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日传奇在线阅读

冬日传奇

悬疑 / 诡秘悬疑

6.59万字|连载

更新时间 2023-12-22 10:05

书籍摘要: 凛冬已至。你选择苟活于世,抑或勇往直前?无妨......人定胜天。

Q1:《诡秘之主》第二部什么时候发布?

「爱潜水的乌贼」新书将于3月4日12:30发布,诡秘世界第二部《宿命之环》即将来袭!

Q2:在哪里可以看到爱潜水的乌贼的新书《宿命之环》的最新信息?

加入卷毛狒狒资讯站,乌贼新书情报大公开!「卷毛狒狒研究会」是起点官方打造的诡秘IP互动主题站,依托原著丰富的世界观设定,为用户打造序列升级+魔药合成的全新互动方式。入会成员将体验诡秘世界独特的成长体系。为鼓励用户在站内创作相关衍生内容,优质作品还将获得盲盒等实体奖励。作者乌贼大大也会在此与大家深度交流。阅读小说就可以获得随机掉落的神秘碎片!还有更多精彩玩法等待你的解锁~

Q3:《诡秘之主》首款官方限量版盲盒介绍?

超前情报!盲盒内10位塔罗会成员随机款大公开:
1、塔罗会的创始人“愚者”先生——克莱恩·莫雷蒂 “总有些事情,高于其他。” 黑发褐瞳、容貌普通、轮廓较深的青年。 他原本是名为周明瑞的现代人,却因一个转运仪式而意外成为霍伊大学历史系学生克莱恩。而后,他加入廷根市值夜者小队,成为“占卜家”,又为守护廷根而牺牲。死而复生后,他为复仇及寻求晋升,转换多个身份,并逐渐发觉世界的真相。 在了解到来自星空的威胁后,克莱恩选择成神,并为对抗天尊的意志陷入了沉眠……
2、塔罗会最热情的“正义”小姐,奥黛丽·霍尔 “下午好,愚者先生~!” 金发碧眼的少女,是贝克兰德最耀眼的宝石。 她出身于鲁恩大贵族霍尔家族,身份高贵,备受宠爱。最初,她被意外拉入灰雾之上,成为了塔罗会创始成员。而后,她通过塔罗会成为了一名“观众”,并让自己的宠物犬苏茜也成为了超凡生物。她善良温暖,渴望帮助更多人过上幸福的生活。 在愚者沉睡后,她毅然离开了家族,为实现理想和唤醒愚者,迎接着新的挑战……
3、塔罗会中大名鼎鼎的“倒吊人”先生——阿尔杰·威尔逊
……

章节试读
第一章 孤岛

  他就那么赤裸的躺在那里,毫无尊严。

  开膛破肚后流淌的血液将柏油马路染的通红,肠子流了一地。

  苍白的面颊上只有空洞,一双迷茫的眼睛直视着低沉的天空。死亡笼罩在一片铁灰中,呼吸仿佛都已经被凝固。

  无言的的死肉在清晨的薄雾中等待一个早起的倒霉鬼,用鲜血与噩梦在他的人生中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

  环河七区是一个典型的工业城市,严重的工业污染与潮湿的环境导致早晨起雾,能见度不足五米。

  所以.......

  错误的时间,错误的地点。

  一个穿着短裤背心的晨跑者在被黏稠的血液滑倒后,捡起了自己的眼镜,然后发出了平生最无助的尖叫。

  你很难想象,这是一个满身腱子肉的老爷们儿能发出的动静。

  公路两边的居民楼被一座座点亮,大家被凄厉的嚎叫唤醒,带着满腔怒火与不解试图透过窗前萦绕的雾气试图找到原因。

  亮起的灯光让发呆的晨跑健将回过了神,他伸出颤抖的左手拉开了右臂上装手机的运动包,拨打了平生第一个报警电话。

  --------------------------------------------------------------------------------------------

  清冷的晨雾已经被正午的烈日所融化,荆九嚼着口香糖,看着警局的同志们忙乎了一上午。

  他像个无业游民一样坐在路口的马路牙子上,冰块似的大理石砖被屁股捂的温热。

  荆九其实心里挺过意不去,大清早他除了给重案组的几位警官买了早饭,基本就是坐在这里干等。

  但这也是无可奈何的事情,他本身对刑侦一窍不通,属于是外行中的外行。凶杀案现场又不是施工现场,工头说搬几打砖,你撸袖子就能上。

  这种对专业素养要求极高的工作不添乱就是最好的帮助。

  好在经过一上午漫长的等待,报案人已经送回分局进行排查,刑侦工作也已经进行到尾声,他马上就可以开始自己的工作了。

  提着工具箱的法医将橡胶手套扔进救护车旁边的垃圾桶,这位脸色略微有些苍白的女人冲着远处那位将近有一米九的大高个招了招手。

  在在法医的印象中,荆九是专案组成立的第三周被区政府直接安插进来的,没人知道这位沉默的专员到底在做什么,他总是在重案组勘察结束以后和那些冰冷的尸体独处几分钟,然后一言不发的离开现场。

  专项重案组成立的这几个月来一直如此。

  荆九对着远处的法医点了点头,径直走向了围挡死尸的白色塑料棚。

  荆九掀开塑料棚的一角,猫着身子钻了进去。

  黑色裹尸袋边上有一本白色档案架。

  他半跪下来,拉开拉链,扑面而来的是一股浓烈的血腥味。

  警方已经用大量的洗涤剂与双氧水清除了马路上的鲜血,但尸体上触目惊心的伤口却无法被掩盖。

  一言不发的男人打开了白色的档案夹,厚厚的文字报告上用曲别针固定着一踏照片。这十几页相纸忠诚的记录着受害人的死相,那是你能想到最亵渎的谋杀方法。

  一生被定格在一个寒冷的清晨,一丝不挂,正如来时那样。

  喂养身体的五脏六腑像垃圾一样被堆在地面上。

  他的姿势被精心设计过,以便任何见到他尸体的人都能欣赏到这的杰作。

  像这样的照片已经有整整二十一组了,随机的地点和受害者,从老人到小孩,从富有到贫穷。这位残忍的罪犯是一位来者不拒的屠夫,他的谋杀对象可以是任何人。

  “我会找到你的。”

  荆九一边说,一边将手伸入大衣口袋,掏出了被塑封袋密封的一把沾满血迹的剔骨刀。木制的手柄已经被鲜血染红,伤痕累累的刀刃上还挂着没洗干净的肉渣。

  他用力撕开塑封袋的边缘,掏出那把染血的凶器,捏着刀刃缓缓地的将刀把推入死者蜷缩的手掌中。

  “还没到离开的时候。”荆九吐出一口气,将右手按在了死者头顶。

  “最后一次燃烧,愿你的火焰照亮前方。”

  -------------------------------------------------------------------------------------------

  冷冽的海风吹拂着蓝灰色的海岸,暗沉的天空中弥漫着一缕断断续续硝烟。

  残肢断臂在冰冷刺骨的海水中漂浮,火与血的味道包裹着这片岩石海岸。

  大厅里的战争刚刚结束,得胜而归的战士割下敌人的耳朵扬长而去,被扒光的尸首和他们支离破碎的武器,被堆积在血浆泥土与动物粪便的混合物上等待腐烂。

  有人用沾满海豹油的火把点燃了这座伫立在海岸边的华丽木屋,熊熊燃烧的烈火从碳化的窗口喷薄而出,活像地狱的门户。

  “咚!”

  就在木屋即将被大火烧塌的前一刻,一声巨响从屋内传来,被木楔封锁的大厅正门被巨大的冲击力损毁,夹杂着火星的木屑迸射飞溅,一扇两人高的拱门飞速砸入远处的海中,溅起一阵巨大的浪花。

  火焰燃烧的门户中有如铁塔般高大的身影缓缓出现,浑身上下包裹着不散的暗影。

  荆九拍灭了肩头的火苗,快步走出了熊熊燃烧的木屋。

  这堆燃烧的废墟必定出自这里的原住民之手。

  这群人越发歇斯底里,像一群疯狗一样破坏眼前的一切。

  他们披着狼皮,信奉一位自称第三大神的蒙面猎人,他自称前进的步伐永远朝向战争,许诺这群原住民不朽的血肉和无尽的欢愉。

  事实上,荆九认为这群数量不详的野蛮人纯属是被那个带着面具的神棍忽悠瘸了,这片自然资源丰厚的岛屿上有不少蘑菇,五彩斑斓的外表下有强力致幻的效果,而这些人饿了以后什么都往嘴里塞。

  渗血的泥地上有许多杂乱的脚印,人和牲畜在野蛮人的战争中没有任何区别,胜出的那一方才有资格离开战场。

  这群战争疯子在那个猎人的带领下分成了三个战团,他们之间联络感情的方式就是进行一场货真价实的战争。

  在骑马与砍杀之后,总会有一方最终胜出,杀死其他战团的战士,掳走他们的工匠妻儿,随后训练教导这些孩童长大,在人数达到一定程度的时候再次一分为三,循环往复的进行无尽的战争。

  这里的时间流速和外界完全不同,在清楚的认识到这片岛屿是真实的之前,十几年前的荆九一直以为自己是脑袋里长了肿瘤,产生了幻觉。

  他的工作其实并不复杂,但却是不可复制的。

  受害人的遗体在火化前只要接受了特定的送别仪式,荆九就能让他残存的意识在这片未知的土地上停留片刻。

  找到被害人,就能得到一些正常刑侦程序无法企及的线索。虽然不能保证一定有用,但大多数情况下都会起到意想不到的正面效果。

  这片被大海包围的极寒之地永远向荆九敞开怀抱,只要闭上双眼片刻,冰冷彻骨的海风总会吹拂过他的面庞。

  但睡眠这件事情也永远离他而去,这就是奇迹所支付的代价。

  夜色逐渐笼罩了整片岛屿,不远处的海岸边亮起着星星点点的火光。

  他在几十年间中无数次进入这里,虽然这片土地已经经历了成千上万次的战争轮回,但这些野蛮人只会在三个固定的地方重建部落。

  不远处的营地是为了平均分配战利品和明天赶回大本营做的准备,位于山巅的氏族到这里需要骑两个白天的马。

  受害人年龄二十三岁,但营养不良外加皮肤苍白,和这些十五岁就能徒手杀熊的原住民完全不是一个物种。他大概率已经被当作战败方的孩童带回了海岸边的胜利者营地。

  从山顶的长屋到海岸边的营地需要半个小时的脚程,只要顺着地上的马蹄印就能找到下山的路。

  多纳尔在睡梦中就听见了营地门口的骚动,他是天生的战士,任何风吹草动都逃不过他的耳朵。

  揭开身上的兽皮,安抚了惊醒的妻子,多纳尔提起武器架上的战斧走出了帐篷。赤脚的强壮男人将战斧靠在肩头,缓步走向营地入口。

  低沉悠长的号角唤醒了整个营地。

  严阵以待的守卫将长矛对准了入侵者,那些刚刚感受着自己或他人妻子体温的战士也提着武器从帐篷中走了出来,自觉地站在多纳尔的身后。

  躺在地上的守卫已经奄奄一息,他的胸口血肉模糊,根本无法辨认出究竟是什么武器造成的伤害。

  多纳尔面无表情的盯着远处的黑影,举起了自己的斧子。

  “我的父亲不在这里,外来者,你来错了时间。”

  荆九将冷却的霰弹枪重新填上弹药,放回了大衣内袋。

  “我不是来找那个蹩脚猎人的,你在明知故问,神棍的傻儿子。悬崖上的船屋里全是巨斧劈砍的痕迹,你带走了我引导的亡魂,他是过客,不是属于你的战利品。”

  多纳尔不屑的哼了一声,摇了摇自己壮硕的脑袋。

  “我通过公平的战争赢得了坠落之厅的一切,一个外来的窃贼没资格对我指手画脚。”

  “你是个打赢了村口械斗的野人,不是得胜归来的将军。”

  “一群只会到处劫掠的强盗打赢了另外两群,他们个个以为自己是英雄。”

  荆九的话彻底激怒了营地中的战士,这些披着皮草光着上半身的战士挥舞着手中的武器跃跃欲试,他们在等首领的命令,只要多纳尔一声令下,就立刻冲上去将外来者碎尸万段。

  但多纳尔克制着继承自父辈的易怒性格,暗影远在他父亲的年代就与氏族定下了契约。这种危险的平衡是为了保护他们这些新生的子嗣,自己的骨头和武器会被他轻而易举的折断。这些新生代的族人消耗在与暗影的战斗上虽然光荣,但对于刚刚结束战争的氏族来说无异于自断后路,冬天即将到来,战败者的过冬物资与新生儿还需要新的主人和导师。

  “我不会让我的战士白白在你手上送命,他们都是新生的一代,受到契约的保护。”

  多纳尔重新把斧头扛在肩膀上。

  “外来者是氏族的客人,先人曾对他做出了许诺。”

  “所有人,各回各家。”

  显然这些刚刚从战场上脱离的氏族成员对血的渴望依旧致命,只有极少部分的亲卫识趣的离开了。

  多纳尔看着这些好战的年轻人感到了欣慰,但他不允许有人无视他的命令。

  “以我父亲的名义,都给我滚回营地去!”

  男人如雷霆咆哮般的巨吼震慑了所有战士,他们都灰溜溜的退回了自己的帐篷。

  多纳尔在奄奄一息的守卫面前半跪下来,他扯下了皮带上的飞斧,放在了战士血肉模糊的胸口上。

  “我见证你,泰恩。”

  “咔!”

  多纳尔直接拧断了守卫的脖子。

  “你大可不必杀他的。”多纳尔看着荆九说道。“那样的伤口没有巫医能缝合。”

  “我不是瞎子,多纳尔。”

  “他佩戴着你的符号,在试图刺穿我的胸口时他就应该想好了后果。他不愿倾听,那我就按你们的方式来。”

  死去的守卫就像柴薪一般开始燃烧,霎那间便如同飞灰一般消散在空气中。

  这也是多纳尔让手下的战士回到帐篷的原因,他对父亲许下过承诺,渡鸦之冬后所有的新生代战士在独当一面前都不该知道影之蚀。

  “他再也不会和我们并肩作战了,你中断了他的轮回。”

  “跟我来,你要找的亡灵就在战俘营。”

  多纳尔扛着斧头,对着荆九招了招手。

  荆九跟随着这个两米高的红发壮汉朝着营地的深处走去,他能感觉到周遭深蓝色的帐篷中有人在窥探,有时甚至能听见兵器碰撞的声音。

  再往前走就到了多纳尔和他的亲卫居住的区域,那些蓝色的帐篷足有两人高,金色的丝线在上面绣着主人经历过的每一场战斗和祖先的丰功伟绩。

  “我没时间陪你到太阳升起,影王。”多纳尔指着远处黄白交织的帐篷说道。

  “我的氏族还有两天的路要赶,坠落之厅的孩子们已经有了自己的归属,但你呼唤的亡灵太过羸弱,没人想要他拿起武器。他被安置在了黄金棚中与战利品为伴,如果你拿到你想要的以后不在需要他,明天自会有人处理,营地的猎犬会有丰盛的一餐。”

  多纳尔说完就朝着自己的帐篷走去。

  荆九松开衣袋中扣住扳机的右手,拿出了一张照片。

  这些野人喜欢拿人喂狗,他喜欢剁了了这些人喂他们自己的狗。

  可惜受害人坚持不到第二个黎明了,今晚过后,第二天清晨他会像融化积雪一样融化,暂且逃过死亡命运的人会到达他真正的归宿。

  荆九叹了一口气,朝着受害人的帐篷走去。

  他的耳朵很灵,尤其是在这种夜深人静的夜晚,堆放战利品的帐篷中有着急促的呼吸声现在可以百分百确定受害人就在其中。

  死亡对意识会造成不可逆的伤害,带着残缺的记忆来到一个完全陌生的世界,见证一场野蛮人的互相屠杀后被当作货物一样挑来挑去,荆九无意再让他死后受苦,但这是没有办法的办法。

  荆九掀开了黄色的门帐,包裹着兽皮的少年蜷缩在火堆前。

  帐篷里的空间要比在外面看起来还要庞大,无数精美的饰品和彩绘的羊皮经卷被整齐的堆放在包裹着黄金的榆木箱内,镶嵌着宝石的酒具和武器随意堆放在箱子两侧,这一切都在熊熊燃烧的火盆前熠熠生辉。

  但蜷缩在兽皮中的人却呼吸急促,他双眼空洞,苍白的皮肤几乎要与黄金的闪光融为一体。当看见荆九掀开门帐走进帐篷内以后,他先是害怕的瑟瑟发抖,但在模糊的火光中认出了荆九现代的服饰后却表现出了少许的期待。

  “你呼吸顺畅,但却总感觉窒息,离火光再近,也会感到寒冷。”荆九一边说一边将手伸进了大衣口袋,缓缓地掏出了一副圆片眼睛。

  “我对你遭受的苦难表示抱歉,相信我,我无意让你经受折磨。”他将眼睛递给了少年。“这是你的,它会暂时缓解痛苦。”

  少年紧了紧身上的熊皮,用纤瘦的双手接过了那副眼睛。

  “我死了吗?”

  “你是个聪明人,李恒,你认为呢?”荆九走到战利品旁,提出了两把嵌了金线的矮椅。

  “很疼。”少年低着头带上了自己的眼镜。

  “你还记得?”

  “嗯。”

  “大部分来到这里的人通常不会记那么清楚。”

  “你是死神吗?”

  “不,我和你一样,只是在这里虚度了不少时间罢了。”

  “所以,这里就是死后的样子?”

  “不,过客只是在这里短暂的停留,最终前往属于自己的终点。”

  “就像中转站。”

  “是的,就像中转站。”

  “那些野蛮人也和我们一样吗?”

  “不,他们更像是原住民,只是还未曾驯化这片土地。”

  “你身后那些精巧的战利品来自更遥远的地方,他们只是在这里不分对象的烧杀枪掠,

  不会去创造任何东西,所以这里的土地不承认他们。”

  “那这里真正的主人是谁?”

  “这是片丰饶的无主之地,任何人都想成为它的主人。”

  “往东是一片漫无边际的原始森林,你能想到或想不到的物种都在其中繁衍生息,往西如你所见,是一片汪洋大海,富足的渔获能够供给一年四季。而往北是一片广袤的冰川,那里是这些野蛮人真正的家乡,那里寒冷刺骨的暴风雪可以凝固你的血液,往南则是一马平川的平原,这些野蛮人的武器与饰品大多数来自与那里的工匠之手。”

  “哇,你真是对这里知根知底。”

  “只是一小部分,根据那些南方工匠的地图来看,我们所处的这片土地只不过是一个半岛,在海的那边有着真正的大陆,但这里的船只还没有横跨海洋的能力。”

  “所以死去的人都会在这个中转站停留吗?”

  “不,你我更像留存的一个影子,这里保留的只是一部分意识。”

  “你是说,灵魂?”

  “也可以这么说,这些人的首领自称任何战死的灵魂都属于自己,我和他学了几个小把戏,能把那些不是战死的灵魂带到这片土地。”

  “那你是怎么来到这里的?”

  “没有原因,或者说我不知道原因。”

  “呼!”李恒长出一口气,他一时半会有些消化不了这些可以称得上是魔幻的消息。

  荆九没有打断他,这孩子不是蠢人,他对未知的克制和理智程度是这些年来为数不多的一位。

  他看过李恒的资料,档案中是这样写的:“父母离异,法院裁定由母亲抚养,高中市第二中学,大学省一本院校,大一期间因成绩优异获得国家奖学金。国庆结束从家乘车返校,途中失踪后遇害。

  一个人生命中的二十年最后被压缩成了档案中不痛不痒的一段话,生命有时还真是毫无价值。

  他本不该死的,李恒因该完成自己的大学学业,毕业后工作结婚生子,或是去追寻自己的梦想,过着充实的一生。

  荆九根本无法想象他母亲接到通知时的表情,那种就像是被别人用力攥握心脏的懊悔与无力感会毁了一个人。

  “我问的太多了,真不好意思。”李恒突然意识自己连对方的名字都不知道。

  “您怎么称呼?”

  “荆九。”他伸出一只手和李恒握了握。

  “您把我带到这里一定是为了重要的事情吧,实在不好意思。”

  “不。”荆九用捡来的单手剑拨动着火盆中的柴薪。“你大可以在生气一些的,我的无能导致了你的死亡,甚至死后都不让你安息。”

  “对未知产生好奇是人的正常反应,你是这片土地上我少数可以交流的正常人。人们对自己的死亡往往表示不可置信,得知真相后不是自我欺骗,就是出口伤人。”

  “其实在远处海风吹拂到脸颊的那一刻起,睁开双眼的你就已经明白死亡已是不可避免的结果。这不是观察得出的结论,更像是本能做出的反应。”

  “像你一样的来客从不询问我究竟是谁,自己身在何方。他们只相信自己愿意相信的,看见自己所愿意看见的。”

  “有人将我认成死神,有人将我视作鬼魂,还有人将我彻底无视。”

  “无论我说些什么,怎样解释。”

  “这里的时间不像你所了解的那样流逝,我们谈话的这几个小时在现实不过是刹那之间。从我踏足这片土地之至今,早就过去了百年时光。”

  “百年间每个来到这里的亡灵都相差无几,他们或哀求,或许诺,或抵抗.........

  有人将万贯家财拱手相让,只为再次回到故乡;有人声泪俱下苦苦哀求,想要再见家人一面;有人承诺余生与人为善,换得借尸还魂人生再见;有人突然暴起孤注一掷,与自己幻想中的死神决一死战。”

  “但这些终究都是徒劳。”

  “第二天的朝阳升起时,真正的死亡会找上门来。”

  “人死不能复生,从血泊中再次站起的代价高昂到你无法想象。”

  “..........”

  “事实上.....”

  “我欠你一个道歉。”

  “我为了保护和我一起围剿的特警,错失了一击毙命的机会。”

  “我能理解的,换做是........”

  “在你遇害之前。”

  “............”

  少年沉默了,他的良知告诉他荆九并不应当为此负责,但他却不禁幻想一个他还未曾死去的未来。

  良久,大滴的泪珠从他面庞上划过,透明的鼻涕越过嘴唇,淌到了胸口。

  没人不贪念生命,只要一个渺小的美好愿景。

  他当然愤怒,但更多的只是无力感。

  李恒想到了他的母亲,眼泪不要钱似的越流越多,但他偏过头去,不想让荆九看见他流泪的样子。

  “你能抓到他吗,那个杀死我的人。”

  李恒声音有一丝颤抖。

  “只要你能告诉我你知道的一切。”

  “他会被判死刑吗?”

  “我是刽子手,不是执法官。”

  “能不能......能不能照顾好我妈.......”

  “好。”

  .........

  一只大手掀开了帐篷的门帐,阳光穿过缝隙填满了整个空间。

  燃尽的火堆旁,摆放着两把空荡荡的椅子。

  多纳尔看着堆积如山的战利品满意的点了点头,合上门帐离开了。

书友还看过

诡秘悬疑小说推荐

禁忌客栈在线阅读
有一间古老的客栈,立于闹市之中,店面斑驳,看上去像是已有了不少年头。关于这间客栈,人们众说纷纭,流传着不少传说。
假寐之人
日更千字
诡秘悬疑
诡魅暗影在线阅读
从迷雾中找寻线索,揭晓黑暗深处无人所知的真相,你,准备好了吗?
智行者.CS
日更千字
诡秘悬疑
神秘复苏:从诡湖开始在线阅读
(神秘复苏同人文) 因为一条评论进入了神秘复苏,开局经历S级灵异事件:鬼湖 不过好在穿越必备物品到账。 在那一刻,余千觉得,或许,在神秘复苏当老六也不错。 余千:我是一个好人,彻头彻尾好人。 你要相信我,将厉诡挂到你床前这种事情我是不会做的。
不提剑
日更千字
诡秘悬疑
神秘复苏之回档在线阅读
江炎穿越到了神秘复苏的世界,在这么一个绝望的世界,他只想好好的活下去。
雪人中
日更千字
诡秘悬疑
谁会在惊悚游戏里修仙啊在线阅读
【无限流】【中式恐怖】【悬疑】【无cp】 一觉醒来,砚烟被惊悚游戏“仙洞”选中了。 就在她以为自己将永远沉溺在无限的恐怖中时,一个消息让她精神一振。 “通关一百次,修成仙身,就可以永远摆脱仙洞。” 于是她拼命努力。 就在第一百次通关的那一刻,砚烟忽然想起了一个被遗漏的细节…… “仙人抚我顶,” “掩面放哀声。”
向西七十里
日更千字
诡秘悬疑
车行暗处在线阅读
你知道吗,世界时刻都在发生灵异事件,如此广阔的大地上,无数个灵异事件在你所知晓的不知晓的土地上发生。为了解决这些超自然事件,各国联合成名为”暗处“的组织在世界各地,其中最有名的则是行动部门“暗车”,他是一辆能通往世界各地的庞大列车,而我们的故事就发生在这辆车上。
蓝文居士
日更千字
诡秘悬疑
规则怪谈,但规则是我创建的在线阅读
诡异入侵地球,丢失前世记忆的穿越者少年陈持获得了能够制定规则的天赋……
越过z
日更千字
诡秘悬疑
诡梦记忆书在线阅读
系统默认
人间观察者哈
日更千字
诡秘悬疑
我的老婆有点强在线阅读
世界各地灵异复苏,各种怪谈纷纷变成现实,在光怪陆离的世界中,更有无数绝望在浮沉。  但对于秦安来说,更让他头痛的是每天怎么面对老婆的死亡追问,因为这比怪谈恐怖得多。
云悲海思77
日更千字
诡秘悬疑
当前位置: 悬疑 诡秘悬疑 冬日传奇在线阅读
新人免费读 下载起点读书APP
访问网站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