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人在季汉,诛曹灭吴

人在季汉,诛曹灭吴在线阅读

人在季汉,诛曹灭吴

剑阁少女

历史·秦汉三国·118.5万字

连载 | 更新时间 2024-04-17 12:00

(温馨提示:纯历史、考据、慢节奏)穿越三国,以一介白身,体验一矿打九矿的高难度副本是什么体验?从徐州逃出炼狱的刘升之,对此最有发言权。曹操要杀我?孙权要灭我?天下士族瞧不起我一介乞儿?那又如何?为了帮那个编了半辈子草鞋的憨憨老爹圆梦,我就杀他个天崩地裂!白衣郎君执剑来,天下英雄尽低头。长剑摧锋公卿骨,回首万骑入长安!谁言汉家儿郎气不在?千年唯留空余恨?且看我大汉兵仙,三造炎汉!诛曹灭吴!……我有一书,请季汉儿郎,入瓮!裙号:565171192,欢迎小可爱。

章节试读
更多作品相关

第一章 偏要与天争!

  “师兄,曹操南征汉中,魏军已攻破阳平关!”

  “那曹贼听说我长得好看,早早下令要将我绑去邺城,给他小儿曹宇配房。”

  “师兄,你再不来,我就要成曹家人了!”

  一封封密信,自汉中穿过绵延蜀道,传至青城山上。

  此刻,睡在竹榻上的刘云,辗转反侧,如遭梦魇。

  “师妹……”

  刘云猛的惊醒,好似丢了魂儿一般仓惶起身,梦醒惊觉,方知世事沧海。

  “转眼间,已到建安二十年,时光东逝如滚滚江河啊。”

  刘云轻轻支开窗户,望向窗外,清风徐来。

  一轮皎洁明月当空,似是照出了师妹的倩影。

  他望定孤月,沉吟良久。

  “穿越到这大乱世中,命途多舛,这些年入了五斗米教,多亏师君与师妹细心照拂,我才有今日,此恩此德,没齿难忘。”

  “今日收到师妹密信,见其措辞斟酌,只怕汉中局势要比她说得还要危险。”

  “十万魏军压境,五斗米教势单力薄,我若不去,汉中迟早被灭啊……”

  刘云深知时局危机,无心入睡。

  他穿好衣裳,推开门,步入中庭。

  一边行走,一边暗暗思考着当下局势。

  建安二十年,乃是一个大争之世。

  朝堂上,大魏公国已建,曹操自逼死荀彧,进位魏公开始,吞汉之心,昭然若揭。

  只差再扫灭一方诸侯,便能赢得进位为王的契机。

  建安十八年,曹操在董昭等人的‘推举下’,正式进位为魏国公!

  在献帝的官方文书中,便称呼此阶段的魏国,被称为【魏公国】。

  没错,【国公】是汉代的篡位者独享的一种爵位。

  前有王莽的【安汉公】,后有曹操的【魏国公】。

  所谓:进爵国公,九锡备物,以彰殊勋。

  走到国公这一步,接下来,只需不断积攒军功、威望,镇压中外反对势力,便可打破刘邦的非刘姓而王,天下共击之的白马盟约。

  进位为王,乃至篡位为帝,都只差一步之遥。

  魏晋南北朝时的权臣篡位模板,无不是如此。

  可如今,中原诸侯荡尽。

  唯有这汉中一隅,还剩下五斗米教的张鲁割据此间。

  如今刘备已得蜀中,曹操也已平定凉州,汉中刚好夹在曹刘这两家势力边缘。

  两者皆有进取汉中之心。

  若想保全五斗米教,必须在曹刘之间做出选择。

  投刘,还是投曹?

  作为穿越者,还是蜀汉党,刘云自然偏向于投奔刘备。

  然而,大势非我愿,汉中已遭魏军入侵,师君张鲁能否扛得住内部压力,也尚未可知。

  刘云且思且行,初行几步,便见清辉洒在青城山上的青石小路上,如是银光泼撒,满地星辉。

  这孤山大林,向来幽静曲折,少有人烟。

  凡是在此修行诵经的道士,身上都显得有几分清冷落寞。

  他本人的容貌也便是如同这林间青松,天上游云一般孤寂脱尘。

  不远处,林中,偶有一女子抬眼看来。

  未多时,便听闻女子轻咳一声,恭敬的传禀道。

  “大祭酒,师君传来密信。”

  “阳平关为曹军所破,汉中危如累卵。如今外有强敌,内有细作,我教已是存亡之秋。”

  “师君立下血书,急招蜀中各方祭酒回汉中增援。时局之危,只怕已超乎祭酒预料。”

  刘云蓦然回首,没有丝毫迟疑,眼见师君血书,立刻从屋中取出兵刃。

  他是五斗米教的青城山主事祭酒,师君张鲁于他而言,既是师尊,亦是主君,没有见死不救的道理。

  更何况,若是放任曹军入境,师妹岂能逃脱魔掌?

  “那还等什么?”

  “师君与师妹乃是我在这世上的至亲。我怎能眼睁睁的看着曹军犯境而弃之不顾。”

  “五斗米教历时三代,不当毁于曹贼之手。”

  那女子无奈摇了摇头。

  “青城山上,兵不足百,士无甲胄。”

  “魏军强兵十万,祭酒怎可以卵击石?”

  以卵击石?

  “呵……”

  刘云凝眸望向一夜清辉,挑灯看剑,竹影筱筱。

  长风吹过蜀中各地,虽是寂静无声。

  但刘云心里,却看到了一场狂风暴雨,将要颠倒这个乱世。

  “男儿当提三尺剑,立不世之功。”

  “曹军虽强,然,我刻苦修心二十载,欲入八百里汉川,以身做饵,料天下群英如之奈何?”

  “况且,此番北上,不仅是为了护我师妹一家平安,也为还天下一个海清河晏。”

  “你们若不愿动身也罢,我纵使一人,也要去的。”

  那女子闻言,眼眸微张,她妙曼的身躯从林中走出。

  随后,青城山上的全部人手,亦是紧随其后。

  “祭酒才智高绝,自负有平天之策,我等自知拦不住你。”

  “可此番北上,我等必定随行,以保护祭酒周全。”

  刘云见众人皆已收拾好行囊,便微微颔首。

  “时不我待,今夜便启程吧。”

  ……

  人不停歇,马不释鞍。

  众人星驰入汉中。

  正逢刘云赶来时,黑云已压城。

  南郑城,巍峨大殿上,秋风骤起。

  “师君,阳平关失守!副将杨昂战死,大将张卫遁走!”

  “魏军先锋张郃已于昨日出发,朝南郑杀来,所过诸县皆克!凡遇抵抗者,老少不留!”

  “我汉中兵马主力已覆灭!此时不降,更待何时?”

  说话的男子穿着黑袍深衣,深鼻短目,言谈之际,嘈杂如蜂。

  此人正是五斗米教军师阎圃,此刻以他为首的汉中大小官吏,皆是站在张鲁身后拱手静候。

  ‘师君’是对第三代五斗米教天师张鲁的尊称。

  然而,这些人的眼中已没有丝毫尊敬,唯有威逼。

  就连他们身上所穿的袍服都已不是五斗米教的道袍,而是魏国的官服。

  曹操人未至,南郑城内已满是‘米奸’。

  阎圃拱手长拜道:“魏军彪悍,魏公所征皆克,天下无敌,在不早降,西凉马家灭门之祸近在眼前!”

  “此时献出妻女,倒戈去降,亦不失封侯之位!万望师君三思!”

  众人齐声迎合:“万望师君三思!”

  冰冷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张鲁背对众人,静静地望着祖父张道陵的画像,默默流泪。

  “鲁在汉中二十余年,广布义舍,施粥救民,也算是积德行善了。”

  “当初百姓劝我当这汉宁王,尔等百般阻挠。”

  “竟不料,是想将我这王位,当做献给魏公的投名状啊!”

  “悠悠苍天啊,汉川有户十万,胜兵数万,难道竟无豪杰一人,敢于抗曹吗?”

  诸将已是烦躁至极,只想献出南郑,早日投曹,哪里愿意听这张鲁啰嗦。

  汉中军司马李休,手握重兵。

  更是如今哗变的主角。

  他见张鲁犹豫不决,放声怒斥道:“张鲁,休得拖延!魏公大军已至,限你一日之内,要么自戕!要么献出妻女开城乞降!你没有别的选择!”

  “谁说没有选择!”

  话音未落,却只听五斗米教大殿之外,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之声。

  踏、踏、踏。

  龙骧虎步的青年,器宇轩昂,言辞凿凿。

  阎圃、李休齐声望去。

  却只见,殿门之外,甲仗森森。

  刘云飒沓流星,箭步行来。

  这青年穿着一身苍蓝云纹袍,头戴青灰儒士巾,目似寒星,身如劲松。

  屹立在这群穿着黑袍的懦夫面前,恰似夜幕下的寒月孤星。

  “好俊的儿郎啊!此人莫非就是那青城山祭酒?”

  诸多祭酒皆是赞叹不已,然而那李休闻言,眼中却满是惊恐。

  青城山祭酒,这五个字,在蜀中几乎成了神话。

  三年前,张鲁与刘璋大战时,作为五斗米教圣地的青城山首当其冲。

  刘璋几乎不费吹灰之力便击败杀上任祭酒,霸占圣山。

  整个青城山只剩数百五斗米教子弟,躲入深山之中负隅顽抗。

  张鲁知道此事之后,便破格提拔十七岁的刘云为祭酒,主持蜀中兵事。

  此人一到,不到半年时间,连败蜀中各路军马。

  硬是在刘璋眼皮子底下,抢回了圣山。

  刘云自此扬名蜀中,但也因为能耐太过可怕,被教中人忌惮,一直被李休、阎圃排挤在外,整整三年,不得回归。

  若不是今日突然到来,李休甚至都以为他已死在青城山了。

  他擦了擦眉头冷汗,见刘云上殿,马上令下人拦住。

  “刘云小儿?高堂之上,丈夫之间,议的是国家大事,尔不过是区区青城山祭酒,安得在此造次!”

  “左右,与我轰打出去!”

  一声怒喝,两侧小卒拥剑带盾,朝着那青年劈去。

  李休目带寒意,紧握腰间缳首刀,暗生杀心。

  刘云却是不闪不避,立于原地。

  眼中波澜不惊。

  “殿上衮衮诸公,见利忘义,逼迫主君退位,也是丈夫所为?”

  那两個小卒闻言大怒,早已不是单纯的想把刘云驱逐。

  手中刀芒一闪,分明就是刀口朝心,要取他性命!

  “竖子,借汝头一用,为魏公践祚献上贺礼!”

  “杀!”

  话音未落,电光火石之间。

  只见两道弩矢飞速从刘云身后射来,径直射穿这俩小卒喉咙。

  二人喉间一甜,扑通一声,跪倒在地。

  众人还未察觉发生何事,却见刘云已拔出李休腰间佩剑,架在他的面前。

  “我现在够资格上殿了吧?”

  李休汗流浃背,惶恐道:“你这是兵变!是兵变!刘云,你要反了不成!”

  众人闻言大惊,望向殿外,却只见刀光剑影,人马嘶鸣。

  青城山死士已与门外埋伏的刀斧手相互对峙,剑拔弩张。

  大战将至,肃杀之气弥漫全场。

  在场官吏皆是面色落寞的立于原地,手抖如筛,不敢动弹。

  唯有大堂上的张鲁见到刘云到来,连忙驱步向前,倒履相迎。

  他走下台搀扶着刘云双手不放,激动地念着他的表字。

  “升之,鲁知晓,你会来!你定会来救我!”

  刘云横剑作揖,又搀扶着张鲁慢慢走回殿上。

  “在下本是徐州一乞儿,从小游荡南阳、三辅无依无靠,这些年全赖师君收留才有今日。”

  “如今汉中遭难,师君被逼,在下定当助师君扫平内乱,外除曹贼!”

  刘云保护张鲁脱离危险过后,便转身回眸看向台下众人。

  “方才有言降曹者,立于左。”

  “有言抗曹者,立于右。”

  左侧人影如云,右侧寥寥无几。

  “古人云:麋鹿兴于左,刘升之,你好生狂妄,竟敢当庭羞辱我等!”

  降曹派的领衔军师阎圃讪讪一笑道:“我素闻你有勇有谋,也知道你镇守青城山,杀出了些名气。然而,伱区区一郡之才,安能抗衡天下?”

  “魏公兴十万王师而来,若不降魏公,师君岂有活路?”

  刘云眸光微眯,看向阎圃。

  此人乃汉宁(汉中)郡功曹,五斗米教军师,更是巴西郡的豪强,在五斗米教地位仅次于张鲁。

  这些年,阴养死士,外结曹操,与军司马李休二人几乎把张鲁架空。

  张鲁唯一能依仗的弟弟张卫倒是个主战派,可惜能力不足。

  带着汉中两万大军在阳平关全军覆没。

  如今收集败兵,举城不足五千。

  阎圃、李休见此时机,带兵上殿,便是要逼迫张鲁降曹。

  “刘升之,不降魏公?安有生路!”

  “说啊,你倒是说啊!”

  一众豪强皆是附和再三。

  分明是早就串通了曹操,为自己铺好了后路。

  显然,刘云的到来,出乎了他们所有人的预料。

  不过这不要紧,只要把刘云也威逼利诱,加入曹营,一切问题就迎刃而解。

  况且,阎圃不认为刘云会不知天数,冒险用残兵败将去对抗十万雄兵。

  阎圃、李休的嘴角已露出一抹笑意,示意众人再度示威,就等着刘云屈膝下拜,跪着给出他们想要的回答。

  “刘升之,没话说了吧。”

  “老老实实给我跪下!说不定,我心情好了,还会在魏公面前替你美言几句,饶你不死!”

  刘云冷笑一声,看向阎圃,抚剑沉吟道。

  “师君不降曹贼,还可投奔大汉刘皇叔!”

  而你们这群蠹虫,也都可以……去死了!

本作品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相关标签

Q1:《诡秘之主》第二部什么时候发布?

「爱潜水的乌贼」新书将于3月4日12:30发布,诡秘世界第二部《宿命之环》即将来袭!

Q2:在哪里可以看到爱潜水的乌贼的新书《宿命之环》的最新信息?

加入卷毛狒狒资讯站,乌贼新书情报大公开!「卷毛狒狒研究会」是起点官方打造的诡秘IP互动主题站,依托原著丰富的世界观设定,为用户打造序列升级+魔药合成的全新互动方式。入会成员将体验诡秘世界独特的成长体系。为鼓励用户在站内创作相关衍生内容,优质作品还将获得盲盒等实体奖励。作者乌贼大大也会在此与大家深度交流。阅读小说就可以获得随机掉落的神秘碎片!还有更多精彩玩法等待你的解锁~

Q3:《诡秘之主》首款官方限量版盲盒介绍?

超前情报!盲盒内10位塔罗会成员随机款大公开:
1、塔罗会的创始人“愚者”先生——克莱恩·莫雷蒂 “总有些事情,高于其他。” 黑发褐瞳、容貌普通、轮廓较深的青年。 他原本是名为周明瑞的现代人,却因一个转运仪式而意外成为霍伊大学历史系学生克莱恩。而后,他加入廷根市值夜者小队,成为“占卜家”,又为守护廷根而牺牲。死而复生后,他为复仇及寻求晋升,转换多个身份,并逐渐发觉世界的真相。 在了解到来自星空的威胁后,克莱恩选择成神,并为对抗天尊的意志陷入了沉眠……
2、塔罗会最热情的“正义”小姐,奥黛丽·霍尔 “下午好,愚者先生~!” 金发碧眼的少女,是贝克兰德最耀眼的宝石。 她出身于鲁恩大贵族霍尔家族,身份高贵,备受宠爱。最初,她被意外拉入灰雾之上,成为了塔罗会创始成员。而后,她通过塔罗会成为了一名“观众”,并让自己的宠物犬苏茜也成为了超凡生物。她善良温暖,渴望帮助更多人过上幸福的生活。 在愚者沉睡后,她毅然离开了家族,为实现理想和唤醒愚者,迎接着新的挑战……
3、塔罗会中大名鼎鼎的“倒吊人”先生——阿尔杰·威尔逊 ……

首页历史小说秦汉三国小说

人在季汉,诛曹灭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