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陌道走徒

陌道走徒在线阅读

陌道走徒

一划下线

悬疑·奇妙世界·1.19万字

暂停 | 更新时间 2023-12-16 23:45

众生畏之命运,束于常数,妄脱劫难,寻人之定律。却不知在错路上奔跑,挣扎与否,皆归灰飞“生灵境又何止附异形类完,人之寿延又何限妖崇诡邪傀。”“有道清者自清明,无道浑人始蹉跎。修的是什么?是气,是天地之势,人间尘浊……”——采气者·何庆兴何庆兴不明白为什么那么多人宁愿修成怪物,也不想做个人。他想当人,还没机会呢。ps:主角会一点点成长,爱伪装,是个名为单纯实为阴狠的角色已备稿60章,欢迎大家前来阅读,另外关于本书的疑问作者在线解答。请大家友好发言,草木尚需呵护,何况萌新作者呢(⑅•͈ᴗ•͈).:*♡

章节试读
更多作品相关

平岁安

  “子时三更,平安无事!”时至子时,更夫也逐渐松了口气,敲梆子的手也略微舒展。现在人大都熄火入铺,今未遇小偷、盗贼想来是无事,去年底的杀人灭口的惨案至今仍在他心中徘徊。那是个刚入职不久的老翁,他的子女无力承担,后抛了他,而他也没什么不平的,到底是贫灾,他的父辈比他自觉一个人走入迷雾,留下一笔积蓄。

  现在轮到他了,他也不忍让他们负担心态,自责或受愧。为此他离了熟悉的地方,用年积换取了通城票,为生记奔波,为生活所累,后将一生换成一票钱。听着像笑话,但却是事实。在他死前,更夫常听他说道异域的风土人情。他二人交谈甚好,可惜他到底是没撑过今年头。

  这样的故事更夫还听了很多,有分产不和闹离的,有老残病重等死的,他们啊,都是一类人。生活的苦千姿百态,但底基因由是相同的。

  富有富病,穷有穷病,这世上每个人都在治病,就没一个安好的。

  “所以啊,什么娶妻生子,什么光宗耀祖,不值得,不值得啊!”

  “活是为了什么?不就为享受吗?如果苦不算什么,那人间与灰国又何异,寻生枉死又何异?!”

  “他吃了一辈子的苦麦,却还未尝过肉沫什么味。唉,养老,愈养愈老。”

  说着想着更夫的枯稿面貌,也迎来了雨水的滋润,在星星点点的辰光下,他那似鬼的沟壑脸缓缓转向,直至……

  “呀,下雨了。庆兴,换衣了!”

  庆兴是位少年,这个少年有些木讷,日夜颠倒的作息使他没社交也没年轻人该有的朝气。身为更夫中少有的年轻人,他沾上了他们的暮气,成稳亦或是成熟,没上完私塾的他也不知道,只组伴同事的刘哥说他稳重,在条条框框内作为部件规矩了一生,可惜……

  刘哥说的庆兴大都不懂,不过他也从日常中窥见了他与常人不同的学问,不过他行为反复不稳定,去年说起义,今年说思想,总没一次坚持的。话的好坏庆兴辨不出,但多条门道多条生路,听听嘛,也没什么,他敢正大光明的说不就是要他做个听客吗?

  “刘哥”庆兴将后框里的皮行鬼装给刘哥套上,后将自己外衣脱去放入后框,并带上头套。这天庆兴见多了也就有了底,多次预测准了就实用上了,这不,出门前内披皮行鬼装,现下雨动作顺得很。

  鬼装防随阴天降出的沉鬼,他们一般是夜出日沉,在街徘徊,遇人嘛,生冷不忌,所以一入夜人就关门入铺。虽不知为何它们遇门止步,但这些与民们无关,生活生计就够谋划了,自然就不关注了。反正守着祖宗法,做着古今事,岁岁年年求平安,活着就够了。

  皮行鬼装,长的怪,穿时还必须贴着皮肉,穿久了还有种皮肉感,庆兴很厌烦这衣着,但为安全还是早做了准备。据说鬼装有辟邪驱鬼之效,不过鬼怪庆兴也只在刘哥的故事里听过,现实里与乐桃贩一样少见。敲门声常有,但近看却是风。

  ……

  次早,清晨的斑耀照亮窄门,邻落的窗也临泽般受洗。喧嚣声在街头传荡,吆喝声一阵盖过一阵,终哄醒了一批批守夜人。青苔绿瓦,土砌墙沿,本就平常小户家,一台八仙桌,傍几长方凳,贡送几代辈。庆兴眼抵着血丝,滞坐木凳上,回顾着昨夜往昔。

  “庆啊,过些天我就要去宛范就职了,这的一房之后就过你了,你也不小了,该娶妻生子了,这给你做个状。别听老头我说的梦话,人在世还是要有根的。那更夫你莫要深耕,早退的好。”

  “日后生活上,我教你个乖,我给的那房抵了,囤积些叹寒水,保你一生富贵。”

  ……

  “哈”刘哥打着哈欠,迷糊的起身,在用边上草木灰漱口,正想返床,后察觉到身边有东西在……动?!

  “咦?!”刘哥连忙快退,并抄起一大包灰抛散。惨烈的呐喊声吵起,刘哥不再迷糊。

  “吓!”刘哥拍心口道,“原来是你啊,我还以为……”

  刘哥正准备躺下,又想起坐着的庆兴,心中的不对劲感顿时涌现,“庆怎么还不睡啊?”

  “晚还有活呢。”

  “为什么?”庆兴沉声道,隐约可觉镇静之下悲怆与苍凉。

  “什么为什么?哦,为什么给你啊,骇,我就一汉子,没亲没故,这认识的就你一个,这又只能转,不能卖当然送你了。”刘哥起身的不清,思索了会儿,方双掌拍击道,语气随性淡然,似极了他平平无奇的日常。

  “为什么你……”庆兴深吸一气,止住了悲伤的沿展,又问道。

  “为什么劝你离职,骇,你看你这作息这同行的有一样与白天的沾边吗?这活伤身的很啊,一般只我们老头来,你个年轻小伙有大好年华,不该干这行当。”刘哥打混着了庆兴后半句,一笑脸嬉嬉哈哈,之后衔接又宛若平常,只是在说后半句时掺了些许伤感,似忘怀过去。

  “为什么你……”庆兴唉声道,他已不期待刘哥的扯谈,只是报着一丝希望继续探问,仿若泞泥中的人追求的腐木,又好似迷障中的人恍然彻悟。

  “什么为什么,我都解释了,算了,你爱怎样就怎样吧,老头——我——不管你了!”庆兴话依然是没说完就被打断。刘哥“烦躁”的吼叫,仿佛要把这些天抑制的发泄,他从来做过什么错事,今怎受这糊涂小子的苦,越想越气,越想越急,就像……嘭~

  “我看到鬼脸了,你要死了,为什么给我说这些。”庆兴冷不丁地发声,在发现曲说、暗示等不行后,他选择摊牌。

  “……”房内瞬间陷入一片死寂,仅屋外车水龙马可证明时间的流动。滴——滴——滴答,昨夜的水经百转千回拥吻大地,只是过程难免会带来扰动。刘哥沉默了,装作耳聋,合被躺下,过一会儿又起身,揉搓着被长袖包裹的鬼脸,鬼脸长的似唱戏脸谱,但比那多了活性,此时它闭着目,口里吞吐着,像极了打鼾的人。刘哥的揉搓惊动了它,它的孔目突兀狰狞的笑。

  “笑什么呢”一巴掌飞去打住了正裂开上扬的嘴角,这是刘哥的飞来一掌。

  鬼脸似被打懵,露出拟人态的疑惑。

  “你看到了,好,这样我也就放心了,你是个心敏的孩子,之前怕伤心才那样说的。”

  “现在你也看了结果,早点离了,明天,不,今天就去办,不然真怕我人没了。”

  “不过之后你要改名,放心变化也不大,就添前头,叫刘庆兴。怎样认我作爹,几天后就能拿一套房。”刘哥尽力让氛围轻松些,让他尽量远离这份沉重。他只是个孩子,不该承担这么多。

  改名也是刘哥刚起的念头,他年大无子,过几天后说不定就走了,因工作性质无人知无人问,他希望有人记得他,哪怕只一人也好。

  “行”庆兴郑重应下,眼里泪珠打着转。

  “哈!好,好啊!”刘哥平复些许内心激动,又探问,“庆啊,咱日后是一家人了,啊?”

  “本来就是一家人。”庆兴答道。

  刘哥热泪迎框,张开双臂,正准备拥抱,又想到什么,急忙停止。这时一只手拉住了他,将这一过程延续,让这一美好延迟。

  “刘庆兴,好,真好啊,今后我刘逸温也是有根的人了。”

  刘逸温紧紧地抓着庆兴的手,不肯放开,他咧着嘴大笑,眼睛直勾勾的看向庆兴,甚是惊悚。

  此时的庆兴开始有些害怕,逸温?……不是,轮顺吗?是他记错了,还是他……

  庆兴默不作声地记下细节,面露欢喜,安安静静的认由刘哥摆弄。

本作品由作者上传

Q1:《诡秘之主》第二部什么时候发布?

「爱潜水的乌贼」新书将于3月4日12:30发布,诡秘世界第二部《宿命之环》即将来袭!

Q2:在哪里可以看到爱潜水的乌贼的新书《宿命之环》的最新信息?

加入卷毛狒狒资讯站,乌贼新书情报大公开!「卷毛狒狒研究会」是起点官方打造的诡秘IP互动主题站,依托原著丰富的世界观设定,为用户打造序列升级+魔药合成的全新互动方式。入会成员将体验诡秘世界独特的成长体系。为鼓励用户在站内创作相关衍生内容,优质作品还将获得盲盒等实体奖励。作者乌贼大大也会在此与大家深度交流。阅读小说就可以获得随机掉落的神秘碎片!还有更多精彩玩法等待你的解锁~

Q3:《诡秘之主》首款官方限量版盲盒介绍?

超前情报!盲盒内10位塔罗会成员随机款大公开:
1、塔罗会的创始人“愚者”先生——克莱恩·莫雷蒂 “总有些事情,高于其他。” 黑发褐瞳、容貌普通、轮廓较深的青年。 他原本是名为周明瑞的现代人,却因一个转运仪式而意外成为霍伊大学历史系学生克莱恩。而后,他加入廷根市值夜者小队,成为“占卜家”,又为守护廷根而牺牲。死而复生后,他为复仇及寻求晋升,转换多个身份,并逐渐发觉世界的真相。 在了解到来自星空的威胁后,克莱恩选择成神,并为对抗天尊的意志陷入了沉眠……
2、塔罗会最热情的“正义”小姐,奥黛丽·霍尔 “下午好,愚者先生~!” 金发碧眼的少女,是贝克兰德最耀眼的宝石。 她出身于鲁恩大贵族霍尔家族,身份高贵,备受宠爱。最初,她被意外拉入灰雾之上,成为了塔罗会创始成员。而后,她通过塔罗会成为了一名“观众”,并让自己的宠物犬苏茜也成为了超凡生物。她善良温暖,渴望帮助更多人过上幸福的生活。 在愚者沉睡后,她毅然离开了家族,为实现理想和唤醒愚者,迎接着新的挑战……
3、塔罗会中大名鼎鼎的“倒吊人”先生——阿尔杰·威尔逊 ……

首页悬疑小说奇妙世界小说

陌道走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