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开元状元郎,谋划盛唐

开元状元郎,谋划盛唐在线阅读

开元状元郎,谋划盛唐

浮华落地

历史·两晋隋唐·48.95万字

连载 | 更新时间 2024-04-09 23:25

张尘一睁眼,啥?开元年间?“不是我键盘呢??”连中三元,进士及第???皇帝秘书,打卡上班?张尘如梦方醒,感觉心中山河图如此真实,仿佛能看清滚滚长河,无数英雄人杰前赴后继,铸造了这煌煌盛世!张尘开怀大笑,敲代码写程序哪有挥斥方遒痛快,今日起,再造盛唐!啥?英雄难过美人关?谁想过谁先过!阴云覆压三百里,洛阳城人心惶惶,张尘以身入局,不过尔尔。出将入相,饮马莱茵河,血战镇疆,杀出赫赫威名!然而波诡云谲,因果难料,究竟如何才能勘破危局,还黎民苍生一个朗朗乾坤!只得叹:“血肉之躯,行神明之事,逆天而行,爽!”

章节试读
更多作品相关

第一章 连中三元,开局成为皇帝秘书

  开元二十二年。

  洛城殿。

  “唔,这一觉,真爽快,怎么闹钟没响啊!”

  张尘揉着惺忪的双眼,从案几上爬起,伸了个懒腰,摸索着自己的手机。

  “殿试重地,禁止喧哗!”

  “啥???什么室,这不是办公室嘛?”

  张尘一脸懵圈,摸了半天没找到手机,强撑着睁开双目,缓缓看清了眼前的一切。

  实木案几上只有笔墨纸砚和一张写满字迹的宣纸,除此之外别无其它。

  “不是,我键盘呢?这都是啥??”

  “老白,别闹了啊,我昨夜加班太晚,那几个程序架构太复杂了。”

  “再胡言乱语,轰出此地,成绩作废!”

  终是察觉了不对,张尘仔细观望了四周,呆住了。

  富丽堂皇的殿宇,数十位青年皆是奋笔疾书,挥汗如雨,当张尘抬头看向殿宇最高处,被一道身着龙袍的伟岸英姿震慑了。

  “Cosplay????这么有气质的还是第一次见,厉害啊!”

  张尘心中无数的疑问,刚欲起身走走时,却被一只厚重的手掌掐住锁骨,巨大的痛楚席卷全身,完全无法动弹。

  “放肆,殿试重地胡言乱语,成何体统!”

  殿前值守的千牛卫中郎将目露寒光,手掌捏的张尘肩膀生疼,一股杀意若隐若现,似乎只要龙椅上的人下令,便能让张尘血溅五步。

  “殿下士子,为何无辜喧闹?”

  皇帝李隆基饶有兴趣的望着一脸呆滞的张尘,对这个士子颇为眼熟,不过此子刚刚明明还奋笔疾书,只是低头打个盹,怎么就突然变成这样,很奇怪?

  中郎将虎视眈眈的望着张尘,一手按在腰间兵刃,暗示其如实答复,若是信口开河,死路一条。

  “我,臣尿急,一时昏了头,还望陛下宽恕。”

  直到此刻,经历了生死威胁的张尘才明白,自己似乎是真的穿越了,好像还是身处御前殿试,心中震惊不已,只能胡乱邹几句,希望能救救自己的小命。

  “哦,准你小解,去吧。”

  李隆基倒也未曾计较,能来到此的皆是青年才俊,毕竟殿试冗长,宽恕一二无妨。

  张尘告退离席,跟着身前的小太监,小心翼翼的离开宫殿。

  不多时,缓解尴尬的张尘终于回到殿内,小心翼翼的拿起毛笔,假装答卷。

  看着宣纸上洋洋洒洒的文章,张尘心中有数万头羊驼奔腾,自己只是个小公司的程序员,昨夜自己只是因为项目赶工期,在公司加班时一不小心睡着了,这醒来后咋直接穿了,看这样子,还是御前殿试,好家伙,自己这学渣本渣,配吗??

  “算了,看看能想起些啥吧,我究竟穿了谁啊?”

  姓名张尘,生于开元六年十月,张九龄第三子。

  和自己同名同姓?这么巧?

  张九龄,张九龄,好耳熟啊!

  “我擦,竟然是唐朝名相,这开局还不错啊!”

  仔细审阅宣纸上的文章,张尘总算松了口气,好像就差个收尾了,这要是才刚开始,自己就直接等挂吧。

  张尘绞尽脑汁,用肚子里仅剩的墨水,收了文章的尾,十分满意的欣赏自己优美的书法。

  “时间到,全部贡士停笔,站立两旁,候!”

  众多学者纷纷放下笔墨,起身站立案几之侧,静静等候。

  直到监考官员全部收起答卷,清点无误之后,方才让众考生退出大殿,由太监领路去往一处偏殿暂候。

  抿一口清茶,张尘只能暂缓心绪,但仔细想想,自己这穿越了,啥也没带过来,连给皇帝吹牛的机会都没有,太惨了吧。

  手机,电脑,哪怕带个键盘过来也行啊!

  毕竟键盘在手,天下我有啊!

  等等等,这都哪和哪啊,张尘头疼不已,拼命的思索着,希望能够找到点有利的讯息。

  “张兄,今日殿试,你一番举动,差点吓死我啊。”

  身侧微胖的青年小声吐槽张尘,脸色煞白,似乎真的为张尘担心,直到热茶入口,方才缓和些许。

  “裴穆,别在这假惺惺的,我被轰出考场,你必中状元吧。”

  裴穆,张尘的至交好友,用现代的话来说就是死党,不过这小子才学无双,却想要投身行伍,差点把他爹气死。

  “裴某怎会如此想,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啊……”

  裴穆恶狠狠的盖上茶杯,大义凌然的望着张尘,似乎要是手中有把长剑,都可以死证清白。

  此刻张尘并没有闲心和裴穆斗嘴,自己这一头雾水还没搞清,这一下从公元2023年到公元734年,时差有点大,先得倒倒。

  “哎,你看那边,那小子,神气十足,似乎稳做状元郎了,真让人恶心啊。”

  张尘顺着裴穆的眼神望去,只见一青年身形俊朗,款款而谈,如同春风沐浴,气质不凡。

  “哼,虚情假意,虚伪至极。”

  裴穆十分不屑,因为有些人越是表现的亲善和睦,心底就越污秽阴暗,深感此人便是如此。

  张尘也是心有所感,此人看起来确实城府极深,不是池中之物。

  “在下李询,两位很是面熟,可否认识一下。”

  早就发觉裴穆目光的李询,已然走至二人身旁,抱拳笑问。

  “李兄客气,在下张尘,”

  “裴穆。”

  裴穆没好气的回了句,仍是一脸生人勿进的表情,闭目养神,不再理会。

  “哈哈哈,原来是张兄和裴兄,久仰久仰。”

  李询开怀大笑,抱拳作揖,而后转身而去。

  被李询这一出搞得莫名其妙,张尘也不再分心,心底继续研究自己的唐朝攻略。

  真的没有系统嘛,或者金手指也行啊!

  心中呐喊半天,张尘终是放弃了侥幸心理,看来只能凭借自己过硬的历史底蕴和工农文理经济哲学等等,在这个伴君如伴虎的时代,闯出自己的一条朗朗乾坤了。

  足足过了半日,方才有宦官前来宣旨。

  “各位贡生,前往洛城殿,公布殿试名次。”

  众位学子皆是紧张不已,随着领路宦官走向洛城殿。

  寒窗十数载,究竟花落谁家,皆看此时了。

  伫立大殿之中,张尘还是有些紧张的,仔细聆听宣读诏书。

  “殿试第二十六名刘峰,殿试第二十五名陈宁,殿试第二十四名李微渠……殿试第十三名邱纯。”

  “殿试第十名方承,殿试第九名秦迥,殿试第八名封万城……殿试第四名林选。”

  张尘忐忑难安,鬓角汗珠滚落,不是吧,这都快读完了,还没有自己的名字,怕不是落选了吧?

  “以上贡生,恭喜尔等,进士及第。”

  礼部官员说罢走向皇帝陛下,将一封鎏金小册恭敬乘上。

  皇帝近侍宦官接过小册,跪承皇帝李隆基。

  “诸位青年才俊,进士及第者,皆是我朝之幸,进士未及第者,也无需懊悔,朕希望你们砥砺前行,他日再来。”拿起金册,李隆基并未直接宣读前三名,而是先赞誉了进士及第的诸位学子,也勉励了落选的众人。

  “开元二十二年春,朕敬拜天地神明,为本朝遴选治世贤才,前三名。”

  张尘此时心都快跳到嗓子眼了,艰难的咽了咽口水,只要榜上有名,便是三甲之一,这可比现代考上985、211重本大学难多了。

  “殿试第三名,裴穆!”

  前三!张尘悄悄的瞄了眼裴穆,却发现裴穆并不是太兴奋,反而有些失落。

  “殿试第二名,李询!”

  此言一出,李询眼中闪过一丝失望,但是看到如今还未提名的张尘,心中稍微一松。

  “殿试第一名……”

  若不是皇宫重地,张尘几乎想找个墙缝钻进去,这也太刺激了。

  殿内众人,皆是屏息凝视,毕竟状元郎,谁人不眼红啊,尤其是未曾点名的数人,更是抱着仅有的希望,期望奇迹!

  “殿试第一名,张尘!”

  恍惚如梦,张尘不敢相信,不会是在做梦吧,真就状元郎呗,这起点也太猛了,脑海里混沌的历史元素瞬间就清晰了,感觉下一秒就能指点江山,挥斥方遒。

  “臣等叩谢圣恩!”宣读完毕,众学子有的兴奋,有得失落,但也只能纷纷叩谢皇恩。

  “除了进士前三名留下,其他学子皆可退下。”

  青年才俊纷纷施礼告退,由考官带领,一同先去过堂见礼。

  “张尘,李询,裴穆,你等上前来。”

  李隆基微笑看着几人,打开三人的籍贯名册,仔细查看几人出身何处?

  随着名册翻阅,李隆基颇为惊讶,反复看了看面前的三位青年,感慨万分。

  “朕说怎么如此面熟,不愧为国之柱石,教子有方,帝国之幸!”

  “张尘,张九龄第三子,开元六年十月生。”

  “李询,李林甫第十子,开元七年五月生。”

  “裴穆,裴耀卿第九子,开元七年四月生。”

  ……

  “我擦,这原来是学阀垄断啊,好家伙!”

  内心无语吐槽,张尘方才明白,自己为何第一眼看李询就觉得城府极深,难以结交,原来是世仇啊,史籍记载,公元737年李林甫独掌大权,张九龄和裴耀卿罢相,旋即远离权力中心,由此大唐转盛为衰。

  “此子果然并非善类,要尽早除之。”

  “这小目标不是有了啊,先抢占先机,压制李询,削弱李家势力,才能保住自己的景绣前程啊!”

  心中仔细盘算之下,张尘发现从今日起,到家父失势也就两年多的时间,可谓任重而道远啊!

  “禀陛下,张尘此次科举,乃是解试,省试,殿试皆中第一,可谓才高八斗,此乃天佑我朝,贺喜陛下!”

  一旁查阅卷宗的礼部官员,发现张尘考试记录时也愣住了,将此喜讯告之皇帝。

  “好,很好,国之大幸,你等三人皆入翰林,张尘可随侍在朕身旁,处理日常琐碎事务。”

  “翰林学士?随侍皇帝近前,好家伙,这是皇帝秘书?这秘书应该正经吧……”

  张尘头皮发麻,听闻唐朝有些皇帝真有龙阳之好,瞬间感觉某些部位特别紧张。

  李隆基志得意满,并未发觉张尘奇怪的表情,心中感叹这才是盛世,有这些青年才俊,大唐怎能衰颓?

  “臣等叩谢陛下。”

  不多时,三人退出洛城殿,张尘和裴穆相携而行,刻意的拉开与李询的距离。

  “好家伙,连中三元,我这么强的嘛,我怎么不知道??”

  张尘感慨万千,这曾经的学渣摇身一变,成为无敌学霸,真有点不适应。

  “我说你小子嘴角都快咧到耳朵根了,收敛收敛。”

  “哎,此前我本以为好兄弟殿试落榜,心中隐隐作痛,愤愤不平,结果竟是我自作多情,真惨啊!”

  “状元郎,今夜这庆功宴,你出大头!!”

  裴穆阴阳怪气的调侃张尘,毕竟屈居第三,他也心有不服,只能从宴会上吃回来了。

  “过几日,便是上巳节了,陛下会赐曲江宴,到时候你放开了吃!”

  张尘自然不能让这小子占了便宜,索性找借口怼了回去。

  “那怎么行,今日你这庆功宴,我裴某吃定了!”

  裴穆气鼓鼓望着张尘,针锋相对,丝毫不留情面。

  “靠,你是真孙子,真是又怕兄弟苦,又怕兄弟坐路虎是吧??”

  张尘无心爆出粗口,被裴穆死缠烂打的态度击败,脚下抹油,准备开溜。

  “啥,什么路,什么湖?大老虎?你别给我扯东扯西,别跑!”

  裴穆三步并两步,追上身前的张尘。

  “还请留步,若是二位兄台不弃,李某坐东,宴请二位可好?”

  身后传来的话语让张尘疑似幻听,转身望去,谁?李某?

  “你说啥???”

本作品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相关标签

Q1:《诡秘之主》第二部什么时候发布?

「爱潜水的乌贼」新书将于3月4日12:30发布,诡秘世界第二部《宿命之环》即将来袭!

Q2:在哪里可以看到爱潜水的乌贼的新书《宿命之环》的最新信息?

加入卷毛狒狒资讯站,乌贼新书情报大公开!「卷毛狒狒研究会」是起点官方打造的诡秘IP互动主题站,依托原著丰富的世界观设定,为用户打造序列升级+魔药合成的全新互动方式。入会成员将体验诡秘世界独特的成长体系。为鼓励用户在站内创作相关衍生内容,优质作品还将获得盲盒等实体奖励。作者乌贼大大也会在此与大家深度交流。阅读小说就可以获得随机掉落的神秘碎片!还有更多精彩玩法等待你的解锁~

Q3:《诡秘之主》首款官方限量版盲盒介绍?

超前情报!盲盒内10位塔罗会成员随机款大公开:
1、塔罗会的创始人“愚者”先生——克莱恩·莫雷蒂 “总有些事情,高于其他。” 黑发褐瞳、容貌普通、轮廓较深的青年。 他原本是名为周明瑞的现代人,却因一个转运仪式而意外成为霍伊大学历史系学生克莱恩。而后,他加入廷根市值夜者小队,成为“占卜家”,又为守护廷根而牺牲。死而复生后,他为复仇及寻求晋升,转换多个身份,并逐渐发觉世界的真相。 在了解到来自星空的威胁后,克莱恩选择成神,并为对抗天尊的意志陷入了沉眠……
2、塔罗会最热情的“正义”小姐,奥黛丽·霍尔 “下午好,愚者先生~!” 金发碧眼的少女,是贝克兰德最耀眼的宝石。 她出身于鲁恩大贵族霍尔家族,身份高贵,备受宠爱。最初,她被意外拉入灰雾之上,成为了塔罗会创始成员。而后,她通过塔罗会成为了一名“观众”,并让自己的宠物犬苏茜也成为了超凡生物。她善良温暖,渴望帮助更多人过上幸福的生活。 在愚者沉睡后,她毅然离开了家族,为实现理想和唤醒愚者,迎接着新的挑战……
3、塔罗会中大名鼎鼎的“倒吊人”先生——阿尔杰·威尔逊 ……

首页历史小说两晋隋唐小说

开元状元郎,谋划盛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