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摩经奇闻录

摩经奇闻录在线阅读

摩经奇闻录

酷酷的德芳君

悬疑·诡秘悬疑·6.21万字

连载 | 更新时间 2023-11-20 11:06

主人公的师傅传下来一本牛皮封面的《摩经》,远古的祭祀,失落的部族文明,神秘莫测的巫术。本书的作者与主人公存在什么样的联系?在离奇诡异的祭祀中,让我们跟着阿森哥一层层揭开南方巫师的神秘面纱。

章节试读
更多作品相关

第1章:巫师(1)

  说起这些故事之前,我犹豫了良久,一方面我所经历的事令人匪夷所思。

  这些故事不能全部联系在一起,它是由我多年以来的经历汇编而成,其中有几件事我到现在还没能想明白。

  有些故事内容光怪陆离无法解释。

  有些故事是我的自身经历,但记忆力不好印象有些模糊了。

  有些故事是摩师、道人同行口述,是他们的所见所闻。

  我没有做日记的习惯,只能抽出我印象深刻的事来说。

  这些事,我还得先从高考落榜那段时间开始说起。

  -----------------

  我本名叫李森,09年高考结束后没有工作。

  以我高中三年的全班成绩倒数第一,永远坐在后排靠窗的位置来说,毫无意外,我落榜是必定的。

  当时,有两种人生道路可以让我选择,第一是复读再考个大学,第二是去广东找个厂上班。

  对我而言,宁愿选择后者进厂打工,也不会复读考大学。

  但是在机缘巧合之下,我有了第三个选择。

  2009年已丑牛年,农历六月廿三,风水学上说八忌讳:忌行丧、忌远行。

  那天正好是我堂族阿爷的遗孀去世,我是个壮族人,按壮族的风俗讲究,设灵堂开光摩师颂经时,我晚上就得去守灵。

  “摩师”是对于摩经颂读者一种称呼,有些地方叫“师公”。

  而摩经和摩教来源太久远古老,壮族祖先之前就存在,现在暂时先不必赘述,后面我会详细说明。

  我记得那几日连续下了三天大雨,胳膊大的小溪把土路涮得稀烂泥泞。

  公路经常有山体滑坡,冲下来的泥石阻断了汽车通行,还有散落各样拳头般大小的石子。

  奔丧的人没有办法乘车,只能卷起裤脚,脱下鞋赤足徒步走到目的地,只为赶时间去吊丧。

  公路上由于年久失修,乡里也不管,坑坑洼洼,全部积了水。

  我脚上全沾了黄泥巴,刺挠骚痒得难受,走几步就得拿木棍刮掉一层泥。我嫌得麻烦,于是专挑走那些积了雨水的小坑,借水劲把泥土刷掉。

  起初走了一段路还没什么事,我婶说前面拐弯叫“那风坡”,那里邪得很,经常发生怪事。

  解放之前经常有人在这山坡上设赌斗殴,打死的人随便往坡上一扔也不埋掉,也没有家人敢来收尸。

  这些尸首要么不是腐烂,要么就是被山怪或秃子鹰啃食掉。

  那时候我才17~18岁,在我上小学的时候家里就搬到了县城,逢年过节才回乡下老家。

  我没有接触过这类传说,心中好奇得很,转过头诧异地问堂叔:

  “为嘛以前我们这里还有土匪哦?”

  堂叔点了点头,他大概是这样解释道:

  “我们少数民族向来民风彪悍,争强斗狠习以为常。”

  我们县各族的少数民族就有很多,解放之前,经常有各族的土匪打家劫舍,传闻那风坡以前有个苗寨子,全寨被烧光,只有一老一幼逃了出来。

  后来的土匪经常到那风坡分赃,有了钱就想赌,起争执就杀人丢荒。

  听到古代发生过这种事,我惊讶的看着前边山坡,幸好我是生在现代社会,远离了万恶的旧社会。

  那风坡高约百丈,整体陡直倾斜,坡上有裸露根部杉树林和凸起的岩石,看似并不牢固。

  而且公路从坡下横穿而过,万一要是遇上泥石流或山体滑波,公路肯定瞬间被淹没,估计连逃跑的机会都没有,更别说活着的机会了。

  我婶耳尖,能听见我跟堂叔的对话,跑过来危言耸听的说道:

  “这种地方连土地公婆都不管,恶魂有了怨气就会害人,不要拖拖拉拉地走快些,过了这坡就没有事了。”

  婶婶似乎很害怕这那风坡,我倒是觉得她疑神疑鬼,而且我是个坚定的唯物主义者,才不管她的唠叨。

  婶婶见我们还是走得磨磨蹭蹭,有些气急败坏,呵斥怒骂叫我们走快点。

  我有点生气,赤着脚走这么久的路,脚皮都磨起起水泡了。

  好歹我也是接受九年义务教育的人,相信什么山精鬼怪之说?

  我开始赌气,埋怨地说道:

  “有嘛鬼来害人?我八字命硬死不掉,你要是赶时间去守棺材,阿婶就先走!”

  婶婶跟我奶奶一样是个迷信的人,特别是丧事很讲究赶时辰,要对逝者尊重。

  她一听我这浑话,婶婶恼火了,她瞪大眼睛冷着脸,锹起我耳朵就拧:

  “你这崽子老是不听话,今天非得拧下你耳朵。”

  婶婶当时骂着说什么话,我已经忘记差不多了。

  只记得当时我赌气往前跑了几十米,正好到那风坡下面,脚上的泥巴越沾越多,我婶又在后边数落个不停。

  我恼气之下左脚往旁边的水坑猛踏,结果一沉,这积水坑很深,足足淹到我左大腿根部。

  整个人往前倾斜,我急忙伸出双手撑地,差点摔倒吃黄泥巴。

  心中一惊,心想裤子湿了就坏事,要是到了老家被误认为尿裤子,不被那几个堂兄弟取笑?我可是还惦记我们村的村花呢!

  心想快点把左腿拔出,不然裤子粘黄泥巴,不是屎也是屎。

  可是不知道怎么回事,脚踝骨被什么东西缠着,还是哪个旮旯卡住抽不出。

  我大喊了几声,我婶和堂叔一见这麻烦事,赶紧挽着我胳膊往上用力拉,说来也奇怪,任凭我堂叔怎样使力气,还是强拉硬拖,脚好像被吸住卡着不动。

  我心想水往坑里灌满黄泥浆了,而且这个坑又小又深,导致气压过大,变成强压力,这些在水下的石子或者树枝之类就卡住不松动。

  这是我知道的、仅记下一点点的基本物理学知识。

  跟我堂叔解释一番,三个人用手做瓢型往外泼水。

  但就在这时候,老天也希望我多糗会儿,突然下起了瓢泼大雨,刚舀不到半点,附近的水流又窜入坑中迅速填满。

  这人一旦倒霉,诸事不顺啊!

  婶婶一看事不对头,她哝了几句半生不熟的摩经,往水坑上吐了一口吐沫,又拿出几块零钱往坡下一扔。

  我脚踝感觉一松,右脚支撑,左脚用力一抽竟然拔出来了。

  感觉到脚踝上有种刺痛,仔细往脚上一看,三道血痕在脚脖处,一寸多长,鲜血直流。

  这血液顺着雨水,染红了附近水流,这些水流又迅速汇集往水坑里走,就好像这水坑在吸食血水,让原本平平无奇的小水坑突然变得诡异起来。

  我不敢多想,赶忙离开水坑附近,就怕它再给我吸住,弄出什么幺蛾子,我可受不了。

  原本还想要休息一会儿,至少用点时间让雨水冲洗一下我的伤口。

  但是婶婶的脸色阴沉,不让我们停下,我也只能忍着疼往前走。

  霎时间,天空突然轰隆雷声大作,雷电交加,乌云遮日,紧接着狂风呜呼呼的吹,犹如天降神怒。

  那风坡上传来哗唰唰的响,似乎是在响应这天威,蓄势待发。

  轰隆一声,我转头一看,石头、泥土、树木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股脑地往坡下冲,那场面可以用驰魂夺魄来形容,瞬间就把那水坑附近淹没。

  我咽了咽口水,不由后背生冷汗,一阵后怕。

本作品由作者上传

Q1:《诡秘之主》第二部什么时候发布?

「爱潜水的乌贼」新书将于3月4日12:30发布,诡秘世界第二部《宿命之环》即将来袭!

Q2:在哪里可以看到爱潜水的乌贼的新书《宿命之环》的最新信息?

加入卷毛狒狒资讯站,乌贼新书情报大公开!「卷毛狒狒研究会」是起点官方打造的诡秘IP互动主题站,依托原著丰富的世界观设定,为用户打造序列升级+魔药合成的全新互动方式。入会成员将体验诡秘世界独特的成长体系。为鼓励用户在站内创作相关衍生内容,优质作品还将获得盲盒等实体奖励。作者乌贼大大也会在此与大家深度交流。阅读小说就可以获得随机掉落的神秘碎片!还有更多精彩玩法等待你的解锁~

Q3:《诡秘之主》首款官方限量版盲盒介绍?

超前情报!盲盒内10位塔罗会成员随机款大公开:
1、塔罗会的创始人“愚者”先生——克莱恩·莫雷蒂 “总有些事情,高于其他。” 黑发褐瞳、容貌普通、轮廓较深的青年。 他原本是名为周明瑞的现代人,却因一个转运仪式而意外成为霍伊大学历史系学生克莱恩。而后,他加入廷根市值夜者小队,成为“占卜家”,又为守护廷根而牺牲。死而复生后,他为复仇及寻求晋升,转换多个身份,并逐渐发觉世界的真相。 在了解到来自星空的威胁后,克莱恩选择成神,并为对抗天尊的意志陷入了沉眠……
2、塔罗会最热情的“正义”小姐,奥黛丽·霍尔 “下午好,愚者先生~!” 金发碧眼的少女,是贝克兰德最耀眼的宝石。 她出身于鲁恩大贵族霍尔家族,身份高贵,备受宠爱。最初,她被意外拉入灰雾之上,成为了塔罗会创始成员。而后,她通过塔罗会成为了一名“观众”,并让自己的宠物犬苏茜也成为了超凡生物。她善良温暖,渴望帮助更多人过上幸福的生活。 在愚者沉睡后,她毅然离开了家族,为实现理想和唤醒愚者,迎接着新的挑战……
3、塔罗会中大名鼎鼎的“倒吊人”先生——阿尔杰·威尔逊 ……

首页悬疑小说诡秘悬疑小说

摩经奇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