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满园春在线阅读

红楼满园春

历史 / 架空历史

44.11万字|连载

更新时间 2024-02-06 18:14

热血
书籍摘要: 金戈铁马红楼梦,熙攘皆为名利场。天成四十二年,一字并肩凉王世子遇刺。太子门客无端遭牵扯,帝连降三谕斥责东宫。东宫一众属官遂兵谏,太子兵败身亡金水桥。这一年,狙击手吴泽被悍匪一个手雷炸回红楼梦。随他同时来到红楼,还有两个战术背囊。初到红楼时空,遭遇地龙翻身。战术背囊突兀转变成十数立方米的随身空间。吴泽蛰伏扬州六年,成立商行名扬神京。这一切,皆由吴泽面对数百名水师悍卒的那句:“不许动,举起手来,我们是警察…监察缇骑。”说起!

Q1:《诡秘之主》第二部什么时候发布?

「爱潜水的乌贼」新书将于3月4日12:30发布,诡秘世界第二部《宿命之环》即将来袭!

Q2:在哪里可以看到爱潜水的乌贼的新书《宿命之环》的最新信息?

加入卷毛狒狒资讯站,乌贼新书情报大公开!「卷毛狒狒研究会」是起点官方打造的诡秘IP互动主题站,依托原著丰富的世界观设定,为用户打造序列升级+魔药合成的全新互动方式。入会成员将体验诡秘世界独特的成长体系。为鼓励用户在站内创作相关衍生内容,优质作品还将获得盲盒等实体奖励。作者乌贼大大也会在此与大家深度交流。阅读小说就可以获得随机掉落的神秘碎片!还有更多精彩玩法等待你的解锁~

Q3:《诡秘之主》首款官方限量版盲盒介绍?

超前情报!盲盒内10位塔罗会成员随机款大公开:
1、塔罗会的创始人“愚者”先生——克莱恩·莫雷蒂 “总有些事情,高于其他。” 黑发褐瞳、容貌普通、轮廓较深的青年。 他原本是名为周明瑞的现代人,却因一个转运仪式而意外成为霍伊大学历史系学生克莱恩。而后,他加入廷根市值夜者小队,成为“占卜家”,又为守护廷根而牺牲。死而复生后,他为复仇及寻求晋升,转换多个身份,并逐渐发觉世界的真相。 在了解到来自星空的威胁后,克莱恩选择成神,并为对抗天尊的意志陷入了沉眠……
2、塔罗会最热情的“正义”小姐,奥黛丽·霍尔 “下午好,愚者先生~!” 金发碧眼的少女,是贝克兰德最耀眼的宝石。 她出身于鲁恩大贵族霍尔家族,身份高贵,备受宠爱。最初,她被意外拉入灰雾之上,成为了塔罗会创始成员。而后,她通过塔罗会成为了一名“观众”,并让自己的宠物犬苏茜也成为了超凡生物。她善良温暖,渴望帮助更多人过上幸福的生活。 在愚者沉睡后,她毅然离开了家族,为实现理想和唤醒愚者,迎接着新的挑战……
3、塔罗会中大名鼎鼎的“倒吊人”先生——阿尔杰·威尔逊
……

章节试读
第1章 真是讨人嫌

  承熙六年,时维六月。西城锦绣坊,春去夏至,空气中透着喷薄欲出的燥热。

  荣国府宝二爷刚下了族学,在一众门子的恭敬请安声下,带着六七个长随小厮进了西角门。

  待经过老爷外书房时,众人明显放缓了脚步。

  宝玉垂手继续往荣庆堂那边走。

  这时,经过仪门外那间绮霰斋书房。

  适才还说笑顽闹的一众长随小厮,顿时压轻脚步声响,生怕惹恼前面的宝二爷。

  这绮霰斋,六年前便被老爷赏给了一位乞养的哥儿。

  眼下一晃六年过去,阖府上下却还没有见着那位哥儿一面。

  每次宝二爷经过此处,皆会驻足相望一会子,才往老太太上房那边回。

  正当这些小厮屏声敛息,偏顶头钻出几个说说笑笑的身影。

  众小厮暗暗着急,二爷每每经过这处地儿,心头便会烦闷不已,偏有那不知死活的人,此时撞在二爷跟前笑闹。

  茗烟正待开声呵斥,待他瞧清转角处出现的那几人是谁,生生把嗓子眼的话语给咽了回去。

  来人却是府里的几个管事头目,正是银库房总领吴新登、与管各庙月例银子的余信等人。

  诸管事一见宝二爷,都一齐垂手站住,肃穆地停了说笑。

  独有一位买办主事金文翔,正是老太太跟前大丫鬟鸳鸯的亲哥,其人前往金陵办事已有数月,今日方回府。

  金文翔因多日未见宝二爷,忙越过众人身位,赶到面前跪下行礼:“给宝二爷请安。”

  宝玉一早把目光从绮霰斋转了过来,伸手搀金文翔起身,并与他顽笑了几句。

  吴新登偷偷瞥了一眼不远处的绮霰斋。

  转过头的瞬间想了一出,因笑道:“方才咱们在账房里面瞧了二爷前儿写的斗方儿。

  二爷的字法却是越发好了,大伙都称赞了不得,多早晚儿赏大伙几张家去贴贴。”

  宝玉笑了笑,心头熨帖了些许,因说道:“不值什么,你们说与我的小厮听就是了。”

  宝玉说罢,刚想抬脚便又醒起一事,遂朝金文翔问道:“老爷让你这次回金陵,可有把…那位接回来了?”

  因明岁是三年一次的大比之年,老爷便盘算着把那位接回府里过中秋和正旦,待过完上元节,再让他回金陵参加明岁的秋闱。

  宝玉一想到那位回府后,心头便不大自在。

  主要是,老爷势必会让那位敦促自己进学事宜。

  金文翔忙躬身道:“回二爷,扬州林姑爷替林姑娘准备了一些礼儿。

  偏林姑爷说待泽六爷院试后,他那边尚有要事交代泽六爷去办。小人便只好随船先行回府。”

  宝玉面色一松,眼下闻听林姑父替林妹妹准备了礼儿,神情兴奋道:“可有将礼儿送至院里去了?”

  “那礼儿有好几大箱,林姑娘吩咐小的把礼儿送至南边三间抱厦。说是要诸位姑娘帮着分拣一下,过后好往各院送去。”

  宝玉听完,当即打发一众跟班散去,撒腿便往南边三间抱厦跑去。

  待二爷离开,众人方都各自散了。

  却说三间抱厦门前,因种有几棵梧桐树,几个小丫鬟正在洒扫脱落的黄叶。

  众人见了宝二爷撩着长袍快步走进来,忙放下手中的活计,垂首侍立。

  宝玉顾不上等丫鬟过来掀帘,急匆匆打帘走了进去。

  果不其然,诸位姊妹们皆是围拢在四五个大箱子前,挑拣着礼儿。

  贾府诸姑娘皆被琳琅满目的礼儿吸引,一时倒也没有察觉宝玉的到来。

  “呀,适才我听下人说姑丈让人送了礼儿过来,我就猜着定然会有香皂那些。”

  “却不曾想,竟然还会有九州商行产的香云纱。”湘云的那双美眸刹时瞪圆,怔怔地望着箱子里面的一匹锦缎。

  “什么?竟有传言一两黄金一两纱的香云纱?”探春美眸一转,诧异地转过螓首看了过去。

  只见湘云手中扯着的正是有着软黄金之称的香云纱。

  众人的目光马上被吸引过去,啧啧称奇。

  若说是别的绸缎锦匹,倒也不会让她们这些国公府出身的小姐如此称奇。

  香云纱历来在岭南那边有产,但九州商行出品别有不同。

  其以轻薄如蝉、舒适凉爽著称,特性且还轻灵飘逸易洗易干。

  况且它轻体透凉,制作成衣穿在身上端庄高雅。非常适合在燥热的盛夏所穿。

  其一经在神京推出,便引得那些高门勋贵大户,趋之若鹜。

  裁剪出来的一件衣裳,视工匠制作而定价,均价达到数千两一件。

  可惜,此布一匹90尺。九州商行每年也才售出十数匹。

  “嘻嘻,没想到林姑爷如此奢侈,竟舍得送林姐姐两匹香云纱。想必准备了不少时日。”惜春看清匹数,惊讶之余掩嘴娇笑。

  另一旁的宝钗默不作声,却是暗自思忖这两匹香云纱的价值。

  数了数,一时之间也数不清。

  毕竟,整個国朝每年只有十数匹的量,这二匹香云纱属实难以金钱衡量。

  一时不免让宝钗暗自心惊,想不到林妹妹的身家如此之巨。

  倏然,惜春被一件东西吸引,素手轻抬拿了起来。

  “林姐姐,你瞧瞧这个刷子,它的用料不是马尾也不是猪鬃毛,入手却是软和得很。”

  惜春惊喜说罢,把手心中的牙刷递给一旁的林黛玉。

  另一边,探春起了意,螓首微抬,定睛看了一眼,遂朝旁边的宝钗问道:

  “宝姐姐,你们南方那边的牙刷做工,几时这般好了。我瞧着上面的柄子,却不是咱们寻常所用的木柄。”

  林黛玉听后,将手中几个锦匣放下,螓首微转,恰好瞧见宝玉的身影。

  面色顿时一喜,林黛玉忙起身招呼道:“你从学堂下学了?正好,我父亲从扬州送了一些礼儿过来,你且掌眼挑你欢喜的拿回去。”

  宝钗、迎春、探春、惜春、湘云等人纷纷起身与宝玉打招呼。

  宝玉笑着与诸位姊妹们作揖行礼。

  不待说话,一旁的湘云便把宝玉拉了过去,笑闹道:“二哥哥来得正好,一会咱们分拣完,你便带着你的那些小厮往东府各院送去,省得让林姐姐亲自跑一趟。”

  众人听说皆掩嘴笑了。

  宝玉见姊妹们笑得欢乐,倒也不介意湘云拿他当苦力,忙拍着胸膛应承下来。

  迎春迈步来到惜春近前,蹲下微丰的身段,美眸轻眨望向下面整齐列着的一排牙刷。

  不大一会,玉指轻抬顺势数了数屋里的人头,多出一人?顿时诧异道:“咦,我数来数去,这里怎只有六把牙刷?”

  惜春垂下螓首打量,因说道:“可不?莫不是府里管事在回京途中遗漏了不成?”

  林黛玉腮帮子鼓了起来,那双莹润清澈的美眸略显疑惑之色。

  父亲应当不会这般大意才是,府里称得上主子的便就二十六七人。缘何只送了六支制作如此精美的牙刷?

  正当众人诧异不已时,帘子被人从外间掀开,一阵风闯了进来。

  来人正是探春的贴身丫鬟侍书。

  只见她素手拿着一个牛皮袋子,快步往探春身边跑去,一面说道:“姑娘,派去金陵的人回来了,那人托了金陵贾知府出面,拓了泽六爷四月府试的卷子回来。”

  “我听老爷门客相公说,经义、史论、诗赋、策论四科。泽六爷除了史论,余者三科皆是拿了甲等,一举拿下金陵院试的案首。”

  “泽六爷真厉害,他与珠大爷同样中了秀才,且还是案首。激动万分的老爷正在荣禧堂那头大肆封赏门客。”

  探春那双英眉一扬,伸手把牛皮袋拿了过来。

  众人闻听侍书此言,暂时也顾不得牙刷缘何只有六条,纷纷朝探春围了过去。

  薛宝钗想了想,亦是好奇般靠了上去。

  探春方一把试卷摊开,整个屋里随即静谧下来。

  六双美眸瞧见一手方正的台阁体,眼眸瞬间睁圆,众人赞不绝口。

  “这字体写得真好,可惜是拓本,不是那位的字迹。”惜春那双杏眸显出几分可惜。

  “我听金买办对老爷传禀,那拓印之人说了,原卷比这字体还要漂亮方正。”一旁的侍书忙将听来的话转述了一遍。

  宝玉听了,脸色登时拉了下来,心里头腻歪得很。方才吴新登他们恭维的话语,犹在耳旁。

  林黛玉那双美眸瞥见宝玉的脸色不好,漆黑的眼珠一转,遂掩嘴笑道:

  “呦,单论他这手乌黑、方正的台阁体。遑论他的策论、经义诗赋作得如何,倘或我是考官,定会给他一个好名次。”

  林黛玉话落,屋里的气氛随之一滞。

  心思通透之人已经品出林黛玉话中之意。

  探春一直垂首盯着上面工整的卷面,并没有察觉到宝二哥的面色异常。

  这时听见林姐姐所说,英眉轻蹙,接过话头道:“林姐姐,经义与策论我不好说。”

  “可这竹赋,写的却是极好。”

  “咬定青山不放松,立根原在破岩中;千磨万击还坚劲,任尔东西南北风。”

  探春如泉水那般涓涓细流念毕,其余诸人慢慢品味起来。

  贾宝玉的心头老不自在了。

  但话又说回来,不得不说,他亦是极为满意此赋。

  然则,待他瞥见林妹妹那双灵性的美眸,正紧紧盯着二姐姐手上的卷子。贾宝玉的心头顿时烦躁起来。

  这首竹赋一出,林黛玉那张愈显绝色姿容的脸蛋,微微泛起一丝红晕。

  她只觉两颊如火球般滚过,方才自己说的那番话,竟被那未曾谋面的人,似狠狠地讥笑一番。

  真是讨人嫌!

  恰在此时,帘子再次被人掀开,从外面露出王夫人的丫鬟彩云来。

  彩云没留心屋里的气氛有异,笑着与诸位姑娘打了声招呼,方才与宝二爷说道:“宝二爷,老爷请你往梦坡斋去一趟。”

  宝玉听后,脸色一变,老爷这是又要拿那位当正面教材。好唤自己过去训斥一顿?

  彩云见宝二爷身体簌簌发抖,想笑又不敢笑。忙上前拉起二爷就往门外走,老爷可是下了严令的。

  宝玉虽被彩云拉着走,一步却挪不了三寸。彩云急了,只好回身去推宝二爷。

  宝玉担心彩云受累,唯有挨门蹭着走。

  诸姊妹见宝玉那番不情不愿的状况,纷纷掩嘴娇笑起来。

  经这番打岔,屋里的气氛稍稍松弛了下来。

  “好诗!以竹寓人,不畏艰辛、不随波逐流。此诗果真当得起案首之称。”薛宝钗美眸一转,还有一句话她没有当面点出来。

  仅凭此诗,足见那位是一个坚韧顽强、不屈不挠之人。

  薛宝钗话落。

  屋里众人神色各异。

  湘云一知半解,跟随着惜春摇头晃脑般念着那七言绝句。

  迎春细细品味,丰润肌肤微感发热。毕竟,这位未曾谋面的人,老爷有意要在她和探春当中挑选一位,与之定亲!

  这时,探春神色微异,英眉不知不觉蹙了起来,诧异道:“咦,这里有一行小字。

  说是他某年某月某日,曾在扬州街头偶遇一游方老道士,此诗乃他与那老道士闲话时偶有所得,名曰竹石。”

  探春话落,薛宝钗面色一滞,她那张愈见温婉妍丽的脸容,微微发热。

  合着这德品,赞美的却是那位老道士?

  这人,真真是不按常理出牌!

  惜春听后,美眸一转,朝一旁的入画吩咐道:“快取我画板来。”

  “姑娘,方才我仔细瞧过了,这个箱子里面有一块画板,想是林姑爷那边替你准备的。”入画赶紧伸手一指,“林姑父可真细心哩。”

  众人听后,不住点着螓首。望向林黛玉的目光多了几分暖意。

  林黛玉那双罥烟眉,明显有了几分喜色。遂招呼着众人挑拣礼物。

  惜春不再说话,兴冲冲地拿起画板,待入画替她磨好墨水,马上提笔绘一幅竹画。

  这么好的诗,当要拓入她的竹画里面才行。

  探春趁着众人靠拢在四妹妹身旁,不动声色地卷起试卷,顺势便藏进袖口里面,压低音量问了一句侍书:“泽大哥可进府了?”

  “未曾,听那金买办所说,林姑爷吩咐泽六爷办事,兴许能赶在中秋前回来。”

  却说贾宝玉那头,他面色煞白地被彩云拉着出了三间抱厦。

  “好姐姐,你快与我说说,可知老爷唤我过去作甚?”

  彩云这时已经松开宝二爷的手,闻言却是头也不回,只想着尽快把宝二爷请到梦坡斋,好把老爷交代的事情办妥。

  宝玉见对方没有理睬自己,只好在心里暗道一声无趣,一主一仆走在荣庆堂和荣禧堂的夹道里,谁也没有说话。

  正当宝玉了无生趣时,蓦地在绮霰斋门口见着那位喜鹊。顿时便把要去见老爷的念头抛之脑后。

  “好姐姐,伱成日在此地看守这个破地方,也忒无趣了些。不若你跟了我罢,随我去我那院里当差。”

  “保管叫你不用做这些扫晒之事。过不了几月,我便把你从二等丫鬟提至一等丫鬟,和袭人领一样的月俸。如何?”

  这位名唤喜鹊的二等丫鬟,于一年前被贾府有头有脸的赖嬷嬷送给老太太。不承想,却被老爷从老太太手里讨了过去。

  这一年来,她上午在老太太那边受一等丫鬟的调教,下午便过来绮霰斋打扫,已经是她一年来过习惯的日子。

  这时见到宝二爷,喜鹊素手里的笤帚停了下来。

  小嘴一撅冷笑道:“好呀,劳驾宝二爷去和老爷说,但凡老爷点了头,我便拾掇我的东西往宝二爷院里去。”

  说来也真真是天下奇闻之事!

  一年来,她还未曾见过一面她的主子。

  而与她同时进入府里的丫鬟,已经有人领了好几个月的一等丫鬟月俸。

  要说喜鹊心里对那位主子没有怨言,倒也说不过去。

  贾宝玉听完,登时扭头就走。

  另一旁的彩云见状,‘扑哧’一声笑了出来。与喜鹊点点头,复又迈腿追上怏怏不乐的宝二爷。

  ……

  ……

  同一时间,长江出海口。

  承熙六年六月十六,今日宜安葬、破土、立碑、成服、除服、入殓、移柩。

  彼时,天穹下阴云密布,狂涛怒吼。

  海面上的上百艘战船宛如一座座巨大的山峰,横亘在海天之间。

  其中一艘三桅炮船的甲板上面。

  众披甲的水师,正三三两两闭目盘坐,静待大战的到来。

  “不好了,我一进门就瞧见那位书生在打大人!”

  一位总旗慌慌张张地来到甲板,朝养精蓄锐衣着百户之身,背插认旗的三人跑去。

  刘、关、张三位百户听后,神色大变。急忙招呼众人抄家伙,起身便往千户柳大人的船舱跑去。

书友还看过

相关标签

架空历史小说推荐

寻唐在线阅读
枪手新书《操刀》已正式发布:处江湖之远,操刀在手,使群雄俯首,噤若寒蝉;居庙堂之高,操刀在手,则四夷宾服,万国来朝。主角从身世成谜的遗腹子到名声大噪的马匪,再到割据一方的地方豪强,进而逐鹿定鼎,君临天下。 不断成长的过程,也是报仇雪恨的过程,亦是逐鹿天下的过程。
枪手1号
日更千字
架空历史
宋末风雨之白衣天下在线阅读
梁山首位当家人白衣秀士王伦,在一个偶然的机会下,得到了后世的历史传承,从此逆转人生。没有无来由的兄弟情义,没有想当然的好运和爱情,一切只能靠他的双手去一点一滴的完成自己的宏图霸业。
逆旅夜雪
日更千字
架空历史
晚唐在线阅读
大唐咸通十四年,公元873年。  大唐第十七任皇帝懿宗驾崩,夕阳中的帝国迎来了十二岁的十八任新皇僖宗李儇。  此时,距离私盐贩子王仙芝率十票帅起兵反唐只有几个月的时间,还有一个爱咏菊的私盐贩子黄巢也早已经对大唐心怀怨恨。  此时,晋王李克用还只是边疆小军官,十三太保也还未扬名天下。后梁的流氓老扒灰皇帝朱温在地主家喂猪,蜀王王建在杀驴。吴越王钱镠是盐贩打手,吴王杨行密在庐州落草为匪...  就在此时,李璟一不小心闯入了这个余晖中的大唐帝国。
木子蓝色
日更千字
架空历史
世子你别乱来在线阅读
大宁王朝百年,天子病重,太子监国,朝中宦官当道,把持朝政。 江湖动荡,南北藩王并立,威胁皇权,虎视眈眈。 恰逢临王世子外出巡游,遭埋伏身死! 林江年从破庙中醒来,便有神秘红衣女子逼他假冒刚遇害的临王世子。 为了活命,林江年不得不深入临王府,装世子,娶公主,打皇子…… 小心翼翼,如履薄冰的伪装成一名合格的纨绔世子! —————————— 非权谋,披着武侠架空背景下的轻松日常感情文
柠檬213
日更千字
架空历史
家父,秦始皇在线阅读
前世,我是伟大的历史学家、科学家、力学家、文学家、外语学家、数学家、地理学家、生物学家、音乐家、美术家、体育学家、化学家、物理学家、量子学与相对论研究爱好者、种植业畜牧业深度体验家、大型建筑地搬运专业从业者、互联网云计算大数据终身服务用户、月光族族长。 是有身份的人。 这一世,吾给吾把过脉,有大帝之资。 果然,嬴政问我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霸气的老狼
日更千字
架空历史
大唐之开局娶了武则天在线阅读
穿越大唐,杨帆既不想阅遍四书五经谋求功名,也不想劳心劳力争霸天下。 只想过好自己小日子的他,至多想体会一番让人向往的悠闲生活。 可在这个日色慢、车马慢,等级森严的时代,为了实现这个目标,只好带领身边的人发展经济、平世家、定边关,不知不觉影响了一个时代。
星辰原木
日更千字
架空历史
炮火弧线在线阅读
王忠来到了异世界,卷入了这个世界的世界大战。 他得到的外挂是个即时战略一样的俯瞰视角,还能看到麾下部队的视野! 于是他果断开始微操:“机枪阵地左移五厘米!反坦克炮放在右边的树林里!” 就这样三年过去了,王忠看看手里的元帅权杖,再看看皇帝钦差背后的双头鹰旗。 “在我的故乡有句老话,‘王侯将相宁有种乎’,钦差大人,你可知道啊?”
康斯坦丁伯爵
日更千字
架空历史
红楼大闲人在线阅读
昌明隆盛之邦,诗礼簪缨之族。 花柳繁华地,温柔富贵乡。 云瑛一朝入红楼,受享八十载。
策马游山
日更千字
架空历史
人在大宋:从签到开始在线阅读
别人得到签到系统,只需要“叮”一声就能带领宿主达到人生巅峰! 萧琦也得到了一个签到系统,还没来得及高兴。系统就强行带他魂穿到平行世界中,宋朝一个同样叫萧琦,体质极佳的十六岁孤儿小举人身上。 “叮!宿主完成签到任务,获得南宋 官窑青釉葵瓣洗一个!” “我戳!你个傻叉系统!这玩意上辈子值钱,现在我就在宋朝,你给我这个有个毛用啊!你是不是傻叉?” “叮!宿主总是挑衅系统,匹配给宿主武力值超高老婆一名,宿主喜欢挑逗,这位姑娘喜欢战斗,你们是绝配!” 萧琦“……” 从此萧琦开启了他在宋朝精彩而又逗比的人生…… (本书属于架空历史轻松搞笑文,与真实历史有差别,不喜勿喷!) 读者群号546640498,欢迎各位进群讨论情节。
做翻身梦咸鱼
日更千字
架空历史
当前位置: 历史 架空历史 红楼满园春在线阅读
新人免费读 下载起点读书APP
访问网站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