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是大唐

我是大唐在线阅读

我是大唐

种梨尝李

历史·两晋隋唐·4.14万字

完本 | 更新时间 2023-10-14 11:53

辞家新属冠军侯,胡雁南征塞草秋。梦到长安三万里,海风吹断碛西头。····大唐,是不朽的丰碑,开元盛世是华夏盛大的节日。她在李白的醉酒之中,在杜甫的登高望远中,在杨贵妃的回眸笑语中,不仅如此,它也在将士的累累白骨下,也悬在异族人的膜拜之上。可当李叔夜回首一生,才发觉,他就是大唐。

章节试读
更多作品相关

第一章 漫长的告别

  开元二十二载,冬月初一,长安,万年县,夜,雪。

  各色灯盏照着飞雪,亮若白昼,平康坊虽说是坊,布局却与别处坊间不同,共有三个曲巷,中间和南边那条都是达官显贵常去的地方,里面的女子可以说是“王谢堂前燕”,至于靠北的那条巷子,那就是“寻常百姓家”了。

  李叔夜大概是穿着鍮石带却来北边曲巷的唯一一人。他身材高大,二十出头,长得不错,人家称呼他为李郎子,郎子就是称呼英俊少年的,但是这个英俊少年此刻却一脸的惆怅,喝完了酒,摇摇晃晃的从两盏大红灯笼中间出来。

  楼外的木栏系着好些马,毕竟是长安,人就好骑马出行,认了马镫,李叔夜跨了上去,拿起鞭子抽胯下之马,这马却怎么也不动,李叔夜骂道:“连你这畜生也来欺负我?”

  再一细看,原来是缰绳不曾解开,忙一解开,跳上马,抽了几鞭子,这小黄马也就慢慢悠悠地走了。

  雪明凤稀,天高气寒。

  李叔夜胯下之马一步一顿,如同舂米,他也摇摇晃晃仿佛要睡着,都让一阵凉风吹过,他来了精神,揉了揉通红的鼻子,却见那灯光熹微处,有两条细小身影,他先让跑了一会儿,回头看,那两个身影还是跟着,便道:“什么人?”

  这两道身形看样子,不过是十岁左右的孩童,他自然是不惧。

  “有些问题。”

  李叔夜是大理评事,往日也时常有人为着案子来问他,只是从前伯父管得严,他也从来没说过,如今,伯父死了,这倒是第一对来问他。

  所以他行至前面不远处的一个酒肆,在杏花旗下停了下来,帘子内外显然是两个季节,里面列着几张桌子,十几个赌徒围着一张桌子兴高采烈地喊着,好些人的脖子红了,好些人的额头冒汗了,四处堆着铜钱。

  李叔夜进来的时候,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他,先是安静,如冬天一样,随即,那些人像夏天的雨滴打在湖泊里一般,四散开来。

  显然,把李叔夜当做差人了。

  不过那些铜钱倒是一个都没有剩下,酒肆的掌柜听见乌央乌央的声音,探头一看,也不认得李叔夜,认出他的腰带来,问道:“郎子有何事情?”

  “来一壶酒。”李叔夜找个位置便一屁股坐了下去,展柜一看,心里稍微安了心,旋即那帘子开了,一股寒风吹来两个人。

  这两个孩子几乎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浓眉毛,眼睛很大,脸庞瘦削,使人想起岩石。

  “阁下想必就是李御史李公的家人吧。”

  “他已经死了,或许你们应该叫他做李尚书”李叔夜的伯父李朝隐,天下有名的清官,前年出任岭南采访处置使。转年就死了,圣上赐礼部尚书。

  “我们知道,他是天下有名的清官,好人不长命。”就中一个个子稍大的贴近了问道;“我们来是想问,三年前,诬告巂州都督张公的除了那个杨汪还有谁?”

  李叔夜立刻警醒了起来,“你们是谁?打听这些做什么?”

  两人目光中忽然有火焰燃烧了起来,然而有委屈,似乎这怒火是从眼泪里长出来似的,李叔夜也不忍问了,只是说道:“你们和张公什么关系?”

  “仆人,我们是他的仆人。”

  李叔夜忖度这利害,当年,他的伯父李朝隐任大理寺卿,他也在大理寺工作,所以知道些情况,“扬州通守薛道复。”

  “还有呢?”

  “别的我也不知道。”

  “多谢。”

  二人走了,寒风又吹了进来,掌柜用恭敬的眼神说道:“您就是李公的后人?”

  李叔夜笑着摇了摇头,酒保已经筛了一碗热酒,酒气四溢,李叔夜喝了一口只呼痛快,连喝三口,便醉倒在了桌上。

  酒保见此,从后厨拿出了一把菜刀,掌柜连忙制止:“你疯了,他可是李公的亲人,诸神呵护,害不得,把他搀到房里休息。”

  彼之蜜饯,吾之砒霜。李叔夜的伯父李朝隐,天下有米的清官,刚正不阿,口碑极好,但也得罪了不少人,他的儿子李伯庸算是得了君子之泽,在太子府做事,而李叔夜作为侄子,似乎承担的就是那些人的怒气了,在大理寺受人排挤,因此愤懑不平,常来这平康坊寻欢作乐。

  雪停了,日晴了,昨夜的积雪在阳光之下,烂兮若烛龙,衔耀照昆山。

  牵马,上鞍,昨日是旬假,今天还要上班点卯,大理寺所在的义宁坊,离这平康坊有八个坊之远,但是还好,李叔夜的排班是下午。

  因此,骑马先回了家,他的家就在义宁坊的东南一隅。

  长安居,大不易。别看就这么一个小小的三进小院,当年没有伯父的帮衬,这房子还拿不下来。

  寒冷的东风里,横着几所民居,静静的,没有一丝生气,李叔夜的心不由悲凉了起来。

  一日不见,怎么萧索成了这样?

  冒着严寒,李叔夜到了门口,屋檐下的冰棱随风抖动。家中的老仆蔡大忙奉上书信,李叔夜的母亲去娘家探亲了,这是从河东那边寄来的。

  李叔夜看了信,立时便哭了起来,原来母亲患病,已有不讳,嘴里不断叫着娘,随即便昏了过去。

  阖家上下,岂能不忙做一团,请郎中的请郎中,请道士的请道士,请和善的请和尚。

  李伯庸兄弟都来看望后,大理寺那边也有人来瞧看,到了第三日,李叔夜身上如火炭一般,嘴里无话不说,让人难懂,丫鬟、仆人都不敢上前,只围着床干哭。

  傍晚,李伯庸又来了,带着一个中年郎中,刚走到门口,蔡大出来相迎。

  李伯庸道:“这是太子爷赐来的郎中,快,快引路。”

  蔡大稍微一愣,忙弯腰伸手,指引着那郎中进去,

  蔡大走得急,那郎中却不慌不忙,李伯庸看着心里着急,也不敢催,忽然之间,他听着了一个女子的尖叫声:“三郎醒了,三郎醒了。”

  那郎中只是远远看了床榻上的男子一眼,说了声:“无碍”,便走了。李伯庸则连忙进屋,问道:“三郎,你现在是怎么样了?”

  他不知眼前的人已经换了一个灵魂。

  ······

  李叔夜双手撑在床榻上,视线漂移不定。

  “靠,你说我一个小小编剧,怎么到了这唐朝的长安来了?”

  他本是个靠写刘备文度日的扑街小编剧,这日这写个黄毛文呢,忽然家里的狸猫朝他一扑,他就晕了过去,不想醒来之后,就到了大唐,李叔夜。

  开元二十二载,如日中天的大唐忽然砸到了他的眼前。

  李叔夜两眼木然的看着李伯庸,关于他的回忆渐渐浮现出来,他现在是太子的通事舍人。

  不好,这一点都不好,还有三年不到的时间,这李瑛就要嗝屁,没办法,摊上唐玄宗雄猜的皇帝,再加之大唐的禁卫军继承法,为之奈何?

  李伯庸见李叔夜呆若木鸡,不免又唤道:“三郎,三郎。”

  “我没事。”

  李伯庸看他这一幅葳葳蕤蕤的样子,“大理寺的事情你不要担心了,这三年索性在家里好好调养。”

  母死,当守孝三年。

  不聊李叔夜却摇起了头,李伯庸以为李叔夜又发癫了,却听李叔夜道:“大理寺,我再也不去了,我要考进士,进士及第,光宗耀祖!”

  真颠了啊,李伯庸摸了摸李叔夜的额头,真是有些烫。

  李叔夜自不是疯了,唐朝的进士科难中,他也知道,不过既然穿越了,不说点豪言壮语,以后史书怎么编呢?

  李伯庸招来蔡大,“那郎中走了没有?”

  “早已出了门。”

  李伯庸面带担忧的看了李叔夜一眼:“要不还是再找个郎中,钱呢,不用担心,我这里还能支点。”

  李叔夜听见二人的言语,忙站了起来,一旁的丫鬟小云忙过来扶。

  “阿兄,我没病。”说着,李叔夜朝空气打了两拳,“我已经想明白了,昨日过得全是浑浑噩噩,今后,我可得活个样子出来了,有句话怎么说的来着,‘有志者、事竟成,破釜沉舟,百二秦关终属楚。苦心人、天不负,卧薪尝胆,三千越甲可吞吴。’”

  “有志者,事竟成...三千越甲可吞吴...”李伯庸把这句话反复在嘴里拒绝,“这句话是哪位贤人说的。”

  这话来自后贤蒲松龄的对联,不过联中之意,也不难懂,若说贤者,那自然是耿弇、项羽和勾践。李叔夜挠头道:“忽然而感,兴许是我自己写的,我也不知道。”

  李伯庸看了看李叔夜,他们李家素来不高,就李叔夜的个子高,八尺之身,看了心喜,点头:“有志气,好事,奔丧的日子可定了?”

  李叔夜的母亲死在洛阳,李叔夜要去东都迎回灵柩,再埋到老家三原县,一路奔波,年关将至,若说年关前走,那是一番光景,若说年关后走,走亲访友,又是一件事。

  “三日后便走。”

  “你的身体撑得住吗?”

  “又不是我走,车走,马走。”

  ······

  该怎么告别呢?

  李叔夜看着范氏,不知怎么办。

  范氏是一个小吏的遗孀,有一个儿子,鹅蛋脸,眼睛水灵,头是头,脚是脚,和李叔夜是情人,她也想过改嫁,但是李叔夜因为母亲的原因始终没有答应。

  当李叔夜走进这个小院子的时候,范氏就注意到了他的神情,迎了上来,“你病了?”

  “欢儿呢?”

  “念书去了。”

  古人冬季读书,以为农闲。

  李叔夜掏出一串铜钱,“我要走了。”

  “你这是做什么?我做针线活也够养活他了。”

  “今后再也没人管我了,我一定把你娶进门。”

  “啊?”范氏起初的表情是很惊喜,旋即她想到了什么,开始惶恐不安,“你到底是什么意思...”

  李叔夜:“家母旬日以前死在了东都,我去扶灵,你等我。”转身要走。

  范氏抱住了李叔夜。

  李叔夜不知如何言语,只得说一句保重,脚步像灌了铅一样的重。

  范氏看李叔夜的身影消失在坊间,蹙眉长叹:“也不知他哭成什么样了呢?”心里只是担忧,不知为何,她总觉得会发生什么事情,心不免突突的跳着。

  送君灞陵亭,灞水流浩浩。

  灞凌,灞水东流。

  没有雪,也不是白日朝鲜,天气阴沉沉的,李伯庸,李仲则兄弟拿着手炉迎着寒风,目送李叔夜的车马过桥远去。

  一番波折,丁忧守制后,他们二人也不知能不能再见到这位堂弟,近来父母死后,兄弟两是更看重亲情了。

  李叔夜的车渐渐远了,这让他们想起了送父亲出京的那个遥远的下午,在灞河的水纹中,太阳和橘子一样的黄。

  诶,说一句再见,就是死去一点点。

本作品由作者上传

Q1:《诡秘之主》第二部什么时候发布?

「爱潜水的乌贼」新书将于3月4日12:30发布,诡秘世界第二部《宿命之环》即将来袭!

Q2:在哪里可以看到爱潜水的乌贼的新书《宿命之环》的最新信息?

加入卷毛狒狒资讯站,乌贼新书情报大公开!「卷毛狒狒研究会」是起点官方打造的诡秘IP互动主题站,依托原著丰富的世界观设定,为用户打造序列升级+魔药合成的全新互动方式。入会成员将体验诡秘世界独特的成长体系。为鼓励用户在站内创作相关衍生内容,优质作品还将获得盲盒等实体奖励。作者乌贼大大也会在此与大家深度交流。阅读小说就可以获得随机掉落的神秘碎片!还有更多精彩玩法等待你的解锁~

Q3:《诡秘之主》首款官方限量版盲盒介绍?

超前情报!盲盒内10位塔罗会成员随机款大公开:
1、塔罗会的创始人“愚者”先生——克莱恩·莫雷蒂 “总有些事情,高于其他。” 黑发褐瞳、容貌普通、轮廓较深的青年。 他原本是名为周明瑞的现代人,却因一个转运仪式而意外成为霍伊大学历史系学生克莱恩。而后,他加入廷根市值夜者小队,成为“占卜家”,又为守护廷根而牺牲。死而复生后,他为复仇及寻求晋升,转换多个身份,并逐渐发觉世界的真相。 在了解到来自星空的威胁后,克莱恩选择成神,并为对抗天尊的意志陷入了沉眠……
2、塔罗会最热情的“正义”小姐,奥黛丽·霍尔 “下午好,愚者先生~!” 金发碧眼的少女,是贝克兰德最耀眼的宝石。 她出身于鲁恩大贵族霍尔家族,身份高贵,备受宠爱。最初,她被意外拉入灰雾之上,成为了塔罗会创始成员。而后,她通过塔罗会成为了一名“观众”,并让自己的宠物犬苏茜也成为了超凡生物。她善良温暖,渴望帮助更多人过上幸福的生活。 在愚者沉睡后,她毅然离开了家族,为实现理想和唤醒愚者,迎接着新的挑战……
3、塔罗会中大名鼎鼎的“倒吊人”先生——阿尔杰·威尔逊 ……

首页历史小说两晋隋唐小说

我是大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