  “你还记得,你说过你的理想是创建一个没有压迫的平等世界,但是你目前的一切所作所为,难道真的是符合你理想所行吗?我可不这么认为,你不断的强调着努力可以改变一切,可你作为做什么事都顺风顺水的,有资格说这句话吗?还是说,你就这么希望让大众知道你不为人知的一面呢?”

  奥兹拉尔惊恐的神情再也控制不住,瞳孔甚至已经开始缩小。“你个该死的死刑犯,你们几个还愣着干什么,给我把门撬开,把他扣上带走!!!!!”

  “奥兹拉尔,这是我给你的忠告,如果你要保护好你当下的一切,请你现在就枪毙我,而不是等到我走到法庭的那一刻,那样的话不仅是你的理想世界再也实现不了,而且输家你猜一猜,会是谁呢?”很明显,奥兹拉尔的情绪已经失控了,他望着地上的兰德拉诺,愤怒的掏出枪,对准兰德拉诺,一旁围观的警员探员们都吓坏了,不敢相信探长竟然真的会失控到如此地步,于是有几位警员上前希望让奥兹拉尔回过神来,不要再被情绪所控制;‘探长,我建议您应该收回您的配枪。’

  “你有什么资格和我说话!我现在是在审问犯人!你难道要帮一个罪大恶极的罪犯说话吗?”警员被吓得躲回了一旁。兰德拉诺主动打断了奥兹拉尔的问话,“最后给你一个通告,如果你不能在这里即使的枪毙我,等我东山再起的那一天,我回来改变这一切的,尤其是你,我亲爱的奥兹拉尔探长,你的爱人为什么会离你而去呢?你应该找一找你自身的原因,有的爱情是跨越生死的,而有的爱情却跨不过庸俗的钞票,甚至是根本就没有爱。”奥兹拉尔彻底愤怒了,“够了,我希望你可以永远的闭嘴了!!!!”奥兹拉尔扣动扳机,几枪下去,兰德拉诺的鲜血染红了身体周围的白雪,倒在一片赤色的雪堆中。

  兰德拉诺用着最后的力气,说“你千算万算.....还是......算错了.........这一步啊...............我伟大...........的第一步...............就在此...............完美的实现.................可别让我找到...........改变..............哈哈.........哈哈.......哈哈哈”兰德拉诺停止了呼吸

  “探长.....您不应该.....”探员在一边提醒着奥兹拉尔探长。奥兹拉尔或许是被枪声叫醒了,望着死去的兰德拉诺,也想到了自己的冲动,于是跪在地上...“不.....你本应该....本应该偿还更多.....我听你说过,你是——最讨厌失去自由的滋味的.......而且,我好像,知道了,你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大骗子!!!!!可恶.......难道真的如你所说吗?”奥兹拉尔被探员们搀扶着站了起来,可正当奥兹拉尔下令清理尸体的时候,蓝德拉诺的尸体竟然发出了几道诡异的黑光;奥兹拉尔和警员们哪见过这场面,纷纷躲得远远的。随后黑光配合着几道金光,兰德拉诺的尸体消散在了雪地之中。“探长...刚刚.....发生了什么?”奥兹拉尔也不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只是缓缓地走向前去,留在血泊之中的,只剩下自己射出的五颗子弹,以及兰德拉诺的血。

  “我——的——天——啊!这特么是什么东西!”所有人都被震惊了,随后便紧急呼叫了刑警组过来支援。奥兹拉尔望着兰德拉诺尸体曾经倒下的地方,默默的思考....这时,一旁的探员通完了电话,告诉奥兹拉尔探长“探长!您的爱人在家..好好的!”奥兹拉尔的恐惧更加布满了整张脸,他望着那片赤红色的雪“难道......这一切........你一心求死吗?”

  2019-12-24

  希思罗机场-万米高空上和你的约定。

  一名棕发男子,牵着一名白发少女的手,正迈向登机口。随后,他们听到了机场的广播“前往东京的旅客们,您乘坐的TR1980号航班,即将停止登机,请您赶快前往登机口登机,谢谢。”

  “喂!你好歹搞快点啊,你不是说知道时间吗?怎么现在马上就要起飞了。”

  “诶呀...踩点登机问题不大的。”棕发男子穿着一件黑色的羽绒服,而一旁的白发少女则穿着一件蓝色的大衣。

  “诶呀,你怎么总是这样。”白发女子挽着他的手“侯局,你什么时候能主动一点啊?现在快走吧,一会赶不上了。”就这样白发少女牵着侯局,赶到了登机口。

  登机后,白发女子就特别激动。“哇塞,商务舱果然不一样欸,侯局侯局,你看,还可以躺平欸~”侯局望着白发少女,满眼都是宠溺的眼神。“可别太兴奋了啊,得稍微悠着点,毕竟还有别的乘客啊。”

  “您好,请问您是亚伯拉罕-侯先生吗?”乘务长走到了亚伯拉罕身边。

  “是我。”简单和乘务长聊了几句之后飞机便进入了滑行阶段。“白子,你可以睡一会了,一会醒来就快到伊斯坦布尔了。”看着白子静静睡去的侧颜,侯局的内心默默的发誓,一定要好好的守护她一辈子的童真。侯局看了一眼表,八点四十五,随后也躺在座椅上睡着了。

  睡梦中,侯局又一次的回想起了自己痛苦的童年生涯,他梦见自己打破了哥哥的水杯,随后被哥哥一脚踢到在地上。“你个猪狗不如的东西,我们把你养这么大是为了让你给家里添乱的吗?还有脸打烂我的水杯,也好,你就给我跪下添鞋好了,也当你有点用。”年仅九岁的侯局虽说见多了这阵仗,但出于孩童本能的反应,还是哭着对哥哥求情。“我...我不是故意的啊.........对不起哥哥。”

  “对不起?对不起有用的话为什么要警察呢!跪下,舔鞋!听到没有。”侯局也可止不住的哭出了声音,这时母亲赶来了,看着碎成一地的玻璃碴还有哭泣的侯局,母亲质问哥哥是不是又欺负侯局了,而哥哥见到母亲来了,则是一脸无辜的样子指着侯局说“妈!你说你没事从外面捡回来这么个孩子干啥啊,在这里要玩我的篮球然后又哭又闹,还不小心打破了我的水杯,我都说了不怪他了,还要这么又哭又闹的。”侯局看着那个少年小人得志的样子,连忙准备解释“不是.....事情不是这样的。”

  “好了....侯局,跟你哥哥道个歉,看在我的面子上这个事情就过去了。”

  “啊,妈妈!你都不惩罚一下他吗?你总是这样偏袒他!你要是再这样,我就叫我爸整你。”

  “你是怎么.........”

  “诶哟,测”侯局被一阵剧烈的颠簸惊醒了,窗外是电闪雷鸣,好像.....好像正下着冰雹?

  “不是....如果没错的话这个纬度位置应该是不会下冰雹的啊!”熟睡中的白子也从睡梦中醒来,“侯局.....发生什么了?”飞机上的灯光开始闪烁,机舱内忽暗忽明,侯局内心的不安再次占据了主导地位;他紧紧的抱住白子,“别怕,不论发生什么,我都会娶你回家,毕竟我答应过你的不是吗?”白子也依偎再侯局的怀里,“请你.....一定不要食言啊。”

  望着白子娇嫩的测验,侯局在心中下定了决心,一定要不惜一切代价的,好好呵护——白子那美好的童真

  “我答应你,直到我再也无法维持生命体征的那一刻。”

  飞机...高速的下坠,而侯局则一直保护着白子。

  “我答应你,白子妹妹............”

  2019-12-24

  摩天大楼的天台上—若能脱离泥潭之中

  圣诞节的平安夜,范永承的同事大部分都选择提前下班,回到家中和老婆孩子或者是女朋友一过平安夜,只有范永承一人,为了一小时四十块的加班费,傍晚十一点依旧在办公桌前敲着键盘。

  “啊....都已经十一点了呢。不知不觉已经加班了四个小时啊,唉.....脊椎有点痛啊。“范永承扭了扭脖子,好像舒服些了,便起身来到了茶水间,准备给自己再来一杯咖啡喝。等着烧开水的时间,范永承打开手机,消息界面全是手机内应用发来的广告,聊天软件里也是各种红包广告群聊的信息,看着友圈中,同事朋友都在圣诞节的这天玩的不亦说乎,还有自己的老婆,和别的男的的合影............................他只是摇了摇头,关上手机,将滚烫的咖啡一饮而尽。

  “斯....真特么的烫嘴。”范永承拿着水杯回到了位置上,准备继续自己的加班工作。翻着电脑的浏览器,突然看到了一篇关于亲情的文章,他默默的读完之后,再次站起身来,在公司的落地窗边坐下,望着窗外的雨,泪水不自觉的流了下来。范永承看着四年前母亲留下的最后一个视频,再也克制不住内心的悲伤,在空无一人的公司中,哭了起来。

  手机响了,打断了老范的情绪;“喂,你哪里?”

  “你好,请问你是范先生吗?”

  “我是..怎么了吗?”对面的人听到了肯定回答后,马上变得召集起来。“你的父亲现在昏倒在医院中,目前联系不上一个家属.......麻烦你。”

  “喂喂喂!那老头不是有那么多儿女吗?之前还嚷嚷着和他们过,那老头子能更幸福,现在好了吧!生病了一个人都来不了,我就这么跟你讲,我现在人距离你这个医院一千多公里的沿海地区,来不了三个字!联系其它亲属吧。”

  “可是...能联系上的.........”

  “够了!不要给我扯这些没有用的,要是口头批准的话我同意,不过要是要见到亲属本人的话,不好意思,至少我来不了。”说罢,范永承挂断了电话。

  这个年近三十的男人,从未感受过如此的绝望,他愤怒的捶打着办公室的地面。“比阳的,全部都是一群畜生兄弟姐妹,父亲好的时候个个都让父亲疏远我,只有我妈一直守护在我的身边,现在好了吧,该死的老头子听了他们的鬼话,现在要死了没有一个人愿意来,你就真该死啊!”范永承倒在地上,大哭了一场,望着钟表,此时已经是十一点半了。他无力的嘶吼着,因为他知道,这是他在这个世界上的最后一个亲人了。他的那些出生兄弟姐妹,根本就不值得一谈。望着楼下街道搂搂抱抱的情侣们,他一个疯狂的想法涌上了心头。此时,他对于二次元的那片净土,已经达到了近乎疯狂的渴望。有一个疯狂的想法出现在了他的心中,

  范永承擦干泪水,关上电脑。来到卫生间,输了一个漂亮的发型,整理好了自己的着装。装好了该带的东西,锁好公司的门,径直走向了电梯。只不过,按下了向上的按钮..........

  不一会,范永承出现在了天台的安全门后,距离三百多米高楼的天台只剩下了一门之隔,天台上风雨交加,在安全门后,范永承都感受到了陈陈微风吹动着自己的保暖大衣;他系好围巾,眼神变得无比坚毅。

  “喂!是警察局吗?请求帮助,我们这对面大楼楼顶有人要跳楼!!!!!“

  冰凉刺骨的雨水随着风打在范永承的脸上,而范永承只是缓步行走在天台上。他缓缓走到了最边缘,强风吹过,他甚至开始难以站稳。

  对面楼的人发现了他,连忙打了报警电话。很快,警察赶到了大楼楼下,而闻讯赶来的不只是兢兢业业的警察,还有为了大赚一笔的电视台记者。

  范永承享受着暴风雨打在自己身上的感觉,可,直升机的轰隆声,却打断了他的雅兴。他看着直升机上记者丑恶的嘴脸,只是面无表情地死盯着。

  此时,全国各地都在电视台的帮助下,实时受看着这个画面,不仅如此,还有范永承的亲朋好友。

  “欸欸欸,你看啊你看啊,这不是三儿子老范吗?因为那个死老头马上要走了,怎么绝望的要跳楼啊,笑死我了。真没出息啊。”范永承的亲戚们坐在大平层里庆祝着圣诞节,看着范永承站在天台上像疯了似的享受着这片大雨,对他是冷嘲热讽。

  范永承盯着那个新闻记者,闻讯而来的警察,踹开了天台的安全门。“喂!这位先生,请你先不要激动,我们来聊几句咋样。”

  范永承不屑的回头,指了指天上的直升机。“聊天可以,让那个直升机先滚。”警察命令直升机飞行员开走直升机。“欸欸欸!开走干啥啊,这是我们暴涨收视率的最好机会,为啥要错过这个机会啊。”飞行员无奈地说“这是警察让我开走的啊”

  “怕啥啊,他又不会击落我们!”

  范永承依旧站在暴风雨之中,头发被淋的飘逸,衣服也随风摆动。“你有什么想不开的.....”

  他拒绝了警察的对话请求,独自走到了天台边缘。

  “这个世界究竟是怎么了,为什么平常老实的人,就活该活在社会的最底层!凭什么最终获利的都是那些舍弃仁义道德的小人,那些为了钱可以不要一切的畜生。难道没有人这么想过吗?还是大家都是一样的人呢。我并不在乎世人会如何评价我,因为我只是一介无名小卒罢了,像什么停止一切战争那样的理想我从来都没有过,我最大的理想就是能够让我家人幸福的过完一辈子,让我能幸福的过完一辈子就行了。可是为什么连着最基本的要求都满足不了了?好,是我不够努力,那我就全部归结于我自身,我现在就这么说了,如果死亡是到达二次元那片极乐净土唯一的办法,那我今晚将在这里死去,死在这个新纪元的夜晚,各位,我的死亡不只是我想逃避责任这么简单,更是我对这个社会无声的反抗,如果还有机会,我一定会回来改变这一切的。”说罢,他从三百多米的高楼一跃而下。

  2019-12-24

  布达佩斯的悲剧-都有难言之隐

  埃因霍温-格里芬,25岁的他或许已经准备好了前往圣彼得堡城的发展之路,但令他遗憾的是,他已经三个月没有见到他的父亲了。

  “格里芬,这些衣服你拿上,那边天气寒冷,你要记得多穿点。可不要生病了,毕竟那边没有人照顾你啊。”格里芬的母亲细心的为他整理着行李。

  “知道了妈,我也这么大的人了,也不需要你操心这么多。”格里芬略带不耐烦的回应了母亲的关心。格里芬的母亲也没有说什么,只是整理了一下格里芬的行李箱后,便来到了阳台上,望着窗外的夜晚,好像是在思念着谁吧。

  “那个....格里芬啊,你在走之前.......要不要和你爸爸...........”

  “我跟那个老家伙没有什么好谈的,反正我在他的眼里也就是个一无是处的人了。一把年纪了也在玩失踪,真搞不懂他。”

  “你也少说你爸几句,他也是为了你好,才有时候说话太激动了。”

  “妈,你不用跟我说这些,我都知道的。”

  “唉.......老的小的都是这样。”格里芬收拾好行李,整理好携带的证件。便准备离开生活二十年之久的地方;临行前,格里芬的母亲有一次来到格里芬的身边,重复着繁琐的叮嘱

  “你在那边一定要照顾好自己啊,可别...............”

  “妈,不用说这些!我这么大个人了,在布达佩斯也工作了几年了,现在该放手了。”

  望着埃因霍温-格里芬远去的背影,格里芬女士终于按耐不住内心的情绪,独自一个人坐在空荡荡的房子里,哭了起来...........

  傍晚十一点,格里芬在火车站乘上了前往圣彼得堡的动车,他卧在床上,闭目养神。动车发车,软卧包间中的乘客们也聊了起来,格里芬不太耐烦的问道。“那个....能不能小点声啊,有人还是想睡觉的。”

  “哦,不好意思啊,我们只是在讨论一起之前发生的交通事故,就是三个月前的火车追尾事件。”

  “讨论这些也小声点吧,我今天真很累了。”

  “好的,我们会注意的。”

  当天的雨特别大,轨道运行的难度直线上升,电闪雷鸣的天空,仿佛预示着什么。

  格里芬或许没有意识到,这件事情意味着什么,只是如愿以偿地进入了梦乡。在梦中,他幻想着自己能够和父亲达成和解,能够一家人幸福美好的开始日后的生活;或许是对于和父亲极强的矛盾一直都是他的心结,所以现在经常做这种类型的梦,格里芬也常常感到疑惑。

  在梦中,格里芬看见了自己的美好蓝图随着一声巨响,消失在了自己的眼前,随之而来的是眼前的火光四溅,铁片栏杆被炸的乱飞,而自己也被产生的破片,刺进了心脏中..............

本作品由作者上传

Q1:《诡秘之主》第二部什么时候发布?

「爱潜水的乌贼」新书将于3月4日12:30发布,诡秘世界第二部《宿命之环》即将来袭!

Q2:在哪里可以看到爱潜水的乌贼的新书《宿命之环》的最新信息?

加入卷毛狒狒资讯站,乌贼新书情报大公开!「卷毛狒狒研究会」是起点官方打造的诡秘IP互动主题站,依托原著丰富的世界观设定,为用户打造序列升级+魔药合成的全新互动方式。入会成员将体验诡秘世界独特的成长体系。为鼓励用户在站内创作相关衍生内容,优质作品还将获得盲盒等实体奖励。作者乌贼大大也会在此与大家深度交流。阅读小说就可以获得随机掉落的神秘碎片!还有更多精彩玩法等待你的解锁~

Q3:《诡秘之主》首款官方限量版盲盒介绍?

超前情报!盲盒内10位塔罗会成员随机款大公开:
1、塔罗会的创始人“愚者”先生——克莱恩·莫雷蒂 “总有些事情,高于其他。” 黑发褐瞳、容貌普通、轮廓较深的青年。 他原本是名为周明瑞的现代人,却因一个转运仪式而意外成为霍伊大学历史系学生克莱恩。而后,他加入廷根市值夜者小队,成为“占卜家”,又为守护廷根而牺牲。死而复生后,他为复仇及寻求晋升,转换多个身份,并逐渐发觉世界的真相。 在了解到来自星空的威胁后,克莱恩选择成神,并为对抗天尊的意志陷入了沉眠……
2、塔罗会最热情的“正义”小姐,奥黛丽·霍尔 “下午好,愚者先生~!” 金发碧眼的少女,是贝克兰德最耀眼的宝石。 她出身于鲁恩大贵族霍尔家族,身份高贵,备受宠爱。最初,她被意外拉入灰雾之上,成为了塔罗会创始成员。而后,她通过塔罗会成为了一名“观众”,并让自己的宠物犬苏茜也成为了超凡生物。她善良温暖,渴望帮助更多人过上幸福的生活。 在愚者沉睡后,她毅然离开了家族,为实现理想和唤醒愚者,迎接着新的挑战……
3、塔罗会中大名鼎鼎的“倒吊人”先生——阿尔杰·威尔逊 ……

首页奇幻小说现代魔法小说

北岸大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