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于红尘悟长生

我于红尘悟长生在线阅读

我于红尘悟长生

愚蠢的两脚兽

仙侠·古典仙侠·68.41万字

连载 | 更新时间 2024-03-31 09:42

最初,陈希夷离开小镇只不过是想寻到恩师的下落,顺便在路上结下一些善缘。醉眼看花遍满山,闲庭信步游红尘。走遍天下方才惊觉,不坐仙山,一样是仙;不诵经纶,一样悟道。

章节试读
更多作品相关

第一章 陈公诞

  厚德镇坐落于大炎王朝南部的深山之中。

  镇子不大,约莫有四五百户人家,由于山道崎岖交通闭塞,千百年来极少与外界往来,以致民风自成一派,甚是淳朴。

  时值六月,距离春节还有足足半年,可小镇里却是一副张灯结彩的喜庆模样,家家户户的门前都挂上了大红灯笼,孩童们也穿上了长辈早早备好的新衣裳。

  午间,随着一串‘噼里啪啦’的爆竹声响起,唢呐与锣鼓组成的欢庆乐声也接踵而至。

  一列高举着神龛的游行队伍,正从小镇的北面出发,横穿街巷。

  在厚德镇,有这样一句代代相传的谚语:心诚福临拜陈公,香火不绝人不愁。

  每年镇子里都会举办一场盛大的祭典,小镇的百姓们管它叫作‘陈公诞’。

  而今日恰好就是厚德镇一年一度,仅次于春节的大日子。

  这‘陈公’说的是镇子北边荒地上那座‘陈公祠’中供奉的神祇。

  那座庙祠起源已经无从考究,听镇里年纪最长的老者说,在他爷爷的爷爷还是垂髫小儿时,这座庙祠就已经立在了镇子里。

  尽管这所谓‘陈公’在过往的外乡人看来就是个不入流的野神,但并不妨碍小镇里的百姓将其奉若圭臬。

  按理说这种盛大的节日里,镇子里所有的摊贩商铺都会暂且闭业三日,继而携亲带眷共襄盛节。

  独独这家开在镇子西北角的百年酒肆与众不同。

  “店家,打酒。”

  话音落下,一道身影踏门而入。

  来人身着白袍,面容俊秀,似是书生打扮,不过左手却端着一只葫芦,右手还握着一条铁索。

  铁索的另一头,拴着一只野兔大小的狸猫。

  “来嘞!”

  酒肆的主人韩老头随口答应了一句,这才慵懒的起身。

  倒不是他生性懒散,只是现下酒肆过于冷清,这才偷得几分闲。

  不过见到来者后,韩老头却是愣在原地。

  陈希夷则是微微一笑,将手中的酒葫芦递了过去。

  “你是?”

  随着来人的面容在韩老头的脑海中不断交织,很快,便与儿时记忆中某个模糊的身影相互重合。

  韩老头脸色有些呆滞,但不难看出其中的难以置信。

  陈希夷的嘴角依旧挂着淡淡的笑意,打趣道:“韩小子,不认识我了?”

  韩老头这才从恍惚中回过神来,慌忙地迎了上去,“认得认得!陈...陈先生快请坐!”

  陈希夷点点头,也不客气,当即挑了个临近窗台的好位子坐下,接着将铁索系在桌腿。

  “老规矩,先来一壶青梅酿,再把葫芦打满。”

  “好...”

  韩老头连声应下,立即从台架上端出一壶青梅酿,又从后厨中挑了几样下酒菜,眼看陈希夷从竹筒中抽出一双筷子,这才拿起桌上的葫芦,转身走向存放酒坛的后院。

  眼看着四下无人,陈希夷低头垂眸,朝着桌下轻声道:“不错,没有在人前开口说话,还算讲诚信。”

  随后又夹起一片约莫三指大小的卤肉,朝着桌下的狸猫丢去,“折腾了一夜,饿了吧?要不要吃点儿?”

  怎料狸猫满目桀骜,当即将脑袋扭至一旁,口吐人言不屑道:“吾不食嗟来之食。”

  话是这么说,可它眼角的余光自始自终就没移开过地上的那块卤肉,嘴角还不自觉的挂上了一丝摇摇欲坠的涎液。

  陈希夷将它的蠢态尽收眼底,险些就要笑出了声,缓了片刻才收敛笑意,一板一眼道:“你并未向我讨要,我也无意辱你,便算不得嗟来之食,这是我请你吃的,这叫赠予,懂吗?”

  那狸猫闻言双瞳瞪得像铜铃,似在思量,随即露出豁然明悟的表情。

  “也罢,你既诚心拜求,吾也不好驳了你的面子...”

  说着,还不忘回头瞥一眼,见陈希夷已然收回目光,这才以极快的速度伸出一爪,将一旁的卤肉抓至面前,吧唧吧唧地啃了起来。

  陈希夷听到动静只是哑然一笑,接着给自己倒上一杯酒。

  酒水入喉,清香不改、绵顺如旧,只是昔年把酒言欢的故人却已经不在。

  他调转目光望向窗外,不禁涌出些许怅然。

  相比最初只有十几户的破落模样,如今的镇子真是愈发热闹了!

  ......

  待到半壶酒下肚,韩老头也总算提着葫芦回来了。

  他为了将葫芦盛满,足足掏空了后院里三个存酒的大缸,并且这葫芦在承载了三大缸酒后,竟没有增加一丝一毫的重量,当真是玄异。

  将葫芦放到桌上后,韩老头并没有离去。

  他揉搓着双手站在一侧,目中似有纠结,又带着一缕担忧,上一刻旋身掉头,随即又转了回来,总之举止极为怪异。

  陈希夷摇摇头,又取了个杯子,倒满酒后推向韩老头那一侧,道:“有话不妨坐下直说,我又不会吃了你。”

  许久,韩老头这才下定决心,端起酒杯一饮而尽,咬牙道:“没记错的话,初见先生之时应是在六十年前的陈公诞吧?那时我不过一黄髫小儿,您与我的爹娘便已是旧交,如今我已岁入花甲,爹娘也早就化作两捧土丘,可先生的样貌却还是如初见时一般...”

  “您的寿数我猜不得准,但想来早已远超十指之数...”

  “恕我冒昧一问,先生可是妖?”

  “非也。”

  “那是鬼?”

  “你看我像鬼吗?”

  韩老头砸吧着嘴,露出一丝歉意,道:“不像...”

  “莫非,您是神仙!?”

  陈希夷端着杯盏沉吟少许,继而摇头道:“姑且算是个半路出家、法学不精的...修行之人。”

  韩老头满目狐疑,全然不信道:“嘿!先生莫要框我!镇子东边山头的如意观中,那个修为高深,以驱鬼捉妖闻名的逸阳真人,如今却也早已是满头霜雪,神采不复当年了!”

  陈希夷颇感意外道:“哦?可是那姓张的小道士?”

  韩老头颔首道:“前些日子带着徒弟下山采买的时候还来打了一壶酒,只不过他的精神头却是不如年前了,往年的陈公诞他都会下山开醮,今日却只遣了徒弟下山摆醮坛,只怕大限将至咯...”

  “先生也认识他?”

  陈希夷饶有兴致道:“有过一面之缘,那时他才二十出头,第一次下山历练就闹了不少糗闻笑话。”

  ......

  谈笑间,桌上的青梅酿已经见了底,陈希夷的脸颊也挂上了一丝红晕。

  他从怀中摸出一块素雅的方巾,将还未吃完的卤肉小心翼翼地包好,又摸出了五两银子拍在桌上。

  “没涨价吧?”

  “没,只要是陈先生光临,永远都是这个价。”

  “这便好,如今身上掏净了也就这五两,你若是再多要,我便也只能厚着脸赊一回账了。”

  韩老头讪讪一笑,并没有说话。

  陈希夷则俯身解开了桌腿上的铁索,起身平静道:“若无意外,六十年后我会再来,就是不知还能不能尝到你家的酒了。”

  “这...”

  “先生稍等,我去去就回。”

  韩老头垂头思虑一番,当即踏门而出,朝着游行的方向疾步走去。

  陈希夷略微点头示以答应,扶案又坐了下去。

本作品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相关标签

Q1:《诡秘之主》第二部什么时候发布?

「爱潜水的乌贼」新书将于3月4日12:30发布,诡秘世界第二部《宿命之环》即将来袭!

Q2:在哪里可以看到爱潜水的乌贼的新书《宿命之环》的最新信息?

加入卷毛狒狒资讯站,乌贼新书情报大公开!「卷毛狒狒研究会」是起点官方打造的诡秘IP互动主题站,依托原著丰富的世界观设定,为用户打造序列升级+魔药合成的全新互动方式。入会成员将体验诡秘世界独特的成长体系。为鼓励用户在站内创作相关衍生内容,优质作品还将获得盲盒等实体奖励。作者乌贼大大也会在此与大家深度交流。阅读小说就可以获得随机掉落的神秘碎片!还有更多精彩玩法等待你的解锁~

Q3:《诡秘之主》首款官方限量版盲盒介绍?

超前情报!盲盒内10位塔罗会成员随机款大公开:
1、塔罗会的创始人“愚者”先生——克莱恩·莫雷蒂 “总有些事情,高于其他。” 黑发褐瞳、容貌普通、轮廓较深的青年。 他原本是名为周明瑞的现代人,却因一个转运仪式而意外成为霍伊大学历史系学生克莱恩。而后,他加入廷根市值夜者小队,成为“占卜家”,又为守护廷根而牺牲。死而复生后,他为复仇及寻求晋升,转换多个身份,并逐渐发觉世界的真相。 在了解到来自星空的威胁后,克莱恩选择成神,并为对抗天尊的意志陷入了沉眠……
2、塔罗会最热情的“正义”小姐,奥黛丽·霍尔 “下午好,愚者先生~!” 金发碧眼的少女,是贝克兰德最耀眼的宝石。 她出身于鲁恩大贵族霍尔家族,身份高贵,备受宠爱。最初,她被意外拉入灰雾之上,成为了塔罗会创始成员。而后,她通过塔罗会成为了一名“观众”,并让自己的宠物犬苏茜也成为了超凡生物。她善良温暖,渴望帮助更多人过上幸福的生活。 在愚者沉睡后,她毅然离开了家族,为实现理想和唤醒愚者,迎接着新的挑战……
3、塔罗会中大名鼎鼎的“倒吊人”先生——阿尔杰·威尔逊 ……

首页仙侠小说古典仙侠小说

我于红尘悟长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