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基座下的往事

基座下的往事在线阅读

基座下的往事

书友已注销

仙侠·现代修真·4.4万字

完本 | 更新时间 2023-12-03 21:47

从工业文明来到世外仙山的青水,只想清静无为,一直走到这漫漫修行路的尽头。然而这人世间的欲望浊流,注定了他不能如愿。消失已久的血腥禁术,阴谋家暗中的鬼语,以及这一切背后若隐若现的星海迷局……妖魔一直都在,妖魔无处不在。他该如何才能破局?百年后,当他回顾自己的故事,才发现最终的答案仍隐于雾中。

章节试读
更多作品相关

第一章 归来

  在长辈们的眼光看来,青水是修行路上的可造之资,“正是赤子之心,青春年华,适于修道的年纪”。

  当然,或许在某些人眼中,他也有着顽劣的一面。

  但只有他自己才知道,这四年里死生一线的痛苦他经历了多少次。

  例如今夜。

  今夜,月明星稀,窗里的人仍旧醒着。

  从身体的形神最深处不断涌来痛苦,青水咬紧了牙,左手用尽力气握住桌角。

  肌肉绷紧着,让桌角刺破皮肤,手无意识地不断摩擦滑动。

  不多时,血肉已模糊。

  唯有通过这种方式,他才能转移注意力,不在来自身体深处的烈毒下沉沦。

  突然,他左手猛地更加握紧,身子弓了起来,四肢剧烈地颤抖。

  痛觉是一种在神经细胞间狂飙突进的电位波徊,一场绽放在大脑中的化学递质烟花。

  喉咙像是破风箱,不断地出“嗬”、“嗬”的声音。

  桌角尖几乎要在掌中扎根。

  良久,他才松开手,爬下床。左手已经失去了知觉,唯有真息流动。

  洗手台前,镜中人头发散乱,宛若厉鬼。

  虚弱地运转真息疗愈左手的伤口,冲走了血,又拿药敷了。

  不过血迹也得处理,否则干了后就麻烦。

  他忽然抬起双手,扯着嘴角做出了一个笑容,却比哭更难看。

  摇了摇头,检查了一下法阵和门窗,确保山中没有人能看到此刻的自己。

  抹干净洗手台和桌角的血痕,他又钻回被窝,但并不打算也不能入睡。

  刚才只是今晚的第一波发作而已,依照经验,还有整整三次。

  明月无言。

  ……

  中央世界的西南,公历1534年的六月,正是蝉鸣鸟噪的时节。

  清晨,青水从床上醒来,痛意依然缠绕着身体。

  他竭力支撑着坐了起来,想到今天的入门仪式。

  “终于还是走到这一步了么?”青水无言地叩问自己的心。

  自己的人生就像是一场玩笑。

  四年前自己拜师泊真君、来到了梦寐以求的神仙洞府南叶山,进入这座历史悠久的宗门,从此走上了修行之路。

  然而,几乎与此同时,恐怖的阴影却从此侵入了他的生活,或许,这片阴影在今天的入门仪式上便将吞没自己。

  而他甚至直到最近才终于找到这阴影来历的冰山一角。

  这个玩笑未免太过无稽。

  青水痛恨这个玩笑。

  昨夜的烈毒极刑仍残留着余韵,刺痛感令他几乎支撑不了自己的身躯。

  狠辣的烈毒仅仅是其次,隐藏在这一切之下的,那施毒者的锋利恶意才真正是令他无时无刻不战战兢兢的根源。

  他知道,施毒者很有可能打算谋夺南叶山的某件极为珍贵的至宝,因此一旦被山中师长发现他的异样,随之而来的将是恐怖的灾难。

  在任何政权里,间谍和奸细都是没有活路的。

  活在南叶山的每一日,都是难以想象的煎熬;与师长的每一句言谈,或许都会招致怀疑。

  何况,今天还是入门仪式的日子。在这仪式之中,烈毒的阴影还藏得住么?

  他只能放手一搏。

  偏偏他没有一丝一毫的办法摆脱这种境地。天知道如果自己离开宗门会不会被施毒者信手抹灭!

  目光幽然地扫过竹帘,温润的竹片间透出了些许辰光:又是一日山中岁月。

  看来昨晚又苟活一天啊,青水苦中作乐地想着,他摇了摇脑袋压下残痛,将偏着支在手肘上的头抬起,跳下木床踩进屐子。

  他披着睡袍走到落地的铜镜前。

  洗漱后,镜中少年人的乌发柔顺颀长,珠眸如墨,身背坚直,披着的睡袍则是简单干净的澹蓝为边瓷白为底,似是浣洗过许多次。

  右脸有些许雀斑,令他或多或少沾上一点异样的气质。

  转身推开房门,他将黑暗的情绪尽数按到了心底,以昂首的姿态迎向阔朗的苍空白云。

  无论如何,即使是在死生一线的考验前,青水也选择以微笑面对。

  这是面具,但也是他渴望的真实。

  ……

  一处仿古形制而力求简约的竹木道观里,青水像往常一样快步经过中间过道,沿着楼梯来到二楼——每日里修行的地方。

  一方宽大的桌案上,正铺开着一卷画满奇诡纹路的符文分解草图,不过青水并没有细看,而是朝着桌案后的女子轻声道:“师姐,我到了。”

  这位名义上是青水的师姐、事实上却一直以来代师授徒的墨宣,乃是宗门琅华观的首座、神游境的修行者,被前任首座——也就是她和青水共同的师尊大人付以教导青水的重任后,便一直秉持着严谨的治学态度要求着青水,让他这四年来的修行堪称魔鬼训练。不过,也正是因为这样,青水的修行也进步得很快。

  修行进境快,究竟是福是祸呢?青水不愿意思考这个问题。

  边说着,他边走到桌前,也学师姐背着双手低头看起了这幅符文分解草图。

  墨宣则是闻言直起身,打量了一下青水,说:“这几日修炼还算勤勉,境界已经稳固了吧?”她的声音自有一种无波古井般的淡然。

  “当然。”青水用平和的微笑回答,又问到:“师姐今天会来主持我的入门仪式吗?”

  “按照宗门规矩,正式门徒的入门仪式需要直系长辈主持,我可不能缺席。”墨宣莞尔一笑,“除了我,还有一位师姑想来看呢。”

  “师姑?”青水先是疑惑,随后却想到了是谁。“是不是……”

  “是我”明丽清亮的女子声音在身后响起,青水既惊且喜地转过身,映入眼中的正是那有一年未见的熟悉人影,一如既往的飞扬跳脱。

  似是来的匆忙,她的身上还罩着漆黑长袍,青丝如乌云般垂卷而下,略遮掩住了美好的面容。

  女子熟练地一甩漆黑如墨的过肩长发,一眨眼便已经束好,先前缭乱的发丛便温婉地伏在背上。“小青水,我可是不远亿万里赶回来参加你的入门仪式耶,怎么一句感谢都没有?”

  听到这话,本拟欢喜地迎上去的青水只能无奈地笑道:“小师姑还真是快人快语,我的话都给你打断了。不过,虽然我不知道你为什么回来,却敢打赌绝不是为了我的入门仪式。”

  这位声称自己风尘仆仆赶回来只为参加青水入门仪式的师姑,道号是灵玉,看上去恰是双十年华,实则并不比已经接近年暮的墨宣少活太多岁月。

  从四年前开始跟随墨宣学习符法始,青水便很快同她相熟,由于墨宣的纵容,青水很喜欢缠着她,听她讲述修行界的那些掌故趣事。

  或许在他战战兢兢的生活里,唯有与灵玉一起闲谈打趣时,才是真正活着的时刻。

  她扬了扬眉梢,回应道:“好呀,一年不见,连‘小’师姑都喊出来了,信不信待会揍你。”

  “不信~”青水摆出鬼脸,手上却作了个法诀,将室内的清尘法阵打开了,他新生的神识鼓动柔和的微风打着卷儿吹过她身上与手中的衣服,很快便让她的疲意一扫而空。“欢迎回来,灵玉真人。”他弓着身子煞有介事地行了个礼。

  “不错,这才像样嘛。”灵玉笑眯眯地回道,收起了法师帽和长袍,走过来拍了拍青水的肩膀,扶起了他。

  墨宣已经将草图重新卷了起来,适时地插进话来:“好了,灵玉,你们俩少开点玩笑。”

  “我们这不是在打招呼嘛。”灵玉不以为意。

  “你这次潜入燕城秘境,怎么样?”墨宣问道,自己坐下,让青水去端些果盘来。

  灵玉已经走了过来,随意找了个蒲团盘坐,“倒也不是太惊险,找到五大族的人后,隐约看出了点奇怪的迹象,然后就被发现,费了一番功夫才摆脱掉。”

  “没被认出身份吧?”墨宣有些担忧。

  灵玉轻挑眉毛,“那当然,我们寒月峰一脉的‘镜花水月’可不是浪得虚名,只可惜不能直接出手,给我憋得火大。”

  “那就好。时辰差不多快到了,走吧,去承露台。”墨宣看了看墙上的挂钟,将草图卷轴收起。

  她们闲谈之间,青水已经放好了果子。

  燕城?他不禁想到,这会和自己身上的阴影有关吗?那片如毒蛇般的阴影,那曾经引发过无数血焰灾光的顶级术法,四年却前重现于自己的形神深处,它是否会与遥远南国的异位面有关?

  或许是杞人忧天了,燕城远在天边,自己又有多大的面子,能和这引动天下风云的大事扯上关系呢?

  思绪翻飞间,他的表情却一如既往地平静。

  跟着墨宣和灵玉走出琅华观,道观外阳光明艳,足以照彻一切魑魅魍魉。

  他不动声色地垂下眼睫,遮住眸底的暗影与波澜,维持着微笑的面具。

  山中风光正好,几人走在山壁栈道上,闲适如画。

  眼见这样的和美景象,青水想到,对于她们来说,南叶山是家园。青水却无声地问着自己:也会是我的家园么?

  ……

  沿着栈道走出这片位于位面间隙的沼泽,三人很快到了崖壁上的主干道上。斜向上的栈道在数百丈之后便脱离了山壁,进入了一个左右皆是雾气、目力所及不过一丈的空间。

  青水还是第一次来承露台——宗门议事厅,而日夜守护着整个宗门的大阵核心也在这里,让他是颇为向往,只可惜自己修为尚浅,远远没有达到能够理解宗门大阵的地步。

  “这里好像是整个云岭仙阵的最薄弱之处诶?”灵玉突然问道。宗门大阵并没有专门的名字,因为涵盖了整个云岭山脉的中段而有云岭仙阵的别称。

  墨宣奇怪地看了她一眼,不明白她想说什么,“对的。”

  “那就是说,如果有奸细混进这里,就可以在这动手吧?”灵玉神秘兮兮的。

  “到这里来动手?在前面就被发现了。”青水说道,“何况承露台上常年有真人镇守,元神以下的攻击根本没用,元神以上又怎会直接来自杀?宗门里总是至少有四位真人乃至真君在的。”

  灵玉却是一脸遗憾:“怪不得,唯一可能有暗子的情况就是入门仪式,而入门仪式则必须有直系长辈陪同,这样就没问题了。”

  墨宣这时醒悟过来,“你是在想怎么拿贡献值吧!燕城这个任务不够吗,哦,‘星汉之环’……”

  听到这里,本以为灵玉突然起了疑心的青水也明白过来,“星汉之环”是宗门内鼎鼎有名的公用法宝,灵玉上次直接兑换了它十年的使用权限,欠下了不少债务,得为宗门卖苦力,眼下便是在试图为宗门防御政策找漏洞呢。

  想到这里,青水禁不住思忖,想着若是自己以后修为到了,也可以尝试找找云岭仙阵的破绽,指不定就能发一笔横财。

  不过那也得自己能活到那个时候才行,别的不说,今天的入门仪式就不一定过得去。

  墨宣却是瞥了他一眼,道:“宗门大阵的漏洞虽说不会少,但绝大部分都是外围的,无关紧要,而核心的漏洞起码也得我这种程度才找得出。”

  被道破了心思,青水讪笑着转移话题,试探道:“对了,师姑好像默认只要过了入门仪式,就不会是奸细?”

  “待会你就知道了。”灵玉笑了笑,也不多说。

本作品由作者上传

Q1:《诡秘之主》第二部什么时候发布?

「爱潜水的乌贼」新书将于3月4日12:30发布,诡秘世界第二部《宿命之环》即将来袭!

Q2:在哪里可以看到爱潜水的乌贼的新书《宿命之环》的最新信息?

加入卷毛狒狒资讯站,乌贼新书情报大公开!「卷毛狒狒研究会」是起点官方打造的诡秘IP互动主题站,依托原著丰富的世界观设定,为用户打造序列升级+魔药合成的全新互动方式。入会成员将体验诡秘世界独特的成长体系。为鼓励用户在站内创作相关衍生内容,优质作品还将获得盲盒等实体奖励。作者乌贼大大也会在此与大家深度交流。阅读小说就可以获得随机掉落的神秘碎片!还有更多精彩玩法等待你的解锁~

Q3:《诡秘之主》首款官方限量版盲盒介绍?

超前情报!盲盒内10位塔罗会成员随机款大公开:
1、塔罗会的创始人“愚者”先生——克莱恩·莫雷蒂 “总有些事情,高于其他。” 黑发褐瞳、容貌普通、轮廓较深的青年。 他原本是名为周明瑞的现代人,却因一个转运仪式而意外成为霍伊大学历史系学生克莱恩。而后,他加入廷根市值夜者小队,成为“占卜家”,又为守护廷根而牺牲。死而复生后,他为复仇及寻求晋升,转换多个身份,并逐渐发觉世界的真相。 在了解到来自星空的威胁后,克莱恩选择成神,并为对抗天尊的意志陷入了沉眠……
2、塔罗会最热情的“正义”小姐,奥黛丽·霍尔 “下午好,愚者先生~!” 金发碧眼的少女,是贝克兰德最耀眼的宝石。 她出身于鲁恩大贵族霍尔家族,身份高贵,备受宠爱。最初,她被意外拉入灰雾之上,成为了塔罗会创始成员。而后,她通过塔罗会成为了一名“观众”,并让自己的宠物犬苏茜也成为了超凡生物。她善良温暖,渴望帮助更多人过上幸福的生活。 在愚者沉睡后,她毅然离开了家族,为实现理想和唤醒愚者,迎接着新的挑战……
3、塔罗会中大名鼎鼎的“倒吊人”先生——阿尔杰·威尔逊 ……

首页仙侠小说现代修真小说

基座下的往事