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叔年羹尧在线阅读

家叔年羹尧

历史 / 清史民国

1.88万字|连载

更新时间 2023-09-22 09:35

书籍摘要: 骄横跋扈的年大将军,就是年裕的亲叔叔。雍正的宠妃年氏,就是年裕的亲姑姑。呼啸可聚几万兵的隆科多,就是年裕的舅舅。九龙夺嫡,有了年裕的搅局,又会出现那些变化呢?

Q1:《诡秘之主》第二部什么时候发布?

「爱潜水的乌贼」新书将于3月4日12:30发布,诡秘世界第二部《宿命之环》即将来袭!

Q2:在哪里可以看到爱潜水的乌贼的新书《宿命之环》的最新信息?

加入卷毛狒狒资讯站,乌贼新书情报大公开!「卷毛狒狒研究会」是起点官方打造的诡秘IP互动主题站,依托原著丰富的世界观设定,为用户打造序列升级+魔药合成的全新互动方式。入会成员将体验诡秘世界独特的成长体系。为鼓励用户在站内创作相关衍生内容,优质作品还将获得盲盒等实体奖励。作者乌贼大大也会在此与大家深度交流。阅读小说就可以获得随机掉落的神秘碎片!还有更多精彩玩法等待你的解锁~

Q3:《诡秘之主》首款官方限量版盲盒介绍?

超前情报!盲盒内10位塔罗会成员随机款大公开:
1、塔罗会的创始人“愚者”先生——克莱恩·莫雷蒂 “总有些事情,高于其他。” 黑发褐瞳、容貌普通、轮廓较深的青年。 他原本是名为周明瑞的现代人,却因一个转运仪式而意外成为霍伊大学历史系学生克莱恩。而后,他加入廷根市值夜者小队,成为“占卜家”,又为守护廷根而牺牲。死而复生后,他为复仇及寻求晋升,转换多个身份,并逐渐发觉世界的真相。 在了解到来自星空的威胁后,克莱恩选择成神,并为对抗天尊的意志陷入了沉眠……
2、塔罗会最热情的“正义”小姐,奥黛丽·霍尔 “下午好,愚者先生~!” 金发碧眼的少女,是贝克兰德最耀眼的宝石。 她出身于鲁恩大贵族霍尔家族,身份高贵,备受宠爱。最初,她被意外拉入灰雾之上,成为了塔罗会创始成员。而后,她通过塔罗会成为了一名“观众”,并让自己的宠物犬苏茜也成为了超凡生物。她善良温暖,渴望帮助更多人过上幸福的生活。 在愚者沉睡后,她毅然离开了家族,为实现理想和唤醒愚者,迎接着新的挑战……
3、塔罗会中大名鼎鼎的“倒吊人”先生——阿尔杰·威尔逊
……

章节试读
第1-2章 年魔头

  “禀裕大爷,老太爷唤您过去。”年遐龄身边的小厮庆儿,低垂右臂,深屈右膝,毕恭毕敬的打千行礼。

  正提笔写八股文的年裕,头也没抬,淡淡的说:“知道了。”

  庆儿很熟悉年裕的脾气,也不敢多言,哈腰倒退了三步,方才转身走了。

  顺着灵感,奋笔疾书,年裕很快完成了一篇佳文。

  在年家,此前唯一的读书种子,便是年裕的四叔年羹尧。

  年仅二十岁的年羹尧,便考中了进士,选入了庶常馆。

  现在嘛,年裕成了年家孙辈中的千里驹。他年仅十四岁时,便通过了院试,考取了秀才的功名。

  祖父年遐龄担心年裕成了被伤的仲永,不许他接着参加顺天府乡试,而是命他启程南下,就在湖广巡抚衙门里静心读书。

  从康熙三十一年开始,到如今的康熙四十三年,年遐龄担任湖广巡抚的时间,已经长达十二年之久。

  年裕刚放下手里的毛笔,贴身大丫头寒香便捧着铜盆,站到了他的身旁。

  洗过手后,年裕整理了一下衣装,这才迈步出门,带着小厮乌林,去见祖父年遐龄。

  在抚署的三堂签押房内,年裕见到了年遐龄。

  “叩见祖父大人。”年裕快走几步,行了跪见大礼。

  年遐龄抚着白须,轻声一笑,说:“小猢狲,你今儿个怎么如此的知礼啊?”

  年裕满脸堆笑的说:“孙儿即将辞别祖父大人,回京参加秋闱。既要远行,当行大礼也。”

  年遐龄含笑骂道:“你个小猢狲,倒是精明,竟然料到了老夫的心思?”

  “祖父大人的心思,高深莫测,您孙儿我肯定是猜不到的。不过嘛,今年便是乡试年,孙儿琢磨着,总不至于再延三年吧?”年裕笑嘻嘻的说。

  年遐龄点点头,满是欣慰的说:“算你聪明,你四叔来信了,说什么你既是我年家的千里驹,也该到科场上展露头角了。”

  在年遐龄的膝下,共有两个亲儿子,即长子年希尧和次子年羹尧。

  但是,年家一直有堂兄弟一起排行的传统,年希尧依旧是大哥,年羹尧则成了四弟。

  年希尧便是年裕的父亲,他比年羹尧年长八岁。

  比较有趣的是,年羹尧名为叔父,他却只比年裕大了十岁而已。

  因为,年希尧成婚早,生子也早。

  年遐龄不动声色的说:“你既然兼着老夫的幕友,束脩也是220两银子,临北上之前,是不是应该把手头的事情,都料理清楚了啊?”

  年裕精通算学,尤其是心算能力,强悍的令人瞠目结舌。

  所以,年遐龄便让年裕兼任抚署衙门的钱谷师爷一职,每年的束脩为220两银子。

  年裕的职责,主要是复核湖广全省上交的商税、田赋和粮食。

  此前,各地上交的赋税和粮食,在汇总复核的环节,总是会出大错。

  原因嘛,其实也很简单。

  算学并不是正途的大道,学的人很少。

  尤其是,精通心算的人才,别说在湖广全省了,就算是在全国范围内,都属于是凤毛麟角。

  年遐龄的身边,除了年裕之外,还聘有五名钱谷师爷。

  这五名钱谷师爷,分别对应湖广省所属的五个道员辖区的应缴钱粮帐目。

  等他们交了帐目后,再由年裕进行汇总复核。

  征收钱谷,是封疆大吏最重要的任务之一。如果完不成年度上交的任务,年遐龄肯定会被弹劾丢官。

  绝非儿戏的滔天重任,全都压在了年裕的肩上,可见,年遐龄对他不是一般的器重。

  “回抚台大人,自然要等到春税收缴入库之后,学生才会北上参加乡试。”年裕故意长揖到地,惹得年遐龄抚须笑出了声,“小猢狲太过淘气了,应该请出家法,狠狠的打屁股。”

  辞了年遐龄之后,年裕回去路上,正好碰见了亲姑母,年仅八岁的年霜月。

  “请姑母安。”年裕含笑打千请安。

  “大侄儿,我正要找你呢,和我们一起跳皮筋吧?”年霜月笑嘻嘻的望着年裕。

  年裕心想,别看年霜月现在还是个小姑娘,等她成为老四胤禛的侧福晋后,在长达十一年间,居然包揽了四爷府里的所有子嗣。

  这已经不盛宠了,而是独宠椒房!

  老四成为雍正帝之后,明明早就看年羹尧不顺眼了,却硬生生的拖到了年霜月薨逝之后,才对年羹尧下了辣手。

  很显然,老四是怕年霜月知道了,会很伤心难过!

  “回姑母,祖父大人安排了重要的差事,小侄必须马上去办。”

  年裕虽然教会了年霜月跳皮筋的小游戏,可是,他一个大男人,怎么好意思混在脂粉堆里玩耍呢?

  “大侄儿,你少来诳我。哼,懒得理你了。”年霜月紧绷着小脸,气鼓鼓的带着丫头们走了。

  望着年霜月远去的背影,年裕不由微微一笑,小小的年纪已经知道看懂人心,长大后还得了?

  在年羹尧这一辈的兄弟姊妹之中,除了年裕的父亲年希尧是出了名的呆子之外,个个精明过人,都不是省油的灯。

  次日上午,年裕的好友,湖广著名的大才子,解元公唐谦盛,派人送来了请柬,邀他一起去樊湖游玩。

  樊湖,也就是后来的梁子湖,以盛产武昌鱼和螃蟹,闻名于世。

  时值春税春粮即将缴入藩库之时,唐谦盛突然邀请年裕出门游玩,年裕即使用脚去思考,也知道,其中必定另有玄机。

  实际上,年裕待在武昌的这三年间,尤其是兼任了钱谷师爷之后,每年都有完不成钱粮任务的省内官员们,想走通年裕的门路,以求得年遐龄放其一马。

  往年,年裕都是不肯松口的。不过,今年他要进京参加乡试,唐谦盛也要提前进京准备会试,两个人已经约好了同行北上。

  虽然说,唐谦盛的父族不怎么给力,没出过高官。但是,唐谦盛的舅舅,现任刑部湖广清吏司郎中。

  照大清律的规定,湖广全省的刑名案子,都归刑部湖广清吏司复核。

  众所周知,这个时代的官员们,最重要的两件大事,一是刑名,一为钱谷。其中,尤以人命关天的刑名最为重要,稍微有个闪失,丢官都是轻的。

  不看僧面看佛面,年裕也就爽快的答应了赴约。

  两日后,年裕带着小厮乌林和大丫头寒香,出了院子,沿着回廊走向抚署的后门。

  湖广巡抚衙门,位于武昌城内北部的胭脂山南麓,和湖广藩司衙门、武昌道台衙门以及武昌府衙,同在一条大街之上。

  抚衙的后门,停着一辆齐头平顶的黑油车,这是年裕的座车。

  守在马车旁的六名戈什哈,见年裕出来了,赶紧屈膝垂手的打千行礼,恭敬的说:“请裕大爷安。”

  “罢了。”年裕淡淡的吩咐了一声,脚下没停的往外走。

  车夫老宋见年裕出来了,当即伸出手臂,悬空抬在了登车凳的上方。

  年裕搭着老宋的手臂,抬脚踩在登车凳上,顺利的上了马车。

  等寒香跟着年裕钻进了车厢里,乌林习惯性的坐到了右边的车辕上。

  车夫老宋收了登车凳后,坐到左边的车辕上,挥舞着手里的马鞭子,击打在驮马的屁股上,“啪。”发出清脆的抽击声。

  车轮开始移动之后,那六名抚衙的戈什哈,纷纷扳鞍上马,紧紧的跟在马车的后边。

  以前,年羹尧在武昌读书的时候,出行的排场,大得离谱。开道的,护车的,尾随的,足有二十几个人。

  年裕不喜欢张扬,但是,年遐龄担心外头的治安不好,硬是给他配备了六名随行护卫的戈什哈。

  在年家,年遐龄一直不太看好年羹尧的仕途前景。因为,年羹尧不仅狂妄自大,而且刚愎自用,谁劝都不听。

  很自然的,年遐龄便把振兴年家门楣的希望,全都寄托在了知道进退的年裕身上。

  年裕是年遐龄这一脉的嫡长孙,他不仅十四岁就考中了秀才,还精通钱谷等庶务。

  更重要的是,年裕的处事风格是,高调做事,低调做人,实乃年家之千里驹也!

  涉及到了百年家运的大事,年裕的人身安全,岂容有失?

  年裕拗不过年遐龄,但是,也做了点变通。他把开道的戈什哈,都丢到了车尾跟着,免得太过扰民。

  在宾阳门(大东门)前,年裕的队伍和唐谦盛的车队,汇合到了一起。

  唐谦盛的家里,原本就广有良田几万亩,不算私下里做买卖的收入,单单是收上来的田赋,就多达几千两银子以上。

  更重要的是,因为唐谦盛的解元身份,唐家的所有良田都是免税的纯收入。

  可谓是名副其实的湖广大乡绅!

  年裕和唐谦盛同车而行,马车一路疾驰着,朝樊湖的方向,快速的驶去。

  “年兄,为了守口如瓶,我事先没敢声张。实不相瞒,此去樊湖,其实是武昌府的黄太守,迫切的想结识你。只因,黄太守想求令祖高抬贵手,允许武昌府延期上缴钱粮。”唐谦盛详细的说了来龙去脉。

  在大清,知府的别称为太守。

  年裕心想,果然不出所料,必是因为钱粮不济的大事。

  整个湖广省的钱粮帐目,都掌握在年裕的手心里。他要是不想高抬贵手,黄知府肯定要丢掉乌纱帽了。

  三年清知府,十万雪花银,更何况是鱼米之乡的武昌府呢?

  “嗯,唐兄,我知道了。”年裕既没拒绝,也没有答应,态度模棱两可。

  唐谦盛暗暗松了口气,照惯例,在官场上,只要不是一口回绝的事情,几乎都有可以商量回旋的余地。

  唐家的良田,大半都在武昌府境内,必须仰仗黄知府的照拂。

  这且罢了,更重要的是,举人享有免除税赋的特权。

  除了唐家的良田之外,在唐谦盛的名下,还有几万亩挂名的良田。

  同乡的大地主们,在大多数情况下,都想把田地挂在唐谦盛的名下。

  当然了,也不可能是白让大地主们挂在名下,唐谦盛必然会收取一定额度的保护费。

  这些银子,都算是唐谦盛的私房钱,和唐家无关。

  里外合计下来,每年也是千两银子以上的大出息。

  挂名的田,唐谦盛白得了不少的好处,大地主们免除了诸多苛捐杂税和异常可怕的徭役。

  可谓是一举两得,妥妥的双赢!

  唯一受损的,显然是大清朝廷的财政收入了。

  车队一路向东疾驰而去,一个多时辰后,抵达了江夏县的油坊岭。

  油坊岭,以土法榨油的作坊聚集而闻名于全省。因为谐音的关系,时间一长,在口口相传之下,油坊岭又被唤作是流芳岭。

  为了掩人耳目,武昌知府黄澄,故意没穿官服,没坐官轿,没带大队伍的出行仪仗,就穿着便服,等候在湖边的码头上。

  等了半天,黄澄还没见着年裕的影子,江夏知县何敬倒是闻着味的赶来了。

  “太守驾临鄙县,实是鄙县的荣耀。下官迎接来迟,还请太守原宥。”何敬恭顺的长揖到地。

  “何大哥,你倒是消息异常之灵通啊?”黄澄斜睨着何敬,心说,这小子怎么知道他出了府城?

  何敬心里暗自有些得意,黄澄的宠妾早就被他的银子喂饱了,岂有不通风报信之理?

  “回太守,樊湖盛产武昌鱼,下官也是嘴馋了,过来打个牙祭。不想,竟然遇见了太守您。”何敬满嘴跑马车的说瞎话。

  黄澄明知道何敬是鬼扯,看在往日里足够丰厚的“孝敬”份上,也懒得和他计较。

  就在黄澄想找个借口,打发何敬走人之时,年裕的马车已经驶到了跟前。

  黄澄赶紧满面堆笑的迎了上去,十分亲热的招呼说:“下官迎接来迟,还请年大先生恕罪。”

  年裕刚在地面上站稳脚跟,黄澄就已经赶到了跟前,毕恭毕敬的长揖到地。

  年大先生?

  何敬的脑袋里,灵光一闪,当即意识到,眼前的少年郎,只怕就是全省闻名的“年魔头”吧?

  年裕统管全省钱粮的这两年,其算帐的细致程度,把整个湖广省的官员们,都快逼疯了。

  很自然的,好事者就给年裕起了个震耳欲聋的绰号:年魔头。

  一时间,何敬喜得直搓手。

  若是有办法,巴结上整个湖广省的第一衙内,那他的仕途,还需要发愁么?

书友还看过

清史民国小说推荐

戏子伶人在线阅读
(学生党写书,想喷就喷吧)南京城里,有着许多茶馆,在江宁街上就有这么一家“裕和茶馆”,来里面喝茶看戏的不止平头百姓,还有少自诩仁人志士的读书人。可当南京城被小日本鬼子攻打的时候茶馆里的人又在干嘛呢?最贪生怕死的馆主上了城楼,最爱财的驻场出钱采购粮饷、军备,骂政府骂的最狠的弹琴老头给战士们打起了气……这群下九流的戏子伶人也不尽是雪月风花,倒是台下自诩仁人志士的贵客却还是在画舫游船里纸醉金迷,商议着国家大事......
作家w2k9IK
日更千字
清史民国
我姐夫八阿哥在线阅读
本书又名:《我姐夫胤禩》 海保的姐姐是八福晋,姐夫是八爷胤禩,这就悲剧了呀! 雍正把八福晋挫骨扬灰的时候,遗憾的说:犹未解恨。 海保被逼上了绝路,只有拥立八爷当皇帝,他才有活路。
大司空
日更千字
清史民国
一品县令在线阅读
如果你以为自己回到晚清就能轻易改变中国的命运,那你就错了  李元宏连秀才都考不上,却意外中了乡试解元,步入清朝官场  他斗贪官、禁鸦片、收山匪、劝农耕  他开工场、励商贾、办矿业、兴水利  ~  李元宏浑身湿透从水里爬了上来,陈知府见状浑身一颤,仰天长叹一声:“县令都被洪水冲到这儿,曲沃县完了!我等着被参吧!”  “不、曲沃县还在!”李元宏抹着雨水微笑道  ~  咸丰吃惊道:“一个贪污卑劣的知县,怎么会有数万人为他跪街鸣冤?”  “这个。。。臣不知!”  “朕要看李元宏被抄家的单子!”  咸丰看着手里寥寥几笔的纸片,眼圈一红,颤声道:“只有三两!”  ~  咸丰:“长毛怎么在曲沃停下了?  “想是惧怕我朝天军,不敢向前!  “废话!曲沃县的县令是谁?  “好像是李元宏!  推荐大明余孽大大的《命尊》大家多推荐啊
隔山打牛
日更千字
清史民国
梦回关山在线阅读
(原名:当骆驼祥子遇见那啥总裁)某现代宅男,因为怀着“大志”,穿越到民国初年,却无意中卷入一系列历史事件。在家国处于危难之际,他终于挺身而出……到底最后他会如何?我们拭目以待吧!故事,就从1922开始…… 【兴之所至,工余写作,更新蜗速,敬请原谅】
钟楼番薯
日更千字
清史民国
铁血王权在线阅读
鸦片战争后开始的中华百年屈辱,一个老大帝国受尽欺凌。  后人说,败的是技术,若洋务运动成功,我等子民徐徐图之,定可早日重为天下共主。  后人说,败的是制度,若维新成功,日本小国尚且强大,何况我泱泱大国乎。  后人说,败的是政府,清政府腐朽且软弱无能,若是我回到大清,领导人民。灭日屠美自不在话下。  真的吗?  沉沦还是崛起,看大清中兴铁血王权。
杨雨晨solo
日更千字
清史民国
阿北传在线阅读
一代枭雄阿北的崛起......
冬至下雪
日更千字
清史民国
灭清我杨秀清是专业的在线阅读
清乾隆五十三年,江南大水,六省诸府饥,流殍载道,草根树皮皆尽,万里无人烟。  礼部尚书伊壮图奏赈,  乾隆斥曰,汉人,日两餐,若能一日一餐,则一日粮可用两日,地方足以支应,尔何在意其之事哉!  此时,距离轰轰烈烈的川陕农民大起义还有七年,太平天国东王杨秀清的一缕英魂穿越到郧阳石门山矿工王秀清的身上。 群号868489299
三头蛇王
日更千字
清史民国
军事系统之一秒增加一个兵在线阅读
来阅文旗下网站阅读我的更多作品吧!
绿阎王
日更千字
清史民国
小说对酒当歌在线阅读
《对酒当歌》是一部酒文化商战传奇,以国家级非遗“蒸馏酒传统酿造技艺”为底蕴。讲述了一位军校才子转战商界,醉里挑灯看剑,智斗日商汉奸,演绎出一场国酒江湖中的“还我河山”!  二十年前,谈、宋两家血案令酒坊成为九仙镇的死忌,二十年后,却被神秘青年谭逸飞打破。他将计就计反戈宋府阻力,局中设局智破日商阴谋,终将酒坊立稳镇上并日益做大。宋府的保守商道与谭逸飞的创新思变强烈冲突,遂利用权倾一方的霸气对逸飞处处刁难;野心垄断酒市的日商柴田欲将逸飞的产业收为己有,拉拢、竞价、骗股、夺方招招诡谲;而宋府与柴田又交手频频……斗酒鉴酒酿酒禁酒,酒典酒令酒诗酒筹,一场酒中三国如龙虎掣空,智术纷呈!  谭逸飞运筹帷幄,步步机锋,济世助学,智惩倭寇,凭借高明的商业智慧将一片废墟创建成煌煌酒国。事业鼎盛之际,爱情却一波三折,逸飞千方百计欲使至爱穆雪薇远离纷争,命运却偏偏将雪薇置于三方锋锐的焦点,在一对恋人身边掀起重重惊涛,同时也引出了谭逸飞的身世之迷。原来逸飞暗暗追查的谈门宿仇宋府大当家宋宗祥早知他是谈门遗脉,反不计私嫌一直与他同心对抗卑鄙日商,谭逸飞终被宋宗祥的大智慧大气度折服,烽烟渐起中,二人兄弟同心,共御家国。
山人巴
日更千字
清史民国
当前位置: 历史 清史民国 家叔年羹尧在线阅读
新人免费读 下载起点读书APP
访问网站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