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邱昊探案

邱昊探案在线阅读

邱昊探案

落枫回形针

悬疑·侦探推理·21.64万字

连载 | 更新时间 2023-12-20 01:37

主人公儿时丧父。父亲被害案子悬而不决,令主人公励志成为警察。可是虽然在刑侦工作中不断突破,却对父亲的命案始终没有突破.....

章节试读
更多作品相关

第1章 刑侦队长

  房间里没有亮灯,在日暮时分便显得格外黯淡。屋子里,无论是装饰还是家具,都可称得上古朴。

  可在邱昊的眼中,只有屋子正中间的一张麻将桌。这本来是一张雕木会客桌,可对于邱昊的父亲而言,会客与打麻将本就是两件约等同的事。

  邱昊向桌子走去,缓缓伸出了自己小小的右手。他的目标是朝自己这一侧的抽屉。这样的抽屉四边皆有,屉面雕有纹理。巧夺天工自然谈不上,但其巧妙的凹陷,令开柜之人有了着力点,也颇算用心之作。

  小手的食指、中指、无名指扣入碉楼处,邱昊不动声色地拉开抽屉。四枚白面玉背的麻将牌横七竖八地躺在抽屉中,都是背上面下的。

  邱昊心中清楚这四枚分别是“三筒”、“六万”、“九条”、“南风”,而且也十分确定各自的位置,但还是不由自主得拿起了自左数起的第二枚。这枚麻将牌本来是斜躺着的,邱昊将其翻转过来,心想:果然是“六万”。

  “砰”

  东西砸碎的声音传来。邱昊清楚地知道碎掉的是家中的一只瓷茶杯。他放下手中的“六万”,走出屋来。

  整套房子坐北朝南,南面是前院。入的房来是个最小的前厅,朝东、西、北各开出一门。邱昊正是从东边的屋中走出。

  虽明知碎杯声来自西屋卧室,可到了大门处,邱昊还是不禁向前院口望去。父亲正站在院子门前,在夕阳斜晖下向自己招手。

  邱昊情不自禁地跑向父亲,一头栽进了他的怀抱。两人一语不发地相拥良久。邱昊望着院中的小池塘,仿佛时间在其中流淌徘徊,不舍离去。

  “阿昊,将来长大了,一定要娶一个真正懂你的女人。”父亲一边轻抚着儿子的头,一边语重心长地说道。

  “铛铃铃----”闹钟响起,邱昊豁然睁开双眼。

  眼前的天花板一如梦境中的麻将桌,四四方方。不过邱昊心中明白,这间屋子并非正方形,而是3米6乘以4米1的。之所以如此清楚是因为邱昊习惯于卧室大小在15平米左右,而且是越趋于正方形越好。为此,早前邱昊没在寻找租房上少下功夫,而一旦找到了这间称心满意的一室户后便几年没再挪过窝。对于房间结构和长度宽度自然也就心知肚明了。

  邱昊坐起身来,摇了摇脑袋让自己清醒,因为清醒是一个刑警最基本而又最重要的特质。他按灭了定在7:15的闹铃,回忆起梦境。

  从严格意义上来讲,这不是一个梦。房子是儿时邱昊位于苏汉市的家。苏汉市距离现在邱昊工作的申滨市虽然不远,但也有个几小时车程。梦中的那一幕发生在20年前,母亲不满父亲嗜赌成性,在一个夏日的黄昏用砸碎杯子的方式结束了与父亲的争吵。无奈的父亲在院门口给儿子留下了人生的最后一句话,内容则与梦中的一字不差。父亲开车离开了家,而一天后,尸体就在三公里外的一个池塘中被找到。

  父亲是死后被抛入池塘的,左胸被某种奇怪的锐器刺穿心脏。当时的警察只推断出父亲的死亡时间是在前一日的20点到22点之间。所以他在离开家后不到五个小时便遇害了。可这也是唯一查到的线索了,除此之外竟一无所知,即便是凶器为何至今也没有定论。案子悬留了下来,也正是因此,邱昊才立志要成为一名警察,要去解开这其中的谜。

  简单洗漱后,邱昊撩起一件很薄的夹克衫就出了门。如今,31岁的邱昊已是市公安局刑侦三队的队长。31岁已当上市局队长实属罕见,其中不乏是因为邱昊很强的刑侦工作能力。当然,另一方面也是出于刑侦三队设立的特殊性。

  市局本只有两个刑侦队,与区一级的公安也有完善的分案制度。但随着近年来,申滨市命案率有所上升,市局决定加设刑侦三队,其目的是适时分担各区的一些案子。不过,这么个看似鸡肋的刑队,要是让个老刑警带队,一时还找不到合适人选。于是,邱昊的当选就成了势之所趋。

  邱昊在工作上勤勤恳恳,一丝不苟。但他有个还称不上坏习惯的陋习,就是不到万不得已绝不穿警服。或许这是年轻人的通病,邱昊的搭档、小他三岁的余敏杰也同样对警服有着独特的抗拒。

  开车从家到市局大约20分钟出头,不算很远,也绝对不近。好在两点之间的交通不太拥堵,这一点也是邱昊多年没换住处的原因之一。

  市局在一个丁字路口,每当其他车辆在路口或左或右地转弯,而自己则笔直开入市局时,邱昊总有些自鸣得意。

  从食堂买了两个肉包和一杯豆浆,邱昊又赶回了车库中的车上。每天的8点到8点半,也就是上班前的半小时,邱昊必定是守在电台旁,听着一档叫《都市之声》的节目。

  大半年前,邱昊无意中听到了这档节目。一开始,邱昊被主持人富有磁性而又知性的声音所吸引,而随着内容的深入,邱昊渐渐发现,在很多人生观、价值观上,自己都与这位女主持人惺惺相惜。邱昊是个不善言辞的人,往往不会表达内心情感和想法观念。但在这档节目中,当一些问题被抛出,这位名叫杜冰冰的女主持人总能把邱昊灵魂深处的所念所想恰如其分地用语言表达出来,甚至有时虽言简意赅,却又能直击邱昊的心灵。久而久之,邱昊不仅对杜冰冰的丰沛才华心悦诚服,成为每日的忠实听众,更是上网搜索过这个小有名气的电台主持。可惜,除了得知她29岁,毕业于某知名高校外,便无更多信息。怎么连张照片都没有?邱昊悻悻地抱怨。

  于是,邱昊心中勾勒出一个短发、干练,一身白色西装的杜冰冰。

  今天,《都市之声》的主题是七兄妹对年过九旬的父母房产的分配问题。邱昊既是独子,又只有母亲还在苏汉老家,所以没有这份同理心。他咀嚼着包子,每当杜冰冰开口时,他便停下嘴上动作,认真倾听。

  “希望你们几位在分配二老照料问题上也如此精打细算。”杜冰冰在节目中的一句话令邱昊印象深刻。

  随着节目收尾音乐的响起,邱昊关掉了电台。他简单收拾了一下,走向市局办公大楼。

  “昊哥,这儿!”邱昊刚走到大门前,就被三三两两的抽烟人群中,唯一没穿警服的余敏杰叫住。

  邱昊点头示意,向余敏杰走去。后者从口袋中掏出一包万宝路,敲出一支,迎身上前。邱昊两指夹出烟来,直接往嘴上一挂。余敏杰已经迅速地弹开了他那只Zippo打火机,为邱昊点上了烟。

  余敏杰外表有些吊儿郎当,一副纨绔子弟的样子,据说家里还挺有钱。这样一个人怎么会当了警察?邱昊无从得知,也从未问起。但从半年前,刑侦三队建成,两人搭档开始,邱昊就从这个拍档身上洞察到不少闪光点。尤其在侦破案件时,余敏杰常有不同于邱昊角度的观点会撕开案件缺口。

  邱昊渐渐察觉,在余敏杰身上似乎有着和自己相似的点,但至于这一点是什么,他还未曾明了。不过邱昊可以肯定的是,这相似点绝对不是在抽烟上。余敏杰只抽万宝路,而且烟瘾很大,抽起烟来样子也很帅。邱昊不禁想学,只是对于他来说,余敏杰比自己年轻,又是半个下属,总觉得拉不下面子向他开口。相比之下,邱昊烟抽得少的多,而且不限牌子,来者不拒,有时买烟也看心情选牌子。这半年来,他抽得最多的自然是余敏杰频频递来的万宝路。

  余敏杰又以优雅的姿势抽了一口。邱昊觉得学不上来,干脆以自己的习惯动作抽着。

  “今天嫂子又讲了什么了?”余敏杰呼出一口烟后问道。

  邱昊每天听杜冰冰节目的事在局里早就不是秘密了。余敏杰没有细探过其中原由,只认定了邱昊暗恋这个假想对象,于是便以“大嫂”来叫杜冰冰。刑三队本来就人不多,这一称呼很快便被全队其他人纷纷效仿。然而,邱昊心中也并非坦荡,无力直面驳斥,久而久之也就习惯了,甚至有时听到还心存喜悦。

  “啧。”邱昊双眉一皱,道,“什么嫂子?你们总这样叫,我还怎么出去找对象?”

  “昊哥,你是警队标兵。一周加一次班,一次加一周。为什么找不到对象你自己心里不清楚么?怎么能赖我?”余敏杰说罢又深吸了一口,手中的香烟燃烬至底。

  “我不找对象也无所谓,倒是你。”邱昊直勾勾看着余敏杰,“你也快30的人了,各方面条件都不差。要长相有长相,要身价有身价,可怎么连个女朋友都没?听说局里看上你的女警不是一个两个,你怎么就茶盐不进呢?”

  余敏杰的表情一下子变了样,先前开玩笑的神情荡然无存。

  “看不上。”余敏杰把烟头使劲往烟筒里捻了捻,悻悻地说。

  邱昊看出他不愿多谈此事,就直接掐灭了半截烟,说:“好了,进去吧。”

  刑侦三队的办公室位于二楼,朝南正对市局大院中的大花坛。虽说花坛里种的不是什么名贵品种,其陈设也算不上高明,但能整天对着花花草草总是让人舒心的。

  由于刑三队基本是与区一级公安联合办案,编制特殊,故而除了邱昊和余敏杰外,只有两个不出外勤的文员小王和小梁。四个人共用一个办公室。有案子的时候焦头烂额,没案子的时候就闲得发慌。而今天正属于后者。

  任凭空气如何无聊,太阳依然公平地自东向西划过天际要结束这一天。余敏杰暗自数了数,一天下来,邱昊跑了十一次报案科。

  “邱队怎么了?没案子多舒服,干嘛这么着急去找案子。”小王趁邱昊第十二次出门时,小声向小梁抱怨。

  小梁要比小王沉得住性子,淡淡地道:“我们队的案子都是区一级报上来的,分配到了就干,没分配到也是讨不来的。你担心个啥劲。”

  余敏杰听在耳里,也没说什么。

  无功而返的邱昊抬手看了一眼手表,确认时间。这并不是块名贵的手表,但对邱昊来说意义非凡,是他刚从警校毕业踏上工作岗位时,母亲送他的。从小少了父爱的邱昊便格外珍惜来自母亲的礼物,以至于周围人都早已习惯了用手机看时间,而他自己却依然钟情于看手表。

  17:18,离正常下班只有十来分钟了。可邱昊并没有走的打算,因为从4个月前开始,邱昊发现了一件怪事。

  虽然邱昊一直记忆着父亲最后一次出现在家门口的情形,但此前却从未做过这样的梦。可从4个月前不知某一天开始,邱昊开始做梦,不止一次,梦见的都是那一天的情形。正如今天所梦见的一样,从摆放麻将桌的房间开始,直至父亲离开。

  从那一天开始,这样的梦已经不下五、六次。在梦中,邱昊可以随意走动,却改变不了其他的事件,宛如一个置身于剧本中的角色。但最神奇之处却不在梦本身,而是邱昊慢慢发现,每当做了这个梦,第二天必定会接到报案。要知道,对于刑三队来说,案件频率并不算高,这样的巧合接二连三让邱昊也无法在逻辑上搞明白。可邱昊又无法把此事告知余敏杰,所以今天,他准备在食堂解决了晚饭后,继续等待那一定会到来的报案。

  不过眼下要到下班点了,又没有报案,邱昊没有把余敏杰留下来的借口。再三考虑后,他对余敏杰说:“阿杰,我先去食堂了。一会儿到了下班点你有事就先走吧。你们也是,不用等我回来,不过保持手机畅通。”邱昊转头嘱咐着众人。

  “知道了,这是纪律。”余敏杰道,心中暗笑。

  晚饭后,邱昊一个人坐在空空荡荡的办公室里无所事事。四个人时,邱昊心中没少抱怨分给刑三队的办公室太小。可到了一个人的时候,从窗帘到抽屉,从键盘到衣架,每一件东西都透出死气沉沉的意味,令整个空间变得宽敞而压抑。

  一阵虚无感袭来,虽说这么年轻就当上了刑侦队长是件值得骄傲的事,但邱昊反倒闷闷不乐。一直压在他心头的是当年父亲的死,如今的自己即便当上了刑侦队长,却也对父亲的命案束手无策。案卷早已调阅了无数遍,邱昊不得不承认,自己和当年曾经鄙视的警察一样无能。

  夜幕已经开始笼罩。隔着窗,邱昊已经分辨不出大花坛里哪里是花,哪里是草了。他想起了父亲死后,母亲的无助和后悔,即便母亲一次次地说怨恨父亲的嗜赌成性,仍然掩盖不住她失去丈夫的悲伤。邱昊又想起了自己立志发愤图强,一心想成为一名警察。后来的学业路上,有过一个名叫冯延中的企业家赞助过自己,也凭着自己的一股韧劲,最终达成了愿望。可惜那个冯延中只做善事,不愿抛头露面,邱昊至今也未曾见过他。

  邱昊心想:一定要找机会向他好好道谢。

  19点的钟响打破了邱昊的游思。他实在坐不住了,又向报案科跑去。

  “邱队,没有报案。”科室里的小葛语气中带着些厌烦,“您先回家去吧,真要是有了报案我一定会第一时间.......”

  报案专线的电话铃恰逢时机地响了起来,打断了小葛的话头。他忙不迭接起电话。邱昊虽然听不叫电话那头的声音,但跃跃欲试的内心已经不断兴奋起来了。

  挂了电话,小葛满脸的不可思议,像是在问邱昊怎么这么笃定今天一定会有报案。不过想归想,眼下工作是第一位,他忙道:“邱队,是命案,两人被害,案发地我马上发到你手机上。”

  “也发给余敏杰,让他立即去现场。”邱昊一边退出报案科,一边说道,“你也跟进一下其他报案信息,过一会儿电话汇报给我。”

  从办公楼到车库的路上,邱昊行走带风,精神抖擞。每当一有案子,他都是如此。邱昊把案发地址输入导航一看,居然要40分钟的车程,原来是市郊一处山区里。难道是荒野弃尸?邱昊心中发怵。

  驶到市局门口,横闸刚刚抬起,一个身影从云山雾罩中走出,挡在了邱昊车前。

  余敏杰?邱昊有些意外,对方已打开副驾的车门坐了进来。

  “你怎么没有回去?”邱昊一边把左手伸出,将警灯置于车顶,一边问余敏杰。

  余敏杰又叼起一支新的万宝路,他知道邱昊有开车不抽烟的习惯,便自顾自地点上了。

  余敏杰吐出第一口烟道:“我有特异功能,知道今天一定有报案,所以没走呢。”他说话时没有看邱昊一眼,似乎有些心虚。

  邱昊专注于开车,没有发现余敏杰表情异常。他听了一阵惊讶,本以为只有自己拥有这样的天赋,竟不想自己的搭档也是一样。邱昊明白,保守一份秘密是件令人郁闷之事。既然余敏杰这般相告,必然已经给了自己莫大的信任,那自己再单方面保密就不够诚意了。

  邱昊说:“真没想到,我还以为只有我自己有这份特异功能呢。”邱昊微微一顿,续道,“我父亲20年前死于非命,尸体在老家周边一个池塘里被发现,案子至今还悬而未决。四个月前,我开始做同一个梦,梦中我回到了父亲死的那一天,他离家前的场景。在梦里,我可以任意行动,但改变不了结果。这本没什么稀奇,可我却意外发现,每当我做这个梦,第二天准会有报案,今天已经是第五次了。”邱昊说得很投入,自觉地把车停在了红灯前。

  “昊哥,你挂了警灯了。”余敏杰提醒邱昊不必在意交通灯。

  邱昊这才反应过来,又踩起了油门,嘴上追问:“你呢,阿杰?不会也是和做梦有关吧?”

  余敏杰刚才听得兴起,才发现手中的烟自个儿燃了一段。他往嘴里一送,深吸一口,默默不语,像是有什么后顾之忧。但想到邱昊已经和盘托出,只得说道:“其实我的特异功能就是看见昊哥你一天去上七八次报案科,就知道必定有案子了。”余敏杰说罢,都不敢看向邱昊。

  想来任谁被一句玩笑话掏出自己一个秘密,心里都不是滋味。邱昊心中的确打着鼓,却一时不知该说些什么好。

  “昊哥,你放心。你这事儿,到了我这儿绝对守口如瓶,烂在肚子里。”余敏杰敏锐地察觉了邱昊心中所思,但又觉得说什么都很无力,于是又道,“我也告诉你一个秘密吧。”

  邱昊不是一个爱探究别人家长里短的人,但毕竟是搭档,多了解彼此可以加深信任,于是摆出了一个洗耳恭听的姿势。

  余敏杰吸上了这支万宝路的最后一口,掐灭烟头的同时,转头把云雾吐出窗外。看来对这些即将启齿的话题,他自己也是鼓足了勇气的。

  “今天早上还说过我没女朋友这事儿嘛。”余敏杰尽力想维持轻松的状态,可语气却自个儿沉重起来。

  邱昊想起早上余敏杰的表现,心知此事必有乾坤,就伸长了耳朵。

  “我这辈子到现在就只有过一个女朋友,她叫方烟,是我的高中同学。”余敏杰停下了话茬,眼泪夺眶而出。

  邱昊从来不懂怎么安慰人,更何况是个男人,只好听之任之,自己继续开车。

  余敏杰又抽出一支烟叼上,可手中颤抖的ZIPPO跟失灵了一样,死活打不上火。一来二去,余敏杰一把将整支烟从嘴里拔出,往车外一甩,这一发现倒平静了不少。

  “乱扔杂物要是被拍到,罚款可要算在你的头上。”邱昊想用句玩笑话缓和余敏杰的情绪,可话刚说出口,邱昊就有些后悔。他发现自己情商段位太低,也不知道说出的话会不会起反效果。

  一瞬间,邱昊突然想:若是杜冰冰在这种情况下,会说些什么呢?

  “我也好,她父母也好,警察也好,任谁都没能从她口中问出一个字。没人能帮到她,也没人抓住凶手。”余敏杰一字一字说得咬牙切齿。

  “所以你就立志要当警察?”邱昊心中这么想,却没有问出口。

  “我向自己发誓,抓不到凶手,我不会对任何人产生感情。”不知为何,曾经余敏杰喜笑颜开、玩世不恭的样子逐一在邱昊脑海中播放出来。没想到这么一个优秀才俊,竟深埋了这样令人痛心的过去。

  两人一番对话,彼此间的信任得以大大的提升。

本作品由作者上传

Q1:《诡秘之主》第二部什么时候发布?

「爱潜水的乌贼」新书将于3月4日12:30发布,诡秘世界第二部《宿命之环》即将来袭!

Q2:在哪里可以看到爱潜水的乌贼的新书《宿命之环》的最新信息?

加入卷毛狒狒资讯站,乌贼新书情报大公开!「卷毛狒狒研究会」是起点官方打造的诡秘IP互动主题站,依托原著丰富的世界观设定,为用户打造序列升级+魔药合成的全新互动方式。入会成员将体验诡秘世界独特的成长体系。为鼓励用户在站内创作相关衍生内容,优质作品还将获得盲盒等实体奖励。作者乌贼大大也会在此与大家深度交流。阅读小说就可以获得随机掉落的神秘碎片!还有更多精彩玩法等待你的解锁~

Q3:《诡秘之主》首款官方限量版盲盒介绍?

超前情报!盲盒内10位塔罗会成员随机款大公开:
1、塔罗会的创始人“愚者”先生——克莱恩·莫雷蒂 “总有些事情,高于其他。” 黑发褐瞳、容貌普通、轮廓较深的青年。 他原本是名为周明瑞的现代人,却因一个转运仪式而意外成为霍伊大学历史系学生克莱恩。而后,他加入廷根市值夜者小队,成为“占卜家”,又为守护廷根而牺牲。死而复生后,他为复仇及寻求晋升,转换多个身份,并逐渐发觉世界的真相。 在了解到来自星空的威胁后,克莱恩选择成神,并为对抗天尊的意志陷入了沉眠……
2、塔罗会最热情的“正义”小姐,奥黛丽·霍尔 “下午好,愚者先生~!” 金发碧眼的少女,是贝克兰德最耀眼的宝石。 她出身于鲁恩大贵族霍尔家族,身份高贵,备受宠爱。最初,她被意外拉入灰雾之上,成为了塔罗会创始成员。而后,她通过塔罗会成为了一名“观众”,并让自己的宠物犬苏茜也成为了超凡生物。她善良温暖,渴望帮助更多人过上幸福的生活。 在愚者沉睡后,她毅然离开了家族,为实现理想和唤醒愚者,迎接着新的挑战……
3、塔罗会中大名鼎鼎的“倒吊人”先生——阿尔杰·威尔逊 ……

首页悬疑小说侦探推理小说

邱昊探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