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当雪寂静后

当雪寂静后在线阅读

当雪寂静后

绘案

现代言情·都市异能·8.66万字

暂停 | 更新时间 2023-11-14 21:58

当雪寂静后,是生命的回溯还是死亡的到来?

章节试读
更多作品相关

第1章:你说过要带我走

  洁白的冰川下,共生的誓言,无知懊恼,悔恨掺杂在这冰面中,凝聚出一片又一片安宁的桔梗花叶,捧束鲜花的少年,眉眼中是眷恋,眼中不知何时浮现出氤氲之气。

  古典中,爱情的宣言,是殉情的美,共度余生白头偕老,快节奏的时代,让我们逐渐忘记爱情最纯真的模样,恋爱的最初样貌。

  即使阴阳两隔,爱情的结晶也从未消散,或变成了石头,或凝结成冰,安然流淌在内心中。

  翻开禁书,少年眼中的眷恋好似放进了放大镜一样,不再掩盖眼角的泪,任由泪珠滴在焦黄色的书页上。

  黯淡的地下室,难闻的消毒水的味道,少年凝视着,凝视着,好像再次回到了那些年。

  “梶和夫……你说过。”川岛熏站在悬崖上,转头,捋着额间的散发。

  她身后,是一只冰甲巨龙,冰甲巨龙浑身被冰块覆盖,湛蓝色的冰块让眼睛无法透过冰块,看巨龙的内部,或许这冰块便是巨龙的骨肉。

  巨龙的眼睛如同雨中的鬼魅的火焰一般,散发着幽蓝的光芒,好似是从地狱之中绽放,跑到人间作乱的怪物一样。

  “要把我带走的。”川岛熏灿然笑道。

  “咯!”冰甲巨龙将她拦腰截断,川岛熏的半截身体如同半空中断线的风筝,直直地掉在远处,他墨绿色的眼睛就凝视着梶和夫。

  “对不起,我废人,我从来不能改变什么,即使面临了这么多次,我也依然无法改变什么!”梶和夫倒在地上,他捂着脸,眼泪夺眶而出,却在流出的瞬间结上冰,他歇斯底里地怒吼着。

  好像要宣泄所有的委屈和不公一般,凄声令人心颤,他抬头,看着那巨龙,眼中是悔恨,是仇恨。

  他内心想着的是,自己若是再强悍一点,是不是就可以阻杀这只巨龙,让所有人都可以活下来!

  此时,内心深处,一道温柔女声响起:

  “不,你是第一序列。”

  “梶和夫,你从来不是什么废人,你是第一序列。”

  “站起来!我给你带走她的机会。”

  梶和夫拄着拐棍,艰难起身,他佝偻着身体,好像一个风烛残年的老头子一样,现在的他,只感觉到浑身发热,身体颤抖,显然是病得不轻。

  他笑了,笑得勉强,眼前的冰甲巨龙近在咫尺,自己若是只站在这里,不出三秒,便会被一巴掌拍死。

  “闭上眼,闭上眼。”他呢喃着,将手中的拐棍丢了出去,闭上眼,张开了双手。

  “吼!”冰甲巨龙好似被惹怒了一样,发出凄厉的叫声,仿佛下一秒便要将他撕碎生吞一般。

  一阵嗡嗡的耳鸣声后,再次张开眼,梶和夫笑了。

  正如前面二十六次一样,自己又重生了,重生到和自己青梅竹马川岛熏到冰川之上旅游在冰面上迷路一样。

  冰面寒冷,梶和夫在二十六次的重生中,就已经明白这冰川的怪事,也渐渐熟悉了不少。

  “梶和夫!醒醒,我们马上就能走出冰川了。”温软的声音唤醒梶和夫沉重的眼皮。

  “第二十七次。”梶和夫将右手搭在双眼前,在之前,梶和夫已经整整重生二十六次了,他真的不知道,为什么自从踏入这片冰川,就再也无法离开了。

  “我们,将被永远困在这座冰川上,直到冰川融化,冰中的神苏醒。”梶和夫叹了一口气,他只感觉现在浑身如同被火烧了一样,更让他头疼的是,自己重生了二十六次,十多次饿死,还有十多次喂冰龙,有几多次自己逃出生天,但川岛熏却永远的留在这里。

  岛熏皱皱眉,她根本听不懂梶和夫现在到底在说什么,只是明白梶和夫现在的状态绝对不对劲!

  她伸出手,手背碰到梶和夫额头的一瞬间抽手回去。

  “呀!你怎么烧的这么厉害。”川岛熏说着,从背着的背包中取出一片感冒药,顺着梶和夫的嘴角便要给他顺下去。

  梶和夫吞服下感冒药,顿时感觉好受了不少,含糊不清道:“我们,走,去,远方。”

  “我们要快点找到救助站了。”川岛熏一脸严肃,就要拉起梶和夫。

  梶和夫蜡烛开川岛熏伸出的手,起身,环顾四周,于前几次并未有什么改变。

  只是……

  他脑中细想着重生前的那段话,是不是可以摆脱此时困境的助力?

  “第一序列?第一序列是什么?”梶和夫摇晃着脑袋,让自己更清醒一点,他知道第一序列这个东西根本不存在梶和夫的脑子里,或者说。

  “根本不存在这个世界中!”

  川岛熏皱了皱眉,又叹了一口气:“你要是走不动我背着你吧,再晚一点,风暴就要来了。”

  梶和夫听着川岛熏重复了二十七遍的话,脑袋有些发涨:“现在我们的处境不是一个简简单单地走出冰川了,我们所面对的,是真正的困境啊!”

  不出梶和夫所料,川岛熏也是如同前几次一样,一脸你烧坏了的表情。

  川岛熏拉着梶和夫,走在冰面上,湛蓝透亮的冰面倒映二人单薄的身影。

  梶和夫抬头,若无其事地问着川岛熏:“你知道第一序列吗?”

  他根本不打算从川岛熏的话里听出来什么,问这个第一序列问题,是要验证两个问题。

  第一是询问川岛熏是否知道第一序列这个东西,若是知道,那无疑是对这个困境的推进有了极大的推动。

  二就是为了让自己的脑袋时刻清醒,刺骨的冷风吹在梶和夫的保暖大衣上。

  大衣被冷风吹得都有些颤抖,在大衣上结上一层白绒的雪。

  “第一序列是什么?”川岛熏不解,梶和夫为啥一下子问出这么奇奇怪怪的问题,难不成是真的烧到了脑子?

  川岛熏眼中透露出疑惑,转身歪着头看着梶和夫。

  “啧。”梶和夫看川岛熏这幅模样,自然是知道川岛熏八九成也不明白第一序列是什么意思。

  他骨节分明的手抓住川岛熏的白嫩小手,便朝着北方,大步朝前,一往无前。

  “朝着北,大约十多分钟后,便能看见一个救助站,但救助站的物资不一定可以让我们撑过半个月。”梶和夫苍白的手指指向北,既然现在还不知道怎么离开这里,自然是要找到存活的地方。

  在前七次的重生中,自己一直在寻找救助站,但是就像一个无头苍蝇一样,在冰川上乱窜,导致活活饿死。

  川岛熏有些疑惑,她不理解为什么梶和夫会这么笃定北边会有救助站,但也并未挣扎,任由梶和夫拉着自己,朝着北边而去。

  “第一序列是什么?”川岛熏停下脚步,墨绿色的眸子看着梶和夫略显清冷苍白的侧脸。

  川岛熏眼中的探究神情,好似要溢出眼睛一般,将梶和夫狠狠缠绕住。

  “……”梶和夫沉默地看着川岛熏,他也不知道怎么样的言语可以说明白现在的情况,是我们都要死了?还是我复活了二十七次,就为了救你?

  “说话。”川岛熏只感觉心脏在狂跳,她的本能意识告诉她,这一路必定是危险重重,九死一生,这是生物本能的反应,也是川岛熏慌张的原因。

  梶和夫转身,他本身长得就清冷,满脸不食烟火,眸子就如同秋天的落叶,精美得不可言语。

  最终,梶和夫决定还是将最坏的打算告诉川岛熏,即使她可能并不相信,但接下来的日子,自己会让川岛熏了解现在的情况,就像现在寻找救助站一样。

  “我们会被困在这冰川里,直到死。”梶和夫单薄的嘴唇蠕动,他的眼皮垂下,长长地睫毛如同夏天路边的桑葚的枝叶,高高挑起。

  “那就让我们一起困在这冰川里。”

  梶和夫闭上眼睛,有些惨然地笑着,如果上天能给他一个反悔的机会,他绝对不会带川岛熏出来探险,现在的他只感觉浑身的力气都被抽离出去。

  梶和夫抱着川岛熏的腰,用额头轻碰她的头,无力嗫嚅道:“听我的,待会一直往前,马上就,可以到救助站,待会就要刮起风暴了。”

  说完这句话,只感觉眼皮一沉,倒在川岛熏的怀中昏沉沉地睡着了。

  他累坏了,自从重生到第二十次后,梶和夫便不再睡觉,即使再冷再饿,面临的环境再恶劣,也并未合过眼。

  如今倒在川岛熏的怀中,也是自己从未想到的,身体过度地使用身体,承受如此强的负荷,这副躯体早已麻木地不是自己的了。

  “梶和夫,你知道第一序列是什么吗?”一道陌生的声音在梶和夫的脑海里传出。

  睁开眼睛,梶和夫望向四周,黑压压的,伸手不见五指。

  望向声音的来源,一个外貌和川岛熏的女子,身穿艳绿色轻纱,绿色的眸子中满是冷漠,简直和川岛熏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你想知道关于第一序列的事情吗?”她笑靥如花,手中捧着一株不知名的花,那花蕊有些黯淡,但离了这么远,一股沁人的花香,让梶和夫有些留恋。

  “你是谁?”梶和夫有些警戒地看着这形似川岛熏的女人,她身上的气质,与川岛熏天差地别。

  那女人眼中黯淡,好似对梶和夫的提问有些不满,但也只是一瞬间,下一刻的女人嗔怪道:“我是川岛熏。”

  “呵呵,你不是川岛熏,你是谁。”梶和夫看着面前的女人,虽然他的皮肉,是川岛熏的,但是他的眼神跟川岛熏沾不上半毛钱关系。

  川岛熏的眼,像春天的桃花,艳美却又不俗套,而他的眼,就像深秋的潭水,虽然精美,但却无生气,就如同死物一般。

  那女子不怒反笑,手上的花也开始凋零,从花瓣,到花枝,最后散为黄土,冷声:

  “嗯。准确来说,我是另一个世界的川岛熏,我把你抛弃在这,独自跑了出去。”

  “我将你葬送在这里,成为了第一序列的王者。”

  川岛熏朝着梶和夫伸出手,骨节分明的手指上,长满了花朵,显得怪异又唯美,她笑容灿然,有些轻佻地看着梶和夫。

  “你想要表达什么?”梶和夫皱眉,他看着川岛熏的手指上的花,只感觉胃中一阵不适。

  “我想说,我在另外一个世界都放弃你了,过得这么美好,你在这个世界,也可以将我抛弃,成就自己的第一序列。”他笑吟吟,却丝毫没有察觉到梶和夫脸冷得都要结冰了。

  “按照你这么说,为什么你就确定,只有我们两个呢?说不定,有千万个我们,正在抉择。”梶和夫眼中冷光闪烁,声音有些恶寒说道。

  他十分不舒服,自己和川岛熏从小到大生活在一起,他反感别人对他说三道四,也很讨厌别人对川岛熏说三道四。

  “不是,我只是想说……”川岛熏脸上冒出一丝慌张,她没料到梶和夫居然会这么想,她的计划中梶和夫听到这个东西,会十分仇恨,而后将自己抛下。

  “你只不过是愧对你之前的梶和夫罢了!”梶和夫大喊着,眼神中满是仇恨,让川岛熏有些诧异,这个仇恨并不是对正在背着他的川岛熏,而是对自己。

  “时间到了。”川岛熏看着正在逐渐消失的手指,轻叹一口气,说道:“不要怪我没有提醒你,第一序列对你的重要程度,真的比所有东西都重要,希望在未来的你不要后悔。”

  女人垂眸,眼中是真切的恳求,好似下一刻梶和夫不同意,自己便要跪下来求他一样。

  不待女人再说什么,梶和夫便骂道:

  “闭嘴吧。”冷眼看着这模样与川岛熏相似之人,直接口吐莲花。

本作品由作者上传

Q1:《诡秘之主》第二部什么时候发布?

「爱潜水的乌贼」新书将于3月4日12:30发布,诡秘世界第二部《宿命之环》即将来袭!

Q2:在哪里可以看到爱潜水的乌贼的新书《宿命之环》的最新信息?

加入卷毛狒狒资讯站,乌贼新书情报大公开!「卷毛狒狒研究会」是起点官方打造的诡秘IP互动主题站,依托原著丰富的世界观设定,为用户打造序列升级+魔药合成的全新互动方式。入会成员将体验诡秘世界独特的成长体系。为鼓励用户在站内创作相关衍生内容,优质作品还将获得盲盒等实体奖励。作者乌贼大大也会在此与大家深度交流。阅读小说就可以获得随机掉落的神秘碎片!还有更多精彩玩法等待你的解锁~

Q3:《诡秘之主》首款官方限量版盲盒介绍?

超前情报!盲盒内10位塔罗会成员随机款大公开:
1、塔罗会的创始人“愚者”先生——克莱恩·莫雷蒂 “总有些事情,高于其他。” 黑发褐瞳、容貌普通、轮廓较深的青年。 他原本是名为周明瑞的现代人,却因一个转运仪式而意外成为霍伊大学历史系学生克莱恩。而后,他加入廷根市值夜者小队,成为“占卜家”,又为守护廷根而牺牲。死而复生后,他为复仇及寻求晋升,转换多个身份,并逐渐发觉世界的真相。 在了解到来自星空的威胁后,克莱恩选择成神,并为对抗天尊的意志陷入了沉眠……
2、塔罗会最热情的“正义”小姐,奥黛丽·霍尔 “下午好,愚者先生~!” 金发碧眼的少女,是贝克兰德最耀眼的宝石。 她出身于鲁恩大贵族霍尔家族,身份高贵,备受宠爱。最初,她被意外拉入灰雾之上,成为了塔罗会创始成员。而后,她通过塔罗会成为了一名“观众”,并让自己的宠物犬苏茜也成为了超凡生物。她善良温暖,渴望帮助更多人过上幸福的生活。 在愚者沉睡后,她毅然离开了家族,为实现理想和唤醒愚者,迎接着新的挑战……
3、塔罗会中大名鼎鼎的“倒吊人”先生——阿尔杰·威尔逊 ……

首页现代言情小说都市异能小说

当雪寂静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