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你这青梅保甜吗?

你这青梅保甜吗?在线阅读

你这青梅保甜吗?

我今年火了

轻小说·恋爱日常·21.87万字

完本 | 更新时间 2023-12-11 22:15

【校园日常】【纯爱】【青梅竹马】【无商业】【无重生】【无系统】【一点点金手指】——“这道题你选哪个?”——“C。”——“夏天和冬天你选哪个?”——”夏天。“——“糖和我你选哪个?”——“选你。”——“那天空和海洋、鱼和熊掌、理想和金钱、爱情和亲情,还有……青梅和天降,你选哪个?“都说小孩子才做选择,成年人全都要。但没法全都要的时候,陈予璋又该怎么选呢?

章节试读
更多作品相关

第1章 陈予璋

  雨已经接连下了两天没停。

  正是午后,被蒙蒙雨网笼罩着的天空却没有半点明快之意。

  马路上,一辆公交车正在行驶。

  一道道透明的雨水像微型瀑布一般地沿着车玻璃滑落下来,轻微摇晃的车厢中挤满了人,几乎连插入根针的空隙都没有。

  而在一个大腹便便的中年人和一个矮胖的青年之间,正夹着个头顶还不到他们胸口高的瘦小身影。

  那是个八九岁的男孩。此时,他的一只小手从人群的缝隙中钻出去,紧紧握住前方的座椅靠背,吃力地保持着身体的平衡,另一只小手则是将什么东西小心地护在怀中,避免它被身边的人挤到。

  片刻后,公交车驶入一个车站,减速,停住。

  喇叭中响起了悦耳的女声。

  “五泰门站到了,开门请当心,请要下车的乘客注意安全,从后门顺序下车。下一站是……”

  男孩的眼睛一亮,奋力往后门挤去。

  几秒后,他的双脚踩在了湿漉漉的地面上。

  雨还在落,男孩并未在意,左右看了眼,便冒着雨,抱着怀中的东西,脚步匆匆地朝着前方跑去。

  地上的水洼东一块西一处,好几次他的脚都不小心踏在了水洼里面,有几处水洼还挺深,水漫过了鞋面,脚底传来湿意。

  雨点落在他的身上,风一吹,他身上单薄的T恤便贴在了肌肤上,又凉又湿。

  但男孩似乎不觉得冷,也不觉得不适。他那双漆黑的眼睛明亮热烈得像一团火,驱散了这些冷和湿。

  很快,他跑进了一個小区。

  地面因下了雨变得有些滑脚,男孩没有注意,跌倒了。

  下一秒,他快速爬了起来。他没有查看自己被弄脏的衣服,反而第一时间看向了手中抱着的东西。

  那是一个半新不旧的玩具机器人。

  检查了一遍机器人,没有发现什么损坏,男孩才松了口气。

  用衣服下摆小心地擦掉它身上的雨水和泥水后,他才抱着它快步跑进了附近的某幢居民楼内,一口气登到三楼,然后,站到靠左边那家的门外,他踮脚抬手,轻轻敲响了门。

  几秒后,门开了。

  一个三十来岁的少妇出现在门口。

  看到男孩,她秀美的脸上露出了几分意外,似乎没料到他的出现。

  男孩抬手抹了把脸上的雨水,仰起脸看着她,露出一个灿烂的笑:“阿姨,眉眉在家吗?”

  少妇开了口,语气很淡:“她不在。”

  男孩的薄唇微微抿住,神情显得有些失望,不过,下一秒又振作了起来,露出一个笑,将手里的机器人往前递去。

  “那你帮我把这个给她吧。”他小心翼翼地解释着,“她一直很喜欢这个机器人,正好她快过生日了,我想把它当礼物送给她。对了,左边的手臂关节有一点松了,你记得让叔叔修一下。“

  少妇却没有伸手,只是低眸看着他,轻声问:“你现在住的地方,离我们家远吗?”

  “也不是很远。”男孩连忙说,“坐公交车过来,还不到四十分钟呢!”

  少妇沉默了会儿,才说:“玩具你拿回去吧。以后,你不要再来找我们眉眉了。”

  男孩脸上的笑凝住。

  “为什么?”

  少妇想了想,转身回到屋内。

  等她再度出现在门口时,手中已经多出了一个机器人玩具。

  这个机器人玩具比男孩的那个足足大上一倍,外观崭新,做工也非常精致,一看极为高档。

  她将这个崭新的、又大又漂亮的、一看就极为高档的机器人,放在男孩那个半新不旧的、手臂坏掉的机器人的旁边。后者显得黯淡无比。

  “你看,这个新的机器人漂亮吗?”

  男孩点了点头。

  “有了新的,我们就不需要旧的了。”

  顿了顿,少妇语气疏淡地继续,“这段时间里,我们眉眉已经交了很多新朋友。你懂了吗?”

  男孩抬起漆黑的眸。

  少妇和他对视,秀美的脸上没有丝毫情绪波动,仿佛男孩只是一个素未谋面过的陌生人。

  男孩又低下头,看看新的机器人,再看看他的机器人。

  这一刻,他似乎明白了什么,又似乎什么都不明白。

  “你回去吧。”

  少妇说。

  门在他眼前关上了,再也没有要打开的迹象。

  在原地定定地站了会儿,男孩用力握住手里的机器人。

  外面的雨还在下。

  这个世界一切都像是没了生气,只有雨在不住地落着。

  男孩埋着头,一个劲地往前跑,经过一个垃圾桶时,他突然停下来,将手里的机器人用力扔了进去。

  雨点飘在他的脸上,他的脸颊湿湿的。

  ……

  ……

  有些昏沉地睁开了眼,当陈予璋意识到只是一个梦时,心中微微惘然。

  居然梦见了这么久之前的事……

  这时,他忽然注意到略显陌生的房间。

  愣了一愣,刚冒出一个“这是哪?”的念头,下一刻,脑袋里传出的胀痛将他拉回了现实。

  他想起来了。

  这是舅舅汪明礼的家。

  半个月前,妈妈走了。

  舅舅帮忙处理了妈妈的后事,然后将他接到了这里。

  一开始,他几乎崩溃,只是整天浑浑噩噩地躺在床上,不吃也不动。希望这一切只是个梦,某天早上一睁眼,妈妈又如往常一般,苍白虚弱地靠在床边,对他微笑。

  舅舅请了假,几乎二十四小时地守着他,生怕他会做什么傻事,想方设法地劝慰他,苦口婆心地开导他。

  他终于接受了失去至亲的现实,但在昨天又发了一场突如其来的高烧,体温直奔四十多度,头痛欲裂。

  强撑着吃下了舅舅拿来的退烧药,倒头就睡。

  这一觉不知睡了多久,现在醒来,感觉倒是没之前那么昏沉难受了,身体的力气也回来了不少,但脑袋内的某根神经还是会不时传来一阵又一阵针扎似的抽痛,让人心烦意乱。

  陈予璋坐直身子,稍微转动视线,很快,在旁边的小床头柜上发现了个电子体温计。

  滴。

  37.3度。

  还有点低烧,但已经不算严重。

  ……

  ……

  清晨的阳光斜斜地照在厨房沾着油污的窗棂上,锅里正煎着荷包蛋和两片培根,金黄色的油滋滋地冒出来,上方的油烟机则是嗡嗡地叫着,卖力地将烟雾全部吸进自己的肚子里。

  段瑶听到大门处传来的动静,扭过头,问道:“你买个早点怎么要这么久?”

  汪明礼走到餐桌处,将手里的几个塑料袋放在桌上,笑呵呵地说,“我看小璋昨天发烧,就拐到幸福粥店,给他买了份青菜肉末粥,那边人多,排了会儿队。”

  “哦,是这样。”

  段瑶转回视线,关掉火,将锅里的荷包蛋与培根盛进盘子里,表情和语气都不咸不淡的,“你这个舅舅,当得也真是够无微不至的了。要是有二十四孝舅舅评选,我一定投你一票。”

  汪明礼边从袋子里往外取早餐,边呵呵地笑,“什么二十四孝舅舅,你这说的是什么话。”

  砰!

  段瑶走过来,将盘子在餐桌上重重一搁。

  “中国话,听不懂啊?”

  “……”

  汪明礼的手一顿,转头看着妻子,干笑了一声,“大清早的,伱这是怎么了?”

  “我怎么了?”段瑶的手弯到后腰处解着围裙,同时面无表情地反问,“你说我是怎么了?”

  “……”

  将围裙摔在一边的椅子上,段瑶发出一声冷笑。

  “当初我们结婚、买房子的时候,你姐姐一点忙都没帮上。现在她人走了,就留下这么个烂摊子大包袱给你,你居然还心甘情愿地接下来,我还要问你是怎么了?!”

  “……”

  她抬起右手,食指虚戳着丈夫的额头,提高了几分音量,“我问你汪明礼,你是不是脑子被门夹坏了?我们家什么情况你自己不清楚吗?一家三口就不到八十平方的两室一厅,你还再接个人回来,是觉得地方还不够挤?”

  “嘘——”

  汪明礼立即紧张了:“你小点声,别把小璋吵醒了。”

  段瑶脸上的每一条纹路都绷了起来,眼睛也瞪大了几分,“汪明礼,你是真想气死我!”

  “不是,”汪明礼讪讪道,“你也知道,小璋现在就我这么一个亲人,又没成年,我要是撒手不管,他该怎么办?”

  “那能怪谁?只怪你姐她自己,找了那么个祸害全家的玩意儿!”

  “……好了好了,不是说过不提那个人……”

  “好什么好,我是上辈子做了什么孽,才会嫁给你!我同学她们老公升官的升官,发财的发财,换大房子的换大房子……我呢?跟着你这个穷医生,什么福都没享过,结婚十几年了还挤在这么个老破小里——”

  那积蓄了多年的委屈和气恼一开闸,便控制不住,一股脑儿地往外倾泻。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偷偷摸摸拿自己的私房钱去补贴你姐!行,她是病人,我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去和你斤斤计较。结果呢,现在还把外甥带回来。这还不够,居然把儿子的房间都贡献给外甥,让儿子和我们挤一块儿!”

  她怒目切齿,似乎要将汪明礼生吞活剥。

  别的都能忍,牺牲儿子,成就丈夫的外甥,她没那么无私和伟大。

  “晨晨还小呢,和我们挤一段时间问题不大。”汪明礼自知理亏,赔笑道,“你也知道小璋他的情况……有个独立的房间比较合适。”

  “呵,反正在你心里,儿子还不如外甥。”段瑶皮笑肉不笑地,语气带着一丝嘲讽,“啧啧,知道的人明白你是心疼外甥,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外甥才是你亲儿子……”

  汪明礼脸上的笑容陡然消失。

  “你瞎说什么呢!”

  平素唯唯诺诺的老实人,此刻脸一沉,却有几分骇人。

  段瑶短暂的怔愣了下,忽地反应过来,自知失言,却又扒不下脸来道歉,憋了几秒后,才悻悻地哼了声,“不说就不说,反正,我这辈子唯一的指望就是儿子了……我去叫晨晨起床。”

  看着妻子朝卧室走去的背影,汪明礼的内心叹了声气。

  ……

  ……

  卧室的门被人推开。

  陈予璋抬起了眼皮,下一秒,视线与走进来的汪明礼相对。

  汪明礼一愣。

  “你醒了?”

  陈予璋点点头。

  “什么时候醒的?”

  “刚刚。”

  许是发烧的原因,少年的嗓音还透着几分沙哑。

  汪明礼走到床边坐下,边将手抬起,伸向陈予璋,边关心地问,“怎么样,还烧不烧?”

  “好像没那么……”

  在汪明礼微凉的掌心贴上额头肌肤的瞬间,陈予璋漆黑深邃的眸子突然闪了一下,声音也顿住。

  【唰——】

  他的眼前竟然闪出一副非静止的画面。

  【背景,繁忙的粥店。】

  【店里,舅舅汪明礼正对一名服务员说:“一份青菜肉末粥,打包。”】

  ……

  这是——什么?

  陈予璋微缩的瞳孔里涌出一丝惊讶。

  “嗯,确实没之前烫手了。”汪明礼呼出口气。

  随着汪明礼收回了手,陈予璋眼前的画面也瞬间消失无踪。

  这是怎么回事?

  陈予璋有些茫然地看了眼身边神色如常,似乎没有发现任何异样的汪明礼,后者又拿起了床头柜上的电子体温计,显然打算给他测体温。

  难道,方才看到的那些……

  只是他的错觉?

  滴。

  “37.2度……还有点低烧,不过比昨晚好多了。”汪明礼放下体温计,温声说,“舅舅买了早餐回来,先起来吃点东西吧。”

  陈予璋抿了抿唇,将方才的怪事放在一边,点点头。

  但下一秒,汪明礼接下来的话,又让他愣了愣。

  “你在发烧,要吃得清淡点,所以我特地给你买了碗粥。”

  粥?

  脑海中忽地浮现出方才的画面,陈予璋脱口而出,“青菜肉末粥?”

  汪明礼一怔。

  “你怎么知道?”

  真的是青菜肉末粥?

  陈予璋表情未变,眸底深处却闪过一抹震惊。

  “那个……你是不是听到我们说的话了?”汪明礼忽地想到了某种可能,温声道,“你舅妈就是嘴巴不饶人,但心肠还是好的,你……你别放在心上啊。”

  静了会儿,在短暂的犹豫后,陈予璋放弃了告诉汪明礼方才的事,只是点了点头。

  “嗯,我知道。”

  因为这瞬间,他觉得这事情委实有点不可思议得过分了。

  甚至于,他依然无法确定它是不是因为发烧带来的错觉,和巧合……

  饭厅里摆着一张四人桌。

  除了陈予璋,桌边还有三个人,分别是舅舅汪明礼,舅妈段瑶,以及几天后就会荣升四年级小学生的表弟汪旭晨。

  早餐已经在桌上摆好了。同一个天花板下四个人,早餐的口味就有四种。

  汪明礼习惯于纯中式的早餐,譬如豆腐脑油条,豆腐脑的口味一定是咸的,要加酱油、葱花、虾米与榨菜丁,再搭配两根油条或是一笼小笼包。

  每天早上段瑶则是只喝一杯自制的杂粮粉,再加几片高纤饼干,一个鸡蛋,所以尽管年近四十,她的身材依旧保持得相当苗条。

  而陈予璋,自然就是那碗青菜肉末粥。

  至于刚才段瑶煎好的培根和荷包蛋,已经连同两片生菜一起被塞进了事先用微波炉烤好的面包片里,再加上沙拉酱,就变成了此时表弟汪旭晨手中拿着的三明治。

  除了三明治之外,作为全家的希望,汪旭晨还额外有一杯温度适宜不浓不淡的牛奶,一种当季的水果……每天都是如此——至少在这几天里,陈予璋没发现有什么变化——至多水果会从苹果换成猕猴桃,或是香蕉。

  坐下后,陈予璋拿起勺子,盛了勺粥放进嘴里。

  汪明礼一直留意着,等他咽下后,才问道:“味道怎么样?”

  陈予璋点了点头:“挺好的。”

  小火粥,米粒熬得酥软绵长,调味咸淡适中,鲜中带着微甜,确实味道不错。

  话说回来,母亲刚离开的那几天,再美味的食物塞进嘴里,他也如嚼蜡般没有任何触动。

  此时,大抵是悲痛的最高峰过去了,味觉才又渐渐复苏过来。

  汪明礼笑了,伸手拿起一根油条,蘸着豆浆吃了两口,又想到什么,抬头看着陈予璋:“对了,你的烧还没完全退,要不今天舅舅打电话请个假,就不去学校了……”

  陈予璋想起了一事。

  前几天舅舅说已经帮他办好了转学手续,从他原本的高中转到了舅舅家附近的汉楚市实验高中,报道时间好像就是今天。

  “今天可是转学的第一天,因为发点小烧就请假?”段瑶放下杯子,打断了他,“你不担心给老师留下个坏印象,让他们觉得你外甥太过娇贵了吗?”

  汪明礼一愣,看向妻子,“会吗?”

  “不然呢?”段瑶挑起眉,“实验高中可不是一般的高中,是省重点!现在的重点高中里,哪个学生不是比赛着卷生卷死的?别说只是还有点低烧了,就算下一秒要烧死了,他们也要死在教室里。”

  “……”

  一直没发声,此时看了看汪明礼,陈予璋道:“舅舅,我没事,不用请假了。”

  其实他还有些昏沉之意,但段瑶说得也有道理,转学的第一天就请假,委实不太合适。更重要的是,舅舅无意中曾提及,为了让他能顺利转进实验高中,即便他在原高中的成绩不算太差,也花了不少心思。

  他不想浪费舅舅的这番心血。

  “好吧,先吃早饭,吃完我送你去学校。”汪明礼说。

  陈予璋点了点头,继续喝粥。

  “你也吃快点,”段瑶扭头,催促身边的儿子,“今天还有好几个补习班要上呢。”

  汪旭晨低头垂眼,小声回答:“知道了。”

  这时,汪明礼放在一旁的手机响了。

  他拿起来看了眼,“咦,医院的。”

  接起后,那边语气匆忙地说了几句,汪明礼神色一变,“好,我马上过来!”

  等他挂了电话,还没开口,段瑶已经哼了一声,“你们急诊科又缺人了?”

  “唔……有病人食物中毒,一家五六口全倒了。”

  “你说你这个破医生有什么好当的?”段瑶的声音更没好气了几分,“一个月就那么几千块钱,又脏又累不说,还得二十四小时随传随到。”

  “不说了,我得赶紧去医院。”汪明礼叹了口气,站起身。

  “诶,先把早饭吃完啊。”

  “没时间了。”

  汪明礼正要迈步,想到什么,又停下来,搓着手,讪讪地看着妻子,“那个……”

  段瑶皱眉,“什么?”

  “待会儿你帮我把小璋送到学校吧,毕竟他第一天去实验高中……”

  “我送他?怎么送?”段瑶立即冲口而出,“我八点上班,吃完饭就得送晨晨去补习班,然后再赶到银行,压根不顺路,怎么送啊!还有,这个月为了你外甥的事情,我都迟到两回了,再来一次,绩效奖肯定泡汤!”

  这倒是真的,汪明礼知道妻子是个刀子嘴豆腐心,虽然一直抱怨自己对姐姐和外甥太过上心,但该出力的时候她也没含糊。这几天自己忙着给姐姐办理后事、照顾外甥,自家的事情无暇顾及,里外全是妻子一个人撑起来。

  但是……

  陈予璋恰到好处地开了口:“舅舅,不用送,我自己去就行。”

  “你自己?一个人?”汪明礼立即摇头,“不行,我不放心。”

  “我又不是三岁小孩,没什么可不放心的。”陈予璋笑了一下,“舅舅你只要告诉我,到了学校以后找谁就行了。”

  汪明礼还想说什么,手机再度响起,是同事催促他赶紧来医院。

  挂断电话,又看了眼陈予璋,他只能妥协道:“好吧,七点半,你到学校的政教处找徐汪洋主任,知道了吗?”

  “嗯。”

  等汪明礼走后,陈予璋静静地将粥喝完,放下勺子,先去洗漱,再到房间,换了套新衣服,再拎起已经提前整理好的书包。

  走出房门,他对客厅里的段瑶客客气气的打了声招呼,“舅妈,我先走了。”

  段瑶正在帮儿子整理外套,头也没抬地“嗯。”了一声,但一秒后,她似乎又想起什么,开口道:“那个,我六点才能下班,然后还得去接晨晨下补习班……你舅舅他呢,下班时间也没个定数。要是你放学回来的时候家里没人,厨房里还有几包方便面,你饿了就自己泡着吃……或者去外面吃也行,鞋柜的抽屉里放了些零钱。”

  “好的,我知道了。”

  “对了,你舅舅给过你钱了吗?没有的话我给你转一些。”

  “给了。”

  ……

  ……

  这栋楼总共有八层,汪明礼家在七楼,但因为小区比较老,所以并没安电梯。

  陈予璋边沿着楼梯往下走,边低头用手机查询前往实验高中的路线。

  距离1公里多点,步行大概十五分钟,不算太远。

  六楼,右边那户的房门被打开,一个背着书包的女孩踏出了门外,脸却还冲着门内,轻柔地说,“奶奶,我去学校啦。”

  关上门后,她转身。

  好巧不巧,竟与刚从最后一级台阶走下来的陈予璋撞在了一起。

  “啊——”

  女孩发出声低低的惊呼,身子向楼梯口的方向一歪。

  几乎是同一瞬间,陈予璋迅速伸出手,握住了她短袖下的手臂,也稳住了她的身子。

  好软,好细啊……

  这念头还没消失,下一秒,怪事又发生了。

  陈予璋的眼前竟再次出现了与方才类似的动态画面。

  只是这一次,主角换成了一个梳着马尾辫、身穿白色上衣的女孩,画面中,她正低着头,将几本作业簿放进书包。

  在画面消失之前,陈予璋瞥到了,封面的姓名栏处,是“黄芩”两个娟秀的小字。

  怎么又来了?

  这个画面……到底是什么?

  陈予璋下意识地怔在那里,直到掌心中传来了一阵细细的挣扎,方才回过了神,连忙松开手。

  “你没事吧?”

  “没,没事……不好意思,是我没注意……”

  女孩儿声音微如蚊吶,头也低得快垂到了地上。

  看着对方束着马尾的乌顺发顶,白色的短袖上衣,再联想到之前那碗青菜肉末粥,还有作业簿封面上的“黄芩”两字。

  陈予璋心中一动,突然问了句。

  “你叫黄芩?”

本作品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Q1:《诡秘之主》第二部什么时候发布?

「爱潜水的乌贼」新书将于3月4日12:30发布,诡秘世界第二部《宿命之环》即将来袭!

Q2:在哪里可以看到爱潜水的乌贼的新书《宿命之环》的最新信息?

加入卷毛狒狒资讯站,乌贼新书情报大公开!「卷毛狒狒研究会」是起点官方打造的诡秘IP互动主题站,依托原著丰富的世界观设定,为用户打造序列升级+魔药合成的全新互动方式。入会成员将体验诡秘世界独特的成长体系。为鼓励用户在站内创作相关衍生内容,优质作品还将获得盲盒等实体奖励。作者乌贼大大也会在此与大家深度交流。阅读小说就可以获得随机掉落的神秘碎片!还有更多精彩玩法等待你的解锁~

Q3:《诡秘之主》首款官方限量版盲盒介绍?

超前情报!盲盒内10位塔罗会成员随机款大公开:
1、塔罗会的创始人“愚者”先生——克莱恩·莫雷蒂 “总有些事情,高于其他。” 黑发褐瞳、容貌普通、轮廓较深的青年。 他原本是名为周明瑞的现代人,却因一个转运仪式而意外成为霍伊大学历史系学生克莱恩。而后,他加入廷根市值夜者小队,成为“占卜家”,又为守护廷根而牺牲。死而复生后,他为复仇及寻求晋升,转换多个身份,并逐渐发觉世界的真相。 在了解到来自星空的威胁后,克莱恩选择成神,并为对抗天尊的意志陷入了沉眠……
2、塔罗会最热情的“正义”小姐,奥黛丽·霍尔 “下午好,愚者先生~!” 金发碧眼的少女,是贝克兰德最耀眼的宝石。 她出身于鲁恩大贵族霍尔家族,身份高贵,备受宠爱。最初,她被意外拉入灰雾之上,成为了塔罗会创始成员。而后,她通过塔罗会成为了一名“观众”,并让自己的宠物犬苏茜也成为了超凡生物。她善良温暖,渴望帮助更多人过上幸福的生活。 在愚者沉睡后,她毅然离开了家族,为实现理想和唤醒愚者,迎接着新的挑战……
3、塔罗会中大名鼎鼎的“倒吊人”先生——阿尔杰·威尔逊 ……

首页轻小说恋爱日常小说

你这青梅保甜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