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华家男仆发财记

华家男仆发财记在线阅读

华家男仆发财记

七十二遍

现代言情·民国情缘·5.76万字

连载 | 更新时间 2023-11-29 20:50

从华家男仆到商业大亨从小雷到方雨生三十二年风风雨雨三十二年铁血沧桑

章节试读
更多作品相关

第一章 暴雨

  一九一七年八月,平江区域整整下了四天暴雨。

  这场雨下得铺天盖地、翻江倒海。

  平江水位暴涨,洪水泛滥,淹田淹地无数。

  第五天了,雨还在下,风还在刮,平江江水沸腾浑浊,就像一锅刚刚煮熟的绿豆汤。

  天上滚过一个霹雳又一个霹雳,一座又一座房屋应声而坍。

  这该死的的老天爷,究竟要害死多少人才肯罢手。

  平江南区田螺村。

  整个村子已经空了。

  暴雨下了四天,能逃走的人已经都逃走,只有村东口一户人家中传来剧烈的咳嗽声。

  洪水顷刻便至,竟然还会有人住在这里。

  正在咳嗽是一个妇女。她躺在床上不停咳着,一声比一声咳得剧烈,一声比一声咳得响亮,这骇异的咳嗽声,听得人胆战心惊,真害怕她会把肺咳出来。

  她旁边坐着一个小男孩,稚嫩清秀的脸庞上写满焦急担忧,他不停喊着:“妈妈,妈妈。”

  他呼唤妈妈的声音饱含真情,却有带着愤怒且充满战斗力,要为妈妈赶走病魔。

  她的旁边躺着一个小女孩,一样相似的稚嫩清秀,脸色异乎寻常的苍白。安安静静躺着,一点声音都没有。

  她看着她面前的两个孩子,想要说话,可她越想说话,咳得就越厉害,不知咳了多久,忽然不咳了,像是被噎住一样,整张脸涨得通红,然后哇的一声吐出一口血来,接着大口喘气,她终于能说话了,她紧紧抓着小男孩的手,争分夺秒地说:“这雨不会停了,小雷,我的乖孩子,听妈妈的话,快带着小雨离开这里,洪水马上就要来了。”

  小雷猛地摇头,他用他的小手捧着妈妈的脸庞,努力为她擦去脸上血迹,说道:“妈妈,咱们一块走。妈妈不走,我也不走。”

  听到孩子这样说,她的心都碎了,她可怜的孩子,他们还这么小,他们还这么需要妈妈。

  可她七月份就开始生病,没钱治病,一天比一天严重,现在连翻身都不能了,否则早就带着孩子们离开了,又怎么会被困在这里。

  她往地下看了一眼,积水已经淹到了桌子腿,再不走就来不及了。

  她说:“小雷,妈妈走不动了,你听话,带着小雨走,你是哥哥,你要照顾好妹妹,这样爸爸妈妈在天上才会高兴,知道吗?”

  小雷咬着嘴唇,半晌不说话。她催促道:“快走啊。”

  小雷低声说:“妈妈,我不想离开你。”

  她说:“傻孩子,妈妈活不成了,你和小雨不能跟着我一起死,妈妈希望你们活着。小雨还小,她需要你帮助她,知道吗?”

  小雷看着小雨,他的亲妹妹,她永远都这么可爱,这么乖巧,生病了也不吵不闹。

  雨下得这么大,屋顶早就浇漏了,墙壁和床铺早就已经湿了,在这样恶劣的环境下,娇弱的妹妹很快病倒了,她已经病了好几天了,额头烧得滚烫。

  小雷摸着小雨滚烫的额头,心里有一种迫切的渴望,他要带小雨离开,去找大夫,他要让小雨活下去。

  小雷虽小,却是很聪明的孩子,他知道妈妈病入膏肓是治不好了,即便如此他也不愿将妈妈丢下,他唤了一声妈妈,泪如雨下。

  妈妈气若游丝对他说:“走吧。”

  小雷扑进妈妈怀里,最后一次,感受妈妈的怀抱,暴风雨中深深铭记这种温暖,他说:“妈妈我会回来接你的。”

  妈妈听到孩子这样说,欣慰地闭上了眼睛,渐渐停止了呼吸。

  小雷抱起小雨,趟过房间的积水,推开房门,走了出去。

  一推开门,狂风几乎将他刮倒。暴雨像是雹子一样,打得他睁不开眼睛,刹那间逼得他退回屋里。

  小雷一手抱紧小雨,一手抓住门框站了起来。跟着大喊一声,给自己加油打气,人虽瘦小,有一股不服输的气势。

  傲慢残暴的风雨,我永远不会向你屈服。

  他紧紧抱着小雨,顶着风雨行走。每一步都走得无比艰难。

  他两天没有吃饭了,本来就没什么力气,自己顶着风雨走都很困难,何况还要抱着小雨。

  他的腿像是灌了铅一样沉重。他身上快要冷透了。

  被雨水淋透的土路泥泞无比。小雷连脚带踝都陷在泥土里,每拔出来走一步,要费九牛二虎之力,没走几步,所有的力气就都被消耗掉了,但他还有意志!

  他不能就这样倒下,他要完成妈妈的嘱托,他要救活小雨,一道闪电划过,漆黑的四野短暂的亮了起来,他得以看见小雨的面容,她的面容被雨水打得惨白,他唤了一声小雨,没有回音,他无法确定可怜的妹妹是不是还活着,他没有办法为她遮风挡雨,被风雨肆意摧残,小雷调整了姿势,让小雨的头靠在他的肩膀上,雨水不至于呛到她。

  他已经失去了妈妈,绝不能在失去小雨,世上唯一的亲人。暴发出百倍的力量。他一定要走出去。

  他深吸一口气,风雨就灌进他的嘴里,被他吞到胃里,他的胃里空荡荡的,为凉风所激,一阵痉挛。

  他咬着牙,忍下这疼痛,抱着小雨一步一步走着。

  现在是黄昏时分,天比入夜还要恐怖,暗沉浑浊,尚能见到轮廓,明明是天大地大,这密密麻麻的雨点,让他处在一个很逼仄的空间,他无路可走,风雨摧残,大树折断,发出哗啦啦,咔嚓嚓的声音。对于无依无靠的孩子来说,太恐怖了。

  小雷什么都看不清,什么都无法辨别,只能凭借他在田螺村居住八年,这土生土长的记忆,一步一步走着。

  不知走了多久,走得快要麻木僵硬了,他终于走出了村子,来到的道路旁。

  这时雨已经小了一些,小雷无助的向东看,又向西看,路上一个人都没有。

  只有无边的黑暗。

  是啊,这种天气,路上怎么会有人呢。

  到底该往哪里走呢,哪里才是活路呢。

  不管该往哪走,小雷真的没有力气了,他的腿和胳膊都开始抽搐发颤,但他还是紧紧抱着小雨,不让她落在肮脏的雨水里。

  小雷站在那里,他真的走不动了,他只能用全部的意志控制自己不要动,一动就会栽倒在雨水里。

  真的就这样死了吗?

  在这濒死的时刻,

  突然听到了声音,从路的东方传来。

  不是风声,不是雨声,不是叶声,不是树声,是人声!是马蹄声!是车轮声!

  这声音让小雷充满力量,让他惊喜万分,有救了,他在心中惊喜的呼喊,小雨,小雨,有人来了,有人来了。

  小雷咬着牙,用他全部的意志力,在泥泞中艰难挪动着,缓缓挪到路中央。

  一队车马在距离他不远的地方停下。

  为首的马夫见到小雷,好生惊讶,这个时候,这里怎么会有孩子在。

  他大声禀告:“穆总管,前面有两个孩子。要不要问问是怎么回事。”

  他身后的一辆马车里,跳下一个中年男子,身着青绸长袍,形貌俊朗儒雅,眉头微蹙,使他的面庞看起来更加威严而充满阅历。他下车后,立刻有仆人为他撑起一把油纸伞。

  他走到前面看着小雷。

  此刻小雷的体力耐力都已达到了极限,他的嘴张了又张,想要求救,想要说话,却哆嗦着什么都说不出来。

  可是他不能失去这个机会,若这些人不肯搭救,他和小雨必死无疑。

  这时一道闪电划过,小雷双膝一弯,抱着小雨重重跪在泥泞之中。

  他说不出话,只能用这一跪来恳求他们。

  稚嫩的面庞无比坚毅,清澈的眼睛写满决绝。

  闪电划亮夜空,这一幕在在场之人看得清清楚楚,油纸伞下的那名男子显然受到了极大的震撼,十分动容。

  他高声喊道:“你们愣着干嘛,快救人啊。”

  小雷听到这句话如释重负。向后一仰,昏了过去。

  两天之后洪水决堤,田螺村被淹。

  小雷醒来已经是四天之后,他一睁眼就看到一个俊朗的男子殷切地望着他,见他醒了,松了一口气说道:“你总算醒了。”

  小雷环顾四周,只见自己身处一辆马车之中,除了自己和眼前这个男人之外并无他人,他惊叫道:“小雨呢?!我妹妹呢?!”

  那男人急忙安抚他:“你妹妹没事,只不过还是有些低烧,她在后面那辆马车里,负责做饭的郭大娘在照顾她,郭大娘心善,又会照顾人,你就放心好了。”

  小雷听他这样说,就放心了,同时也万分感激,这次可真是遇上好人了。

  方才那样喊叫实在不礼貌极了,恐怕触怒了救命恩人,急忙道歉:“恩公大人,对不起。”

  那男子不想这孩子如此乖觉,心里便更喜欢了,问道:“你叫什么名字,家住在哪里?需不需要我送你回家。”

  小雷想到妈妈,急忙说:“我叫小雷,家住在田螺村,我妈妈还在村里,恩公大人,求您回去救救她,救救我妈妈。”

  那男子早就猜个八九不离十,沉吟道:“恐怕来不及了,洪水决堤,田螺村大概已经被淹了,要不是车马快,咱们也难逃一劫。”

  小雷听这话,默默掉眼泪,想起妈妈的慈爱,再也见不到她了。不敢嚎啕大哭,只能攥紧拳头。

  没有爸爸,没有妈妈,没有家,今后该怎么办呢。

  现在这种世道遇上好人不容易,为了小雨他鼓起勇气说:“恩公大人,您可以收留我吗?我不用吃很多饭,但我可以帮您做很多事。砍柴挑水,洗衣服我都可以的。”

  那男子微笑道:“不用再叫我恩公大人,我名叫穆峰,是华府总管。我虽然是总管,但是华家规矩严,凡事都要请示老爷定夺,我可以带你们回华家,至于能不能够收留你们,还是老爷说了算。”

  小雷听了这话,蓦然一惊,华家?

  他小心翼翼问:“是江宁最有钱的华家吗?”

  穆峰点点头。

  华家乃江宁首富,财雄势大,家喻户晓,妇孺皆知。华家随便施舍点残羹冷炙,就足够他们这样的穷人一年的生活了。

  若真能托庇于华家,这辈子是吃穿不愁了。

  不知有多少人削尖了脑袋想要进华家,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啊。

  小雷有些闷闷不喜,低下了头,似乎是知道华家高不可攀,自己根本不配。

  穆峰安慰他:“老爷虽然严峻,太太还是很和善的,实在不行,到时候,再想别的办法,我既然救下了你们,就是和你们有缘,不会不管的。”

  小雷听了这话,又猛然抬起头,用充满感激的目光凝视着穆峰,眼前这人和自己非亲非故,仗义援手,还作出如此承诺,将他当做自己的依靠,他的眼睛里闪动着泪光,数日之中,小雷不知哭了多少回,此刻的眼泪却是真真切切为穆峰而流。

  穆峰被他充满孺慕之情的泪光深深打动了,眼神出奇的温柔,拿起一碗粥,递给小雷,小雷接过粥说道:“谢谢穆总管,我想去看看妹妹。”穆峰说:“现在正在赶路,我们要尽快回到江宁,暂时不能停车,你先喝粥休息,等到下一站停车休整的时候,我一定叫醒你,到时候你再看她好吗?”

  小雷自然不敢违拗,他懂事的点点头,喝了粥,便乖乖躺下。

  只是不肯闭眼睛,偷偷看着穆峰。

  一大一小,都有心事。马车里的氛围有些凝重。

  穆峰掀开帘子,看到柳庄标志性的大柳树在不住倒退,过了柳庄就要进入江宁境内了,虽然马上就要到家了,他却深深忧虑起来。

  前年各地歉收,到处都在闹饥荒,以运粮为生的漕帮面临无粮可运的窘迫,快要无法支撑,漕帮帮主唐洲雁和穆峰有几分交情,穆峰为他牵线搭桥,让他见到了华家老爷、江宁首富华湘虎,席间觥筹交错、推杯换盏,气氛融洽,在穆峰的建议下,华湘虎答应以极低的利息借给漕帮一笔钱周转,唐州雁自然喜不自胜。

  酒过三巡,意兴正酣,唐洲雁又趁机说起能否将华家购销的粮食交给漕帮来运输,也就是海运改为漕运。华湘虎何等精明,早就料到了唐洲雁这番醉翁之意,虽然心中早就算计,那时却沉吟不答。

本作品由作者上传

Q1:《诡秘之主》第二部什么时候发布?

「爱潜水的乌贼」新书将于3月4日12:30发布,诡秘世界第二部《宿命之环》即将来袭!

Q2:在哪里可以看到爱潜水的乌贼的新书《宿命之环》的最新信息?

加入卷毛狒狒资讯站,乌贼新书情报大公开!「卷毛狒狒研究会」是起点官方打造的诡秘IP互动主题站,依托原著丰富的世界观设定,为用户打造序列升级+魔药合成的全新互动方式。入会成员将体验诡秘世界独特的成长体系。为鼓励用户在站内创作相关衍生内容,优质作品还将获得盲盒等实体奖励。作者乌贼大大也会在此与大家深度交流。阅读小说就可以获得随机掉落的神秘碎片!还有更多精彩玩法等待你的解锁~

Q3:《诡秘之主》首款官方限量版盲盒介绍?

超前情报!盲盒内10位塔罗会成员随机款大公开:
1、塔罗会的创始人“愚者”先生——克莱恩·莫雷蒂 “总有些事情,高于其他。” 黑发褐瞳、容貌普通、轮廓较深的青年。 他原本是名为周明瑞的现代人,却因一个转运仪式而意外成为霍伊大学历史系学生克莱恩。而后,他加入廷根市值夜者小队,成为“占卜家”,又为守护廷根而牺牲。死而复生后,他为复仇及寻求晋升,转换多个身份,并逐渐发觉世界的真相。 在了解到来自星空的威胁后,克莱恩选择成神,并为对抗天尊的意志陷入了沉眠……
2、塔罗会最热情的“正义”小姐,奥黛丽·霍尔 “下午好,愚者先生~!” 金发碧眼的少女,是贝克兰德最耀眼的宝石。 她出身于鲁恩大贵族霍尔家族,身份高贵,备受宠爱。最初,她被意外拉入灰雾之上,成为了塔罗会创始成员。而后,她通过塔罗会成为了一名“观众”,并让自己的宠物犬苏茜也成为了超凡生物。她善良温暖,渴望帮助更多人过上幸福的生活。 在愚者沉睡后,她毅然离开了家族,为实现理想和唤醒愚者,迎接着新的挑战……
3、塔罗会中大名鼎鼎的“倒吊人”先生——阿尔杰·威尔逊 ……

首页现代言情小说民国情缘小说

华家男仆发财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