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战锤:开局一条狗

战锤:开局一条狗在线阅读

战锤:开局一条狗

想变成光的占星者

轻小说·衍生同人·64.28万字

连载 | 更新时间 2024-04-08 21:09

一句话简介:恶魔王子佩图拉博变成了一条狗。享有祝福者其生命和死亡皆处于无知中。水晶迷宫年度乐子诚意奉献无分混沌基里曼专治铁勇有多恩(逐步解锁更多……)没有打打杀杀只有吃吃喝喝(真的没有打打杀杀全是日常)

章节试读
更多作品相关

第一章 宝,你这荣光女王保忠吗?

  嘶吼,怨恨,挣扎。

  记忆带着眼泪,信任交付欺骗。

  束缚外壳唯有复仇。

  此乃无可名状之影。

  莲花盛开。

  在无人知晓之处。

  正在撕扯堕落火焰的强大存在忽然停下。

  一根漆黑之羽,一丝此世间不存在之本质,被剥离,被带走。

  如渊之沉,无星之夜,视若无睹,名之为何。

  影子睁开无数眼睛,五彩斑斓的虹膜在眼球上转动。

  黑暗开始追猎。

  是谁?是谁?谁又在偷窃?谁又打算欺骗?

  猎爪收紧。

  莲花坠落。

  爪尖唯余一丝古老的余韵,散落成灰。

  在遥远黑暗的第四十一个千年,唯有……

  -------------------------------------------------------------

  拉弥赞恩不情愿地睁开眼睛。

  内置的某种计时装置“告诉”他,1.52个标准泰拉秒前,他的眼睛记录过此地的画面。

  视网膜上字体和语法都很奇特的字符串依然在层层叠叠地疯狂闪过。

  但他“看得懂”。

  很奇妙,也很……他不知是否该畏惧,因为有一股莫名的直觉告诉他,畏惧不该是他有的情绪。

  陌生又熟悉的熔炉烟气争先恐后涌入他的鼻腔,在舌尖泛起一阵阵铁腥。

  他甚至能尝出其中的每一种元素的微量组成……等等这是什么动物的味道?

  不不,这里不应该有他的气味……

  拉弥赞恩带着最后一点侥幸闭上眼睛。

  画面展开,每个程序、每个代码、一个眼神、一個手势……

  看得到一切但看不穿一切。

  警告信息的蜂鸣、如挂着露水的蛛网般包裹暗色星球的光点、巨舰各处汲汲营营蜂群般细微而繁多的改变和讯息……

  无数数据流持续朝他涌来,巨舰和她的舰长一起沉默地“呼吸”着。

  他可以听到通讯范围内的*每一条*讯息。

  思索着,外来者小心翼翼试着让自己沉浸入这巨大数据联合体一秒钟。

  一秒钟应该没什么……?

  瞬间,他意识到“自己“在真空漂浮,但这真空既是纯黑的,亦是五彩斑斓的,星光以扭曲的方式在时间与空间中穿梭旅行,脚下,一颗巨大的黯黑行星如活物心脏般缓缓搏动。

  拉弥赞恩猛然睁开眼睛。

  他激烈地喘息起来,大口呼吸空气,尽管他自然而然地知道其实自己的身体完全“不需要”如此呼吸。

  在看到那颗星球的一瞬间,更多的通讯、信息和数据涌入他的视界和脑海,太多了,他的精神告诉他他此刻将感到崩溃和窒息,尽管他的另一部分告诉他他的身体机能运作正常。

  犹如溺水的人般,拉弥赞恩在无尽的数据海洋中拼命向“上”浮去,他莫名知道,不可停留,盖因如眼眸般的星空深渊下有无数阴影正在等待。

  这一次,浩瀚的数据流似乎终于体会到他的迫切,自动切断绝大部分数据流之后“体贴地”在他的视觉里挪出一块空白区域,呈现于他眼前的画面依然是那间巨大、空旷、有着古典时代风韵的工作室。

  这是一间只有入口,没有窗户的穹顶大厅,镌刻文字的精金和其他材质锻造出它的墙面和地面。

  墙上的静滞立场壁龛中放置着金银制作的精美浮雕残片、白色大理石的雕像——它们之中大部分的状态像是有人曾仔细地从废墟中挖掘出碎块,随后十分精心地将其一点点黏合,尽可能地让旧貌重现。

  一面墙上用古老繁复的马赛克拼贴壁画作为装饰,描绘出人群簇拥着头后有金色圆盘的人;静滞立场中挂着一幅幅褪色的画作,可以看到母亲与孩子、抱着不知名动物的女子和有雄狮陪伴的男人。

  诸般或壮丽或恢弘的建筑计划图纸、量角器、T型尺等测量工具和层层叠叠的卷轴看似杂乱却有序地被堆积在厚重的工作台一侧,雕塑家、工程师、博物学者的工具和将军、战士、政治家的用品被同时罗列。

  如果说这些令人惊叹的工作台上还有什么更令人多看一眼的东西,那就是上百个由各种普通或者名贵材质制作的装饰品和模型。

  包括打开后有数层场景的迷你珠宝蛋、用灭绝贝类和木料制作的古老拨弦乐器、人类、机械和异形外貌的可动玩偶、极端精致以至于可以用倍镜观看细节的自动机械兵种模型。

  不过如今这些精美的物件上都显示出一种被冷落许久的感觉,工作台桌面上的最新作品全是为战争而服务的产物。

  熏得焦黑的铁砧上还有尚未完成的剑刃,未灭的炉火闪着明亮的金红色光芒。

  而他——此刻正坐在工作间中央的座椅上,一把看起来十分沉重的长柄战锤靠在手边,其长与凡人等身,闪电状的脉络遍布锤身,上面装饰的黄金与琥珀闪闪发光,使得这把凶器在制作者华贵的审美趣味中显得更为无情。

  躯干和四肢传来的压力提示它们都被厚重的特制终结者动力甲层层包裹着,他没戴头盔,但视网膜上每一微秒都以让凡人看了会晕厥的速度闪过海量的数据洪流。

  拉弥赞恩眨着眼,努力忽略诸多信息中有关于任何“伪帝、计划、战帅、阿巴顿、远征、钢铁勇士”等等他此刻完全不想看到的提示。

  不,为什么还是这里?我该醒了!

  他抿住嘴唇,绷紧面孔,内心尖叫并暗暗使劲握拳,希望这个已经做了足够长时间的该死的噩梦能立刻结束。

  心脏跳得太快了。

  更可怕的是不止一个心脏在跳的感觉。

  不属于此世者坐在那处。

  他咬紧牙关。

  让梦醒来吧。

  这道命令获得的回应是更为庞大的数据流、疑惑的询问复核以及警告蜂鸣轰击着大脑——他的大脑安然无恙,但他的精神/思想/灵魂/或者其他类似的什么东西犹如大洪水中摇摆的小舟。

  “他”在这具庞大精密到令人窒息的动力棺——动力甲内部头晕目眩,载浮载沉。

  无生者似乎将要察觉什么,祂们望去,窃窃私语,极目唯有漆黑。

  新来者浑浑噩噩,本能正在使他从暗夜的拥抱中浮起。

  此刻——

  一只白色的毛爪从座椅旁的输入设备上移开,带着怒气拍了拍拉弥赞恩的腿甲。

  动物毛皮的丰富气味、粗糙温热的肉垫和坚硬的指甲为灵敏的盔甲传感器和尽忠职守的警报系统带来了层次多样的全方位感官体验,一个激灵之后,盔甲里的人被成功拉回不想面对的现实。

  “啊啊啊我的宝!佩佩(PEPEA)!你怎么也还在这个鬼地方?!”

  “……”

  拉弥赞恩用一种和庞大体型极不相称的速度一把抱住自己毛茸茸的宠物边境牧羊犬。

  “我只是睡了一觉……为什么醒了就变成这样了?为什么呢?!明明已经到图书馆入职可以舒服摸鱼到退休了啊!为什么会到这里来?!”

  他痛苦地试图抓起头发,但指尖所及扯到的密集线缆只是让他的头皮变得刺痛而且冒出火花。

  接着新来者又叫喊起来,这次是因为鼻孔中插入大脑的生物数据缆线被扯出来了,他跳着脚把它扔到一边。

  流血在瞬间止住了,他同时意识到,内部伤口正在用非常不自然的速度开始修复。

  警报在整个空间回荡。

  庞然的巨人抱着牧羊犬哭丧着脸,疯狂地用从帝皇到大E哥到黄老汉再到黄衣之王的各种称谓对着虚空试图拨打黄金王座穿越者奇迹专线,但得到的结果仅仅是刺耳的警报声和愈发惊惶失措的繁杂通讯。

  被他这套癫狂操作完全震慑住的边牧回过神来,抬起爪子恶狠狠地冲着自己那张哭得像个屁精的脸给了一个大巴掌。

  一个威严浑厚的男低音在拉弥赞恩的脑海中清晰响起。

  “幸好我及时启动了备用防护……在你发疯之前能不能先搞清楚一些关键问题,比如,你现在用的是谁的身体?”

  “谁在说话?!佩……佩?!”

  当终于在自称是佩图拉博的边牧以心灵通讯指导下,亲眼目睹从铁环卫士的机械眼中投射出来的自己的尊容——被包裹在带有万年征伐痕迹与黄黑条纹的巨大铁棺般的甲胄中、插着满头漆黑缆线、肤色惨白如死尸的第四原体、如今的无分混沌恶魔大君时,拉弥赞恩成功地做到了用暴君的声带发出被掐住脖子的公鸭叫。

  “呃呃呃……呃呃……”

  “你这是什么反应?”

  “(古泰拉粗口和大叫)我发现自己莫名其妙掉到了这个粪坑宇宙没有第一时间尖叫得像个屁精已经很够意思了(古泰拉粗口)看到我穿成了升·魔·后·的·佩·图·拉·博而且佩图拉博变成了狗和我说话我现在感觉到不能呼吸啊啊啊啊啊啊宝啊!!!”

  “……变成我有什么不好。”边牧深吸口气,仿佛正在克制咬断眼前人喉咙的冲动。“升魔也非吾愿……别用我的嗓子发出鸭叫!你这蠢货给我闭嘴!”

  “……就算是做梦掉进这个宇宙也还是太过了,哪有给宠物狗取名佩图拉博,然后发现他真的开始用佩图拉博的口气开始对你发号施令的?”

  拉弥赞恩——或者说佩图拉博的躯壳嘀咕着试图隔着动力甲手套抚摸狗的脑袋。

  边境牧羊犬的表情看起来很想把拉弥赞恩的魂从躯壳里撕出来好取而代之。

  “听好,我是你的狗……不对,我不是你的狗!我·才·是·佩图拉博!……我真是受够了!拉弥赞恩·卡洛西尼!你最好立刻接受我,钢铁勇士之主,铁之王,佩图拉博,在这具……动物的身体里,而你,一个软弱的、愚蠢的凡人,有幸窃据在我的超凡之躯里这个事实!现在,给我安静下来!”

  牧羊犬低沉的心灵咆哮和汪汪的吠声二重唱回荡在高旷的穹顶之下。

  拉弥赞恩抽着气强迫自己镇静下来,他惊魂未定,脸孔皱起,此举拉扯住了他头皮和额头上的众多生物外接缆线。

  看着还未擦干泪水的纯黑色眼睛现在失去了原本充塞如燃烧恒星的阴沉、仇恨和威严,满溢着清澈的愚蠢和令人发笑的信任,边牧不忍卒睹地转开目光并发出低低的诅咒。

  片刻后,工作室内。

  “好吧,好吧……那么是这样,那么我现在就是佩图拉博了?”

  “……是也不是,你只是暂时窃据在我的身体里,而‘我’才是‘佩图拉博’!”

  “但伱现在是条狗啊皮人。”

  “闭嘴!”

  “行、行,那我的狗狗‘佩图拉博’呢?”

  “……”边牧不情不愿地甩了甩尾巴,“在我身体里沉睡。”

  “那太好了……”拉弥赞恩长长松了口气,“我们现在在哪?”

  “在我的旗舰,铁血号上。”狗没好气地说。

  “嘶……”

  “无论如何,看看这糟糕的状况,先给沃特发一条明文通讯,内容是一切安全,让铁血号继续保持轨道同步状态,不许任何人前来打扰你。”

  “怎……怎么发?对了我还有个问题……”

  “又怎么了!”看着自己的身体做出扭扭捏捏姿态的佩图拉博皱起鼻子露出犬齿,暴躁地咆哮道。

  “宝,你这荣光女王他保忠吗?”

  “……”

本作品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Q1:《诡秘之主》第二部什么时候发布?

「爱潜水的乌贼」新书将于3月4日12:30发布,诡秘世界第二部《宿命之环》即将来袭!

Q2:在哪里可以看到爱潜水的乌贼的新书《宿命之环》的最新信息?

加入卷毛狒狒资讯站,乌贼新书情报大公开!「卷毛狒狒研究会」是起点官方打造的诡秘IP互动主题站,依托原著丰富的世界观设定,为用户打造序列升级+魔药合成的全新互动方式。入会成员将体验诡秘世界独特的成长体系。为鼓励用户在站内创作相关衍生内容,优质作品还将获得盲盒等实体奖励。作者乌贼大大也会在此与大家深度交流。阅读小说就可以获得随机掉落的神秘碎片!还有更多精彩玩法等待你的解锁~

Q3:《诡秘之主》首款官方限量版盲盒介绍?

超前情报!盲盒内10位塔罗会成员随机款大公开:
1、塔罗会的创始人“愚者”先生——克莱恩·莫雷蒂 “总有些事情,高于其他。” 黑发褐瞳、容貌普通、轮廓较深的青年。 他原本是名为周明瑞的现代人,却因一个转运仪式而意外成为霍伊大学历史系学生克莱恩。而后,他加入廷根市值夜者小队,成为“占卜家”,又为守护廷根而牺牲。死而复生后,他为复仇及寻求晋升,转换多个身份,并逐渐发觉世界的真相。 在了解到来自星空的威胁后,克莱恩选择成神,并为对抗天尊的意志陷入了沉眠……
2、塔罗会最热情的“正义”小姐,奥黛丽·霍尔 “下午好,愚者先生~!” 金发碧眼的少女,是贝克兰德最耀眼的宝石。 她出身于鲁恩大贵族霍尔家族,身份高贵,备受宠爱。最初,她被意外拉入灰雾之上,成为了塔罗会创始成员。而后,她通过塔罗会成为了一名“观众”,并让自己的宠物犬苏茜也成为了超凡生物。她善良温暖,渴望帮助更多人过上幸福的生活。 在愚者沉睡后,她毅然离开了家族,为实现理想和唤醒愚者,迎接着新的挑战……
3、塔罗会中大名鼎鼎的“倒吊人”先生——阿尔杰·威尔逊 ……

首页轻小说衍生同人小说

战锤:开局一条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