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今天也只想和路人小师妹贴贴

今天也只想和路人小师妹贴贴在线阅读

今天也只想和路人小师妹贴贴

金萝卜银萝卜

玄幻·异世大陆·57.06万字

连载 | 更新时间 2024-03-01 23:58

【单女主】江桥穿越进病娇游戏中,被病娇女主反复刀杀,反复重生。后来,他发现只要自己和蹲在墙角存在感极低的路人小师妹在一个场景的话,病娇女主出现的频率就会大大降低。为了顺利通关,离开这个鬼游戏,江桥主动对小师妹发起邀约:“可以和你组队一起探索秘境吗?”“为什么是我?”师妹疑惑。“因为你看上去很安全。”“?”

章节试读
更多作品相关

第一章 “总有一天,你会再也躲不开我的。”(4170字)

  “师弟,我真的好喜欢你。

  “成为我的珍藏品吧……

  “放心,不会太痛苦的,你可以和其他珍藏品作伴,也不会孤单哦~

  “嘻嘻。”

  划拉,一把尖利的刀子刺破了胸口。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剧烈的痛苦瞬间袭来,每一处经络,每一处肌肤都承受着钻心的痛苦。

  江桥鲤鱼打挺般醒来,枕头上沁了一层汗水,所幸,他再一次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他只觉后背发冷,浑身寒意侵袭,又死了一回……

  所幸,自己还有重生的机会。

  原本大学生的江桥因为在水课上打开一款病娇galgame游戏,刚看完游戏过场动画就穿越了,这便是他悲剧的开始。

  只有不被病娇女主们杀死,苟到三年后魔宗宗主出关,才能最终完美离开游戏世界。

  而被女主刀的条件是好感度超过90。

  江桥开始觉得,这样的话只要保持不攻略,这不是有手就行,只要不和女主说话不就行了。

  但是游戏剧情就是如此奇妙,你想要独善其身当个背景板,剧情就越是将你推上风口浪尖之中。

  他连第一个女主穆青柑的关卡都过不了。

  某天穆青柑跑来,看着躺在地上,上气不接下气的江桥,急匆匆问道:

  “师弟,你喘疾又发作了,快告诉我应急丹药在哪里?”

  “左边,第,第二个柜子。”

  “好,好。”

  “谢谢师姐…咳咳。”

  【系统提示:#师弟咳嗽起来好好看啊#,穆青柑好感+5】

  (PS:#指升好感原因)

  ?只是咳个嗽都能升5点好感值吗,这是什么变态的喜好,江桥无语住,事实证明,离谱的还不止于此。

  后来他不咳嗽了,就是嗓子毛起来,比较难憋住,他勉强皱眉坚持住。

  【系统提示:#师弟皱着眉的样子好可爱啊,#,穆青柑好感+5】

  后来,穆青柑红着脸跑来,“师弟,这次探索秘境,我们一道组队如何?”

  “不用了。”江桥严词拒绝,杜绝接触的可能性才是最佳策略。

  【系统提示:#师弟拒绝起来的模样好可爱捏#,穆青柑好感+10】

  再后来。

  “师弟,一起吃饭吧?”

  江桥沉默着走开,这次他决定不说话了。

  【系统提示:#他冷漠的时候也好看哎,太帅啦#,穆青柑好感+10】

  目前,江桥已经被刀了四次。

  一开始,江桥发现不管是接上师姐的话,或是缄口沉默,师姐都能自我攻略。

  就算是刻意躲着穆青柑也没用,她貌似总是会在某一处地点刷新,继而堵到自己,防不胜防。

  于是第一把好感度升到90,他死了。

  江桥决定逃出宗门,可宗门内部有结界保护,没有宗主的允许,出不去,想要入洞闭关个几年,结果被告知没有申请闭关的资格。

  后来尝试了顽劣颓废路线,最终逐出师门,但离别之时,穆青柑还亲自给自己送了個刀杀。

  这是第二次死亡。

  江桥给师姐下毒,发现师姐对毒完全无效,师姐知道自己给她下毒之后好感度更加是提升了20点。第三次死亡。

  而他太弱,暗杀师姐不可能成功,同时宗门内有再多钱都雇不到人。

  江桥尝试找穆青柑的敌人,宗门弟子没有和穆青柑结仇的,平时相处融洽,江桥私联别门派的人,结果人家嫌自己太弱,没有帮忙的价值,拒不合作。

  拖到最后,第四次死亡。

  剜心剥皮的痛苦依旧刺痛着江桥的神经,这种死亡的体验,这次他决心不想再体验了。

  他已经在无用的方法上耗费了太多时间,这次,他必须慎之又慎。

  死亡多次,他还算是摸清楚了穆青柑的套路。

  只要自己和穆青柑交互,就能很大概率提高好感度,如果是顺应着穆青柑的想法走,会升高5点好感度;越是拒绝,越是逆着她来,加的点数更高。

  这是有什么受虐倾向吗。

  根据系统提示和穆青柑杀自己的说辞,江桥推测也许换张不好看的脸,能抵抗穆青柑的颜控特性。和读者们一样帅气逼人的脸确实会招致祸端。

  不过这个是否能够成功,还是未知数。

  按照这个推论,江桥第一个想到的就是易容。只不过易容术现在已经失传,想找到这个功法很困难。

  退而求其次,听说山下的丹药集市里什么都卖,一些炼丹鬼才甚至还接受私人定制。

  也许会有短期药效内幻化成另一个人的丹药,遇见穆青柑就吃下丹药,也许能躲过一劫。

  或者,原主有个很喜爱的红面具,只是宗门为了能快速甄别弟子身份,不允许弟子戴面具,这种违禁品一经发现,弟子就要被关禁闭三日,期间不允许任何人探视。

  尽管是禁忌,这对于江桥来说是也可以利用的规则。

  方法二,变强,之所以被穆青柑杀归本溯源还是因为打不过她,反被杀。

  穆青柑的初始好感度是40,如果以最低的好感,如果每天最低上升5度,升到90需要十天时间。

  所以这十天是他翻盘的最好时机。

  原主的身份是刚刚进入宗门,对修炼充满渴望和憧憬的普通弟子,打不过穆青柑也正常,但不能永远打不过。

  一定要快点变强,变强才更有可能苟到魔宗宗主出关那个最终线。

  冷静分析之后,江桥下床,整理了一番着装后出门。

  这次重生,他打算去藏书阁看看。前几次重生没去过,这次江桥打算去那里借一些书籍来读,多学一点基础功法。

  课上传授功法的长老说,传授归传授,课余时间也要充分利用,藏书阁里的的书可以快速打下坚实基础。

  按照前四次死亡的经验来看,游戏开始的第一天,一定会和穆青柑来次巧合的偶遇,并且无法避免。

  所以,江桥希望他的推论是能够避免好感度上升的方法。

  江桥来到藏书阁,便发现藏书阁除了管理者之外,没有其他人。

  “进入藏书阁,需要出示你的腰牌。”管理者是个老头,他见江桥比较面生,便知是刚入门的弟子,对于藏书阁的规矩不怎么了解。

  “哦哦好。”江桥立马出示了自己的腰牌。

  腰牌上赫然写了“摘星崖”。

  老头摸了摸他长而白的胡须,“摘星崖弟子啊,果真是后生可畏。”

  老头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摘星崖弟子,都是细细择选了新入门弟子中的天赋翘楚。

  之后便让江桥进了去。

  江桥目测穆青柑很快就会出现,所以得马上找出对自己有利的书籍,时间不等人。

  只是,江桥进入藏书阁没多久,穆青柑就来了。

  “青柑,你很久没见你来这里了。”老头看见穆青柑来后道。

  “没这回事吧。”穆青柑笑道。

  “瞧瞧你现在出落的亭亭玉立,谁看得出来你小时候还撕破过书,推翻过书架……”

  ……

  江桥人在藏书阁两楼,通过俯视阁楼中央的中庭可以清晰看见一楼的情况。

  穆青柑一身蜜色衣裙,她的皮肤如同剥了壳的荔枝,轻轻一掐就能出水。袖口的层层纱幔将她白皙修长的玉臂半遮半掩。

  这样的美人,实在危险。

  “一会儿再来和您聊。”穆青柑别了管理老头,就朝着二楼走去。

  江桥知她是来找自己的,红面具立刻戴在自己的脸上。

  一抹明艳的蜜色立马慢悠悠顺着楼梯的轨迹到了二楼。

  “师弟,好巧哦,你也来这里看书,我来借书,远远就看见你了哎。”

  穆青柑在一楼远远地望见江桥的侧影,她不可能放弃看帅哥的任何一个瞬间,所以便来了。

  江桥的脑海里依旧在闪着这个女人杀人时的癫狂,他极力平复了自己的心情,缓缓转过身来,“师姐,伱也来了啊,确实很巧。”

  “师弟,好巧哦”这句话江桥前四次死亡也听了很多遍,轻飘飘带着些许欢快的语调,现在回想起来依旧令人胆寒。

  而穆青柑很失望,她的师弟转过头来没能让她看见想看的风景。

  她喜欢师弟那张美得惊心动魄的,无论是冷水清泉般的节制禁欲,还是放荡不羁的傲慢都能完美驾驭的脸。

  只是,现在这样美的脸却被一个讨厌的红色面具给遮住了。

  “师弟,你忘了,宗门是不准弟子戴面具的么,赶快摘下来,被别人看见了可就不好了。”

  穆青柑的右手轻轻搭在江桥的肩膀,一股袭人的香缓缓漫散开来。

  而江桥像拍灰尘般轻轻掸开她的手,随即退后几步,“师姐,我都带了面具,你居然还能认出我来,真厉害。”

  他一面说话一面内心感概,系统并没有什么反应,也就是现在和穆青柑的交互并不会影响好感度提升。

  面具果然是有效果的。

  看来穆青柑每次提升好感,都要能看到自己的脸才行。

  穆青柑的手扑了个空,但她的语气反而因江桥的拒绝而更加升了几分兴趣:“我当然能认出你来啊,你听话嘛,面具是不能带的哦,念在你初犯……”

  “等等,师姐,面具的事情一会儿再聊,你能先转过身么,我给你准备了一个惊喜,需要你略等一会儿。”

  穆青柑听说了这话之后,面色泛红,她有所期待。

  “那你一定要给我一个巨大的惊喜,如果我不满意的话,你就完了哦。”

  穆青柑还是这样轻飘飘的语气,但好在现在她还能听进去自己说的话,攻略初期是40好感度,还是较为松弛的阶段,这个时候穆青柑还没有过于浓重的控制欲。

  不过,只要被穆青柑成功剥下面具,系统一定会提示好感度提升。

  所以,他当机立断,趁穆青柑闭眼等待的时间里,从藏书阁的二楼跳到了一楼,直接来到管理老头的面前。“长老,我带了面具,按照宗门规矩,你可以把我关禁闭。”

  老头懵了,原本在倒茶的手立刻悬停,他没想过这年头带个面具还会有人自首,顿了一会儿,他道:“禁闭三日,你可想好了?”

  穆青柑也跟着跳了下来,她想出言劝阻,江桥却抢先发言道:“想好了,关禁闭之前,我能先借这几本书吗?”

  老头点了点头,“可以。”

  接着,老头甩出一个传送符,贴在江桥身上,就把江桥送入弟子禁闭楼了。

  ……

  禁闭楼里,执勤人员例行盘问。

  “再问最后一次,为什么要戴面具?”

  “因为想要在禁闭楼里看书,图个清静,不然总有人来打扰。”

  江桥还沉浸在方才成功躲避师姐的欣喜之中,这可是他第一次成功逃脱穆青柑的控制。

  就算是待在禁闭楼,也觉得一呼一吸之间的空气不再逼仄。

  执勤人员似是无语了几秒,继而用毛笔沾墨水继续书写:

  “核查差不多了,你暂时排除嫌疑,不是我们要找的人,面具先没收了,要是下次再戴面具,那么你摘星崖弟子的身份只怕是要降好几个档次,这次先记过处理。”

  江桥轻松表示:“好的好的。”

  话是这么说,但等他出去大概率还是会买个面具防身。

  禁闭楼和古代牢狱差不太多,不过条件好上一些,禁闭室床铺干净整洁,桌案被擦的锃亮,有需要的话还可以点上一盏油灯。

  江桥将藏书阁的书在桌案上列开,首先选择了一本名为《石身咒》的书。

  看了一眼引言,他大概明白这功法能够在短时间内凝聚灵力,让身体保持坚硬不坏的状态,只是维持的时间并不长,灵力消耗大。

  不过,这点正好可以短时间躲一躲穆青柑的刀。

  江桥将身心放空,全身心投入修炼中,学到一层后,又学了些其他功法。

  关禁闭的时间里,任何弟子都是不允许探视的,所以穆青柑自然也不可能来。

  能多活三天是三天。

  只是,到了晚膳时间,他就再也笑不出来了。

  江桥观察着隔壁其他禁闭弟子们的餐食。灵力低微的他们还没到辟谷的境界,仅仅是粗茶淡饭,他们已然吃的狼吞虎咽。

  可送江桥的这一顿饭,却无比丰盛。

  秋葵炒肉片,枸杞吊鸡汤,海参蒸蛋,另有一盘新鲜的桑葚,珍珠般晶莹的米饭,散发着好闻的香气。

  为什么会给自己送这样滋补的菜?江桥完全不理解。

  直到他听到几声熟悉的嗓音,“师弟,我真不明白,为什么你要来这里受苦,是要躲着我吗?

  “不过你真躲着我也没关系,总有一天,你会再也躲不开我的,这些是我给精心准备的饭菜哦~”

  江桥的心顿时一沉,原本放松的心情顿时紧绷起来,不是说任何人都不得探视么,为什么她……

本作品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Q1:《诡秘之主》第二部什么时候发布?

「爱潜水的乌贼」新书将于3月4日12:30发布,诡秘世界第二部《宿命之环》即将来袭!

Q2:在哪里可以看到爱潜水的乌贼的新书《宿命之环》的最新信息?

加入卷毛狒狒资讯站,乌贼新书情报大公开!「卷毛狒狒研究会」是起点官方打造的诡秘IP互动主题站,依托原著丰富的世界观设定,为用户打造序列升级+魔药合成的全新互动方式。入会成员将体验诡秘世界独特的成长体系。为鼓励用户在站内创作相关衍生内容,优质作品还将获得盲盒等实体奖励。作者乌贼大大也会在此与大家深度交流。阅读小说就可以获得随机掉落的神秘碎片!还有更多精彩玩法等待你的解锁~

Q3:《诡秘之主》首款官方限量版盲盒介绍?

超前情报!盲盒内10位塔罗会成员随机款大公开:
1、塔罗会的创始人“愚者”先生——克莱恩·莫雷蒂 “总有些事情,高于其他。” 黑发褐瞳、容貌普通、轮廓较深的青年。 他原本是名为周明瑞的现代人,却因一个转运仪式而意外成为霍伊大学历史系学生克莱恩。而后,他加入廷根市值夜者小队,成为“占卜家”,又为守护廷根而牺牲。死而复生后,他为复仇及寻求晋升,转换多个身份,并逐渐发觉世界的真相。 在了解到来自星空的威胁后,克莱恩选择成神,并为对抗天尊的意志陷入了沉眠……
2、塔罗会最热情的“正义”小姐,奥黛丽·霍尔 “下午好,愚者先生~!” 金发碧眼的少女,是贝克兰德最耀眼的宝石。 她出身于鲁恩大贵族霍尔家族,身份高贵,备受宠爱。最初,她被意外拉入灰雾之上,成为了塔罗会创始成员。而后,她通过塔罗会成为了一名“观众”,并让自己的宠物犬苏茜也成为了超凡生物。她善良温暖,渴望帮助更多人过上幸福的生活。 在愚者沉睡后,她毅然离开了家族,为实现理想和唤醒愚者,迎接着新的挑战……
3、塔罗会中大名鼎鼎的“倒吊人”先生——阿尔杰·威尔逊 ……

首页玄幻小说异世大陆小说

今天也只想和路人小师妹贴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