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一类复活

第一类复活在线阅读

第一类复活

陈E臣

奇幻·另类幻想·5万字

连载 | 更新时间 2024-01-07 10:33

生命的天平永远遵循代价的规律,那么,此刻的更改又需要付出什么代价

章节试读
更多作品相关

前夜之夜

  王安的笔在这关键的时候没水了。

  他真的有好多情绪无处诉说,但是被监听的状态下根本无法信任任何事物。

  只怕自己无意间泄露了可以在关键时刻保全自己生命的某些重要信息。

  在这个陪伴自己走过太多时光的熟悉书房布局里,从抽屉最深处抽出了那本没写完的日记本。他思考了很久,也很想把自己内心的痛苦写在这纸上,最坏也不过是被发现后吞了这张纸。

  可却只能狠狠地锤着桌子,把这支好不容易才找到但却寿命用尽笔狠狠扔到了书房里不知什么角落。

  这个夜晚估计是自己的忌日了吧,他望着窗户,思绪乱成一团在脑海里反复纠缠。

  窗外的狂风暴雨被三层隔音玻璃阻隔着,像是显示屏里的静音画面,只有偶尔闪电十几秒后的雷声提示着他这是现实世界里正发生着的坏天气。

  隔壁卧室里两个坐着休息却仍然全副武装的男人耳机里传来了声音“姓王的什么情况?”,其中一个人摘下眼罩看了一眼眼前临时固定在墙上的监视器屏幕,一个男人的背影趴在书桌前一动不动,“没有异常,可能是在发疯吧。”

  说来有趣,这个监视器原本是王安用来监察家里状况防止小偷的,可笑的是如今用来监视他自己了。

  “看情报里说,姓王的之前合作的时候就不好对付,待会走之前优先把他处理了,防止意外”耳机那头的女人下达了对王安的绝命指令。

  耳机那一头的她就那么站在天台上,丝毫不受影响,仿佛周围不是暴雨,而正微风和煦。

  天台上的风雨很大,200米外就丧失了有效视野,雨声雷声也嘈杂异常,但这丝毫不干扰她对方圆2公里范围的绝对监视。

  就那么站在雨中,墨镜下她闭着的眼睛也盖不住那瞳孔闪着的微微蓝光。和楼下卧室里防弹装备戴满的两人不同,她穿着修身高衩的皮质大衣,隐约可见里面的运动内衣。与气氛更加格格不入的是,雨水并没有真切的落在她的身上,在距离她的周围几毫米处形成了雨帘,仿佛有个看不见的伞在防止她被雨水淋湿。

  “欸呀呀,这次的活不好接呐,不会真有一大帮大头兵扛着RPG来干我吧”这场大雨很好地掩护了行动,如同这场行动掩护着的另一场行动。她一直谨慎的感知着四周,等待那个关键的人到来,偶尔的自言自语也不知道是在说给谁听,微小的音量几步外就淹没在了雷雨声中。

  闪电照亮了他忧愁的脸。

  心里滋生的焦虑在短暂的夜晚里被无限放大,死亡从来没有这么接近过,谁知道那些天杀的财主真的能为一次被迫的补税来杀人。而且看样子是要一次性把那次的知情人全部解决,不然自己根本活不到这后半夜。

  自己才刚花了一大笔钱换上这套别墅,这才享受几天?死亡的命运就忽然来了。

  不是已经协议之后物理删除所有相关文件了吗?就凭自己这样的老百姓根本没有任何能力再威胁到他们呐!

  袭击家里的这三个人是根本没有任何沟通意愿的,他的心脏比任何时候都跳得更快,隐约感觉到最后的结果恐怕留不住一副全尸。

  在他想要为活下去找到出路的时候,现在这个不属于他掌控房子的楼下停下了第二辆车,车灯熄灭的时候,两个同样武装好的壮汉押着两个穿着睡衣被捆住的赤脚女人从车里下来走向了院门。

  卧室里的一位壮汉从耳机里接到命令出来开门,于是这两个女人便和之前两个带来的人质一起锁到了杂物间。

  两个壮汉在客厅按程序检查装备的时候听见书房里的王安在狂敲房门,良好的的隔音让他们听不清这个男人在疯叫什么,于是没有理会。但天台的女人却嘴角一弯,对客厅里的两个男人下达了新的支线命令。

  '那几个老头还有私藏的金库吗,想不到做个麻烦任务还能赚外快'她心里如此想着倒是不介意给这个男人一点甜头骗出点安心的钱财来。

  “你在叫什么叫?再叫舌头就先剁了吧。”其中一位大汉脱下了头部装备,露出了锃亮的光头,在王安眼中比卧室里两个人更显几分凶神恶煞,“刚刚听你说什么金条还是金库什么的,仔细说来听听看。真要是有金子拿,今晚你这条命就可以和我们先走,要是骗我们,你这条烂命就可以留在这里了。”

  他说着就拿自己的步枪枪口点了点王安的胸口,眼里带着毫无温和的些许笑意。

  王安坐在客厅的地上,只感到手足无措,这里就好像不是他住了快一个月的家。他脑中有一种幻想,一个俯身夺下身前男人的枪,几发子弹锁头穿颈干掉眼前的两个人再下楼开车跑去报警。

  也许这是可行的方案吧,但当他被那个男人用枪轻点两下就胸口发疼时,他知道两个人的体型差距绝不是因为一身的装备所以显得悬殊。

  自己这样一个没受过训练也不怎么锻炼的普通人怎么有机会反抗两个全副武装的精兵?

  他面色显得有些苍白,但也努力控制自己的状态,为了自己的一线生机而开口:“你们应该是范氏集团里那几个老头雇来的吧?虽然我已经把他们的犯罪证据销毁了,但是和他们走的那么近,之前有一次也偷听到了他们四个人在郊外有藏金库,地址很偏僻交通不便,那些财产短期内绝不可能大规模转移,你们大可以放心去取。”

  “我们用不上钞票,只要金条,有多少我们要多少,他们藏金库的地址在哪里。”听到是雇人的那几个老头的金库,光头男人终于有了几分兴趣。

  “他们是从西洋银联花了一千多万美元买来的淘汰保险库,四个人里最少的那一家也存了超过一吨黄金,保险库是在白山区白崖山庄储物仓库的地下二层,入口可能有更改,但地址绝对是对的,只需要一点密码就可以开启了。”看到眼前的男人对金库的兴趣,他知道,接下来只要自己透露出自己知道金库的密码就能确保自己活下来了。

  光头男人顿了一会,又对他说到“你不会刚好知道金库的密码吧?”他虽然笑着对王安说话,但其实只要知道地址,他们就已经不在乎密码什么的了,有的是手段随时打开这个从老古董银行淘汰的破铁盒子。

  不过看着这个男人为了自己的生存在那里表演,他只觉得有趣,特别是序列内职员此时正在天台坐镇,放松一会紧绷的神经也成为了任务内不算那么奢侈的事。

  “看各位大哥也不急这一会,我能问你们几个问题吗?走的时候再把密码告诉你们,到时候你们就按着地址拿金子就万事大吉了。”

  光头男人开始和王安闲聊,顺便了解了一些和那四个“雇主”有关的事。

  已经11点半了。

  天台上的女人仍然表情凝重“最后时限只有不到半个小时了,不应该还没到啊,按理说应该要到灭口出发的时候了。”话音刚落。她就感觉到感知范围内有一个人正在快速靠近,同时传讯终端也传来了消息:‘劫持任务失败,甘罗确认存活,不清楚是否受伤,护送车队全殁’

  感受到明确的气息后,她看着那个快速靠近的人,以恐怖的力道一跃上了这三楼之上的天台,“到底发生什么了?护送车队全军覆没你还能任务失败?对面不过是个普通人。”她不等那个人落稳就开始质问,好在还有些时间。

  眼前这个穿着特制雨披的男人一脸苦笑,摊着双手道:“你不知道那里多惨烈,米国不知道用什么器具运来了一大帮重火力恐怖分子,在那一头打了个天翻地覆,三尺土都给翻出来,有一边用了大当量炸弹,估计两边都死完了。起码还在现场用了30枚抑灵弹,山上还有不知道哪家的狙击手,老子根本不敢靠近。”他边说边走到旁边的的桌子边坐下,撑开中柱伞方便遮雨。

  “这个甘罗不过是个住监狱里的研究员,居然这么受重视吗”她看向这个刚刚用莫名力量烘干了板凳雨衣的男人“上头之前说就算劫持甘罗失败了也要把这个掩护用的任务完成,所以待会我还是会按原计划走,那你这两天有什么打算吗。”

  “跟你们走呗,还有什么打算。”他抬眼看了看这个女人,“怎么,你有事吗。”

  “我刚刚知道一个藏金库,是这次掩护任务里的那几个雇主老头的,你去看看能不能直接把金子全带回来,你要是能跑的话分你两成。”这个男人回来的刚好,而且他还有能把金子带走的手段。

  本来这次要是带回甘罗的话,也是要把他伪装成几个老头需要的人之一带回去的,而这个男人就负责带走那多出来的一具尸体,确保任何人员来勘察都无法将这里与甘罗的失踪联系到一起。

  但既然失败了,不如让这个男人发挥余热,带点金子回去,这些钱虽然对组织不值一提,但对小队里来说可以算是好几年的经费了。

  “这几个小老头能有什么钱,两成恐怕也没多少,这样,换成一年的基地特供餐怎么样?”他们组织里的特供餐每次都需要预约,一餐起步需要相当于20万的基地积分,对他们这些序列内的职员来说算是不小的花费了,但因为食材的珍稀性对他们而言具有巨大的吸引力。

  他心里知道这算是狮子大开口了,跑一趟路不值得花这么大代价的,心里想着对面待会砍价自己该如何应对。

  “成交”没有丝毫的思考,她的回应几乎紧跟着他话音落下的时刻。

  “那几个破落老头这么有钱吗?!你这趟外快真是够挣钱的呐,那几位不想来的看到你挣钱估计要哭死了。”男人噌的一下从椅子上坐起来,穿上雨披便准备再度出发,却被女人的话叫住“等一下,等我给你带点东西”

  客厅里王安还在和光头壮汉聊着,看到女人和男人下来以后,光头壮汉便停止了话题,对坐在地上的这个男人说道:“王小兄弟,这样待会我们要让你们五个人都趴在地上的防水布上面,要不然他们都有戒心比较怕死,不过不用担心,我们会带你走的,还要你带我们开金库呢。”

  虽然听到他这么说的时候王安悬着的心放下了一些,但仍然还是十分的紧张,因为自己的命运就掌握在他们的一念之间。

  杂物间里的两男两女被放倒在刚铺好一片防水布的地上,沙发因为碍事也随意的被翻在一旁。看着这几个眼里泛着泪光,手脚因为挣扎而勒的紫红的同事,因为接下来命运的不同,王安看着他们突然感到往日仅存的一丝熟悉也变得陌生。

  王安趴在最左边,他看着右边四个人,虽然大家一样都是双手反绑,但只有他嘴里没有塞上布。

  ‘他们一定在想这一切到底是不是如同他们猜想的那样吧,他们一定在想趴在这片防水布上是不是要发生什么恐怖事情了吧。’王安这么想着,但又想到他们将死去,所以带有一丝愧疚地闭上了双眼。

  “各位,我们准备要出发前往终点目的地了,可是你们五个人带着实在太麻烦了,我们只有两辆车,所以只准备随机带两个人走。等我话说完的时候呢,你们就可以开始在心里倒数了,如果10秒之后你还活着的话请坐起来,我们就准备出发了。”说话的是皮制风衣的女人,她的语气里带着一丝愉悦。

  她拍了一下手掌,扫视着面前四个被壮汉按住不得动弹的人说道:“那么,开始倒数吧!”

  虽然他觉得自己应该也不用数,但王安还是默数了10个数,他怕自己被另外一个将要活下来的人发现自己和这些被雇来的绑匪关系过好。

  不像那四个人一样被壮汉压着,他很容易就起了身,他睁开眼看到最右边一个女孩也已经坐了起来。王安开始想待会该怎么和这个幸存下来的女同事相处,看着她眼里的泪光,在情绪不稳定的时候应该更容易取得信任吧。

  但令他疑惑的事情发生了,靠他最近位置的一个女生居然也坐了起来?于是此刻他才注意到两个女生中间死去的两个男同事,背上都插着没至柄处的匕首。

  刚刚押着两个女生的正是一开始在卧室休息的两个男人,他们现在一脸懊恼之色,仿佛输掉了一场比赛。

  ‘所以最后留下了三个人吗,因为是女生比较好控制所以杀掉了男人吗’王安想到此处,也小舒了一口气,‘总算是活过今晚了,他们看着很专业,但好歹还是愿意求财的。’

  突然那个穿着雨披的男人两步走到他面前,指着他的额头说“这里怎么还多了一个人没死掉啊,三个人可塞不进车呐。”

  王安的心跳突然不安起来,他看向那个光头壮汉,他坐在还有几秒就要彻底死去的男人的身体上,转过头来看了眼王安,又对着雨披男笑着说道:“是了,我们疏忽了先生,怎么还多出来一个人呢。”

  听到这里,王安只感觉到自己的世界里仿佛一切的声音和画面都开始模糊起来,隐约听到的四个武装壮汉的交谈也渐渐更加模糊,只听到雨披男说了句:“那就请你去死吧,王安先生。”

  雨披男点在王安额头的指尖突然绽放出一股震破耳膜的震动,薄薄的一层皮肉像泛起涟漪一样,以指尖为中心在王安头上引起好几圈波纹,事实上他的脑组织在一瞬间就被搅得一塌糊涂,眼珠也差点掉出来,但又被男人按了回去。

  最后的画面是那个男人掌心带有鲤鱼的刺青。

  但在几毫秒之内就已经对于自我以及这个世界再无一点感知。

  雨披男在王安的尸体上轻轻一点,左手扳指上闪起一点红光,尸体便消失在地上。

  “真是好用呐,你个狗运能白捡到储物器具”女人白了一眼,“精确地址已经发你了,到了以后骇克会协助你找金库,我警告你别耍小心思哦。”

  撂了几句狠话后,两人又随意交流了几句,便在手下的准备中开始要前往指定地点。

  女人坐在车里看着大雨弥漫的夜,“组织里造的雨还真是好用,已经屏蔽北川市各个人物的眼睛半个晚上了,不过倒是便宜了米国的那帮疯子。”

  两方人朝两个方向各自渐渐消失在大雨之中。

本作品由作者上传

Q1:《诡秘之主》第二部什么时候发布?

「爱潜水的乌贼」新书将于3月4日12:30发布,诡秘世界第二部《宿命之环》即将来袭!

Q2:在哪里可以看到爱潜水的乌贼的新书《宿命之环》的最新信息?

加入卷毛狒狒资讯站,乌贼新书情报大公开!「卷毛狒狒研究会」是起点官方打造的诡秘IP互动主题站,依托原著丰富的世界观设定,为用户打造序列升级+魔药合成的全新互动方式。入会成员将体验诡秘世界独特的成长体系。为鼓励用户在站内创作相关衍生内容,优质作品还将获得盲盒等实体奖励。作者乌贼大大也会在此与大家深度交流。阅读小说就可以获得随机掉落的神秘碎片!还有更多精彩玩法等待你的解锁~

Q3:《诡秘之主》首款官方限量版盲盒介绍?

超前情报!盲盒内10位塔罗会成员随机款大公开:
1、塔罗会的创始人“愚者”先生——克莱恩·莫雷蒂 “总有些事情,高于其他。” 黑发褐瞳、容貌普通、轮廓较深的青年。 他原本是名为周明瑞的现代人,却因一个转运仪式而意外成为霍伊大学历史系学生克莱恩。而后,他加入廷根市值夜者小队,成为“占卜家”,又为守护廷根而牺牲。死而复生后,他为复仇及寻求晋升,转换多个身份,并逐渐发觉世界的真相。 在了解到来自星空的威胁后,克莱恩选择成神,并为对抗天尊的意志陷入了沉眠……
2、塔罗会最热情的“正义”小姐,奥黛丽·霍尔 “下午好,愚者先生~!” 金发碧眼的少女,是贝克兰德最耀眼的宝石。 她出身于鲁恩大贵族霍尔家族,身份高贵,备受宠爱。最初,她被意外拉入灰雾之上,成为了塔罗会创始成员。而后,她通过塔罗会成为了一名“观众”,并让自己的宠物犬苏茜也成为了超凡生物。她善良温暖,渴望帮助更多人过上幸福的生活。 在愚者沉睡后,她毅然离开了家族,为实现理想和唤醒愚者,迎接着新的挑战……
3、塔罗会中大名鼎鼎的“倒吊人”先生——阿尔杰·威尔逊 ……

首页奇幻小说另类幻想小说

第一类复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