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这也能算异界转生?

这也能算异界转生?在线阅读

这也能算异界转生?

才不是小9

轻小说·恋爱日常·6.06万字

连载 | 更新时间 2024-02-04 19:28

“想去死”什么外挂都没有的异界转生和没有醋碟的饺子有什么区别?不如死了重来一遍但是这个世界好歹有不少的美少女嗯?只有贵族才允许有三妻四妾?总之,就先试着向阶级制度宣战?

章节试读
更多作品相关

第一章 无能的转生者

  “我说,那个......”

  “嗯?”

  “我想去死。”

  “又开始了?”

  破毛毡搭成的屋檐下,洛克威尔看向身旁,好友两腿岔得老开,坐在土墩上以半躺的姿势望天。像与神经离线般的嘴半张着砸巴两下。

  “给你说个秘密,不要告诉别人。”

  “我在听。”

  “这可是很重要的秘密,关乎宇宙的真理,能从我这里得知这件事,你还真是走运。”

  好友的鼻子发出漏气的声音。是在笑吗,洛克威尔猜想。

  “这次又想说什么,修?”

  “要做个好人哟,洛克威尔。”

  没等洛克威尔对这句话有反应,被叫作“修”的13岁男孩继续自顾自地说道:

  “不过你应该是个好人,能认真听我说话就剩你一个了。”

  “就是你整天说怪话才会被排挤的。”

  “排挤?我只是在从你们这些小屁孩之中筛选能成为本大爷同伴的可用之才。算了,说多了也是无用功。”

  “我是不是该提醒你,我们同岁。”

  修驱赶燥热般摆摆手,“总之,我现在要说很重要的事,这个世界知晓此事的你可能是仅有的第二人。”

  “哦。”

  “你倒是多拿出点期待来啊!”

  “昨天尿床了吗?”

  “想挨揍吗你?”

  说着修已经一拳揍了过去,可惜被挡下下来。

  “给我好好听着,这可是会改变你人生观价值观的重大秘密。不管你现在是怎么看待这个世界和自己的人生,那都过于片面,听了我说的话你才能触及真正的真实。”

  “难道说......”洛克威尔表现得有些紧张,“你真的和艾莉西亚小姐说上话了?”

  正一脸慷慨激昂的修表情迅速减退。

  “啊......想去死。”

  “猜错了啊。”洛克威尔松了口气,“虚惊一场。”

  “所以,就是这样,应该去死啊。死了就好了。命运不是公平的,每个人在命运面前的价值不是平等的。就像这个世界有贵族和平民的分别一样,平民的命不值一提对吧,但就算是平民,用自己的命去换能影响整个世界的发展,对世界的命运举足轻重的大人物的命,就有可能转生到异世界哦。就是这么一回事。”

  “简短点说这该叫什么理论呢?”

  “做好事为救大人物而死有可能转生异世界理论——简称‘做死论’。”

  修用棒读的语气念出语句,已经不期待好友能有多大反应了。

  ——也不至于一点回应也不给吧?

  “我说......”

  发现好友目光望向远处,脸上浮现欣赏的神情,修立马意识到什么,急忙沿着好友的目光看去。

  两人所在的是双桥城远郊的一处矮墙,墙内边是孤儿院的种植园,另一边则是一条沿着小溪生长的平坦草地。初春时节草地上散落点点小花,天气好的时候能看到蜻蜓和蝴蝶在花间飞舞,这是仅在这个时节能见到的景色。不过对于修和洛克威尔而言,真正的景色另有他物。

  城里的贵族会在固定的日子到城外野营,而这片平坦的河湾草地是其中一位年轻的贵族小姐钟爱的“秘密花园”。

  “是艾莉西亚,今天运气真好......”

  望着侧身从马背跳下的贵族小姐,修喃喃出声。

  “是艾莉西亚小姐才对!”洛克威尔纠正道。

  “我是受过高等教育的知识分子,不会被落后的阶级观念束缚......”

  “依旧是不似凡人的美丽,艾莉西亚小姐。”

  淡金色的长发轻飘飘地落在红白配色的长裙上,整片草地的花儿都如在向娇小的少女聚拢。

  刚才还被阴云遮挡的天空仿佛在这一刻晴朗了几分,风吹过花瓣,少女按压着脸颊的长发,微微抬起眼。

  修一瞬间将洛克威尔拽到地上。

  屁股撞到地面的疼痛令洛克威尔微微皱眉。

  “别被发现了,你那恶心的视线要是暴露,艾莉西亚绝对不再来了。”

  “修的视线才是真正的恶心吧。”

  “开什么玩笑?我在网络上见过的美女比你这辈子见到的雌性动物加起来还多。”

  洛克威尔摆出不予置评的表情。

  “反正我跟你的出发点完全不一样,”修继续说道,“我是务实主义者,我认可的不单单是艾莉西亚作为异性的价值,更重要的是作为人的价值。我们格局可谓是云泥之别。”

  手搭在矮墙边,洛克威尔稍微探出头。

  “修,你不想为艾莉西亚小姐做点什么吗?”

  修跟着探出头。

  “我想为她去死。”

  隔了许久——

  “我懂。”

  洛克威尔微笑点头。

  “诶?”

  “艾莉西亚小姐是能够影响世界的发展,对世界的命运举足轻重的人,对吧?”

  “这个、嗯......尚在评估中。”

  “看来这个世界的真相,你了解的还不够多。”

  洛克威尔煞有其事的模样让修一时不知怎么接话,过了一会儿:

  “我刚才说的你信了?”

  “大概明天就忘了。”

  “不要忘啊!这可是我憋了十三年才说出口的!”

  “我们不是才十三岁吗?”

  “出生的时候我就想说了。”

  “哦,那时候说倒是很有说服力。”

  “忙着哭去了。有人拍我屁股,拍得老疼了。”

  “行了,暂时能不要说话吗?”

  修想反驳两句,最终还是闭上了嘴。

  艾莉西亚宛如身如花丛正中。少女捧着书,在仆从撑起的阳伞下静静地翻阅书籍。

  只属于这个时节,这片草地,这仅有几人知晓的景色,就连风儿也显得喧嚣。

  *

  很多时候,真实比谎言更难让人接受。

  正如修经常挂嘴边的,他确实是穿越者。上一段人生的他,大学毕业三年换了七八份工作,没有一份能干到三个月,在出租屋无所事事的时间比正经上班还多。靠着土豆和打折大米度日的时候他就总是在思考,这是自己想过的人生吗,这样的自己存在的意义是什么。这些思考不一定有价值,更多时候是他在睡过头后向老板提辞职的幕后帮凶。这些问题也在他从失控的泥头车舍身救下个小男孩后得到了解答,他的人生他的存在都不具有任何意义,顶多是一个社会的背景板,一份他人口中的反面教材,而他救下男孩将来会解决诸多科学难题,把人类科技推上下一个台阶,他在无意间做出了造福全人类的壮举,这一次牺牲也让他得到了可以选择转生的机会。没有丝毫犹豫,他选择转生到剑与魔法的异世界,不过多年之后他每每回忆这一刻时都会忍不住想大声呼喊——“大意了!”

  刚开始的时候,修还是想和其他穿越者一样对真实的自己缄口如瓶,做好了扮演没有可疑之处的正常人的心理准备。但很快他就发现自己似乎没有预想中那样正常——准确的说是遭遇不同寻常。

  出生之后,没来得及看一眼自己的生父生母,就被裹在不透光的纱布中。被带走不知远近的距离,再能见光的时候,已经是在一个满脸皱纹的老大爷怀里。那个时候这个世界的语言对他还是未解锁状态,等他理解自己是被遗弃给了孤儿院,已经是习惯骚腥味满载的羊奶之后。

  与众不同的特殊体质?埋藏身体里的特别能力?附带在记忆里的神奇功法?随身附赠的作弊道具?——什么也没有。在孤儿院成长十三年,修在自己能实现的范围反复确认,除了上辈子多的那一段记忆,自己似乎只是一个普通人。考虑到在孤儿院日常食不果腹的状况,比起上辈子的“普通”,这辈子应该是“普通”以下才对。

  即便如此,修也没放弃身为“转生者”的自傲。不管怎么说,和身边那些双眼无光的孤儿相比,他还有着名为“知识”和“经验”的财富,在这个文明程度只有中世纪的世界,怎么想都能闯出一片天地。

  本应该是这样的——

  “蒸汽机?烧煤和炭就能让机器运转?那些东西要去哪儿找啊?说到底,你说的那些机器早就有了啊,魔晶动力的。”

  “重塑炼金术理论?嗯,你不如先提高下识字水平。”

  “人体解剖?这次是想被送去审问所吗?”

  毫无施展的机会。

  这个世界似乎并不需要修脑子里的“知识”。

  这是个魔法被普及到日常生活的世界,就连穷得日常断粮的孤儿院都四处可见能亮一整夜的魔法灯。并不是说“科学”在这个世界毫无用武之地,然而修知晓的只有课本上的知识,想靠这些证明科学的伟大,恐怕得从天上再给他掉本《火箭制造:从入门到精通》。

  至于修的另一个财富“人生经验”——也就在拒绝和周围的小屁孩一起玩泥巴的时候能发挥点作用。他也想明白了,如果他上辈子的人生经验真能积累什么财富的话,他就不至于连像样的工作都找不到了。

  上辈子是废人,这辈子估计也是个废人。好不容易有了次转生机会,结果转生到连学习认字的机会都没有的弃儿身上,简直像手里拿着泡过水的中奖彩票,明明号码全对,就是无法兑奖。自暴自弃地炫耀自己至少还有这样的“彩票”,也就无可厚非了。

  “只能去死了。”

  “死了再重来一遍。”

  “反正也没有值得留念的东西。”

  傍晚,用勺子将碗里的土豆碾碎,这勉强铺满碗底的东西加上旁边的热汤就是孤儿们今天的晚餐。

  “这些话,我可以理解为今夜的供给不合口味吗?”洛克威尔将勺子伸到修的木碗上方,画着圈。

  叹了口气,修用手挡在自己碗上,“我怀疑这个世界真的有合我口味的东西吗?”

  “比如艾莉西亚小姐今天吃的甜点?”

  “谁知道那是什么味呢?”修回想着少女身边餐架上色彩鲜艳的甜食,“刚咬过的可能合我胃口。”

  “不愧是你。”

  “你不想尝尝?”

  “想......但你想我就很不爽。”

  “哟,青春期boy~”

  “——那边的,用餐时请保持肃静!”

  声音传来的同时,修感受到来自对面的瞪视。

  “嘁,琳达。”

  修咂嘴的对象——与他隔着长桌,在靠近圣主像的前方,是有着显眼的红色短发,比修和洛克威尔年长两岁的“院长助理”。

  “院长助理”只是名义上的职位。这所连名字都没有的孤儿院在很久以前由教会设立,随着教会失势,孤儿院也如被遗忘一般在关门边缘苟延残喘,现在照看修在内的十几名孤儿的只有院长老牧师一人。为了减轻老牧师的负担,孤儿们自发地打理院内的日常,不光有清洁打扫,还包括烹饪伙食和照料种植园等。管理这些孤儿们,为大家分配工作的,就是“院长助理”。

  至于“院长助理”怎么选出来的,修到现在也没弄明白。分明有比琳达更年长的孤儿,但在不知不觉间就是她在发号施令,而大家也都老老实实地听从她的安排。

  自然,修和一般孤儿不一样。其他人能接受这种“非正式领导者”,但修受过的教育告诉他,只需要接受被公平公正公开选举出来的领导者的命令。只要自己不认同,收到的一切指令都可以作废;只要自己不喜欢,被安排的工作就没必要去完成。

  琳达安排的不会是强人所难的工作,修也知道在这所孤儿院付出必要的劳动大家才能一同活下去,修大多数时候都会服从安排,但是遇到不想干的脏活重活说什么也不会参与。

  “——没有责任心的人渣。”

  修觉得琳达多少是受过教育的,毕竟能找到这么合适自己的形容。

  支付的代价仅仅是被讨厌,回报是不用干活,这个买卖当然划算。反正早晚要离开孤儿院,修认为也没跟这些异世界贱民土著相亲相爱的必要。

  另一方面,修内心还是很感谢琳达,就算跟他吵得面红耳赤,最后拦着年长的孤儿不对他拳脚相向的也是她。

  如果真有“院长助理”的选举的话,修还是会投琳达一票。毕竟吵了这么多年了,万一换个人吵不赢了呢?

  ——这次也忍了算了。

  修回望着怒目而视的琳达,心头想着。

  ——能持续十多年只对自己发火,还挺可爱的。

  “对了,修,”长长的餐桌重归平静,洛克威尔凑过来小声说,“晚餐结束我有事给你说,到花坛后碰面。”

  为什么要绕这么远,修不解地蹙眉。

  洛克威尔看出修的疑惑,更压低了声音,“那个人要回来了。”

  “那个人?”

  某人的身影一瞬间在脑海浮现,修有些愣住。

  “嗯,高兴吧,”洛克威尔抬眼看向“院长助理”的方向,“你说不定有帮手了。”

本作品由作者上传

Q1:《诡秘之主》第二部什么时候发布?

「爱潜水的乌贼」新书将于3月4日12:30发布,诡秘世界第二部《宿命之环》即将来袭!

Q2:在哪里可以看到爱潜水的乌贼的新书《宿命之环》的最新信息?

加入卷毛狒狒资讯站,乌贼新书情报大公开!「卷毛狒狒研究会」是起点官方打造的诡秘IP互动主题站,依托原著丰富的世界观设定,为用户打造序列升级+魔药合成的全新互动方式。入会成员将体验诡秘世界独特的成长体系。为鼓励用户在站内创作相关衍生内容,优质作品还将获得盲盒等实体奖励。作者乌贼大大也会在此与大家深度交流。阅读小说就可以获得随机掉落的神秘碎片!还有更多精彩玩法等待你的解锁~

Q3:《诡秘之主》首款官方限量版盲盒介绍?

超前情报!盲盒内10位塔罗会成员随机款大公开:
1、塔罗会的创始人“愚者”先生——克莱恩·莫雷蒂 “总有些事情,高于其他。” 黑发褐瞳、容貌普通、轮廓较深的青年。 他原本是名为周明瑞的现代人,却因一个转运仪式而意外成为霍伊大学历史系学生克莱恩。而后,他加入廷根市值夜者小队,成为“占卜家”,又为守护廷根而牺牲。死而复生后,他为复仇及寻求晋升,转换多个身份,并逐渐发觉世界的真相。 在了解到来自星空的威胁后,克莱恩选择成神,并为对抗天尊的意志陷入了沉眠……
2、塔罗会最热情的“正义”小姐,奥黛丽·霍尔 “下午好,愚者先生~!” 金发碧眼的少女,是贝克兰德最耀眼的宝石。 她出身于鲁恩大贵族霍尔家族,身份高贵,备受宠爱。最初,她被意外拉入灰雾之上,成为了塔罗会创始成员。而后,她通过塔罗会成为了一名“观众”,并让自己的宠物犬苏茜也成为了超凡生物。她善良温暖,渴望帮助更多人过上幸福的生活。 在愚者沉睡后,她毅然离开了家族,为实现理想和唤醒愚者,迎接着新的挑战……
3、塔罗会中大名鼎鼎的“倒吊人”先生——阿尔杰·威尔逊 ……

首页轻小说恋爱日常小说

这也能算异界转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