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重生之金融民工

重生之金融民工在线阅读

重生之金融民工

金融学大尸兄

都市·商战职场·64.61万字

连载 | 更新时间 2024-02-24 11:32

我是王纯良,是一名底层的金融民工——客户经理。高强度的加班应酬最终让我喜提重生大礼包。重活一世,我决定不再窝囊做人。拥有未来视的我利用信息差,在职场里迅速向上攀登。

章节试读
更多作品相关

第一章 重生第一剑,先斩苟小人

  王纯良是一名客户经理。

  他没有辜负父母起名‘纯良’的期望,哪怕混迹金融圈多年依然单纯耿直、忠厚老实。

  他兢兢业业,任劳任怨,本本分分,从不邀功,踏实奉献。

  所以他在骡子私有银行工作了九年依然还是最底层的客户经理。

  此刻,大富豪会所洗手间外盥洗池前。

  王纯良正不停的用凉水拍打脸部,想以此驱赶醉意。

  这一晚连着赶了两场酒局,又被金主爸爸们拖着在KTV玩了酒骰,属实为难酒量只有三两的他了。

  金主爸爸之一的朱总正好拉着女秘书路过,伸头瞅了半天才认出这在厕所旁泡脸的菜鸟究竟是谁,然后神采奕奕的拍了拍菜鸟肩膀说:“纯良啊,你这酒量还得练。你看哥哥我两斤白的下肚都没感觉的。”

  王纯良伸了个大拇指,挤出一丝笑容:“那必须的,朱总海量,我还得向您学习。”

  “哈哈哈~”朱总再次拍了拍王纯良继续说,“不早了,一会就结束吧,你回去睡一觉醒醒酒。”

  “好嘞。那个......朱总,后天就是月底了,900万的存款任务您可得帮帮我!”

  “啊?说什么,哎哟,我喝多了。”说完,朱总就往旁边秘书身上一歪,‘不省人事’,然后被搀扶着返回了包间。

  王纯良早已见怪不怪,这些滑头的老总们就是这样。

  吃喝玩乐时口口声声“包在我身上”,真提起月底存款任务时就“对不起,喝多了,听不见”。

  他拿出手机看了下时间,才11点半,不算太晚,跟包厢内正商讨下一场哪儿玩的金主们打了声招呼,便拿起电驴钥匙离开了大富豪。

  骑着伤痕累累的小电驴,王纯良并没有驶向回家的方向,而是直奔办公室。

  因为他在十分钟前收到了支行行长发来的短信,一共十个字,‘明早上报猪大饲料贷款’。

  字数很短,信息量不小。

  ‘明早’不是‘明天上午’,说明时间限定在明天刚上班那会。

  ‘上报’而不是‘准备’,说明包括信用评级、贷款测算、调查报告都得按上报标准提前完成。

  所以这十个字的完整意思就是‘你今晚应酬完就赶紧滚回来加班,把调查报告什么的都写好弄好,明天一早我来单位时就要看到这笔贷款全部上报材料’。

  面对如此过分的要求,王纯良心里没有任何波动。

  九年来,加班是常态,区别仅在于是加班到当天晚上十、十一点还是第二天凌晨二、三点。

  他不清楚这么拼命能不能换来自己事业上的半点进步,唯一知道的就是如果不这么做,行长会很生气,后果会很严重。

  所以他每天除了像机器一样麻木的重复上班、应酬、加班的过程外别无选择。

  赶到办公室时已经夜里12点半了,王纯良干吃了两包‘雀巢’,便立刻打开电脑,开始码字。

  今晚的他状态不错,不到三个小时就完成了调查报告和贷款额度测算。

  他再次检查了一遍后便将报告打印了出来,并和借款人证件复印件、报表等材料一并装订整齐,放在了行长办公桌上。

  此时一份压在行长电脑键盘下的‘支行关于飞马机械不良贷款的责任认定’则引起了他的注意。

  这份加盖了公章的责任认定内容很简单,支行认为客户经理王纯良应对飞马机械不良贷款负主要责任并承担所有处罚,提请分行同意。

  王纯良看完后只觉得血压飙升,呼吸困难。

  他既不是该笔贷款上报时的主调查人(管户客户经理),更不是审查人(支行公司部经理)和审批人(支行行长),只不过一個无关紧要的协查人,按照相关规定在贷款出问题时最多只应承担最次要责任。

  所以现在自己何德何能替其他三人背这么一口大锅?

  此外,他还清晰的记得这笔贷款逾期前几个月,自己曾多次提醒行长在贷后检查中发现飞马机械的对外担保总额增速过快,存在极大风险隐患。

  但当时行长反复强调没关系,肯定不会出事,万一出了事全部由他来扛。

  现在真出事了,他不但没有扛反而把责任全部甩锅给了王纯良。

  王纯良只恨当初没把这些话录音,好让分行欣赏一下行长变脸的丑态。

  老实人遇到不公平的待遇往往会选择忍气吞声,冷处理,今日割五城,明日割十城,慢慢地就形成压抑愤怒的习惯,但愤怒积累超过一定阈值后必将比常人爆发的更猛烈。

  就因为自己平时任劳任怨,就得干全行最多的活?

  就因为自己平时忍气吞声,就得背全行最大的锅?

  这九年自己没日没夜的工作,没时间休息甚至相亲都没有时间,最后就换来被支行当做棋子一般舍弃。

  累了,毁灭吧。

  王纯良用手机拍了照后,面无表情的把‘责任认定’撕成了碎片,连同贷款材料一起丢进了垃圾桶。

  他找出系统留存的三级审批表扫描件电子版,和刚才的照片一起打包群发给了总行行长和合规部老总的办公邮箱。

  做完这一切后,王纯良看了下时间,离天亮上班跟行长当面清算还有不到3个小时。

  他平复了下情绪,没多久便觉得困意袭来,一头倒在了行长的豪华老板椅上。

  ......

  蓝星花国。

  早春三月。

  天气偏冷。

  校园里游荡着的路人还未脱下冬衣,习惯性的缩着脖子。

  东边逸夫楼3号会议厅内,

  热火朝天。

  第一排主席台,坐着的几个中年人神情严肃,稀疏的发量和敦实的体型明示了其身份不简单。

  后面几排观众席,堆满了学生。

  学妹们叽叽喳喳,但又怕给前排领导留下不好的印象,只得压低了声音。

  “台上的王师兄有点帅啊,但脑子好像有点问题。”

  “没错,听说他本科不是经管而是数学院的,就是那种盯着闹钟都能看一个钟头的学数学的!”

  “我感觉他是准备跳一段robot,你们看他这姿势,多标准的起手式啊。”

  演讲台前。

  站着一个人。

  好像一个小丑。

  因为他像表演木头人似得拿着U盘一动不动。

  这个小丑,哦,不对,这个人,正是王纯良。

  他陷入懵逼状态已经好一会了,明明刚刚还睡在行长的老板椅上的,怎么睁开眼就身处陌生大厅并被上百人围观了?

  他大气不敢喘一口,小幅度的用眼神环顾了四周,感觉此情此景有点熟悉,稍稍抬头看了看前方挂着的横幅,上面写着‘2009年双河大学经管学院06级硕士生毕业预答辩’。

  2009年,十年前?

  王纯良心里一颤,觉得自己应该是在做梦,而梦到的正是他硕士毕业预答辩的场景。

  当年双河省银管中心与双河大学合作,共同成立银行数据中心,迫切需要引进一名专业人才。

  正读计量经济学研三的王纯良专业课成绩名列前茅,又精通编程和数据分析,被学校作为候选之一推荐给了银管中心。

  之后,学校还特意安排了一场经管学院的硕士生毕业论文预答辩,邀请省银管中心领导参与评审和考核,以确定最终录用人选。

  事情本该一切顺利,但当他在预答辩现场打开U盘里的论文PPT时,却发现论文内容不知被谁替换成了一张张艳照。

  而艳照的两位主角正是本院的男教授和女学生,尺度之大给在场的领导和学生带来了巨大的心灵和视觉冲击。

  王纯良因此事成了全校的笑柄,他的导师经管学院白院长也在现场气出了心脏病,之后便早早退居了二线。

  回忆至此,王纯良深深吸了一口气,揉了揉微痛的心口,这才发现手中的U盘还没插入电脑,原来在梦里这一切还没发生。

  “你的U盘使用前需要特别的唤醒仪式?准备好就快点开始!”白白胖胖的白院长以为学生是攥着U盘在胸口祷告,顿时非常有些生气的催促道。

  王纯良没有回话,此刻注意力全部被对方面部因生气而挤出的褶子所吸引,不由暗暗惊叹,这个梦的质量真好,画面都是4K的,胖脸蛋和皱纹之间的交互这么真实.....

  不过,这反馈细节也太真实了,莫非这不是梦境?

  他赶紧用力掐了一下大腿。

  撕,真疼!

  没错了,真不是在做梦,可能大概应该就是传说中的重生了。

  所以重生前那晚暴怒后没能等来与行长的对决,反而因为情绪激动加上饮酒和过劳,自己把自己给送走了?

  不过现在来不及多想,他决定先把眼下的答辩应付过去再说。

  王纯良瞅了眼论文题目,与重生前没有变化,依旧还是关于银行信贷资产质量的。

  但此时的他却已不是当年那个缺乏实践只能纸上谈兵的学生了。

  无数次被总行风险部抽调进行全行信贷资产质量分析的经历,让他对当年论文研究内容的理解更加深入,各种现成案例更是可以信手拈来。

  他拿起纸质讲义,只简单浏览了下各大篇章的标题,便开始了讲解。

  人们在讨论自己熟悉领域时最容易上头,王纯良简单介绍完论文主体结构后,便直接丢下讲义,向评审们普及道:“各位注意了,丑国硅谷银行分析师凯乐在2018年第三期经济学季刊上发表的论文,直接印证了我这篇论文的第四章是未来银行信贷资产质量检查的重点,第七章是监管的难点......

  “当然我这篇论文第五大部分在测算银行生产效率时应该使用数据包络分析法更为妥当......”

  ......

  八分钟后,王纯良讲解完毕。

  台下的领导们有些沉默,一时间分不清台上是学生答辩还是专家授课。

  只有一位旁听的老师小声嘀咕‘2018年什么鬼’。

  主席台C位就座的黄校长率先打破沉默,对右手边省银管中心的耿主任说:“耿总,要不您先给学生指导指导?”

  耿主任笑着摆了摆手,隐蔽的对旁边使了个眼色,道:“这次我带来了研究中心的苟研究员,他研究的方向正好和王同学相同。我们听听他对这篇论文有什么问题要问。”

  收到指令的苟研究员先是对在座的领导微微躬身示敬,然后便一脸玩味的盯着王纯良,好似屠户在打量待宰的羔羊。

  不同于重生前深陷艳照事件不暇他顾,现在的王纯良提前解决危机后淡定自若,所以敏锐的捕捉到了这些小动作。

  按照重生前的剧情,接下来姓苟的将会提出一系列刁难王纯良的问题,再结合刚才那些小动作释放出来的恶意,王纯良品出了一丝阴谋的味道。

  他迎上了对方的目光,准备见招拆招。

  苟研究员笑呵呵的先开口:“这篇论文的模型建立、论证过程都很精彩,体现出了双河大学优秀的教学水平和良好的学生素质。但我这里有一个疑问,你是如何获取到这些私有银行数据的?”

  王纯良:“部分取自统计年鉴和相关文献,部分对省内骡子等银行实地调研所得。”

  苟总图穷匕见:“那么问题来了,凭借我们多年监管银行的经验,私有银行对外披露数据的真实性准确性都得打一个问号。例如你论文中提到骡子银行在2008年底的信贷资产不良率是1.6%,但算上已逾期超90天却因各种人为原因未被系统标为不良的贷款,该行的真实不良率实际已达到4.5%。由此看来,你采集的数据可能不那么‘真实’,以此展开的建模论证环节可能就有问题了。呵呵~”

  果然还是这个问题。

  没有出示任何凭据,直接以监管身份宣判数据有误。

  当年王纯良与大多数单纯学生一样,在面对身份更‘权威’人士质疑时,会跟着对方节奏先自我怀疑和否定,从而最终落入苟总早已设好的陷阱。

  直至工作多年后,他才发现这个问题本身就有很多漏洞。

  不过此刻王纯良并没有急着反驳,两人地位极不平等,自己若是不讲策略的据理力争,但凡言辞激烈点甚至都可能被扣上目无师长的帽子,更不用说自己乘胜追击时,肯定会有一批献媚成瘾的狗腿子跳出来阻止了。

  重生一次回到此时此刻,难倒只能被动防御,岂不是给重生者丢脸?

  这时候就需要己方有一位大佬能站出来,将议题争论的双方拉回到平等地位,同时震慑宵小,保证自己可以尽情输出不被打扰。

  于是王纯良‘一脸期待’的看向老师白院长。

  白院长确实是值得被信赖的,在收到学生求助信号后第一时间便站了出来。

  他食指敲了敲桌子:“这数据我看过了,问题不大。下一个问题吧。”

  一句话现场表演了大佬们面对质疑时常用的方法:

  有理有据进行辩解论证X

  直接无视进入一个话题√

  王纯良心里感激了一下给自己撑场面吸引火力的老师,但这个问题肯定不能就这么过了。

  他拔掉了投影仪连接线,然后一边敲着键盘百度搜索着什么,一边对苟总说:“骡子私有银行不是上市企业,不用对外披露经营指标,每年每季度的财务报表也不用强制审计,苟总应该是对其未审计的内部报表真实性存疑。但是今年1月份,其子公司骡子投资因办理私募企业备案的需要,曾邀请四大之一的鹦国普道会计师事务进行了财务审计。而这份子公司的审计报表中恰巧披露了其母公司骡子私有银行2008年全行信贷资产不良率是1.6%。请问苟研究员,普道发布的已审计报表真实性如何?”

  苟总不以为然:“年轻人不要太迷信国外采集的数据,国外事务所又不懂花国国情。现在我已经告诉了你真实的数据,你还顾左右而言他,不知悔改。”

  王纯良把投影仪重新连接上笔记本,然后指着大屏幕说:“按照学校要求,预答辩讲义不用列出参考文献。补充说明一下,我论文中关于银行不良资产核准标准和部分数据参考了这篇《双河省银行信贷资产研究》。它于上月发表在银管中心官网上,作者正是苟总,您应该还有印象对吧?我现在给大家简单介绍下这篇文章,全文旨在分析银管中心历年来通过开展各种工作,有效控制并降低了省内多家银行的不良资产规模,其中实证部分先后五次列举了骡子私有银行2008年的信贷资产不良率。”

  他稍稍停顿了一会,将这五处数据部分截图并标红。

  “哟,请问苟总,您这篇文章使用的数据为什么是1.6%,而不是刚才所说的‘真实不良率’4.5%。”

  “啊这......”

  王纯良再次把投影仪画面切换到官网苟总获奖履历界面,然后一脸真诚道:“学生我一直非常仰慕苟总,您今年初还获得了2008年花国优秀研究员的殊荣。不过学生我有一个疑问,就是该奖项参选条件有一条要求所属单位管辖内所有银行机构上一年度不良率不得超过3%。若按苟总之前所说骡子私有银行2008年真实不良率为4.5%,这明显超了啊,要不我致信请评委会给答疑一下?”

  主席台上苟研究员被王纯良这抹了辣椒油似的小嘴啪啪啪的直接给干懵了,张了张嘴,啊了半天没吐出一句话,小脸憋的通红,于是向老大耿主任投去了求助的眼神。

  耿主任却对此视而不见,依旧保持着漠不关己的高冷姿态。

  “好了,话题扯远了。小王,你继续展开介绍一下模型中数据处理的逻辑。”黄校长出面结束了这个话题。

  此后各评审提的问题都非常友好,王纯良不仅解释了理论依据,更拿出多家银行实务操作案例来论证。

  当然如果他能别时不时的蹦出‘2017年’‘2018年’这些未来时间词汇,那就更让人信服了。

  答辩完毕的王纯良站在台上只觉得压在自己心中十年的大石头终于被掀翻了,顿时一阵轻松。

  重生至此,不但成功避免了被陷害丑闻的爆发,而且还斩了当年补刀自己的跳梁小丑,流失殆尽的自信又逐渐找了回来。

  重活一世,自己肯定不能再像上辈子那样唯唯诺诺,硬生生活成别人的形状。

  只要根据上辈子的经验,又恰逢赶上互联网经济、房地产腾飞和四碗仪这几个风口,怎么也会起飞吧。

  王纯良的嘴角不由自主的越裂越大,好似得胜的将军在台上检阅军队。

本作品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相关标签

Q1:《诡秘之主》第二部什么时候发布?

「爱潜水的乌贼」新书将于3月4日12:30发布,诡秘世界第二部《宿命之环》即将来袭!

Q2:在哪里可以看到爱潜水的乌贼的新书《宿命之环》的最新信息?

加入卷毛狒狒资讯站,乌贼新书情报大公开!「卷毛狒狒研究会」是起点官方打造的诡秘IP互动主题站,依托原著丰富的世界观设定,为用户打造序列升级+魔药合成的全新互动方式。入会成员将体验诡秘世界独特的成长体系。为鼓励用户在站内创作相关衍生内容,优质作品还将获得盲盒等实体奖励。作者乌贼大大也会在此与大家深度交流。阅读小说就可以获得随机掉落的神秘碎片!还有更多精彩玩法等待你的解锁~

Q3:《诡秘之主》首款官方限量版盲盒介绍?

超前情报!盲盒内10位塔罗会成员随机款大公开:
1、塔罗会的创始人“愚者”先生——克莱恩·莫雷蒂 “总有些事情,高于其他。” 黑发褐瞳、容貌普通、轮廓较深的青年。 他原本是名为周明瑞的现代人,却因一个转运仪式而意外成为霍伊大学历史系学生克莱恩。而后,他加入廷根市值夜者小队,成为“占卜家”,又为守护廷根而牺牲。死而复生后,他为复仇及寻求晋升,转换多个身份,并逐渐发觉世界的真相。 在了解到来自星空的威胁后,克莱恩选择成神,并为对抗天尊的意志陷入了沉眠……
2、塔罗会最热情的“正义”小姐,奥黛丽·霍尔 “下午好,愚者先生~!” 金发碧眼的少女,是贝克兰德最耀眼的宝石。 她出身于鲁恩大贵族霍尔家族,身份高贵,备受宠爱。最初,她被意外拉入灰雾之上,成为了塔罗会创始成员。而后,她通过塔罗会成为了一名“观众”,并让自己的宠物犬苏茜也成为了超凡生物。她善良温暖,渴望帮助更多人过上幸福的生活。 在愚者沉睡后,她毅然离开了家族,为实现理想和唤醒愚者,迎接着新的挑战……
3、塔罗会中大名鼎鼎的“倒吊人”先生——阿尔杰·威尔逊 ……

首页都市小说商战职场小说

重生之金融民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