尘不居在线阅读

尘不居

离群的蚂蚁

悬疑·奇妙世界·22.61万字

连载 | 更新时间 2024-01-24 20:25

一个尘世男孩突然被拉入道士的学校,学习玄妙道法;一名女孩以优异的成绩从道士学校毕业,进入道士的职场接手各类案件。玄妙精深的道法,千奇百怪的妖精,迷雾重重的案件,叠床架屋的阴谋,接踵而来。

章节试读
更多作品相关

1.借邪祟生蛋

  “哇哇!”婴儿的哭声响起,吵醒了睡在旁边的苏群飞。他睁开昏花的老眼,窗外已经蒙蒙发亮,尽管拉着窗帘、黑着灯,室内也可以看得分明,此时墙上的时针正指在凌晨4点的位置。

  4个月大婴儿的睡眠已经很有规律,每隔3、4个钟头醒来一次,醒来就哭,和闹钟一样准时。苏群飞翻身起来,用热水泡上婴儿奶粉,晾奶的同时,更换尿布,然后抱起孩子,轻轻摇晃。待奶瓶里的奶粉温度适宜了,开始喂奶。小家伙喝完奶粉,又睡了过去。

  苏群飞回到床上躺了一会儿,等时间来到五点,便起床洗漱更衣,来到家附近的公园,开始了晨练。一套太极拳慢悠悠打下来,如行云流水,毫不拖沓。休息之余,他不忘指导下老伙伴周大强。

  周大强不但是苏群飞的邻居,还是他以前的同事。二人曾在同一个车间工作,五年前一起退休。不同于苏群飞,周大强不爱运动,有着老年人常见的富态。直到前几天体检报告出来,空腹血糖达到了10mmol/L,周大强才下定决心管住嘴迈开腿,跟着苏群飞一同晨练。

  一个小时后,苏群飞手心向下,调整下呼吸,喊两嗓子,就此收势。

  “老苏,‘手挥琵琶’手上是什么动作来着?”周大强虚步向前,手上不知摆什么摆放。

  “动作要一个一个学,血糖也要一点一点降。你先温习前面的‘白鹤亮翅’,我回去照看外孙了。”苏群飞收拾东西,向公园外走去。

  看着苏群飞瘦削的背影,周大强摇着头对身边的其他老人说:“老苏不容易啊,他的女儿女婿也太狠心了,孩子还不到一岁,就完全撒手不管,直接扔给孤寡老人啦。咦?老李,‘白鹤亮翅’腿上是什么动作来着?”

  苏群飞家所在的自强小区,是当年单位分配的老房子,没赶上拆迁,有些年头了。苏群飞进屋洗完澡,坐在客厅里,对着一堵墙发呆。墙壁上挂满了相片,当中一幅是一家三口,苏群飞夫妇簇拥着一位姑娘,姑娘眉目弯弯,笑得十分灿烂,两个小酒窝分外可爱。拍这张照片时,正好是女儿苏晏晏14岁生日,老伴儿的身子骨弱,那时却还没出现大毛病。拍摄这张照片的同一年,苏晏晏在一次郊游中突然晕厥,经过一番抢救醒了过来,但自此身体虚弱,无法下床行走。四处求医,总找不到救治的办法。说来也巧,正在他要放弃的时候,一个白胡子老头出现了,自称是一名中医,经过一番诊治,也不知具体用了什么手法,苏晏晏竟可以下床了,但走两步还是会乏力气短。白胡子老头说,要彻底治愈,需要苏晏晏去他设立在国外的中医学馆修行。毕竟见证了奇迹,虽然疑惑中医学馆为何设置在国外,但为了女儿的健康,苏群飞只好应允了。

  现在想想,当初的决定应该是正确的。女儿的身体虽然没有发病前那样生龙活虎,但总体上来说越来越来健康。唯一美中不足的一点,女儿在那家中医学馆结识了未来的女婿。苏群飞看向旁边的一幅照片,里面是女儿苏晏晏和一位男子,姑娘依旧笑得甜美,轻轻依偎在男子身旁,男子身材高大,脸却被人用黑色胶布覆盖,看不清模样。这黑色胶布是苏群飞贴上去的。

  “喵~”客厅角落里传来一声猫叫,一只橘黄色的猫伸着懒腰,慢悠悠走了出来。这只猫长得有些不一般,一双大耳朵,耳尖一撮棕黑色的毛发,四肢比起普通的家猫要颀长很多,走起路来,慵懒而优雅。

  橘猫似乎颇有灵性,跳到苏群飞旁边,依偎坐下,也跟着望向那堵墙。顺着它的目光,也有一幅照片,照片里依然是那位笑容灿烂的姑娘,她的怀里抱着一只小猫,正是缩小版的橘猫,姑娘的身后是一望无际的大草原。

  橘猫用头蹭了几下主人的手,苏群飞回过神来,轻抚橘猫的脊背,道:“没事,只是有些担心,晏晏像她妈妈,身体不好,上次走得匆忙,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好啦,好啦,有橘子和尘尘陪着我呢。”

  苏群飞的退休生活本十分规律。早起晨练半个钟头,回来打理下心爱的兰花,然后去老年人活动中心喝茶下棋;下午带着名为橘子的家猫去离家不远的水库钓鱼。可就在两个月前,他的生活节奏被打乱了。

  那一天阴云密布,下着小雨。女儿苏晏晏突然出现,脸上依旧挂着她的招牌笑靥,只是有些掩藏不住的疲惫。她怀里抱着一个两个月大的婴孩,告诉苏群飞这是他的外孙。苏群飞大吃一惊,生孩子这么重大的事情,却不提前通知他。他一边抱怨,一边抱过孩子。虽然有些意外,但不妨碍心中欢快。可接下来几天,发生了更让他意外的事情。苏晏晏在家只出了一次门,购买了一些婴儿用品和银饰品,其余的时间都窝在了屋里,茶饭不思,面色越来越不好看。苏群飞看在眼里,很为她的健康担心。他花了百般心思,做出各式美食,可无法勾起女儿的食欲,只能逼着她多吃几口。是不是女婿那里发生了什么不好的事情,这种感觉越来越强烈。果不其然,几天后,女儿突然提出要离开一段时间,孩子先拜托他照顾。

  苏群飞清晰地记得那天的情形。他正坐在沙发上看电视,苏晏晏抱着孩子从屋子里走出来,坐在旁边,轻轻地吻了吻孩子的额头,从自己的脖子上取下一个水滴状的玉坠项链,给孩子带上。

  “咦,尘尘身上是什么?手臂、胳膊上也有,是不是得了银屑病?”孩子身体的皮肤上有奇怪的浅薄纹路,甚至有些银白色的光泽。

  苏晏晏笑着解释。“这是我给尘尘纹的护身符。”

  “怎么能给这么小的孩子纹身呢?什么护身符?晏晏你啥时候还封建迷信了呢?”苏群飞不悦道。

  “爸,孩子就麻烦你暂时帮我照顾了,我有一件急事要处理。这孩子就随我妈的姓氏‘易’,名‘小尘’吧。”苏晏晏突然说道。

  苏群飞诧异道:“易小尘?不随那臭小子的姓氏么?有什么急事?晏晏你老实说,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

  苏晏晏不做具体解释,只是拥抱父亲,说了声“没事的,请安心,辛苦爸了”,然后起身径直离开。

  转眼间,苏晏晏的离开已是一个月前的事情,现在回想,总感觉那一天的苏晏晏有些奇怪,虽然依然挂着笑靥,但笑靥中充满了苦涩和无奈。这让苏群飞无法感到安心,但很快独自育娃的操劳让他再没有担忧的闲暇。好在他渐渐适应了过来,找到了新的生活节奏。

  苏群飞站起来,走到阳台,那里摆着几盆兰花,开得生机盎然。只是有些奇怪。他明明记的,昨晚他那几盆兰花浇水时,还没花骨朵。而现在兰花已经傲然盛开,花香满屋。这兰花可是苏群飞的宝贝疙瘩。他老伴儿年轻时喜爱兰花,苏群飞为讨妻子欢心,开始接触兰花,在兰花的培育之道上的他可是下了一番苦功夫。

  “是我记错了?还是眼花了?唉,心里不服老,身体可诚实得很呐。”苏群飞心里正寻思,橘子走过来要吃兰花叶子,赶忙把它轰走,“橘子又想找打,吃自己的猫草去,这可是我老苏的命根子!”

  第二天一早,苏群飞又被孩子的哭声吵醒,给外孙换上纸尿片,喂了奶粉,起身晨练。回来后发现,他心爱的几盆兰花竟然枯萎了。

  “听说过有人一夜白发,没听过兰花一夜荣枯。我辛苦种植打理的兰花啊,它们这是得了枯萎病么?”苏群飞心疼不已,他怀疑是因为枯萎病的缘故,但枯萎病不能解释昨天的一日花开。

  兰花寄托着苏群飞对老伴儿的思念,家中不可一日无兰。趁着尘尘睡着,苏群飞去了一趟花鸟虫鱼市场,精挑细选,相中了四种兰花种子,购置了上好的兰菌土。回到家里,对瓦盆细心消毒,这瓦盆还是老伴儿买的,苏群飞可舍不得扔。以兰菌土为主,调配基质,放入瓦盆。忙碌了一下午,花匠苏群飞小心翼翼地将埋好种子的瓦盆放入卧室,以防橘子把里面的土当成猫砂。

  次日醒来,奇异的事情再次发生了。昨日刚栽下的兰花种子,今早已然成株。苏群飞使劲儿捏了捏自己的脸,确定不是在做梦。他想了想,把一盆兰花搬去了隔壁的周大强家。周大强知道这是苏群飞的宝贝疙瘩,不肯收。

  “这兰花可是你老苏的命根子,平日里看得那个紧。你会好心送我一株?老苏,你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别藏着掖着,要是兰花蔫了病了,是不是计划着讹我一笔钱财。”

  “狗咬吕洞宾啊,放心,老周,咱们啥交情!作为隔壁老苏,我纯粹是想给你家添点绿色。”

  “你这话,听着有点别扭。既然你要强送,我就勉为其难收下吧。不许反悔!”

  “绝不反悔!”

  一夜醒来,苏群飞第一件事就是察看家里兰花的情况。果然,兰花一夜花开。苏群飞急匆匆地去敲周大强家的门。

  “还叫人睡觉不?大清早的,老苏你不去打你的太极拳,骚扰我干嘛?小心我报警,告你扰民。”

  苏群飞不理周大强的牢骚,径直去看昨日送过来的兰花,这株兰花尚未结出花骨朵,跟昨天比没有多少变化。

  老苏喃喃道:“坏了坏了,我家屋里进了邪祟。”

  “啥邪祟?老苏你啥时候开始迷信鬼神了?”

  苏群飞将怪事讲给周大强,周大强不肯相信。苏群飞将他带到自己家里,指着盛开的三盆兰花道:“老周,你可睁开老眼看清楚了,这三盆兰花是不是已经开花了?”

  “这兰花开得可真精致。老苏,你这就不地道了,最好的藏着留给自个,还扯个鬼都不会信的谎言。”

  “看你说的,你随意选一盆拿走,但要把昨天我送你的那一盆还回来。”

  “良心发现了?不许反悔啊!”周大强急忙回到家里把昨天送过去的兰花搬过来,将一盆盛开的兰花搬到了自个家里。

  次日,苏群飞早早起来,又去敲周大强的家门。

  “老苏,你是真想逼我报警啊。”

  “别啰嗦,带我去看昨天送你的兰花。”

  “说好的不许反悔,才过一晚上,你就想变卦!”

  见兰花依然盛开,苏群飞拉着周大强到自己家里。苏群飞的三盆兰花,两盆已经枯萎,昨日周大强送回的那一盆已经盛开。

  “老苏,昨天是我老眼昏花看错了么?我记得这盆昨天还没有花骨朵啊,今个就开花了!?”

  “你没看错,昨天那一盆若不送你家里,今天也会枯萎。”

  “老苏,说句实话,我心里根深蒂固的无产阶级无神论立场有些动摇,你家里确实不干净啊。对人不会也有什么加速衰老的影响吧,咱们库存的时间可没多少了,经不起消耗啊。”老周心有戚戚,但革命友谊抑制了他想夺门而出的冲动。

  “别瞎联想,尘尘、我、我家橘子都没啥感觉,唯独我这几株宝贝兰花饱受摧残。”

  “换个角度想想,一夜成株,两夜开花,三夜飘零。如果错开时间种植,老苏,你家可天天花香满屋啊。”老周心里踏实了些。

  “别说风凉话,这事放你家,你心里不瘆得慌?再说,养育兰花的乐趣在于悉心培育的过程,只有结果图个啥子。快帮我想想办法。”

  “今早被你吵醒之前,我还是一个坚定的唯物主义者。现在,我多年的信仰分崩离析,这精神损害你得赔偿给我,”见老苏瞪眼,周大强道,“还记得我以前跟你提过,我老伴儿那个神神叨叨的表姐么?以前总推送一些大师之类的高人,咱们还一直把她当骗子看待。联系她试试?”

  “还等什么!?”

  接下来,苏群飞和周大强找来了各路神仙,有自称三花聚顶的道士,有自称轮回转世的僧人,还有马路边上摆摊的算命先生,让他们施展各自平生的绝学,好还一屋清净。前前后后,请来七八个人,钱没少花,邪祟还在。

  这一天,周大强风风火火地跑到苏群飞家,神秘地说:“老苏,我老伴儿的表姐的堂妹的表弟给咱们介绍了一个姓张的大仙,说是五台山的道士,据说是张三丰的后人。”

  “张三丰是武当山的,当我不看电视剧么!?肯定又是个骗子!不找了,白花冤枉钱。”

  “那咋办,卖房子搬家?老苏,我可舍不得你,咱俩这么多年,从儿时的开裆裤到工厂的工作服,都是一条裤子穿过来的。”

  “搬什么家。就你这腰围,谁能跟你穿一条裤子。我想好了,咱被各路大仙骗的钱,不能就这么白白算了。”

  “向公安机关报案?”

  “这人都是你给我推荐的,你算不算帮助犯?”

  “这个么。。。。。。”

  “既然邪祟不请自来,扰我安宁。那么咱们换位思考,反其道而行之。明天,你跟我一起去花鸟虫鱼市场。”

  次日一早,二人去了花鸟虫鱼市场,购买了很多兰花种子、数十个瓦盆、大量的兰菌土。调配基质,埋好种子,在苏群飞家放一夜,成株之后搬到周大强家。然后,联系好花鸟虫鱼市场的商家,向外兜售兰花。人家借鸡生蛋,两个老家伙借着邪祟赚得盆满钵盈。

  “常言道,有钱能使鬼推磨。到了咱们这,鬼推磨帮咱们挣钱。老苏啊,我感觉胸膛里燃烧起了资本主义的火焰,等有了钱,我要环游世界!”

  “养育兰花虽然在于过程,但只出成果也不错啊。这就是暴富的感觉么?环游世界太累,我要换大房子!”

  两个老头数着钱,相视而笑。二人当了一辈子工人,退休后,峰回路转,枯木逢春,开启了崭新的创业致富之路。未来可期。

  直到某一天,易小尘即将满一岁的时候,他们种下的种子,一连几天,没有动静。二人尝试了各种办法,依旧不见逆转,神奇不再。“邪祟”不赶自去,带走了两位老人的致富梦,留下了一库房的兰花种子、瓦盆和兰菌土。

  财神爷不再光顾,扼腕叹息后,带娃的生活还要继续。

  起初,苏群飞有些担心,怕易小尘会像他妈妈一样体弱。幸好易小尘很健康,只是很安静。他喜欢自娱自乐,一个人可以自导自演玩一天,参与他导演影片的演员有橘子、兰花、家里的各种物件,偶尔还有周大强的孙女周小萌作为女主角友情出演。

  易小尘三岁,上幼儿园时,出了一些小问题。据幼儿园老师说,易小尘不太合群,依旧喜欢自导自演,仿佛活在自己导演的世界里,而且分不清戏里戏外。别的小孩也不太乐意和他一起玩,觉得他有些奇怪。

  苏群飞起初没放在心上,觉得小孩子过家家而已,而且适应集体生活需要一个过程。直到发生了宠物诊所事故,他才觉得事情似乎没那么简单。

本作品由作者上传

Q1:《诡秘之主》第二部什么时候发布?

「爱潜水的乌贼」新书将于3月4日12:30发布,诡秘世界第二部《宿命之环》即将来袭!

Q2:在哪里可以看到爱潜水的乌贼的新书《宿命之环》的最新信息?

加入卷毛狒狒资讯站,乌贼新书情报大公开!「卷毛狒狒研究会」是起点官方打造的诡秘IP互动主题站,依托原著丰富的世界观设定,为用户打造序列升级+魔药合成的全新互动方式。入会成员将体验诡秘世界独特的成长体系。为鼓励用户在站内创作相关衍生内容,优质作品还将获得盲盒等实体奖励。作者乌贼大大也会在此与大家深度交流。阅读小说就可以获得随机掉落的神秘碎片!还有更多精彩玩法等待你的解锁~

Q3:《诡秘之主》首款官方限量版盲盒介绍?

超前情报!盲盒内10位塔罗会成员随机款大公开:
1、塔罗会的创始人“愚者”先生——克莱恩·莫雷蒂 “总有些事情,高于其他。” 黑发褐瞳、容貌普通、轮廓较深的青年。 他原本是名为周明瑞的现代人,却因一个转运仪式而意外成为霍伊大学历史系学生克莱恩。而后,他加入廷根市值夜者小队,成为“占卜家”,又为守护廷根而牺牲。死而复生后,他为复仇及寻求晋升,转换多个身份,并逐渐发觉世界的真相。 在了解到来自星空的威胁后,克莱恩选择成神,并为对抗天尊的意志陷入了沉眠……
2、塔罗会最热情的“正义”小姐,奥黛丽·霍尔 “下午好,愚者先生~!” 金发碧眼的少女,是贝克兰德最耀眼的宝石。 她出身于鲁恩大贵族霍尔家族,身份高贵,备受宠爱。最初,她被意外拉入灰雾之上,成为了塔罗会创始成员。而后,她通过塔罗会成为了一名“观众”,并让自己的宠物犬苏茜也成为了超凡生物。她善良温暖,渴望帮助更多人过上幸福的生活。 在愚者沉睡后,她毅然离开了家族,为实现理想和唤醒愚者,迎接着新的挑战……
3、塔罗会中大名鼎鼎的“倒吊人”先生——阿尔杰·威尔逊 ……

首页悬疑小说奇妙世界小说

尘不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