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学道那些年

我学道那些年在线阅读

我学道那些年

领略人生

悬疑·诡秘悬疑·28.27万字

完本 | 更新时间 2024-03-21 21:03

来阅文旗下网站阅读我的更多作品吧!

章节试读
更多作品相关

第一章 午夜呼唤

  第一集午夜惊魂

  我出生在一个偏远的山区,这里只有几户人家,这个村子一直都很平静,突然有一天,有一件怪事发生了。

  李艳说道“虎子哥很晚了,我先去睡了,把灯熄一下,你也别太晚啊!”

  “嗯,好的,我一会就去睡。你先去休息吧!”

  杨虎没一会把灯吹灭,上床睡觉了,很快并睡了过去,就在这时,怪事发生了。

  不知是谁用她那空灵的声音,一直叫着虎子的名字。“虎子……虎子……我回来啦!给我开门,快来给我开门,”

  虎子被这声音吓得一下子惊醒过来,连忙坐起身来,赶紧起床把灯点燃,眼睛四处张望着,仿佛想找到那声音的来源。

  他试探性的问了一句,“哎,谁叫我,真是奇怪?”他又伸手把艳子摇醒,问道“”艳子,你听到没?刚才有人叫我,叫我给他开门。”

  李艳迷迷糊糊的醒过来,揉了揉眼睛,睡眼惺忪的看着虎子,“虎子哥,你说什么呢?这大半夜的谁会叫你啊?你该不会是做梦吧!”

  虎子有些疑惑“艳子,你真的没听到,我刚才听得特别清楚,就是有人在叫我。”

  李艳打了的哈欠对着他说道“啊…你肯定是听错了,行了,行了,别吵我睡觉,困死了。”

  虎子听李艳这么说,觉得奇怪,便自言自语的说道“唉,真是奇怪,我刚刚明明听到了呀”他揉了揉头,便躺下来继续睡。

  两人很快又睡了过去,虎子刚睡得迷糊,那个声音又开始了。

  “虎子……虎子……你怎么不给我开门啊?外面好冷啊,我进不来。”

  这时,虎子一下子就坐了起来,他起床找到火折子,把煤油灯点燃,提着煤油灯就打算出去看看。突然被艳子拉住了衣袖。

  “虎子哥,这大晚上的,你这是要出去吗?”

  “我又听到那个人在叫我,你先睡吧!我出去看看。”

  艳子听他说要出去,就有点害怕的说道,“啊,你,你别吓我,你出去了,我,我一个人害怕。”

  虎子没耐心的说道“怕什么,在家里有什么好害怕的,我去看看就回来。”

  虎子提着煤灯,,直接就出门了,借着灯光四处照着,却没有看到任何人。这时,好像有一阵风吹过他的脸庞,还好用了灯罩,不然刚才被风一吹,肯定就灭了。他顿时感觉浑身僵硬,汗毛倒竖,冷汗把全身都打湿了,也不敢回头看。

  “你是谁,别,别,别,别吓唬我,……我的妈呀,这是什么鬼呀?”

  虎子大叫着,就往回跑。好像后面有一个人在追他一样,那速度快的无法形容。

  回到家里,他赶紧把门一关,嘴里嘟囔着“”吓死我啦!吓死我啦!”

  艳子见他是用跑回来的,急忙问道,“虎子哥,你怎么快就回来了,怎么啦?喘这么厉害。”

  “没,没事,我就是走得有点儿急,走,进屋去。”

  “你出去看到什么了,看你的样子,魂不守舍的,像被什么吓到了?”

  “瞎说,我哪被吓到了,没有的事,别乱说,走,走,走,快去睡觉。”

  艳子一脸不信的问,“真的,看你的样子就像是被吓到了,你有什么事记得跟我说,别一个人闷在心里。”

  “行,我知道了,走吧,去睡觉,还有啊!你以后晚上听到什么声音,一定不要开门。知道吗?”

  “嗯,好,我知道了”

  虎子怀着忐忑的心就和艳子一起回房睡觉去了,躺在床上虎子翻来覆去睡不着,也不敢睡,害怕那个声音又出现。他脑子里一直在想着,到底是谁在叫我,还是有人在恶搞。

  他小声的嘀咕着,“不行,我明天一定要弄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否则以后都别想安生了。”

  就这样想着迷迷糊糊的虎子就睡着了。后面也没有再听到那个声音,天很快就亮了,阳光从窗外照在两人的脸上,二人顿时醒了过来。

  李艳伸了个懒腰,对虎子说道,“天都亮了,虎子哥,今天你要去做什么?需要我和你一起去吗?”

  虎子果断拒绝了,“不用,不用,你该干嘛干嘛去,我有其他事要做。”

  李艳有些抱怨的说道,“现在农忙都过了,也没什么要做的,我在家里挺无聊的。”

  杨虎有些烦躁的说道,那你自己去找点事做吧!,或者,哎,反正别跟着我就是。

  李艳用疑惑的眼神看着他,说道,“诶,虎子哥,你今天很奇怪耶!对我说话也是这样,你说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

  杨虎极力的想要掩饰过去,便陪笑的说道“”哎呀,我没有,我能有什么事瞒着你呀,行了行了,赶紧起床啦!

  艳子用一副怪异的眼神看着虎子,虎子起床了。李艳在心里想着“虎子哥今天好生奇怪,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呀?嗯,不行,我得弄清楚他到底在搞什么鬼?”

  虎子起床就出门去了,他心里想,“昨天晚上的事是不是有人故意吓唬我的,不然,为什么我出去,没找到人呢?还自己把自己吓了个半死。”想着想着,他直接说出来了,“不行,我得出去看看,到底是谁在搞鬼,要是让我知道是谁,非得弄死他。”

  他在村里四处转悠,这瞧瞧那看看的,见到他这样的人,都觉得他很奇怪。

  杨松对着杨华说道,“哎,你看到了没,那个虎子啊,今天奇奇怪怪的,就跟做了贼似的。”

  杨华附和着说道“哎呀,你也看到了,我也觉得挺奇怪的,要不,走,咱两去问问,看看是怎么回事啊!”

  杨松也点头附和他,“好,走,一起去看看怎么回事!”

  两人一前一后的来到离虎子几米远的地方,杨华叫道,“”哎,虎子,你这是在干嘛呢?我看你在这转悠半天了都。

  杨虎听到有人叫他。回过头来一看,急忙叫了一声,“”哦,华子哥,是你们啊,我没干什么,就到处看看。”

  第二集守门

  杨华露出一副不屑的神态说道,“我怎么感觉你今天奇奇怪怪的,你是有什么事吗,来跟哥哥说说,看我能不能帮你?”

  杨虎一点都不想说,还在极力掩饰着,“华子哥,真没什么事,就不麻烦你们了。”

  杨华欠欠的笑了笑说道“”嘿,你小子,肯定有事,来和我们说说,你今天不说,就别想走啊!”

  杨虎特别无奈的说到,“哎呀,你们这是为什么呀,我这不是不想给你们找麻烦嘛?行,你们想听,就和你们说说。”

  这时,虎子就给他们仔细的把他昨天晚上经历的事情和华子他们两人说了一遍。两人听的一愣一愣的。

  刚开始华子还听得津津有味的,听到后面他不觉得笑了起来,“”你说的是真,昨天晚上真的听到有人叫你了。哎,听清楚了没,是男的还是女的。嘿嘿,还挺有意思的哈!”

  杨虎见他这样笑,有点急眼的说到“华子哥,你还笑,我都快被吓死了,哎…你说是有人在吓我,还是真的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啊!”

  杨华见虎子都这样了,也严肃了起来,开始思考,过了一会便缓缓的说道,“嗯,我觉得吧,应该是有人故意吓你的,想想你最近有没有得罪什么人。”

  杨虎想了想回答的,“没有啊,我想了挺久了,所以我才在这转悠,看看有没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我看了半天,也没看出什么问题来。”

  杨华拉着虎子小声的跟他说道,“要不这样,等到晚上,我和小松我们两个人,晚上去你家门口守着,帮你看看到底是什么人,如果真的有人。把他用麻袋套起来打一顿,给你出出气。你看这样行不?”

  杨虎听到这话。刚开始有点惊讶,他们两人难道不怕吗?过了会的便询问道,“”你们俩,你们不害怕吗?不过事先说好啊,万一真的有人,别闹出人命了,打一顿就行了。

  杨华摆了摆手回答道,“知道了,知道了,闹出人命是要坐牢的,我们还没那么傻呢?”

  “行,那你们晚上九点以后过来吧!不要让艳子知道啊。”

  杨松有点调汰的笑着说道“为什么不让艳子知道,诶,嘿嘿……该不会是你做了什么对不起艳子的事吧!”

  杨虎看着两人,表情异常严肃地说到,“你们俩想哪去了,我是那样的人吗?我只是不想让她担心,行了,行了,赶紧走吧!”

  说完话就自己回家了,到家他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和艳子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话。

  李艳见他回来便疑惑的问道,“你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刚才你还急吼吼的说有事。”

  “唉,也没多大的事,我出去找华子他们,说了点事就回来了。你赶紧做饭吧,我昨天晚上没睡好,吃了饭我还得睡会。”

  “好,你等着啊,我先去做饭。”艳子说完,就去厨房做饭了,留下虎子一个人在这里,虎子大大的松了一口气。

  杨虎小声嘀咕着,“唉,女人就事多,问这问那的,差点就露馅了。要是让她知道我害怕,那我多没面子呀。”

  他们吃了饭,虎子就跑去睡觉了。等他睡醒已经是晚上七八点了,“哎呦,我怎么睡了一下午啊?这天都黑了。”他坐在床上叫李艳,“艳子,艳子,现在几点啦!”

  李艳听到他的喊她,从外面走进来,笑着说道,“虎子哥,你睡醒啦,饿了吧,赶紧起来吃饭啊。你可真能睡,睡了一下午,现在都晚上八点了。”

  杨虎听李艳这么说急忙从床上爬起来,“什么,你说现在都八点了,那我得起床了,快点,赶紧吃饭,一会儿还有事呢?”

  李艳听他这么说,有些疑惑的说道“咦。这大晚上的,你还有什么事啊?”

  雅虎这才反应过来,“啊,哦,我白天跟华子他们约好了,有一点事要说。”

  李艳用询问的眼神看着他,“有什么事,不能让他们到家里来说。”

  杨虎敷衍的岔开话题,“哎呀,快点吃饭,我都饿死了,咱能吃完饭再说吗?”

  虎子赶紧转移话题,生怕艳子继续问下去。他就无法解释了。

  李艳见他这么说,也没再追问起身去把菜端过来,“菜来了,赶紧吃吧,”

  “好,艳子,你做的饭越来越好吃了。”

  李艳听他这么说开心的笑了,有些羞涩的说到,“就你嘴甜,赶紧吃吧。”

  虎子赶紧底着头吃饭,今天吃的很快,几分钟就把饭吃好了。

  杨虎,三两下吃好饭。对李艳说道,“艳子,你慢慢吃啊,我先出去啦,马上就回来。”还没等李艳回答,他都起身走出去了。

  嘀咕了一句,“嗯,这人一天奇奇怪怪的,在搞什么鬼呀。”

  虎子着急忙慌的出门,去找华子他们两人。

  杨松看到虎子从里面出来,急忙上前说的,“哎呦,你可算出来了,我们都在你家门口等半天了。现在怎么弄?直接守门口,还是怎么弄?”

  杨虎思考了一下,对两人说道,“你们俩就在旁边守着,看见人来了,你们就把他抓起来。”

  杨松又问,“那要是没人呢,难道让我们俩在这守一晚上?”

  “嗯,这样吧,你们守到十二点吧!如果还没来,你们就回去,行不。”

  杨华这时开口了,“可以呀!那你得给我们俩弄点吃的,我们俩在外面冷飕飕的给你守着门。”

  “行,我现在就去拿,你们在等着。”虎子转身进屋,拿了点东西,就赶紧出来了。

  “给,给,给,我先进去了,你们俩好好守着,有事再叫我。”

  杨华伸手接过东西,一看又说到“哎,等等,你怎么才拿这么一点啊,也太小气了吧!”

  杨虎说道“你们俩就将就着吃吧!改天有时间,我再请你们吃其他的,我先进去了啊!”

  第三集殃及池鱼。

  时间过得很快,华子和松子两个人在外面守到了十二点,也没见什么人来。

  杨松对着华子说“华子哥这都十二点了,也没什么人,我们回去吧,这外面凉飕飕的怪渗人的。”

  杨华点了头,“嗯,走了,走了,根本就没人,等明天早上再收拾虎子,让我们俩在这白给他守了一晚上。”

  说着话就往家里走去。俩人都很困了,各自回到家里往床上一躺就睡着了。

  等两人走后,就在他们刚才呆的地方,很突兀的出现了一个黑色的影子,越来越清晰。很快就显现出来一个人,不,确切的说是一个鬼,一个披头散发的女鬼。

  女鬼没有开口,却传出了声音“呵呵…本来此事与你们无关的,谁让你们多管闲事,你们给我等着,看我怎么收拾你们。呵呵……”

  两人却不知道此刻他们惹上了麻烦,杨华躺床上睡得很香,就在此时,一道空灵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华子...华子...”那空灵的声音传到杨华的耳朵里,那声音仿佛就在他脑子里一样。“华子…叫你多管闲事,这只是给你的一个小小的教训,下次再感多管闲事,就不是这么简单了。哈哈……”

  屋里的家具碎了一地,就跟被谁砸了一样。华子一下子被这些东西吓醒了。看着家里的东西碎了一地,他想到刚才那个声音,华子吓得冷汗直冒。在心里暗自想着“妈呀,这,这,这是怎么回事,是什么东西呀!”

  松子的家里也发生了和华子同样的事,松子也被吓得魂不附体,整个人都精神恍惚。看着家里碎了一地的东西后悔不已。

  “哎呦,都怪我,我就不该管闲事的,我以后再也不管闲事了。求求你放过我吧!”

  她在暗中看着,两人现在被吓破胆的样子,冷哼一声“哼,两个不知死活的东西”随后便又来到杨虎家门前,又用她哪空灵的声音叫虎子,“虎子……虎子,我就只是想回家看看,你怎么还找人来守着门啊。”

  虎子一下从床上坐起来,脸上满是恐惧,“怎么回事?怎么会这样?明明外面有人守着的?为何还有那奇怪的声音?”

  之后他吓得不敢再睡,在床上坐到了天亮。天一亮杨虎起床就往外跑,去找杨华和杨松。

  杨虎来到杨华家门口,“华子,华子,你快出来,我有事要问你,”叫了两声,见没人开门。虎子用手敲着华子家的门,心里着急想问华子昨天晚上是什么回事。

  华子满脸不耐烦,嘴里吼着,还是走过去开门,“别吵,来啦。你来干嘛,大早上的门都让你给拍烂了。”

  虎子急切的问道“华子哥,昨晚怎么回事啊,你们不是在那守着的吗?你们有没有见到什么人?”

  华子一脸怒气的说“你还好意思说,来,来,来,你进来看看,我家里都变成什么样了。”

  华子把虎子往家里拖,虎子看到华子家里乱成一团。

  “也不知道你是惹到了什么东西?还挺凶的。”

  一脸错愕的表情,神情复杂的问华子“这,这是怎么回事?这谁干的?”

  “你还问我,我还想问你呢?你是招惹了什么东西,把我家里造成这个样子。我猜想松子家里肯定跟我家差不多。你说你,到底惹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你既然还拉我们下水,以前怎么不知道你是这样的人?”

  虎子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我……我也不知道啊。”

  “你怎么会不知道呢?那为她何偏偏找上你她?”

  “我真的不知道啊!就莫名其妙”

  华子想了想,好心提醒道“哎,要不。你还是赶紧找人去看看吧!我们可不敢在帮你了。”

  虎子哀怨的说道,“华子哥,我去哪里找人来看呀?我也不认识什么风水大师呀!”

  “这样吧!看在咱们兄弟一场的份上,再给你指条明路。大王村不是有一个帮人看事的先生吗?你去找他来帮你看看。

  看你神色慌张,是不是昨天晚上她又来找你了?”

  “是啊……所以我才奇怪嘛,明明你们昨天晚上都守着了,她怎么还来啊!”

  虎子越想越觉得不对劲,生怕今天晚上又来,急忙对华子说道“不和你说了,我得赶紧去找人来看看,不然我今天晚上别想安生了。”

  虎子说完都没等回家,就直接朝着大王村去了。到了大王村,虎子见人就问。

  杨虎礼貌的问道,“这位嫂子,请问一下,”您们村里有一位看事的先生,他家住哪里呀?

  一位胖大娘看着虎子满脸疑惑,因为她们村里很少有外人来,看到一个陌生人,不免觉得奇怪。“哎,你谁呀,你找王先生有什么事啊?”

  虎子礼貌的向这位大娘点点头,“我有事找王先生,麻烦您给我指指路呗。”

  胖大娘伸手指朝着前面对虎子说道,“行,我跟你说啊!你从这里直走进去,看到一个大铁门那一家,就是王老先生家了,不过,我可告诉你哦,王老师生脾气很怪的,能不能请到他去,就看你自己了。”

  虎子向这位大娘道了谢“哎,好的,谢谢大娘”

  杨虎顺着别人指的路,一直朝前走,没走多久就看到那个村民说的那个大铁门,杨虎上前敲了敲门。

  “有人在吗麻烦开一下门,我有事找王老先生。”

  大概过了两三分钟,有一个七八岁的小男孩来开门。

  “你是谁呀你干嘛敲我们家的门,你把我们家门敲坏了怎么办。”

  “小朋友,请问这里是王老先生家吗?我找他有点儿事,王老先生在家吗?”

  小男孩伸手挠了挠头,抬着一双无辜的眼神望着虎子。

  “哦,你找我爷爷呀,你找我爷爷干嘛?你有糖吗?你给我糖吃,我就告诉你我爷爷在不在家。”

  虎子把手伸到兜里掏了掏,没掏到任何东西,面漏尴尬,不好意思的说到。

  “嘿嘿……小朋友,不好意思啊,我今天有些着急,忘记带糖了,要不我明天给你送来,好不好,你先告诉我,你爷爷在不在家。”

  第四集答应

  “大哥哥,你太抠门了,出门都不知道带点东西。哼”

  这时里面传来了一个比较沧桑的声音“小石头,是谁在敲门呐!你在那跟谁嘀嘀咕咕的呢!还不赶快回来。”

  “哦,爷爷,有个人找你,我马上就来,要不要让他进来啊?”

  “哦,是什么人找我啊!你先让他进来吧!”

  杨虎跟在小男孩的身后走了进去,刚走到院子里就看到院子里,用竹编的躺椅上,躺着一个须发皆白的老头。老头转过头来看着杨虎,看到杨虎的第一眼,眼睛眯了眯眼,越看越心惊,随后眼里漏出满是惊恐的神色,好像看到了什么可怕的事一样。

  只看了他一眼,便对着杨虎说道“你走吧!我帮不了你!”

  “王老先生,我这,我,我这都还没说呢,你怎么可能帮不了我?”

  “我看你的五官,再看你印堂发黑。就知道你找我什么事了,还需要你说,哼”

  虎子听王老先生这样说,着急的说道“别呀!王老先生,既然您都看出来了,您得帮帮我啊,我这几天快被折磨死了。您一看就知道,肯定能帮我。我求求你了,帮帮我吧王老先生。”

  王老先生摸了摸胡须,看着虎子,重重的叹了口气,“唉,不是我不帮你,本来就是你欠人家的债,现在人家来找你了,我怎么帮你”

  杨虎着急了,都不王先生不帮自己,那该怎么办?他急切的说道,“您,您老肯定有办法的,我求求您了。帮帮我吧,我给您跪下了?”说着杨虎便跪了下来。

  王老先生想了想,便简单的告诉他前因后果,“不是我不帮你,这件事很麻烦的,这本来就是你前世种下的因,今生结下的果,现在人家来找你偿还了。”

  虎子听的一头雾水“我不懂什么因啊果的,况且前世的恩怨谁还记得那么多?我只想知道我现在要怎么办?您说我一定照做。”

  王老先生摇了摇头,叹息了一声“唉,这事本来不该我管的,既然你找到我,那就是命中注定的,我现在和你说的,你一定要记住。

  你回去准备一只大公鸡,一条黑狗,还有柳树,桃树枝,香烛,纸钱,每样都多准备一点,稻草一把,黄纸九张,黑纸也九张。青香九把?黄豆也买几斤。麻绳一卷。好了,就这些你先回去,准备好这些明天来接我。”

  虎子见王老先生答应了,急忙点头称是,突然又想起今天晚上,他有些胆怯的问道,“那,那我今天晚上,该怎么办。”

  “放心吧,她对你没有太大的恶意,你要是实在怕,”王老先生沉思了一会儿,起身进屋,回来手里拿了一张,“给,这里有一张符纸,随身带着。行了,你回去吧!

  “哎,好的,王老先生,那我先走了,明天我再来接您。”

  说完这些,虎子掉头就往家里面跑因为他还得上街去买东西,准备王老先生让他买的东西。

  第四章买东西

  虎子急忙回到家里,和艳子说了这件事,艳子被吓了一跳,她拉着虎子的手说道。

  “虎子哥,你别吓我。这事是真的吗”

  “肯定是真的,我都几天没睡好了,行了,你别问了,赶紧拿钱给我,我现在要去街上买东西。”耽误时间,我怕去晚了,有的东西都买不到了。

  “那我和你一起去,你跟我说说需要买哪些东西,我们分开买这样快一点。”

  “好,我们两个人一起去买,我写下来给你,一定不要记错了,上面写的都要买,知道吗?”

  “虎子哥,我知道了一定会全部给你买齐的。那我们现在赶紧去吧!天色也不早了”

  “好,走吧多带点钱,别到时候不够还得回来拿。”

  两个人从家里拿了一个背篓,就往集市上走,艳子拿着虎子给她写的单子朝着纸火店里去,虎子则是朝着卖狗和鸡的地方去。虎子在那里看鸡很多,狗则没有几条,既然还没有黑狗。

  “老板,你这怎么没有黑狗卖呀!”

  “黑狗,倒是有,在家里呢,你要买吗?不过我丑话可说在前头,黑狗卖的挺贵的。”

  “你得拉出来让我看看呀,我都没看到,怎么知道是黑狗不是黑狗?”

  “哎,你这个小兄弟,我还能骗你不成,想看也成啊,先交一百定金,我就牵过来给你看”

  “好,我就交一百定金给你,你现在就去牵,我在这里等你。;

  “哎,不是,我说你真的要啊,行那你搁这儿等着,我现在就去牵?”

  卖狗的收了定金,就回家牵狗去了

  “老板,这上面写的东西我全都要了,麻烦您给我拿一下。”

  这边艳子进了纸火店,把纸条直接递给老板,让他拿需要的东西。老板看了一眼单子上要的东西,脸色变得有些凝重。看了艳子半晌,唉……叹了口气问道。

  “姑娘,你确定这些东西你都要买,”

  “嗯,是啊,上面写的全部都要,有问题吗,还是说你店里没有?”

  “唉……你要的这些东西,我店里都有,我能问一句,你这些买了给谁用的?”

  “给,我男人用的,他说他这几天晚上做噩梦,找人看了需要用这些东西”有什么问题吗?

  “嗯,那就对了,你们这次遇到的事,确实挺麻烦的,唉,”

  “你能别哎了,你怎么老叹气呀?就这么一会,你都叹了好几次了?

  纸火店老板用一种怪异的眼神看着艳子。

  “小姑娘,你要的东西,我自然会给你拿,你能否听我说一句。”

  “你能先给我拿好再说吗,这时间都不早了,我怕一会儿来不及。”

  纸火店老板掉头去给她拿东西,把东西一一摆放在艳子的面前,让她看看,确认对不对。

  “你要的东西,我全都拿来了,你看对不对,如果还差什么我再去拿。”

  “嗯,我要的东西都有了,那你算算多少钱?”

  第五集纸火店老板

  “别着急,你最好还是听我把话说完,否则你们会有大事的。”

  “你,你别说的那么吓人,我听就是了,”

  “看这单子,你们找的这位先生还挺厉害的。但是,他一个人处理不好这件事,你们最好再找一位和他道行一样的。两个人一起或许能够镇压怨灵,如果这次镇压不下,下一次再想要镇压它就会很麻烦的。”

  “啊,不会吧,可是,明天晚上就要开始了,我们去哪里找啊,”

  “明天晚上就开始,我看你们是不要命了,看你们现在这个情形,估计什么都还没准备好吧!我劝你回去告诉你男人,明天无论如何都不要动。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不会吧,怎么可能那么严重。那我们现在要怎么办?”

  “如果相信我说的,回去就按我说的做,不信就随你们。”你买的这些东西总共一百二十八。付了钱赶紧走吧。

  艳子付了钱,急忙去找虎子,虎子还在卖狗的摊子前等着,看到燕子过来问道。

  杨虎起抬头来,老远就看到李艳走过来“你怎么过来了,让你买的东西买好啦?”

  李艳着急忙慌走到杨虎跟前,“虎子哥,都买好了,我有事跟你说,”

  杨虎说道,“有什么事回去再说。”

  李艳有些着急的说道“不行啊,回去就来不及啦,我刚才在纸火店那里买东西时,那个店老板和我说,让你明天晚上先不要做,否则会出大事的。”

  杨虎满脸写着你遇到骗子了,“他怎么知道的,你跟他说啦,他肯定是个骗子,别理他,你还差什么?赶紧去买,我在这等老板把狗牵来,买只鸡就可以回去了”

  燕子说道“你真的不信,可我看他说的很认真的样子,不像是个骗子呀。”

  杨虎语重心长的说道“哎,你懂什么,难道骗子脸上还写着骗子两个字?

  不和你了,卖狗老板来了,差什么?赶紧去买,把其他需要买的东西买来。”

  “我都买好了,不相信你看?”李燕指了指背篓里的东西,想让杨虎看一下,杨虎现在哪有时间管李艳,压根没听到李燕艳在说什么?

  杨虎径直走到卖狗的老板旁边,对着老板说道,“你怎么才来呀!你这也太慢了。”

  卖狗的老板,牵着黑狗走过来,“嘿嘿,我来了,我来了。”

  杨虎对着老板抱怨道,“你这老板也太慢了,我都等你半个时辰了。这就是我要的黑狗。”

  老板给了一个大的笑脸,“嘿嘿嘿,不好意思,家离这里稍微有点儿远了,对了,这就是你要的黑狗,你看看怎么样?”

  “可以,再给我捉只公鸡吧!一起多少钱。”

  老板一听开心了,“哎,好嘞,还要只公鸡啊,给你捉,那个,小兄弟啊,这只鸡五十六块钱,加上狗一共算你三百五十六。”

  杨虎着急,也没和他讲价,一口答应了“行,给你三百五十六块钱,”

  老板还是第一次见这么直爽的人。“你这小兄弟够直爽,那六块就不要了,

  “谢谢啊,大哥,下次我还来你这买”虎子道了声谢便带着李艳朝着街口走去。

  “别着急,你最好还是听我把话说完,否则你们会有大事的。”

  “你,你别说的那么吓人,我听就是了,”

  “看这单子,你们找的这位先生还挺厉害的。但是,他一个人处理不好这件事,你们最好再找一位和他道行一样的。两个人一起或许能够镇压怨灵,如果这次镇压不下,下一次再想要镇压它就会很麻烦的。”

  “啊,不会吧,可是,明天晚上就要开始了,我们去哪里找啊,”

  “明天晚上就开始,我看你们是不要命了,看你们现在这个情形,估计什么都还没准备好吧!我劝你回去告诉你男人,明天无论如何都不要动。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不会吧,怎么可能那么严重。那我们现在要怎么办?”

  “如果相信我说的,回去就按我说的做,不信就随你们。”你买的这些东西总共一百二十八。付了钱赶紧走吧。

  艳子付了钱,急忙去找虎子,虎子还在卖狗的摊子前等着,看到燕子过来问道。

  杨虎起抬头来,老远就看到李艳走过来“你怎么过来了,让你买的东西买好啦?”

  李艳着急忙慌走到杨虎跟前,“虎子哥,都买好了,我有事跟你说,”

  杨虎说道,“有什么事回去再说。”

  李艳有些着急的说道“不行啊,回去就来不及啦,我刚才在纸火店那里买东西时,那个店老板和我说,让你明天晚上先不要做,否则会出大事的。”

  杨虎满脸写着你遇到骗子了,“他怎么知道的,你跟他说啦,他肯定是个骗子,别理他,你还差什么?赶紧去买,我在这等老板把狗牵来,买只鸡就可以回去了”

  燕子说道“你真的不信,可我看他说的很认真的样子,不像是个骗子呀。”

  杨虎语重心长的说道“哎,你懂什么,难道骗子脸上还写着骗子两个字?

  不和你了,卖狗老板来了,差什么?赶紧去买,把其他需要买的东西买来。”

  “我都买好了,不相信你看?”李燕指了指背篓里的东西,想让杨虎看一下,杨虎现在哪有时间管李艳,压根没听到李燕艳在说什么?

  杨虎径直走到卖狗的老板旁边,对着老板说道,“你怎么才来呀!你这也太慢了。”

  卖狗的老板,牵着黑狗走过来,“嘿嘿,我来了,我来了。”

  杨虎对着老板抱怨道,“你这老板也太慢了,我都等你半个时辰了。这就是我要的黑狗。”

  老板给了一个大的笑脸,“嘿嘿嘿,不好意思,家离这里稍微有点儿远了,对了,这就是你要的黑狗,你看看怎么样?”

  “可以,再给我捉只公鸡吧!一起多少钱。”

  老板一听开心了,“哎,好嘞,还要只公鸡啊,给你捉,那个,小兄弟啊,这只鸡五十六块钱,加上狗一共算你三百五十六。”

  第六集符文有效

  老板还是第一次见这么直爽的人。“你这小兄弟够直爽,那六块就不要了,

  “谢谢啊,大哥,下次我还来你这买”虎子道了声谢便带着李艳朝着街口走去。

  两人拿着东西急忙往家里赶,一路上谁都没说话,回到家已经是傍晚六点多了。李艳把东西放下,便进厨房做饭去了。虎子把狗拴好,把鸡放在鸡笼里,就走到屋里坐了下来。

  坐了一会,想了想便起身去把李艳买的东西都翻出来看了一遍,他小声嘀咕着“这艳子做事还挺靠谱的,东西全买齐了,嗯,现在只须明天去接王先生过来,做法就可以了。”

  很快陈艳端着饭菜过来,吃过饭,杨虎便把王先生给他的符纸拿出来看了看。又揣到兜里去,知道明天有事,两人便早早的睡下了。正如王老先生说的他带着这张符纸,一直睡到了天大亮,也没听到那个声音。

  他起床还开心了一下,觉得有用,他赶紧叫艳子起床做饭,他则去王家村,接王老先生去。按照原路来到王老先生家,他来时候刚好门是开着的,所以他直接走进去。

  看到王老先生坐在院子里,陪他的小孙子玩,杨虎叫了一声“王老先生,您早啊,哎,您昨天让我买的东西,我全买好了,我现在来接你过去?”

  王老先生看了他一眼,缓缓说道,“哦,是你呀,怎么来那么早啊!”

  杨虎面带微笑的说道“嗯,我想着,您过去肯定也要准备一下,所以就早早的来接您了。”

  王老先生站起来,拍了拍褶皱的衣袖,便对着他的小孙子说“小石头,你乖乖和爸爸妈妈在家,爷爷明天就回来了啊!”

  小石头奶声奶气的说“爷爷,你要去哪里,不可以带我一起去吗?”

  王先生耐心的对小孙子说“你乖乖在家里啊!爷爷回来的时候,给你带吃的好不好?”

  这时小石头才开心的笑了“嗯,好,那爷爷得给我带糖”

  王先生答应了小孙子的请求,便叫叫杨虎带路,他在慢慢的跟在杨虎后面走着,从王家村到他们村子也不远,走半个时辰就到了。回到家里养虎,赶紧招呼老先生坐下,给老先生泡了一杯茶,这时李艳饭也做好了。

  李艳听到动静,知道他们回来了,并把饭菜,碗筷都摆到客厅的桌上,就出来叫他们吃饭。“虎子哥,你接王先生回来啦!可以吃饭了。”

  杨虎应了一声,“哎,好,马上来,”招呼着王先生朝客厅走去“王老先生,这边请。我们先去吃饭吧!吃好饭,您看还需要准备些什么?”

  王老先生点了点头,便跟着他们朝着客厅走去。期间他们问王老先生喝不喝酒,王老先生说不喝,他们便招呼着他吃饭。

  他们没和父母住一起,住的房子是新的平房,还没装修好呢!就先住了进来。

  吃过饭,王老先生让他搬张桌子过来,随后他便拿起提前让他们买的那些黄纸,开始写写画画。他抬起头来对着杨虎问了一句“嗯。你会不会编稻草人?”

  杨虎急忙回答道“呃,不会,不过我可以学,您告诉我怎么编”

  王老先生又说道“那你现在去割点草回来,别割错了,就是坟头上经常长的那一种。”

  杨虎点了点头便拿着镰刀出了门,李艳不知道要自己需要做什么,在旁边给他端茶倒水。时不时的问一句,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很快杨虎割草回来。王老先生拿起稻草,编了一个给他看,“你看,就像这样编,需要七个。”

  杨虎坐到一边,照着王先生编的样子编起了稻草人。杨虎很快就编好了七个稻草人,编得不是很好看,却能看出来是稻草人的形状。他拿过来给王老先生看“王先生,我编好了,您看这样行吗?”

  王老先生点了点头,便回答道“虽然丑是丑了点儿,但也勉强能用。我这该准备的,已经准备好了,让你媳妇去准备刀头斋饭吧。等一下我们就开始。”

  杨虎回了一句“哎,好嘞”他走出去对李艳说道“艳子,你现在去准备刀头斋饭吧!一会儿就要用。”

  李艳说道“哎,好,我现在就去。”

  王老先生又吩咐杨虎搬了一张条型桌子来,摆在堂屋中间,上面铺了一块黄色的布。香盏,贡品,还有一些其他的东西。

  过了一会,李艳的刀头斋饭也做好了,把刀头斋饭都整齐的放在上面。他又让杨虎点了七盏香灯,摆放成一个三角形,放在桌子前面的地上。中间放了一个香炉,点了三支香插在中间。

  看着做的差不多了,王老先生缓缓开口“你再去把稻草人拿来,放在案桌上,把鸡拉过来,鸡冠上的血掐三滴在稻草人的身上,每一个稻草人三滴血,把这符纸贴在稻草人背上。”

  杨虎按照王老先生说的去做,做好这一切,他就站在一旁。王先生继续说道“你走那么远干嘛?还有很多事没做呢!”

  杨虎尴尬的笑了笑“嘿嘿,我以为没有其他事了”

  王老先生又吩咐他“我不是让你买了黑狗吗?放一碗血出来,不要伤他性命哦!”

  杨虎去栓狗的地方,把狗的嘴先给它用绳子绑了起来,朝它的脚割了一道口子,拿着碗在那里接血,看着碗筷满了,杨虎拿了一块布条来帮狗把伤口给包扎起来,才把狗嘴上的绳子给解开。

  杨虎端着血过来“王老先生这么多,你看够不够?”

  王先生点了点头继续说“嗯,够了。你去迎着七盏灯边点蜡烛,点香,是每一盏边上都点。点好再拿纸钱来烧”

  杨虎把王先生说的这些都做了,站在王先生身边,等王先生的吩咐。

  王老先生看着李艳,缓缓对虎子说道“让你媳妇出去,或者去睡觉,不管听到什么声音,都不要出来。”

  第七集镇压文书

  杨艳听到王老先生这样说,“哦,那我去隔壁婶子家,今天晚上就不回来了。”

  杨虎点了点头,表示赞同。王老先生对虎子说道“你到七星灯面前跪着,拿纸钱在盆里面烧。如果听到声音,闭上眼睛,不要说话,也不要应声,听到没?”

  杨虎看王先生表情很严素,也郑重的点头“嗯,我一定照做”他便走到七星灯前跪了下来,拿着纸钱一张一张的往盆里烧着。

  王老先生拿出他写的通阴文书开始念“杨虎生于一九七八年,七月十四日。只因前世的因果,今世偿还的债。你与他本已阴阳相隔,前世的姻缘已断,你需要什么?请说明,我让他帮你完成,不要再缠着他了。你为阴灵,他为阳魂,你长时间缠着他,会害死他的。”就在他念完这一段,窗子被风吹的咔咔作响,奇怪的是风这么大七星灯却没灭,只是被风得灯光四处摇晃着。

  屋里的空气忽然冷了一个度,是那种阴冷刺骨的感觉。杨虎跪在地上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斯,怎么突然好冷呀!”

  王老先生呵斥了他一句“闭嘴,别说话。”忽然有一种空灵的声音慢慢传了进来。“你要让我离开,可他前世答应我的,我等了你那么久,你现在居然找人赶我离开?”

  “老头,你多管闲事,他现在居然和别人在一起。却来逼我离开。哼,没那么容易。”

  跪在地上的杨虎,此刻已经被吓傻了,闭着眼睛,都不敢睁开。王老先生虽然一把年纪了,却也没有见过这样的场面,故而强装镇定的说道“你与他前世的姻缘,从你们去世以后便已经断了。你又何苦再缠着他,如果你真的为他好,还是赶紧去投胎吧!”

  女鬼呵呵的冷笑着,瞪着王老先生“呵呵,老家伙,谁叫你多管闲事的,我与他前世如何,你又怎知,居然敢在这里大言不惭的叫我放手。呵呵……我若是不放手呢!你能奈我何?哼”

  王老先生此刻内心是无比的紧张,却还要强撑着说道“你若不肯离开,我虽灭不了你,可我却能镇压你,你也知道被镇压的日子不好受吧?”王老先生也冷冷的看着女鬼。

  女鬼缓缓的说道“居然有那个自信,那你倒不妨试试看,能不能镇压我,哈哈哈……”

  王老先生有些气愤的说道“既然你敬酒不吃,吃罚酒,那就否怪我对你不客气了。哼”说完王老先生拿出三张符纸来,朝着女鬼扔去,拿了一个八卦对着女鬼就照了过去,想要把她逼到七星灯阵法里。

  女鬼被他丢的三张符纸,打的有点猝不及防,重重的摔倒在墙角,“噗,哼,臭老头,是我小看你了,还有两份本事吗?接下来看我怎么收拾你?”

  女鬼飞到半空,双手撑开,一下从她的身后飞出很多的红色彩带,朝着王先生打了过去,密密麻麻的彩带飞扑而下,王老先生手上只拿着一个八卦镜,一时抵挡不了。重重的摔在案桌边,

  虎子听到王老先生摔倒了,想要站起身来去扶他,“你就跪在那烧纸,不要动”

  被王老先生给止住了“王先生,可是你,”

  王先生嘴里吐出一口血,伸手擦了擦,“我没事,你不用管我”

  杨虎看着他吐血了,有些着急,对着女鬼咆哮道“你到底是谁?我跟你无冤无仇的,你为什么要找上我?”

  女鬼便被杨虎问的一愣,随即无奈的叹了口气,“唉,已经过去那么久了,你不记得我也正常,这不怪你,我会让你想起来的。”

  杨虎有些崩溃,他双手抱着头,使劲的拽着头发“我不认识你,求求你放过我,求求你放过我吧!你不要再折磨我啦!我真的快受不了了。”

  女鬼有些哀伤的说道“阿尘,我怎么会折磨你呢,我是夜舞呀!你只是投胎转世把我忘了而已,我一定会让你重新记起来的。”

  杨虎说道“我不是你的什么阿尘,你肯定是搞错了,求求你不要再来找我啦!”

  “我怎么可能搞错呢,我穿越时空,躲避鬼差的抓捕,就是为了来寻你。你前世叫杨尘,我叫夜舞。我的名字还是你给我取的呢!”

  王老先生站起来对着女鬼说的“姑娘,我劝你一句,还是去投胎轮回吧!你们的缘份已经尽了,你又何必苦苦纠缠于他呢?你这样待在他身边,他很快就会阳气耗尽而亡的。你忍心看着他这样吗?”

  夜舞刚开始还很气愤,听着王先生这样说,慢慢的冷静下来,“我……我可以不待在他身边,可我不会离开他的。”夜舞看了杨虎一眼,转身飞走了,远远的传来他的声音,“老头,你给我等着,谁让你多管闲事,我会让你付出代价的。哈哈哈……”她的声音久久的在屋里回荡着,杨虎还愣愣的跪在地上发呆。

  “哎小子起来啦!”直到王老先生叫了他一声,他才回过神来,慢慢的从地上站起来。看着王老先生问道“她,她走了吗?她以后不会来了吧!”

  王老先生冲着他摇了摇头,叹了口气“唉,她只是暂时离开了。什么时候会回来,我就不知道了。因为你这事,我又惹上大麻烦了,哎,真是的”王先生摇了摇头,忍不住的叹息。

  杨虎听他说还会来,急忙问道“那,那我接下来该怎么办?”

  王老先生还是好意的提醒他“你们到其他地方去打听打听,看其他的风水大师能不能解决,我是没有办法了。”

  杨虎忽然想起了,小月昨天跟他说的那个,卖纸火的店老板,他连忙对王先生说道“王老先生。我想起一件事,昨天你让我们去买东西的时候,我媳妇去纸火店买纸火,那个店老板跟她说,让我们今天千万不要做这件事,还说你肯定是收拾不好这件事的。

  就好像他提前就已经知道了。“当时我媳妇和我说。我还不相信,这会想起来还真觉得有点奇怪?”

  第七集齐先生

  王老先生激动的一下子拉着虎子的胳膊,问道,“他长什么样?那你今天早上去接我,为什么不说这件事?”

  虎子看他有些激动,有些莫名其妙的问道“你,你认识他吗?我以为他是个骗子。”

  王老先生,慢慢的冷静下来,“唉,现在事情已经成这样了。说什么也没用。嗯,你这事,还得去找他,看他愿不愿意帮你?”

  虎子仿佛又看到了希望,对王老先生说道“您这伤没事吧!要不您先到屋里休息一下。我天天亮了就去找他?”

  王老先生点了头“我这点伤没事,你扶我进去休息一会吧!”

  虎子把王老先生扶到了房间里,扶他在床上躺下,他走出来,看着堂屋里的一堆狼藉,有些无可奈何的摇了摇头,心里想着“唉,这叫什么事呀!好好的怎么就缠上我了?真是搞不懂,我看起来也不帅呀,到底是为什么呢?”一边想着一边收拾屋里的东西。

  被这么一吓,他也没心情睡觉。一边磨磨蹭蹭的收拾,不知不觉天都亮了。外面传来了敲门声,他知道肯定是李艳回来了。

  边走边说“来了,来了”来到外面把门打开,看到是李艳,眉头微微皱起“你怎么没带钥匙呀?”

  “昨天晚上走的那么急,谁记得带钥匙啊!怎么样,处理好了没?”

  虎子没耐心的跟她说“一会再说,你先去做饭吧!”说完他便从屋里走去,来到王老先生睡觉的那间屋子,他犹豫了一下,还是走了进去,他偏着头问道“王先生,你醒了没有?”

  王老先生早就醒了,只是昨晚受了伤,不舒服,所以一直躺着,听到虎子叫他,他便咳嗽了一声。“咳咳,醒了,我这就起来。”

  虎子听到王老先生咳嗽便说道“您要是不舒服,就先躺着吧!我只是想看看你醒了没?您再躺会吧!做好饭我再来叫您。”

  王老先生也没推脱,顺势躺了下来说道“嗯,那我就再躺一会,这胸口憋的慌,”

  “哎,好嘞,您先躺着,要不我去给您找个大夫来看看?”

  “不用,我躺会就好了。”

  “那我先出去了,您有事就叫我。”杨虎说完便转身退出了房间,还顺带把门给关上了。

  杨虎来到厨房,站在门口问李艳,“艳子,你那天说的那个纸火店的老板,是在街上的哪个位置呀?”

  李艳手里摘着菜,回过头来问杨虎“虎子哥,你问这个干嘛?”

  “我问你,你说就是了,问那么多干嘛?”

  李艳有些疑惑了,她在心里想“咦,明明那天我跟他说的时候,他还不相信的,今天怎么又问?”于是李艳便开口问了出来,“我那天跟你说的时候,你还不相信,现在你又问我,还不想告诉我是为什么?”

  杨虎有些不耐烦的说道“问你,你说就好啦!一个女人话那么多干嘛?哎哟,真是的。”

  李艳看他已经没耐心了,便说道,“行了,你也别生气,我告诉你好啦!那个老板就在老街中间那呢!他那个店门口上面挂着一个八卦镜,特别大,很显眼的,你一看就能看到了。哦,对了,而且那个老板长得仙风道骨的,看起来很威严的样子。”

  杨虎听她这么一说,觉得她说的那不是人,简直就是一神仙嘛,现在都什么年代了,还有她说的那种仙风道骨的人?觉得李艳说的肯定有点夸张了。心想“她是不是生气了,所以才故意怎么说的。嗯,肯定是这样。”

  于是杨虎把语气放软了些“艳子,之前是我说错话了,你就别生气了,你就告诉我吧!好不好?”

  杨艳被他这话说的莫名其妙,“虎子哥。我什么时候生气啦!不是,我说的是真的,哎,你怎么就不信我呢?”

  杨虎觉得李艳肯定气狠了,所以才这么说的,于是他的语气又软了几分“艳子,咱不闹行吗?我这等着还有急事呢啊!”

  “你怎么就听不明白呢,哎呦,真是的,不和你说了。”李艳觉得跟他实在是说不清楚了,就懒得说了,转身回去做饭去了。

  杨虎急忙叫道,“艳子,艳子,你别走啊!”杨虎在后面叫了两声,见李艳不搭理他,也没继续追问,便转身回了客厅。

  李艳看着杨虎离去的背影,小声嘀咕着“虎子哥,这几天是魔怔了吧!怎么说话这么不着调呢?嗯,真是搞不懂。”

  李艳很快做好饭菜,她炒了七八个菜,端了三四次才把菜摆上桌。虎子在客厅里坐着,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李艳来回跑了几趟,他都没抬起头来看一眼。李艳觉得奇怪,便对虎子说道“虎子哥,你在想什么?我饭菜都做好了,你赶紧叫王老先生起来吃饭吧!”

  虎子这才反应过来“哎,好,我现在就去叫。”虎子起身朝着王老先生睡觉的房间走去,来到房间门口,他伸手敲了敲门。没听到里面有声音传出来,杨虎大声的问了一句,“王老先生,你醒了吗?可以起来吃饭啦!我进来喽!”便伸手去开门。

  杨虎来到床边,伸手推了推王老先生,“王老先生,起来吃饭啦!”

  王老先生这才慢悠悠的哼了一声,“哎哟,”睁开眼睛,“过来,扶我一下”杨虎过去扶着王老先生从床上起来。

  他看王老先生状态实在是有点不对劲,“王老先生,你是不是昨天晚上受伤了,要不等会送你去看大夫吧!”

  王老先生咳嗽了一声“咳咳”摆了摆手说道“不用了。我这是阴气入体,回去喝两副中药就好啦!况且一般的大夫也看不了”

  “那待会吃了饭,我送您回去吧!不然您这样,我也不放心您一个人回去。”说着两人已经来到了客厅。

  李艳已经用盆打了一盆水端了过来,“王老先生,你先洗脸,”李艳把盆放在王老先生面前,盆里还有毛巾,王先生拿起盆里的毛巾擦了擦脸。随后把毛巾放盆里,李艳弯腰把盆端走了。

  第八集被怼

  李艳把盆放好回来,见他们已经坐在了饭桌前。她把饭乘好,三个人都安静的吃着饭。吃过饭后,王先生并提出他要回去了。“饭也吃好了,我要回去了。”

  杨虎急忙说道“等等,我送您回去,请问这需要给您多少钱?”

  “嗯,你给八百六十块钱吧!其他人请我做事也是这样给的。”

  杨虎想给李艳递了个眼神,示意她去拿钱,结果李艳第着头在捡桌上的碗,没看到。杨虎直播喊李艳“艳子,你去把钱拿来?”

  李艳听到喊她,这才抬起头来应了声“哎,我现在就去?”艳子转身进房间拿钱去了。

  这时王先生又提醒杨虎“我和你说,你还是尽快去找人来把这事处理了,时间拖长了不好。”

  杨虎点头应道“哎,好嘞,我等会送您回去,回来我就去找。”

  在他们说话的这点时间。李艳已经拿着钱出来了,她把钱都递给杨虎,“诺,给你,”

  杨虎接过钱,数了八百六十块,递给王先生,剩下的又递回去给李艳。这才拿上王先生的包,扶着王先生走了。

  杨虎送王先生回来已经快中午了。看到李艳坐在客厅里,他走过去坐了下来。李艳看到他,问道“你送王先生回去,这么快就回来啦!”

  “嗯,我等一下还要去街上,找一下你说的那个纸火店老板。”

  “哦!哪你等吃了饭再去吧!我现在就去做。”

  杨虎想了想,犹豫了片刻,他还是叫李艳陪他一起去。“哎,艳子,饭不用做了,你陪我一起去找吧!”

  李艳已经走到门口了,听他怎么说,回过头来看着他,想了一下才说道“哦,,好,那我们现在就走吗?”

  李艳从家里拿了个背篓背在身上,和杨虎一起朝的街上走去。从他们这个村到镇上,差不多有半个时辰的路程,杨虎有些着急,所以步伐迈得很大,走得也快。李艳有些跟不上了“虎子哥,你走慢点,等等我呀!”

  虎子听李艳叫他,停下脚步,站在那等了一会,李艳气喘吁吁的走到他身边说道“虎子哥,你走那么快干嘛呢?我都跟不上你,”

  “我这不是着急吗?艳子,咱们稍微走快点,等到镇上了再休息,行不?”看杨虎一脸急切的样子,李艳喘了喘气,出声安慰道。“你现在着急也没用啊!反正纸火店就在那,又不会搬走。”

  杨虎不耐烦的催促道“行了,快走吧!”李艳缓过来,没继续纠结,也跟着杨虎匆忙的往街上走去。

  来到镇上他们没做停留,直奔着纸火店而去。李艳手指着店和杨虎说“虎子哥,你看就是这了,”

  杨虎抬头一看,轻声嘀咕“咦,真和艳子说的一样,门上挂着个大大的八卦镜。尤其是老板的长相,真的和燕子说的一样,仙风道骨的”杨虎愣了片刻,缓过神来才抬步走了进去。

  老板站在柜台前,见有人来了,正想迎上去,看到李艳在后面跟着进来,他便知道是怎么回事了。于是他停住了往前走的脚步,就这么看着他们,冷冷的出声问道“小姑娘,你们没听我的劝,一意孤行的去做了是吧?哼不知死活。”老板老板发出一声冷哼,直接不想理他们,低头做自己的事。

  杨虎面露尴尬,不知道该怎么说。李艳走到老板面前,嬉皮笑脸的说道“呵呵,老板,还真被您给说中了,所以我们这不是来找你了吗?嘿嘿……您是高人,肯定有办法解决,对吧?”

  老板露出一副了然的神色,“哼,找我干嘛?去给你们收拾烂摊子吗?想得美。昨天我说的,你们不信,今天知道出事了,那也是你们活该。”

  李艳一脸陪着笑,“是是,是我们的错,这不是着急吗?所以……嘿嘿”李艳实在是说不下去了,只能一脸傻笑。

  杨虎硬着头皮走上前,对着纸火店的老板说道“老先生,我知道您是高人,就别和我们这些晚辈计较了。之前多有冒犯,还请您原谅。”

  “打住,打住,我可不是什么前辈高人,指不定你们背地里还骂我是个骗子呢?昨天我也只是好心提醒一下,既然你们不信今天又何苦来找我呢!”

  他露出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真的是被气狠了,昨天明明千叮咛万嘱咐,让他们没准备好之前一定不要轻易做法。结果不相信他说的话,等出事了才来找他,他能不生气吗?

  杨虎一脸陪笑,“老前辈,您消消气,之前是我的错,昨天艳子跟我说了,我主要是被吓到了,也就没当回事,求求您,帮帮忙吧!是那个王家村的那个王老先生让我们来找您的,他说您肯定有办法。”

  杨虎露出一脸期待的眼神看着纸火店老板。

  老板听他怎么说,面露疑惑问道,“那个王先生?他叫什么名字?”这话是看着杨虎问的,

  杨虎想了想,“嗯,好像是叫王有才吧!哦,对,就叫王有才,”开始想到,后面又确定了,的确是叫这个名字。

  纸火店老板露出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哦,我知道了,原来是他呀,那这么说,之前开的那个购货单子,和昨天晚上帮你们做法事的人也是他喽!”

  杨虎重重的点了点头,“嗯,对对,就是他,昨天晚上他还为了我的事受伤了,我今天早上才把他送回去的。”

  纸火店老板不屑的冷哼,“哼,只是受伤算他运气好,没死在那里,就算他命大了。接下来肯定有他受的了”

  “老先生您认识他呀?那这事您看看要怎么办啊!我也真的是没辙了。以前都好好的啊!怎么就突然发生这样的事,欸……您看,我真的是快被折磨的不成人样了。”

  第九集找人

  杨虎一脸颓废的样子,纸火店老板看他这样,想想觉得这事也不怪他,并把语气放软了些,“你身上被下了一层禁止,以前那是因为她没办法找到你。最近被解开了,所以她才能找到你呀?你放心吧!他又不会伤害你?”

  杨虎满脸疑惑的看着纸火店的老板,有些不解的问,“为什么她不会伤害我,哎,您怎么知道她就不会伤害我呢!我这几天真的是被她快折腾死了。”

  纸火店的老板像看白痴一样看着他“这不明摆着的事吗?你还用问我?她要是想伤害你,一开始就不会放过你了。哎,你回想一下,她是不是每次来,都只是叫你的名字啊!嗯,而且我看你这样子也没受伤呀!不过那王老头,是不是伤的很重啊!呵呵……”纸火店老板露出得意的笑来,仿佛一切他都知道。

  杨虎震惊了,他可什么都还没说呢?这老板是怎么知道的,而且还知道地那么清楚,就像他亲眼看到的一般,这简直是太不可思议了。“您,你又是怎么知道的!”杨虎话都说利索了。

  “你甭管我是怎么知道的,我且告诉你,这事最好赶紧处理,否则她,”伸手指着李艳,显然老板刚才指的她,说的就是李艳“哼哼……接下来会怎么样,可就不一定了。”

  李艳听到这话也呆愣在了当场,她在心里想“啊……这事和我有什么关系呀!怎么会扯到我身上呢”李艳昨天晚上没在场,所以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杨虎听了这话,相信了七八分,他看到李艳的脸色变得很难看,却也没时间去安抚她,杨虎急忙问纸火店的老板“老先生,那要怎么做?麻烦您救命啊!”

  “昨天如果你听我的,没有动她,今日或许我还有办法,可现在就算是我出手,唉,也没有十足的把握啊!”

  杨虎有些慌了“老先生,您知道的这么多,肯定有办法的。”

  纸火店老板沉思了片刻,“嗯,办法倒是有,就是有些麻烦呐!”

  “哎,老先生,只要有办法,不论多麻烦,您说,我一定能办到。”杨虎态度非常坚决的说道,

  老板看他态度这么坚决,他沉默了片刻才悠悠的开口“看你态度这么诚恳的份上,我说个地址,你去找到那个人,合我二人之力应该可以帮到你。”

  杨虎听到有办法,这才松了口气,“哎,好嘞,您说,我等一下就去找。”

  纸火店老板给他报了一个地址,又给他大概说了一下那个人的年纪,姓名,让他千万不要找错了。

  “那老先生,还有一些什么东西需要准备的,麻烦您说一下,我们提前把它买好带回去。”

  “哟,你小子可以呀!想的挺周到的哈,就照着他昨天写的单子买一份吧!不过我这次要加点东西,”

  “老先生,您说需要加什么东西?我一并去买。”

  “嗯,你拿笔记一下,参数,硫磺,柳树,桃树,柏树枝,这些都必须要。你最好是去接一些童子尿来,不过,这个嘛!就得等到要用的时候你再去,现在不急。”

  “啊,童子尿,那我岂不是还得去找个小孩,啊,这,这也太那个了吧!”杨虎实在是有些为难,他要是去找小孩子接尿,那不得被人笑死啊!况且他的面子往哪搁呀?

  “怎么,就这你做不到?那你刚才还斩钉截铁的说,“不管什么事,你都能办到,合着是骗我玩呢?”

  “哎呦,不是的,老先生,实在是太丢脸了呀!您让我一个大男人去找小孩子接尿,这,这叫什么事嘛?”杨虎一脸难为情的说。

  “这有什么好奇怪的。行了,别废话,到底能不能干?痛快点儿。”老板有些不耐烦的说。

  杨虎见老板已经没耐心了,连忙保证到,“老先生,您别生气,我会想办法的。”

  “行了,你赶紧走吧!你去把人先给我找来,再把我需要的东西都准备好,”纸火店老板掐指算了算时间,“等七天之后再来接我吧!”

  杨虎有些疑惑,“为什么要等七天之后啊?”

  “为什么七天之后,自然有我的道理,这个你不必知道,你只需要按照我说的做就行啦!”

  杨虎伸手挠了挠头,似乎才想起来,他还没问这个老板姓什么,叫什么呢?于是便开口询问,“呵呵……哎,老先生,请问您贵姓呀?和您说了这么半天,我还不知道您老姓什么呢!”

  “我姓齐,人称外号齐霸天,你以后就叫我齐先生就好了。”

  当他说出这个名字时,都是气势如虹的,杨虎被震撼了一下,他在心里暗想,“外号都叫齐霸天,可想而知,这位老先生肯定很厉害,嗯,看来我这次是找对人了。”

  齐先生见杨虎听到他的名字竟然在发呆,忍不住吼了一声,“干嘛呢?发什么呆呀!难道是我的名字有问题?”

  杨虎立刻被拉回了现实,“哦,没有,没有,是您的名字太霸气了,我被震撼到了。呵呵”

  齐先生一脸嫌弃的看着他,“瞧你那点出息,不就一个名字,至于这么震撼吗?行了,别给老夫拍马屁,赶紧滚。”

  “哎,好嘞,嗯,那我们就先走啦!等过几天我再来接你。”

  齐先生摆了摆手,“快走,快走,别妨碍我做生意。”

  杨虎见齐先生真的开始赶人了,带着李艳就走了出去。李艳从跟着进来到出去,自始至终都没怎么开口说话,就在旁边静静的听着。直到出了门,她才开口问杨虎。

  “虎子哥,你现在就要去找齐老先生说的那个人吗?要我跟你一起去吗?”

  杨虎想了会,看了李艳一眼说道,“嗯,你就在家里呆着,还是别去了。”

  “为什么不让我跟着去呀?我一个人在家有点害怕。”她有些委屈的说

本作品由作者上传

Q1:《诡秘之主》第二部什么时候发布?

「爱潜水的乌贼」新书将于3月4日12:30发布,诡秘世界第二部《宿命之环》即将来袭!

Q2:在哪里可以看到爱潜水的乌贼的新书《宿命之环》的最新信息?

加入卷毛狒狒资讯站,乌贼新书情报大公开!「卷毛狒狒研究会」是起点官方打造的诡秘IP互动主题站,依托原著丰富的世界观设定,为用户打造序列升级+魔药合成的全新互动方式。入会成员将体验诡秘世界独特的成长体系。为鼓励用户在站内创作相关衍生内容,优质作品还将获得盲盒等实体奖励。作者乌贼大大也会在此与大家深度交流。阅读小说就可以获得随机掉落的神秘碎片!还有更多精彩玩法等待你的解锁~

Q3:《诡秘之主》首款官方限量版盲盒介绍?

超前情报!盲盒内10位塔罗会成员随机款大公开:
1、塔罗会的创始人“愚者”先生——克莱恩·莫雷蒂 “总有些事情,高于其他。” 黑发褐瞳、容貌普通、轮廓较深的青年。 他原本是名为周明瑞的现代人,却因一个转运仪式而意外成为霍伊大学历史系学生克莱恩。而后,他加入廷根市值夜者小队,成为“占卜家”,又为守护廷根而牺牲。死而复生后,他为复仇及寻求晋升,转换多个身份,并逐渐发觉世界的真相。 在了解到来自星空的威胁后,克莱恩选择成神,并为对抗天尊的意志陷入了沉眠……
2、塔罗会最热情的“正义”小姐,奥黛丽·霍尔 “下午好,愚者先生~!” 金发碧眼的少女,是贝克兰德最耀眼的宝石。 她出身于鲁恩大贵族霍尔家族,身份高贵,备受宠爱。最初,她被意外拉入灰雾之上,成为了塔罗会创始成员。而后,她通过塔罗会成为了一名“观众”,并让自己的宠物犬苏茜也成为了超凡生物。她善良温暖,渴望帮助更多人过上幸福的生活。 在愚者沉睡后,她毅然离开了家族,为实现理想和唤醒愚者,迎接着新的挑战……
3、塔罗会中大名鼎鼎的“倒吊人”先生——阿尔杰·威尔逊 ……

首页悬疑小说诡秘悬疑小说

我学道那些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