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凌虚台谋杀案

凌虚台谋杀案在线阅读

凌虚台谋杀案

魏枢煜

悬疑·侦探推理·14.12万字

连载 | 更新时间 2023-11-22 10:00

苏然,凌虚台初级助理,二十年前被研究织女星的父母抛弃,二十年后因一场命案与夺走她父母的男孩相遇了......

章节试读
更多作品相关

第一章

  2025年5月21傍晚,我最后一次见到我爸爸妈妈,这天是我的8岁生日。我一直跟在他们身后,眼看着他们出了家门,径直下楼梯出了单元门,直到送到小区门口的空地上,我站在单元门前冷冷地望着他们。妈妈的双手搭在男孩的肩膀上,那男孩是我今天第一次见,我不是认识他,我们只是在一起吃一顿晚饭的关系。男孩穿着蓝白相间的学生校服,左胸前方绣着两个汉字,在晃眼阳光的照射下我终于看清了上面绣着的字是什么,我以为是学校名,原来是他的名字,安博。

  男孩脖子上戴着妈妈最喜欢的五角星戒指,有次我贪玩从妈妈的首饰盒里拿出这枚五角星戒指戴着我的大拇指上站在梳妆镜前左看右看臭美的不行,妈妈回来发现了我的恶劣行径一把从我手中夺过戒指连带打了我一巴掌,警告我永远不要碰五角星戒指,现在想起来我的左脸火辣辣的疼。爸爸妈妈为什么不带我走呢,是因为厌恶我吗?是因为喜欢眼前的这个男孩超过我吗?是因为我是女孩?一瞬间,我清醒过来,意识到我被爸爸妈妈抛弃了,一阵恐惧席卷我全身,我浑身冰冷犹如坠入冰冷的海底。可是我既没有哭也没有闹只是冷冷的看着他们三人,什么感觉也没有。

  爸爸妈妈背对着熠熠生辉的夕阳看着我,在他们的脸上我看到了心疼,不舍,愧疚,疏离等等表情,而孩子只是平静的看着我。有什么冰冷的东西掉在我的额头,我回头一看爷爷眼含泪水盯着我,扑通一声,我扑进爷爷的怀抱,等我回过头来,爸爸妈妈男孩的身影已经远去,渐行渐远,消失在我眼前。

  2045年,6月16日,星期五晴转多云,今天是成教授展示最新研究成果的日子。

  早上七点十分,太阳早早的当空照,热气如波浪般席卷而来,空气中的热分子不断朝我袭来,我忍受着它们的嘲弄驱车前往我的工作地点凌虚台,我是成教授手下的一名初级助手,进入凌虚台工作仅一年的时间。从我家驱车一直朝西走,穿过热闹非凡的闹市区,路过一眼看不到头的无烟工厂,接着走在荒芜广袤的无人公路上,公路两旁栽着的都是笔直挺拔的白杨树,白杨顺着公路蔓延一眼望不到头,热气逼人,炙热的阳光炙烤着大地,宽厚的白杨叶蜷缩起来了,就连行驶四十五分钟我便来到凌虚台天文科研基地,这里正在探索关于宇宙的任何奥秘,无论你想问的关于宇宙的任何问题这里都能帮你解答。

  凌虚台总共有十五层高,外面全部镶嵌着强力防爆不透明的玻璃,强有力的钢筋支撑着本体,本体是一个不规则的五角形,仿照北半球第一闪亮的星星建成的。凌虚台外围围种了一圈白杨,挺拔的白杨高耸入云直插云霄。为什么东港市这个不知名的小地方会有凌虚台天文科研基地呢?成教授告诉我就在我出生的那一年,知名学者预测地球资源在百年内将会全部枯竭到那时地球已经不适合人类居住,我们人类亟需寻找可代替地球适宜人类居住的新环境。此言一出,国际论坛上炸开了锅,反对的声音超过了赞同的声音,各国环境学者提出种种反驳意见。虽然明面上大家似乎都对此番言论不甚在意,其实地球上的各国政府秘密召集本国有能力的天文学家,相关学者,研究员开展探索银河系中的“第二太阳系”计划,甚至有关国家把探索的范围缩小到了寻找银河系中的“第二地球”计划。凌虚台天文科研基地在此背景下应运而生,坐落在我们这个不知名的临海小城。因为各天文学家的出身不同,能力不同,研究的课题不同在凌虚台里形成了不同的小团体,团体的领头人之间暗自较量都希望尽快拿出研究成果得到国际相关组织,本国政府,甚至本国百姓的认可,他们一刻也不敢懈怠。据我所知道的研究课题有以下几种,孙教授研究的是月球,郑教授研究的是在外天空建造适宜人类居住的空间站,周教授研究是火星,而成教授研究是织女星系,至于为什么研究织女星系我一直百思不得理解,就我个人而言研究火星都比研究织女星有意义。

  早上八点,我终于把车开到了凌虚台大门口。凌虚台保安挥着手抓紧让我开进去,在进凌虚台之前我需要在门口签到,人眼识别系统直接放行,这是进入凌虚台的第一道门禁。

  我刚把车开到地下停车场,右手腕上的电子表就嗡嗡嗡地响了起来提醒我,我还有五分钟的时间上楼,上班时间快迟到了。地下停车场大多数是无人驾驶的汽车,只有我开着爸爸留下的需要人力转动方向盘的白色老爷车,在汽车出行方面我从来不讲究。

  右手腕上的电子表再次嗡嗡嗡地响了起来,这次不是提醒而是电话来了。

  “喂喂喂,苏然,我是爱丽,不好了,出事了。”电话那头的爱丽总是喜欢咋咋乎乎的,我对此已经习以为常。爱丽是我在凌虚台遇到的关系最好的同事同时也是我最好的朋友。我们同一天入职,都被行政部江主任分给了八楼研究织女星系的成教授,成了成教授手下不起眼的初级助手,工作内容无非是帮成教授处理日常杂务,记录织女星的运行轨迹,整理当天成教授的工作日志。爱丽比我小两岁,相较我而言是非常活泼的女生,她每天总是穿着一身绯红,绯红裙子,绯红裤子,绯红衬衣,就连耳环都是绯红色的。我很奇怪,每次问她,她都不说具体原因,我以为这样穿只是她的个人兴趣。

  “爱丽出什么事了,慢点说。”

  “成教授被人杀了。现在实验室里都是警察。”

  “什么?什么时候的事?”

  “我也刚来不太清楚,苏然你赶快来。警察要找你问话。”

  “我知道了我马上来。”

  站在自动玻璃门门前,我按了一下左手边墙上的黑色红外线感应器,玻璃门自动开了,我踏上了上方全是全方位无死角监视器的透明电梯直达八楼,一出电梯,我便看到八楼实验室的银色铁门开着,人来人往穿着蓝色制服的取证人员不停地出入实验室,穿着白大褂的爱丽站在走廊上他探出身来朝实验室里偷看,平时八楼实验室从来都是锁门的,无论里面有没有人,没有特别通行证根本打不开铁门,看来实验室真的出事了。

  我轻轻拍了一下爱丽的肩膀,爱丽吓了一跳浑身打了一个哆嗦,看到我惊魂未定的说:“苏然,你怎么才来,成教授被人杀了。”

  “怎么回事?”

  “我也不太清楚,我听里面办案的刑警说是大王今天上班发现的,大概也就半个小时前。”

  “今天可是成教授发表研究成果的大日子,怎么专挑这种时候下手?”

  “谁知道成教授得罪了什么人?再说研究成果真的是成教授一个人做的,还不是抢别人的功劳?”

  “爱丽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嗯,没什么。”爱丽别过脸去没有继续说下去。

  这是一个高大的穿着蓝色西装的男人出现在我眼前,他右手上拿着警官证,小拇指戴着我妈妈最喜欢的五角星戒指,看到戒指我着实吃了一惊,眼神一直落在戒指上,没有注意男子的样貌。

  “打扰一下,我是东港区警局刑侦大队的,我叫安博,专门调查成教授的凶杀案。”

  “哦哦。”我顺势点点头,心里反复念叨着安博这个名字,眼前的这个男人有着与当年男孩一样的名字。

  “昨晚十二点你还在实验室吗?”

  “我晚上八点就下班了。”

  “你在做什么?”

  “睡觉。”

  “有无人证明?”

  “我家就我一个人。”

  “这么说来你没有不在场证明。”男人慢慢后退到爱丽面前,我才把视线从男人手上收回,直愣愣的盯着他的背影,安博这个当年被我妈妈爸爸带走的男孩现在就出现在我眼前,我不确定他认出了我没有,我很想问问他这二十年过的怎么样,很想问问妈妈爸爸的近况,可是话到了嘴边还是咽下去,即使问了又能改变什么呢?二十年来,爸爸妈妈一次都没有回来找过我,他们真的不要我这个女儿了吗?

  “爱丽,昨晚十二点你在哪?”

  “嗯,我在家,在家跟我男朋友在一起?”

  “男朋友的名字?”

  “大黄。”

  “大黄?”

  “哈哈哈,警官,大黄是我家的一条狗。警官你为什么只问我跟苏然?”爱丽边说大笑起来,成教授死了,爱丽完全不在意还是这么一副不正经的样子。

  “里面的两个研究员我刚问完。”

  “你说大王跟李威?他们二人是成教授的得意弟子,整天跟在成教授屁股后面接受成教授的指导,虽然都是在一个办公室工作,我跟苏然每天不过是干一些杂活而已?”

  “爱丽,别说了。”我戳戳爱丽的胳膊。

  “我说的都是实话。”

  “实验室一共有几个人?”

  “你说哪个办公室?”爱丽眼神瞟向后面的实验室。

  “案发现场这个实验室。”

  “七个,还有两个研究员没来。”我如实说道。

  “分别叫什么名字?”

  “江天辅,郑珍,珍珠的珍。”我话音刚落成教授的尸体上盖着一层白布被两个警员抬出来了,经过我们身旁,我心里咯噔一声沉重的不安感涌上心头。

  “男的女的?”

  “江天辅是男生,是成教授的研究员,郑珍是女生是我们这的高级助手。”爱丽漫不经心的说道眼神一直瞟向身后对面的实验室。

  “一个实验室就这么几个人?听说你们的研究非常重要忙的过来吗?”

  “嗯,成教授喜欢安静的工作环境不喜欢实验室里的氛围乌泱泱的跟菜市场似的。本来实验室里一共有二十几个人,陆陆续续都被成教授赶走了。”我继续如实回答。

  “为什么?”

  “成教授厌恶他们跟个跟屁虫似的一直问东问西,打乱成教授的工作节奏。”

  “这样啊。”安博小声嘟囔着看向爱丽说:

  “你一直看向后面的实验室,后面实验室里有吸引你的东西吗?”安博盯着爱丽,爱丽盯着安博表情非常严肃,甚至到了吓人的地步。忽然脸上浮现一层笑意,面朝后面的实验室说:“当然有吸引我的东西,后面实验室里有我们凌虚台最先进的观测天文台,我一次都没有进去看过。”

  “我也是一次没有进去过。”

  “苏然,现在机会来了。”

  “天文台里面没人?”安博继续盯着爱丽问道。

  “上班时间肯定没人。”爱丽打着呵欠捂着嘴巴漫不经心的说道。

  “爱丽,昨晚你几点离开实验室?”

  “大概七点钟。”

  “七点到今早八点这段时间你在哪做了什么?”

  “警官,你这是怀疑我杀了成教授?”爱丽靠在身后散发着白光的墙壁上揉着太阳穴说道。

  “不是怀疑,我这是正常工作流程,实验室里的每个人都会这样被问一遍。”

  “警官,成教授死了与我何干,我为什么要杀他?”

  “那为什么你怎么犯困?”

  “昨晚上熬夜看小说了。”

  “就你一个人?”

  “不不不,还有我室友她可以帮我证明。我们一直在一起。”

  “你住在哪儿?”

  “我住在后面的员工宿舍,一般都是两个人合住。”

  “警官,成教授的死因是什么?几点被杀的?”我看向安博,安博攥着手中的笔记本一五一十的说:

  “告诉你们也无妨,成教授是被实验室里的电线勒死的,尸体被发现的时候脖子上缠着电线,死亡时间大概在昨晚的十二点到凌晨一点钟。”

  “我们这里到处都是门禁跟摄像头一般人进不来。”

  “我猜也是内部作案。成教授为人怎么样?最近没有得罪过什么人吗?”

  爱丽一听来了精神竖起食指指向天花板,一副八卦的神情说:“会不会是楼上的那位?”

  “爱丽你又来了,能不能别添乱,警官办案呢。”

  “我没添乱,楼上的周教授不是一直不喜欢我们成教授,整天找我们成教授的麻烦,经常背着人偷偷地跟同行说成教授的坏话,还说成教授就是一个什么都不会的草包,混到教授位置上是背后有人相助。我亲耳听楼上的助手说的。警官,你可要相信我。”

  “楼上的周教授跟死者有过节?”

  “嗯,他们二人关系很恶劣,成教授很怕周教授。”

  “你怎么知道?”

  “众所周知的秘密。只要周教授一出现,成教授就跟小猫一样变得温顺起来了。大家都看的出来。”

  “周教授是研究什么的?”

  “火星。”

  “火星跟织女星也八竿子打不着吧。”

  “具体的我就不知道了,警官,还得靠你去查。”爱丽朝着安博挤眉弄眼把安博吓了一跳,安博二话不说赶紧回了实验室,我迅速跟了上去。

  “警官,等等。我有话问你。”

  安博听到我的话在实验室门口停住,爱丽的视线一直停留在安博身上。自从安博离开,爱丽的脸色变得阴沉,整个人看起来很失落。

  “苏然,你有线索要提供?”

  “不是,我想问你,你手上的五角星戒指是怎么来的?”我低头装作不在意的瞟了一眼五角星戒指,安博把戒指摘下来放在手里观察了一会说:“这戒指怎么来的?我也很好奇,有一些事情我都不记得了。你知道这戒指的来历?”

  “哦,我就是看着眼熟,很像我妈妈的戒指。这戒指名字是?”

  “五角星。”

  “五角星?”

  “是,自从我醒来我一直戴着这枚戒指?”

  “你出了什么事?”

  “大概十年前,我出了一场车祸,醒来之后什么都不记得了,醒来时手上便戴着这枚戒指。”

  “你什么都不记得了还知道自己叫安博?”

  “你怎么知道我叫安博?哦,警官证上写着我的名字。”安博挠挠后脑勺一副刚反应过来的样子。

  “我没仔细看你证件,我怎么知道你的名字你不用管,我就是知道。”我轻声回答,接着问:“谁告诉你你叫安博的?”

  “爸爸妈妈。”

  “爸爸妈妈?爸爸妈妈一直陪在你身边吗?”

  “是。”

  “他们身体还好?”

  “不?”安博瑶瑶头重新戴上戒指说:“爸爸一直住院,妈妈在照顾他。”

  “什么病?他们在哪家医院?”我凑近安博,安博不自觉后退一步,我脸色涨红一阵紧张,安博看出来我的不对劲关切的问:“你认识我爸爸妈妈?”

  “认识,而且还非常熟。”

  “你叫?”

  “苏然。”

  安博手扶在额头闭着眼睛皱着眉头思索了一会,几秒钟后慢慢睁开眼睛不好意思的对我说:

  “爸爸妈妈怎么从来没有提起过这个名字,我也没有见过你。”

  “你在好好想想,我们曾经见过。”

  “我们见过吗?”

  “见过。”

  “在哪?”

  “你还没说爸爸得了什么病呢?在哪家医院。”

  “你叫苏然?”

  “是。”我理直气壮的对他说道。

  “不好意思,我怎么对这个名字一点印象都没有。”

  “时间长了,你会想起我的。”

  “我们真的见过?”

  “是。”

  安博手扶在光滑的墙壁上支撑着身体合上笔记本,挑了挑眉说:

  “爸爸得了不治之症,现在就住在东港市人民医院。”

  “他的名字是苏建伟?”我闭了一下眼睛鼓气全部的勇气终于把话问出口了,期待的结果落了空,事实终究是事实。

  “你真的认识我爸爸。认识我吗?对于我忘记的过去,你能统统告诉我吗?”安博兴奋的扶着我的肩膀就能找到救命稻草似的,对于安博,我其实什么都不知道,我完全不了解他的过去,只知道眼前的男人叫安博罢了。

  “我不了解你,但我了解苏建伟。”

  “如果你能去看看他,他会非常高兴的,说不定你还会帮我找回记忆。”

  “我知道了,有时间我会去,你能代我问好吗?就说一个苏然的女孩过几天去看他。”

  “当然可以,爸爸除了妈妈陪着几乎人去看他,要是你去的话,他应该会非常高兴。哦,我不能跟你多说了,我还要工作。”安博不好意思的看向身后围绕在实验室里走来走去的警员。

  “行了,我要说的就是这些,我就不打扰你工作了。”我转身回到爱丽身边。爱丽失魂落魄的看着我,一把抱住我,大声哭了起来,哭的很伤心,我不懂她当时为什么会哭,后来成教授的案子破了以后才理解她当时的心情。

  实验室是案发现场已经被警方封锁,警方采集工作没有完成前不能进去,研究工作被迫中断,成教授的研究成果一时之间也发表不出来了。成教授死的太突然,我们团队群龙无首,全员到齐只能站在实验室铁门外等着上级领导安排,上级又忙着应付着警察,无暇顾及我们,我跟爱丽无处可去只能去后面的2号实验室待着,本打算一堵凌虚台里最先进观测天文台的样貌,可我跟爱丽连天文台的边都没靠上就被大王李威他们轰出来了。2号实验室光观测天文台占了大半,此外还放着其他观测仪器,空间狭小,剩余空间只能容纳四五个人,我跟爱丽在大王李威眼里属于碍手碍脚的人,打着研究不被打扰的旗号,我们被赶出来再正常不过了。无奈之下我跟爱丽去了凌虚台二楼咖啡厅闲坐。

  凌虚台二楼咖啡厅是凌虚台全体工作人员休闲娱乐的唯一去处,在这里每个人说话,动作都是轻声轻气,小心翼翼的,生怕打扰旁边坐在电脑前正在工作的某人。咖啡厅整体的装修风格偏蓝色,天花板,四面墙上贴满了布满星空的壁纸,桌子上铺着布满星星的桌布,坐垫上也绣着星星,生怕别人不知道这里是天文研究基地似的。现在是工作时间,还没来人,咖啡厅里二十几张桌子基本都是空的,我跟爱丽选了一张最不惹人注意位于角落靠窗的桌子,坐在空荡荡的角落里莫名有种安全感,会产生一种别人看不到我们的错觉,其实是自欺欺人罢了。凌虚台里外到处都是高清精密监视器,咖啡厅也不例外。我们透过防爆玻璃看向窗外,广袤笔直的公路上一辆车都没有,我们这里是郊区的郊区,一般人没有业务的情况下是不会来我们这的,我们就这样边看窗外的风景边喝咖啡。

  “你跟安博说什么了?”

  “嗯,我只是多嘴问了案情。”

  “我还以为你认识安博,看起来你跟他很熟的样子。”

  “我们不算认识,我跟你一样就只知道他的名字。爱丽,我怎么感觉你有点关心安博。”

  “我有吗?我觉得他很像一个人?”

  “他像你的谁?”

  爱丽立即瑶瑶头否认说:“我眼花了,怎么可能是,世上哪有这样的好事,再说那样的巧合永远不会发生在我身上。”

  “什么意思?爱丽,你这话里有话。”

  “别在意,就当我没睡醒说胡话呢。”

  “爱丽,你有事瞒我?”

  “没有,成教授的死让我受刺激了。没想到安保工作做得最好的凌虚台竟然会发生凶杀案,传出去江主任又得头大了。”

  “这事不会外传的,只要警察不多嘴,世人永远不会知道。”

  “成教授死了我们团队会不会解散?”

  “成教授死了,对织女星的研究会一直进行下去,不过换个领导,你担心的事不会发生的。”

  “我不想离开凌虚台啊。”

  “爱丽,你为什么会进凌虚台我记得你的大学专业是生物工程?”

  “嗯,我本来是想进恒生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的,人家把我拒了,我总得吃饭吧。正好凌虚台招助手我就应聘进来了。你呢?”

  “我爸妈都是天文学家,进凌虚台大部分是受了他们的影响。”

  “我好想从来都没有听你说起过他们。”

  “他们在我八岁生日那天离开了我,没有回来过。”

  “你想他们吗?”

  “说不上来,我有时候想他们对我而言是人生的必需品吗?”

  “也是,这了这么久只要不联系总会忘掉的。想不起来也很正常。”

  “是,不用放在心上。我们待会去哪儿总不能一直待在咖啡厅吧。”

  “要不下午去找江主任,让他帮我们安排个去处?人家在工作我们在闲晃。”

  “嗯,我看行。都怪大王李威他们,明明是一个团队凭什么把我们赶出来。”

  “谁让我们不是研究员只是初级助理。”

  “好吧。”爱丽泄气似的趴在桌子上假装睡觉。忽然抬起头来无辜看着我说:“这么快又到夏天了,天气这么热我们要不要到西山去避暑?听说西山上有大湖,湖里面的荷花现在都开了吧。”

  “成教授死了,你我前途未卜亏你有心思想着去西山玩?”一听到西山这两个字我的脑海中突然打开了一个开关似的,记忆的碎片汹涌的朝我袭来,我记起来了,2025年5月1日爸爸妈妈带我去西山踏青远游,这是我最后一次跟着他们出门。爸爸妈妈牵着我的手走在西山的盘山公路上,路两旁的梨树都开花了,白茫茫一片,招蜂引蝶说的就是梨花吧。回来的路上爸爸特意叮嘱我,如果我以后见不到妈妈爸爸急着找他们的话就来西山,他们一定会在铺满荷叶的大湖旁等我,那个时候我只当是耳旁风没有往心里去,因为爸爸妈妈此刻就在我身边我根本什么都不需要担心,现在想想那个时候爸爸妈妈已经开始打算离开我了吗?

  “我出去一下。”

  “你要去哪?现在是上班时间。”

  “我又非常紧急的事情离开两个小时,江主任问起我就说我去江海大学天文研究中心了。”

  “你要去哪儿?”

  “不用担心,我很快回来。”

  我抓紧飞奔去地下停车场,开着我的白色老爷车,出了凌虚台朝南走十五分钟就是西山,我一路狂奔,当下什么都不管了只想去西山,迫切的心情使我浑身发热,后背全是汗,衬衣全湿了,手心里也都是汗,我想弄清楚爸爸妈妈当年为什么离开我,为什么要带那个素不相识的男孩走,这些年来,他们真的不想我吗?想着想着不知不觉来到西山山脚下,我把车停在布满黄色栅栏的入口,入口的木牌上用白漆写着禁止上山四个字,现在是6月份西山不对外开放,7月1号正式解禁。我下了车顺着盘山公路径直上了山,路两旁的梨树花都落了,枝条上布满了厚厚的翠绿的叶子,天气很好,空气很好,西山上景色很好,为什么我的心情怎么抑郁低沉呢?

本作品由作者上传

Q1:《诡秘之主》第二部什么时候发布?

「爱潜水的乌贼」新书将于3月4日12:30发布,诡秘世界第二部《宿命之环》即将来袭!

Q2:在哪里可以看到爱潜水的乌贼的新书《宿命之环》的最新信息?

加入卷毛狒狒资讯站,乌贼新书情报大公开!「卷毛狒狒研究会」是起点官方打造的诡秘IP互动主题站,依托原著丰富的世界观设定,为用户打造序列升级+魔药合成的全新互动方式。入会成员将体验诡秘世界独特的成长体系。为鼓励用户在站内创作相关衍生内容,优质作品还将获得盲盒等实体奖励。作者乌贼大大也会在此与大家深度交流。阅读小说就可以获得随机掉落的神秘碎片!还有更多精彩玩法等待你的解锁~

Q3:《诡秘之主》首款官方限量版盲盒介绍?

超前情报!盲盒内10位塔罗会成员随机款大公开:
1、塔罗会的创始人“愚者”先生——克莱恩·莫雷蒂 “总有些事情,高于其他。” 黑发褐瞳、容貌普通、轮廓较深的青年。 他原本是名为周明瑞的现代人,却因一个转运仪式而意外成为霍伊大学历史系学生克莱恩。而后,他加入廷根市值夜者小队,成为“占卜家”,又为守护廷根而牺牲。死而复生后,他为复仇及寻求晋升,转换多个身份,并逐渐发觉世界的真相。 在了解到来自星空的威胁后,克莱恩选择成神,并为对抗天尊的意志陷入了沉眠……
2、塔罗会最热情的“正义”小姐,奥黛丽·霍尔 “下午好,愚者先生~!” 金发碧眼的少女,是贝克兰德最耀眼的宝石。 她出身于鲁恩大贵族霍尔家族,身份高贵,备受宠爱。最初,她被意外拉入灰雾之上,成为了塔罗会创始成员。而后,她通过塔罗会成为了一名“观众”,并让自己的宠物犬苏茜也成为了超凡生物。她善良温暖,渴望帮助更多人过上幸福的生活。 在愚者沉睡后,她毅然离开了家族,为实现理想和唤醒愚者,迎接着新的挑战……
3、塔罗会中大名鼎鼎的“倒吊人”先生——阿尔杰·威尔逊 ……

首页悬疑小说侦探推理小说

凌虚台谋杀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