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的职业是太空海盗

我的职业是太空海盗在线阅读

我的职业是太空海盗

唯物论道

科幻·星际文明·3.01万字

完本 | 更新时间 2023-10-16 17:32

“你小时候是否梦想过自己能成为科学家,宇航员,律师或是医生?现在只要购买星网公司的职业芯片,将它插入你的脑接口,你就能瞬间拥有那个职业的能力和知识!还在等什么!快来实现你的梦想吧!”方庚看着大屏幕上花花绿绿的广告,摸了摸脑后那专属于他的职业芯片。他的职业是太空海盗,太空海盗的工作只有一个——掠夺。掠夺财宝,掠夺武器,掠夺他人的人生,掠夺行星,掠夺整个宇宙。

章节试读
更多作品相关

第一章:转折点

  天仿佛漏了般下着倾盆大雨,厚重的雨滴如同不会停止的打击乐般敲击着一块块的木板,在一间不到四平米的小木屋里酒气浓厚得令人作呕,三四名男人一边粗俗地咒骂着一边不停地踹着一名在地上蜷曲着的男人。

  皮靴重击在身体的各处,上一阵痛楚还没消散,下一阵剧烈的疼痛紧随而至,手臂,背部,腿部都在逐渐失去知觉。

  “吭都不吭一生,这家伙还真是无聊。”一名男人腻了般地停下腿部的动作,朝地上的男人吐了口痰,然后突然咧嘴一笑:“差不多该下一步了吧。”

  几个男人争论起来,似乎在抢着想执行“惩罚”。

  最终审判者被决定出来,“审判者”跨坐在“罪人”的腰上,掏出怀里的匕首在自己的眼前晃了晃:“看好了,因为这家伙违反了条约,我们正在替债权人执行惩罚。”

  匕首凌厉地插向“罪人”的手指,斩断了无名指,鲜血从缺口喷射而出。

  地上的男人仍然没有发出一丝声响,他咬紧牙关,面部抽搐,眼眸里有着光亮无法照进的黑暗。

  “无聊。”“审判者”无趣地翻了翻白眼,站起身子:“走了,回去找个妞解解闷。”

  几名男人走出木屋,随意地闲聊着。

  “之前我们聊到哪里来着?”

  “好像说到联合军队的大获全胜。”

  “对对,确实说到这了,没想到那个大名鼎鼎的太空海盗也有要完蛋的一天。”

  “好像就发生在附近的星域,不知道能不能去捞一笔。”

  “那要看老大愿不愿带我们去了。”

  ……

  方庚忍着疼痛站起身子,包扎手上的伤口,无名指没了握力会减少许多,令人头疼。

  他瞄了眼储物柜上的一瓶饮料罐,那是他暗中组装好的微型炸弹,他要是真愿意豁出去,解决刚才那几个男人并不是问题。

  但是……

  方庚摸了摸脑后的脑接芯片,他所做的一切都会被脑内芯片记录下来,如果脑内芯片检测到他的犯罪行为,芯片便会直接烧毁他的大脑。

  拿自己的命去换那些人渣的命也太不值当了。

  处理完伤口后,方庚躺倒在塑料羽毛垫上沉沉地睡去。

  三个小时后,远处的天际泛起白光。

  方庚坐起身子,身体各处传来酸痛感,他看了看屋外,已经不再下雨了。

  即使已经习惯了这样的生活,但每天早上醒来,想到又要重复这毫无意义又见不到希望的一天,方庚还是会涌现出想死的想法,不过也就一瞬。

  不管如何还是要工作,方庚走出小木屋,眼前是望不到边际的垃圾场,一堆堆由垃圾组成的小山足有十几米高。

  他的工作是从垃圾堆里找出有用的东西卖给他的债主,也就是昨晚那群人渣的老大。

  他欠了六百万能源币,花了三年时间还了三十万,要还完所有债务还要花五十七年,名副其实地工作到死。

  他走向一座垃圾山,像只蟑螂般翻找有用的东西,一旦开始干这种机械化的工作,他的思维总是会飘散到过去。

  方庚出生于公元1998年,于2022年确诊癌症,接受冷冻化处理。

  新纪元123年,星网公司为彰显其医疗实力,解冻部分患重病的公元人并对其进行治疗,治疗成功后将他们当做宣传工具推销他们的新开发的医疗技术。

  一套操作结束后,他背上了巨额债务,星网公司美其名曰医疗费。

  这个时代的新人类大多已经不再有父母,一般都在星网公司的培育机构中诞生,也就是试管婴儿。他们出生长大后不仅需要承担一笔高昂的出生培育费,还需要贷款购买星网公司推出的职业芯片。

  职业芯片是一种能让人瞬间学会某个职业的技能和知识的外接芯片,与出生就被移植入大脑里的脑内芯片不同,职业芯片可以随意更换,但能力和知识只储存在职业芯片当中,一旦拔出这个外接芯片,能力和知识都会随之消失。

  刚培育成功的新人类只要带上职业芯片,便能无缝融入进公司的体系中。

  一名新人类刚培育成功便是背负债务的F级公民,如果幸运,为公司工作大半辈子偿还完所欠的债务,他便能晋升为E级公民,到达E级一般就自由了,没有权利也没有义务。但如果想享受到星网公司的医疗,保险,安保等权益,那就必须再缴纳一大笔税金晋升为C级公民。

  如果不出意外,方庚应该会跟其他新人类一起进入到公司的体系中,花一辈子时间偿还债务。

  但在公司的初次体检中,他被判定为F级不适应人格,像垃圾一样很随意地被抛弃了。

  公司将他的债务低价转接给了他现在的债主,之后便有了这份工作。

  正想着,方庚在垃圾堆里翻找到了一件好东西,一个装在残缺布偶里的电池,启动布偶的开关,缺了一只脚和一只手的布偶仍在怪异地扭动,方庚把电池放入收纳箱的固定位置里,接着继续工作。

  收集到一些好东西后,方庚来到垃圾场的角落,从一堆垃圾里挑出他之前放在这的做到一半的磁暴炸弹,用今天收集到的东西继续组装磁暴炸弹。

  他的脑后有着E级组装师的职业芯片,这是他两年前非常幸运捡到的残缺品,在加上他这三年间的摸索尝试,他勉强能偷偷制作一些武器。

  脑内芯片虽然将一切都记录了下来,但因为反智能法案的存在,人工智能无法自我更新,只能按照设定好的程序运行,所以脑内芯片只会将这个行为认定为组装垃圾来更好售卖的工作行为。

  正摆弄着易拉罐大小的炸弹,左手的伤口渗出血液,方庚叹了口气,左手只有三根手指还是不大方便。

  一点雨滴滴落在手背上,方庚抬头看向阴沉的天空,似乎又要下暴雨了。

  今天的组装工作先到这吧。

  方庚继续开始捡垃圾的工作,然后在不经意间将组装到一半的磁暴炸弹丢到一处边缘的垃圾堆里。

  脑内芯片只能检测记录到他所看到的和听到的,所以只要不被“自己”发现,他还是能偷藏一些东西。

  麻烦的是偶尔会来巡逻的债主的手下,昨天也是因为他们发现了他偷藏在垃圾场里的一架无人侦查机,所以他们才会对他施以“惩罚”。

  这也是第二次了,下一次希望他们砍右手的小拇指,左手中指再没掉就真的有点麻烦了。

  方庚来到这的第一年非常的愤怒,发誓要复仇,要让所有人欺辱他的人好看。

  到了第二年,逐渐习惯,并开始着手偷偷制造各式各样的东西。

  第三年,他能够将所有的苦和恨咽下埋入心底的深处,对任何痛苦和残酷的事都以平静对待,他并不麻木,而是在等待一个机会,等待着一个改变一切的机会。

  工作十八个小时后,方庚淋着瓢泼大雨回到了他的小木屋,吃了点无人机送来的硬面包勉强果腹后,躺倒在塑料羽毛垫上。

  方庚从怀里掏出一张照片,照片被人粗暴地撕成四片,又被人小心的用胶布黏在了一起,照片上是方庚和他家人的合照,他的父母,妹妹和他在照片里都露出了幸福的笑容。

  “希望今晚能做个好梦。”方庚带着笑容沉沉地睡去。

  ……

  大地一阵猛烈的颤动,方庚从睡梦中惊醒,看向木屋外,不远处有着一处摇曳的火光。

  方庚疑惑地走出木屋,走向那处光亮。

  从天空倾斜而下的雨水浇灭了那处火焰,雨水灌入大地凹陷之处,为那炽热的外壳冷却降温,因大量的水被蒸发淡淡的薄雾缠绕其上。

  那是一个太空救生舱。

  当太空舰出事时,人们会进入救生舱,它能保证人们穿越大气层并在某颗行星上降落。

  方庚踏入救生舱砸出的大坑,水浸到他的腿肚,手触碰到救生舱的外壳,上面仍残留着炙热的触感,摸索着找到打开舱门的按钮。

  银绿色的外壳翻开,露出里面的人,那是名须发斑白,面容威严的老人。

  他穿着沾满鲜血的军服,头顶着一顶黑色海盗帽,脸色发白,身体僵硬。

  死了?

  方庚探了探他的鼻息,确定他确实死了。

  海盗帽,救生舱,尸体……方庚想起他三年来听到的传闻,那名史上最恶的太空海盗安格烈的故事。他统御了一片星空,其势力能比肩星网,星网公司,联邦,帝国三个星际政权联手才在最近将其逼到了绝境,战场似乎就在这颗行星附近。

  他壮烈的一生足以写满一本一百万字的传记,但就是再伟大,死了就是死了,人只要就会变成一具冰冷的尸体。

  方庚不是第一次见到尸体,他知道尸体上最值钱的便是脑后的外接芯片。

  方庚翻动尸体,余光瞥到了插在腰带上的一把银色手枪,手枪枪管呈螺旋状,枪管后方有着一颗悬浮的能量结晶球,它宛若镶嵌在枪管里,无论如何去推动那颗能量结晶球它都纹丝不动,把手上亮着七个能量条,能量条应该就等同于子弹数。这把枪相当独特,想必威力十足。

  先把手枪拿走插在裤腰带上,然后伸手去触碰脑后的外接芯片。

  这块芯片有着相当奇特的构造,将其用力一压,芯片便往里凹陷,露出一个如脑接口一般的接口,这个设计是为了能在这个芯片上再接上职业芯片吗?

  再用力一按,芯片里面的一层弹出,接口消失,变得如同寻常芯片一般。

  方庚两根手指按住芯片的两端,试图将其拔出,用了吃奶的力,芯片才从脑接口脱出。

  方庚看着这块奇怪的芯片陷入了犹豫,不知道该不该试试它。

  试试吧!

  内心深处有一个声音在大声嘶吼。

  方庚点点头,食指按向后脑的芯片,组装师的芯片脱出,他瞬间遗失了一部分知识,这种丧失感无论多少次他都难以习惯。

  将那块芯片插入脑接口。

  一段影像在他脑海里浮现,已死的那名老人站在一扇巨大的落地窗前背对着他,窗外是深邃无垠的宇宙和一艘艘并行着的太空舰。

  太空舰那灰色的外壳和老人赤色的披风相应,给方庚一种莫名的沧桑感。

  老人没有回头,发出平淡而厚重的声音:“你好,我的继承者。”

  “我不知道你是谁,不知道你是不是我想象中的那个人。”

  老人朝着无尽的宇宙张开双臂,赤色的披风随之掀起波澜:“我只想告诉你,人是自由的,人不应该受到无聊的束缚,人就应该在这无限的宇宙中尽情的驰骋,去掠夺自己想要的事物,去过上自己渴望的人生!”

  老人侧脸看向他,那是双如雄狮一般的眼眸:“除了自由和掠夺,我没有任何东西能留给你,我所掠夺到的一切都会随着我的死去而消逝,你要去开创属于你的时代。”

  影像结束,职业芯片的能力和作用印刻在方庚的脑海里。

  方庚浑身颤抖着反复阅读着突然涌现在脑海里的知识。

  这块芯片有着掠夺他人的知识技能的能力,他只要在这块芯片之上接入其他的职业芯片,其他芯片里的知识和技能会被掠夺到这块芯片中,这也就意味着只要他不断的掠夺职业芯片,他就能获得世间所有的知识和能力,成为如同神一般的存在。

  同时,这块芯片还有着掠夺他人账号的能力,每个人的脑内芯片都有着一个与生命绑定的虚拟账号,那个账号便是那个人的身份证明和信息端的接口,在这个万物信息化的时代,掠夺他人那唯一的虚拟账号等同于掠夺他人的人生,而且方庚不仅能掠夺,还能将掠夺到的账号切换成离线模式储为备用。

  接入这块芯片,将他自己的账号切换为离线后,他将不会再被脑内芯片监控记录,任何外部设备都将无法探索到他的信息。

  方庚一遍又一遍确认脑内的知识,为了确认其真实性,他打开虚拟地图,虚拟地图之上不再有显示为方庚的小点。

  厚重的雨滴击打在方庚的身上,方庚张开双手昂起头,感受迎面而来的狂风暴雨,不管是风的吹拂,还是雨滴打在身上的疼痛感,都与之前截然不同,这一刻,宛若万物尽在他的掌中任他驰骋。

  内心深处的那个声音在狂放的大笑:“哈哈哈哈哈哈哈!自由啦!我自由啦!”

  “是,我自由了。”

  回想起三年里的一切,方庚眼眸的最深处涌现出一丝火焰。

本作品由作者上传

Q1:《诡秘之主》第二部什么时候发布?

「爱潜水的乌贼」新书将于3月4日12:30发布,诡秘世界第二部《宿命之环》即将来袭!

Q2:在哪里可以看到爱潜水的乌贼的新书《宿命之环》的最新信息?

加入卷毛狒狒资讯站,乌贼新书情报大公开!「卷毛狒狒研究会」是起点官方打造的诡秘IP互动主题站,依托原著丰富的世界观设定,为用户打造序列升级+魔药合成的全新互动方式。入会成员将体验诡秘世界独特的成长体系。为鼓励用户在站内创作相关衍生内容,优质作品还将获得盲盒等实体奖励。作者乌贼大大也会在此与大家深度交流。阅读小说就可以获得随机掉落的神秘碎片!还有更多精彩玩法等待你的解锁~

Q3:《诡秘之主》首款官方限量版盲盒介绍?

超前情报!盲盒内10位塔罗会成员随机款大公开:
1、塔罗会的创始人“愚者”先生——克莱恩·莫雷蒂 “总有些事情,高于其他。” 黑发褐瞳、容貌普通、轮廓较深的青年。 他原本是名为周明瑞的现代人,却因一个转运仪式而意外成为霍伊大学历史系学生克莱恩。而后,他加入廷根市值夜者小队,成为“占卜家”,又为守护廷根而牺牲。死而复生后,他为复仇及寻求晋升,转换多个身份,并逐渐发觉世界的真相。 在了解到来自星空的威胁后,克莱恩选择成神,并为对抗天尊的意志陷入了沉眠……
2、塔罗会最热情的“正义”小姐,奥黛丽·霍尔 “下午好,愚者先生~!” 金发碧眼的少女,是贝克兰德最耀眼的宝石。 她出身于鲁恩大贵族霍尔家族,身份高贵,备受宠爱。最初,她被意外拉入灰雾之上,成为了塔罗会创始成员。而后,她通过塔罗会成为了一名“观众”,并让自己的宠物犬苏茜也成为了超凡生物。她善良温暖,渴望帮助更多人过上幸福的生活。 在愚者沉睡后,她毅然离开了家族,为实现理想和唤醒愚者,迎接着新的挑战……
3、塔罗会中大名鼎鼎的“倒吊人”先生——阿尔杰·威尔逊 ……

首页科幻小说星际文明小说

我的职业是太空海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