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记事莫忘

记事莫忘在线阅读

记事莫忘

秋风洛城半夜凉

现实·时代叙事·3.82万字

连载 | 更新时间 2023-12-11 22:57

我曾在初中时写过这样一段文字“梧桐花开花落,或飘入溪水随波逐流,或含于风中飘向远方,或落入泥土开启崭新的轮回。”回首往事,一切的一切仿佛冥冥之中自有定数。(本书是以作者为第一人称展开叙述的日记/随笔题材,所述内容皆为作者(我)亲身生活经历,不喜勿喷。作者目前为在校学生,因学业问题不定时更新,会写到什么程度以及会在什么地方结束暂不确定。)

章节试读
更多作品相关

无标题章节

  在2004年阳历九月份的某天,在山东莱芜(现属济南)钢城区人民医院,四位老人坐在医院大厅,双手紧攥。一位20来岁的男青年在走廊中走来走去,目光时不时望向二楼产房,手中的烟持续燃烧,青烟袅袅白灰簌簌,烟把方向却毫无水分。

  医院墙上的挂钟指针滴滴答答地走过,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不知过了多久,产房的大门缓缓打开,一位身着青衣的护士缓缓走出,摘下了脸上的口罩。大厅内的老人相互搀扶着站起身来,迎着护士走去,青年闻声快步走到楼梯口前。先人一步,双手紧攥,问道:“护,护士·····我老婆怎么样了?”

  还未走下楼梯的护士面对着眼前的青年,霎时有些迷茫,但在听到青年的询问后,顿时明白了一切,“恭喜您,是个男孩!母子平安!”

  青年眼中的担忧顿时消散了大半,连忙沿着楼梯向上奔去。反观身后的护士好像还想说些什么,但看着早已消失在楼梯拐角处的青年,还是没能说出口。另一边,几位老人缓缓走来,道“护士,问一下,刚才从产房出来的那对母子的房间在哪?”

  “哦!您几位是刚才那位哥的家属对吧?那对母子刚从产房送到了二楼正中间的那个房间,刚才那位哥走的太快,还没来得及和他说就走了。麻烦您们转告他一下。”护士说完便离开了。

  此时,二楼房间内一位母亲,正一脸宠溺地看向身旁刚刚降生的小生命,时不时摸摸这碰碰那。而这个刚刚出生的男婴就是我。不一会儿,门把手被缓缓转动,几位老人出现在门口。

  “爹,娘!你们来啦!”母亲惊喜道。

  “行了,小朱(家母姓朱)。你赶紧歇着吧,军虎(家父乳名)还没来?他不是早就来找你了?”祖母连忙说道。

  “就是啊,亲家说的对!你先躺着歇着,叫恁爹去找找亮(家父)”外祖母连忙应到,并向着外祖父挥了挥手。

  外祖父和祖父互相看了一眼,便一同走出了房间,随手便将房门关严。两位老人刚走到楼梯口,便迎面碰见了刚从楼上下来到二三楼楼梯间拐角处的父亲。

  “诶诶,军虎!来来来,小朱在这儿。”爷爷连忙大声说道。

  父亲闻言脸上焦急的神色顿时烟消云散,脚步也放慢了些许。但比起两位老人来说还是快了不少。

  待到了房间门口,父亲按奈不住心中的急切,抢先推开了房门。当看到床上的妻子与妻子身旁的婴儿时,心中悬着弦顿时松了下来,神情放松了不少,但眉宇间依然透露着些许疲劳。父亲快步走到了床前,一只手轻轻包住还是婴儿时的我的手,另一只则紧紧握住母亲的手。父亲好像什么都没做什么都没说,又好像做了什么还诉说了千言万语。

  “你干啥去,怎么才来?”祖母语气略有些责怪。

  “没干啥,我能干啥去?只不过是一口气跑了四层楼的楼梯,放松一下罢了。”父亲满不在意的说到。(其实是父亲太激动,忘了问房间在哪,一口气跑到了四楼后才想起来自己没问房间所在,问了问四楼护士站让值班护士查了查之后才回来的。只不过父亲好面儿,没直接说,这些都是回家以后父亲私下和母亲闲聊时无意间被母亲套出来,待我长大之后又告诉我的。)父亲的话在说着,目光却始终未从我与母亲身上离开,眼中闪烁着光芒。

  那时母亲还年轻,恢复力很强。但我却在之后的体检中被医生告知脖子左侧长着一个肉球,虽然没有致病性,但当时的医学水平有限。医生还是向我父母传达了将我舍弃的建议。父母当时的心情,即使是现在我也无法完全感同身受,但我却也可以凭借着想象理解一二。母亲是第一个被告知这件事的,即使当时医生让母亲回去和家里商量一下,但母亲却一票否决,拒绝回家商量,一口回绝了医生的建议,坚决将我留在她的身边。这件事母亲似乎也没有和家里的其他人提起过,只有祖母时不时对我的脖子感到有些奇怪,除此之外家里人对这件事只字不提,就连父亲也没有说起过这件事。而我也因此得以开启属于我的人生,可以说母亲不仅给了我生命更给了我可以活下去的权利以及健康成长的机会。

  我对我婴儿时期的事可以说是一无所知,只有从长辈那里才可以了解到一角。我的母亲曾告诉我,那时的某一天,母亲将熟睡的我放在床中间后,便离开床边在门口洗衣。不知怎的,房间内突然传出物体碰撞所发出的嘭的一声。母亲暗道不好,立刻扔下了手中的东西开门进屋。只见我额头红肿,仰面躺在床头边上。兴许是那时的我见到了母亲进入,哇的一声哭了出来。母亲也是慌了神,连哄带唱地安抚着我的情绪。自那之后,即使是我睡着了母亲也未再离开我半步。同时也正因如此,母亲也知道了我之所以会碰到床头是因为我突然学会了走路。我也就此拥有了我人生中的第一双鞋。

  我对于婴儿时期的叙述就到此为止吧,并不是不想继续往下讲,而是我对于那是的事了解真心不多,了解最清楚的事情据这两件,还是母亲告诉我的,凭我的记忆最早也是我四五岁那些年了。你我皆是平常人,这世上又有几人能生而知之,又有几人能在长辈没有讲述的前提下回忆起自己的婴儿时期呢?想必即使找遍全世界,这样的人也不过一掌之数吧。

  在我们00后这一代,相信有不少人都曾拥有不少玩具。当然我说的玩具不是高达手办腰带之类的,而是当年我们切切实实用双手把玩过的陪伴我们快乐地度过童年的那些真正意义上的玩具。

  我记得我曾有过一种蛋型玩具,可以在蛋形态与动物形态切换,又能变成恐龙的也有能变成狮子老虎的。这种玩具我记得我曾有两个,一个紫色的,能变成雷龙;另一个是绿色的,能变成一个犀牛。握在手上,孰好孰坏一下便知。我记得曾有一次,祖母中午做饭,缺两个鸡蛋,让我去拿。我突然想起了我的两个玩具,便揣在怀里小心翼翼地给祖母送过去。祖母连看都没看,接过手就往灶台上磕,也许是磕碰时发出的声音不对祖母停下了手里的炒勺,抬起手一看,豁!原来是我的玩具。祖母看了眼站在一旁捂嘴的我“嗯,这也是蛋,今中午就用这个凑和一下吧。”要知道我当时就这两个,平时里我爱惜得不得了,一听要拿这俩做饭,当时我就绷不住了,连忙从一边拿出早已准备好的鸡蛋,连忙和祖母换回了我的两个玩具。也许这件事听上去很蠢,是一件再幼稚不过的小事,但想必这样的蠢事也有不少人做过吧?在当年这样的事说出去,我们还会和小伙伴们笑上大半天,甚至在以后的日子里还会时不时地拿出来调侃一番。时至今日,做那件事的人还是那个,身边的人却换了一批又一批。当我们再次和童年时的那些人见面,彼此之间是否能再次相认都是个问题,就更不要说一起言笑了。

  童年时的玩具打多是祖母祖父给我买的,那时为了买甚至签下了无数的“最后一次购买玩具协议书”,而这其中的“最后一次”也在不知不觉中变成了“最后亿次”。小时我甚至有过将商场中所有玩具都收入囊中的念头。在那时我的家乡那边最好的商场就是馨百商厦,每一次去但凡见到我感兴趣的玩具,我都会想方设法的和长辈讨要。当然大多数时候都不了了之。在上了小学之后。因为鄙人的学习还算可以,便会和家里讲条件”只要我····考试考了满分或考了第···名就要给我买····”。这样的话我相信很多人都很熟悉,而我也靠着这些条件将我的玩具箱一点点充实起来。

  然而岁月静迁,前前后后的几次搬家,这些让我视若珍宝的玩具也渐渐地消失不见。留下的只有一丝丝一片片的回忆交织于我的脑海挥之不去,身边的书籍越来越多,留给玩具的空间却越来越少。从在农村老家的到处都是,到郊区餐厅的一列落脚处,到步入初中时的一桌,再到现在市里小区里我的房间内的角落处的鞋盒,过去的再也回不来了。

  在刚刚过去的双节黄金周里,各地景区人来人往接踵而至,想必大家也和我一样出门体验了一下人挤人的感觉吧?这趟旅程我会在后续章节中详写,在此就不做过多叙述了。我记得我幼时便随着家中长辈去了不少地方,上到BJ上海,下到山东某地不起眼的小山村。

  我记得我第一次去BJ是在读小学时的一年暑假,那时的夏天还不像现在这边酷热难耐,我同祖父祖母跟随旅行社前往。从我们这里坐车前往BJ的时间与前往上海的时间是差不多的,大概是在七八个小时左右。我那时还不知道这是个什么概念,还带了几本《漫画party》在路上解闷,看困了就睡,睡醒了闲着再看。这也是我第一次知道路上坐车七八个小时是什么体验。

  BJ之行,尤其是跟团旅行,参观的景点也是我们耳熟能详的经典。比如天安门、升旗仪式、故宫、颐和园以及长城和毛主席纪念堂等,不是我们就去了这些,而是到现在还能记住的就还有这些。天安门广场人来人往,在毛爷爷的注视下一切又显得如此有序;故宫一地,让我印象深刻的最主要原因不是它浓厚的历史气息,也不是它的背景故事,而是它的占地辽阔与建筑分布。我在那里足足转悠了三四个小时才找到正确的游览路线与出口。颐和园景观无论是人文还是自然充分展现了我国古代园林因地制宜的特点,人文与自然完美融合,完美的在颐和园内共同出现在世人眼前,也许圆明园在当年也能和颐和园相提并论甚至更胜一筹,但可惜·······

  正所谓“不到长城非好汉”BJ一行自然也不会落了位于BJ的八达岭长城。人流在长城的对比下显得弱小太多太多了。那时是否登顶长城以记不太清了,但长城上被先烈献血渗透的砖头,也许这些暗淡的红斑来自不同时代,但无一不在诉说着当时的波澜壮阔。

  旅行、玩具除此之外,自行车想必大家都骑过吧,安装在后轮的两个辅助轮为我们保驾护航。正常来说只要不作,安全性是没问题的,但是吧,凡事总有例外,我那时还在农村,路大多都是土路,路两边会有两道浅沟用于排水,在背光处还往往有黑绿色苔藓伴生。我小的时候说实话是比较懒的,要不然也养不起那肚子肉来,出门都要起个自行车,还不是自己蹬着骑,非要在前面系个绳在车把上,让长辈牵着绳的另一端拽着走。这一懒不要紧,主要是还自以为起得很好撒手了,我还心思“都到家门口了,还能有啥事?”巧的是那条路路南遮光,苔藓茂盛。欸!就在这时,“唰”的一声辅助轮压到了溢出浅沟的苔藓层上,眼睛一闭失重感突生,睁眼时已然半躺在浅沟中,半身泥巴苔藓,哭都来不及车也不要了,爬起身来就往家里跑,脚底的苔藓还让我在大门底下摔了两跤,回到家时鼻青脸肿还有天然苔藓泥敷面,活脱脱一个泥猴子模样。

  上学以后这样的事就大幅减少,我生日是九月份,当时上小学年龄卡得严,又多上了一年幼儿园,在这四年时间里,让我印象最深的是一个叫李晓鹿的女孩,年少懵懂,也没觉着对方怎样,令我印象深刻的原因是她不管我当时在做什么,见到我就跑过来亲我一下,直到毕业为止。也许你们会以为我们之间还会有不少故事,但自从毕业那天开始至今,我都未曾见过或者听过那个名字。

  小学,现在想想也没什么好讲的,大多数同学在高中时期还会再见,在这五年的小学生活里可以拿出来说一说的便是那一次谎称没带作业(这样的理由想必大家或多或少的都用过,没啥稀奇的)但那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因为我真的被接回家去找作业,把自己翻得乱不说,还挨了父母一顿好打。自那之后这理由我就再也没用过,也没有因作业再被找过麻烦。

  还有一次,是在某周末吧?时间太过久远已经忘记了,但我很清楚的记得那是一天的早上,我从我家餐厅的三楼(我家的餐厅是三层楼,三楼分内外,外面有一间大包间,内侧是我家的居住区)下到一楼拿菜,当时我的母亲正在炸菜,父亲去了早市采购。我虽然已经忘记具体要拿什么菜了,但是从楼梯口上楼的时候,正巧碰见母亲从后厨穿过楼梯口欲往前台,我的心仿佛被触动了,叫住了我的母亲:“妈,你们这么忙,是不是都是为了我呀?”母亲楞了一下,缓缓点了点头。得到母亲答复的我转身就往楼上跑去,而我不知道的是母亲看着我的背影,眼角流下一滴晶莹的泪水,随后又被母亲快速拭去。这句对于我来说微不足道的事,却让我母亲记了一生。

  童年时期,我现在也想不起来多少了,当时的日记也大多是只言片语,在寒暑假的日记更是以流水帐的形式为主,便在此草草结尾吧。也许日后还会忽的想起其他事情,那就以后再偶尔穿插一两节,-但从总体来讲,从下一章节开始便是我的少年事,会以初中的事为主高中为辅。无论是我的生活还是爱情历程我都会一一记述,如此便下章再见吧。

本作品由作者上传

Q1:《诡秘之主》第二部什么时候发布?

「爱潜水的乌贼」新书将于3月4日12:30发布,诡秘世界第二部《宿命之环》即将来袭!

Q2:在哪里可以看到爱潜水的乌贼的新书《宿命之环》的最新信息?

加入卷毛狒狒资讯站,乌贼新书情报大公开!「卷毛狒狒研究会」是起点官方打造的诡秘IP互动主题站,依托原著丰富的世界观设定,为用户打造序列升级+魔药合成的全新互动方式。入会成员将体验诡秘世界独特的成长体系。为鼓励用户在站内创作相关衍生内容,优质作品还将获得盲盒等实体奖励。作者乌贼大大也会在此与大家深度交流。阅读小说就可以获得随机掉落的神秘碎片!还有更多精彩玩法等待你的解锁~

Q3:《诡秘之主》首款官方限量版盲盒介绍?

超前情报!盲盒内10位塔罗会成员随机款大公开:
1、塔罗会的创始人“愚者”先生——克莱恩·莫雷蒂 “总有些事情,高于其他。” 黑发褐瞳、容貌普通、轮廓较深的青年。 他原本是名为周明瑞的现代人,却因一个转运仪式而意外成为霍伊大学历史系学生克莱恩。而后,他加入廷根市值夜者小队,成为“占卜家”,又为守护廷根而牺牲。死而复生后,他为复仇及寻求晋升,转换多个身份,并逐渐发觉世界的真相。 在了解到来自星空的威胁后,克莱恩选择成神,并为对抗天尊的意志陷入了沉眠……
2、塔罗会最热情的“正义”小姐,奥黛丽·霍尔 “下午好,愚者先生~!” 金发碧眼的少女,是贝克兰德最耀眼的宝石。 她出身于鲁恩大贵族霍尔家族,身份高贵,备受宠爱。最初,她被意外拉入灰雾之上,成为了塔罗会创始成员。而后,她通过塔罗会成为了一名“观众”,并让自己的宠物犬苏茜也成为了超凡生物。她善良温暖,渴望帮助更多人过上幸福的生活。 在愚者沉睡后,她毅然离开了家族,为实现理想和唤醒愚者,迎接着新的挑战……
3、塔罗会中大名鼎鼎的“倒吊人”先生——阿尔杰·威尔逊 ……

首页现实小说时代叙事小说

记事莫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