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姐夫八阿哥

我姐夫八阿哥在线阅读

我姐夫八阿哥

大司空

历史·清史民国·60.18万字

连载 | 更新时间 2024-05-29 23:18

本书又名:《我姐夫胤禩》海保的姐姐是八福晋,姐夫是八爷胤禩,这就悲剧了呀!雍正把八福晋挫骨扬灰的时候,遗憾的说:犹未解恨。海保被逼上了绝路,只有拥立八爷当皇帝,他才有活路。

章节试读
更多作品相关

第1章 怼胤禟

  海保领着小厮乌林,沿着精致的雕花回廊,出了垂花门后,往府外走去。

  “请保爷安。”

  沿途之上,遇见的所有男仆,都毕恭毕敬的屈膝垂手的扎千行礼。

  “罢了。”海保轻抬折扇,叫仆人们起来,脚下却丝毫未停。

  快到八贝勒府后门的时候,海保忽然看见了,皇九子胤禟领着一个绝美的女子,正往里边走。

  海保的心思微微一动,他正愁没有机会找老九的茬。

  不成想,竟然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请九爷安。”海保装作行礼的样子,故意挡住了老九的去路。

  “嗨,你又瞎起什么哄啊?已经和你说过多少次了,你是八哥的内弟,那就是我的弟弟,见了面拱拱手,叫声九哥即可,又何必如此多礼呢?”老九胤禟面带微笑的亲手扶起了海保。

  “九哥,她是谁?我怎么没有见过她?”海保醉翁之意不在酒的指着老九身后的那名绝色女子。

  “她啊……哦……她是我刚买来的戏子,八哥府上的戏班子,不是又缺人了么?”老九有些尴尬的摸了摸鼻子。

  海保冷笑道:“九哥,我姐姐对您可不薄啊!您哪次来,我姐姐不是满招待的?可是,您倒好,居然领着莫名其妙的女人,来给我姐姐上眼药了啊?”

  “这个……你千万别误会……她真的是我买来的戏子。”老九被挤兑的面红耳赤,很不好意思。

  “九哥,你既然敢做,就应该敢当才是。”海保抬起手里的折扇,指着老九身后的绝美女子,厉声喝道,“若想活命,乖乖的滚出去,别让爷再看见你。”

  那女子吓得瑟瑟发抖,完全不知所措了!

  “保弟,你这又是何必呢?”老九强行压下火气,耐着性子劝说海保。

  要知道,虽然老八封了贝勒,老九至今无爵,可他毕竟也是当今康熙爷的亲儿子呢!

  此前,除了皇帝的惩罚和太子的欺压之外,老九还真没受过任何人的闲气!

  见老九已经拉下脸,到了爆发的边缘,海保刻意又添了把火,冷冷的说:“九爷,我姐姐不过是暂时没生儿子罢了,你就这么着急的想送美人给八爷了?我实话告诉您,您今儿个若想带着她一起进去,那就对不住了,只能从我的尸体上踩过去。”

  老九气得鼻孔冒烟,满北京城里,还没哪个奴才,敢这么恐吓他的。

  “爷数三声,你若不马上滚蛋,别怪爷扇你的大耳刮子。”老九火大了,捋起袖子就想揍海保。

  “九爷,您是皇子,您打我,我绝不敢还手。不过,我保证,您以后再也甭想来这座贝勒府了。”海保纹丝不动的挡着去路,丝毫不惧的公然威胁老九。

  若是旁人说这话,老九早就扇他了,打了也白打,打死了也是活该。

  可是,海保的亲姐姐八福晋,是这座贝勒府里的女主人。

  老九若是打了八福晋的亲弟弟,嘿嘿,以八福晋极端护短的性子,他还真就再难登门作客了。

  八福晋的脾气,那可不是一般的火爆。

  她真恼了的时候,当着老八的面,就敢砸光屋里的各种珍稀古玩。

  老九把话说太满了,他如果现在退却了,堂堂皇九子的面子,必将荡然无存。

  可是,老九又投鼠忌器的不敢真打海保,这一下子,局面就僵持住了。

  海保占着理,压根就不怕老九动粗。

  实际上,老九若是真敢对海保动粗,那简直是求之不得啊!

  海保绝对会第一时间,躺到地上装死,等着姐姐八福晋来替他主持公道。

  只因,八爷党的势力太过膨胀了,已经威胁到了至高无上的皇权,这绝非好事。

  所以,康熙一废太子之时,反手就把老八打入了尘埃之中。

  为了巩固皇权,康熙甚至当众辱骂老八:“胤禩乃辛者库贱妇所出,自幼心高阴险。”

  海保和老九正面起了冲突,四周的护卫和下人们,急得直冒冷汗。

  不管是谁吃了亏,最终倒霉的必定是他们这些下人。

  所以,有聪明人早早的就跑进去,找人了。

  八贝勒府的司仪长巴克桑,得知消息后,当即吓得肝颤,屁滚尿流的一路狂奔而来。

  “九爷,您消消火,千万别和保爷生气。”巴克桑气喘吁吁的奔到老九的跟前,借着扎千行礼的机会,趁机挡在了海保的跟前。

  老九再生气,有老八撑腰的巴克桑,顶多挨几个大耳刮子罢了。

  若是海保被老九打了,我的個天,八福晋的熊熊怒火,足以把整个贝勒府掀个底朝天。

  两害相权,取其轻。

  巴克桑宁可得罪死了老九,也绝不敢让海保在他的眼前,被老九打了。

  海保若是挨了打,在场的所有人,包括巴克桑、护卫、仆人和女婢在内,被八福晋剥皮抽筋都是轻的。

  “巴克桑,你闪开。”老九气急败坏的扇了巴克桑一耳光,想把他打走。

  可是,巴克桑不仅没有退下去,反而继续挡在海保的身前,摆明了是打死也不肯退了。

  “快带保爷走。”巴克桑声嘶力竭的大吼了一嗓子。

  其余的护卫和仆婢们,赶紧一拥而上,半劝半拖的把海保抬走了。

  两腿悬空的海保,却不依不饶的大声嚷道:“谁敢放那个女人进府,爷一定剥了他的皮,抽了他的筋。”

  老九气得不行,抬腿就把巴克桑踢倒在了地上。

  可是,倒下了一个巴克桑,地上还跪着几十个护卫和仆婢们。

  老九再豪横,总不能在老八的府上,真的杀人吧?

  贝勒府里的护卫和奴仆们,真正害怕的是,八福晋暴走之后,连老八都挡不住。

  今天若是任由老九把女人带进了府,在场的人,有一个算一个,今后都甭想有好日子过了!

  八福晋没生儿子,这可是整个八贝勒府里,最大的忌讳。

  在这个大帽子之下,谁敢忽视海保的严厉警告,擎等着被八福晋剥皮抽筋吧!

  海保就是想闹大,闹大了之后,八福晋对老九的印象,肯定不大如从前了。

  距离老九有一段距离之后,海保说:“放爷下来吧。”

  令下人们意外的是,海保下地之后,不吵不闹的带着小厮乌林回了他自己的院子里。

  “爷,您惹九爷生气的事情,被八爷知道了。八爷大发雷霆,派了刘大管家亲自过来,急着唤您过去。”小厮乌林进门后,小心翼翼的垂右手屈膝扎千,战战兢兢的禀了这件大麻烦事儿。

  海保没看乌林,依旧双手抱胸,盯着书桌上刚写的字。

  嗯,在八贝勒府上住了这么多年,一直勤练董其昌的字,果然大有长进。

  欣赏了自己写的字后,海保这才淡淡的说:“你去告诉老刘,得罪老九,我就是故意的。”

  乌林的冷汗,马上淌了下来,瞬间湿透了衣襟。

  八爷即使再生气,也不可能真把八福晋的亲弟弟海保怎么着。

  但是,乌林自己的小命可就难保了呀。

  “爷,您……您还是去一趟吧,当面和八爷解释清楚了。不然的话,小的非死不可。”乌林实在是怕死,只得跪下磕头求饶了。

  海保是八福晋的亲弟弟,论岁数,他比八福晋小六岁。

  和硕额驸明尚,就是海保和八福晋的阿玛。

  明尚自己作死,把诈赌的事儿闹太大了。结果,三司会审之后,被康熙判了斩监候。

  身为和硕额驸的明尚,不仅出身高贵,还和康熙沾亲带故,并且膝下无子。

  经过满洲王公们的劝说,康熙帝便特许明尚的宠妾,也就是海保的生母,进大牢里贴身伺候着明尚。

  不成想,明尚坐了几年大牢,居然喜得贵子,这便是海保了。

  只是,海保刚满一岁的时候,明尚的小命就被康熙帝勾决了。

  自从最疼的七格格郁闷而死后,安亲王岳乐就把成了孤儿的外孙女郭络罗氏,接到他的身边抚养。

  海保就没有那么好运了,他只能被寄养在伯父明登那里。

  等八福晋嫁给老八之后,因海保的生母已经病死了,她也就顺理成章的把亲弟弟海保,接到了老八的贝勒府里,亲自照顾弟弟的生活起居。

  今年是康熙四十一年,海保刚满十五岁。

  事发的时候,八福晋正好出门,看望舅舅安郡王玛尔珲去了。

  八福晋没在贝勒府里,这就对了,海保要的就是她不在。

  “别怕,有爷护着伱呢,死不了的。”海保仰起下巴,大声吩咐乌林,“你去告诉老刘,就说,如果不怕我姐姐回来剥了他的皮,那就想法子帮我暂时糊弄过去。”

  海保故意说得很大声,明摆着,就是想让一直守在屋外的刘管家听见。

  在这座贝勒府里,八福晋才是可以只手遮天的那个人。

  老八?嘿嘿,那可是连康熙都知道的“妻管严”呀!

  实话说,老八的出身极低。他的生母良妃卫氏,本是罚入辛者库罪籍里的浣衣小宫女而已。

  一次偶然的机会,卫氏被康熙幸了之后,这才生下了老八。

  八福晋的祖母是,多罗饶余郡王阿巴泰的第三女,出身异常之高贵。

  阿巴泰,也就是清太祖努尔哈赤的第七子,今上康熙的叔祖。

  不仅如此,八福晋的外祖父安亲王岳乐,又是阿巴泰的第四子。

  康熙把八福晋指婚给老八,京城里的满洲勋贵们普遍认为,算是低嫁了。

  更重要的是,八福晋带着安郡王府的诸多舅舅们,一起支持老八,让老八的声势陡然大涨。

  有如此强横的八福晋护着,海保在八贝勒府里,像螃蟹一样的横着走路,没人敢惹!

  刘大管家暗暗叫苦不迭,八爷急着见海保,海保却想等八福晋回来了再去,这也太猖狂了吧?

  尽管,刘大管家左右为难。但是,他的心里比谁都明白,这座贝勒府里,归根到底还是八福晋说了算。

  刘大管家急中生智的跪到了院子里,大声哀求道:“保爷,求您老人家开恩,给小的留条活路吧。您老人家若是继续待在府里,小的哪有半点可以周全的余地啊?”

  只要海保溜出了贝勒府,刘大管家就可以找到托词,暂时糊弄住盛怒的老八了。

  刘大管家的苦苦求饶,早就在海保的预料之中,他刻意拖延了半盏茶的工夫,才慢腾腾的说:“那好,侧门那边把门的好象是你的心腹吧?你领着爷从侧门出去,神不知鬼不觉,大家都清静。”

  刘大管家心里暗骂,小滑头,都到这步田地了,居然还惦记着拖他一起下水。

  若是刘大管家亲自把海保领出门的,就等于是把要命的把柄,主动塞进了海保的手心里。

  两害相权取其轻,刘大管家被逼无奈之下,完全没有可以选择的余地。

  只因,八福晋是个眼里揉不得沙子,且极为护短的女人。她不仅脾气火爆,而且,真敢动手。

  当着老八的面,生气的八福晋,经常挥舞着手里的马鞭子,抽烂屋里的各种名贵古董。

  老八的脾气,不是一般的好,总是弄回全新的古董瓷器,等着八福晋下次再拿马鞭子抽着玩儿。

  刘大管家思前想后,由于惧怕八福晋的淫威,他只得硬着头皮,在前边领路,把海保和乌林都顺利的从侧门送出了贝勒府。

  在海保看来,老八、老九、老十和老十四,扎堆组团的行为,可谓是愚蠢之极,极大的威胁到了至高无上的皇权。

  康熙帝岂能听之任之?

  这就种下了八爷党最终覆灭的祸根!

  另外,海保不仅是八福晋的亲弟弟,还被养在八贝勒府里好些年。

  这事儿,京城里的权贵圈子里,几乎人尽皆知了。

  老四肯定知道这事,耳目异常灵通的康熙,也不可能不知道。

  既然老四知道了,那就意味着,一旦老四登了基,他在整死八福晋的同时,也肯定不会放过海保。

  历史上的老四,把八福晋挫骨扬灰之后,曾经当众说过:犹不解恨。

  这就绝了海保的活路!

  既然不可能取得老四的谅解,那么,海保就只剩下一条活路了:帮老八逆袭成功,登上皇位。

  海保比谁都清楚,老八若想登上皇位,难度之大,可能性几乎为零。

  首先,老八必须和老大、老九、老十和老十四这四位皇子阿哥,彻底的划清界限。

  其次,老八必须舍弃掉八贤王的虚名,和满洲旧勋贵们分道扬镳。

  然后,老八还需要想方设法的笼络住未来出任步军统领的隆科多。

  这且罢了,老八还要提前安排心腹干将,在康熙末年,出任川陕总督,以便掐断老十四的粮道。

  上述的条件,无论哪一个,都是难于上青天的高难动作。

  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

  只因,老八当皇帝,是海保唯一的生路。

本作品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Q1:《诡秘之主》第二部什么时候发布?

「爱潜水的乌贼」新书将于3月4日12:30发布,诡秘世界第二部《宿命之环》即将来袭!

Q2:在哪里可以看到爱潜水的乌贼的新书《宿命之环》的最新信息?

加入卷毛狒狒资讯站,乌贼新书情报大公开!「卷毛狒狒研究会」是起点官方打造的诡秘IP互动主题站,依托原著丰富的世界观设定,为用户打造序列升级+魔药合成的全新互动方式。入会成员将体验诡秘世界独特的成长体系。为鼓励用户在站内创作相关衍生内容,优质作品还将获得盲盒等实体奖励。作者乌贼大大也会在此与大家深度交流。阅读小说就可以获得随机掉落的神秘碎片!还有更多精彩玩法等待你的解锁~

Q3:《诡秘之主》首款官方限量版盲盒介绍?

超前情报!盲盒内10位塔罗会成员随机款大公开:
1、塔罗会的创始人“愚者”先生——克莱恩·莫雷蒂 “总有些事情,高于其他。” 黑发褐瞳、容貌普通、轮廓较深的青年。 他原本是名为周明瑞的现代人,却因一个转运仪式而意外成为霍伊大学历史系学生克莱恩。而后,他加入廷根市值夜者小队,成为“占卜家”,又为守护廷根而牺牲。死而复生后,他为复仇及寻求晋升,转换多个身份,并逐渐发觉世界的真相。 在了解到来自星空的威胁后,克莱恩选择成神,并为对抗天尊的意志陷入了沉眠……
2、塔罗会最热情的“正义”小姐,奥黛丽·霍尔 “下午好,愚者先生~!” 金发碧眼的少女,是贝克兰德最耀眼的宝石。 她出身于鲁恩大贵族霍尔家族,身份高贵,备受宠爱。最初,她被意外拉入灰雾之上,成为了塔罗会创始成员。而后,她通过塔罗会成为了一名“观众”,并让自己的宠物犬苏茜也成为了超凡生物。她善良温暖,渴望帮助更多人过上幸福的生活。 在愚者沉睡后,她毅然离开了家族,为实现理想和唤醒愚者,迎接着新的挑战……
3、塔罗会中大名鼎鼎的“倒吊人”先生——阿尔杰·威尔逊 ……

首页历史小说清史民国小说

我姐夫八阿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