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清秋静月

清秋静月在线阅读

清秋静月

有个小院

历史·清史民国·6.82万字

连载 | 更新时间 2024-01-12 15:35

来阅文旗下网站阅读我的更多作品吧!

章节试读
更多作品相关

  民国六年,公元1917年7月,太行山东麓连降暴雨,滹沱河溢,酿成特大洪涝灾害,举目一片汪洋,尽成泽国,交通中断,百姓流离。休门镇倾毁房屋数十间,耕地全被淹没,人畜的尸体浮于水面,随波逐浪。那年我十七岁。

  休门镇往南一百多里地,有一个叫清家营的小村庄,静那年呱呱坠地,静姓清。

  1919年,受五四运动影响,民国政府颁布剪发辫和废止缠足的法令。并且规定放足的比例纳入官员的政绩考核指标,因此,县里派出“放足”检察员下乡,四路出击,挨家挨户检查,发现缠足女人罚款三元,还要当场撤下裹脚布,带在父亲或者丈夫的脖子上游街示众。静的父亲对裹脚的陋习深恶痛绝,因此,静没有缠足。

  1934年清秋,一个走街串巷的和尚游医敲门讨水喝时,看见出水芙蓉般的静,心生邪念,看家中无人,欲行不轨。所幸,静的母亲及时回家,静才逃过一劫,遗憾的是母亲被急于脱身的和尚连捅数刀,气绝而亡。十天后,和尚被缉拿归案,依律斩首,秃瓢脑袋吊在正定城门楼的木匣子里示众。

  这个恶性凶杀案,被老百姓八卦成风化事件,迅速在街头巷尾散布,说和尚本是无能之人,看到绝色美貌的清静,突然有了反应,为了验证真伪,才以身试法。一夜间,清静的艳名家喻户晓,不少闲汉痞棍,膏粱年少争先恐后去清家营一睹静的芳容。

  1936年,土匪徐铁英相中已经19岁的静,预谋半夜抢人,徐铁英手下有个匪兵是静的远房亲戚,他偷偷潜回清家营送信儿。静和16岁的弟弟春躲到了邻村的舅舅赵汉廷家。徐铁英扑了空,恼羞成怒,将静的家付之一炬,静的父亲葬身火海。徐铁英临走放出狠话,谁敢窝藏静,就是这个下场。

  静的父亲曾给女儿定过一门亲事,男方叫周治平,比静大两岁,他爹叫周丑子,有几十亩地,还在休门镇开着包子铺。包子铺就是租我家的临街房子。

  男大当婚女大当嫁,东躲西藏也不是长久之计,而且赵汉廷家贫如洗,瓮里没米,缸里没面,欲购无钱,欲赊无处。

  刻不容缓,赵汉庭当机立断,连夜带上静和春偷摸出村,赶到临城车站,在亲戚家借了十块钱,买了三张到石家庄的火车票,承诺返回时一并偿还。

  第二天一早,甥舅三人通过车站检票口,跟随人群向站台奔跑,因为座位是先到先得,如果没有挤上车也不给退票。

  三等车厢门口摩肩接踵,拥挤不堪。赵汉廷身手敏捷,率先从窗户爬进车厢,然后连拉带拽,依次把静和春拉上了车。站台上的人里三层外三层,还在源源不断望车厢里挤。

  随着一声汽笛的鸣响,火车启动了,车厢之间的挂钩发出一连杂乱无章的撞击声。还没有上车的人们急切地大声喊叫怒骂,列车员推搡着几个还不想放弃上车的旅客。

  火车逐渐提速,驶离车站,车轮和铁轨之间发出撕心裂肺的摩擦声。

  火车“咣当”了两个小时,终于到了石家庄站,三人奋力挤下车,站在空旷的月台上,贪婪地呼吸着清新的空气

  出了火车站,往东三里地,就到了休门镇。

  不巧的是周丑子有事回了老家,包子铺关门歇业。赵汉廷傻眼了,总共借了十块钱,刚够车票钱,原以为舟车劳顿,下了车能在周家包子铺吃顿好的,喝个小酒。没成想,人算不如天算,这可怎么办,人生地不熟,举目无亲,又身无分文。赵汉廷垂足顿胸。静和春也茫然无措,不知如何是好。

  那天是我第一次见静。她一身男孩装扮,深蓝围巾裹着头和脸,只露着一双眼睛。我当时骑脚踏车下班回家,看到一个红脸汉子焦急地往包子铺里张望。猜想是找周丑子的,就下车询问,赵汉廷说,家里没有活路了,来城里投奔丑子。因为事急,没有写信告知,没成想这么不凑巧。我安慰他说,丑子回老家办事,后天就回来了。赵汉廷嗫嚅道,不怕你笑话,我们身上一个子儿也没有,这一天了,就吃了一顿饭。

  我支上车踢,准备拿些钱给他们。这时,新新旅社的小伙计高三儿跑来,冲我脱帽鞠躬说,大爷,掌柜的请您去喝酒。我随即改变主意,说,三儿,你把他们安顿一下,就住两天,饭菜伺候好。都记我账上。高三儿恭恭敬敬地点头答应。

  赵汉廷喜出望外,一个劲的作揖行礼,道:“这怎么好意思,我们非亲非故的,又第一次见面。”

  我说:“不用客气,我和丑子哥也是兄弟。”我转头看了一眼春,赞叹道:“这个小伙儿长的真标致,是贵公子吗?”

  赵汉廷说,不是,他们都是我外甥。

  我说,古语说的没错,侄女似姑,外甥像舅。

  春有些羞涩,低头不语。

  赵汉廷嗔怪道,还不谢过大爷,这俩孩子年幼,没见过世面,大爷见怪了。

  春鞠躬行礼致谢。静颔首示意,然后缓缓抬起头,我们四目相对,我发现她竟然是个女子。一双摄人心魄的双眸,清澈冷艳。我怦然心动,呼吸竟然有些急促。

  新新旅社不远,高三儿带着赵汉廷三人先走一步。

  路上,赵汉廷向高三儿打听我的身份。高三儿说,大爷是休门的镇长,也是我们旅社的大股东,丑子叔的包子铺也是租人家的房子。赵汉廷若有所思,连声感叹,好心人啊,好人有好报,这么年轻就当上镇长了。

  两天后,周丑子从老家返回。周丑子有三个儿子,老大周治勇,在家务农,老二周治平,就是同静定亲的女婿,老三周治武,和老二治平一起帮父亲经营包子铺。

  丑子付清了静三人在新新旅社的挑费,把人领回包子铺。包子铺是打通的三个大开间,主要经营包子,荤素凉菜和烧锅酒。开间后面是一所小院,东西厢房各三间,丑子占东厢房三间,一间作伙房,两间住人。西厢房是其他租户,院内栽着一颗老槐树,枝叶繁茂,几乎遮住了整个院落。

  我家大门楼东西各有三间临街铺面,东侧是同丰包子铺,西侧租给了恒昌杂货铺,老板姓史。

  同丰包子铺一开张,大门口就热闹起来了,三教九流,鱼龙混杂,经常到深夜还有酒客在大声的划拳猜令。

  这天下班后,我借口等人,走进包子铺,看到赵汉廷和春在帮忙收拾桌椅,没有发现静。赵汉廷穿戴破旧,却很干净,人很机敏,对我尤其殷勤,点头哈腰的,我停在一张空桌前,他马上撤出长凳,并用袖子擦拭凳面,才请我坐下。春在慢慢腾腾的清扫地面,一脸青涩稚气,姣好的面容,令人赏心悦目。

  我脱下礼帽落座,和邻桌的熟人打着招呼。赵汉廷端着一杯热茶双手奉上。我说,一回生两回熟,以后都是朋友了,不要总是这么客气。寒暄几句后,我装作随意地问,怎么不见你那个外甥啊。赵汉廷说,我把她锁屋里了,这孩子不听话,脾气拧的很。

  在静到达休门镇的第五天,丑子在大门楼前拦住我,说晚上预备了好酒,务必赏光,万望勿辞。我隐约感到晚上能见到静,就很爽快地答应了。

  天擦黑时,丑子家老二周治平到镇公所找我,说酒席已经备好了。刚才去家里寻您,婶子说你还没回来,我就来这儿了。

  周治平黑脸厚唇,矮小粗壮,形象虽然欠佳,但却遗传了他爹的能言善辩和精明狡黠。他盯着墙上一幅字画,念道,去五日京兆之心,立一生为国之志。

  我从办公桌抽屉拿出勃朗宁手枪,准备装进公文包。周治平看到后,羡慕地说,这枪这么小,让我看看。

  我顺手把枪给他扔了过去,周治平猝不及防,伸手没有接着,情急之下,用双腿夹住了手枪。他长舒一口气,拿起枪来左看右看,爱不释手。

  我骑脚踏车带着周治平往家去,他问我枪里有子弹吗,我说有子弹能给你玩吗。他问,我拿回去给静看看,行吗。我问静是谁。他说静是我媳妇。

  酒席摆在丑子的堂屋,八仙桌上四碟四碗,三双筷子。丑子和赵汉廷拉我入座,一番客套后三人开始推杯换盏。我问丑子,老二的婚事什么时候办。丑子摆手道,一言难尽,回头再说,便叉开了话题,似有难言之隐。席间,趁丑子出屋,赵汉廷叹气道,我家外甥女看不上治平,嫌弃人家不好看,个子还没她高,死活不同意这门亲事。我这当舅舅的夹在中间,里外不是人。我说,治平长的是有些磕碜,不过,人很聪明,也能吃苦。你家外甥女长相如何,那天她蒙的严严实实,我还以为是个愣小子哪。赵汉廷压低嗓门说,您也不是外人,我给你说实话吧。于是他把静家的事一五一十告诉了我。听完,我唏嘘嗟叹。

  赵汉廷继续说道,红颜薄命,家里连遭横祸,都是因她而起,所以,静老是偷着哭,说对不起爹娘。这两年,我就没见她笑过。唉,这孩子太可怜了,我也不忍心再逼她。说到动情处,赵汉廷泣下沾襟。我轻抚其背,好言安慰。

  第二天晌午,我在办公室看报纸,上级颁发的奖牌“石门市优秀示范镇”送到了,镇公所门口悬挂了一块大的,我的办公室里挂了一块小的。

  这时,赵汉廷带着静和春,走进办公室。静恢复了女儿打扮,白底小绿花长衫,雪清蓝小脚裤,低眉顺眼地跟在赵汉廷身后。静的美丽像座大山压的我喘不上气来,为了掩饰局促慌乱,我让他们坐在沙发上,自己远远地回到办公桌前。

  赵汉廷说,大爷,我们准备走啊,过来跟您道个别。您那么帮助我们,我们还没来得及报答哪。我说,小事一桩,不足挂齿。你们这是回老家吗?他苦着脸说,徐铁英一天不死,我们就一天不敢回家。我义愤填膺地说,这个徐铁英,恶贯满盈,市里都通缉他四年了,警察局也都是一群酒囊饭袋。但是,你们不回家,去哪儿啊?

  还没有想好,走一步看一步吧。静不同意这门婚事,我们总不能赖在丑子家不走啊。

  我端起茶杯,吹了吹飘在水中的茶叶,说,要不这样,我给你和春找个事由,你们先住到杂货铺史老板那个院子里,房租无所谓,我也不差那几个钱。静就先在家,尽量少出门,现在兵荒马乱的,人太漂亮,易生是非。

  赵汉廷感恩涕零,激动地说,大爷,您真是在世的活菩萨,我们一家可怎么感谢你啊。

  这时,办公室门倏地被人推开,一个中年人走进来,他是石门市长李玉堂,大背头,瘦长精壮的身材,浓眉细眼,气质冷峻。他原是33师政治部主任,在师长的推介下,来到石门担任市长一职。李玉堂身后跟随两个持枪卫兵,他们关好门,门口一左一右站立。

  我起身向李玉堂敬了一个军礼,道,李市长好,大驾光临,有失远迎,大人赎罪。李玉堂笑道,你这个军礼还挺像那么回事。我殷勤地将他让到我的座椅上。

  赵汉廷和春,静站起身来,诚惶诚恐,不知所措。我介绍说,李市长,这是我家里的亲戚。赵汉廷说,市长老爷好,你们谈大事吧,我们先走了。李玉堂却说,不用,我就几句话的事,你们坐。

  李玉堂转头对我说,王镇长,你把一个污水横流,蚊蝇滋生的休门镇治理的如此干净整洁,地阔天宽,基本已经具备了花园城镇的雏形。听说经费不够,你都是自掏腰包,不容易啊。

  我说,市长过誉了,为官一任,造福一方,属下份内的事。

  李玉堂说,我建议你去青岛考察考察,德国人的市政规划建设,不得不让人佩服。

  不满您说,我就是去了一趟青岛,才下定决心把休门镇改造成一个现代化的花园式的新型城镇的。

  好,年轻人,有志气。我已经和上级通气了,准备提你做石门市副市长,好好的把咱们石门规划规划,争取建成全国首屈一指的模范城市。

本作品由作者上传

Q1:《诡秘之主》第二部什么时候发布?

「爱潜水的乌贼」新书将于3月4日12:30发布,诡秘世界第二部《宿命之环》即将来袭!

Q2:在哪里可以看到爱潜水的乌贼的新书《宿命之环》的最新信息?

加入卷毛狒狒资讯站,乌贼新书情报大公开!「卷毛狒狒研究会」是起点官方打造的诡秘IP互动主题站,依托原著丰富的世界观设定,为用户打造序列升级+魔药合成的全新互动方式。入会成员将体验诡秘世界独特的成长体系。为鼓励用户在站内创作相关衍生内容,优质作品还将获得盲盒等实体奖励。作者乌贼大大也会在此与大家深度交流。阅读小说就可以获得随机掉落的神秘碎片!还有更多精彩玩法等待你的解锁~

Q3:《诡秘之主》首款官方限量版盲盒介绍?

超前情报!盲盒内10位塔罗会成员随机款大公开:
1、塔罗会的创始人“愚者”先生——克莱恩·莫雷蒂 “总有些事情,高于其他。” 黑发褐瞳、容貌普通、轮廓较深的青年。 他原本是名为周明瑞的现代人,却因一个转运仪式而意外成为霍伊大学历史系学生克莱恩。而后,他加入廷根市值夜者小队,成为“占卜家”,又为守护廷根而牺牲。死而复生后,他为复仇及寻求晋升,转换多个身份,并逐渐发觉世界的真相。 在了解到来自星空的威胁后,克莱恩选择成神,并为对抗天尊的意志陷入了沉眠……
2、塔罗会最热情的“正义”小姐,奥黛丽·霍尔 “下午好,愚者先生~!” 金发碧眼的少女,是贝克兰德最耀眼的宝石。 她出身于鲁恩大贵族霍尔家族,身份高贵,备受宠爱。最初,她被意外拉入灰雾之上,成为了塔罗会创始成员。而后,她通过塔罗会成为了一名“观众”,并让自己的宠物犬苏茜也成为了超凡生物。她善良温暖,渴望帮助更多人过上幸福的生活。 在愚者沉睡后,她毅然离开了家族,为实现理想和唤醒愚者,迎接着新的挑战……
3、塔罗会中大名鼎鼎的“倒吊人”先生——阿尔杰·威尔逊 ……

首页历史小说清史民国小说

清秋静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