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行赐歌在线阅读

九行赐歌

历史 / 民间传说

4.61万字|连载

更新时间 2024-02-29 20:15

书籍摘要: 心欲杀贼,奈何无以报复——明末时期,天启皇帝意外落水,没想到却是有人计算为之,释见信启程刺杀魏忠贤,然而失败,自此展开了一路的逃亡之旅

Q1:《诡秘之主》第二部什么时候发布?

「爱潜水的乌贼」新书将于3月4日12:30发布,诡秘世界第二部《宿命之环》即将来袭!

Q2:在哪里可以看到爱潜水的乌贼的新书《宿命之环》的最新信息?

加入卷毛狒狒资讯站,乌贼新书情报大公开!「卷毛狒狒研究会」是起点官方打造的诡秘IP互动主题站,依托原著丰富的世界观设定,为用户打造序列升级+魔药合成的全新互动方式。入会成员将体验诡秘世界独特的成长体系。为鼓励用户在站内创作相关衍生内容,优质作品还将获得盲盒等实体奖励。作者乌贼大大也会在此与大家深度交流。阅读小说就可以获得随机掉落的神秘碎片!还有更多精彩玩法等待你的解锁~

Q3:《诡秘之主》首款官方限量版盲盒介绍?

超前情报!盲盒内10位塔罗会成员随机款大公开:
1、塔罗会的创始人“愚者”先生——克莱恩·莫雷蒂 “总有些事情,高于其他。” 黑发褐瞳、容貌普通、轮廓较深的青年。 他原本是名为周明瑞的现代人,却因一个转运仪式而意外成为霍伊大学历史系学生克莱恩。而后,他加入廷根市值夜者小队,成为“占卜家”,又为守护廷根而牺牲。死而复生后,他为复仇及寻求晋升,转换多个身份,并逐渐发觉世界的真相。 在了解到来自星空的威胁后,克莱恩选择成神,并为对抗天尊的意志陷入了沉眠……
2、塔罗会最热情的“正义”小姐,奥黛丽·霍尔 “下午好,愚者先生~!” 金发碧眼的少女,是贝克兰德最耀眼的宝石。 她出身于鲁恩大贵族霍尔家族,身份高贵,备受宠爱。最初,她被意外拉入灰雾之上,成为了塔罗会创始成员。而后,她通过塔罗会成为了一名“观众”,并让自己的宠物犬苏茜也成为了超凡生物。她善良温暖,渴望帮助更多人过上幸福的生活。 在愚者沉睡后,她毅然离开了家族,为实现理想和唤醒愚者,迎接着新的挑战……
3、塔罗会中大名鼎鼎的“倒吊人”先生——阿尔杰·威尔逊
……

章节试读
(序章)第一章 天启落水

  嘉兴人氏谭昌言,有字圣俞,万历二十有九年高中,天启五年卒于其任,但只假死,有子字元良,名谭贞良。

  天启七年,时值五月十八,西苑,阳光媚,有湖,可见:

  湖明如镜,透亮十分,湖中鱼草细切可侦;吃水略深,湖下多石,怪石嶙峋浑然天成;阳光十分大方地落于水波,风起,柳枝轻触水面;鱼跃,水面波光粼粼。

  俨然望去,十里外天启帝朱由校亲率亲兵缓行。

  “明”字旗阵阵,湖边树下绿丛中稀稀疏疏耳语:

  “元良兄,此法确可行否?”一男子趴在草丛中,脸上俱是凝重,压低声音问。

  “盖可行也,否则再也除不掉朱由校了......”带头的英俊男子边是回答边又是专心致志望着湖。

  “元良兄,慎言之。”

  除他们二人,却还是余有几个士卒拱卫在侧,只没有他们这班在意罢了。

  谭贞良又补充道:“家君尝相诉与我,言朱由校喜好玩乐,途径此处,天气又炎,必下水嬉闹一番,”又砸吧砸吧嘴,更沉了沉声,道:“父亲请了高人占卜,今日或将有大雨,切勿多想了去。”

  “这日头可是高挂哩。”

  “你惧死?”

  另一位男子欲言又止,不等他开口,谭贞良又跟着说道:“泽熙啊,父亲待你不薄,这天下百姓苍生,你可得......”

  “这弑君之罪,我李泽熙......”后面的字他没多说,只眼神坚毅,谭贞良自是不必多问。

  微风轻拂而过,只待朱由校愈来愈近,谭贞良便点了点头,一持剑男子穿着明军的服饰,即刻奔向湖边的一艘大船。“泽熙,你且先去从此正数第二艘小船,藏匿于船底,若是无风无浪,这弑君之名,你可背得起?”

  李泽熙没有回答,快速飞奔向小船,但速度极快,趁着柳树的掩护躲入船底。

  又过了一刻钟,天启才终于抵达湖边,天启本欲乘大船,却又是挑得了两个面白无须的小太监出来,“朕想欣赏大明美景,你二人便同朕泛舟了的。”

  两个小太监忙不迭下跪叩头,“谨遵圣命--”两声高亢的声音却是就响了起来。

  从湖中央看,这湖却更是美的了,但见:

  绿烟红雾,弥漫二十余里,其实湖光染翠之工,山岚设色之妙;皆在正午,花态柳情,更为山容水意之美,别有趣味之幸。“嗟乎!此景甚美之,只悲乎!朕日月天朝,兵锋披靡,却是保不得这般山重水复!朕泱泱华夏,底蕴深厚,却是连弹丸辽左都......”说着,天启眼眶泛红,“世人皆诟病朕启用魏忠贤,朕!可还有人用否?”算是一番慷慨激昂。

  天上有点滴小雨淅淅沥沥,朱由校扑通一声却是跪了下来:“皇上!”

  “不要拦朕!”朱由校挥手拦下匆忙来浮他的太监。只见双手拱起,“列祖列宗,孩儿不孝呐!”言罢,便“哐当”地磕了个响头,船板上还略有血迹,见得那朱由校额头却也是有血迹,李泽熙瞧得入了神,瞪大了双眼。

  一阵鸦雀无声,心中确如这天乌云滚动,却是见得:

  风怒雨倾,水下暗流涌动;血浓于水,波涛汹涌滚滚:雨大如注,绿草横生。雨声嘹亮,似断肠之痛;多少往事,列九州之滨。

  猛风飘电黑云生,霎霎高林簇雨声。雨越是大了,李泽熙再也不管这天启死活了,一个用力,赚得这雨声骇浪,扑地落入水去,再不见了踪影,生死便也未卜了。

  船终是离岸不远了,然雨是越大了起来,几朵水波飞溅,一只身形庞大的由水而成的狮子含住了天启所在的船只,但见:湖上风来波涛动,不许木船靠岸泊。

  “快救皇上!”一位偏将大喝,士卒缓过神来,纷纷跳水搭救,待得雨歇、风止,却是过去了两刻钟,才是将奄奄一息的朱由校捞出了湖来,急忙就医去。

  与此同时,西苑的一偏僻小镇:

  “泽熙应是......”谭贞良话还未说完,有一老人:白发及腰,两鬓已苍,背板难直,厚茧密布-正是谭昌言:“不妨事,早晚也是要除

  的。”

  不久,却是有一蒙面人闯入房间,并不等呵斥,双手呈上一信:“有贞明的信。”贞明便是李泽熙。

  画面一转,却见房顶上,李泽熙双手捂着嘴眼眶微红,眼中有悲伤、有愤慨,却是杀意不曾削弱半分。

  数百轻骑不久便出了城,西苑顿时嘈杂,狗吠不止,路面泥泞。月明滴水可闻,瓦片积水不落;风吹细叶将散,树枝已无细叶。马蹄声绵延,子时至于定处,止山丘耳。

  虽是夏日,夜有所凉,领头的将领一个手势,手下约莫五百左右的士卒便隐匿了起来,毫无踪迹,可见左臂缚一白绸带,甲胄森严,严阵以待,可以觉察,确是训练过的精兵,甚至于大明禁军也不遑多让。

  山岗上,李泽熙穿戴着孝服,见到这一幕,眉毛拧了起来,不禁色变,若非事先埋伏,恐难以发觉了吧?

  等不多时,一辆龙撵被百余明军护卫而行。

  “放......箭......”领头的将领手刚抬起,只听一声枪响,忽有钻心之痛,视线艰难地移动,刚见得一个血洞,只听闷哼一声便倒在了血泊之中。

  这些白绸士卒便是大乱,还没回过神,身后传来号角声,百余重甲火铳士兵齐刷刷地射击,一时,白绸士卒就死伤惨重,喊叫连天,慌乱反击,只见几人几人成了一个军阵,不断对抗围杀而来的明军;血液迸溅,弓箭对火铳,短刀对长枪,轻骑对重甲:

  有带头的将领领军突围,刚结成防御圈,却是被几个明军将领带刀杀了进来,内外包围,前击后打,这带头偏将脸色苍白几分,便是大喝:“张三李四,你二人且带人随我冲杀龙撵,王五赵六,你们速速搭箭,务必抵挡住这些冲进来的明军。”几个将领异口同声答道:“末将领命。”便是各自带人跟随这位偏将;冲杀向前,偏将又是扭头:“悦之,你即刻回去禀告,且说得李泽熙反了水,让谭大人出京暂避。”跟着他拼杀的猛士转过头,大声应道:“老吴头,下辈子,绍兴见了!”不等应话,一刀刺死一个明军,抢了他的马飞奔向西苑。

  说时迟那时快,三二十个士卒马不停蹄地就到了龙撵旁侧,不由分说地解决了护卫龙撵的士卒,几刀割开了帘子,踹开了龙撵去,张三李四却是被一个冲击冲撞在地,立刻就沦得个身首异处的下场;身后的偏将抬眼一看,怒色形于脸,开口喃喃道:“江湖高手......”这却是毋庸置疑,一刀解决两个在军中有头有脸的将士,必定是个人物。

  眼前这着黑袍的老头,在整个京城也是威震一方的人物,便也是魏忠贤的首席护卫。

  吴姓将领双眼通红,立刻就和这护卫扭打在一起,电光火石间,刀剑相撞,招招致命,竟是分不出胜负来,几番回合斗杀,两人均是气喘,面红心跳,身边士卒杀的血液飞溅不止,两人却也是充耳不闻;这护卫倒也有些真本事,并未穿甲胄,却是渐渐得了上风,反倒有些胜的趋势来。

  此番斗打并非什么出路,这将领汗水已是湿了额头,惊煞!说来话长,其持剑一剑刺穿自身,背对青袍老者,一剑下去连着两人均是见了血;猛然转过头去,两人又扭打起来,只见青袍老者踩着士卒的尸体,竟是腾空起来有一两米高,以高对低,几刀均砍往要害之处。

  “额啊!”一阵痛哼,定睛看去,老吴头全身血洞,早是气绝,可是却死死咬住青袍老者的眼睛,死不肯松,几番打斗虽是丢了性命,却也是废了这护卫的右眼与肾脏。

  “可恶啊!”老者全身发抖,却不明是气得还是痛得,不久就晕倒在地上。

  却也不知打斗持续了多久,白绸士卒死伤殆尽,确也只剩下不足百个士卒在反抗了。喊杀声虽连天,却愈渐小了,火把光虽冲天,却愈渐歇了,破空声虽绵延,却也是愈来愈弱了。到得只剩下三二十个士卒,便结成圆阵,齐声大喊道:

  “李泽熙你个畜生!”

  李泽熙倒也不管这些,带着士卒骑着快马飞奔,不久便拦下了那位名作“悦之”的小将了。

  见到李泽熙,这小将就是咬牙切齿,恨不得生吞活剥了他似的,“你可知,我为何归依于朝廷?”虽是问句,但见其毫无表情,语气冷淡。

  “畜生!我管得你!”小将却神情激动,已经默默拔出了佩刀。

  “北直隶,尝授之恩惠,得救家母。”

  “......”

  “惟舟中闻朱由校心系天下以救百姓耳,还存有良心,我不杀无罪者也。”

  “朱由校怎得无罪?”

  “你为杀魏忠贤而杀朱由校,其非无罪乎?”

  紧接着又是缓缓开口:“你和我,都是谭昌言的弃子罢了,你要死我也不拦你,请吧。”

  “你要我怎么做?”

  “告之大胜,伤朱由校,然未能擒。”

  “混蛋!”悦之抄起佩刀,向李泽熙刺去,刀至近前,胸口猛被洞穿,两柄长枪直直刺入胸口,热血止不住地捐出,诗曰:

  暗月佝偻风萧萧,

  长空无痕游人笑。

  即使英雄血满襟,

  抛颅热血兔山阴。

  李泽熙回眸望着全名周悦之的小将,眼里满是无奈。

  却说那战场,战局已是接近尾声,明军是稳操胜券。

  蝉噪林逾静,鸟鸣山更幽;晚风萧兮,树静风止;血洒满地,汇于小溪成河,尸首满地,仍是甲胄森严,草有晨露,浓血腥味传荡。荒草萋萋中,有一左臂缚着白绸之人站起,但见:

  身长八尺,眼眉微垂,身披小甲,手持一剑,细切看去,竟是鱼肠,鱼肠剑早已失传,乃十大名剑其中;此人也是人戈相衬,棱角分明,英俊潇洒,倜傥难比,在众多明军之中尤为显眼,只是此时长发凌乱,极为疲乏,腿脚发软颤抖,内衬布衣被血水浸湿,甚是狼狈。

  几个明军刚要攻击,却是三两个冲击被直直撞死,剩余明军也纷纷攻向其人;几个明军长枪乱刺,因是轻甲,这名将领几个翻滚,在地上滚了五六圈,全身沾染黄土,再解决一士卒,夺去其长枪,向地一撑,全身弹上半空,又在空中翻滚,躲去子弹,拽起一重甲明卒当作盾牌,随之移动,只见其出剑极快,听得其破空之声,又有明军被放倒在地;夜色之中,难以瞄准,树影婆娑,他竟是直直杀出了一条路,逃窜了开去。

  此人名为史正浩,年二十左右,祖辈均为明军中将领,只是到了父辈,受人迫害诟病,不得已罢了官,无以生计,只好落草为寇,在扬州被官府追杀,又逃至绍兴,当得了个供奉,东家又是树大招风,去做了个的道士,后被谭昌言看重,才无奈来得做了叛逆。

  只是一路坎坷,逃不得多远,又是被李泽熙抓了回来。几番劝说,自儿一心为将,又反明并无太久,则是被魏忠贤亲提赐字“忠武”,去了军中任职,就被派去吴三桂军中,因读过兵书,习过武艺,当了个千总,却总和李泽熙往来,只是道谢,说有了个肥差,恰又是老乡,自是有多的聊。

  李泽熙解决了史正浩的麻烦,又要率了五六百骑往西苑外的小镇去了,只是谭昌言他们却是疲惫,没想太多,也便没再派人手出镇——这倒也是,出去那五百招募而来的强军,剩下的四百多基本也就是乌合之众了,甚至说是老弱病残,连兵器,甚至连腿脚都是不全的,马也所剩无几,去了也逃不掉。

  “阿林,你率四百四肢健全之人防守大门,我和元良且先……”谭昌言对着旁侧的谭元林说道,这谭元林便是他在绍兴所收的义子,刚捡到,五六岁,说是姓林,其他的都不记得,便赐了个名字。

  紧接着谭元林却是拔出了剑,抵在谭昌言的脖颈,谭贞良刚要开口,谭元林便不疾不徐地说道:“念在多年旧情,哥,你走吧。”

  谭贞良一脸疑惑与愤怒,双手紧握——“走吧,贞良,我也一把老骨头了,留在这还能拖拖时间……”谭昌言转头,摸了摸谭贞良的头,一脸慈祥与决死之心。史正浩还并未离开,还留有的高手也是片甲不留的。

  过了些时候,谭贞良带了些死士离去了,而谭昌言宁死不招,却是死无全尸。只是在路上,谭昌言又是问了问谭元林的底细,明白了绍兴有一林家,绍兴林氏神龙见首不见尾,甚是隐蔽,却能控制全国情报,再多的也便不知了,这谭元林说再多也只是弃子而已。

书友还看过

民间传说小说推荐

不死先生和他的弟子们在线阅读
没有人知道不死先生叫什么,也不知道他从哪一天开始便住在这里了,村里的人只知道,这位先生已经活了很久了,似乎,出生在这里的祖祖辈辈就没有不认识他的。 他常年居住在一个方方正正的石洞里,人们管那里叫活死人墓,因为洞里就他一个人,洞外却是墓冢成片,也不知道是谁的… 问他,他总是笑笑说:“王侯将相,布衣黔首,皆葬于此,要去辨认,让我如何辨清,岁月埋骨,历史长流,他们都已经被忘记在这里了啊…” 但有时候在人们眼里他又是疯疯癫癫的,时常会指着一块块残破的石碑对人说,“喏,你瞧,那就是李白那家伙的墓碑,哦,还有他旁边那个是曹操的,稍靠里边得那个是骆宾王的……他们以前都是我的弟子啊,哈哈…” 虽然,疯疯癫癫,人们却也不以为意,因为,先生还是很可爱的,他年轻英俊,幽默又不失风度,最重要要的的是先生会除邪斩妖的本事,护着我们这一方的平安。
袁七郎
日更千字
民间传说
黑龙新传在线阅读
本书系近代穿插神话题材,故事纯属虚构。全书以‘阳文河村’文化传说为背景,把美丽的环境,丰富的故事展现给你,将刚子、春子东山游一个一个的奇迹巧遇展现在您眼前。
快乐的老头
日更千字
民间传说
撵山人在线阅读
夕阳悬挂在地平线上,透过树林的缝隙,向大地投下丝丝残阳。  春爷靠在树上,嘴里叼着被摸得油光发亮的烟杆儿,微微睁开的眼中透着一丝慵懒。
漆逍遥
日更千字
民间传说
若未眷落在线阅读
明万历年间,山西华安县一代商贾贺府遭遇灭门劫难,留有一脉贺志斌,他一生的恩怨情仇和悲欢离合,伴随着大明王朝的覆灭而落下帷幕......
故翁客
日更千字
民间传说
懂懂学历史在线阅读
为什么要写历史系列? 是因为喜欢历史? 不是。 相反,我是理科生,标准史盲,对历史几乎一窍不通。 甚至分不清隋朝与明朝哪个在前哪个在后…… 是什么事使我下决心学习历史呢? 半年前,我们一行人去爬天台山,一路上,他们在聊隋炀帝与大运河,聊天台宗与国清寺,聊徐霞客古道,咱听的云里雾里的,完全插不上话,只能陪笑。 那不行,我要回家恶补历史。 不为探寻历史真相,只为理顺朝代顺序,学习一下相关人文典故。 这就足够了。 无巧不成书,我搜集学习资料时,无意发现了一位历史达人的总结,他罗列了四十位历史人物,首尾相连正好是从秦朝到新中国,前后两千多年,我如获珍宝,仿佛是无意瞥见了《葵花宝典》的目录,那我就照着这个目录练。 欲速则不达,我每周学一节。 我写这个系列的目的是以写代学,现学现卖,一切都是新鲜的,新鲜学来的,新鲜加工的。 那么,什么人适合读我的这个历史系列呢? 跟我一样,对历史所知甚少的人,通过我的《懂懂学历史》系列,就如同看小人书一般,对历史框架有个大体的了解,仅此而已。
CX先生
日更千字
民间传说
别闹有鬼在线阅读
来阅文旗下网站阅读我的更多作品吧!
农少轻狂
日更千字
民间传说
苏美尔在线阅读
一个少年期的阿努纳奇的传奇故事,本文由苏美尔文明的传说架空想象
凌风爱自由
日更千字
民间传说
穿越三皇五帝在线阅读
来阅文旗下网站阅读我的更多作品吧!
无悔华夏·春惜
日更千字
民间传说
长生殿回忆录在线阅读
来阅文旗下网站阅读我的更多作品吧!
陈家七叔
日更千字
民间传说
当前位置: 历史 民间传说 九行赐歌在线阅读
新人免费读 下载起点读书APP
访问网站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