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岳剑派之剑出华山在线阅读

五岳剑派之剑出华山

武侠 / 传统武侠

2.54万字|连载

更新时间 2024-01-25 22:58

书籍摘要: 一剑出,江湖动,沉寂多年的江湖;终究还是被打破了平静。泰山、华山、衡山、恒山、嵩山五大剑派更是人才辈出。武林泰斗少林、武当是否依旧超然物外。

Q1:《诡秘之主》第二部什么时候发布?

「爱潜水的乌贼」新书将于3月4日12:30发布,诡秘世界第二部《宿命之环》即将来袭!

Q2:在哪里可以看到爱潜水的乌贼的新书《宿命之环》的最新信息?

加入卷毛狒狒资讯站,乌贼新书情报大公开!「卷毛狒狒研究会」是起点官方打造的诡秘IP互动主题站,依托原著丰富的世界观设定,为用户打造序列升级+魔药合成的全新互动方式。入会成员将体验诡秘世界独特的成长体系。为鼓励用户在站内创作相关衍生内容,优质作品还将获得盲盒等实体奖励。作者乌贼大大也会在此与大家深度交流。阅读小说就可以获得随机掉落的神秘碎片!还有更多精彩玩法等待你的解锁~

Q3:《诡秘之主》首款官方限量版盲盒介绍?

超前情报!盲盒内10位塔罗会成员随机款大公开:
1、塔罗会的创始人“愚者”先生——克莱恩·莫雷蒂 “总有些事情,高于其他。” 黑发褐瞳、容貌普通、轮廓较深的青年。 他原本是名为周明瑞的现代人,却因一个转运仪式而意外成为霍伊大学历史系学生克莱恩。而后,他加入廷根市值夜者小队,成为“占卜家”,又为守护廷根而牺牲。死而复生后,他为复仇及寻求晋升,转换多个身份,并逐渐发觉世界的真相。 在了解到来自星空的威胁后,克莱恩选择成神,并为对抗天尊的意志陷入了沉眠……
2、塔罗会最热情的“正义”小姐,奥黛丽·霍尔 “下午好,愚者先生~!” 金发碧眼的少女,是贝克兰德最耀眼的宝石。 她出身于鲁恩大贵族霍尔家族,身份高贵,备受宠爱。最初,她被意外拉入灰雾之上,成为了塔罗会创始成员。而后,她通过塔罗会成为了一名“观众”,并让自己的宠物犬苏茜也成为了超凡生物。她善良温暖,渴望帮助更多人过上幸福的生活。 在愚者沉睡后,她毅然离开了家族,为实现理想和唤醒愚者,迎接着新的挑战……
3、塔罗会中大名鼎鼎的“倒吊人”先生——阿尔杰·威尔逊
……

章节试读
第一章 捕蝶雀

  微风吹动了小店的“茶”字的招旗,小店内座着两桌客人,都带着武器,店棚外停着两辆载满箱

  子的车子,马栓在马槽吃草。

  “小二,上酒,上肉。”一彪形在坐位上大喝道。

  “稍等,大爷,马上就好。”小二回道。

  不一会,端来了鸡、鸭、白菜和两坛黄酒。乡下小店凑出酒肉并不容易,但两桌客人看了这些酒

  菜脸色却是不悦。

  “乡下小店,有这些也不容易了,各位将就用吧。“一个身着华丽作书生打扮的公子说道,众听了他这么说这才动起了筷子。

  “小二,这菜还算可口,只是这酒怎么才两坛,我们这么多兄弟漱口也还少了,再拿坛来。”

  那店小二,应了声是,脸色却犯起了难,只见他进了厨房,拿起锄头,走到不运处的桂花树下挖

  了一会儿,才抱着两大坛女儿红走回了店内,许是酒好这一伙汉子们再没找不痛快,吃包喝足,

  结了帐便起身准备继续赶路,这时进来了一个年轻人,身着粗布衣背着一把剑,呼吸均匀,脚步

  平稳,他进店坐下道:”小二,来些酒菜。“

  “客官,见谅,小店今天实在是没有酒肉了。”小二为难道。

  “你这小厮,你店里的酒肉味还没有散呢,怎么说没有?是怕小爷少你银两吗?”

  “客官,您不知道,刚才这几位爷要了四坛酒,两桌肉,您也知道我这是镇中小店,平日里都是

  些过路的行商,他们来了小店要些茶水也就不说话了,连干粮都自己带来,半年也来不了几个要

  酒要肉的客人,今天日子太好,可小店实在是没准备啊。”

  “你这小厮,哪来这么多话,你既然没有就上些饱肚子的总有吧。”

  “好了,客官慢等。”

  不一会,小二端来了,一碗面,一盆红薯,烧饼;这年轻人也不计较,大快朵颐的吃了起来。却

  不知是谁“噗”的一声轻笑,打断了这年轻人。“啪”的一声大响,桌子险些被拍碎。

  “是谁,在笑什么?是好汉怎么不报上名来?”

  “壮士,见谅,他们是群粗人不知礼数,冒犯了壮士,在下给壮士赔个不是。”店外人群中那华

  衣公子说道。

  “阁下,是谁?好大的面子。”年轻人说道。

  “在下,琅环山庄,慕容煌。”华衣公子道。

  “想不到,能在这遇上慕容世家,真是三生有幸,在下华山尚泉;既然是慕容家,这个面子还是

  给的,公子请便。”年轻人道。

  “多谢,尚少侠,它日若能得空一定亲上华山赔罪;小二,过来。”

  店小二听得传唤,快步走到慕容煌身前;只见慕容煌拿出大约三两银子递给店小二,小二接过银

  子道:“公子,这位少侠所用的百文钱都没有您给的实在太多了,小的收受不起。”

  “小二,尽管收下,在下今天能结识华山尚少侠,全托你这小店的福,你完全受得起。”

  “公子,您这么说,那小的就不推辞了,那小的忙去了。”

  “慕容兄,太破费了,在下有要事得回华山,这事一了,必往琅环山庄和慕容兄大醉一场。”

  “尚兄,豪气干云,在下静候佳音,告辞。”

  “慢走。”

  慕容煌作辑转身上马向北而去。镇中小店多饱腹之物,酒肉却是少有的,慕容煌手下个个虎背熊腰,煞气十足;店小二一见他们就知道得罪不起,所以要肉就杀鸡、鸭,要酒就挖出女儿红。当尚泉进店这小二见他佩剑和着装便知他是华山弟子,要是敢在华山地界生事,都不用上华山;找最近的镖局告个状,一但查实这生事的华山弟子多半要被逐出师门,武林弟子被逐出师门便只能做捕快、护院这些下人的活计。武林弟子素以为耻。也因此当尚泉进店,小二才不怕他,用果腹的面、著相待;现在得了慕容煌的三两银子,他当然十分勤快,不一会端上来一盘鱼,一坛酒,这鱼又大又肥,做法也十分讲究,色、香、味一样不少。尚泉见了这鱼十分意外,但转念一想,这小店在镇上能弄来鱼也不意外,只是北方少水,以自己在华山镖局的例钱怕是舍不得吃鱼。

  店小二见他分神便叫道:”少侠,这鱼不合胃口?“

  尚泉回过神来道:”不是,小二帮我把鱼包起来。“

  店小二听了也不多问,取来油纸包了起来递给尚泉,尚泉接了鱼,提起酒骑上马向华山而去;

  只是天色已晚得找个地方过夜才行。尚泉骑马行了十多里到了湾桥村,拐了个弯走了三里左右到

  了刘家庄;尚泉骑着马不一会儿便到了一棵樟树下,他下马把马栓在树上。晚色矇眬只有两只挂

  在门檐下的灯笼里散出微光,还好这樟树离门不过十步,光虽弱路却看的见。尚泉走到门下轻扣

  门。“吱”一声轻响,出来一人见了尚泉便道:“尚少侠,稀客啊,来刘府做客,走正门才

  是,怎么走我们下人才走的侧门;刘头在巡视,我先陪你去他那,派人告诉他,不用我多久他就

  来相陪了。”

  尚泉客气道:“那就有劳,闫兄弟了。”

  “尚少侠,不愧是名门弟子,对我一个下人,也这么有礼数。”

  尚泉也不跟他多说,只是作辑,那闫姓人见他作辑,也不再多言陪着尚泉直往外厢房走去。不一会儿,便到了刘头领的住处,闫姓人轻扣房门,开门的是个妇人,她见了闫姓人和尚泉便道:”尚泉兄弟,闫治兄弟快请进。“尚泉、闫治一前一后进了屋,这是个客厅,却不大再多两个人就挤不下了。客厅中也只有一张八仙桌,再没有其它陈设了。尚泉、闫治坐了下来,闲聊了几句,妇人提来茶壶给尚泉、闫治各倒了一杯茶,放好茶壶;尚泉道了句谢,妇人回了礼便去了厨房。尚泉、闫治接着聊了起来,闫治尽说些孩子如何调皮,去年庄稼如何好,今年麦子长得怎么样,张家女儿嫁那了,李家儿子娶了谁,闫治一说起来就停不下来,手舞足蹈,吐沫横飞茶都不用喝一口。尚泉侧奈着性子听着,时不时递茶给他,偶而也搭一下话;说实在的闫治的这股啰嗦劲真没几个人受的了。闫治依旧说个不停,他讲的事情不可谓不精彩,还不带重样的,只是身为华山弟子的尚泉,对这家长里短实在是没有兴趣,只是奈着性子听着,尽管闫治嗓门不小,门外的脚步很细,但尚泉还是听出来那是刘头领的脚步声,他微抬手,示意闫治停下来。闫治见了尚泉的手势总算是停了下来,耳根子终于清静了。尚泉起身开门,刘头领正好在门外,两人见面,刘头领抢先道:“尚兄弟,难得来一回,可惜愚兄在当职没来得及相陪。”

  “刘兄,这话就太客气了,不过是等了一会。”

  刘头领见闫治也在脸色顿时就难看了,心里道:尚兄弟真是难为你了,平白受十舌头之苦;嘴却客气的说:“闫主管也在啊,留下来喝杯酒吧。”

  闫治也不推辞,满口答应;刘头领见他脸皮这么厚心里很不高兴,但是尚泉来家做客自己也不好

  发作,只能是不再搭理这个没皮没脸的家伙,朝厨房喊道:“娘子,酒菜备好了吗?”刘娘子在厨房听到相公的的呼唤回道:”备好了,备好了。“说完端着灶台上的菜,提着酒便来倒了客厅;菜满桌,酒满杯,只见一盘鱼、一碗五花肉,更有腊猪肠,几个青菜。刘头领见有鱼便忍不住问道:“娘子,今天怎么想起吃鱼了。”刘娘子在要回答,闫治抢道:“这鱼呢,是尚少侠,带来的。”

  “尚兄弟,这么破费,愚兄怎么过意的去。”

  “刘兄,误会了,小弟路过大田镇时肚子饿了,还好有个打尖的小店,说来也巧,遇到了琅环山

  庄慕容煌公子,小弟和他的手下发生了一些误会,慕容公子以鱼相赠,小弟才有口福;但我一个人吃不完,就想起刘兄,离得不远,这就打扰来了。”刘头领听尚泉讲起这鱼的来历,不免有些感动,想自己不过出身小门小派,迫于生计做了刘老爷的保镖,虽然不属于护院那样的下人,但也好不倒那去;巧合之下结识身出名门大派的尚泉,本来以为名门大派出身的尚泉会看不上他这出身小门小派的小人物,却不想尚泉全然没把门派、从业之类的放在心上,待自己有如亲兄弟。而自己年过三十,除了妻子、儿女,再无其它,尚兄弟的情义,自己半分也没回报,心念至此不由自主的拿起酒瓶,干了口猛的。尚泉见刘头领如此,也不多说拿起酒瓶干了口猛的,两人相视一笑,各自举筷,四人边吃边聊,说到聊天,尚泉、刘头领夫妇,又怎么是闫治的对手,菜正味,酒正浓,乎然尚泉一个飞镖向房顶射去,房顶那人翻身闪过,展开轻功向院外飞去。

  “阁下,既然来了,怎么急着走,过上几招,再走不迟。”尚泉追在后面又一个飞镖射向前面那人,那人闪过飞镖停在墙顶上,尚泉施展轻功一闪便来到那人身前,两人相距不足一丈,尚泉问道:“阁下什么人?想干什么?”

  “我是什么人?要干什么?为什么要告诉你。”

  “哼,这晚跑来偷听偷看,肯定没打什么好主意,既然你不肯说,那就别怪无名无碑了。”说罢,尚泉一剑刺了过去,这一剑去的极快,那人支不慌不忙轻轻一挡,“当”的一声轻响,剑离他的喉咙已不足一尺,尚泉收剑又是一剑,他剑法极快,只有道道剑气可见,剑招却是看不清楚,那人也不落下风,一声声”当……当……当……“全数挡开了尚泉的华山剑法,还能找着机会还招,他们两个在墙顶上,你来我往,不知道斗了多少招。刘头领站在墙下,他知道不但帮不上忙反而还会添乱。尚泉又出一剑直攻那人下盘,那人闪过,趁机打尚泉后背,一双铁扇使的神鬼莫测,尚泉回划一剑,既不回头,也不转身,又划一剑挡开那人的偷袭。尚泉认出这招是蜂蝶谷的蝶谷十虫决;此人必是江湖上人人得而诛之的捕蝶雀郑庆,当即喝道:“淫贼,拿命来。”

  “看你的年纪,又使的是华山剑法,你就是华山新出的快意剑尚泉。”郑庆平静道。

  “想不倒,色胆包天的捕蝶雀,也知道我的名号。”

  “我郑庆,虽然专好美女,但不会对江湖上的事,不闻不问。”

  “废话少说,看招。”尚泉剑出人至大开大合,每一剑都是杀招;郑庆见他一改华山剑法的灵巧,剑招好似泰山剑法却又全然不是,郑庆成名江湖多年,自然能认出这是华山的无情判官剑,这剑法看似大开大合,实则暗藏灵活多变;尚泉一招生死立判直取郑庆小腹,郑庆一扇挡剑,另一扇往脑门一送拨开了尚泉的剑鞘,尚泉剑招一变,使了招非生既死,只见剑光阵阵忽左忽右,忽上忽下,难以硺磨;郑庆用扇护住脖子、下阴等软肋,尚泉一招快过一招,一剑狠过一剑,他非浪得虚名之辈,郑庆更是真村实料之人;郑庆闪转腾挪,左挡右拨,连连接下尚泉的剑招。

  尚泉也不心急又使招我生你死,这招有攻有守,攻时杀伐果断,不留活路守时密不进风,固若金汤,郑庆更不慌用出了蜂蝶十虫决中的独角真仙式,那个一招我生你死快狠多变这个一招独角真仙式劲猛力足;剑气纷绕,阵阵紫光,扇光点点,红气闪闪。黑夜中,院墙上,剑气如网好像要把红光网住了,可红光却能不慢不紧的挡住剑气。

  独角真仙式真是历害,打的尚泉非但无法进攻,反而被逼的连连防守,不过华山剑法以攻为守,虽是防守,却也有很多杀招;这一剑直挑郑庆的腋下,若非郑庆老道闪开这招,一只手怕是没了。尚泉趁机反攻,他尽得华山剑法精华灵活多变,以攻为守;郑庆更得蜂蝶谷真传,尽数使出蜂、蝶、蜓、螳等招式;两人相斗,难解难分,”叮叮、当当之声不绝于耳,紫色剑气缠绕着红色扇光,一交手不到片刻便斗了数十招,你追我赶,剑气扇光闪烁不停,尚泉、郑庆两人争斗早就惊动了刘府家丁,不过他们可不敢插手刀剑无眼上前一步便是死无全尸,这些家丁都是学过武的,虽然学的不怎么样但高手过招,他们自知插不上手,也就跟刘头领一样在墙下观战;墙顶尚泉、郑庆胜负难分,两人又斗了数十招,郑庆抓了个空隙,手向墙下的家丁一吸,那家丁手中的铁棍便到了他手中,郑庆佯装要逃,尚泉提剑来追,郑庆转身丢出铁棍,尚泉举剑一挡,“当”的一声脆响,尚泉只觉一股后劲向全身袭来;随之身上腾起阵阵紫气;郑庆一招得手,也不恋战,施展轻功消失在夜色之中。尚泉收剑入鞘下得墙来便道:“没想倒这捕蝶雀本领了得,我学艺未精杀不了他。”

  “尚兄弟,不用自责,捕蝶雀曾入皇甫家偷香,虽没有得手,却打伤了皇甫家一众高手,若不是皇甫家主及时出手,后果不敢想像。”

  “刘兄,心意小弟明白,只是没有杀掉这淫贼心有不甘。”

  “贤弟,年不过二十有五,本领就这样了得了,假以时日,一定能登峰造极,到时候捕蝶雀怎么可能是贤弟的对手。”

  尚泉听了刘头领的安慰,心里的不愉快瞬间消散,略微开心道:“和那淫贼久斗我也有点累了,刘兄,小弟先去休息了。”说罢闫治送他去了外厢客房。刘头领也不多留,只对观战的家丁说了几句,散了、散了,认真巡逻之类的话;今晚一战令他们大开眼界边走边讨论起那些剑招、扇法,七嘴八舌,叽叽喳喳,不绝于耳。

书友还看过

传统武侠小说推荐

时空之梦:异世归途在线阅读
现代青年李逸意外穿越至神秘古代世界,身怀现代知识的他,如何适应古代生活? 本以为回归现实社会无望,但在系统的提示下神秘古迹出现在眼前。 “古迹线索到底是什么?城邦的守城令牌有什么秘密” 李逸面临艰难抉择:是留在古代继续他的传奇人生,还是回到现代回归平凡生活?《时空织梦:异世归途》将带你跟随李逸的脚步,一同探寻时空之谜,体验一场跨越千年的奇幻之旅。
周纾人get
日更千字
传统武侠
孤道侠行在线阅读
把酒问天、高歌唱响,酒罢、曲终。  小二结账!  爷,再赊也没事。。  爷此次,可又不归!再会!
神忽弃神
日更千字
传统武侠
世事阁在线阅读
常言道,世事岂能皆如人意,世事阁的存在就是让江湖中的人尽可能过的如意,所以它承办的业务既包括寻医问药,也包括寻仇报恨,杂乱的很。前提只有两个:一不违背江湖道义,二钱给的够。苍州赵王爷家有两个不孝女,一个离家出走到京城,另一个则跑到了蜀州,正所谓家丑不可外扬,赵王爷在手下的建议下找到了世事阁…………
女璇
日更千字
传统武侠
白虎奇传在线阅读
明嘉靖年间,东南沿海倭寇泛滥,北方蒙古侵扰,内忧外患中,朝廷不安,武林动乱。杨泽鸿年幼失亲,家破流亡,幸遇良人收养。人苦自由天悯,机缘巧合下通读《奇门遁甲》,又遇隐世高手传授无上内功心诀,手持“青芒”宝剑,行侠江湖,快意人生!而后山林间驯养白虎,战恶狼,斗猛禽!与其一同平定动乱,抚平武林。
布偶o
日更千字
传统武侠
云山志杰册在线阅读
作为民间古书修复传人的齐晓,在爷爷书房发现了一本《云山志杰册》。她边复原破损的书页边拓记下来,上面的内容光怪陆离并没有什么古籍依据。但是齐晓一直记得爷爷的话,齐家人笔下记录的事情绝无半句虚言。在复原这本书的过程中,她渐渐发现家族隐藏的秘密,也感受到志杰册中那一代侠士的浪漫人生。
柠焱
日更千字
传统武侠
恩怨情仇方恨录在线阅读
从来没有人知道,刀子怎么凭空出现在手中的 也没有会知道,刀子又怎么就瞬间消得失无影无踪 但是,当他手中刀子要杀人时候 那所有人都会知道 这个人已经没有生还希望了 ******* 方恨恩怨情仇录 一个少年 一把刀的故事 ★★★★★ 短篇·可读
庚一叶
日更千字
传统武侠
月影斩在线阅读
来阅文旗下网站阅读我的更多作品吧!
南国幽雪
日更千字
传统武侠
雁过芳华在线阅读
雁,冬南夏北之雁。  时而相聚、时而离别,时而老死、时而新生。  有“云中谁寄锦书来”之思,有“别后悠悠君莫问”之愁。  有“天南地北双飞客”之随,有“惟有影与形相随”之寞。  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  雁过芳华,见惯了无常世事。  相见欢,别离难。  但惜今朝,休言过往。  唯求一心安。
竟华
日更千字
传统武侠
开局双亲暴毙,竟是仙尊转世在线阅读
主角父母遇到兽潮而双亡,主角后获得传承,进入宗门修炼。得知兽潮是人为的,然后报仇雪恨。后与主角团一起去大陆闯荡。
玖爱冲浪
日更千字
传统武侠
当前位置: 武侠 传统武侠 五岳剑派之剑出华山在线阅读
新人免费读 下载起点读书APP
访问网站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