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风之悲城

风之悲城在线阅读

风之悲城

发呆的小飞

奇幻·另类幻想·5.28万字

连载 | 更新时间 2024-03-14 16:50

来阅文旗下网站阅读我的更多作品吧!

章节试读
更多作品相关

序章

  我的记忆是走出悠长深邃的山谷开始的,坑坑洼洼的小径将整个马车颠簸的起起伏伏,我梦见自已在一艘船上,左手牵着老爹粗糙的大手,右手攥着老妈纤纤的玉柔,潮湿温和的海风掀起细碎的浪花,风轻抚着我的脸也轻抚着我的心,在我心灵最深的地方不停的泛出幸福的小泡泡。更有一种暖意从老爹的手中释放传遍我全身,那暖意象一条湍急的溪流,穿过我全身,便流向老妈冰冷的手去了,老妈的手为什么如此冰冷?正在茫茫然疑惑中,我从长长的梦中醒来了。

  马车停了,停在谷口,宽敞的谷口象一个人正在大笑的嘴,谷口背后是如同细长弯曲的食道的山谷。真的好奇怪,马车如此颠簸我能酣然睡去,马车平平稳稳的停下来,我却一个激灵醒了,让我幸福的如沐春光的两只手消散不见。我睁开眼,挡住的视线的是老爹宽阔的背和勇伯伛偻的身材。

  醒来的这一刻是我记忆的开始,之前呢?有很长一段时间我反复的在想这个问题,也重重复复的问老爹和勇伯这个问题,爹,我小时候是什么样的呀?勇伯,来这里之前,我怎么不记得了?老爹和勇伯便会对我绘声绘色的讲,如何给我换尿布,怎的给我喂奶,我是怎样被一条大狗追到水沟里,诸如此类,乐此不疲。但我一问,我妈呢?老爹灰了脸说,你妈去了很远的地方。我年级略大一点有了一点见识,便知道这句搪塞的话中含义。勇伯则每次都要不由自主的溜一眼老爹,含糊的嗯两声就混过去了。

  有一天,我告诉老爹,我在梦里见到妈妈了,她的手冷的像一块冰,老爹没再说什么,只有久久的沉默和黯淡的神情。我想我让老爹伤心了,于是再没有说过梦里的老妈和她冰冷的柔荑。但那个梦还是在我的睡眠中盘桓不散,那片一望无际蔚蓝的海,那艘扬起白色满帆的船,那双粗大温暖和那双纤细冰冷的手,我为什么不去看看他们的脸,是的我去看了,只要一抬起头,我便醒来。

  因为那是我记忆开始的地方,所以发生的一切都让我刻骨铭心,我被老爹抱下马车,我,老爹,白妞,黑哥站做一排,勇伯猥琐的出现在老爹魁梧身躯所投映的影子下,站在白妞肥美的臀部旁。白妞似乎也对勇伯的猥琐颇有芥蒂,下意识将矫健的身躯向黑哥那边挪挪,黑哥则得意的甩动脖颈整齐而又帅气的鬃毛,飘逸的鬃毛掠过白妞修长的脖子,既表示了对白妞的温存,又表达了对勇伯的不屑。

  我指着远处的辽远的大地对老爹说“爹,你看,这里的树都是蓝的!”

  老爹厚重的大手如微风般摸摸我的脑袋,好吧!大地上的树林和草地是绿色的了。

  我又说“爹,这的房子怎么都是歪的?”这时我正将脑袋放在一边的肩膀上,力图配合歪斜的房子。

  老爹的大手又一次放在我头上,于是,房子也端端正正了。

  地面上的东西都恢复了往常的样子,那天空呢?我仰起头,惊奇的叫道“爹,你看那云,看那云!”远空的云肉眼不可察的从天空更深邃的的地方涌出,云变的浓密而厚重,天色也缓缓的一刻比一刻黯淡。

  老爹第三次,也是习惯性的要将手放在我头上,我用柔弱的小手将老爹的大手挡开了,眼睛与老爹对视,我们在用目光对话。

  我的目光说:不用了,我喜欢。

  老爹的目光说:喜欢就好。

  老爹垂下手,和我一样仰着头,我想他的个子比我高,一定能看到更深远的地方,能看到云来和云归的地方。因为老爹用短促的节奏喃喃自语,是这里,是这里,是这里……

  我们,是的我们,老爹、勇伯、黑哥、白妞还有我,我们一起缓缓前行,打量着刚刚出现在我们面前,与众不同的世界,我们走过镇口无字的石碑,穿过小镇唯一的石板街道,一直走到小镇的另一头,小镇的尽头是挂着村长两个字大大门牌,镇里唯一的一座三层高的小楼。

  村长两个大字,真的好大,一个字就有我的个子高,站在镇口便可很轻易的看清这两个字,我们从村长家折返往来的方向走,虽然我们走在一起,状态实在不整齐,我还是在看云,看云从很深很远的空间,一丝丝的极缓极缓的流出来,通过很长时间的观察,我可以很明确的辨别云的流动。老爹则认真的品读每一个店铺,看来他对这件事过于认真了,竟无意识的念出来,“铁匠铺、裁缝店、首饰店、药店、沙县小吃……”勇伯依旧猥琐的缩在老爹的影子里,仿佛这就是他最重要的事,怎样应和老爹的脚步亦步亦趋,怎样做好老爹移动的预判。唯有黑哥和白妞步调是如此的一致,他们每一步都将前蹄高高抬起,然后清脆的落下,你听,蹄子敲打石板路的声响如此美妙,“的哒,的哒,的哒……”

  直到我们又走到村口的无字石碑旁,所有店铺都虚掩着门静候着客人,并没有一个人对我们的到来好奇,而探出头来试探的张望,看来他们对每一个来客的不介意和不在意。

  “你不觉得这里少点什么吗?”

  勇伯猜到老爹是在问他,便向前凑凑,却只用疑惑不解的眼光望着老爹,以宣示他的无知。

  “你不觉得少个什么店吗?”

  勇伯感到了老爹的压力,于是腰弯的更深了,目光里更增加了懵懂和怯懦,生怕无法应答老爹的问题,受到老爹的惩罚。

  “你没有一点想法吗?”老爹的声音里有一分不耐烦的怒火。

  这时的勇伯却鼓足勇气,勇敢的摇了摇头。

  “一边去,不想动脑子,等着一会出力。”老爹大步流星的走向一块空地,勇伯这一次并没有跟随老爹,呆呆的站在石碑旁,那神情象个没人要的孩子。

  老爹指尖凭空划过,如同用小刀横划过一张薄纸,留下一道清晰略显伤痛的裂缝,裂缝下方的空间仿佛不负其重,垂了下去,裂缝于是变成半圈形的缺口,那缺口是男人看见裸女惊讶的嘴,也是女人又恨又怕的眼袋。老爹手伸进缺口,随意的象翻自家放杂物的抽屉,翻腾好半天,两指拈出一个小指甲大小的黑色金属小正方体,泛着幽幽的光泽。

  小方块以抛物线的姿态落在空地上,没想到的是小小的方块竟如此沉重,简简单单的落地便引起整个世界一个激灵,就像是静谧的无星无月的夜,一个人穿过幽深的森林,突然一只毛茸茸的手搭在肩头。大地也不堪方块沉重的重负,在那激灵引起的颤抖之后,发出隆隆的悲鸣,隆隆声扩散开去,如同有无数满载的战车,携着浓浓的杀气,扬起滚滚的烟尘,向天际的尽头疾驰而去。

  小镇与小镇的人们依然镇定而沉默,空旷的街道依然空旷着,虚掩的店门依然虚掩着,硕大的村长两字依然硕大而突兀,世界依旧是世界本来的模样。那贯穿世界的战栗,那惊天动地的轰鸣,都不过是蚂蚁在大象身上的啃咬。

  不管他们了,还是说这个黝黑泛着幽光的方块吧!它落在地上略略发了发怔,某侧的一个面便开始翻转,眼还没来的及眨,那个侧就多出了一模一样的小方块。翻转的太快了,以至于我并没有看清方块如何出现,是原本小方块中蕴藏着无数个小方块之一,还是小方块分离出薄无可薄的一片,然后突兀的膨胀成一个小方块。

  嘿!一个方块就这么变成两块,之后,两个方块的一侧又是翻转,就成了方方正正的四块,再翻转是六块,再翻转是九块,再翻转……很快,方块的数量远远超过了我对数字的认识,只好愣愣的瞪大眼睛看黑色的全属板面一侧一侧的扩大,将整个空地占满。

本作品由作者上传

Q1:《诡秘之主》第二部什么时候发布?

「爱潜水的乌贼」新书将于3月4日12:30发布,诡秘世界第二部《宿命之环》即将来袭!

Q2:在哪里可以看到爱潜水的乌贼的新书《宿命之环》的最新信息?

加入卷毛狒狒资讯站,乌贼新书情报大公开!「卷毛狒狒研究会」是起点官方打造的诡秘IP互动主题站,依托原著丰富的世界观设定,为用户打造序列升级+魔药合成的全新互动方式。入会成员将体验诡秘世界独特的成长体系。为鼓励用户在站内创作相关衍生内容,优质作品还将获得盲盒等实体奖励。作者乌贼大大也会在此与大家深度交流。阅读小说就可以获得随机掉落的神秘碎片!还有更多精彩玩法等待你的解锁~

Q3:《诡秘之主》首款官方限量版盲盒介绍?

超前情报!盲盒内10位塔罗会成员随机款大公开:
1、塔罗会的创始人“愚者”先生——克莱恩·莫雷蒂 “总有些事情,高于其他。” 黑发褐瞳、容貌普通、轮廓较深的青年。 他原本是名为周明瑞的现代人,却因一个转运仪式而意外成为霍伊大学历史系学生克莱恩。而后,他加入廷根市值夜者小队,成为“占卜家”,又为守护廷根而牺牲。死而复生后,他为复仇及寻求晋升,转换多个身份,并逐渐发觉世界的真相。 在了解到来自星空的威胁后,克莱恩选择成神,并为对抗天尊的意志陷入了沉眠……
2、塔罗会最热情的“正义”小姐,奥黛丽·霍尔 “下午好,愚者先生~!” 金发碧眼的少女,是贝克兰德最耀眼的宝石。 她出身于鲁恩大贵族霍尔家族,身份高贵,备受宠爱。最初,她被意外拉入灰雾之上,成为了塔罗会创始成员。而后,她通过塔罗会成为了一名“观众”,并让自己的宠物犬苏茜也成为了超凡生物。她善良温暖,渴望帮助更多人过上幸福的生活。 在愚者沉睡后,她毅然离开了家族,为实现理想和唤醒愚者,迎接着新的挑战……
3、塔罗会中大名鼎鼎的“倒吊人”先生——阿尔杰·威尔逊 ……

首页奇幻小说另类幻想小说

风之悲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